老殘遊記續集/第07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老殘遊記續集
←上一回 第七回 銀漢浮槎仰瞻月姊 森羅寶殿伏見閻王 下一回→


  話說德慧生攜眷自赴揚州去了,老殘卻一車逕拉到淮安城內投親戚。你道他親戚是誰?原來就是老殘的姊丈。這人姓高名維,字曰摩詰。讀書雖多,不以功名為意。家有田原數十頃,就算得個小小的富翁了。住在淮安城內勺湖邊上。這勺湖不過城內西北角一個湖,風景倒十分可愛。湖中有個大悲閣,四面皆水;南面一道板橋有數十丈長,紅欄圍護;湖西便是城牆。城外帆檣林立,往來不斷。到了薄暮時候,女牆上露出一角風帆,掛著通紅的夕陽,煞是入畫。這高摩詰在這勺湖東面,又買了一塊地,不過一畝有餘,圈了一個槿籬,蓋了幾間茅屋,名叫「小輞川園」。把那湖水引到園中,種些荷花,其餘隙地,種些梅花桂花之類,卻用無數的小盆子,栽月季花。這淮安月季本來有名,種數極多,大約有七八十個名頭,其中以藍田碧玉為最。

  那日老殘到了高維家裡,見了他的胞姊。姊弟相見,自然格外的歡喜。坐了片刻,外甥男女都已見過,卻不見他姊丈。便啟口問道:「姊丈哪裡去了?想必又到哪家赴詩社去了罷。」他大姊道:「沒有出門,想必在他小輞川園裡呢。」老殘道:「姊丈真是雅人,又造了一個花園了。」大姊道:「咦,哪裡是什麼花園呢,不過幾間草房罷了。就在後門外,不過朝西北上去約一箭多遠就到了。叫外甥小鳳引你去看罷,昨日他的藍田碧玉開了一朵異種,有碗口大,清香沁人,比蘭花的香味還要清些。你來得正好,他必要捉你做詩哩。」老殘道:「詩雖不會做,一嘴賞花酒總可以擾得成了。」

  說著就同小鳳出了後門,往西不遠,已到門口。進門便是一道小橋,過橋迎面有個花籬擋住,順著迴廊往北行數步,往西一拐,就到了正廳。上面橫著塊扁額,寫了四個大字是「散花斗室」。進了廳門,只見那高摩詰正在那裡拜佛。當中供了一尊觀音像,面前正放著那盆藍田碧玉的月季花。

  小鳳走上前去,看他拜佛起來,說道:「二舅舅來了。」高維回頭一看,見了老殘,歡喜的了不得,說:「你幾時來的?」老殘說:「我剛才來的。」高維說:「你來得正好。你看我這花今年出的異種。你看這一朵花,總有上千的瓣子。外面看像是白的,細看又帶綠色,定神看下去。彷彿不知有若干遠似的。平常碧玉,沒有香味,這種卻有香,而又香得極清,連蘭花的香味都顯得濁了。」老殘細細的聞了一回,覺得所說真是不差。高維忙著叫小童煎茶,自己開廚取出一瓶碧羅春來說:「對此好花,若無佳茗,未免辜負良朋。」老殘笑道:「這花是感你好詩來的。」高維道:「昨日我很想做兩首詩賀這花,後來恐怕把花被詩熏臭了,還是不做的好。你來倒是切切實實的做兩首罷!」老殘道:「不然,大凡一切花木,都是要用人糞做肥料的。這花太清了,用糞恐怕力量太大。不如我們兩個做首詩,譬如放幾個屁,替他做做肥料,豈不大妙!」二人都大笑了一回。此後老殘就在這裡,無非都是吃酒、談詩、養花、拜佛這些事體,無庸細述。

  卻說老殘的家,本也寄居在他姊丈的東面,也是一個花園的樣子。進了角門有大荷花池。池子北面是所船房,名曰「海渡杯」。池子東面也是個船房。面前一棵紫藤,三月齊花,半城都香,名曰「銀漢浮槎」。池子西面是一派五間的水榭,名曰「秋夢軒」。海渡杯北面,有一堂太湖石,三間蝴蝶廳,廳後便是他的家眷住居了。

  老殘平常便住在秋夢軒裡面。無事時,或在海渡杯裡著棋,或在銀漢浮槎裡垂釣,倒也安閑自在。一日在銀漢浮槎裡看《大圓覺經》,看得高興,直到月輪西斜,照到槎外如同水晶世界一般,玩賞許久,方去安睡,自然一落枕便睡著了。夢見外邊來了一個差人模樣,戴著一頂紅纓大帽,手裡拿了許多文書,到了秋夢軒外間椅子上坐下。老殘看了,甚為詫異。心裡想:「我這裡哪得有官差直至臥室外間,何以家人並不通報?」

  正疑慮間,只見那差人笑吟吟的道:「我們敝上請你老人家去走一趟。」老殘道:「你是哪衙門來的,你們貴上是誰?」那差人道:「我們敝上是閻羅王。」老殘聽了一驚,說道:「然則我是要死了嗎?」那差人答道:「是。」老殘道:「既是死期已到,就同你走。」那差人道:「還早著呢,我這裡今天傳的五十多人,你老人家名次在儘後頭呢!」手中就捧上一個單子上來。看真是五十多人,自己名字在三十多名上邊。老殘看罷說道:「依你說,我該甚麼時候呢?」那差人道:「我是私情,先來給你老人家送個信兒,讓你老人家好預備預備,有要緊話吩咐家人好照著辦。我等人傳齊了再來請你老人家。」老殘說:「承情的很,只是我也沒有甚麼預備,也沒有什麼吩咐,還是就同你去的好。」那差人連說:「不忙,不忙。」就站起來走了。

  老殘一人坐在軒中,想想有何吩咐,直想不出。走到窗外,覺得月明如晝,景象清幽,萬無聲籟,微帶一分悽慘的滋味。說道:「噯!我還是睡去罷,管他甚麼呢。」走到自己臥室內,見帳子垂著,牀前一雙鞋子放著。心內一驚說:「呀!誰睡在我牀上呢?」把帳子揭開一看,原來便是自己睡得正熟。心裡說:「怎會有出兩個我來?姑且搖醒牀上的我,看是怎樣。」極力去搖,原來一毫也不得動。心裡明白,點頭道:「此刻站著的是真我,那牀上睡的就是我的屍首了。」不覺也墮了兩點眼淚,對那屍首說道:「今天屈你冷落半夜,明早就有多少人來哭你,我此刻就要少陪你了。」回首便往外走。

  煞是可怪,此次出來,月輪也看不見了,街市也不是這個街市了,天上昏沉沉的,像那刮黃沙的天氣將晚不晚的時候。走了許多路,看不見一個熟人,心中甚是納悶,說:「我早知如此,我不如多賞一刻明月,等那差人回來同行,豈不省事。為啥要這麼著急呢?」

  忽見前面有個小童,一跳一跳的來了,正想找他問個路,逕走到面前,原來就是周小二子。這周小二子是本宅東頭一個小戶人家的娃子,前兩個月吊死了的。老殘看見他是個熟人,心裡一喜,喊道:「你不是周小二子嗎?」那周小二子抬頭一看,說:「你不是鐵二老爺嗎?你怎麼到這裡來?」老殘便將剛才情形告訴說了一遍。周小二子道:「你老人家真是怪脾氣。別人家賴著不肯死,你老人家著急要死,真是稀罕!你老人家此刻打算怎樣呢?」老殘道:「我要見閻羅王,認不得路。你送我去好不好?」周小二子道:「閻羅王宮門我進不去,我送你到宮門口罷!」老殘道:「就是這麼辦,很好。」說著,不消費力,已到了閻羅王宮門口了。周小二子說道:「你老人家由這東角門進去罷。」老殘道:「費你的心,我沒有帶著錢,對不住你。」周小二子道:「不要錢,不要錢。」又一跳一跳的去了。

  老殘進了東角門,約有半里多路,到了二門,不見一個人。又進了二門,心裡想道:「直往裡跑也不是個事。」又走有半里多路,見是個殿門,不敢造次,心想:「等有個人出來再講。」卻見東邊朝房裡走出一個人來。老殘便迎了上去。只見那人倒先作了個揖,口中說道:「補翁,久違的很了。」老殘仔細一看,見這人有五十多歲,八字黑鬚,穿了一件天青馬褂,彷彿是呢的,下邊二藍夾袍子。滿面笑容問道:「閣下何以至此?」老殘把差人傳訊的話說了一遍。那人道:「差人原是個好意,不想你老兄這等性急,先跑得來了,沒法只好還請外邊去散步一回罷。此刻是五神問案的時候,專訊問那些造惡犯罪的人呢。像你老兄這起案子,是個人命牽連,與你毫不相干。不過被告一口咬定,須要老兄到一到案就了結的。請出去遊玩遊玩,到時候我自來奉請。」

  老殘道了「費心」,逕出二門之外,隨意散步。走到西角門內,看西面有株大樹,約有一丈多的圍圓,彷彿有一個人立在樹下。心裡想走上前去同他談談,這人想必也是個無聊的人。及至走到跟前一看,原來是個極熟的人。這人姓梁名海舟,是前一個月死的。老殘見了不覺大喜,喊道:「海舟兄,你在這裡嗎?」上前作了一個揖。那梁海舟回了半個揖。

  老殘道:「前月分手,我想總有好幾十年不得見面,誰想不過一個月,竟又會晤了,可見我們兩人是有緣分。只是怎樣你到今還在這裡呢,我不懂的很。」那梁海舟一臉的慘淡顏色,慢騰騰的答道:「案子沒有定。」老殘道:「你有甚麼案子?怎會耽擱許久?」梁海舟道:「其實也不算甚事,欠命的命已還,那還有餘罪嗎?只是轇葛的了不得。幸喜我們五弟替了個人情,大約今天一堂可以定了。你是甚麼案子來的?」老殘道:「我也不曉得呢。適才裡面有個黑鬚子老頭兒對我說,沒有甚麼事,一堂就可以了案的。只是我不明白,你老五不是還活著沒有死嗎,怎會替你托人情呢?」梁海舟道:「他來有何用,他是托了一個有道的人來解散的。」老殘點頭道:「可見還是道比錢有用。你想,你雖不算富,也還有幾十萬銀子家私,到如今一個也帶不來。倒是我們沒錢的人痛快,活著雙肩承一喙,死後一喙領雙肩,歇耗不了本錢,豈不是妙。我且問你:既是你也是今天可以了案的,案了之後,你打甚麼主意?」梁海舟道:「我沒有甚麼主意,你有甚麼主意嗎?」

  老殘道:「有,有,有。我想人生在世是件最苦的事情,既已老天大赦,放我們做了鬼。這鬼有五樂,我說給你聽:一不要吃;二不要穿;三沒有家累;四行路便當,要快頃刻千里,要慢蹲在那裡,三年也沒人管你;五不怕寒熱,雖到北冰洋也凍不著我,到南海赤道底下也熱不著我。有此五樂,何事不可為?我的主意,今天案子結了,我就過江。先游天台、雁宕,隨後由福建到廣東看五嶺的形勢,訪大庾嶺的梅花。再到桂林去看青綠山水。上峨媚、上北順太行轉到西嶽,小住幾天,回到中嶽嵩山。玩個夠轉回家來,看看家裡人從我死後是個甚麼光景,托個夢勸他們不要悲傷。然後放開腳步子來,過瀚海,上崑崙,在崑崙山頂上最高的所在結個茅屋,住兩年再打主意。一個人卻也稍嫌寂寞,你同我結了伴兒好不好?」梁海舟只是搖頭說:「做不到,做不到。」

  老殘以為他一定樂從,所以說得十分興高采烈。看他連連搖頭,心裡發急道:「你這個人真正糊塗!生前被幾兩銀子壓的氣也喘不得一口,焦思極慮的盤算,我勸了你多回決不肯聽。今日死了,半個錢也帶不來,好容易案子已了,還不應該快活快活嗎?難道你還去想小九九的算盤嗎?」只見那梁海舟也發了急,皺著眉頭瞪著眼睛說道:「你才直下糊塗呢。你知道銀子是帶不來的,你可知道罪孽是帶得來的罷!銀子留下給別人用,罪孽自己帶來消受。我才說是這一案欠命的案定了,還有別的案子呢!我知道哪一天是了期?像你這快活老兒,吃了燈草灰,放輕巧屁哩!」老殘見他十分著急,知他心中有無數的懊惱,又看他面色慘白,心裡也替他難受,就不便說下去了。

  正在默然,只見那黑鬚老頭兒在老遠的東邊招手,老殘慌忙去了,走到老頭兒面前。老頭兒已戴上了大帽子,卻還是馬褂子。心裡說道:「原來陰間也是本朝服飾。」隨那老頭兒進了宮門,卻仍是走東角門進。大甬道也是石頭鋪的,與陽間宮殿一般,似乎還要大些。走盡甬道,朝西拐彎就是丹墀了。上丹墀彷彿是十級。走到殿門中間,卻又是五級。進了殿門,卻偏西邊走約有十幾丈遠,又是一層臺子。從西面階級上去,見這臺子也是三道階路。上了階,就看見閻羅天子坐在正中公案上,頭上戴的冕旒,身上著的古衣冠,白面黑鬚,於十分莊嚴中卻帶幾分和藹氣象。離公案約有一丈遠的光景,那老者用手一指,老殘明白是叫他在此行禮了,就跪下匍匐在地。看那老者立在公案西首,手中捧了許多簿子。

  只見閻羅天子啟口問道:「你是鐵英嗎?」老殘答道:「是。」閻羅又問:「你在陽間犯的何罪過?」老殘說:「不知道犯何罪過。」閻羅說:「豈有個自己犯罪自己不知道呢?」老殘道:「我自己見到是有罪過的事,自然不做,凡所做的皆自以為無罪的事。況且陽間有陽間律例,陰間有陰間的律例。陽間的律例,頒行天下,但凡稍知自愛的,皆要讀過一兩遍,所以干犯國法的事沒有做過。至於陰間的律例,世上既沒有頒行的專書,所以人也無從趨避,只好憑著良心做去。但覺得無損於人,也就聽他去了。所以陛下問我有何罪過,自己不能知道,請按律定罪便了。」閻羅道:「陰律雖無頒行專書,然大概與陽律彷彿。其比陽律加密之處,大概佛經上已經三令五申的了。」老殘道:「若照佛家戒經科罪,某某之罪恐怕擢髮難數了。」閻羅天子道:「也不見得,我且問你,犯殺律嗎?」老殘道:「犯。既非和尚,自然茹葷。雖未擅宰牛羊,然雞鴨魚蝦,總計一生所殺,不計其數。」閻羅頷之。又問:「犯盜律否?」答日:「犯。一生罪業,惟盜戒最輕。然登山摘果,涉水採蓮,為物雖微,究竟有主之物,不得謂非盜。」又問:「犯淫律否?」答日:「犯。長年作客,未免無聊,舞榭歌台,眠花宿柳,閱人亦多。」閻羅又問口、意等業,一一對答已畢。每問一事,那老者即舉簿呈閱一次。

  問完之後,只見閻羅回顧後面說了兩句話,聽不清楚。卻見座旁走下一個人來,也同那老者一樣的裝束。走至老殘面前說:「請你起來。」老殘便立起身來。那人低聲道:「隨我來。」遂走公案前繞至西,距寶座不遠,旁邊有無數的小椅子,排有三四層,看著彷彿像那看馬戲的起碼坐位差不多,只是都已有人坐在上面,惟最下一層空著七八張椅子。那人對老殘道:「請你在這裡坐。」

  老殘坐下,看那西面也是這個樣子,人已坐滿了。仔細看那坐上的人,煞是奇怪。男男女女參差亂坐,還不算奇。有穿朝衣朝帽的,有穿藍布棉襖褲的,還有光脊梁的;也有和尚,也有道士;也有極鮮明的衣服,也有極破爛的衣服,男女皆同。只是穿官服的少,不過一二人,倒是不三不四的人多。最奇第二排中間,一個穿朝服旁邊椅子上,就坐了光脊梁赤腳的,只穿了一條藍布單褲子。點算西首五排,人大概在一百名上下。卻看閻羅王寶座後面,卻站了有六七十人的光景,一半男,一半女。男的都是袍子馬褂,靴子大帽子,大概都是水晶頂子花翎居多,也有藍頂子的,一兩個而已。女的卻都是宮裝。最奇者,這麼多的男男女女立站後面,都泥塑木雕的相仿,沒有一人言笑,也無一人左右顧盼。

  老殘正在觀看,忽聽他那旁坐的低低問道:「你貴姓呀!」老殘回頭一看,原來也是一個穿藍布棉襖褲的,卻有了雪白的下鬚,大約是七八十歲的人了,滿面笑容。老殘也低低答道:「我姓鐵呀。」那老翁又道:「你是善人呀。」老殘戲答道:「我不是善人呀。」那老者道:「凡我們能坐小椅子的,都是善人。只是善有大小,姻緣有遠近,我剛才看見西邊走了一位去做城隍了,又有兩位投生富貴家去了。」老殘問道:「這一堆子裡有成仙成佛的沒有?」那老翁道:「我不曉得,你等著罷,有了,我們總看得見的。」

  正說話間,只見殿庭窗格也看不見了,面前丹墀也不是原來的樣子了,彷彿一片敞地,又像演武廳似的。那老翁附著老殘耳朵說道:「五神問案了。」當時看見殿前排了五把椅子,五張公案。每張公案面前,有一個差役站班,同知縣衙門坐堂的樣子彷彿。當真每個公堂面前,有一個牛頭,一個馬面,手裡俱拿著狼牙棒。又有五六個差役似的,手裡也拿著狼牙棒。怎樣叫做狼牙棒?一根長棒,比齊眉棒稍微長些,上頭有個骨朵,有一尺多長,茶碗口粗,四面團團轉都是小刀子如狼牙一般。那小刀子約一寸長三四分寬,直站在骨朵上。那老翁對老殘道:「你看,五神問案悽慘得很!算計起來,世間人何必作惡,無非為了財色兩途,色呢,只圖了片時的快活;財呢,都是為人忙,死後一個也帶不走。徒然受這狼牙棒的苦楚,真是不值。」

  說著,只見有五個古衣冠的人從後面出來,其面貌真是凶惡異常。那殿前本是天清地朗的,等到五神各人上了公座,立刻毒霧愁雲,把個殿門全遮住了,五神公座前面,約略還看得見些兒,再往前便看不見了。隱隱之中,彷彿聽見無數啼哭之聲似的。

  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老殘遊記續集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