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雨叢談/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聽雨叢談
◀上一卷 卷五 下一卷▶



滿洲大臣亦可借補漢缺[编辑]

《八旗通志》初集載,武英殿大學士富寧安,鑲藍旗滿洲人, 富察氏。大學士阿爾泰之子也。康熙二十五年,襲伊叔祖尼喀納之騎都尉世職,任三等護衞兼前鋒護衛。三十八年,襲伊父所管之佐領,尋升驍騎參領。四十一年,升鑲紅旗滿洲副都統。四十四年,升倉場侍郎;十月,補正黃旗漢軍都統。四十六年十一月,升都察院漢缺左都御史;十二月,調滿缺左都御史,任議政大臣。累官尚書,授靖逆將軍、文淵閣大學士,改授武英殿大學士,謚文恭,賜侯爵。是滿洲大臣亦可借補漢缺也。

謹按《富文恭列傳》,雍正四年,奉旨將御用煖帽、補褂、素珠賜伊穿帶,並賜緞疋、銀兩、被鞍、黃扯手馬、雙眼花翎,章服之榮,莫此為盛。

朝珠[编辑]

素珠之制,以雜寶及諸香穿綴。惟東珠、珍珠者,上用而外,餘皆禁之。諸王用珊瑚朝珠,珍珠記念。一品大臣許用珊瑚朝珠,五色記念。文職五品、武職四品以上,許用雜寶諸香朝珠,珊瑚寶石記念。雍正六年,特准內務府六品主事等官挂朝珠。乾隆二年,特准翰林院修撰、編修、檢討一體懸帶素珠。五年,奏准京官禮部司務、 今增為主事司務。太常寺博士、典簿、讀祝官、贊禮郎、鴻臚寺鳴贊、光祿寺署正、署丞、國子監監丞、博士、助教、學正、學錄、典簿等官,恭遇壇廟執事、殿陛侍儀,俱准懸挂素珠,平時仍不准用。今平時戴用者,非也。

按武職中五六品侍衞、親軍營護軍營五品委參領、京營守備、八旗滿洲雲騎尉,文職中六品贊善、七品內閣漢中書、各園庭七八九品苑丞、苑副、太醫院等官,鴻臚序班,各府典儀,皆准挂帶朝珠,不知從何所始。嘉慶年間,中書非兼軍機、批本兩處,尚不見有挂用朝珠者也。又稽查上諭處各官,亦帶朝珠,不知始自何年。

又按宮內太監,有頂戴即有朝珠,然非御前太監,必須當差已逾三十年,方准得頂戴。而御前太監,又必須自幼淨身,方准充當,可謂慎矣。

拔貢年分[编辑]

從前拔貢之制,無一定年限。乾隆七年,諭曰:「從前選拔,或數十年一舉,或二十年一舉。今則六年一舉,為期太促。應酌量變通,定為十二年一次,皆以酉年舉行,著為令。」

按拔貢之科,每十二年,學臣於府、州、縣學廩生內各舉一名,貢入京師,欽簡大臣會考後,拔其優等,再赴朝考,入選者以七品小京官分部觀政,或以知縣分發直省敍補,其餘貢生,均以州佐教職選用。今稱拔貢為明經。按唐制有六科:一曰秀才,二曰明經,三曰進士,四曰明法,五曰明書,六曰明算。進士試詩賦,明經試經術,與今不同也。

殿試策不用草茅字[编辑]

故事,於試策前後,均有一定體制,末云:「臣草茅新進,罔識忌諱,干冒宸聰」云云。嘉慶八年,特旨將「草茅新進」四字改為「末學新進」。因准宗室應試,不宜用草茅字樣,一體改之。

帥印關防[编辑]

國初廓清疆宇,命將出師,其時有安遠靖寇大將軍、寧南蕩寇大將軍、平蠻蕩寇將軍、靖海將軍、討逆將軍各號。今考皇史宬尊藏印信共十五顆,無四字名號之帥印矣。其一為總理一切軍務儲糈經略大臣關防,其次奉命、撫遠、寧遠、安東、征南、平西、平北大將軍印共七顆,又其次曰鎮海、揚威、靖逆、靖東、征南、定西、定北將軍印共七顆。凡遇命將出師,開列印目,奏請頒發,凱撤之日,納於皇史宬。雍正六年,特鑄欽差大臣關防六顆,三品以上大員奉使用之,式樣與督撫關防同;欽差官員關防四顆,四品以下使臣用之,式樣如道員關防。

謹按欽差大臣關防於滿漢篆文之中,鑄清字一行。

滿漢官員准用家人數目[编辑]

傳曰,官盛任使,所以勸仕也。古人一命之榮,即思力庇無告,不以君祿自私其家,亦何嘗不有助於事理也。杜祁公罷歸後,僕從如故,或勸之少殺,公嘆曰:「既竊厚祿,又竊高士之名,吾不忍為也。」本朝康熙年,粵督周有德,鑲紅旗漢軍人,憂居於家。值吴三桂之叛,起為四川總督,聞命陛辭,選帶家丁四百名,星夜前進。時四川文武已降賊,周有德至廣元縣,大敗之,遂克其城,聲威大振,論者賢之,載於《八旗名臣傳》中。初未嘗以僕從多寡定其人也,後因督撫置買奴僕太多,有至千人者,迺於康熙二十五年,議准外任官員,除攜帶兄弟妻子外,漢督撫准帶家人五十人,藩臬准帶四十人,道府准[帶]三十人,同通州縣准帶二十人,州同以下雜職准帶十人,婦女亦不得過此,廚役等不在此數。旗員外官,蓄養家人,准照此例倍之。按此則僕從多寡,不以所司繁簡而論,均以職分尊卑而定,以示等威也。

今人每以減僕從為美名,要必觀其厚祿所餘,作何散用。要知天下之阡陌有限,國中之生齒無窮。身享膴仕,家廣田園,進可以顯,退可以耕。豈可一視游食皆為無賴,既不能使其安有恆業,又絕其謀生游食之途,豈不痛哉!故為大臣者,應以一夫不獲為己任。又按古之為將者,必有家卒。《春秋傳》,冉求以武城人三百為己徒卒。《三國志·呂虔傳》,領泰山太守,將家兵到郡,郭祖、公孫犢等皆降。《晉書·王渾傳》,為司徒,楚王瑋將害汝南王亮,渾辭疾歸第,以家兵千餘人閉門拒瑋,瑋不敢逼。是古人家兵之多,於此可見。

比丁[编辑]

故事,凡八旗外任文武官員、各省駐防旗人、北部蒙古藩屬、附京皇糧莊頭,每届三年,均有比丁之例。外任官員,由本旗都統行令該督撫,查考隨任親屬男女人口、年歲及家丁若干名口,開報達部;外藩王公,各因其地,由盟長或將軍都統查其人丁、軍實,開報於理藩院存記;莊戶由內務府遣司員周歷查核,統皆謂之比丁。《周禮·小司徒》:「三年則大比。」註云:「大比謂使天下更簡閱民數及其財物也。」鄭司農云:「五家為比,故以比為名。」是比丁之制,乃三代之成法也。

按今以鄉試為大比,似於周禮之義相左。

五經博士[编辑]

經博士者,師儒之職,異於太常也。漢成帝陽朔二年,詔曰:「古之立太學,將以傳先(生)[王]之業,流化於天下也。儒林之官,四海淵源,宜皆明習於古今,溫故知新,通達國體,故謂之博士。否則學者無述焉,為下所輕,非所以尊道德也。」「丞相、御史其與中二千石、二千石雜舉可充博士,任使卓然可觀。」蓋古人師儒教授,必專一經,故每經專設博士若干人,為講導之資。唐宋以前,取士皆用九經。自勝國以來,祇用五經,故曰五經博士。五經者:《詩》、《書》、《易》、《春秋》、《禮記》也。九經者,益以《周禮》、《儀禮》、《公羊》、《穀梁》二傳也。今師儒不設專經,其五經博士改為位置聖賢後裔襲替之官,非用以講導經術者也。

按今國子監別有博士二員,固與翰林院之五經博士不同,亦無講導之責,與監丞、典簿為一階,有如部寺之司務耳。昔吾友戲曰:「古則有瘦羊博士,今則有餼羊博士。」則其為學校備員,又可想矣。

博士者,明習其事之稱,故有茶博士、酒博士之名。彼傭保者尚不負其習業之義,奈何吾儒徒有其名而昧其業耶。

新疆用乾隆錢[编辑]

乾隆年間,開拓新疆回部二萬里,盡入版圖,並開爐鼓鑄制錢,以通財貨。詔命此後新疆鼓鑄錢文,永遠用乾隆年號,與內地鼓鑄必用當今紀年之例不同也。嘉慶四年,奉仁宗睿皇帝諭旨,新疆鼓鑄制錢,每爐鑄乾隆錢三成,嘉慶錢七成,世世永着為例。是以道光、咸豐改元後,新疆制錢,遵鑄嗣聖紀年七成,仍鑄乾隆寶號三成也。考制錢必鑄時王年號,自宋而始。唐以前錢法式樣輕重,因時而易。唐《食貨志》曰:「武德四年,鑄開元通寶錢,徑八分,重二銖四,累積十錢重一兩。」又曰:「開元錢之文,乃給事中歐陽詢制詞及書,時稱其工,字體含八分及隸。其詞先上後下、次左後右讀之,若自上及左迴環讀之,其義亦通,流俗謂之開元通寶錢。」馬永卿曰:「開元通寶錢,有唐二百八十九年獨鑄此錢,故開元錢如此之多。而明皇紀元年號,偶與相合耳,非自開元而始也。」《舊唐書》高宗乾封元年四月庚寅,改鑄乾封泉寶錢。二年正月,罷乾封錢,復用開元通寶錢。按此則我朝於新疆各城,常用乾隆通寶錢,實合於古也。

本省人作本省官[编辑]

定例,漢人文職除學官外皆迴避本省。八旗滿洲、蒙古人,迴避直隸省五百里以內之州縣缺,其餘官職,皆不迴避。漢軍人迴避直隸通省四品以下官,若順天府尹、總督、藩臬運三司,皆不迴避。從前桂林陳文恭 宏謀 曾任兩廣總督;溧陽史文靖 貽直 曾署兩江總督;祁陽陳文肅 大受曾任兩湖總督;儀徵阮文達 曾任漕運總督,揚州隸其治內,均異數也。又滿洲德文莊 任順天學政;大興朱文正 祖籍蕭山,任浙江學政;大興翁學士 方綱 、通州白尚書 ,皆主順天鄉試。

謹按先文肅公在乾隆年間,曾官天津府同知、永平知府、永定河道各缺。嘉慶年,霸昌道世昌,亦內府旗鼓人。是旗鼓人並不迴避直隸之證。

礮考 番禺張維屏作[编辑]

 潘安仁《閒居賦》:礮石雷駭。屏按:礮字始見於此。

 《正韻》:礮俗作砲。屏按:砲字始見於此。

 《文選·閒居賦》註:礮,今之拋石也。

 《說文》:旝,建大木,置石其上,發機以磓敵也。《太平御覽》引《春秋舊說》:旝,發石車也。愚按:旝字從方人,應是車旌之屬,非今之火礮、古之飛石也。

 徐鯤《礮考》:礮又作炮,借用炮燔之炮字。屏按:礮從火字始此。

神農 以石為兵,出於《越絕書》。

軒轅 作礮,見《物原》。

 殷商之旅,其旝如林。《說文》引《詩》:「其旝如林。」

 《周禮·職金》注:以金石為槍雷椎㨃之屬。《范蠡兵法》:飛石重十二斤,為機發,行二百步。

 《鼂錯傳》:具藺石。《後漢書·袁紹傳》:曹操發石車擊紹。

 蜀攻魏,郝昭以繩連石磨擊其衝車。

 麻狄攻枹罕,為拋車。

 《宋書·殷炎傳》:虞挹之造碻車,擊之以石。

 李密以機石攻城,號將軍礮。屏按:以上之礮皆石礮。

 宋太祖置弓弩院,所造有炮。《宋史》:咸平四年,劉永錫造手礮以獻。楊萬里《海蝤舡賦序》云,宋紹興三十一年,金兵欲濟江,虞允文伏舟七寶山,舟中發一霹靂礮,墜水中,硫黃得水,火自跳出,紙裂而石灰散為烟霧,眯其人馬之目,金兵大敗。屏按:此乃紙礮,以灰眯目,非用礮子攻擊也。

 金人守汴,有鐵礮曰「震天雷」,見於《稗編》。屏按:用鐵礮始見於此。

 世祖得回回所獻新礮法,攻襄陽,世謂之襄陽礮。屏按:火礮守城、攻城,始見於此。其礮之制度未詳。

 永樂間,平交趾,得神機鎗礮法。嘉靖二年,佛郎機寇廣州,指揮柯榮禦之。賊戰敗遁,官軍獲其二舟,得其礮,即名為「佛郎機」,副使汪鋐進之朝。《明史·兵志》云,佛郎機式,以銅為之,長五六尺,大者重千餘觔,小者數百觔。屏按:礮用銅始見於此。

大清天聰五年造紅衣大礮,名曰「天佑助威大將軍」。

崇德八年造神威大將軍礮。

康熙十五年造神威無敵大將軍礮。

康熙二十八年造武成永固大將軍礮。

國朝造礮之式,諸礮之名,詳見《欽定皇清禮器圖式》。蓋禮有五目,軍禮居三,故禮器圖中,兼載軍器。此三代之宏規,萬世之令典也。 張維屏《松心目錄》語。

謹按火礮之制,據此說,則元以前皆機車發石為炮,有元而下始得其法。又自佛郎機入中國,其製益精。愚以為魏馬鈞製爆仗,隋煬帝益以火藥雜戲,是火藥先行於中國七八百年之久,而後乃有火礮,已恐未信。且《宋史》中有火炮、火熗、火箭之製,火熗以鉅竹為筒,內安子窠,燒放焰絕,然後子發出,如炮聲遠聞云云,直與今之火鎗無異。今之熗筒,範鐵為之,不用竹製耳。火炮未詳其制,應亦大率相類。張氏之說,恐未確也。

又按軍中自有火礮之法,兩軍相敵,足以制勝於數百步之外。如「武成永固大將軍」,力能飛擊五里之外,人馬當之,無不糜爛成燼。是弧矢戈矛之器,孟賁、項籍之勇,皆無用矣。然佛郎機自操利器,不能制勝,卒致奔潰,貽於中國,足見雖有利器,仍須其人也。余從戎既久,稍解戰陣之法。第一須練膽,膽大氣自沈靜,心自清楚。尤戒孟浪輕進,不思退步。自以血氣一憤之勇,尚未必久而能恃,況千萬人之勇氣,安能一一如我耶。一人驚退,全隊動搖,是以兵家必斬先退之軍也。膂力宜長久耐勞,轉戰經日,不致倦怠為上。徒有扛鼎之力,不能鎮靜持久,何異溝壑之水,一注即涸。此良將之勝於勇將者也。

又按《大金志》,大軍發大砲擊碎西承天門云云,是金季已用火砲矣。

番役[编辑]

今內務府慎刑司、步軍統領衙門兩處,均有番子若干,為捕奸緝盜之役,選順天民人充之。慎刑司番子,俗稱內大班;步軍署番子,稱外大班。所以命之曰番子者,其義殆不可曉,蓋相沿明季廠役之名也。明季廠衞有番役,其跡最橫。《客燕雜記》云,羅織之獄,自廠達衞,衞達西曹者,則請原邏役坐堂後聽審,名曰錄事;其不由廠而直下西曹者,則有直日邏役往來十三司,名曰聽記。《客牕偶話》云,廠衞爪牙,司文移者曰掌班、寫字房、管事房、辦事房,以十二支分十二夥。頭目一人曰擋頭,外人稱曰夥長,夥長專司緝察。每擋頭下有番子數人,名曰幹事的,專持人陰事或縉紳私事,密白於擋頭。得一事,擋頭先捐金,予之事曰「起數」,予之金曰「買起數」。擋頭隨同番役於所犯之家左右寺廟空所,名曰「打樁」,擋頭設座,番子直入所犯之家,非刑拷掠,謂之「乾醡酒」,一曰「搬罾兒」。《暇老齋筆記》云,今之緝事番役,唐稱不良人,有不良帥主之,即漢之大誰何也。本朝所設番子,專司緝捕盜賊,訪拿逃亡及娼賭兇棍等事,其他概不能預,以官領之,其橫亦戢。道光二十年,加禁吸食鴉片烟之例,時京師縉紳之家,已大受番役之累,幸未幾即有禁止訛詐之令,人心藉安,此輩無能為技矣。今番役於犯事之家左右刺探曰「挂樁」,仍沿「打樁」之名也。

按《綏寇紀略》云,崇禎十五年正月,諭東廠太監王德化曰:朝廷設東廠緝事,期於摘發大奸,若糾剔細微,文網苛察,非所以安全之也。今後非謀反、逆倫、權豪悍法者勿問云云。蓋番役之弊,明末業已知之,知之雖晚,正啟我國家萬年之郅治也。

京城建置里數[编辑]

明永樂建築京城,周圍四十里,為九門,南曰麗正、文明、順城,東曰齊化、東直,西曰平則、西直,北曰安定、德勝。正統中,改麗正為正陽,文明為崇文,順城為宣武,齊化為朝陽,平則為阜城,餘四門仍舊。城南一面長二千二百九十五丈九尺三寸,北二千二百三十二丈四尺五寸,東一千七百八十六丈九尺二寸,西一千五百六十四丈五尺二寸,高三丈五尺五寸,垛口五尺五寸,基厚六丈二尺,頂收五丈。嘉靖二十三年,築重城包京城南一面,轉抱東西角樓,止長二十八里,為七門,南曰永定、左安、右安,東曰廣渠、東便,西曰廣寧、西便。城南一面長二千四百五十四丈四尺七寸,東一千八十五丈,西一千九十三丈二尺,各高二丈,垛口四尺,基厚二丈,頂收一丈四尺。四十二年增修各門甕城,此見於《明季工部志》,與今制規模相同,似覺城牆比先增高,不止三丈五尺也。

按《正統實錄》云,京師城垣,其外舊固以磚石,內惟土築,遇雨輒頹。正統十年六月,命太監阮安、 交趾人。成國公朱勇、修武伯沈榮、尚書王卺、侍郎王祜督工甓之。又云,正統二年正月,修造京師門樓、城濠、橋閘、月城、牌樓,於四年四月完工,至是煥然,金湯鞏固,足聳萬國之瞻云。又按《明工部志》云,京城周圍四十里,南面長一千二百九十餘丈,北面長二千二百三十餘丈,何以南北尺丈長短懸殊?以今視之,似覺南面較北面為長。應是版印所誤,南面當是二千二百九十餘丈也。又《舊京遺事》云,京師大城,周圍四十五里,九門,城如方印,亦與《工部志》之四十里不同,均俟考證。

又按《明世宗實錄》所載,建築外城之制,初議周圍四面,俱築重城,度勘地勢,接連舊日土城,約長七十餘里。後因工費重大,成功不易,以問大學士嚴嵩等,乃請自詣工所視之,還言先築南面,俟財力裕時,再因地計度,以成四面之制,從之。是以京師重城只障南面也。

又按自來論形勢者,必曰關中負山面河,不啻拊背扼吭,足以鞭撻四裔。其次則河、洛居天下之中,金陵有長江之險。蓋皆因仍而言,未必具有獨識也。燕京之地,《戰國策》已稱其天府之國,富弼稱其士卒精悍,與他道不類,得其心可以為用,失其心可以為患。《朱子語類》言冀州山脈,從雲中發來,前則黃河還繞,泰山聳左為龍,華山聳右為虎,嵩為前案,淮南諸山為第二重案。故古今建都之地,莫過於冀,所謂無風以散之,有水以界之也。

又按《金圖經》云,正元四年,金主亮率文武百官幸燕,遂以燕為中都府,曰大興,定京邑焉。都城之門十二,每一面分三門,一正兩偏。其正門兩旁,又設兩門。正門常不開,惟車駕出入,餘悉由兩旁門行。其門十二,東曰宣耀、施仁、陽春,西曰灝華、麗澤、新益,南曰豐宜、景風、端禮,北曰通元、會城、崇智。內城門左掖、右掖、宣陽、宣華、玉華、拱北,又在外焉。外門墨書粉地,內門金書朱地,皆禮部尚書王兢書。督修宮殿者,左相張浩也。內城之地,九里三十步。其外城之地,似比今之大城寬廣。土人言,德勝門外、東直門外之土墉,即金代都城舊址。其信然歟?

又今之京師人呼正陽門為前門,崇文門為哈達門,又曰海岱門,宣武門為順治門,朝陽門為齊化門,阜城門為平則門,外城之左安門為江擦門,廣渠門為沙窩門,右安門為南西門,廣寧門為彰儀門。若言現定之名,轉不知也。

都統副都統[编辑]

《大清會典》:滿洲、蒙古、漢軍各八旗,各置都統一員,共二十四人,秩一品;副都統各二員,秩正二品,分領八旗政令。外省則熱河、烏魯木齊、察哈爾三處,各設都統一員,統轄旗營文武,位至重也。其餘有旗兵駐防之城,或置副都統一二員,以為將軍之貳;或設專閫副都統,以帥滿營之師,其秩均與京旗同。凡都統、副都統缺員,皆以旗員簡任,不用漢員,為其習於風俗,長於弓馬也。考都統之名,始於唐季。《百官志》云,天寶末,置天下兵馬元帥,都統朔方、河東、河北、平盧節度使,寶應年有行營都統李國貞,興元元年置副都統。此都統、副都統之名所始也。

謹按京旗每以皇子、王公兼任。國初,都統位在大學士之上,最貴重也。清語曰固山額真,固山,旗也,額真,主君也。今改為固山諳班。

務上[编辑]

都城崇文門稅課司,俗稱稅務司,又曰務上。按稅務司猶言稅課事務之司,其義甚明,奈何直以務上呼之,似舍其本而從其末矣。然《宋史》太祖詔書有言,所在務上,不得苛留行旅齎裝,非有貨幣當算者,毋得發篋搜索,又詔榜商稅則例於務門,毋得核改更增云云。是呼關稅之所為務,自宋代已然矣。

滿洲祭祀割牲[编辑]

滿洲祭祀之禮,各族雖不盡同,然其大致則一也。薦熟時,先刲牲之耳、唇、心、肺、肝、趾、尾各尖,共置一器薦之;或割耳、唇、蹄、尾尖,獻於神桿斗盤之內。又有薦血之禮、刲腸脂冪於牲首之禮,舊俗相沿,莫知其義者多矣。《禮記·郊特牲》曰:「血祭,盛氣也,祭肺、肝、心,貴氣主也。祭黍稷加肺,祭齊加明水,報陰也;取膟膋燔燎升首,報陽也。」《祭義》曰:「卿大夫袒,而毛牛尚耳。鸞刀以割,取膟膋,乃退。」註云,血祭者,所以表其氣之盛也。肺、肝、心,皆氣之所舍,故云氣主,周祭肺,殷祭肝,夏祭心也。膟膋,腸脂也。 音律僚,即今人所稱網油是也。袒衣,示有事也。將殺牲,則先取耳旁毛以薦神,毛以告全,耳以主聽,欲神聽之也。以耳毛為上,故云尚耳也。據此數說,是滿洲祭祀之禮,實有合於《禮經·祭義》,非無本之文矣。

滿洲祭禮,牽牲入,跧於案,灌耳使其鳴,而後祭之,即《禮經》之獻牲也,主聽也,殷人之尚聲也。次以亞俎盛血薦之,即有虞氏之尚氣也。次薦熟,次渥俎,即加明水及爓祭之義也。註云,爓, 音徐廉切。湯中所爓之肉也。牲體既解,仍合其五體於俎,如全牲,幂以脂網,即告全膟膋之義也。割耳、蹄、唇、心、肺、肝尖,共納一器以薦,亦告全尚氣之義也。牲體以臀為貴,肩次之,餘不足重,即殷人尚髀、周人尚肩之禮也。《禮經》注云,殷人尚質,髀貴其厚;周人尚文,肩貴其前。國朝之胙,並貴肩臀者,文質相濟,為盡美矣。清語名肩為哈拉巴,名臀為烏乂,皆祭肉之上品,拜胙者罕能及之。祭日,主人召親故食胙,即《禮經》餕餘之義也。肅客入席,主人親持豚肩,置匕以獻客。客固辭,乃付庖丁割之。按《禮經》食三老五更於太學,天子袒而割牲,執醬而饋,執爵而酳。是天子餉更老之禮,尚且親割手饋,致其殷勤,則士大夫餉胙而請親割,固其宜矣。

阿家[编辑]

八旗人稱母曰額娘,曰阿家,曰奶奶,如南方之呼娘、呼嬭、呼媽相同,各隨其俗也。額娘、阿家,皆清語,或寫阿家為阿姞,蓋滿漢諧音,多無定字。讀《范蔚宗傳》云,其妻向其母曰「阿家莫惱」云云,是古人亦有此稱矣。

北方嬰兒命名[编辑]

京師人家嬰兒僮僕,喜用兒字命名,如來升兒、進喜兒、成兒,定兒之類甚多。按六朝時,有大將張敬兒、張豬兒,隋煬帝時,有大將來護兒、甄翟兒,是古之仕宦且有此名,不獨閭里之兒矣。

又山東鄉俗,小兒乳名慣以某子呼之,如大子、二子、喜子、祿子之類,在在皆是也。按《宋書》中,有沈田子、荀伯子,皆當時顯宦。謝混呼其姪弘微為微子,沈約南士,不解此俗,乃謂呼靈運為阿客,呼瞻為阿遠、曜為阿多,特敬貴於弘微號曰微子,豈不誤哉。

乘輿先後[编辑]

同治改元之初,今上正在沖齡。每謁陵寢遠行,帝輿在前,次為慈安皇太后輿,次為慈禧皇太后輿,雲聯星從,警蹕禁嚴,與列聖往年巡行,別設慈駕儀從之制稍殊。蓋兩宮保護聖躬之心,至慎至重,啟迪之外,未嘗近於宦寺保母也。宋仁宗太后與帝同游慈孝寺,欲乘輦先行,魯宗道奏以從子之義,太后遽命輦後乘輿而行,人心大悅。本朝方今之禮,不期而同,且出於自然,未聞建白講解,始改其禮,尤見母德之隆,足以昭垂萬世也。

圖記[编辑]

印信之名,長形者為關防、為鈐記,方形者為印。等其品秩,別其正貳,有銀質、銅質、木質、大小之分。惟滿蒙漢八旗佐領之印曰圖記,與各官之制不同。按明季仁宗即位之初,特賜少傅蹇義、少保楊士奇、太子少傅楊榮、太子少保金幼孜銀圖書各一,其文曰:「繩愆糾謬。」凡政有闕失,悉用此印密疏以聞。今之以圖記為印之名,固本於此矣。又今之鹽政及巡城御史印信,其式最小,方僅一寸數分,以鐵為之。

族長[编辑]

八旗庶姓,皆設族長,各於尊屬閒官、或閒散望重者,舉之於官。凡涉公私事宜,得與佐領平章贊畫,雖無秩祿,亦官身也。天潢繁衍,體例稍殊,有近支宗室,有遠支宗室,有覺羅,均為宗人,皆隸於宗人府。各宗族長之外,八旗又各設總族長領之,例以王公顯爵奏請簡用,每届三年一換,與古之公族大夫相似也。傳疏曰,適子為公族大夫,適子母弟為餘子,庶子為公行。是一支昆弟,各有族長,又與今制大異,殆如各邸之長史歟。

世祿[编辑]

國朝典制,策勳有爵,酬庸有廕,皆延世錫類之恩也。恩廕之制,滿漢京官,一品至四品文職大員,廕一子入官;在外三品以上文職,廕一子入官;武職不分京外,惟一二品大員始克予廕;難廕視其勳勞,雖散秩末僚,亦必予之。八旗大員子弟,又有考驗弓馬之例,每届三年,臨軒親試,入彀者,或以侍衞用,或以部曹用。國初曾有學士之選,皆特恩也。孟子嘗言文王治岐,耕者九一,仕者世祿,二者王道之本也,豈不信哉。近年議者賤斥世祿之家,專貴畎畝之士,似亦過情失正之弊。當枋者宜深思之,未可鑒於兩晉因噎廢食也。

國初漢官子弟,亦選宿衞。巡撫宋犖,初以大員子弟入充侍衞,後改通判,洊歷封圻。

按四品之奉天府丞、熱河正總管,均在京官之列,亦有恩廕。

按恩廕之例,一品廕五品,二品廕六品,三品廕七品,四品廕八品。公侯伯視一品,子男視三四品。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