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雨叢談/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聽雨叢談
◀上一卷 卷六 下一卷▶



庶吉士散館[编辑]

每科新進士,選若干人為庶吉士,入館教習禁體文字,三年有成,量材授職。若遇恩科,則不待三年即行授職,蓋又有新科之吉士入館矣。授職之例,入選者,二甲進士授編修,三甲進士授檢討;不入選者,內用主事、中書,外用知縣。 主事、中書皆序資於原科之前,知縣遇缺即選。考國初散館之制,與今差異。康熙甲戌散館,授編檢者二十人, 滿洲傅森、滿保、海寶三人,漢軍陳夢球、高其倬二人,前科進士查昇、史申義、閻錫爵、汪倓四人。 授科道者二人, 吴甫生、江球。授部曹者二人, 拉都立、林文英。 授知縣者六人, 張逸少,大學士玉書子。陳豫朋,戶部尚書廷敬子。 隨旗行走一人。 五哥,禮侍郎努黑子。 丁丑科散館,庶吉士徐樹本 故大學士元文子。等二十五人,俱授翰林編檢,朱啟昆等六人,仍留館教習。其後散館,似此者甚多,不能備記也。

按國初沿明季之例,科道僅七品,是以庶吉士可以改授。今科道升為五品,迺編檢之歷階,非吉士之授職矣。

雍正癸卯館選五十六員,乙巳散館授編檢三十六員,用六部主事四員,中行評博九員,州縣二員,教職二員。傳臚張廷珩特旨授檢討,與一甲三人同入南書房。又補點帥念祖一員為庶吉士。另有記名十七員,問有情願入官學教習者否,令其自陳。又單記三十人,以知縣即用。五年丁未科,用庶常二十七人,以吏部主事即用五人,以六部額外主事用二十二人,以知縣即用四人,以知縣試用二十六人,以教職用五人。八年庚戌,一甲授職外,顧成(大)[天]、胡宗緒二人,俱即授編修點庶常,外用額外主事五十九員,其餘分頭等四十二員,中等六十二員,次等九十八員,願就教者四十八員,不用者一員宋長城。

向例額外主事,三年期滿甄別,勤能者以主事選用,不及者以助教博士等官用。乾隆乙丑科,分部者五十餘人,及戊辰甄留者僅十之三,餘俱歸原班銓選。嗣是以後,不留者少。

督撫加銜[编辑]

故事,直省總督、巡撫命下日,吏部疏請應否加銜。近年必奉旨允准,幾成一定之制。總督例加兵部尚書、右都御史,巡撫例加兵部侍郎、右副都御史,河督、漕督兼銜,同於巡撫。考從前加銜,並無一定之制。總督有加侍郎,河督有加尚書,巡撫有不兼部銜、僅帶僉都御史者。如康熙年禮部侍郎阿金,授江南江西總督,僅改兼兵部侍郎銜;同時于成龍任河督,乃兼兵部尚書銜。張鵬翮由兩江總督改督南河,亦兼兵部尚書銜;河道總督王新命加兵部右侍郎銜,均一河督,其加銜不同如此。又陝西巡撫、右副都御史巴錫任巡撫時,無侍郎銜,及升任雲貴總督時始兼兵部右侍郎、副都御史銜;所遺之陝撫,以戶部右侍郎博和補授,即改兼兵部右侍郎、副都御史銜。是從前兼銜,皆不一定。

又從前督撫加侍郎銜者,皆為右侍郎。今則不分左右,概曰兵部侍郎。

按朝會班次,總督加尚書銜,始入從一品班末;巡撫加侍郎銜者,始入二品班末,否則巡撫僅入三品之班。

頒胙[编辑]

坤寧宮春秋大祭,例有王大臣進內喫肉,即古人餕餘之禮。凡在內廷行走之王大臣、額駙、御前大臣、領侍衞內大臣、大學士、軍機大臣、內務府大臣各官,皆得予餕。其不在內廷行走之滿漢尚書、八旗都統,雖列一品班位,每次僅召二三員餕胙,餘不及也。其年老及致仕王大臣,有拜胙於家者,實為殊禮,每次亦不過一二人。揆以齊桓公下拜受胙、孔子胙肉不至遂行之義,祭肉之重可知矣。

每日坤寧宮又有常祭之制,具特豚以薦。惟散秩大臣一二員,率侍衞入內餕餘,他官不入。

坤寧宮大祀,天子親率皇子諸臣餕於祭所,尚膳正布席,大臣進羹飯;后妃餕於宮中,女官如之。每晨常祭,天子均受胙於宮中。尚膳房查照記載,某宮應授某肉,皆有一定,不敢僭也。

八旗各族祭祀,祭日遍招親友餕於祭所,男餕於堂,女餕於室。祭肉不出祭所,不越宿。

按八旗滿洲、蒙古、漢軍各族,曩在遼東散居各城堡,故祭祀之禮,稍有同異,後世因之,不敢更張。大率滿洲用豕,每祭或一日,或三日。其三日者,第一日祭肉不出門,第二日祭肉迺分胙於鄰里親黨。蒙古用羊。漢軍亦用豕。八旗漢軍祭祀,從滿洲禮者十居一二,從漢人禮者十居七八。內務府漢姓人,多出遼金舊族,如滿洲禮者十居六七,如漢軍禮者十居三四耳。

又按八旗各族祭祀,徹俎後主人主婦先餕,餕後親朋始至,殆先主而後賓也。然古人三獻飲福,尸酢主人主婦及賓,是主先賓後而餕之禮,實合於義。

以西為上[编辑]

八旗祭祀,位設於西,蓋古人神道向右之義。勝國洪武初,司業宋濂上孔子廟堂議曰:古者主人西向,几筵在西也。漢章帝幸魯祠孔子,帝西向再拜。《開元禮》先聖東向,先師南向,三獻官西向,猶古意也。今襲開元廿七年之制,遷神南向,非神道向右之意云云。按此說八旗以西為上之禮,實合於古矣。

滿洲祀先不用炷香[编辑]

海內祭神祀先,多用炷香,或以沈檀為瓣香者有之。惟八旗祭祀,不用炷香,專有一種薰草,產於塞外,俗呼為達子香,質如二月新蒿,臭味清妙而不濃郁。蓋古之焫蕭薰薌,用以通乎神明者也。

按(柱)[炷]香始於釋教,檀香始於西域、西洋,皆非古制也。

簡差異數[编辑]

明宣德癸丑會試,值致仕大學士黃維謝恩至京,即用為主考,一時榮之。本朝道光十三年癸巳科會試,阮文達 時以雲貴總督入覲,即用為總裁官;又前大學士降禮部尚書松文清 休致數年,後特簡崇文門監督,皆異數也。

又咸豐元年,恭修宣宗成皇帝實錄開館,因通達蒙古文字人員甚罕,特起用休致湖南寶慶府知府音德布為蒙古提調官。

名刺[编辑]

宛平王大宗伯 崇簡言:昔見先輩往來名刺,親戚寫眷,世交寫通家,同年子弟寫年家,無濫用者。自明末尚聲氣,遠在千里,曾無半面,稱社稱盟,相沿可笑。今則改而為同學。近且無論有無科第,概寫年家,略不知慙云云。此康熙年中事。今又二百年,風氣益變,全無前稱。親戚稱姻,世交稱世,同年只稱年愚弟,而去家字。老師與門生稱通家生,亦稱同學弟。若子姪之師,則互稱通家弟。同門友稱門愚弟。督撫與司道名刺稱愚弟,與府廳稱寅愚弟,與州縣稱寅弟,與下僚稱年家眷弟。 道光初年,總督與州縣,亦有稱年家眷弟。州縣與生監、鹽當等商人,亦稱年家眷弟。康熙年,范忠貞官浙撫閩督時,於耿藩為長親,猶自稱眷生,耿稱眷晚。今無此稱久矣,惟鄉民仍有眷生眷弟之稱,士大夫轉以為笑柄。又近日來往書札,有稱如弟如兄,且有如小兄如小弟之稱,更為新異。余友某君素喜詼諧,一日正色對余曰:「前見如兄之稱,不解是何婣婭,今始知乃其如嫂之夫也。」一座大笑。

《分甘餘話》載,順治末,社事甚盛,往來名刺,無不稱社盟。給事中楊雍建疏禁之,其後皆稱年家眷弟。不隨俗者,惟龔芝麓尚書、勞介岩中丞二人而已。

劄文[编辑]

今京朝上官下行之公文曰劄,外省省筆作札字。按宋朝范忠宣罷相後,與伊川相見,責以某事合言,何為不言,如是數四,忠宣但稱謝。他日伊川偶見忠宣劄子一篋,凡伊川所力言者,忠宣皆先言之矣,但不與伊川置辯。唐宋諸公文集中,凡奏章皆謂之劄子,是臣下上陳之疏,亦可謂之劄也。

按漢光武一札十行。沈約《宋書·謝晦傳》曰:高祖嘗訊囚,其旦刑獄參軍有疾,札謝晦代之。是下行公牘,久用札字矣。朱子曰:讀書有不曉處,劄出待去問人。《宋書》史斷曰:杜預文士儒生,射不能穿札,身未嘗跨馬。則劄札二字。固又別有兩解,未嘗通用。

迴避[编辑]

京官典用試差、學差、鄉會試考官,皆於奉命後,自用紅紙大書「迴避」二字,加以硃圈,貼於門壁。又用紅紙裁為五寸寬、八九尺長條三幅,寫「欽典某科正副考官年月日封」字樣,斜糊十字於門,以示關防之意。但旋糊旋啟,照常出入,甚有入闈後始封糊,以為誌喜之具。此外惟軍機大臣稍有關防,亦僅為謝親故免干乞之地,於貴官外人,轉弗能絕。又凡給事中、監察御史住宅,有揭「文武官員私宅免見」、「一應公文衙門投遞」等字,亦與新歲桃符春聯,年年一換,皆具文也。王漁洋言,昔在郎署,與劉公㦷、汪苕文、計甫草諸人,無旬日不過從倡和。後公㦷由刑部改吏部郎中,例應關防。一日,計甫草過之,閽者弗納。甫草退而獻詩曰,「隔牆一樹馬纓花」云云,長安傳以為笑。因公㦷寓中,有夜合一株,最高大,花時同人常集於此,故云。此乃康熙年間事。今二百年以來,吏部已不知有迴避之章,而選郎乏員,亦無以他部改調之例。蓋繁缺道府以上各官,均由軍機處記名簡用,不必會推,吏部之權,由是漸替矣。

軍機坎[编辑]

軍機坎,製如馬褂而右襟,袖與肘齊,便於作字也。道光初年,剏自軍機處。因軍機入直,最早最晏,襯於長褂之內,寒易著,煖易解,故又曰褂襯,又曰半袖。以雜色緞帛皆可為之,不必定如馬褂之用青色也。數十年來,士農工商皆效其製,以為燕服,鑲緣愈華,益失其義。按魏武作軍愜,以軍中服之輕便,或作五色以表方面,得毋軍機坎之先聲歟。

按《綱目集覽》曰:半袖,短袂衣也。《晉書·五行志》:魏明帝披縹綾半袖云云。皆有合於軍機坎之製。

紙錢[编辑]

京師祀神,用黃紙鑿成錢象,以代焚帛。祭墓則用白紙鑿成大錢,徑圓三四寸,以代冥器。若祠廟則否。按唐臨《冥報(錄)[記]》云,鑱紙為錢,以供鬼神,謂之寓錢,是此物自唐時已有之矣。

祭墓日期[编辑]

今京師展祀先壠,春以清明,秋以七月望,冬以十月朔,咸以缺於夏祀為疑。愚臆春祭獨以清明,不以日月,可知其義之大矣。一年四時,清明為萬物發生之初。七月望,萬物咸備,過此更無種植矣。十月朔,萬物告登,天地閉塞,四時之變態無甚於此。撫時序之代興,感吾親之長往,為人子者,能無風木之悲乎!故祭以此三時,最為允當。特不知立祀之初,果如是耶,抑別有說耶?

蚌醬[编辑]

方拱乾《絕域紀略》載:寧古塔產水族曰刺姑,身如蝦,兩螯如蠏,大可盈寸,搗之成膏,為宗廟祭品之必需,屆期馳驛而進云云。漢律歲獻鮚醬二升。《李後主蚌帖》下屬州責蚌醬。知以宗廟為重,恐滋味䤔 昨冉切。 䣸。 而炎切。味薄也。又《周禮》蟈氏所掌蛙黽之屬,《漢書》霍光擅減宗廟羔兔蛙,由此可知古人以黽蚌為宗廟之享久矣。今盛京產一介類,形似蝦蟆稍大,清語曰「哈什碼」,每歲亦為任土之貢,豈即古之蛙黽歟?內地所食田雞, 又曰水雞。 亦與蝦蟆無別,蝦蟆色蒼喙圓,田雞色綠喙尖。方拱乾所言之刺姑,得毋古之鮚醬歟?

按韓退之有《答柳柳州食蝦蟆詩》。《明史》給事中胡以寧請禁食蝦蟆,時號為蝦蟆給事。是此物唐宋以來即登鼎俎矣。

碧砑璽[编辑]

碧砑璽又名碧鴉䁖,皆西域方言,用漢字諧音書之,故無定字。或云出於滇黔番峒,未知孰是,書中未見有此。質似水晶而腴,其價加乎水晶百倍,佳者重一兩可值銀二百兩。有紅、黃、紫三種。紅者色如桃花,透明可見掌紋。紫者如玫瑰,黃者似秋葵,明皆如之。按《輟耕錄》載,西域回回石頭,種類不一。大德中,本土巨商賣紅剌一塊,重一兩三錢,估值中統鈔一十四萬錠,用嵌帽頂上。自後累朝皇帝,相承寶重,凡正旦及天壽節大朝賀時,則服用之。其臚列石名數種:一曰剌,注云,淡紅,色嬌;一曰避者達,注云,深紅色,石薄方嬌;一曰昔剌尼,注云,黑紅色;一曰古木蘭,注云,紅帶黑黃不正之色,塊雖大,石至低者也。按此數說,頗似今之碧牙璽也。今時寶玉中,又有祖母琭一種,亦碧鴉璽之類,透綠似玻璃,其價十倍於碧鴉璽。余考《輟耕錄》所載亦有三種:一名助把避,注云,上等,暗深綠色;一名助木剌,注云,中等,明綠色;一名撒卜泥,注云,下等,帶石淺綠色,應是今之祖母琭也。

轉氈[编辑]

京師娶新婦,落轎後,以紅氈藉地,弗令新人履塵。富家儘可用氈鋪至閨闥,而必用數氈轉布,殊不可解。按白樂天《春深(娶婦)[嫁女]家》詩云:「青衣(轉)[傳]氈褥,錦繡一條斜。」是唐人已有此俗矣。元人又謂之傳席,見《輟耕錄》。

財禮[编辑]

今鄉中小民娶婦,婦家索貲具粧,藉以餘潤,謂之財禮。且以千金之聘自解,實陋俗也。往見《輟耕錄》載,湼古伯經歷嘗娶湖州角妓汪憐憐為側室,遣媒妁,備財禮云云。是財禮二字,古已行之矣。

羔裘[编辑]

羔裘為諸侯視朝之服,又不以為弔服,其貴重可知矣。《檜風》曰,「羔裘逍遙」,「羔裘翱翔」,輕煖可知矣。曰,「羔裘如膏,日出有曜」;《玉藻》云,羔裘豹飾,為卿大夫助祭於君之服,其華可知矣。按此數說,皆非近日羊皮麤重之毳。或曰:古人羔裘用貴而價賤,狐裘用賤而價貴。總覺此解穿鑿,愚以為誤於《說文》釋羔為羊子也。若必以字傍從羊,則應為羊,然則從犭之字,皆可謂之犬乎?按大祀用太牢,祭天則用犢,取其元氣未剖,玉璞不雕,如太羹元酒之可貴也。以此類推,羔裘用以朝祭,必是狐狢之雛,決非羊皮也。

按北人謂狐兔之雛,皆曰崽子、羔子,是羔子為獸類之雛,不必專屬於羊,如今之狐崽裘也。又元遺山《種松》詩:「百錢買松羔。」注云:小松也。按此說是草木之穉者,亦可曰羔,不獨於禽獸矣。

大駕鹵簿[编辑]

導象四,民尉二十有八人。寶象五,民尉八十人,雲麾使一人,治儀正二人。靜鞭四,民尉十有四人,治儀正一人。前部大樂銅角四,小銅角四,金口角四,和聲署史十有二人。革輅駕馬四,民尉三十有二人。木輅駕馬六,民尉三十有二人。象輅駕馬八,民尉三十有四人。金輅駕象一,民尉四十有四人。玉輅駕象一,民尉四十有四人,雲麾使一人,治儀正二人。鐃歌大樂金二,銅鼓四,銅鈸二,扁鼓二,銅點二,龍𥴦[篴]二,平𥴦[篴]二,雲鑼二,管二,笙二,金口角八,銅角十有六,小銅角十有六,蒙古角二,金鉦四,紅燈二,畫角二十有四,龍鼓二十有四,紅鐙二,𥴦[篴]十有二,拍板、仗鼓各四,龍鼓二十有四,紅鐙二,署史四十有八人,民尉百八十有八人,冠軍使一人,整儀尉二人。引仗六,御仗十有六,吾仗十有六,立瓜、臥瓜各十有六,星、鉞各十有六,出警、入蹕旗各一,旗尉九十人,民尉六十有七人。五色金龍小旗四十,旗尉四十有八人,民尉四十人,雲麾使一人,整儀尉二人。翠華旗、金鼓旗各二,門旗八,日、月旗各一,五雲旗、五雷旗各五,八風旗、八甘雨旗四,民尉七十有二人。列宿旗二十有八,五星旗、五嶽旗各五,四瀆旗四,神武、朱雀、青龍、白虎旗各一,民尉九十有二人。天馬、天(庥)[鹿]、(解)[辟]邪、犀牛、赤熊、黃羆、白澤、角端、游麟、彩獅、振鷺、鳴鳶、赤(鳥)[烏]、華蟲、黃鵠、白雉、雲鶴、孔雀、儀鳳、翔鸞旗各一,民尉四十人。五色龍纛四十,前鋒纛八,護軍纛八,驍騎纛二十有四,旗尉四十,民尉百二十,雲麾使二人,治儀正二人,整儀尉二人。黃麾四,儀鍠氅四,金節四,進善納言、敷文振武、褒功懷遠、行慶施惠、明刑弼教、教孝表節旌各二,民尉五十有六人。龍頭旛、豹尾旛、絳引旛、信旛各四,羽葆幢、霓幢、紫幢、長壽幢各四,民尉六十有四人,雲麾使二人,治儀正二人,整儀尉二人。鸞鳳赤方扇八,雉尾扇八,孔雀扇八,單龍赤團扇八,單龍黃團扇八,雙龍赤團扇八,雙龍黃團扇八,赤滿單龍團扇六,黃滿雙龍團扇六,壽字黃扇八,旗尉二十有四人,民尉百三十有八人,雲麾使一人,治儀正二人,整儀尉二人。赤素方繖四,紫素方繖四,五色花繖十,五色粧緞繖十,五色九龍團繖十, 與粧繖相間排列。旗尉三十人,民尉八十有四人。九龍黃蓋二十,紫芝蓋二,翠華蓋二,九龍曲柄黃蓋四,旗尉三十人,民尉八十有四人,鑾儀使一人,雲麾使一人,治儀正二人,整儀尉二人。戟四,親軍八人。殳四,親軍八人。豹尾鎗三十,護軍六十人。弓矢三十,儀刀三十,護軍各六十人,雲麾使一人,治儀正二人,整儀尉四人。仗馬十,護軍二十人,冠軍使、雲麾使二人。金方几一,金交椅一,金瓶二,金盥盆一,金盂一,金合二,金爐二,金拂二, 立夏陳設,處暑收。旗尉二十有二人,雲麾使一人,治儀正二人。九龍曲柄蓋一,武備院掌蓋、司蓋四人。前引佩刀大臣十人,提爐二,執爐侍衞二人。玉輦在中,左右奉輦鑾儀使二人,扶輦冠軍使一人,雲麾使一人,治儀正二人,整儀尉二人,騎尉三十有六人。後扈佩刀大臣二人,豹尾班執鎗、佩儀刀侍衞各十人,佩弓矢侍衞二十人,領侍衞內大臣一人,侍衞班領二人。後管宗人府王公一人,散秩大臣一人,前鋒統領、護軍統領各一人,給事中、御史二人,各部郎中、員外郎四人,侍衞班領一人,署侍衞班領一人,侍衞什長二人。黃龍大纛二,領侍衞內大臣一人, 內大臣、散秩大臣並用。司纛侍衞什長二人,親軍四人,佩鳴螺親軍六人。凡職事官員咸采服,親軍、護軍服石青緞繡金壽字袍,旗尉、民尉服大紅繒繡葵花袍。

鈿子[编辑]

八旗婦人彩服,有鈿子之制,製同鳳冠,以鐵絲或籐為骨,以皁紗或線網冒之。前如鳳冠,施七翟,周以珠旒,長及於眉。後如覆箕,上穹下廣,垂及於肩,施五翟,各𠼫垂珠一排,每排三衡,每衡貫珠三串,雜以璜瑱之屬,負垂於背,長尺有寸。左右博鬢,間以珠翠花葉,周以穿珠纓絡,自額而後,迤邐聯於後旒,補空處相度稀稠,以珠翠雲朵雜花飾之,謂之鳳鈿。又有常服鈿子,則珠翠滿飾或半飾,不具珠旒,此與古婦人冠子之制相似也。《宋史·輿服志》云:皇祐元年,禁婦人冠高毋得踰四寸,廣毋得踰尺,先是宮中內樣冠名曰「垂肩」,有長至三尺者,自是禁之云云。是鈿子之制,實唐宋花釵冠子之遺製也。

按《宋史·輿服志》,花釵冠子,一品花釵九,寶鈿九,二品花、翟各八,三品各七,四品各六,五品以下各五,亦與今制略同。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