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白書
作者:羅福星
1913年12月
署名「羅東亞」。

由五大洲與六大洋所成之世界,其中有面積三分之一,人口佔最多數者,非我中華民國乎?而民不知國家之為何物,亦不解愛國心之為何物,且不知團體之為何物;今仍固守野蠻之性質,未脫頑固之根性,毫無進取之氣象者,惟獨我華民。而居留南洋群島者,在十年以前,則已有開化之志,辨為臣之本分,知亡國之恥辱;並知鄰國之苛政。諸君豈不見被俄國所滅之猶太國,不出二十年,即至於種族被滅、文字被廢乎?而猶太國之人口四百餘萬,面積東西六十二英里,南北百二十六英里。人口之多,實在我臺灣二倍以上。世界上最先開化之國也。而今則為俄國視若犬馬矣。又諸君豈不見琉球亡於日本,僅不過二十年,種族已亡,文字亦廢乎?今則亡國之民,破家失業,已見其悲慘狀態,多流為乞食之徒矣。又我臺灣人民毫無省悟,將遭猶太琉球人之境遇矣。臺灣之亡於日本,於茲十有九年,而人民之蒙其害,譬之身體,現今不過剝其皮膚;四、五年之後,即削其骨肉;八年、十年之後,必至吸其骨髓。哀哉!我臺民,尚不知日本有意欲亡我民族,奪我財產,絕我生命也。諸君不加以瞭解,甘居日本苛政之下,不久必至於失其家,奪其財,亡其身矣。噫嘻!島民苦居於苛政之下,其慘狀果如何耶?今將詳述之於左:

一、凡人民之產業,均為官吏所強奪,民不得生存於社會。賦課失之重,民則收支不能相抵,生活旋趨於窮困。今臺灣人民雖營商興業,然日本政府施政如此,當不出數年,必陷於失敗破產之境遇。最後即窮於養贍妻子,而為盜賊、土匪,搶劫以餬口。至斯時期,民悉被捕,處於死刑,全家滅亡之慘害立見矣。現今日本治安之方針,勢欲逼使島民為盜賊土匪,而剿滅之也。日本政府居然欲以如此陰險手段而滅吾島民,誠可惡已極矣。

二、苟為有利之事業或營業,悉收為官營、或專賣。對於島民之薄利營業,則徵以苛稅以苦民,是為吾人所引以為憤慨者也。僅三、四百圓之資本,經營零星小賣,則視作千圓以上之資本家而予課稅;以十萬之資本金經營商業者,至少亦須課以十數萬圓之稅金。縱令小商人,即如以所領營業牌照而言,一商人欲販賣雜貨、或酒、香煙、油鹽等數種物品時,即須具領牌照數張。一張須繳費一圓或二圓。販賣數種物,即須十數圓之牌照稅。再加以地方稅、營業稅、房屋稅、店顆之工資、伙食等,則本舖之收支已不能相抵矣。吁!商人將何得而生活耶?日本對殖民地所課之營業稅有如此之苛者。

三、諸君不見吾臺民之轎夫乎,彼等流汗費力,非常勞苦,日之所得,不過二、三角,每年亦不過數十圓。而轎夫之營業稅,一年須繳數圓;再加以房屋稅、地方稅、官稅等,決無餘銀足以贍養妻子。世界上所有殖民地,尚未聞有如此之苛稅法;獨臺灣有之,用以榨取人民之脂膏。諸君不見乎世界之殖民地,如印度、爪哇、呂宋、菲律賓、孟嘉拉、蘇門答臘、安南、緬甸、日星、高藍波諸島,均無所謂營業稅。課此稅者,課此稅者,惟馬章、電章而已。

四、最可憐者,馳驅街中,沿途販賣之行商也。彼等之資本金,不過三、四圓,一日之利益,僅二、三角耳。而納營業稅、繳牌照費時,其餬口之費,即虧折於資本之中;每日虧折八分一角,如是令其消耗,不出數月,即需借債,遂致失業而亡其身。又請看挑擔躑躅於街道之小商人,停於途中,賣一碗食物於人,只賺一分之利,不幸而遇警官,即被罰以一圓,為吾人數見不鮮者也。嗚呼!生活困難,聲應東西,我臺灣島民,尤以行路商人,泣官之虐待,苦生活之難支,孰有甚於此者耶?

五、豬營業人亦同,豬之稅金,年納二圓,屠宰稅亦繳數角、營業稅數圓、養豬稅一角五分。販賣於市場時販賣稅又被徵數分。於是除前列費用,再付各稅時,收支亦已不能相抵,其慘無甚於此者也。

六、最可惡者,莫過於地方警察官也。彼等在保甲費、警察費、壯丁費等等名義之下,由民間徵收金錢以肥私囊。彼等之淫威,如狼似虎,實為村中之王。人民如對之大加款待,贈賄多者,即得與彼結交,獲得一切便利,諸事可以相商,可以平安度日。否則,不款待警官者,常被虐待受苦楚。故富者蒙優遇,貧者受虐待。蓋富者凡過年節,均有雞鴨、酒肉、菜蔬饋贈之故;貧者不能作此貢獻,所以常被虐待也。即如衛生一項,富者雖堆積汙穢,仍被默許。貧者若見其灰塵,即被毆打侮辱。又如地方名譽之區長、保正、甲長,不用公平投票選舉法,反乎民意之所歸,而以合於警官自己意思者採用之。結果以金錢謟媚警官者佔優勝。故廉潔人才,負有村望者,恒被棄於野而不顧。一旦以金錢買得以上之職權,凡植樹、修路、討伐生藩之小工,以及其他賦役,出外工役等之義務,悉被免除,洵不公平之事也。彼等警察藉口調查,或視察阿片,常至民家,見有何物合乎己意者,輒要求不已;若不贈送,則日後必加害於其身。且彼等不察下民之貧苦,不分晝夜,擅到民家,呼喚酒食,強令殺雞,飲於甲而食於乙,輾轉輪流,以苦其民。如此之警察官,向不見於他國,惟獨日本而已。如此逞威貪財,偏袒處置,三百餘萬之島民,無不抱不平不服之心者也。而部份寧願供職於日本官衙之某廳參事、保正、區長、巡查補、翻譯、庶務員,教員、隘勇、壯丁、甲長等者,只不過為財屈己,為救妻子之飢餓而已耳。

七、對於討伐生藩之一事言之,法佔領亞奇島,已三十三年;將該地生番由平地逐漸驅逐至內山亦已歷經二十九年之久,尚未降伏。然必親自討伐。二、三月以前,法政府曾出告示募集人夫,未聞由民間徵發夫役也。決不似臺灣,無論人民家中有無人丁,每一民家必須義務出一人為夫役之慘酷政策也。無男丁之寡婦或貧家,甚至有賣妻兒僱役夫以盡其義務者。而被僱者亦僅為四、五十圓即出賣自己之生命。希諸君毋忘此種日本法律,蓋其非為愛民保民而設,實為消滅島民而設者也。

八、特務刑事之橫行,亦不忍卒覩,且不忍聞。彼等藉口搜查間諜,時到民家威嚇,詐取愚民,視賄賂之多寡,不問罪之有無,或拘或放,無辜之民,無由申訴慘狀冤情者,不勝枚舉。茲舉一例以證之,刑事捕得一竊犯,嚴加拷問,令其為不實之自白,苦打成招,即未作之作為,亦供為己作;且命之曰:「汝在官廳及法院,對本人所作之自白,如果飜口供,汝出獄之後,必將虐打汝也。切記!切記!」此時有金錢行賄賂者,必得幫助脫罪。嗚呼!無辜之良民,將向何處訴其冤耶?

九、我中華民國人民渡到臺灣,如果揚言經營商業者,則必被日本臺灣政府所虐待,其苦狀實有不堪言者。華民時常無故被警察官毆打、暗殺;魚肉被奪、蔬菜被搶。如欲泣訴之,則曰:「此殖民地之制度也,法律也。」然而此種法律,此種制度,對於在臺灣之英、美、德、法、諸外國人,並不適用,獨適用於華民,而遭受其虐待,諸君尚不知之也。

十、華民來臺,曾經登記居留者,即不能不供付討伐生蕃之夫役,不能不捐款於學校。在各國法律中尚未聞到對於外人負擔有此種義務之條文者。如果在其他國家有此種法律,則法國之討伐生蕃,在彼地居住之二、三十萬同胞,亦應支出自己之財,為夫役以討伐。然吾實未尚聞有此事也。

十一、我華民在臺,遭受警官之暗殺毒死者,不遑枚舉。現在桃園廳下三角湧庄張上清君,為該地警官所暗殺之事,余曾調查,確係有彰明證據之事實也。張上清君,係廣東鎮平籍人。

以上所述日本政府之虐政,我中華民國國民聞之令人不能不憤慨也。茲再一述余之來歷:中華民國二年十月六日,余奉福建都督之命,與十二名志士同至臺調查視察,並募集華民聯絡會館之會員。而主盟人為劉士明君,臺北財政局長則係林達榮君,臺中財政局長係劉金甲君,臺南財政局長係魏中興君,臺南副主盟為邱維潘君。我十二士係募集主盟負責員。迄至今日,已募集之會員達九萬五千六百三十一名之多。均有革命之志,且係有民國籍之華民。為募集會員計,改裝為販賣高麗參人進入臺灣者,又有二萬人。余於三月十九日,託吳頌賢帶一書至廣東,呈都督。果然廣東都督亦有謀臺灣之意,立即應允。旋以吳頌賢為募集主盟負責員,組織共和聯絡會館,特派至臺灣,與我華民聯絡會館聯合。正在大事募集會員之中,於八月一日,廣東都督再派吳覺民君來臺,調共和聯絡會館會員應徵之數。此時會員已達五、六千名。八月十六日,余於臺北大瀛旅館,與吳覺民、吳頌賢二君相會晤,有所商議。十九日,派金星橋君赴閩,諮詢福建都督之意見。都督表示同意。九月十八日,得接都督公文。今則閩廣兩省均已聯合。余不隱藏,明告諸君,本年六月,黃興先生特派潘○○君至臺,募集革命會員。至七月,黃興先生又派陳士、王淵二君來臺,調查人數,並係何種人員。二十七日,一齊會晤於基隆承洋旅館,開秘密會。對於根據革命起義,有所商議。余二月視察臺南一帶地方,在林季商之會,亦已有二萬會員。今則四會(四會者,福、廣、閩、林季商四黨)聯合,稱之為華民聯絡會館。大有所為。嗚呼!吳之部下,洩露機密,事敗,雖社員之士氣多少有所沮喪;然我之部下,被逮捕者不過十數名,對於起義,毫無妨礙。自今以後,我與吳頌賢、葉永傳,雖粉身碎骨,殺身成仁,將永為臺灣人民之紀念人物。古語云:「殺頭相似風吹帽,敢在世中逞英雄。」「人生只有一次生,豈有二次死之理。」當死而不死,遺千載之汙名。當死而即死,留芳名於百世。此乃真正之男子漢大丈夫。斯亦不過欲雪國之恥,報同胞之仇而已耳。

我兩黨人員,被捕行刑,在臺灣人民誠一好紀念也。古語云:「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凡生存於地球上者,生死乃天命也,何必求長壽。今我十二志士之偉人,立志於粉骨碎身。若事不成,吾等即不再留於斯世也。我一人雖死,尚有十一士為我報仇。我敢斷言,自今以後,將令臺灣官吏無安寧之日矣。

事成,則島民則安;事敗,則我民族滅。吾雖犯日本之國法,然我事業乃天之所命也。臺灣總督府之官吏!我雖今年失敗,必期明年成功。倘不承認我臺民之獨立,則必舉事。不幸事不成,則吾等一舉而起翻天覆地之騷動,以苦日本政府。然此決非無謀之騷動也。我之事業,實欲脫離汝等野蠻,建設一文明國之美舉也。世界之偉人拿破崙、華盛頓,倡共和政體主義,雖屢經失敗終得成功。近年偉人孫逸仙君,嘗如許之辛酸,倡民族主義已有十有八年。事業均係若不失敗,則不成功。失敗則意志更堅固,能耐能忍,必有成功之一日也。日本政府諸官吏,汝等勿恐,汝雖慘殺我同胞,我福建政府不急速干涉也。我華民此次為汝等慘殺,而臺民之紀念、華民之紀念,對於日本復讐之念,必愈使之更深矣。汝等勿忘刺伊藤博文之有安重根也。今我之欲一死者,為救臺民出虎門而已。我雖死,而我之十一士仍繼余志也。余在數年以前,在臺灣有房屋,見日本官吏之逆而惡,既專橫,且不仁,憤慨之極,早已傾家蕩產,悉予拋棄之矣。乙巳秋,回故鄉,充村中學校教員二年。維時奉廣東學務部長丘逢甲君之命,赴爪哇視察學校,任務完成後,回廣東。丁未年春,至新嘉坡,任中華學校校長。在職二年,不服水土,因此辭職。嗣往巴塔維亞,為該地之中華學校校長。辛亥年春,胡漢民、趙聲君、林時爽同遊歷各島。三月二十日,抵西印度機關時,即聞三月十九日溫星財已刺孚奇將軍。二十九日,接廣東舉事之電報。同志四人,由西印度回。三月二十六日達香港,二十七日抵省城。是日百餘名士,攻擊都督衙門。此舉黃興被困,鎗傷左手。四月三日,余與胡漢民避難於香港,聞林時爽於三十日,在都督衙門被鎗斃。余即與胡避難於暹邏。五月末日,往巴塔維亞。不料與黃興相遇。黃興於七月二日,由巴塔維亞入武昌,八月十九日起義,武昌之戰即此也。至二十三日,電令我等二人在巴塔維亞招募民軍。二十八日,招募民軍二千餘名。九月二日,帶領起程。至香港時,已禁港,不許航行。胡遂上岸,余往廣東。余等與民軍於二十五日抵省城,領武器。十月四日,奉胡都督諭,搭兵船,到上海,即入蘇州。十二月六日,解散回家。壬子年春,再任村學校長。七月二日,接劉士明君函,促余奮起,往臺灣調查視察舉事。余喜,於七月三日起程至閩,得都督公文,與十二志士、先自南京,沿上海、天津、武昌、湖北一帶視察之後,十一月二日抵汕頭。九月,乘火輪船來臺,到大稻埕。十三日,互議。十六日,十二志士、分南北二路,開始招募會員。余至苗栗,探民意,人民甚熱心有望。至二月底,已招募會員五百餘名。三月二日,余北上,接羅慶庚電話,言:余已被人密告,勸余避難。余思人生只一死耳,何足恐懼。四月中,被苗栗支廳傳訊,事即消解,而被釋放。五月二十四日,黃增富君、羅東亞君乘六點鐘火車至臺北,大事畫策。三人同至會館,歃血為盟。嗣後即寓大瀛旅館。幸借此旅館,得以充作苗栗機關分部辦事處。至七月,彭雲軒來北曰:苗栗事應機密,絕對不可洩露。苗栗會員皆在官府任公職,上流之人物也,云云。八月二十日,余為與下級機關分部協商事務,赴南部。九月九日,由臺南回苗栗,迄至夜間,仍為調查;兩點鐘後,至黃公德君處開會,此時尚未知吳、葉二君將事洩露。十四日,余由苗栗至臺北,亦未見有何變動。九月二十日晚,接苗栗羅巡查補函稱:明日將逃往他處,擬與機關分部商洽等語。余是晚宿稻新街張某宅。因接羅函,即赴機關分部,以待羅之來也。二十一日夜兩點鐘,與羅巡查補商議一切。是日,在稻新街張氏佑宅。二十六日,華民社員來報告吳、葉二人洩漏秘密事實之顛末。余於是謂:事已至此,死亦何懼。反喜為島民留佳良歷史,留紀念也。十月十五日劉君○○曰:欲在臺北開始搜查云云。故余將苗栗機關分部辦事處移至他處。以上所述,足以知余之意志如何堅定矣。余若僥倖不死,則時局不足憂也。臺灣政府,我願受死刑,勿多審問。福建政府不再與汝爭;爭者,我一人也。臺灣政府,勿驚惶,靜觀之可也。明年,我等將作何事。臺灣政府自今以後,決無一日之安寧。總督府之官吏,勿倉惶,明年我十一士,必有翻天覆地之大舉。今我將以一死留千載之芳名。我今雖不能雪國恥報仇而死,但我十一志士必繼我志,報我仇也。臺灣官吏,無須倉皇,其速講求地方治安之策。余思汝等縱令何如講求治安之策,民決不信服也。天若救我,事不洩漏,則華民與臺民取聯絡,共倡共和主義。臺灣人既入會人中,富民出軍費,貧民出人力;在臺之華民為敢死隊,其為臺灣政府所殺島民之子孫,加入其中,共同舉事之計畫也。臺灣政府若不剿殺全島之島民,他時必有大禍來臨之一日也。我中華民國、決非獨於臺灣派人招募革命黨員。去年六月間,北京大直街、山東省城西門橫街,均曾設立同盟聯絡社。主盟人為告秀斗君。朝鮮人民在上海四馬路角、南京西泉街、天津西門外街、湖北武昌六扇街各處,均設有華族同盟會。我華民聯絡社主盟人為方桂雲君。凡此各處,均有聯絡同盟會,日本政府尚不之知也。其同盟會之主義宗旨,亦不之知也。而臺灣政府獨注意在臺灣之我華民秘密社,誠可笑之至矣。古來我華民與汝日本人冤仇。我政府表面雖與汝政府締結國交,然而民心對汝之國,無不抱恨者也。故為我中華民族之臺灣人,一旦聞我輩有此舉動,亦皆贊成,富者欲助軍餉,入會者達數百人之多;貧民喜而欲充當兵士,願服勞役者,又不在少數。斯舉也,孰不贊為美舉,而呼快哉者乎?

一旦舉事而不成,則我華民必發誓願,斷不留於斯世。今也,臺灣吳、葉兩君洩漏機密,以致不能舉事,華民聞之,孰不憤慨。彼兩人若不洩漏,則華民起義,日本政府至今仍不得而知之也。今江亮能、黃國霖、黃光樞等被捕,事聞於我政府。上司於本月二十三日,以木端年君,任為臺灣總調查員,目下回籍。凡在臺灣華民之賣藥人、藝術人、賣高麗參人、廈門之茶房工人、專賣局煙廠之工人及廣東人之來臺者,日本政府均須注意及之,均為秘密會員也。會員最多者,臺北、臺南、桃園、基降、宜蘭等處,不問農工商也。至言入會人之比例,則巡查補之會者,有十分之四,鐵路員工十分之三,隘勇蔡清麟部下及郵政局員有十分之三四,區長、保正、里長有十分之四以上。謂予不信,則請詳細調查,即可明瞭矣。

余志至此,則惟願被處死刑,欲留名於臺灣耳。乃作一歌,歌曰:

獨立彩色漢旗黃,小萬橫磨劍吐光。
齊唱從軍新樂府,戰雲開處陣堂堂。
海外煙氛突一島,吾民今日賦同仇。
犧牲血肉尋常事,莫怕生平愛自由。
槍在右肩刀在腰,軍書傳檄不崇朝。
爺娘妻子走相送,笑把兵事行解嘲。
背鄉離井赴瀛山,掃空東庭指顧間。
世界腥羶應滌盡,男兒不識大刀還。
彈丸如雨砲如雷,喇叭聲聲鼓戰催。
大好頭顱誰取去,何須馬革裹屍回。
勇士飛揚唱大風,黔首皆厭我獨雄。
三百萬民齊憤力,投鞭短吐氣如虹。
青年尚武憤精神,睥睨東天肯讓人。
三州區區原小弱,莫怕日本大和魂。
軍樂悠揚裂喚鵝,天風情長感慨多。
男兒開口從軍樂,且唱臺疆報我仇。
東來周族雷我原,驅逐夷蠻我國尊。
白種更傳黃褐身,何雖今日此爭存。

祝我民國詞
中土如斯更富強,華封共祝著邊疆。
民情四海皆兄弟,國本苞桑氣運昌。
孫真國手著光唐,逸樂中原久益彰。
仙客早貶靈妙藥,救人千病一身當。

寄愛卿詩
人世因緣萬劫空,歐風亞雨表英雄。
筆花不詳江郎夢,辜負神娥夜夜風。
五夜西風一段情,月光人影兩分明。
臺灣那有春秋別,連理枝頭善感情。
渾身冠劍看如何,國步艱難感慨多。
走馬告歸華盛頓,耳還嘲以自由歌。
傳語卻敲無線電,留聲且喜自音筒。
於今造就飛行器,不似雙星一夜逢。

死罪紀念

羅東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