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釋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釋書
作者:元結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81

河南元氏望也,結元子名也,次山結字也。世業載國史,世係在家牒。少居商餘山,著《元子》十篇,故以元子為稱。天下兵興,逃亂入猗于洞,始稱猗于子。後家濱,乃自稱浪士。及有官,人以為浪者亦漫為官乎,呼為漫郎。既客樊上,漫遂顯,樊左右皆漁者,少長相戲,更曰聱叟。彼誚以聱者,為其不相從聽,不相鉤加,帶笭箵而盡船,獨聱齖而揮車。酒徒得此又曰:「公之漫,其猶聱乎?公守著作,不帶笭箵乎?又漫浪於人間,得非聱齖乎?公漫久矣,可以漫為叟。」於戲!吾不從聽於時俗,不鉤加於當世,誰是聱者?吾欲從之,彼聱叟不慚帶乎笭箵,吾又安能薄乎著作?彼聱叟不羞聱齖於鄰里,吾又安能慚漫浪於人間?取而醉人議,當以漫叟為稱,直荒浪其情性,誕漫其所為,使人知無所存有,無所將待。乃為語曰,能帶笭箵者,全獨而保生;能學聱齖者,保宗而全家。聱也如此,漫乎非邪?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