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竹枝詞 (郁永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臺灣竹枝詞
作者:郁永河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裨海紀遊/卷上
此組詩又載黃叔璥《臺海使槎錄》、陳漢光《臺灣詩錄》。

其一[编辑]

安平城旁,自一鯤身至七鯤身,皆沙崗也。鐵板沙性重,得水則堅如石,舟泊沙上,風浪掀擲,舟底立碎矣。牛車千百,日行水中,曾無軌跡,其堅可知。
鐵板沙連到七鯤,鯤身激浪海天昏。
任教巨舶難輕犯,天險生成鹿耳門。
編按:此詩又載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連橫《臺灣詩乘》。《重修臺灣府志》、《續修臺灣府志》、《重修鳳山縣志》、《續修臺灣縣志》題作〈臺海竹枝詞〉。

其二[编辑]

渡船皆小艇也。紅毛城即今安平城,渡船往來絡繹,皆在安平、赤嵌二城之間。沙堅水淺,雖小艇不能達岸,必藉牛車挽之。赤嵌城在郡治海岸,與安平城對峙。
雪浪排空小艇橫,紅毛城勢獨崢嶸。
渡頭更上牛車坐,日暮還過赤嵌城。
編按:此詩又載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魯鼎梅《重修臺灣縣志》〈藝文〉、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連橫《臺灣詩乘》、賴子清《臺灣詩海》。編者按:《裨海紀遊》粵雅堂刻本無「渡船皆小艇也」句。「間」字均作「閒」,以下皆同。在「沙堅水淺」前有一「而」字。《重修臺灣縣志》題作〈臺海竹枝詞〉)。

其三[编辑]

官署皆無垣墻,惟插竹為籬,比歲增易。無墻垣為蔽,遠浦燈光,直入寢室。
編竹為垣取次增,衙齋清暇冷如冰。
風聲撼醒三更夢,帳底斜穿遠浦燈。
編按:此詩又載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魯鼎梅《重修臺灣縣志》〈藝文〉、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連橫《臺灣詩乘》、賴子清《臺灣詩海》)。

其四[编辑]

牛車挽運百物,月夜車聲不絕。蝘蜓音偃忝,即守宮也;臺灣守宮善鳴,聲似黃雀。
耳畔時聞軋軋聲,牛車乘月夜中行。
夢迴幾度疑吹角,更有床頭蝘蜓鳴。
編按:此詩又載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藝文〉、連橫《臺灣詩乘》。編者按:《鳳山縣采訪冊》題作〈臺海竹枝詞〉。

其五[编辑]

蔗田萬頃碧萋萋,一望蘢葱路欲迷。
綑載都來糖廍裡,只留蔗葉餉群犀。
編按:「蘢葱」,連橫《臺灣詩乘》作「蔥蘢」。「廍」,《裨海紀遊》粵雅堂刻本、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又作「蔀」。「取蔗漿煎糖處曰糖廍。蔗梢飼牛,牛嗜食之。」此詩又載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藝文〉、連橫《臺灣詩乘》、賴子清《臺灣詩海》。

其六[编辑]

番花葉似枇杷,花開五瓣,白色,木本,臃腫,枝必三叉。花心漸作深黃色,攀折累三日不殘。香如梔子,病其過烈;風度花香,頗覺濃郁。
青葱大葉似枇杷,臃腫枝頭著白花。
看到花心黃欲滴,家家一樹倚籬笆。
編按:「著」,連橫《臺灣詩乘》作「看」。此詩又載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藝文〉、連橫《臺灣詩乘》。

其七[编辑]

蕉實形似肥皂,排偶而生,一枝滿百,可重十觔。性極寒。凡蒔蕉園林,綠陰深沉,蔭蔽數畝。
芭蕉幾樹植墻陰,蕉子纍纍冷沁心。
不為臨池堪代紙,因貪結子種成林。

其八[编辑]

檳榔無旁枝,亭亭直上,徧體龍鱗,葉同鳳尾。子形似羊棗,土人稱為棗子檳榔。食檳榔者必與簍根、蠣灰同嚼,否則澀口且辣。食後口唇盡紅。
獨榦凌霄不作枝,垂垂青子任紛披。
摘來還共蔞根嚼,贏得唇間盡染脂。

其九[编辑]

竹根迄篠以至於葉,節節皆生倒刺,往往牽髮毀肌。察之皆根之萌也,故此竹植地即生。
惡竹參差透碧霄,叢生如棘任風搖。
那堪節節都生刺,把臂林間血已漂。

其十[编辑]

番檨生大樹上,形如茄子。夏至始熟,臺人甚珍之。
不是哀梨不是楂,酸香滋味似甜瓜。
枇杷不見黃金果,番檨何勞向客誇。

其十一[编辑]

肩披鬢髮耳垂璫,粉面紅唇似女郎。
馬祖宮前鑼鼓鬧,侏離唱出下南腔。
編按:「鬢」,《裨海紀遊》粵雅堂刻本、黃叔璥《臺海使槎錄》、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藝文〉、連橫《臺灣詩乘》作「鬒」。「紅」,黃叔璥《臺海使槎錄》作「朱」。「馬」,黃叔璥《臺海使槎錄》、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藝文〉、連橫《臺灣詩乘》作「媽」。「梨園子弟,垂髻穴耳,傅粉施朱,儼然女子。土人稱天妃神曰馬祖,稱廟曰宮。天妃廟近赤嵌城,海舶多於此演戲酧愿。閩以漳泉二郡為下南,下南腔亦閩中聲律之一種也。」《裨海紀遊》粵雅堂刻本「垂髻穴耳」又作「垂髫穴耳」。「演戲酧愿」作「演劇酬愿」。此詩又載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連橫《臺灣詩乘》。

其十二[编辑]

「臺郡之西,俯臨大海,實與中國閩廣之間相對。東則層巒疊嶂,為野番巢居穴處之窟,鳥道蠶叢,人不能入;其中景物,不可得而知也。山外平壤皆肥饒沃土,惜居人少,土番又不務稼穡,當春計食而耕,都無蓄積,地力未盡,求闢土千一耳。
臺灣西向俯汪洋,東望層巒千里長。
一片平沙皆沃土,誰為長慮教耕桑。
編按:此詩又載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藝文〉、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藝文〉、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藝文〉、薛志亮《續修臺灣縣志》〈藝文〉、盧德嘉《鳳山縣采訪冊》〈藝文〉、連橫《臺灣詩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