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詩乘/自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目 《臺灣詩乘》
自序
作者:連橫
1921年
題詞

臺灣通史」既刊之後,乃集古今之詩,刺其有系臺灣者編而次之,名曰「詩乘」。子輿有言,王者之跡熄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是詩則史也,史則詩也。餘撰此編,亦本斯意。

夫臺灣固無史也,又無詩也。臺為海上荒土,我先民入而拓之,以長育子姓,艱難締造之功多,而優游歌舞之事少;我臺灣之無詩者,時也,亦勢也。明社既屋,漢族流離,瞻顧神州,黯然無色,而我延平郡王以一成一旅,志切中興,我先民之奔走疏附者漸忠勵義,共麾天戈,同仇敵愾之心堅,而扢雅揚風之意薄;我臺灣之無詩者,時也,亦勢也。清人奄有,文事漸興,士趣科名,家傳制藝,二三俊秀始以詩鳴,游宦寓公亦多吟詠,重以輿圖易色,民氣飄搖,侘傺不平,悲歌慷慨,發揚蹈厲,凌轢前人;臺灣之詩今日之盛者,時也,亦勢也。

然而餘之所戚者則無史。無史之痛,餘已言之。十稔以來,孜孜矻矻,以事「通史」;又以餘暇而成「詩乘」。則餘亦可稍慰矣。然而經營慘淡之中,尚有璀璨陸離之望。是詩是史,可興可群。讀此編者,其亦有感於變風、變雅之會也歟!

辛酉花朝,臺南連橫序於臺北大遯山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