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吏部奚員外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吏部奚員外書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2

觀天授之器,而不受之辨,是以每拜於前,若不能言。及還旅居,嘗懷所恨,亦欲默已,懼未之知,故申其愚淺,望加省覽。

觀之心與天下之人心異,其所務亦異。觀小子方讀書學古,受嚴師心訓,屬文厲志,立可久之譽。年二十六七之側,始合遊人閑,求隨武子、郭林宗之儔,以為行媒。豈畏鳴不驚人,舉不戾天者乎?今天下之人,則不然哉,學止膚受,或文得泛濫,有崔盧之親戚,有酒肉之費給,往還依倚而得之,罷便已。是與人之異也。又言所務亦異者,如觀之務,非為己也,有親而貧,旨養不充,僑處江介,無素基業,所以冀願速遂薄名寸祿,以給晨夕之膳也。而今之人所慕,未必為貧若孝行,但欲身上有片光耳。是所務亦異也。十丈試凝意察之,其事豈不然也?

觀之舅與十丈日與相善,古人之分也,始命觀曰:「吾有故人某,光大威重,人之傑者,必能倜儻成爾,況爾我之甥。」觀虔拜舅之言。比伏下風,知非不深也,禮非不厚也,倜儻之分,未之有得。不以觀形甚,麼麽,文不穎脫,恐言之為有累耶?近者竊審高意,愈見其志也。何者?十丈賞常人文,與觀之文同;所賞常人之情,與觀之情同。而觀獨務刻鵠之末,希有因驥之力,亦何異弋者守空罝,行路喜遺契哉?

噫吁哉!是命屯歟?時屯歟?文屯歟?如三者,必有一未泰。不爾,豈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乎?今甚痛者,莫若羈旅,曷有帝城之下,薪如桂,米如瓊,僕人不長三四尺,而僦瘦驢以求食?有時不食,人畜問日曛黑未還,則令憂駭。一日不為,則便失餐。第五倫靈台中,靈輒翳桑下,不甚於此。

觀寄國子監時,又聞舉子其艱若憔悴者,雖有鏗鍧其才,不如齧肥躍駿足黨與者,雖無所長,得之必駃。觀是以益憂之,加復如此月,夏草盡綠,朔風之情起,白華之戀切,無衣之累歎。偏在遙夕,倚廬之永念,頻入愁夢,乃既明發,氣淚嗚咽。十丈得不惕然視之,而忍高觀於營營之子?夫營營之子者,觸目千萬,待觀其閑,將何望焉?

昨者有《放歌行》一篇,擬動李令公徼數金之恩,不知宰相貴盛,出處有節,埽門之事,不可復跡。俯仰吟惋,未知見由,邂逅不動,亦虛棄也。今去舉已促,甚自激發,其有未知已者,大可畏也。俾未知之有聞,非十丈誰哉?鵬飛九萬,一日未易料耳。觀長跪聽命。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