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惠生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惠生書
作者:司空圖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07

足下。某贅於天地之間,三十三年矣。及覽古之賢豪事跡,慚企不暇。則又環顧塵蔑,自知不足為天下之贅也。噫!豈非才不足而自強耶?雖然,丈夫誌業,引之猶恐自。誠不敢以此為憚,故文之外,往探治亂之本。俟知我者,縱其狂愚,以成萬一之效。壯心未決,俯仰人郡。今遇先生,俾仆得以盡論,願修討源,然後次第及於濟時之機也。唐虞之風,三代非不敝也,賴聖人先其極,而變之不滯耳。秦漢而下,時風益澆。視之而不知其弊,矯之而不知其變。文質莫辨,法制失中。侮儒必止,沈儒必削,則士大夫雖有自負雅道者,既不足以振之,而又激時之怨耳。漢魏之際,其弊藎極。懲馬融胡廣之流,故李膺質而峻。誡何晏桓範之俗,則王衍簡而清。矯之而不和,滯之而不顧。始以類聚相扇,終以浮黨見嫉,而至家國皆瘁而不寤也。悲夫!故愚以為今欲應時之病,即莫若尚通,不必叛道而攻利也。隘則驅之以仇己。樹政之基,莫若尚法,不必任察而嗜刑也,弛則怠之以陷入。舍此二者,伊周不能為當今之治。苟在位者有問於愚,必先存質以究實,鎮浮而勸用。使天下知有所竟,而不自窘以罪時焉。噫!有必不能辨之於言者,有之矣,未有無其心無其言,可以垂名於不朽者。且一家之治,我是而未必皆行也。一國之政,我公而未必皆行也。就其間量可為而為之,當有以及於物,不可為而不為,亦足以見其心。必曰俟時而後濟其仁,蓋無心之論。夫百人並迫於水火,可皆救之,斯為幸矣。不可皆救,則將竭力救其一二耶?亦將高拱以視之耶?幸先生以質於時賢,審其有心,然後可為編次第之說。再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