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李讓侍御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李讓侍禦書
作者:張九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90

李公足下:夫心以義持,公為時出,雖冥冥入窮神之奧,鬼莫我窺;而忷忷自眾人之口,通者誰惑?何則?我有獨見之明,物無浮言之信,亦猶太阿之劍,犀角不足齒其鋒;高山之鬆,霜霰不能渝其操:斯豈非愛惡則物之相背,而終始則我之不移?且如明公義貫心靈,人推正直,遂迺雄飛清憲,高步等夷。向若見不決於明,濟不兼於物,終然獨善而已,何自致之若是乎?如此,則明公獨運之機,以獲當仁之利,固人情之可恕,何橫議之能幹?昨所造次下風,求為從者,亦望心與道合,申一言而取容,人以義圖,輕千駟如脫屣。則不意制以形骸之外,拘於牙齒之閒,藎下慎閉門,而公奚措意?

夫國家所以曆試官序,推擇士林,雖因時買利之夫,猶能變節;而服義亡軀之意,奚遽生疑?此亦人言,亦何害歲寒之取效?然明公所以不容左右,誠非克堪固當別有嚶鳴,如為蛇足,而以為家屬在彼,用防未然。既明公之慮極精微,亦下官之心懷感激,何者?至如中朝著姓,連姻華族,及夫委以鈞軸,綜其條流,而朝廷豈可南求儋耳之酋,北取旄頭之虜,必佇異方之任,迺無內顧之私者耶?故知事有是非,公無遠近。昔如祁奚之舉子,不避其親;齊人之為盜,固在於楚:是以為善在已,執一心之既定;詭道從時,迺千人之所指。然下官所以勤勤自致,其功靡他,正以居本海隅,始無朝望,昔遇光華啟旦,朝制旁求,誤登射策之科,忝職藏書之閣;又屬朝廷尚義,端士相趨,複以無依見容,不時棄置,所以遲回城闕,感激身名。未甘田裏之平人,所慕君親之大義,而才能不急,時用無施,俸猶擬於侏儒,舉未優於儲待,所以饑寒在慮,扶侍增遙。而慈親在堂,如日將暮,遂迺甘心附麗,乘便歸寧,不然,則命非飲冰,幸安中土,又安能崎嶇執事之末?還無一級,去且二年,願明公寓圖彼人向者何為。嗚呼!忠信獲戾,古人之言,惟教義之所矜,迺譏嫌之見及,恨不能隳肝嚐膽,徇知已以求申;而飲氣吞聲,負當年而歎息。庭闈眷戀,行路屏營,斯薄宦之所嬰,念勞生之有役,望美高傳,何嗟及矣!炯炯式微,心為誰矣?轉當側聽妙選,用息鄙心,心之有懷,言不能盡。某再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