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潞鄜州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潞鄜州書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5

亞之再拜稽首大夫閣下。亞之昨去長安時,曆別於所知親友門。所知親友謂亞之曰:「安所適?安所為?」亞之對曰:「適鄜,將假貸於諸侯門。」所知親友賀亞之曰:「鄜有長,賢大夫也,喜文學仁義之道。故其所為文學仁義之道,忻忻焉走其門者日有之。」亞之納喜於心充充焉。捶馬走仆,忘其勞,失其怠,望閣下之境,日近日喜。及至之也,且觀將謁之禮於其門,乃自納客之官,奔奔而入,促促而出。言不及吐,道不及陳,退居三日,不知所為。乃複聽閣下采取賓士之道,高下之等,則曰某自某方來,以某執事書為之輕重。書之多者,館善宇,飽善味。書之次者又次之。其有無因而至者,雖辯智過人,猶以為狂。即與偶然之輩,徼幸之徒,退棲陋室,與百姓雜處,飯惡味。且走來閣下門者,亦不獨盡窮餓無依,而來求粟帛於閣下。亦有抱其智,懷其才,聞閣下好賢,而來求臧否於閣下,而望其推引之濟耳。今一貫而禮,一類而惠,賢愚顛倒,而又以書不書而為之輕重。竊恐天下之士其來閣下門者,皆相爭齎書為糧。受閣下之惠者,不曰閣下之惠,而皆曰某官之書禮我也。何有愧於閣下?不惟不愧而已,亦有憤激於衷而終怨怒者,竊恐閣下勞費以取無益。亞之愚,獨為閣下惜。伏願閣下稍精接士之道,使賢愚明白。閣下能知此,則四方之士聞之,皆謂閣下不惜己之不至,而求其方直如此。今亞之冒旌戟之嚴,敢言進於閣下,亦希知言之士聞之,知亞之不苟曲於閣下,而存其直如此。戰戢無任,亞之再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