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處州李使君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處州李使君書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2

觀在朝無近屬,當路無至親,藉父兄之餘慶,為篤信義以立誌。雲雨未泰,其節彌固;才命非厚,欲強不能。哀鳴吳阪之側,翹思魏闕之下,自絕弦,知音遂稀。今之王公大人,朱其門,肅其衛,見貴要子弟則前席,見貧約等輩則不容曳裾,何嚐覺非,相效為善。且士有才與藝,而不北入洛,西入秦,終棄之矣。觀嚐言向同道,勉而速行。昨日遂有白衣少年,掉臂而往,連牆數子,祖離於吳閶門外。忽見巨舫齊軸,危旌卷旒,橫於古河,周以翠幕。因詢路人,曰:「處州使君移病屆此,曾曆京尹琅琊大夫。」觀曩固聞矣,乃屏息而走,退還陋居,寫誠於紙,持以上謁。

伏惟十叔使君覽之,十叔典縉雲之日,美聲溢海內,嘉話滿人口。開閤延士,如水赴壑,財無積實,賓至如歸。時觀寓於浙右,即欲馳造,反覆而念,薄言介懷。何者?十叔之門,芝蘭競茂,後臭味恐不蒙植,是一也;又以十叔之客,諛媚而進,觀為性愚訐,慮有詭勝之禍,是二也;又慮十叔重以權勢,所受以論囑,脫若轗軻,祈益得損,是三也;又畏十叔重扉羅戟,而不獲俯仰,取人以貌,而不遭遘遇,是四也。故躊躇而止,卻入圭竇。尋聞表以辭疾,詔以養閑,觀慚失其計,慷慨內責。初謂駑足既劣,龍步難追,若何歧路之隅,霄漢觸目。深冀榮及於弱植,渥流於本根,則照乘之末輝,九重之浸潤。十叔岩廊英幹,府藏珍器,孤秀不雜,增瀾無涯,常披腹心,不隱胸臆,道之偶矣,人鹹附之。觀名雖未彰,日用捧慰,願備灑埽,不知曷如?

窺見天下弊事,尤要刪革,以十叔令望,方宜擅之,豈可逡巡也?世間嗤彼曠職,不知是行也,將何所之?詣朝廷乎?遊山水乎?朝廷正納諫,山水不足樂。十叔早覲皇上,無滋淹滯,執政渴賢,不亦勤久?觀久負百丈氣表,五車筆鋒,而困於艱窶,不克奮發。坐被愁役,動為病侵。勞生未安,壯歲能幾?每藿食不飽,窮居若酲,不知蒼蒼天可階而問。十叔異日得用鴻恩庇之,斐然成章,以代木訥。庶降憐惠,許無戰惶。觀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