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馮陶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馮陶書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5

馮生足下,前辱書時,會鄙人將有適方事役在焉。今則足下又赴省說東,故束書久不遑答,有負懇款,無以自露。然則書辭所屬,寧鄙人宜當托是乎?乃敢自酌以揆其意,惟智府悟之。樂府倡為歌十年,聲流邯鄲下,而魏歌者往請之曰:「聞古之韓娥,其歌也,能易哀樂,變林籟,則有是也。何自而及是乎?今子能揚韻激妙,感物態矣。而人投聲請價者,宜以遂之。必且語我,使聞聽於眾耳,以得售進,入為王左右之娛。」對曰:「若韓娥之歌,韻合於氣,聲合於情。是故草木之於地也,氣為之君;五腑之居人也,情為之長。草木之生,其根處瘠則其表訥,處潤則其表昌。瘠之訥,潤之昌,不過其草木及氣之作也。為溫陽則萬族舒,為晦寒則眾色稚。瘁五腑,伏五行,設如金困於內,則肺亢應於外,而嗅厭,極則反之;木極於內,則肝怠應於外,而食亂,困則反之。困而厭,極而亂,不過一發於內,一應於外而已。及情之作也。為喜適,則七竅走而會之怡;為悲愁,則六氣集而赴之慘。自皆不得自任也。韓娥之得也在此。馭二情以攻之,故能易哀樂;歧二氣以襲物,則能變林籟。其神至矣,亦尚未聞飫寵賞於當時者。何也?所感者智人也。草木仰天性,智人不混於累。夫眾庶之目怫於視,世俗之耳離其聽,故擊弊缶,貫鼠革,聚觀於市,促促之歌巴聲夷辭,唱一而和百,讚之者千萬人。南風之弦,雲和之瑟,曠世莫用,烏能自唱其德於聲音?雖韓娥之妙,欲誰繼者?」今足下將行者古道也。將操者至聲也。鄙人方困世之厭斥,安足以使之聞聽於眾耳,發嘉譽於此日乎?猥辱雅向,願悉所識。幸甚幸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