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峯先生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芝峯集
作者:李睟光 李氏朝鮮

芝峯集序(李廷龜)[编辑]

文章之顯晦。係世道消長。遇其時則化於今。不遇時則傳諸後。遇者恒少而不遇者恒多。文如子長子雲。可謂大鳴千古。而猶以不遇憂。至欲藏之名山。以俟後世知己。文人之用心良苦矣。遇時固難。傳後之難又如是耶。我宣廟勵精文治。作新人才。道德文章之士。彬彬輩出。前後數十年間。名家大集。次第剞劂。猗歟盛哉。芝峯集者。故吏曹判書李公潤卿著也。芝峯少耽書。於古文辭無不工。而尤長於詩。公退杜門謝事。沈潛書史。或栖遑州郡。或斂迹郊扉。一室蕭然。吟灑不倦。凡遇憂愁困戹不平無聊。一以詩遣。雖屢遭禍機。終始自靖。完名保哲。超然於文罔之外。逮際昌期。位望隆顯。而居寵若驚。不以爲榮。以簡制煩。以靜制動。本源澄澈。微瀾不起。以故發之於詩者。一味沖澹。無繁音無促節。其聲鏗而平。其氣婉而章。每一讀之。宛然想見其人。傳曰。詩可以觀。不其然乎。其文發於六經。根於性理。如菽粟如蒭豢。絶無浮華僻澁之態。至如務實十二條。萬言封事。陳說國體。切中時病。眞是中興第一箚。公雖靜坐譚詩。若無意於世務。而精神文采之發爲經綸事業者乃如是。噫。公之在世也。公之詩已播於天下。安南,流球之使。亦聞公名。旣沒而公之籍。益大行於國中。不啻家傳而戶誦。若公可謂能化今而能傳後者也。然則公之著述。只是詩若文耶。余觀公學誡及自新箴。則可見公晩年工夫專在學問上。文章特其餘事耳。吁其可敬也。 崇禎甲戌春日。大匡輔國崇祿大夫行判中樞府事李廷龜聖徵書。

芝峯集序(張維)[编辑]

自維始省事。每聞前輩諸公論當世第一流人。必稱芝峯李公。恒擧其字曰。某甫金玉其人也。維固稔聞而心識之。旣而遭罹否運。世道交喪。雖號稱名士大夫者。亦多隨流變化。或刓方爲圓。或染貞爲黷。而賢者不幸。往往觸兇燄罥禍罔。顚連危阸者有之。惟芝峯公恬穆自守。危遜適宜。凡世之滋垢。固不得以毫毛浼公。卽機辟罻羅。亦無自而加諸公。維時屛處田野。每高公之趣操。而竊嚮往焉。及今上踐阼。徵庸耆喆。而公登朝通顯。爲淸流儀範。維亦幸聯武朝列。時時獲私於公。公不以晩進見鄙。輒爲之傾倒。揚搉理義。品騭藝文。以至古今世務。靡所不講。維於是益服公邃學博識。測之而彌深。酌焉而不竭。蓋古所謂大雅君子。華藻之美。特其土苴耳。居久之。進拜冢宰。凜凜有台鼎之望。而公遽卽世矣。公少而嗜學。於書無所不觀。於文詞無所不工。而尤深於詩。其爲詩。常疾世俗佻儇噭噪之習。必以唐諸名家爲法則。故其聲調諧協。色澤朗潤。有金石之韻。圭璋之質焉。文亦主於雅馴。不作近代僻澁語。玄軒申相公嘗稱公詩。神而化之。五山車天輅,南窓金玄成亦以爲格高語妙。句圓意活。優入盛唐閫域。其見重於藝苑如此云。傳曰。德成而上。藝成而下。夫文章亦藝也。世固有飾羽而畫。以梔蠟自售者矣。惟深於天機者不然。意發而後詞見焉。質立而後文施焉。美在其中而暢於外。故曰詩可以觀。若公之爲者是已。不如是。何足以列於立言而稱不朽哉。公旣沒。諸子以公家集授剞劂。而徵弁卷之文。昔蘇長公於歐陽文忠張文定。皆有知己之感。故序其集而詞致深篤。維之不佞。誠無所比數。獨於公積二十年景慕之私。終見知於暮途。區區感慨于中者。自謂不後古人。故不辭而爲之序。 崇禎癸酉中冬。奮忠贊謨立紀靖社功臣,正憲大夫新豐君張維序。

目錄[编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