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關索傳/新編全相說唱足本花關索出身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花關索傳
新編全相說唱足本花關索出身傳 
作者:佚名
花關索傳/新編全相說唱足本花關索認父傳

     自從盤古分天地,三皇五帝夏商君。周朝代紂興天下,代代相承八百春。
     周王時天下亂,春秋國互相吞。秦皇獨霸諸侯城,焚典坑儒喪聖文。
     西建阿房東填海,南修五嶺北長城。欲傳世世為天子,游至沙丘帝業崩。
     世胡亥傳寶位,趙高殺了命歸。三世子嬰年幼弱,天下莽莽漸起兵。
     楚漢立起懷王帝,兩處分兵要破秦。先到長安為天子,後到咸陽做忠臣。
     高祖先到都收了,霸王心下怒生嗔。殺了楚懷王義,違盟要奪漢乾坤。
     漢王拜起都元帥,百萬軍中第一人。九里山前排下陣,霸王志敗陷垓心。
     烏江自下龍泉劍,八千兵散楚聲。長安建國漢天子,龍準龍顏真聖人。
     惠文景武昭宣帝,元哀平十一君。中間王莽生狡計,謀篡劉朝十八春。
     誰知再有劉光武,起義南陽點聚兵。捉住篡國賊王莽,旋台剮割碎分身。
     中興立起劉光武,後漢建國洛陽城。安邦定國無爭戰,雨順風調得太平。
     傳至明章和殤帝,安順沖質桓靈君。漢三分劉獻帝,管了山河社稷臣。
     關西反了黃巾賊,魏蜀吳割漢乾坤。魏國曹操都建鄴,吳地孫權做帝君。
     劉備據了西川主,漢裔金枝玉葉人。軍師便有諸葛亮,武勇關張是好人。
     都在青口桃園洞,關張劉備結為兄。三人結義分天下,子牙廟裡把香焚。

  【白】關、張、劉備三人結為兄弟,在姜子牙廟裡對天設誓,宰白馬祭天,殺黑牛祭地。只求同日死,不願同日生。哥哥有難兄弟救,兄弟有事哥哥便從。如不依此願,天不遮,地不載,貶陰山之後,永不轉人身。劉備道:「我獨自一身,你二人有老小掛心,恐有回心。」關公道:「我壞了老小,共哥哥同去。」張飛道:「你怎下得手殺自家老小?哥哥殺了我家老小,我殺了哥哥底老小。」劉備道:「也說得是。」

  【唱】張飛當時忙不住,青銅寶劍手中存。來到蒲州解梁縣,直到哥哥家裡去。逢一個時殺一個,逢著雙時殺二人。殺了一十單八口,轉過關平年少人。叫道叔叔可憐見,留作牽龍備馬人。張飛一見心歡喜,留了孩兒稱我心。走了嫂嫂胡金定,當時兩個便回。將身回到桃鎮,弟兄三個便登。前往興劉山一座,替天行道作將軍。休說三人同結義,回來唱起女釵裙。轉到胡家戶一座,來見爹娘兩個人。丈夫又入山中去,關張劉備結為兄。殺了滿家良和賤,單單起得自家身。腹內懷胎三個月,後生兒女靠誰人。

  【白】父親道:「既是你丈夫別了你,且莫煩惱,你且在家等過,又作區處。候十月滿足,生下兒子。」

  【唱】捻指懷胎十個月,房中生下小官人。三朝吃茶都休說,滿月筵會更休論。親娘惜似心頭氣,外公愛似掌中珠。我兒後來身長大,那時去做認人。時光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曉夜行。孩兒長成年七歲,正值元宵賞玩燈。母親就帶孩兒去,蒲州城內看紅燈。安童梅香隨定,六街三市看花燈。安童梅香各自看,鬧中不見小官人。不唱母親尋不見,只唱孩兒離母親。出蒲州關城外,被人引去到鄉村。索家得嬌兒子,家中抬舉過朝中。送他書堂來上學,讀書過了二年春。孩兒長成年九歲,丘衢山里一先生。來到索家莊上坐,見他員外有錢人。

  【白】忽一日,丘衢山班石洞花岳先生,因閒後至索員外莊前問道:「員外在家有麼?」道未了,只見索員外走出來,各敘禮罷,員外請入宅里吃茶。茶罷,先生問道:「員外五年前時,許舍出家道童如何?」索員外道:「我有一義子,替我孩兒出家。」先生道:「也好。」遂喚出孩兒來,先生一見,心中便喜,換名孩兒做索童,拜員外二人去了。

  【唱】當時家中都欣喜,孩兒扮做索童身。即時依了先生去,前行來到一山林。索童山里來學道,學取燒丹煉藥功。

  【白】先生每日教他本事,先教黃公三略法,後學呂望六文。學取十八般武藝雙全。不覺時光似箭,日月如梭,年長一十八歲,山中學事九年。時值春天景致,山青石秀,澗水流流下。師父叫:「道童,我渴,思些水吃。不要山澗泉水、井水、河水,只要山中石處迸出來底水。你可取瓢去,與我處取一瓢來。 」

  【唱】索童見說連道好,將身移步到山林。其時正是春三月,家家墳上哭丘林。哭父哭娘荒郊外,道童聽得好傷心。今在山中還幾載,爹娘正在那邊存。道童思量心煩惱,石中響亮好驚人。索童便起頭來看,山中石兩邊分。

  【白】只見石中石出水來。索童道:「我師父正要這水吃。」手執盂便。只見盂內九條蛇系戲水。被道童盂內,正看時不見蛇系,只見一盂清水。索童道:「卻不作怪。我且吃了這個水在肚裡,又一盂與我師父吃。」

  【唱】道童手執瓢水,便尋歸路返山門。獨自行來路上,山前回到黑松林。林前一聲響,撞出強徒落草人。大王披了板紅,一柄刀手內。向前把住咽喉路,你把黃金買路行。道童一見心中怯,出家那得寶和

  【白】索童道:「我手內又無軍器,怎奈何他?」且把盂水放在一邊,見一枯樹,道童用手一搖,他蓋世志氣,拔起枯木,去了枝柯,手內重便打。

  【唱】道童見了心焦躁,連根枯木手中。前跳一丈龍水,後跳八尺虎身。一棒打開三五個,二棒打殺十來人。強徒便把刀來使,道童便用棒來。二人鬥了多時候,敗了強徒落草人。強徒陣敗三軍走,道童回轉洞門中。

  【說】道童回轉山洞,見了師父,得水質師父了,也好向師父道:「小童見人家上面坟上,哭爺哭娘,我好心中病成,告師父,我底父娘正在那裡?」師父道:「好你知道,你家在藩州解縣住,索家莊上便是你家。你莫要去認你爺娘。若要去,下山走遭回來。」

  【唱】道童見言低頭拜,辭別師父出家人,師父眼中又流淚,小心保重下山林。下山尋得爺娘見,莫做忘恩負義人。路上行程都休唱,南行來到一莊門。直到索家莊一坐,見一公公年老人,道童向前忙下禮,索家莊在那邊存?老人聽得道童問,你來問我是何因。老夫得是索員外,不知是何人。道童見說垂未淚,向前起首叫公公。說得九年前時事,小道便是出家人。山中師父多傳示,我歸家望二親。公公一見將言道,你門莫是索童身。你今出家去九載,且喜今日到莊門。坐時都入高廳上,見了良賤滿門人。

  【白】索員外道:「好你知,你不是我家孩兒。我近來打聽得知:你底外公是胡員外,母親是胡金定,你父親是關雲長。我十一年前在城裡看燈,得你來在我家,方年九歲,你出家,我如今送你去,認你母親如何?」

  【唱】道童見說連道好,依了公公年老人,當時收拾登途路,離了莊門上路行。行一里時又一里,去一程是又一。直到胡家莊上去,安童報入進莊中。今有西都索員外,不知來到有何言。員外見言相請,請到高堂上面存。各人施禮方才了,安排坐位兩邊分。茶湯罷交杯酒,酒至三杯說事因。貴腳何曾踏踐地,今到莊前有甚因?索公一見將言問,員外在上聽言因,十一年前不見子,老夫得十年春,老夫知道關家子,待送莊前認外公。員外見說起頭看,孩兒不是我家人。

  【白】胡員外道:「我是有一外甥,他父生得長大,如何這孩兒恁小?且莫管,我女兒出來,他必是認得。」

  【唱】房中女兒才聽說,直到廳前見父親。員外一見將言道,女兒今日聽因。十一年前不見子,今朝卻做出家人。我兒你認真和假,是你孩兒你是親。女兒他細前來看,正是關家一舍人。眉兒眼兒面共口,一模生就父子親。向前扯住孩兒哭,整整離娘十二春。今日撤雲逢見月,古再得明。子母喜得重相見,火裡蓮花水上燈。外公叫道裙釵女,休要今朝錯認人。

  【說】胡員外道:「女兒,真個是你兒子?」女兒道:「我有暗記。他小時耳後有肉兒看一。」胡員外便:「果然耳後有肉子看一來是親生子。傍恩父在這裡取個姓名。我師父是丘衢山班石洞花岳先生。要取個字做我姓名。

  【唱】一來我是關家子,二來恩父索家名,索要山中師父姓,喚做花關索一人,拜謝恩人員外了,又拜公公年老人。母親當時都受禮,賀喜關家二舍人。酒至三杯方把盞,人人吃得醉熏熏。醉了少年花關索,索公員外要知。山深中取付那把,休說恩家姓索人。紅落歸山後去,諸親舍合歸門。來朝五更天大曉,只見安童報事因,莊前一棒響太行山上草強人。都把高莊來圍了,要討金賞軍。若是莊中言不肯,莊前便把火來焚。員外唬得痴呆了,怎生退得這強人?

  【說】員外叫安童,家中收,把與將軍買酒吃一杯。安童忙抬一箱在莊前,安童這與將軍買酒錢,強人道:「我十萬軍人,一人一兩,也得十萬兩。你如今這些物,我敢與誰?你可多收出來,萬事都休。如不將出來,我莊前放火。」

  【唱】少年關索將言問,嗚鼓響為何因?母親見問回言道,今有強人領到軍。要討金財共寶,莊前。關索聽得心,母親今且放寬心。不是兒子夸好口,我退強徒落草人。關索便到高廳上,滿家大小悶冗冗

  【白】關索道:「外公怎地煩惱?」外公道:「今有強人在莊前,要討賞軍。我收得一與他嫌少,要放火燒莊。我因此煩惱。」關索道:「叵耐這賊!公公家中有軍器無?」外公道:「你父有諸般軍器衣甲,在我庫中,方可任意自取。」關索當時依了外公,自入庫內取出全身衣甲花帽。外公道:「我又與你二般隨身寶。」當時小童取將出九紅錦套索一條,花竹,里面藏了一條黃龍槍。」關索全身披掛了,後選出一口駿馬,手把花竹去。關索怎生打扮?

  【攢十字】帶一頂,四縫盔,爭光火強;穿一甲,耀日爭光。披一領,茜羅袍,得紅血;系一條,獅蠻帶,獸口生雲。彎一張黃花弓,長把;插一弧,狼牙箭,點點星。懸一條,竹節鞭,馬龍擺尾;背一口,武劍,亮彻如。捻一條,黃龍槍,兵如猛獸;騎一匹,怪劣馬,搶出莊門。

  【唱】點起莊家軍一百,也有安童使喚人。人人手執槍和棒,個個杈耙,閞索陣前高聲叫,驚動強徒好漢人。強徒仔細□□手,誰家子弟小官人。丹鳳眼長眉又黑,腮紅口小密朱唇。為甚郎君生得好,胭脂就粉成。強人當下高聲叫,郎君小將要知聞。好好山前投拜我,做我收取寶人。你道一聲言不肯,斧頭打你碎為塵。三合中間得我,領退兒郎馬共人。三合之中輸與我,這張斧下作亡人。進前一聲未了,惡了莊前關索身。手中起花竹,要打強徒落草人。強人動宣花斧,二人挑鬥定輸。一來二往無勝敗,三回四合無輸

  【白】二人鬥經三十合,看看鬥經多時節,喜殺強徒落草人,強寇齊上,關索鬥戰,不分勝敗,陣前突出,強寇二手中。

  【唱】怒將花竹打破,掣出黃龍槍一根。動花槍人喪去,掣出黃龍一把槍,殺強徒二人漢,後用呂望六文。二十八路大槍法,先使黃公三略文。強徒也把刀來使,二人挑鬥定輸。人若鬥時馬也鬥,真人馬上鬥真人。那曾鬥得十會合,輸了關家小舍人。虛把一人馬走,強徒便望後頭。驢嘴大言夸好口,今朝輸我當身。關索便望前面走,後面強徒趕上人,喝動一聲言中,飛仙落馬藏身。上龍駒馬,手中備力要分明。間取出紅綿索,執定紅棉九條索。撤在空中無人見拖在地下似車輪。便似大魚連風浪,蜘蛛結網捉蜻蜓。喂道強徒休要走,一馬雙駝二個人。關索捉住強徒人,把他拿住到莊門,將他摔在平陽地,撇下黃龍一根。左腳踏在胸脯骨,青銅寶劍手中存。好好陣前通了姓,萬事都休理論。若還差了些兒個,一刀二斷作亡人。強徒一見高聲說,我殘生伏事君。關索聽得心歡喜,便放強徒二個人。父是西川都元帥,強徒便問聽。關索見得為為笑,叫言兄弟一雙人。說我名時誰不,我今名姓你知。伯伯漢王劉先生,叔叔張飛斷水人。哥哥擎天關平將,更有軍師諸葛人。我今要往西川去,認我親關統軍。強徒見說低頭拜,何不將言早說聞。依隨哥哥西川去,同共認取關統軍。喜殺少年花關索,問言兄弟一雙人。姓甚名誰那裡住?生來是那鄉人?強徒向前面便說,兄弟今日得知聞。要知自家名和姓,許拔山并趙拿雲。結義弟兄十二個,都來投拜我哥身。關索見說心歡喜,大小兄弟十二個,一齊投拜姓關人。渾身都下衣和甲,都拜花關索一人。少年關索心欣喜,安營下寨把軍屯。歇下雄兵軍十萬,二員猛將上莊門。都齊直人高廳上,拜了親娘拜外公。外公母親心歡喜,便置酒在高廳。大小眾官來飲酒,一一從頭問姓名。

  【白】關索便問眾將姓甚名誰,許山、趙拿雲從頭便說以下十個姓名,是張擒龍、馬提虎、飛過江、過海、驅倒河、錐翻赫、婁問羅、石太歲、草上飛、冰上走。

  【唱】當時說了名和姓,一一從頭要認人。十二將軍都來順,十萬兒郎掛甲軍。扶助哥哥花關索,西川去作認父人。外公母親心中喜,庫中取出寶和珍。與他兒郎軍十萬,安排筵席飲三杯。次日五更天大曉,關索前來見外公。孩兒要下西川去,我帶親娘認父親。外公見言高囑,看覷親娘胡縣君。西川去把爺來認,休母和親。英雄猛為男子,刀避劍人。休打鮑家莊上過,有名強徒草寇人。

  【白】外公道:「孩兒前去,有鮑家莊,山上有分亭,右邊有大言牌,你可防他。人道:『過三條江,莫過鮑家莊;寧吃三斤姜,莫三娘。』路上行,是必小心。」

     外公再三叮囑了,拜別年老外公身。拜別一家眾長上,點起軍兵便上天一捧聲響,領軍十萬望西人。掌兵元花關索,二員猛將手邊人。打起孝順一面,西川去做認人。來到野豬山一座,山前景致好驚人。曉行夜去都休唱,飢渴飲不須論。正是將軍回頭看,山前忽聽鼓嗚。壯士不多三千個,通紅血染頭巾。大王披了金鎖,手執刀似板門。山前住咽喉路,言把黃金買路行。說道半聲言不肯,這張刀下沒人情。關索聽見心焦,那得黃金與你門?方才道罷猶未了,強徒馬上怒生嗔。起大刀擎在手,出馬橫槍到他門。兩邊打起花,兩個當中命魂。闔索便把槍來使,強徒也使大刀。槍槍直奔咽喉下,刀刀正奔面皮中。八隻馬蹄撩亂走,四條臂膊往來。那曾鬥得十數合,又出強徒一個人,惡了拔山名姓許,也把宣花出陣門。二個將軍爭二個,一雙人鬥一雙人,關索猛然生一計,馬回頭走似雲。二個強徒齊去趕,一雙挾在馬邊存。三千人馬都投拜,便向強徒姓甚名。強人便說名和姓,掉水扭龍宋二人。投拜哥哥花關索,燒了分贓取寶亭。金賞諸軍將,同去西川認父親。便向山前排席,眾官席上飲杯巡。卻才筵席方才了,有人來報事知因。不知甚處人和馬,都是光鐵甲軍。關索將軍傳號令,山前等候問因。馬上一員英雄將,手把工尖刀一根。關索高聲而便問,喝問將軍是甚人。將軍馬上回言語,勝力金剛姓宋人。

  【白】宋金剛道:「我奉吳國孫權聖旨,將桃紅綉羅二十四面,南海赤龍鱗甲一副,豹雷馬匹三年寶物,進奉大國曹操。」

  【唱】關索見說微微笑,叫道將軍你要聞,三般寶物留與我,饒你殘生一命魂。你說一聲言不肯,看我黃龍一根。惡了金剛人一個,微微冷笑二三聲。口內乳牙未落,頭上胎毛更未生。馬上不比拳頭大,叵耐無知欺負人。少年關索心中悶,使動黃龍槍一根。二個將軍爭高下,一番一復用幾吞。各英雄施武,沒個輸來沒個。看看鬥經三十合,一陣沙塵叫救人。三軍仔細看,輸了金剛大力人。叫道將軍休趕我,饒我殘生一命魂。關索道言那裡去,除是騰空更駕雲。看看得金剛近,作個連橫大轉身。惡了強人名猛將,走過山前看得真,左手拈弓右把箭,看定花關索一人。抹上彎弓過耳半,去了狼牙箭一根。好個少年花關索,飛仙下馬閃其身。把過一個狼牙箭,咬定牙根恨恨聲。關索又強徒將,倒剛一個人。腰間取出紅綿索,蜘蛛張網捉蜻蜓。金剛卻待忙要走,渾身受了九條。二十四個金鈎子,住金剛大力人。當初比我拳來大,豈知我有力千斤。掣出龍泉二尺劍,壞了金剛勝力人。三千人馬都投拜,奪了三般無價珍。

  【白】關索道:「將過三般寶來我看。將二十四面桃紅與我母親做張房。豹雷馬一匹,好生養在後槽。南海赤龍鱗甲一件,與我穿做甲衣,不知誰人做得?」張龍道:「哥哥有家莊上有三娘子會穿得此甲。」關索道:「我去請他。」莊前山上立了分亭,一邊立了大言上寫道:「鬥得我的,與他結成夫妻;輸與我的,與我分屍萬斷。」關索道:「三娘多少年?」張龍道:「年方十八歲。」關索道:「我不信他恁地了得。」

  【唱】關索聽得心歡喜,領起兒郎五萬軍。一來要他穿衣甲,二來與我做夫人。若還得三娘子,同去西川認父親。天一棒響,家莊上娶夫人。來到家莊一座,說與手下人。便把大言打碎,分亭把火來焚。看亭小軍都拿住,一刀一個作亡人。殺了十九個,留一莊前報信人。

  【白】關索道:「傳示大王:把三娘子嫁我,萬事都休;若不嫁我,莊前放火。」關索怕不說,將筆寫在背上,寫道:「傳示王休罪,莫說你強我會,無紙寫得書來,借你背脊。」書曰:「祖元說太行,幾曾見說三娘。不信婦人多了得,何須家內說定三狂。強殺只是女,如何坐地要分,要來花燭作新郎。」

  【唱】得放歸莊去,廳前唱喏二三聱。便與王說,一場禍事不非輕。山前有隨人和馬,不知甚處馬和人。把我分亭燒了,又把石碎為塵。大王聽了心躁,叫過問言因。便把衣裳脫,告言身上有言文。不看之時可,見了背上又生。不兒子得知道,莊前自馬和人。王上了烏騅馬,拿齊頭刀一根。領起兒郎人千五,山前去看是何人,老將王高聲叫,問你來軍是何人。別人大膽身包膽,你今膽大膽包身。不向山前拜我,燒我分取寶亭。關索寨中親聽得,全身結束作將。坐下一匹高頭馬,一個長槍似飛雲。頭挑起門一看,陣前發喊叫強人。叫道丈人休要悶,女婿今朝沒片心。丈人早早回莊去,傳語三娘姓人。他自領人和馬,共他爭鬥定輸。大王凱心,喝罵黃毛欺負人。二人鬥了多時節,輸了花關索一人。大將王忙去,看看趕上姓關人。關索正走回頭看,中我機謀八九分。把起鐵弓在手,上狼牙箭一根。張在梢來曳得滿,如初月掛長空。去了狼牙箭一個,王中箭背身。王只叫一聲苦,忙下馬人莊門。驚動禮并義,二人前來見父親。問道為何多煩惱,廳前發喊是何因。王言道苦煞我,說與孩兒二個人。有一少年花關索,欺我爺兒父子人。我出莊前共挑鬥,中了狼牙箭一根。兄弟二人忙披掛,全身結束做將軍。各執槍刀忙便去,莊前去做報冤人。坐下一匹高頭馬,領了三百人。高叫山前人和馬,早早今朝出陣門。好好山前投拜過,萬事都休不理論。三合中間得我,三娘與你做夫人。輸了我時刀下死,二人廝殺定輸。二人鬥了多時了,義也要把刀。兩個將軍鬥一個,惡了花關索一人。虛把一槍勒轉馬,弟兄兩個後頭。欲要上天天無路,欲要入地地無門。前頭關索只走,後面將軍趕上人。喂道一聲言中,關索下馬閃其身。身上了高頭馬,手中備辦要分得。手內長槍要插住,馬上捉二個人。關索捉到中軍,一一從頭問事因。

  【說】關索道:「把你子與我為親,饒你二人姓命;你若不肯,你一刀兩斷。」二人要救性命,只得許他:「告將軍且停嗔息怒,罷虎威。得我家去,也不由父親,也不由小妹,我自把三娘子嫁與你。」關索當時歡喜,便將酒來。一人三碗酒,十個大頭。

  【唱】關索當時高聲問,二位舊舊言。一個舊舊為媒,一個莊中做保親。我今辦下羊和酒,早送妹子出莊門。兄弟二人忙上馬,悶懨懨地且回,歸莊說了父王道,大王凱轉生嗔。兄弟二人又輸了,莊前怎做報冤伕。大王將高叫苦,房中出女釵。女兒來到高堂上深深下拜問何因。為甚門前大發喊,可與女兒說怎生。

  【白】王道:「好女兒知,山前一後生,年已十八,一似胭就,紅成,被他把我亭燒了,打碎大言牌。我一向與他鬥了一百回合,我傷了一,你二個哥哥也去共他挑鬥,又輸了。你哥哥無計奈何,把你許他為妻。不知你心下如何?」

  【唱】三娘聽了生嗔怒,便道哥哥作甚人。他是三頭連六臂,甚靴尖腳上尖。三娘便道不妨事,父親休要苦憂心。奴自出莊前看,我捉強徒落草人。父親見說言道好,廝殺須當要用心。便拾出衣和甲,三娘披掛做將軍。除了珠冠帶鐵帽,解了羅裙系鐵裙。掩心遮了心頭雪,頭經了鬢邊雲。四襖兒來中,恐怕樹皮帶肉。腰細慣騎乘劣馬,紅錦征袍耀日新。左帶彎弓三萬五,插狼牙百根。手不粘鞍飛馬,日月雙刀在手中。莊前一棒聲響,點起三千馬共軍。自家有甚相虧你,上莊欺負我家人。小校去到軍中帳,報與花關索一人。前有鮑氏三娘子,莊前勒戰家輸。關索聽得心歡喜,十分披掛做將軍。頭載紗金簇帽,珍珠一顆嵌當心。干紅袍罩黃金甲,前後青銅心。腰系寶妝獅蠻帶,靴穿雲根抹綠新。頭載頂天花一朵,被他打得轉輪輪。身帶彎弓秋月樣,插狼牙百根。膝上按了龍泉劍,腰帶紅綿肢緷。將軍打扮方才了,好似華光上界神。鮑氏三娘觀眼看,不枉花關索一人。丹鳳眼上雲又黑,腮紅口小抹朱唇。果是將軍人樣,胭脂臉上水妝成。喜殺三娘氏,看他不是等人。三娘當時高聲叫,你是何州何縣人。把我分亭燒了,我哥哥兩個人。又是親爺傷了,指望干休不理論。姓甚名誰好好說,根生是那州人?關索見說微微笑,鮑氏三娘你要聞。說我名來誰不識,自家真個有名人。父在西川為虎將,十萬兒郎都統兵。伯伯漢王劉先主,叔叔張飛斷水人。哥哥擎天關平將,更有軍師諸葛人。但是有名英勇將,都是關家門下人。喜殺三娘名氏,咬定牙關恨恨嗔。若要三娘為妻子,大刀底下結為婚。關索聽得心,陣前喝罵女釵裙。鮑氏三娘雙刀使,通紅變了面皮門。關索也把槍來使,槍槍要殺女釵裙。一來一往打龍戰,二往鳳身。三似龜山降水母,四如鴻門。五似命爭社稷,六如虜木下沙門。七似九霄雲裡去,八如吒降尼兵。九如蛟龍扯斷索,十如猛虎山門。看看鬥經多時節,幾曾輸了幾曾。關索將軍言道了,不枉三娘姓鮑人。惡了少年花關索,甚靴尖腳後。欲待一槍你死,可惜如花女子身。二人鬥經多時了,輸了三娘姓鮑人。看看趕上三娘了,做個連王大身。你看三娘名鮑氏,腰間一物總隨身。打將飛鐲拈在手,覷看花關索一人。關索鐵胎弓在手,搭上狼牙一根。三娘飛起金鐲去,來打花關索一人。左手托開弓把去,右手兜弦看得真。三娘空把金鐲打,射斷飛鐲上面緷。不中少年花關索,二人爭戰輸贏。三軍馬上觀眼看,相鬥英雄這雙人。看看鬥上多時節,關索拖槍出陣門。三娘隨後忙趕上,看看趕上姓關人。關索將軍回頭看,中我機謀八九分。虛一槍勒轉馬,關用智捉將軍。三娘便道不趕你,你放紅綿九索。關索將軍勒住馬,吃婆娘識破人。

  【說】關索道:「你為什麼不來趕我?」鮑三娘道:「我知你放紅綿套索。」關道:「你也不輸,我也不。我有一個金錢,小將起來,金錢上有四個字,四字上射四,金錢眼里射著了當輸。」三娘道:「我破你這五俠,多做劈奪了,如我劈不,私便當輸。」

  【唱】關索見說忙叫好,金錢掛在半空中。一把彎弓拿在手,了連五根。左手托開弓把去,右手兜弦過耳根。可難畫把人。眼前只聽弓弦響,早去連珠五根。金錢上面觀仔細,眼何曾差一分。鮑氏三娘心欣,我對連珠五根。左執寶花弓在手,右執連珠五根。推開屈律山頭,曳放深章水底龍。眼前只見弓弦響,去了連珠五根。金錢上面觀仔細,劈開前甚分明。關索見了心欣喜,不枉裙釵女一人。二人又鬥三十合,全輸敗半毫分。關索高聲而便叫,裙釵休趕姓關人。鮑氏三娘曾知道,又放紅綿九緷。裙釵叫言不你,打馬加鞭後面。馬尾相銜親趕上,翻身下馬蹬藏身,腰間取出紅綿索,翻身再上馬龍麟。叫道三娘休要走,紅綿索下見虛真。三娘也取紅綿索,忙撤在半空中。二人都套紅綿索,兩下鞍轎住身,張擒龍見心中怒,帳中取出寶雕弓。搭上一枝金,便作離弦口叫親,一射斷紅綿索,鞍轎放下鮑夫人。便被關索忙捉住,直到中軍寨下存。裙釵卻不誇好口,今朝輸與我家身。三娘一見高聲響,將軍我女釵裙。休嫌奴家容貌丑,願做鋪床共被人。舍人關索心欣喜,早去莊中拜丈人。數人都轉高莊上,鮑禮鮑義遠來迎。見了大和二,莊中要拜鮑王身。

  【說】三娘參見父親,鮑王問道:「我兒勝敗如何?」三娘告覆:「耶耶,打他不得,他不是別人。他是五虎斬將,伯伯是劉王先主,叔叔是斷水張飛。我為他戰了一百餘合,輸與他了。我許他結為夫婦,不知耶耶心下如何?」王道:「昔日廉康耶耶,我與他相許為親後,他生得廉康,我生得你嬌女,他去年要,你道又等今年,如今又要嫁關索,來時教我如何說?」

  【唱】老將王心中悶,防這姚苓大寨人。三娘說道不事,有句良言父要聞。能與少年花關索,不用廉康鬼面人。王見說依隨了,安排筵席在廳前。女兒親家同相見,便請花關索一人。關索見了下頭拜,便拜丈人王身。一家大小都相見,高廳之上飲三杯。中坐了花關索,以下諸多頭目人。都與王來喜,人人頭目飲三杯。歡喜來時愁又至,當前門子報來軍。何道廉康太子到,此事如何怎理王走向廳前去,便叫三娘聽事因。你還不與廉康將,得他家父子人。頭生一對硃砂角,兩柄刀似板門。義心中悶,如何退得這將軍。三娘暗想廉康將,身長一丈鬼頭人。看了少年花關索,胭脂就粉妝成,三娘便對父親說,能與少年花關索,不要康鬼面人。

  【白】三娘道:「不須煩惱,人出去莊前見個實信。是康太子到來,便請入來;若不是太子,有言語吩咐他回去。」當付出莊門,問太子在此不曾,他只劉登與文達二人到莊前,鮑王道:「請入來,問個事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