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關索傳/新編全相說唱足本花關索認父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當時忙出請,請人劉登文達人。二人方到高廳上,身唱喏二三聲。言道太子多上,要娶三娘子一人。要去寨中為寨主,大王不可問來人。老將鮑王無言對,怎生退得這官人。邊走起花關索,便叫將軍二個人。傳示康名太子,早將人馬轉回。三娘嫁與漢朝將,關索今朝結會親。

  【白】鮑王道:「煩你二人傳示康太子,我女兒今日嫁與漢朝將官花關索了也。是必休怪。」劉與文達回到本家,見了康太子:「好太子得知:見有關索在他家,鮑王道:『傳示太子,我女兒三娘今日嫁與漢朝將關索了也,叫太子休怪。』」

  【唱】康聽得心煩惱,叵耐無知欺負人。這個鮑王無道,咬定牙關恨恨聲。便叫兄弟名旬,你在山中守寨門。太子便點人和馬,火急提兵問事因。劉登文達先鋒將,三人前隊引三兵。一打催軍起,畫三敲便進。直酊鮑家莊一座,好把三娘送來我,嫁吾寨上作夫人。莊前來叫鮑家人,你父子作亡人。鮑王聽得心頭悶,你行差了半分文。

  【說】鮑王正悶之間,關索道:「丈人不須煩惱。怎退康鬼面人?」

  【唱】關索將軍忙打扮,全身結束將軍。私門出去與他鬥,連忙走上馬龍。金鞭指了陣前馬,便把黃龍在手。你若得花關索,三娘與你夫人。高叫康鬼面人,碎屍萬段亡人。康聽得心中悶,落還輸了花關索,全身結束將軍。關見了欣欣笑,披掛門前等人。兩邊打起花皮,二人廝殺定輸贏。邊憂殺花三娘,只怕輸了姓關人。看看了鬥經十餘合,踐起灰沙叫救人。三軍上打一望,不知殺了那邊人。一陣黑風才過了,吹起沙灰見假真。康太子難當抵,拖了刀來叫救人。惡了三娘名鮑氏,上馬拖刀出陣門。少件關索心中悶,擎刀招動後頭人。大小官人拍馬趕,老將拖刀也出門。惡了少年花關索,趕上康鬼面人,前心一下言中,康一中怎生存。鬼面馬死,又來趕殺馬和人。劉登宋文達便拜,連叫哥哥三五聲。饒了弟兄人二個,自家個報恩人。殺到天色看看晚,都順花關索一人。大小眾官都欣喜,嗚一棒便收兵。當時廳上排筵席,好生大賞陣前軍。盡殘杯方罷了,各人下寨歇其身。月明星方夜半,關索已自正交親。雕花送上金帳,翡翠屏風錦繡就芙,珊枕上并頭人。一夜五更都休說,大明興動馬和人。一齊來到高廳上,關索從頭說事因。休在莊中久停住,要去西川認父親。拜了丈人和丈母,又拜舊舊一雙人。拜別全家都了當,領起多多頭目人。帶了嬌妻三娘子,母親一發也行。大小眾官傳將令,邊轉過一雙人。宋文達并劉登將,來告花關索一人。康太子既殺了,寨不須存。哥哥你領人和馬,去打姚苓大寨中。

  【說】鮑禮鮑道:「也說得是,斬草除根,明不發;斬草若不除根,春過明再發。」

  【唱】關索頭言是去,告報三軍頭目人。點起兒郎都進步,去破姚苓寨中。天一下聲響,領兵十萬離莊門。離了鮑家莊一座,路上逍遙風送雲,正是三軍來路上,遙見姚苓大寨中,劉登文達將言說,哥哥在上聽因。亡亡前頭去,說道哥哥到親。旬見說前來接,就掩姚苓大寨門。關索見了言道好,便報馬進營中。旬便把羊和酒,眾官來接鮑夫人。來到軍前看仔細,卻是關馬共人。旬走馬回頭看,後面三軍趕入營。關索紅旗忙磨動,三軍人馬盡知聞。一下聲齊下手,打姚苓大寨門。逢一個時殺一個,殺了兒郎數百軍。大小眾官都投順,隨了哥哥姓關人。馬閻羅共黨太歲,生金頭鐵一雙人。豹頭大毛花面馬,大小諸多頭目人。都拜少年花關索,不見旬太子身。可憐旬人一個,單騎獨馬上山林。關索說與諸將道,莫在山前久住停,大小眾官都備,西川去做認爺人。一下喧天鬧,領起兒郎十萬軍。三軍人馬如雲走,路上行如風送雲。卻是三軍來路上,當前小校報來人:前行來到蘆塘寨,見有三軍當路中。不許我軍寨門過,東邊小路望西行。關索見說心中怒,蘆塘寨主是何人。小校便與將軍說,二個女將寨中存。名是王桃并王悅,二人當住路途中。

  【白】關索道:「女將有多少年紀?」小校道:「一個十六,一個十八,也是王令公女,獨占了蘆塘寨。」關索道:「他有親也沒?」小校道:「有人得他個,與他為親。至今無對。」關索喜。一來要他為次妻,二來借他人馬,好去西川認父。三軍排陣,當住蘆塘寨,和他定對。

  【唱】一下聲安下寨,歇下兒郎十萬軍。報與王桃并王悅,強徒圍了寨營門。王桃王悅多煩惱,二人披作將軍。領軍出了蘆塘寨,年少兒郎馬共軍。女將軍前高聲叫,問他來將是何人。關索陣前親聽得,喝罵無知徒人。誰人在咽喉,今朝和你定輸。三合陣前輸與我,洗了蘆大寨營。關索便把槍來使,王手內把刀。刀若來時槍便架,槍若來時刀身。二人鬥了十來合,惡了花關索一人。著槍頭勒轉馬,將身便趕姓關人。喝道一刀言中,關索閃過不占身。到把雙刀齊架上,青條投住女人身。關索下高頭馬,踏住內問假真。便問裙釵名姓甚,今朝獨占寨營門。女將當時高聲叫,將軍饒過我當身。桃王悅二女將,獨領兒郎五萬軍。若是郎君饒得我,願做鋪床蓋被人。關索聽得心中喜,西片好做認爺人。關索陣前高聲叫,叫言王悅女釵裙。王悅當時回言道,我今情願也歸從。姐姐今朝投拜了,我在軍前又怎生。女將情知難掙揣,不如早早依從。姐姐今朝為妻子,我做擎星捉月人。關索聽得心喜,領起兒郎馬共軍。兩寨移來做一寨,都入蘆塘大寨中。一下聲當地響,安營下寨把軍屯。將軍來到高廳上,請出親娘胡院君。姐妹三人相見了,都拜婆婆胡院君。三軍賞賜方才了,關索廳前說事因。休在蘆塘久停住,西川早去認爺人。十二員將興人馬,十五兒郎甲軍。掌軍元帥花關索,宋詳二個作先鋒。領兵離了蘆塘內,荒郊草地向前行。不唱關索行途路,且說荊王關統軍,關張劉備人三個,興劉寨裡且為君。第一軍師諸葛亮,第二荊王關統軍。第三張飛喝斷水,第四黃忠丁後身。大膽姜維多智,他是無比大將軍。馬三國無比手,更有關平了得人。統了十萬人和馬,三千頭目上將軍。五十四州都順了,走了劉王一人。關公坐在中軍帳,喚過關西養馬人。

  【說】關公道:「與我請諸葛軍師夢則個。」養馬關西便去。軍師正與劉王說話,不曾敢去,回來。關公道:「只請龐統來夢。」養馬關西隨即請到龐統。茶已了,關公道:「夜來得一夢,正是三更,夢見官家殿前柱破作兩半,皇后著衣鏡破作兩半,丹池前飲馬,一池水都乾了,一樹花開,我待折一朵,都謝了,一也無。此夢主是何吉凶?」龐統道:「頂破柱隨,著衣鏡破兩分離,河水乾難飲水,一樹花開結果遲。」龐統道:「此夢主兄弟三人,日卓午時,主一人有災。」關公道:「誰有災?」龐統道:「命去底有災。」

  【唱】關公見說心中悶,知他誰是有災人。去了軍師名龐統,又請軍師諸葛人。二人坐在高廳上,茶湯已了問因。關公廳上從頭說,夜來四夢是何因。從頭說與軍師道,軍師夢有來因。

  【白】諸葛軍師道:「此四個夢,頂破柱隨,一著衣鏡破兩分明,河裡水乾好走馬,見花落果成。此夢兄弟三人,主今日午時,添一個兄弟。」關公問:「添那個兄弟?」軍師道:「見喜底添一個。」道罷,諸葛軍帥辭別去,見關公獨自悶悶不,道:「我聽那一個底是?」

  【唱】關公廳上心頭悶,我今朝信甚人。軍師說道添一個,龐統又道災一人。專等午時交三刻,吉凶今日見來因。正是關公才道了,門子升廳報事音。有一將軍來到此,要見元帥姓關人。關公見說相請,直到龐前上面巡。二人廳前忙作禮,便問將軍姓甚人。此人身忙便說,自家不是等閑人。

  【說】「某是昔日呂家朝代,姓姚名賓,如今卻我在吳王手下。因為小節不完,我知將軍寬洪海量,大度,好結兄弟,今時來與將軍牽龍備馬。」關公道:「我本不結義兄弟,今日應夢是難得,軍師夢正是。」關公道:「你結義底心,准是不准?」姚賓道:「將軍焚起香來,對天設誓。」

  【唱】關公見說心中喜,刺血為兄結義恩。殺牛宰馬高廳上,安排茶飯杯巡。哥哥兄弟都請到,眾官大鬧酒來斟。酒至三杯方五味,張飛便說事和因。姚賓此人曾造反,反了吳王手下人。今日特來為兄弟,有心對付沒心人。關公口言不事,我看姚賓是好人。當時不信張飛口,去了張飛大無人。大排席盡散了,醉了關元帥一人。看看正是黃昏後,元帥姚賓一夜存。等到三更人盡了,關公睡著在高廳。姚賓當下生奸計,便下床來覓走門。抽身走出中軍帳,後槽趕出馬行。生得一似關元帥,打扮身似統軍。穿了元帥衣和服,一條鞭在手中存。

  【說】姚賓道:「與我備將馬來,我瞞哥哥兄弟,我出城去巡走一遭回來。你與我開了大門,將出刀來。」姚賓用手一捉,自覺氣力不,又隻口馬單鞭,走一遭便來。

     姚賓騎了胭脂馬,走出興劉大寨門。一身便望西南去,走了姚賓盜馬人。不唱姚賓偷馬去,且唱關元帥一人。關公酒醒天明了,身邊不見姓姚人。叫起眾官頭目將,起來廳上叫姚賓。便叫頭目并左右,忙走去後槽尋。槽上不見赤色馬,惱殺荊王關統軍,張飛便道不信我,我道姚賓不是人。

  【說】養馬關西道:「二更前後,只道元帥起來出去巡綽,來只是姚賓盜出馬去。」關公尚不信,走向廳前,不見衣服,道:「果是偷了我馬去,人報與劉王是如何?」

  【唱】先主劉王傳聖旨,各路分兵去趕人。張飛騎馬南門,黃忠便去北門。西門管是關元帥,姜維疾走於東門。眾多小將各人去,都出興劉大寨中。不說將軍去路,且唱花關索一人。紅日下山天色晚,黃昏回了寨門。盜馬姚賓山前過,天然走出下營軍。小校報與花索,有個將軍到寨門。跨下坐赤兔馬,好個將軍長大人。關索聽得如此語,莫是耶耶關統軍。自出營門看仔細,便問將軍姓甚人。姚賓當時忙下馬,下馬離人。我是荊王關統帥,直來看你是何人。關索請上高廳坐,報與親娘胡院君。親娘當時來認,莫在廳前錯認人。

  【說】關索道:「母親,今有父親來到。」母親道:「孩兒,你莫錯了,我自看個明白,帳前七傍,你看,我兒,真個不是你爹爹。」關索道:「我只見說,騎胭脂馬,身長一丈,一部鬚鬍,是我父親。待我如今問他則個。」正說罷,去見小軍報人。

  【唱】關索見說心假,不是親爺關統軍。山前一軍兵過,其號張飛拒水人。關索見說心歡喜,拍馬如飛走似雲。趕上叔叔張飛將,邀請人來到寨門。張飛下了烏騅馬,認得他們盜馬人。

  【說】關索道:「叔叔來也,請到帳前坐。」關索便拜道:「叔叔,我是荊王第二個孩兒。我名是關索。我今尋得母親胡院君,同來父親關元帥。今朝得見叔。」張飛道:「兀那只是姚賓。他盜了你馬,我今直來趕他,卻如何在這裡?你如今可便捉下。」姚賓當時便與走。關索道:「你走那去?」當時被關索捉住道:「你來卻是盜馬賊人,假扮我做父親!」

  【唱】關索當時忙拿住,拿住姚賓盜馬人。偷了我馬,假做荊王關統軍。叫聲左右齊下手,斬了姚賓盜馬人。安排酒待張飛將,張飛當下說因。要關元帥,帶你山前父親。

  【說】關索便請母親出來廝見。胡院君見了道:「叔叔十八年前,殺了我家良賤,叔叔帶了大兒關平,走得奴家一,腹懷生下這個孩兒,如今長年一十八歲,學得武雙全,如今直來父,上去做個照憑,引見荊王則個。」張飛道:「哥哥走向西去趕姚,我如今先回去接見哥哥,先與哥哥說知,你可隨後來。」

  【唱】管待張飛先去了,就帶馬便行。不唱張飛關索道,起荊王領眾軍。一柄大刀拿在手,去姚賓不見人。山前見曹丞相,領了三千馬共人。荊馬上了高頭馬,磨動安邦刀一根。高叫山前曹丞相,我有良言你要。好好山前與我過,萬事都休不理論。曹族差起張僚將,下山要捉姓關人。看看鬥經三十合,動刀頭奔面門。荊王不怕些兒個,馬上只把大刀。曹操山上紅旗,見面曹成帳下人。動開山大斧,三人都奔姓關人。此時荊王心煩惱,西一棒鼓聲嗚。眾人神槍在手。斷水張飛領到兵。東彌山上專望見,這個將軍是甚人。年少能騎乘劣馬,手把黃龍槍一根。長沙趙雲軍也到,更有關平也到兵。大國曹操軍馬走,三停斬了二分人。殺荊王關元帥,一棒便收兵。大小眾官都生喜,頭起馬一名。邊轉過張飛將,哥哥喜事不非輕。知哥哥子多英勇,關索身關壽亭。直得馬,捉了姚盜馬人。關索聽時忙下拜,更拜爺爺關統軍。荊王口言我不是,罵道兒家錯人。張飛向前忙便說,哥哥取小官人。了親生關索將,不是畏刀避劍人。荊王道言不要說,拍手頭不人。大小官員勸不得,走上馬便行。才方道罷未了,關索心下怒生嗔。看你今朝那裡去,如何不自家人。好生今日兒子,做過遮槍劍人。若是言聲言不。橫山落草做強人。投了國曹丞相,領起干戈動戰爭。來打興劉鐵腳寨,拿捉官員五虎人。張飛向前重細說,花關索一人。說起離娘方七歲,七歲離娘與別人。走去山中學武,討就兵書戰策文。不覺長成一十八,下山母姓胡人。荊王當時聞此語,眼中流淚落紛紛。夫婦二人重相見,關索便拜父慈親。夫婦團兒見父,這般喜事不非輕。便拜叔叔張飛將,又拜關平大長兄。諸多大將相見了,又下官員喏一聲。荊王引了花關索,領了兒郎馬共人。直到興劉山一座,羅上便屯軍。屯下雄兵十五萬,帶人花關索一人。帶了胡夫人一個,直到關公府院門。歇下胡夫人一個,關索胡氏見明君。關公引到長朝殿,拜見劉王漢主君。見了眾官文共武,劉王聖旨問因。

  【白】先主道:「卿此人是誰?」張飛道:「桃結義時,殺了哥哥大小,你帶了關平走了,嫂嫂生得這個孩兒,如今長年一十八歲,文武雙全,外公家尋見母親,今共母親同來父。」先主見,心中大喜道:「難得此子!」就朝前與酒宴,與關公慶喜。食餐五味,酒飲半酣。正飲宴中,朝前忽有快行來報:「外有強徒臨城,口稱我是鬼頭廉旬,特來與兄報仇。」

  【唱】正是眾官都飲酒,有人來報漢王君。告道我王言禍事,廉旬興起馬和人。憂殺劉王先主帝,甚人撩撥這強人。下坐騎金精獸,手執金箍棒一根。頭生一對硃砂角,項下毫毛似布針。水底伏得七八日,上陣常忍半周肌。身到頭門長一丈,來報康太子仇。來到陣前高聲罵,叵耐關索欺負人。殺了哥哥廉康將,奪了嫂嫂夫人。今日要把冤仇報,不比尋常以下人。張飛聽得心,持刀出陣與他爭。鬼頭旬忙出陣,叫道將軍你且聽。

  【說】旬道:「張飛將軍,你轉去傳示荊王招討,他還我哥哥廉康太子一命,不干你事,不與你挑戰,只荊王以來與我打問。」張飛聽說,即回寨見荊王。張飛道:「告哥哥,廉旬道,哥哥領著人馬,壞了他廉康太子,破了姚苓大寨,不和我挑戰,只問哥哥要廉康太子洗。」荊王當時出陣,見了旬道:「你莫錯冤了人。我幾時曾到你寨門?不干我事。」鬼面旬道:「你壞了廉康太子,破了姚苓大寨,又把我糧草燒了,又去壁上寫道:『若要報仇來,到興劉山鐵腳寨尋我關公報仇。』不是你是誰?」

  【唱】荊王見說心中怒,幾曾去領馬和人。旬今朝錯怪我,不干我事半毫分。廉旬箍捧,向前來奔姓關人。元見他來得猛,馬上不免把刀,看看鬥經五十合,怎生當抵這強人。荊王勒馬回頭走,直奔劉王漢寨門。攀下了高頭馬,便叫關平一個人。誰你引廉旬將,殺禽獸匹夫身。關平向前忙唱,口口聲聲道不曾。說道未了關索至,來見爺爺關統軍。荊王道言關索將,廉旬領起馬和人。道你破了姚苓寨,壞了廉康太子身。領了三千人共馬,直來做個報仇人。我自與他相爭鬥,數合輸了我單身。關索見說心中怒,說與耶耶但放心。是我破了姚羚寨,壞了廉康是我身。鮑莊爭奪三娘子,草都是我火焚。大小眾官昏失色,殺荊王關統軍。荊王見說心中悶,如何退得這強人。關索道言不妨事,父親今且放寬心。這個廉旬捉不得,怎去西川地界行。指著陣前高聲罵,叫道廉旬出陣門。殺了廉康人是我,鮑三娘在我邊存。被我燒了糧和草,壁上寫得甚分明。

  【說】關索道:「我不是別人,我是荊王第二個兒子,我名關索,破了你姚苓大寨,壞了廉康太子,爭奪鮑三娘是我。」廉旬聽得,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

  【唱】鬼面廉旬親聽得,聽得心中怒生。你是少年花關索,直憑負人。殺人廉康破我寨,斬娘禽獸甚欺人。馬上不比拳頭大,喉中吞你十來人。渾是州一塊鐵,生鐵能打幾個。不用金精名鐵棒,名將白手捉拿人。左手頭毛捉住你,右手折你股門。股腳將來都打折,三魂七魄命歸。把你身子,活取心肝下酒巡。惡了少年花關索,高叫廉旬你要聞。好好今朝投拜我,萬事俱休不理論。開口道聲言不肯,認得娘關索身。惡了廉旬人一個,斬娘賊漢好人。磨動長長棒一個,還我哥哥太子身。今朝要把冤仇報,三合中間見假真。兩邊打動花,關索便把槍來。中間上一雙人,廉旬也把棒一。不分勝敗沒輸,二人打成連一塊。二人鬥經多時了,金精獸喊沙雷嗚。關索馬怯精獸,馬怕精走似雲。待把廉旬來捉住,馬兒不肯向前行。廉旬把棒忙去打,關索刀下把刀。憂殺廉旬人一個,怎生得報仇人。悶殺少年花關索,如何捉得這強人。看看鬥經多時節,渾身將軍心煩了,銀上有言論。不是自家無智,七代先靈誤了人。正是將軍心裡悶,姜維巡綽到營門。

  【白】關索起身接得叔叔姜維到寨,人帳坐了。姜維道:「你勝敗如何?」關索道:「上告叔叔,能勾他不得。不是我不了得,我馬怕他金精獸,不肯向前,幾番捉住廉旬,我馬還轉,打殺也不肯向前。」姜維道:「你爺爺馬也是獸中之王。得這馬來,可捉他。」關索道:「可知是也,怎生得?」姜維道:「正放心。你且莫去與他爭戰,少待我來,與你知道。」

     姜維道罷登去,便轉劉王漢寨門。看看來到劉王寨,見了哥哥關統軍。姜維抽身而便去,後槽去看馬龍駒。草料中間下了藥,便轉將身人帳門。坐下中軍帳內面,漢王筵席眾官人。正是眾官都飲宴,有人來報姓關人。後槽倒了馬,四體不動半毫分。大小眾官抬身起,憂殺荊王關統軍。姜維見了微微笑,中我謀八九分。來到後槽看一看,果然倒在地中存。姜維近前看一看,哥哥但且放寬心。看了馬兒不得,姜維個獸醫人。

  【白】姜維道:「哥哥這馬,多時不走,料中吃了毒物,脹了筋骨。我有消毒藥,吃下便消了。騎向寬處,走三五遭,毒氣便散。」

     荊王見說心欣喜,姜維個獸醫人。不道多時下了藥,馬便款款始抬身。人道小軍扶起馬,喜了姜維一個人。就姜維騎馬走,喜殺荊王關統軍。

  【說】姜維道:「哥哥這裡地窄難行,出寨門荒暢地面,走三五遭便好。」

  【唱】荊王點頭言道好,姜維上馬便行。出了興劉名漢寨,跨下馬便行。看看來到三軍寨,喜殺花關索一人。叔叔姜維且住,後邊壓了寨營門,姜維叫言關索將,莫被廉旬帶累人。叔叔今朝休煩惱,半個時候捉個人。關索將軍忙上馬,高叫廉旬出寨門。廉旬聽得心中怒,手執金捧一根。廉旬便上精獸,來共關兩并無。關索把忙便使。只奔咽喉項下存。看看鬥得多時了,惡了花關索一人。廉旬曾知難抵敵,如何得報仇人。不如投了曹丞相,領起干戈大隊軍。卻行抽身回府去,關闌住走無門。鬼頭旬多了,陣前廝殺定高低。關索不把三軍殺,只叫廉旬鬼面人。腰間取出紅綿索,套了廉旬拖下身。惡了少年花關索,捉住頭來摳眼門。二隻眼睛都打出,將身殺了命歸。十二猛將興人馬,盡助花關索一人。刀斫頭頭昏落地,槍刀衣甲火分分。低處懨懨流下血,死屍倒陣前人。三千被刀了,盡做南柯夢裡人。殺盡廉旬人共馬,一下聱收了軍。喜殺姜維人一個,不枉花關索一人。粉青羅結中肖下,裡下姜維大漢人。少年索低頭拜,拜謝姜維叔一人。莫在山前久停住,領歸人馬轉回

  【說】姜維道:「侄兒,我騎了馬去,還你爹爹,你隨後慢慢行兵馬回來。」

  【唱】關索見說忙道好,叔叔先騎馬進程。姜維上了馬,路上行走似雲。一下直到劉王寨,下馬前來見統軍。荊王道言又將酒,不枉姜維這個人。才然道聲未了,有人來報統軍人。少年關索回來到,荊王入帳門中。關索向前都唱喏,荊王軍問姓廉人。今日鬥爭誰勝敗,關索將言說事因。殺了廉旬人一個,三千軍馬盡為塵。劉王先主斟酒,不枉花關索一人。漢家得了這員將,怕甚曹操大國人。正是眾官來飲酒,有人來報下書人。漢王天子親聽得,便小校出朝迎。

  【說】正在朝中飲酒,只見魏國曹公有來。先主道:「將書來軍師看。」開封皮,上面不說別事,今魏國曹操,再三拜覆漢國皇叔閣下:「可借落鳳坡城子,置一小宴,敢屈皇叔先主,於八月十五日,會八路諸侯赴席,與眾人議事,千萬千萬,切勿有誤!」

  【唱】賞了小校三杯酒,一對饅頭當點心。休唱下書人去了,漢王天子悶沉吟。便問軍師諸葛亮,莫是曹公起反心。拜覆漢王劉先主,大小官員聽事因。我今早朝看殺氣,殺氣騰騰一朵雲。

  【說】諸葛亮軍師道:「我王須去走一遭。主有些災難,卻不妨,不損兵馬和我王。只三人先去。姜維馬前,關索做馬底在後,中間是我王。臣有一計,分付張飛:你點五千強兵,帶了關索的手下將太行山十二員強將,離了落鳳坡十里,埋伏了五千兵,望見城中火炮起,便領兵去救駕。」

  【唱】先主見言忙道好,依了軍師諸葛人。兩員副將隨定,良時吉日便登程。關索身邊藏手劍,姜維權做馬前人。張飛軍馬後埋伏,營中炮響便興兵,等到來朝天免曉,劉王先主便程。登山渡水都休唱,落鳳坡在面前存。先將報馬城中去,大國曹操遠來迎。接入漢王劉先主,直到高廳大府中。

  【說】曹丞相接到劉先主,相見罷,言道:「先主路途上達風霜不易。」便問:「先主有多少人馬到此?」先主言:「只有三個人馬。」曹丞相冷笑。有二個諸侯起身接先主,上有遼王下遼王、江南呂高天子,有劉王共小拜天子,八路諸侯,二十四員猛將,一齊振先主,請入帳中坐定,諸官二十四拜,山呼已了,便安排筵席,鼓樂喧天,生作舞,路岐祗應。

     曹公當日排席,大排席請諸君。酒飲半酣食午後,曹公當下便開言。雜扮路都不要,只舞青峰刃一根。

  【白】曹公呂高大王,今有山河社稷,東西南北,四遠八方,那裡去了,小邦天子,今日諸侯,大王在此,何不將小邦井為一國。三人卻下從者,自有區處。先主道:「便傳聖旨。」

  【唱】不待劉王傳聖旨,邊轉出一官人。上遼王道休要說,乞當說話要平論。他是漢王劉先主,如何肯作小邦君。曹公點頭言道是,但問諸官武共文。那個將軍來舞刃,呂高舞得甚分明。看看舞了多時節,刀頭掩做姓劉人。旁邊轉過姜維將,前來喝罵呂高身。這個呂高無道,背後氣了姓關人。

  【說】呂高天子言道:「那個軍了得,敢來共我對舞刃?」漢王道:「曹丞相可著二人對舞。」曹公道:「先主虞侯共呂高對舞。」姜維道:「可馬小童對呂高對舞。」

  【唱】小童今朝來舞刃,要殺諸多武共文。上下不長四尺五,林莊不與放告人。呂高天子微微笑,便叫劉王漢主君。若是小童來共舞,如何作得對頭人。下腳踢他三五里,敢來共舞對將軍。小童回言休笑我,放牛敢共恬生爭。饒你鏈空長大,不怕了得人。呂高道言多叵耐,小鬼無母欺負人。身材不抵拳來大,敢來共我定輸

  【白】曹丞相一見,心中大怒。眾官道:「言的好個小童。」小童道:「上告大王:他是一國天子,我是小軍,他不是我對頭。恐手高手低,當害他性命。不當便。我今共他做了賞罰文書,名人親書押字,付與丞相收執,立此為照,諸官証見。眾官連聲道:「是。」一時立了文書,二人舞刃。

  【唱】筵前打動花,二人舞刃甚分明。舞到深於裡面,各人用意使精神。二人舞了多時候,并無一個有高低。眾人齊在高廳上,人人酒小童身。關索道言休飲酒,再來舞刃賭輸。二人舞了多時節,小童心內怒生嗔。進步抽身只一刃,退叫倒地中存。眾官走起頭一看,呂高頭落血身。曹公見了心中怒,文武雙班盡失。正是眾官都煩惱,白旗又報姓曹人。張軍師親來至,大小眾官盡起身。來接張人一個,離下馬幾沾泥。各人當時相見了,悶悶心中不喜見。大小官人各住步,銀椅上歇其身。

  【說】張道:「曹丞相不來相見,如何不請我則個?」曹操道:「不知將軍下落,不曾來相請,且休問。」張琳聽得,大笑一聲:「既是眾官人在此,如何不請呂高天子?」

  【白】曹丞相道:「好軍師得知,一言難盡。」張道:「怎生說不盡?」曹公道:「有漢王手下一個小童,與呂高天子對舞劍,做了賞罰,童各人親書花字,相互還了,不償性命。依然二人對舞劍,劍到間深,被小童一劍斬了呂高天子。這場禍事,如何是好?」

     大國曹操多煩惱,這事還當要怎生。鐵頂張心焦了,咬定牙關恨恨嗔。一個呂高天子命,如何做了吃刀人。便問漢王在何處,今朝要見假和真。見了小童心便罵,如何殺了呂高身。便叫手下忙不住,與他做個報仇人。旁邊出姜維將,便罵張一個人。空自身長年已大,有眼何曾得人。關索當時高聲叫,但叫張這一人。殺了呂高名天子,甚尖腳後。各人押了親花字,大國曹公做見人。曹公請到劉先主,眾官處上飲杯巡。叵耐呂高名天子,他在筵前欺負人。勸我筵前同舞刃,被我一刃命歸。今有眾官為証見,不干你事半分文。這個張心焦了,咬定牙關恨恨聲。殺了呂高可,一時你命歸。關索當時回言道,天生不怕大將軍。自家不曾相犯你,飛蛾入火自燒身。我是大蜀劉王將,敢來和我鬥刀兵。不須打牙并料口,全憑本事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