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關索傳/新編全相說唱足本花關索貶雲南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花關索傳/新編足本花關索下西川傳 花關索傳
新編全相說唱足本花關索貶雲南傳
作者:佚名
目錄

     便把周倉來解過,廳前便問假和真。諸葛軍師抬頭看,認得周倉一個人。好生前來通名姓,今朝降伏漢家人。若道聲言不肯,碎刀萬段亡人。周倉把面上來看,見他眾將許多人。饒我殘生留我命,願驢備馬人。便把周倉來效了,投拜劉王主君。拜了關張人兩個,便拜軍師諸葛人。又拜少年花關索,伏事雲長關壽亭。了關元帥,個擎刀得意人。城中有底金和寶,賞劉王手下軍。殺牛宰馬高廳上,安排筵會酒來斟。漢朝收了成都府,今日山河始太平。關張劉備人三個,收了西川五路城。

  【說】關、張、劉備三人歇下,大小眾官各各安營下寨。不覺時光似箭,日月如梭。嘆韶光駿馬加鞭,想世情落光流水。劉先主道:「都府駐扎,又是一年,取二二兄弟,寡人今口,可封關公荊州并肩王,張飛閬州一字王。」封贈二人已了,大排御宴,與二人慶賀,就太太宴,筵席中間,關公道:「哥哥駐扎成都府,如今軍馬多,可三下分開兵將,多聚糧草。」先主道:「不可,兄弟如同手足,早晚怎得廝見說話?」先主又道:「你二人要去時,先牆倒,我便去;如不倒牆,不交你去。」關公道:「我且試喝看。」當時將衣甲結束了。

  【唱】關公當時忙披掛,渾身結束將軍。槽頭牽過赤兔馬,抬過刀似板門。且說關公怎打扮,連環甲戰袍紅。頭下烏撤五路,金獸寶刀青跡踏,繡鞍馬跨赤須龍。似此將軍凡世少,只疑神下九不宮。征袍戰驥荊無色,刀和朱纓一樣紅。

     匹馬單刀,連喝三聲。只見一聲響亮,倒了牆。

  【唱】諸葛軍師吃一嚇,嚇倒劉皇叔一人。只得他興人馬,弟兄三個各分身。荊州去底關元帥,閬州去了張姓人。只說統軍關元帥,便起兒郎十萬軍。帶了少年花關索,又帶關平大舍人。關志周倉闔三凱,手下副將後頭。大小眾官來送,送出西川一座城。臨行送別三杯酒,西出陽關別故人。關公一棒聲響,領軍人馬上行。行一里時巴一里,去一來上一。在路行都休唱,逢山過嶺更休論。望見荊州城一座,眾官大小遠來迎。接進三重門裡面,教場屯下馬和軍。關公坐在元帥府,把酒斟。管待荊王關元帥,駐扎荊州一座城。兒父子都完聚,每朝歡飲杯巡。捻指荊州三個月,當前只見報來軍。見在西川成都府,義子劉來到城。關公聽得相請,直到高廳上面存。拜了叔叔關元帥,從頭便說事和因。

  【白】劉道:「父親將一車金財寶與叔叔賞軍。」關公見說道:「謝哥哥憂念。」喚關平、關索與眾兄弟後廳上,自在飲宴。當時直至後廳,兄弟唱取。酒飲半。食餐五味。關索把盞,先把關平,後把劉道:「關索,你如何欺負我?我父親歸天後,天下便是我底。我須是太子。你如何欺負我?」關索道:「也不到你天下。有我父親、叔叔,到你裡?」二人言語交若,相爭大叫。關公得知,問關平,便說二人好生無禮。關公大怒道:「關平,你押他兩個,到與先主處分說。」

  【唱】關平見說言道好,依了爺爺關壽亭。押劉關索去,便出荊州一座城。山遙路遠登途去,來到西川地甲門。進了三重門裡去,金殿中見明君。拜了伯伯劉先主,從頭便說事和因。劉王聽得心焦,叵耐冤家兩個人。休留在長朝殿,二人都是歹心人。關索便貶雲南去,且雲南把關人。劉貶到陰山後,也關前把隘人。劉王聖旨才到了,二人各自去登。不說劉山後去,只唱花關索一人。領了聖旨登徒去,來到荊州見父親。官家差我雲南去,雲南去把關人。與我兒郎軍五萬,關志關三凱二人。三個嬌妻都帶去,十二猛將太行人。都出荊州一座,一棒聲便領兵。五萬兒郎登途去,便去雲南把了門。不唱關索興兵去,只唱關元帥一人。鎮守荊州一座,獨守孤馬共軍。關公坐在元帥府,當前走過報來人。有軍師呂蒙到,未敢前來見統軍。關公當時叫相請,引進軍師到府廳。見了統軍關元帥,從頭便說事和因。

  【白】呂蒙道:「元帥,自家來到,略有小事。今有我主吳王太子,年方十八,知道元帥有女,特來求親。」關公道:「我只有一女,不好與孫權為親。他與我如何得親家?我是將之家,不好與種瓜之子。」呂蒙軍帥無言回答,當時辭別關公,回身出府,早轉江東。

  【唱】軍師呂蒙回身去,路上行莫理論。直到孫權長朝殿,見了孫權吳王君。從頭便說關公話,吳王聽得怒生嗔。叵耐關家無道理,這般欺負我家人。吳王興起軍和馬,過江要報仇人。大膽陸遜為元帥,吳王御駕去親征。鐵臂顏昭先鋒將,呂蒙軍師篌擁君。十萬三千軍共馬,過江行路休唱。直到荊州一座,安營下寨把軍屯。圍住荊州一座,高聲叫與裡頭人。好把荊州來獻了,萬事休不。若道一聲言不肯,不到齋時打破。報馬流星裡去,報與關元帥一人。有吳王軍馬到,今朝勒戰定輸贏。關公見說為為笑,領兵來做報冤人。喚過關平人一個,大膽周倉便點兵。點起兒郎軍五萬,關公親自作將軍。天一棒聲起,起兒郎五萬軍。荒郊屯住人和馬,關公結束將軍。身下坐了赤兔馬,手執刀似板門。馬上挑起門前,喝罵孫家無義人。自家有甚相虧你,上門欺負我單身。小軍報到吳王寨,大槍陸遜將軍。身披柳葉黃甲,鳳面紅色頭上存。鳳色紅言問口,一把紅櫻似火焚。左帶彎弓三石二,右插牙箭百根。手不拈鞍走上馬,一條長槍似龍。馬邊作起門子,指了關公罵數聲。欺負我王孫天子,如今作個報仇人。休要打牙并料口,廝罵可曾定太平。關公見了心中怒,手中便把大刀。陸遜便把來使,二人挑鬥定輸。陸似南山白面虎,關公長似赤須龍。好手將軍好手將,作家人罵作家人。刀斫來時來架,槍若來時刀護身。刀斫咽喉爭半寸,刺心胸爭半分,姓命只在分毫上,要爭名奪利人。二人鬥經三大合,陣前輸了一將軍。關公氣歸天去,比了當初事不同。關公陣前送不得,勒馬回頭便轉程。周倉見了心,叫起關平大舍人。天一棒聲響,兩邊混殺馬和軍。拽倒牌刀去斫,擁用殺將軍。一斫頭盔煙甲火分分。人頭斫得甜瓜碎,馬蹄削得似蔥根。低處厭厭流鮮血,死屍絆倒陣前人。關公陣前抬頭看,三停折了一停人。叫道孩兒休要殺,收持兒郎馬共人。都轉荊州城裡面,歇下殘軍敗將人。關公坐在元帥府,悶厭厭地轉思尋。昔日英雄都不見,今朝輸得好傷心。關公便把家書寫,早去西川取救兵。兩個小軍忙不住,今朝我做送書人。便把家書忙封了,早出荊州一座城。荒郊草地忙忙走,路上猶如風送雲。在路行都休說,前行望見一山林。打從背陰山下過,義子劉住人。討出小軍書信看,寫跡西川取救兵。劉見了心,拿住軍家兩個人。便把家書來扯碎,殺了兩個人。由他關公荊州望,不發西川馬共人。

  【白】劉道:「你兒關索欺負了我,又我去父親行說,卻貶我在背陰山關口,不得回家。我且住你取軍文書,只他荊州乾望。」不說劉使計,只說關公在荊州專候救兵不來,道:「怎地音信不聞?我哥哥如何不發救兵來?」再寫一封,又一個小軍去,也不見。一連發十三道取救兵文書,都被劉住,殺了十三人。關公道:「如何是好?」關平道;「父親,我自去。」關公道:「也是。」當日關平離了荊州,吳王軍馬人困了荊州,芳暪了關公,獻了荊州,了吳王,四門軍馬殺入城中。關公、周倉便走,引殘兵敗將,直走到玉泉山下,又被吳王軍起身住關公人馬,一日一夜。關公道:「周倉,三軍都餓倒,我又肚中饑了。」周倉道:「我去尋個山獸充饑。」走了一遭,并無一物,自道:「主公饑。」去左腿上割肉一塊,火上炙熱,走至寨中,與關公充饑。停了一個時辰道:「周倉,我又饑。」周倉又去尋,并無一,又去右腿上割下肉一塊。周倉無食,虛倒了。關公等了多時,只見小軍報道:「周倉死了。」關公道:「他如何死?」小軍道:「他為主公無食,腿上割肉,虛死了。」關公叫苦:「怎地是好?」只見赤兔馬拖刀跳入河中去,刀落在水中。

  【唱】關公見了高叫苦,餓殺兒郎馬共人。周倉割肉虛死,赤馬拖刀入水中。西川救兵不見到,劉王怎這般人。如何忘了同結義,關公有難不相逢。吳王兵馬來圍住,誰為得我其身。三魂杳杳歸空去,七魄游游撞出營。吳王搶了軍和馬,奪了荊州一座城。死了關公歸空去,領了強魂百萬軍。便上西川成都府,托夢劉王漢主君。來到背陰山下過,十三個強魂報主人。盡被劉殺了命,不到西川取救兵。關公當時高叫苦,怎知劉坑陷人。游魂走上西川去,托夢劉王漢主君。卻到西川成都府,撞見張飛親弟兄。

  【白】張飛道:「哥哥,你那裡去來?」關公道:「我在荊州,被吳王欺負,困我在玉泉山下身亡,我特來托夢與哥哥。」張飛道:「我在州,被小軍張達造反,不合我打他一番,他等我酒醉,刺死了我,也托夢哥哥。我二人死得好苦痛!」

  【唱】關公見說垂殊淚,屈死兄弟一雙人。二人尋到黃昏後,托夢哥哥報事因。不唱二人門下尋,只唱劉王先主人。每日思親兄弟,懶坐龍床殿內庭。當晚夜間歸殿,獨自宮中想弟兄。自從不見關張面,寡人朝內少精神。正是劉王心下想,關張兩個到宮門。二人立在燈影下,看了哥哥眼淚。吳王困我荊州界,裡無糧草又無軍。救兵文書十三道,盡被劉害了人。我在玉泉身亡了,托夢哥哥到內庭。張飛道是閬州死,小軍刺我命歸。望兄可把冤來報,休忘桃結義心。孤兄劉備親得夢,眠中喊叫夢魂。一夜哭到天明了,便宣諸葛說因。從頭說與諸葛亮,軍師來奏聖明君。從來夢是心頭想,此夢今番必是真。正是軍師才道罷,閣門宣使奏明君。有關平張益到,身披重孝在朝門。劉王先主教宣詔,二人朝裡見明君。從頭說你因事,哭殺劉王一個人。軍師眼中流淚,世上英雄斷了蹤。

  【白】劉王道:「叵耐劉陷了關公,如今捉劉來殺了。」軍師道:「恐怕走了。傳聖旨,教宣他來,只說交與他天下。他見說定來。」劉王依軍師說了,使臣旨,前去背陰山,宣劉,父與天下。劉道:「正也不是我這計策,發付了關公,我卻如何得天下?」

  【唱】劉見了使臣到,父王我作君王。即今便與使臣去,離了三關把隘門。路上行都休唱,前行一望見西川,到了西川成都府,入朝拜見父明君。劉王見了心中喜,姜維諸葛人。鼓裡面打子,便把冤家報此仇。後殺在牛皮內,害民劉斷了蹤。先將此人捉下了,後殺吳王東路人。殿下兩班文共武,誰人敢令馬和軍。住吳王孫權將,祭了關張兩個人。兩班文武無言對,主事軍師諸葛人。若還要把冤仇報,早傳聖旨離朝去。雲南去取花關索,又除他做報仇人。劉王見說心中喜,朝中便寫聖宣人。宣過姜維人一個,去取花關索共軍。拜別漢王劉先主,辭了軍師諸葛人。離了西川成都府,達望雲南因林。姜維見說心中喜,便進三門入內門。來到關索元府,門子當廳報聲。有西川人馬至,未敢廳前見主人。鬼頭關志門前看,卻是姜維叔叔身。拜別高廳來上面,眾人都拜姓姜人。姜維見了從頭說,說與三娘胡院君。閬州死了張飛將,荊州屈死了關公。若是要冤仇事,來取關家父子人。眾將廳前都聽得,人人啼哭痛傷心。雲南害到花關索,看看身死作亡人。不知叔叔親身到,人怎地不傷心。

  【說】眾將道:「叔,關索害到後廳,病了災瘴,看看已死,不久身亡。叔叔今朝報死,且休與關索說,他若得知,雪上加。」姜維道:「我後廳見了關索,只說音信不通,我來相見。」三娘子道:「叔叔說得是。」當時同去後廳,見了關索,關索道:「染病在身,不能施禮。望叔叔休怪。今日叔叔來得希罕。」姜維道:「見你音信不通,劉王我來看你。」關索道:「我不水土,惹了災瘴。病人四時,多凶少吉。未知如何?」姜維道:「關索,你旺病喪身女人不服痕。」關索道:「我服藥無效,治不得。」姜維:「「須我詳傳旨,張掛文,召人治,便有良妙藥,我和你不知得。」

  【唱】關索見說連道好,依了姜維叔叔身。便寫一道文和榜,教人掛在府衙門。三日掛榜無人問,街前轉過一先生。府門揭下文和榜,小軍報與姓姜人。有一先生揭了榜,未敢廳前見將軍。姜維見說相請,請入先生師父人。二人施禮方才了,茶湯已了說因。先生便請花關索,請上廳前見道人。三人扶出廳前去,先生全見舍人身。關索支起頭來看,正是師父出家人。離了師父十八載,誰知今日得相逢。關索眼中流珠淚,滿家都拜這先生。

  【說】先生道:「關索自你別後十八年,今日有,我救你一命。」師父將蘆子取出一個藥在手,將一根仙草煎湯送下,這一丸藥,當時吃下,滿身骨節毛孔,出一身香汗。關索道:「便充身已好輕快。」連吃三服,退為舊日一般。

  【唱】舍人關索身已好,還同舊日一般般。前應上面排筵席,管待師父出家人。告言師父休要去,廳前奉敕塑三清。師父當時將言道,說與花關索一人。今朝雲南救你命,不須前殿塑三清。還轉丘衢山中去,去作修真學道人。千言萬次留不住,叫聲道童往前行。行步如雲趕不上,虛空去了出家人。話中只說花關索,滿家歡喜在高廳。管待叔叔姜維將,諸般酒滿廳前。酒至半杯食五,大將姜維說事因。竅包中取麻布孝,表散關家一滿門。關索將軍將言問,叔叔大孝是何因。姜維眼中雙垂下,說與花關索一人。閬州死了張飛將,小軍刺死命歸。說你父親關元帥,陷在荊州一座城。卻被江東吳王困,又無草更無軍。十三道書來取救,盡版劉了人。殺了下書十三個。關公空等眼。空等西川兵不到,輸了荊州一座城。走了周倉關元帥,玉泉山做受圍人。其實山前難,被他亡了做強魂。二人托夢劉先主,鼓一個人。無人去把冤仇報,你今好做報仇人。關索將軍高叫苦,一家大小好傷心。屈死叔叔張飛將,苦死耶耶關統軍。今日須把冤仇報,殺盡吳王馬共軍。休要廳前久住,如今收拾便登,鬼頭關志關三凱,太行山裡眾將軍。盡數軍兵都點起,五萬兒郎掛甲罕軍。離了雲南煙瘴地,問到西川五路城。報馬流星城中去,迎接關家馬共軍。城外屯住人和馬,將軍關索進城中。姜維同入長朝殿,拜了劉王先主人。孤兄劉備將言說,說與花關索一人。叔叔父親屈死了,爾今做過報仇人。莫要今朝久停住,興兵人馬早行。關索便辭劉先主,一棒鑼聲點起軍。百萬兒郎人共馬,離了西川五路城。統兵元帥花關索,鬼頭王志做先鋒。逢山開路關三凱,十員猛將後收兵。張益關平人二個,扶助花關索一人。王桃王悅二女將,扶助三娘夫人。百萬軍兵來路上,直到荊州一座天一下聲響,安下寨把軍屯。招定兒郎兵百萬,關索軍前說事因。眾人下旨,聽言旨殺吳兵。步軍刀帶,馬軍執一長弓。眾兵捉定下叫,報馬流星早進城。報與吳王皇帝主,關家來做報仇人。吳王聽得心,那個將軍出陣門。大刀陸遜忙披掛,全身結束作將軍。下坐了包沙馬,手把長刀似門。天一下響,點起荊州內軍。便把門來開放,荒郊詔定馬和軍。先把長了陣,後將短刀赤身龍。陣邊陣前高聲叫,喝罵關家馬共人。今日惱了吳王主,殺盡西川五路軍。關索陣前親聽得,手執黃龍一根。馬邊挑起門腳,喝罵吳王馬共人。氣起父親關元帥,今朝行做報仇人。關索便把言來罵,叫吳王出陣門。關索叫聲未了,眼前喚了將軍。手執大刀騎馬快,喝罵花關索一人。我是顏昭人一個,要捉關家父子人。二邊只聽響,一對將軍定太平。一人鬥經十餘合,輸了顏昭一個人。關索一下聲報,收轉兒郎馬共軍。好好屯了三軍馬,直取吳王東路軍。休說關家人和馬,提起吳王馬共人。

  【白】吳王道:「連敗了二陣。」問軍師呂蒙:「似此如何是好?」呂蒙道:「不如有鐵,我江東無對,取得那人來,定捉了關索。」吳王道:「也是。即便差人去取,星夜前來。」話休事,報到曾見了吳王。吳王道:「今取你自要捉關索,奪了西川,天下盡屬我家所管。」曾道:「主公放心。今夜晚布陣,明朝手捉關索。」休說鐵旗曾排陣,卻說關索付眾將道:「今晚了明日軍和吳王對陣,一下陣敗時,我軍便干上江邊,齊殺吳軍,不留一個。」

  【唱】關索將軍傳下令,擺定兒郎馬共軍。待等明朝天光了,吳王軍馬出門。鐵為元帥,陣前擺佈馬和人。了關索高聲罵,今日與你要分明。小校報到中軍帳,怒了關索了得人。便叫將過衣和甲,連忙結束將軍。一一掛方才罷,手執長馬鱗龍。上了蘆花馬,陣前擺佈馬和人。了吳王軍陣罵,那個將軍出陣門。大將曾親聽得,七星在手中了少年花關索,七星下作亡人。惱了少年花關索,便使花要捉人。三十六路花刀法,二十四路大開門。喝道曾休要了,寶槍振重面皮門。被他七星等住,槍槍旗星限中。下旗槍齊著力,一聲響亮是人。關索起頭來看,打折黃龍槍一根。關索高叫三聲苦,難為掙打定分明。關索勒馬回身轉,陣前突出一將軍。身下坐了黃毛馬,三叉手內擎。叫道哥哥休煩惱,關凱陣上定分明。鐵旗曾高發喊,你來陣上喪三魂。邊打動花,二人廝殺定分明。那曾鬥得十數合,血門直上把人。七星下當不住,二人拆拆二邊分。陣前敗了關三凱。惱痠吳王手下人。天一下響,混殺關家馬共人。關索收轉人和馬,三停折了一停人。收得全兵三四萬,半是傷刀中箭人。少年關索高叫苦,不曾做得仇人。折了帶花名張益,折了關平大舍人。關索目中流下淚,氣喉不作聲。王王悅忙扶住,氏三娘叫救人。氣死少年花關索,四冰冷不還魂。眾人看了流下淚,喊破喉叫不聞。不爭氣殺花關索,誰人作得報仇人。三個嬌妻來扶住,忙救花關索一人。手萬根烏三發,令水將來面上。眉上便將指甲掐,眉心搯得血律律。黃昏救到三更後,旋旋蘇省還魂。灌下定魂湯一,眼前得自家人。今日死了還魂轉,閻王放我再回。久病在床逢妙藥,枯木開花再得春。好似開雲得見月,古鏡重磨又得明。且喜兄弟重相見,火裡蓮花水上燈。關索寨中忙便說,說與嬌妻眾弟兄。

  【白】關索道:「兄弟,我不爭見我父親,叔叔說與我道:『百般軍器都他不得。只除我一柄大刀,殺得這吳兵,方與父親報得這個冤仇。』我問:『刀在那裡?』道:『在玉泉山潭中。取得那個刀來,方才得退吳軍。』」關索道:「眾人,那一個去與我取得刀來?」鬼面關志道:「兄弟去取。」關志道:「你何下得水?」關志道:「我在水中,伏得三日。」」關索道:「地時,與你五百軍,與我取刀來。可去,疾忙來。」

     關志一棒聲響,領起兒郎五百人。別了關索山前寨,三軍人馬走行。走一里時巴一里,行一來又一。來到玉泉山一座,一潭清水是人。屯下兒郎人五百,關志眾人聽。

  【白】關志道:「你等我下水中去。一日不上時,等我一日。人馬休分散了。」眾軍聽將令。關志下了衣甲,穿了下水衣服,吩咐了眾軍了,便下水中去,不見如何。

     鬼頭關志忙不住,將身走入水中律。千尺水頭不見浪,一身便入水中尋。眾軍盡在山前等,專等關志取刀人。早朝等到齋時了,齋時等到午時辰。眾軍岸上都煩惱,音不通來信不聞。只見水中風浪起,鬼頭關志出其身。手執三停刀一把,趁了洪波水上行。上到玉泉山腳下,眾人接到取刀人。鬼頭關志高聲叫,說與諸軍眾將聽。哥哥荊州下等,三軍人馬趕回天一下聲響,五百兒郎走上。行一里時巴一里,去一來又一。直望關索三軍寨,軍人小校遠來迎。一齊來到三軍帳,見了花關索一人。將過三停刀一把,眾人看了淚雙雙。今日三停刀還在,不見耶耶關壽亭。便把好香來焚了,刀供養在營中。大小眾官都拜了,祭了爺爺關壽亭。眾將軍前逞武,把刀演使要分明。三十六步花刀法,二十四個大開門。父親刀法都會了,題詩八句稱人心。

  【白】關志道:「刀法會了,本事雙全,眾軍准備,都要齊心用力,芳祭我父親,殺了吳王,是我平生願足。」

  【詩曰】新得刀手內收,滿懷怨氣恨天愁。生擒呂蒙將刀使,活捉陸遜車蹈囚。荊州下橫屍躺,子江中血水流。一朝馬過江東去,不斬吳王氣不休。

  【唱】關索掌兵為元帥,點起兒郎百萬軍。天一下聲響,鬼頭關志作作先鋒。前路領軍關三凱,太行山將後催軍。三員女將分左右,人人扮似六丁神。頭盔緊系脖邊髮,牢拴肋下繩。步軍使刀并刃彎,馬軍插箭帶彎弓。報道三軍齊下手,只在今朝假真。先把長槍了陣,後將短刃赤。簇簇從草軍擺定,人人砌似虎狼群。少年浪子花索,手執刀弓板門。身下半騎蘆花馬,陣前殺了那邊人。早把荊州來還我,萬事都休可論。若道半聲言不肯,三刀下沒人情。小校報與吳王道,關家勒戰要相爭。大陸遜心,我捉關家小鬼人。吳王見說心中喜,一下聲便點軍。陸遜領兵為元帥,曾猛將做先鋒。軍師呂蒙排兵陣,十萬三千衣甲軍。出了荊州一座,忙草地便排兵。猛將雄兵都準備,大將陸郎出營門。來到陣前高發喊,指了關家罵數聲。休要陣前開大口,今朝相殺定輸。兩邊擂起花,中間捕捉一雙人。八隻馬蹄如,四條膊似車輪。直下看馬馬鬥馬,直上看人人鬥人。人若鬥時馬也鬥,真人馬上鬥真人。那曾鬥得十餘合,惡了花關索一人。欲要把他來殺了,要祭爺爺關壽亭。將了刀只一拍,陸遜馬上堅心捉。關索手下軍拿住,陷車囚了這將軍。小軍報入吳王主,輸了陸上將軍。旗曾霄心,全身結束做將軍。身下坐騎跑沙馬,七星旗在手中存。來到陣前高聲罵,喝罵關家小鬼人。輸一個時又一個,敗一人時又一人。叫言關家休料口,七星下沒人情。二邊高打花,二人相鬥定分明。

  【白】旗曾霄道:「關索,你敗了休要想,只在今日廝殺,定無來朝。人不是顧來,馬不是借來。人頭相連,殺血相罵。」叫三軍擋打花,忽刺雜彩繡旗搖,三軍齊發,二騎馬相交。

  【唱】曾霄便把旗來舞,關索手內大刀。刀斫來時旗去架,旗斫來時刀身。刀刀只奔咽喉下,旗旗正奔耳根。一個如蒼出口水,一個似猛虎下山林。刀若猛風吹敗葉,旗可與雲進日光。二人鬥經二十合,怒了花關索一人。三十六步花刀法,二十四個大開門。圈子裡來圈子外,裡四門開外四門。先使散花來蓋頂,後將黃龍三轉身。旗曾霄起頭看,只見刀時不見人。曾便把旗來打,正中花關索一人。少年關索忙便過,大刀忙斫旗人。喝道曾霄休要走,兩手刀過頂門。報仇英雄齊著力,連馬和人四半分。殺了曾霄人一個,馬鞭招起手頭人。不問吳王鬥不鬥,混殺吳王馬共人。平平聽得弓弦響,颯颯狼牙箭奔身。人帶箭似欒走,馬帶箭似刺骨身。折了馬馬倒在地,有頭人枕沒頭人。殺到荊州一座,便把吳王趕入。四下關索軍圍住,殺了吳王沒走門。

  【攢十字】北斗看,星辰光,光如日中;朱雀飛,玄武走,難營門。白旗暗,月旗,天無光,地又暗,地暗昏沉。馬走人,人個個,鬥爭一命;授旗槍,打,多逃生。刀斫馬,馬中刀,刀傷馬背;槍槍人,人中槍,槍透人心。開山斧,斫頭三,頭出火焰;鐵棱角,鞍馬足,馬喊聲。使弓,弓上箭,箭如雨點;九稍炮,起萬炮,炮發流星。金頭王,頭王,抓鈎搭住;千戶傷,萬戶傷,死作冤魂。殺場上剁人頭,人頭亂;殺吳王,軍馬敗,盡散煙塵。

       走到揚子江邊去,兩下兒郎沒走門。前頭走了江中死,後面行人刀下亡。荊州下橫屍躺,揚子江中血水流。關索一下聲響,聚起兒郎五萬軍。捉住軍師名呂蒙,芳兩個人。座了荊州一座,殺盡吳王斷了人。荊州裡金和寶,犒賞兒郎來出軍。關索當時傳將令,押過芳兩個人。一下興人馬,都出荊州一座。直到玉泉山一座,祭賽親父關壽亭。芳親捉過,好香燒在寨營中。先把竺千刀剮,後刮芳一個人。心肝下盆香米飯,祭賽兒郎屈死軍。山上燒了不和紙,祭了關張兩個人。天一打響,領起兒郎馬共軍。陸遜呂蒙車囚去,帶上西川見主人。得勝號高打起,三軍齊和凱聲。在路行休唱,話休誇莫記論。轉到四川成都府,報馬流星先入。漢主劉王聞知得,便迎接眾將軍。教埸屯下軍和馬,眾官朝裡見明君。拜了伯伯劉先主,眾官啼哭滿朝廷。便把二人來押過,今朝做了報仇人。萬剮軍師名呂蒙,便剮陸遜大將軍。多少金錢和人馬,祭賽關張兩個人。屍將去教場上,車碾馬踐作灰塵。朝前修建羅天表,追了關張兩個人。便把廟堂來蓋起,關張二弟兄。先當朝中還了去,一日三番在心中。思量關張仁意,萬句千言叫不聽。漢王恐憶親兄弟,憂愁思得病其身。茶飯不思朝日等,先主病重在龍宮。宣過軍師諸葛亮,寡人吩咐你身。今朝交與長朝相,卿家嗣壓武和文。吩咐一聲龍歸退,杳杳三魂駕紫雲。鳳轉丹霄歸殿,龍歸海入波心。漢朝先主歸天去,煩惱朝前眾武文。哭殺軍師諸葛亮,凄惶哀小儲君。黃金殿上當王喊,白階前眾世。九卿掛愁天子,四相披麻哭主人。三軍盡著白布衣,六著白。孝順宮娥帝主,胸打手哭將君。哀哀怨怨主愁去,杳杳冥冥起雲。憂心太子顏如玉,披麻公主體如。五三魂收七魂,金鐘打送三魂。本相離了長朝殿,送出東華新建林。跨鳳遠歸三岳,乘鸞駕入九霄雲。一朝天子升天去,天降飛花滿地。靈魂走入關張,諸葛軍師說事因。房中今朝年已老,沒了三人親兄弟。不戀西川成都府,卧龍岡上去修行。大小眾官勸不住,去了軍師一個人。氣倒少年花關索,看看成病害其身。思憶關張劉先主,怨天恨地說因。茶不茶時飯不飯,吩咐裙三個人。姐妹三人聽我說,休想花關索一人。幾聲雙下,氣得咽喉不做聲。眾人扶了花關索,萬萬千千叫不應。氏三娘高叫苦,這番敢是做亡人。救了一日并一夜,死了花關索一人。三個嬌妻齊哭,眾將軍民淚連。埋了少年花關索,一拍游魂塑廟中。追齋七都休說,聽唱裙三個人。又沒伯公劉先主,又無公公關元帥。又無叔叔張飛將,去了軍師諸葛人。死了丈夫花關索,不如各各去回。鬼頭關志閬州去,呂凱巴州自聚兵。王桃王悅蘆塘去,提說三娘院君。說與太行十二將,領軍依舊去山中。奠在西川沉埋將,不說劉王手下人。氏三娘歸山去,還去莊中二親,蓋世功名磨已盡,兵離將敗一空。唱盡古今名列傳,召得少年英雄將。重全集新詞傳,有忠有孝後流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