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英雄之器
作者:芥川龍之介
譯者:謝六逸
本作品收錄於《近代日本小品文選

「總之,項羽這人,並非英雄之器。」

朝的大將呂馬童將他的長臉更伸長了,摸着鬍鬚這樣說。他的臉的周圍,有十多個人的臉,都承受着放在當中的燈火之光,顯然地浮漾於幕營的夜中。那臉,無論那一張,都浮現着平時所無的微笑,是因爲獻了西楚霸王頭的今日的勝戰之喜悅,還沒有消散的原故吧。

「這般的麽?」

一張高鼻子的,眼光銳利的臉,這臉把稍帶諷意的微笑,浮在脣上,凝然地看着呂馬童的眉間,這樣說了。呂馬童不知何故,稍稍狼狽似的。

「強固然是強。總之,聽說連塗山禹王廟的石鼎也扛了起來囉。就是現在的今日之戰也是如此,我想我的命已經危在頃刻了,李佐被殺,王恒被殺,說起那勢,是沒有第二人的。那是,眞的,強固然是強。

「嚇。」

對手的臉,依然微笑着,意氣揚揚地點頭。在幕營之外,是靜寂的,除了遠遠的二三次角聲之外,連馬的嘶聲也沒有聽見。這其中,不知何處,發出了枯葉的香氣。

「可是,」呂馬童迴視大家的臉,便「可是」似的,眼睛瞬了一瞬。

「可是,並非英雄之器。那證據,也就是今日之戰囉。被追到烏江時的軍,僅僅二十八騎,對付我方的雲霞般的大軍,雖是死戰了,也是無濟於事的。於是有烏江的亭長,特意出來迎接,聽說是說要用船渡到江東。如果項羽是英雄之器,卽令含着垢,也該渡過烏江,以後再捲土重來,因爲這不是掙持面目之時。」

「然而,所謂英雄之器,就是來去光明囉。」

對於這句話,從大家的口中,發出來了沉着的笑聲。可是呂馬童特別急迫。他從鬍子上把手放下,稍把身體復歸原位,閃閃地時刻看着那高鼻子,眼光銳利的臉,岸然地做着手勢,開始辯駁。

「不,不是那麽想。——在項羽呢,項羽在今天開始打仗之前,聽說他在二十八個部下的面前說:『亡項羽者天也,非人力的不足。證據是,以這點軍勢,必破軍三次給你們看。』後來,實際豈只三次,連九次也勝了。在我說來,以是卑怯,他把自己的失敗,歸之於天——這在天也得困窘。若渡過烏江,糾合江東的健兒,再來爭中原之鹿,那是莫可如何的。可是,他並不如此,把偉大的生着的,死滅了。我以爲項羽非英雄之器,不單是因爲他的來去不光明。是他把一切委之於天命——那是不行的。我想所謂英雄,不是這樣的。不知丞相那樣的學者,對此事是怎樣的說法。」

呂馬童得意的囘顧左右,暫時閉了嘴,他想他說的是有理的吧。大家彼此也微微地點頭,滿足似的靜默着。旣而,在其中,只有那張高鼻子的臉,突然地有一種的感動,出現在他的眼中,眼中的黑瞳,熱烈似的,閃耀起來了。

「這般的麽?項羽說過那樣的話麽?」

「據說他說過的。」

呂馬童把長臉上下的,大大的動着。

「豈不是弱者麽?不,至少不像男子似的。所謂英雄之器,我以爲是要與天爭戰的。」

「是呀。」

「雖知天命,還得再爭戰吧。」

「是呀。」

「然而項羽——」

劉邦舉着他的銳利的目光,靜然地看着漫漫秋夜點着的燈火之光,並且一半自語似的,徐緩地這樣囘答:

「所以,是英雄之器哪。」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译文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