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正公集/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范文正公集 卷三
作者:范仲淹 北宋
卷四

律詩[编辑]

睢陽學舍書懷[编辑]

白雲無賴帝鄉遥,漢苑誰人奏洞簫。
多難未應歌鳯鳥,薄才猶可賦鷦鷯。
瓢思顔子心還樂,琴遇鍾君恨即銷。
但使斯文天未喪,澗松何必怨山苗。

詠史五首[编辑]

陶唐氏[编辑]

純衣黃冕厯星辰,白馬彤車一百春。
莫道茅茨無復見,古今時有致堯人。

  

有虞氏[编辑]

成都成邑即天開,終踐堯基詠起哉。
但得四門元凱至,九韶何必鳳皇來。

  

夏后氏[编辑]

景命還將伯益傳,九川功大若為遷。
謳歌終在吾君子,豈是當時不讓賢?

  

商人[编辑]

履癸昆吾禍莫移,應天重造帝王基。
子孫何事為炮烙,不念嘻吁祝綱時。

  

周人[编辑]

斧鉞為藩忍內侵,商人塗炭奈何深。
不煩魚火明天意,自有諸侯八百心。

次韻和劉夔判官對雪[编辑]

簌簌樓臺外,新輝溢四遐。
雲中凋玉葉,星際落榆花。
嶽色參差露,松聲髣髴加。
風流裁賦苑,清苦讀書家。
霜女慙輕格,蟾娥讓素華。
孤鴻迷鳥道,萬馬憶龍沙。
浄拂王恭氅,香滋陸羽茶。
載歌勞郢謝,一奏待鍾牙。
幾處和梅賞,何人爲鬢嗟。
舍毫看不足,詩社好生涯。

河朔吟[编辑]

太平燕趙許閑遊,三十從知壯士羞。
敢話詩書爲上將,猶憐仁義對諸侯
子房帷幄方無事,李牧耕桑合有秋。
民得袴襦兵得帥,禦戎何必問嚴尤

和黄㹅太博上知郡杜少卿[编辑]

萬石君賢再出麾,猶龍川上五哥時。
九重執憲清䂓在,十鎮分憂白髮知。
環禁申威星拱極,鈴齋舒嘯月侵帷。
金臺下客思何報,願上中和樂職詩。

過太清宫[编辑]

醜石危松半綠蘿,函關真相玉嵯峨。
誰言仙道求難至,自愧陰功積未多。
渺渺雲霞開絳節,雝雝鸞鳳答空歌。
幾時身退瓊壇畔,榮利匆匆奈老何。

寄餘杭全安石段少連二從事[编辑]

分携俱是佐高牙,兩地光塵自等差。
榮事日趨丞相府,道情時過老君家。
雙鴻得侶知風便,一鶴思鳴對露華。
早晚相將雲漢外,重爲龍友免天涯。

送江南運使張傳度攴[编辑]

刑措東南始詔迴,重分邦計命欽哉。
于公已積充閭慶,蕭相還施富國才。
十郡甘棠歌未歇,一方流馬路初開。
啓心知有嘉謨在,足亂雲霓憶帝臺。

堯廟[编辑]

千古如天日,巍巍與善功。
禹終平洚水,舜亦致薰風。
江海生靈外,乾坤揖讓中。
鄉人不知此,簫鼓謝年豐。

西溪見牡丹[编辑]

陽和不擇地,海角亦逢春。
憶得上林色,相看如故人。

  

寄秦州幕明化基寺丞[编辑]

同時辟命新,中道改絲綸。
滄海人歸楚,清風子在秦。
共居卿月下,獨得將星隣。
聳動軍前檄,崢嶸席上珍。
烽煙邊信息,金鼓武精神。
獵度天山雪,歌逢隴樹春。
燕臺無限好,西向自霑巾。

鵰鶚在秋天[编辑]

秋漢寥寥迥,雄心肯木棲。
人間正搖落,天外絕攀躋。
月兔精應喪,陽鳥影欲齊。
長河匹練小,太華一拳低。
下眄羣毛遁,橫過百鳥睽。
乘風俊未已,空闊玉闗西。

  

秋漢寥寥迥,雄心肯木棲。 人間正搖落,天外絕攀躋。 月兔精應喪,陽烏影欲齊。 長河匹練小,太華一拳低。 下眄羣毛遁,橫過百鳥睽。 乘風俊未已,空闊玉闗西。

觀獵[编辑]

鷹犬一何驕,霜明遠近效。
鸞皇不觸網,狐兔自充庖。
熠熠流鳴鏑,紛紛過綠髾。
雄飛侵漢下,殺氣與雲交。
翦棘爭探穴,摧林競覆巢。
惟開三面者,盛德播絃匏。

  

鷹犬一何驕,霜明遠近郊。 鸞皇不觸網,狐兔自充庖。 熠熠流鳴鏑,紛紛過綠髾。 雄飛侵漢下,殺氣與雲交。 翦棘爭探穴,摧林競覆巢。 惟開三面者,盛德播絃匏。

鸚鵡[编辑]

堂上每云云,金籠久受恩。
思山誠有意,對主忍無言。
性比孤鸞潔,聲殊百舌繁。
雲林如一去,應喜謝朱門。

  

歸鴈[编辑]

稻梁留不得,一一起江天。
帶雪南離楚,和春北入燕。
依依前伴侶,歷歷舊山川。
木葉程猶遠,梅花信可傳。
子規啼到曉,鸚鵡鎖經年。
應羨冥冥者,東風羽翼全。

  

青郊[编辑]

青郊鳴錦雉,綠水漾金鱗。
願得郢中客,共歌臺上春。

  

射陽湖[编辑]

渺渺指平湖,煙波極望初。
縱橫皆釣者,何處得嘉魚?

  

舟中[编辑]

珠彩耀前川,歸來一扣舷。
微風不起浪,明月自隨船。

  

寄歐静秀才[编辑]

君歸一水遙,魂斷木蘭橈。
賴有南軒竹,清風慰寂寥。

和韓布殿丞三首[编辑]

泛湖中[编辑]

平湖萬傾碧,謝客一開顏。
待得臨清夜,徘徊載月還。

琴酒[编辑]

絃上萬古意,樽中千日醇。
清心向流水,醉貌發陽春。

漁父[编辑]

日色滿滄波,吾生樂事多。
何人獨醒者,試聴濯纓歌。

送識上人遊金山寺[编辑]

空半簇樓臺紅塵安在哉山分江色破潮帶海聲來煙景諸隣斷天光四望開疑師得仙去白日上蓬萊   

野色[编辑]

非煙亦非霧羃羃映樓臺白鳥忽點破夕陽還照開肯隨芳草歇疑逐逺帆來誰謂山公意登髙醉始逥   

雜詠四首[编辑]

梓人一笑白雲鄉杞桂森森遇豫章聞道周公繩墨在天庭誰此議明堂   有客藍田得意歸溪光冉冉白虹蜺玉人豈忍言環珮留取天王尺二圭   鏗鏗千古嶧山桐金石聲來造化中誰道元和無復致為君堂上起薫風   嶺上英英向日開帝鄉情態自徘徊如何一施陽春雨依舊無心歸去來   

書事呈韓布殿丞[编辑]

  南宫曽薦牧之文失足徒勞忽十春天上雲龍期際會山中猿鶴愧因循無功豈不孤黄石有道何堪憶紫蓴少壯由來須努力篆銘鐘鼎古何人   

西溪書事[编辑]

  卑棲曽未託椅梧敢議雄心萬里途蒙叟自當齊黒白子牟何必怨江湖秋天響亮頻聞鶴夜海朣朧每見珠一醉一吟疎嬾甚溪人能信解嘲無   

得李四宗易書[编辑]

  秋風海上憶神交江外書來慰寂寥松柏舊心當化石塤篪新韻似聞韶須期管鮑垂千古不學張陳負一朝三復荆州無限意王孫芳草路遥遥   

歐伯起相訪[编辑]

海涯牢落若為懷,惟子相過未忍迴。 勁草不隨風偃去,孤桐何意鳯飛來。 罇藏金醴遲遲進,匣鎖雲和特特開。 萬古功名有天命,浩然擕手上春臺。   

寄贈林逋處士[编辑]

唐虞重逸人,束帛降何頻。
風俗因君厚,文章至老淳。
玉田耕小隱,金闕夢高真。
罷釣輪生蠹,慵冠鑑積塵。
餌蓮攀鶴頂,歌雪扣琴身。
墨妙青囊秘,丹靈綠髮新。
嶺霞明四望,巖笋入諸隣。
幾姓簮裾盛,諸生禮樂循。
朝廷唯薦鶚,鄉黨不傷麟。
弔古夫差國,懷賢伍相津。
劇談來劍俠,騰嘯駭山神。
有客瞻冥翼,無端預薦紳。
未能㤀帝力,猶待補天均。
早晚功名外,孤雲可得親。

酬滕子京同年[编辑]

  謝家風雅若為酬散吏方耽海上游疎嬾幾忘傳筆夢寂寥仍有負薪憂欲歌蘭雪歸真隠敢向簮軒競急流如共茂先瞻氣象莫言神物在南州   

贈餘杭唐異處士[编辑]

  名動公卿四十秋相逢仍作旅人遊青山欲買難開口白髪思歸易滿頭厭入市廛如海燕可堪雲水屬江鷗故鄉知巳方都督千樹春濃種橘休(時胡侍郎守餘杭)   

和沈書記同訪林處士[编辑]

  山中宰相下巖扃静接遊人笑傲行碧嶂淺深驕晩翠白雲舒巻看春晴煙潭共愛魚方樂樵爨誰欺鴈不鳴莫道隠君同徳少樽前長揖聖賢清(原本看字作戲字)   

諸暨道中作[编辑]

林下提壺招客醉,溪邊杜宇勸人歸。
可憐白酒青山在,不醉不歸多少非。

  

題翠峯院(范蠡舊宅)[编辑]

翠峯髙與白雲閒吾祖曽居水石間千載家風應未墜子孫還解愛青山   

與人約訪林處士阻雨因寄[编辑]

閒約諸公扣隠扃江天風雨忽飄零方憐春滿王孫草可忍雲遮處士星蕙帳未容登末席蘭舟無賴寄前汀湖山早晩逢晴霽重待尋仙入翠屏   

寄西湖林處士[编辑]

蕭索遶家雲清歌獨隠淪巢由不願仕堯舜豈遺人一水無涯静羣峯滿眼春何當伴閒逸嘗酒過諸隣   

越上聞子規[编辑]

夜入翠煙啼晝尋芳樹飛春山無限好猶道不如歸   

送李紘殿院赴闕二首[编辑]

寂寥門巷每相過親近賢人所得多今日九重天上去濉陽孤客柰愁何   霜露丘園不忍違三年月日速如飛金門乍入應垂淚因挂朝衣憶彩衣   

送邢昻處士南遊[编辑]

落落崆峒一大儒,四方心逸憶江湖。東南賴有林君復,萬里清風去不孤 。  

送丁司理赴明州[编辑]

仙家枝葉令威孫南去司刑庇越民金闕道書微旨在獄多陰徳是真人(道書謂升真者皆須曽為獄官)   

送鄞江竇尉[编辑]

片帆飛去若輕鴻一霎春潮過浙東王謝江山久蕭索子真今為起清風   

送常熟錢尉[编辑]

姑蘇臺下水如藍天賜仙鄉奉旨甘梅淡栁黄春不淺王孫歸思滿江南   

試筆[编辑]

偶緣疎拙得天真豈問前途屈與伸車馬縱能欺倦客江山猶可助騷人懶如叔夜書盈几狂似淵明酒滿巾况有南窗姬易在此心那更起纎塵   

送真元二上人歸吳中[编辑]

歸心不可奪千里故園春及見市朝事却思江海人煙波方得伴松月定為隣願結虎溪社休休老此身   

寄題許州錢相公信美亭[编辑]

華搆髙軒敞名湖一面分星辰居上相鼓吹燕中軍山色來嵩室風光徹汝墳杉篁涵晩翠蘭茝薦時薫坐嘯頻乘月歸懷幾望雲迥臨黄霸俗逺味仲宣文萬户方開國三階復致君斯亭比棠樹千載頌清芬   

送何白節推宰晉原二首[编辑]

盛府兼名邑榮歸指故林多年望鄉淚萬里倚門心江館春寒薄山程晩翠深板輿迎侍日桃李正芳陰   此行深惜别所喜是寧親祖帳千門曉鄉闗錦國春鳥歌疑勸酒山態似迎人我絶南陔望因兄淚滿巾   

送刁紡户掾太常下第(時為太常發解官)[编辑]

精鑒本非深英僚暫此沉火炎方試玉沙密偶遺金豈累青雲器猶孤白雪音敢希蘇季子潛有激儀心   

憶杭州西湖[编辑]

長憶西湖勝鑑湖春波千頃綠如鋪吾皇不讓明皇美可賜疎狂賀老無   

寄林處士[编辑]

片心髙與月徘徊豈為千鍾下釣臺猶笑白雲多事在等閒為雨出山來   

依韻酬毋湜推官[编辑]

聖門非入室文陣敢争盟不意棲雲閣何才隷月卿珍羣憐未至霄鶚引脩程直舍有仙味祕庭無俗聲午陰宫樹綠宵刻禁鐘清奉制歌三秀稱觴聴六英恩輝孤易感交結淡難成新髪鑑中改舊山天際横纓思漁父濯春伴隼旟行桃浪觀秦塞薫風省舜城幾多興廢跡重疊古今情進退思先覺蹉跎畏後生見詒如美衮欲報乏英瓊浄揖澄江練髙窺擢露莖復驚聞正始終仰輔登閎好勵圖南志翺翔覽四瀛   

送石曼卿[编辑]

河光嶽色過秦闗英氣飄飄酒滿顔賈誼書成動西漢謝安人笑起東山亨途去覺雲天近舊隠回思水石閒此道聖朝如不墜疏封宜在立譚間   

送何涉秀才[编辑]

蜀道歸來萬里身上堂嘉慶動諸隣賢良詔下先生起休向成都問卜人   

八月十四夜月[编辑]

光華豈不盛賞宴尚遲遲天意將圓夜人心待滿時已知千里共猶訝一分虧來夕如澄霽清風不負期   

送吳安道學士知崇州[编辑]

一麾輕去奉蘭羞共惜清賢豈易求筮易暗驚鳴鶴逺賦詩深望白駒留古來經緯心皆曉閒處光陰髪半秋長孺之才同吏隠相寛頻上海邊樓(時聶長孺倅通判)   

謫守睦州作[编辑]

重父必重母正邦必正家一心囘主意十口向天涯銅虎恩猶厚鱸魚味復佳聖明何以報沒齒願無邪   

赴桐廬郡淮上遇風三首[编辑]

聖宋非强楚清淮異汨羅平生仗忠信盡室任風波舟楫顛危甚蛟黿出沒多斜陽幸無事沽酒聴漁歌   妻子休相咎勞生險自多商人豈有罪同我在風波   一棹危於葉傍觀亦損神他時在平地無忽險中人   

送韓瀆殿院出守岳陽[编辑]

仕宦自飄然君恩豈欲偏纔歸劍門道忽上洞庭船墜絮傷春目舂濤廢夜眠岳陽樓上月清賞浩無邊   

出守桐廬道中十絶[编辑]

隴上帶經人金門齒諌臣雷霆日有犯始可報君親   君恩泰山重爾命鴻毛輕一意懼千古敢懷妻子榮   妻子屢牽衣出門投禍機寧知白日照猶得虎符歸   分符江外去人笑似騷人不道鱸魚美還堪養病身   有病甘長廢無機苦直言江山藏拙好何敢望天閽   天閽變化地所好必真龍軻意正迂闊悠然輕萬鍾   萬鍾誰不慕意氣滿堂金必若枉此道傷哉非素心   素心愛雲水此日東南行笑解塵纓處滄浪無限清   滄浪清可愛白鳥鑑中飛不信有京洛風塵化客衣   風塵日已逺郡枕子陵溪始見神龜樂優優尾在泥   

蕭灑桐廬郡十絶[编辑]

蕭灑桐廬郡烏龍山靄中使君無一事心共白雲空   蕭灑桐廬郡開軒即解顔勞生一何幸日日面青山   蕭灑桐廬郡全家長道情不聞歌舞事遶舍石泉聲(烏龍山泉實過公署)   蕭灑桐廬郡公餘午睡濃人生安樂處誰復問千鍾   蕭灑桐廬郡家家竹隠泉令人思杜牧無處不潺湲   蕭灑桐廬郡春山半是茶新雷還好事驚起雨前芽   蕭灑桐廬郡千家起畫樓相呼採蓮去笑上木蘭舟   蕭灑桐廬郡清潭百丈餘釣翁應有道所得是嘉魚(此郡魚少而嘉)   蕭灑桐廬郡身閒性亦靈降真香一炷欲老悟黄庭   蕭灑桐廬郡嚴陵舊釣臺江山如不勝光武肯教來   

新定感興五首[编辑]

數仞黄堂上題名僅百賢孤髙宋開府千載可拳拳   山水真名郡恩多補諌官中間好田錫風月亦盤桓   風物皆堪喜民靈獨可哀稀逢賢太守多是謫官來   去國三千里風波豈不賒迴思洞庭險無限勝長沙   江上多嘉客清歌進白醪靈均良可笑終日著離騷  

遊烏龍山寺[编辑]

髙嵐指天近逺溜出山遲萬事不到處白雲無盡時異花啼鳥樂靈草隠人知信是棲真地林僧半雪眉   

江干閒望[编辑]

江干日清曠寓目一搘笻落葉信流水歸雲識舊峯蘭蓀誰共采鳬鴈自相從莫愛蘋風起波來千萬重   

和章岷推官同登承天寺竹閣[编辑]

僧閣倚寒竹幽襟聊一開清風曽未足明月可重來晩意煙垂草秋姿露滴苔佳賔何以佇雲瑟與霞杯   

齋中偶書[编辑]

狂愚多苦口幽逺獨甘心言路有餘責權門無去音忘憂曽扣易思古即援琴此意誰相和寥寥鶴在陰   

留題江秀才舊居[编辑]

結舍近滄洲江山不外求我來明月夜更得主人留   

依韻酬周騤太博同年[编辑]

孰敢先懷富貴圖良時須惜幾嗟吁衆心可致巍巍主上意思平兩兩符不稱内朝裨耳目多慙外補救皮膚子陵灘畔觀漁釣無限殘陽媚綠蒲   

依韻答胡侍郎見寄[编辑]

千年風采逢明主一寸襟靈慕昔賢待看朝廷興禮讓天衢何敢鬬先鞭   

桐廬郡齋書事[编辑]

千峯秀處白雲驕吏隠雲邊豈待招數仞堂髙誰富貴一枝巢隠自逍遥杯中好物閒宜進林下幽人静可邀莫道官清無嵗計滿山芝朮長靈苖   

留題方干處士舊居[编辑]

某景祐初典桐廬郡有七里瀨子陵之釣臺在而乃以從事章岷往搆堂而祠之召會稽僧悦躬圖其像於堂洎移守姑蘇道出其下登臨徘徊見東嶽絶碧白雲徐生云方干處士之舊隠遂訪焉其家子孫尚多儒服有楷者新策名而歸因留二十八言又圖處士像於嚴堂之東壁楷請刋詩于其左   風雅先生舊隠存子陵臺下白雲村唐朝三百年冠蓋誰聚詩書到逺孫(時裔孫楷登進士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