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正公集/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范文正公集 卷二
作者:范仲淹 北宋
卷三

古詩[编辑]

和人遊嵩山十二題[编辑]

公路澗(曹公與袁術常争據此地)[编辑]

嵩髙發靈源,北望洛陽注。
清流引河漢,白氣横雲霧。
英雄惜此地,百萬曽相拒。
近代無戰争,常人自來去。

拜馬澗(子晉登仙遺馬於此鄉人見之皆拜)[编辑]

傳聞王子仙,澗邊遺逸驥。
當時青雲路,雞犬亦可致。
未必真龍媒,悠悠在平地。

二室道[编辑]

太室何森聳,少室欲飛動。
相對起雲霞,恍如遊仙夢。
何以寵此行,行歌降神頌。

自峻極中院步登太室中峯[编辑]

白雲隨人來,翩翩疾如馬。
洪崖與浮丘,襟袂安足把。
不來峻極遊,何能小天下 。

玉女牕[编辑]

窈窕玉女窻,想像玉女粧。
皎皎月為鑑,飄飄霓作裳。
莫學陽臺夢,無端惑楚王。

玉女搗衣石[编辑]

但見嵓前砧,誰聞月下杵。
金文與鐵色,璨璨知千古。
試問搗衣仙,何如補天女。

天門[编辑]

天門絶境遊,熈然揖灝氣。
下顧莽蒼間,雲雷走平地。
天威不逺人,孰(舊本作莫)起欺天意。

天門泉[编辑]

天門有靈泉,埃塵未嘗至。
日月自髙照,雲霞亦輝庇。
惟抱夷齊心,飲之可無愧。

天池[编辑]

嶽頂見天池,神異安可度。
勿謂無波濤,雲雷有時惡。
乘此澄清間,吾纓可以濯。

三醉石[编辑]

巍巍八仙壇,上有三醉石。
憐此髙陽徒,如樂華胥域。
憔悴澤邊人,獨醒良可惜。

峻極上寺[编辑]

徘徊峻極寺,清意滿烟霞。
好風從天來,吹落桂樹花。
髙髙人物外,猶屬梵王家。

中峯[编辑]

嵩高最髙處,逸客偶登臨。
迴看日月影,正得天地心。
念此非常遊,千載一披襟。

聽真上人琴歌[编辑]

銀潢耿耿霜稜稜,西軒月色寒如氷。
上人一叩朱絲繩,萬籟不起秋光凝。
伏羲歸天忽千古,我聞遺音淚如雨。
嗟嗟不及鄭衛兒,北里南隣競歌舞。
競歌舞,何時休,師襄堂上心悠悠。
擊浮金,戞鳴玉,老龍秋啼蒼海底。
幼猿暮嘯寒山曲,隴頭琴瑟咽流泉。
洞庭蕭蕭落寒木,此聲感物何太靈。
十二銜珠下仙鵠,為予再奏南風詩。
神人和暢舜無為,為余試彈廣陵散。
鬼物悲哀晉方亂,乃知聖人情慮深。
將治四海先治琴,興亡哀樂不我遁。
坐中可見天下心,感公遺我正始音。
何以報之千黄金?

和僧長吉湖居五題[编辑]

湖山[编辑]

湖山滿清氣,賞心甲呉越。
晴嵐起片雲,晩水連初月。
漁父得意歸,歌聲等閒發。

水月[编辑]

千尋月脚寒,湖影浄於天。
忽如嫦娥宫,俯仰見嬋娟。
更約中秋夕,長津無寸烟。

筠亭[编辑]

為愛碧鮮亭,入夏敂敂至。
臺榭競生煙,獨有清凉意。
髙岡鳯不來,幽人此沉醉。

風笛[编辑]

風引湖邊笛,焉知非隠淪。
一聲裂雲去,明月生精神。
無為落梅調,留寄隴頭人。

渚蓮[编辑]

武陵誰家子,波面雙雙渡。
空積心中絲,未成機上素。
似共織女期,秋宵苦霜露。

酬葉道卿學士見寄[编辑]

世傳學中祿,小子迺逢辰。
一入諫諍司,鴻毛忽其身。
可負萬乘主,甘為三黜人。
豈量堯舜心,如日照孤臣。
薄責落善地,雅尚過朝倫。
僅同龜在泥,敢冀蠖求伸。
朱樓逼清江,下睨百丈鱗。
羡此南魚樂,不忍持鈎綸。
為郡良優優,乏材止循循。
恬愉弗擾外,何以慰逺民。
拙可存吾樸,静可逸吾神。
漸得疎懶味,下車將四旬。
嘉興風雅來,觀對如天賔。
感兹韶夏音,佐我臺上春。

和章岷從事鬭茶歌[编辑]

年年春自東南來,建溪先暖冰微開。
溪邊竒茗冠天下,武夷仙人從古栽。
新雷昨夜發何處,家家嬉笑穿雲去。
露牙錯落一番榮,綴玉含珠散嘉樹。
終朝採掇未盈襜,唯求精粹不敢貪。
研膏焙乳有雅製,方中圭兮圓中蟾。
北苑將期獻天子,林下雄豪先鬭美。
鼎磨雲外首山銅,瓶攜江上中泠水。
黄金碾畔綠塵飛,紫玉甌心雪濤起。
鬭余味兮輕醍醐,鬭余香兮薄蘭芷。
其間品第胡能欺,十目視而十手指。
勝若登仙不可攀,輸同降將無窮恥。
吁嗟天産石上英,論功不愧階前蓂。
衆人之濁我可清,千日之醉我可醒。
屈原試與招魂魄,劉伶却得聞雷霆。
盧仝敢不歌,陸羽須作經。
森然萬象中,焉知無茶星。
商山丈人休茹芝,首陽先生休采薇。
長安酒價減千萬,成都藥市無光輝。
不如仙山一啜好,泠然便欲乘風飛。
君莫羡花間女郎只鬭草,贏得珠璣滿斗歸。

和葛閎寺丞接花歌[编辑]

江城有卒老且貧,憔悴抱闗良苦辛。
衆中忽聞語聲好,知是北來京洛人。
我試問云何至是,欲語汍瀾墮雙淚。
斯須収淚始能言,生自東都富貴地。
家有城南錦繡園,少年止以花為事。
黄金用盡無他能,却作瓊林苑中吏。
年年中使先春來,曉宣口勅脩花臺。
竒芬異卉百餘品,求新換舊争栽培。
猶恐君王厭顔色,羣芳只似尋常開。
幸有神仙接花術,更向成都求絶匹。
梁王苑裏索妍姿,石氏園中搜淑質。
金刀玉尺裁量妙,香膏膩壤彌縫密。
迥得東皇造化工,五色敷華異平日。
一朝寵愛歸牡丹,千花相笑妖嬈難。
竊藥嫦娥新換骨,嬋娟不似人間看。
太平天子春遊好,金明栁色籠黄道。
道南樓殿五雲髙,鈞天捧上蓬萊島。
四邊桃李不勝春,何况花王對玉宸。
國色精明動韶景,天香旖旎飄芳塵。
特奏霓裳羽衣曲,千官獻夀羅星辰。
兌恱臨軒逾數刻,花吏此時方得色。
白銀紅錦滿牙牀,拜賜仗前生羽翼。
惟觀風景不憂身,一心嵗嵗供春職。
中途得罪情多故,刻木在前何敢訴。
竄來江外知幾年,骨肉無音鴈空度。
北人情况異南人,蕭灑溪山苦無趣。
子規啼處血為花,黄梅熟時雨如霧。
多愁多恨信傷人,今年不及去年身。
目昏耳重精力減,復有鄉心難具陳。
我聞此語聊悒悒,近曽侍從班中立。
朝違日下暮天涯,不學爾曹向隅泣。
人生榮辱如浮雲,悠悠天地胡能執。
賈誼文才動漢家,當時不免來長沙。
幽求功業開元盛,亦作流人過梅嶺。
我無一事逮古人,謫官却得神仙境。
自可優優樂名教,曽不恓恓弔形影。
接花之技爾則竒,江鄉卑溼何能施。
吾皇又詔還淳朴,組繡文章皆棄遺。
上林將議賜民畋,似昔繁華徒爾為。
西都尚有名園處,我欲抽身希白傅。
一日天恩放爾歸,相逐栽花洛陽去。

天平山白雲泉[编辑]

靈泉在天半,狂波不能侵。
神蛟穴其中,渇虎不敢臨。
隠照涵秋碧,泓然一勺深。
游潤騰龍飛,散作三日霖。
天造豈無意,神化安可尋。
挹之如醍醐,盡得清涼心。
聞之異絲竹,不含哀樂音。
月好羣籟息,涓涓度前林。
子晉罷雲笙,伯牙收玉琴。
徘徊不擬去,復發滄浪吟。
乃云堯湯嵗,盈盈常若今。
萬里江海源,千秋松桂陰。
兹焉如有價,北斗量黄金。

留題常熟頂山僧居[编辑]

平湖數百里,隠然一山起。
中有白龍泉,可洗人間耳。
吾師仁智心,愛兹山水音。
結茅三十年,不道日月深。
笑我名未已,來問無端理。
却指嶺邊雲,斯焉贈君子。

江上漁者[编辑]

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
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裏。

送蔡挺代父之蜀[编辑]

朔風豈不寒,蜀道豈不難。
之子代親行,萬里心自安。
劍閣雪猶明,錦江春未闌。
到日必詩戰,重登李杜壇。

鄱陽酬泉州曹使君見寄[编辑]

吾生豈不幸,所稟多剛腸。
身甘一枝巢,心苦千仞翔。
志意苟天命,富貴非我望。
立譚萬乘前,肝竭喉無漿。
意君成大舜,千古聞羶香。
寸懷如春風,思與天下芳。
片玉棄且在,雙足何辭傷。
王章死於漢,韓愈逐諸唐。
獄中與嶺外,妻子不得將。
義士撫巻起,眦血一霑裳。
胡弗學掲厲,胡弗隨低昻。
干時宴安人,滅然已不揚。
匹夫虎敢鬬,女子熊能當。
况彼二長者,烏肯巧如簧。
我愛古人節,皎皎明如霜。
今日貶江徼,多慙韓與王。
罪大禍不稱,所損傷纎茫。
盡室來官下,君恩大難忘。
酒聖無隠量,詩豪有餘章。
秋來魏公亭,金菊何煌煌。
登髙發秘思,聊以攄吾狂。
卓有梅聖俞,作邑郡之旁。
矯首賦靈烏,擬彼歌滄浪。
因成答客戲,移以贈名郎。
泉南曹使君,詩源萬里長。
復我百餘言,疑登孔子堂。
聞之金石音,繩繩自宫商。
念此孤鳴鶴,聲應來逺方。
相期養心氣,彌天浩無疆。
鋪之被萬物,照之諧三光。
此道果迂闊,陶陶吾醉鄉。

和謝希深學士見寄[编辑]

天地久開泰,過言防結括。
誰憐多出處,自省有本末。
心焉介如石,可裂不可奪。
盡室得江行,君恩與全活。
迴頭諫諍路,尚願無壅遏。
豈獨世所非,千載成迂闊。

廬山瀑布[编辑]

范文正公集/卷02
消歧义页
這是一個消歧義頁——使用相同或相近標題,而主題不同的條目列表。如果您是通過某個内部鏈接轉到本頁,希望您能協助將該內部鏈接指向正確的主條目。

范文正公集/卷02可以指:

滕子京魏介之二同年相訪丹陽郡[编辑]

長江天下險,涉者利名驅。
二公訪貧交,過之如坦途。
風波豈不惡,忠信天所扶。
相見乃大笑,命歌倒金壺。
同年三百人,大半功名呼。
沒者草自綠,存者顔無朱。
功名若在天,何必心區區。
莫競貴高路,休防讒疾夫。
孔子作旅人,孟軻號迂儒。
吾輩不飲酒,笑殺髙陽徒。

送劉牧推官之兗州[编辑]

相國鎮東魯[1],開閤多英豪。
羡子賦從軍,壯思如波濤。
當有非常遇,所得連九鼇。
故人孫復之,卧雲生二毛。
或作梁甫吟,秋風共呼號。
翩翩草檄外,可與相遊遨。
益以夫子心,萬物都一毫。
此行名與節,須似泰山髙。

和楊畋孤琴詠[编辑]

愛此千里器,如見古人面。
欲彈換朱絲,明月當秋漢。
我願宫商絃,相應聲無間。
自然召南風,莫起孤琴歎。

絳州園池[编辑]

絳臺史君府,亭閣參園圃。
一泉西北來,羣峯髙下覩。
池魚或躍金,水簾長布雨。
怪柏鎖蛟虬,醜石鬭貙虎。
羣花相倚笑,垂楊自由舞。
静境合通仙,清陰不知暑。
每與風月期,可無詩酒助。
登臨問民俗,依舊陶唐古。

晉祠泉[编辑]

神哉叔虞廟,地勝出嘉泉。
一源甚澄静,數步忽潺湲。
此異孰可窮,觀者増恭虔。
錦鱗無敢釣,長生同水仙。
千家溉禾稻,滿目江鄉田。
我來動所思,致主愧前賢。
大道果能行,時雨宜不愆。
皆如晉祠下,生民無旱年。

訪陜郊魏疎處士[编辑]

賢哉先處士,天書召不起。
雲夫嗣孤風,復為隠君子。
有石礪其齒,有泉洗其耳。
不瞰紅塵路,榮利無窮已。
孜孜朝市人,同在風波裏。
大為髙士笑,誓不拾青紫。
我亦寵辱流,所幸無愠喜。
進者道之行,退者道之止。
矧今領方面,豈稱長城倚。
來訪卧雲人,而請益諸已。
得無長者言,佩之玉非美。

中元夜百花洲作[编辑]

南陽太守清狂發,未到中秋先賞月。
百花洲裏夜忘歸,綠梧無聲露光滑。
天學碧海吐明珠,寒輝射空星斗疎。
西樓下看人間世,瑩然都在青玉壺。
從來酷暑不可避,今夕涼生豈天意。
一笛吹銷萬里雲,主人髙歌客大醉。
客醉起舞逐我歌,弗舞弗歌如老何。

覽秀亭詩[编辑]

南陽有絶勝,城下百花洲。
謝公創危亭(紫微謝希深領郡日建此亭),屹在髙城頭。
盡覽洲中秀,歴歴銷人憂。
作詩刻金石,意垂千載休。
我來亭蚤壞,何以待英遊。
試觀荆棘繁,欲步瓦礫稠。
嗟嗟命良工,美材肆爾求。
曰基復日搆,落成會中秋。
開樽揖明月,席上皆應劉。
敏速迭唱和,醺酣爭獻酬。
老子素不淺,預兹年少儔。
九日重登臨,涼空氛氣收。
風來鴈聲度,雲去山色留。
西郊有潭菊,滿以金船浮。
雅為君子夀,物外真悠悠。
過則與春期,春時良更優。
熖熖衆卉明,衮衮新泉流。
簫鼓動地喧,羅綺傾城遊。
五馬不行樂,州人為之羞。
亭焉詎可廢,願此多賢侯。

祠風師酬提刑趙學士見貽[编辑]

先王制禮經,祠為國大事。
孟春祭風師,刺史敢有二。
齋戒升于壇,拜手首至地。
所祈動以時,生物得咸遂。
勿鼓江海濤,害我舟檝利。
昊天六七月,會有雷雨至。
慎無吹散去,坐使百榖悴。
髙秋三五夕,明月生天際。
乃可驅雲烟,以喜萬人意。
願君入薫絃,上副吾皇志。
阜財復解愠,即為天下賜。
八使重古禮,作詩歌祭義。
誠欲通神明,非徒奬州吏。
賢哉推此心,良以警有位。

依韻和安陸孫司諌見寄(甫)[编辑]

穰下故都今,善藩沃衍千。
里多豐年孫,公頃以清浄。
化我來代之,慙二天人物。
髙傳卧龍里,神仙近接弄。
珠川漢光舊,烈山河在徘。
徊弔古良依,然二十八將。
固不朽風雲,一代皆忠賢。
我亦明時得,君者出處十。
載功不前尚,得州麾養衰。
疾優游豈減,居林泉因逢。
故人作宴喜,琴樽風月夕。
不眠之翰詩,來若金石重。
於我輩何其,偏相其直道。
了無悔寧争,蠖屈與鵬騫。

送鄖鄉尉黄通[编辑]

少年好逸驥,老者重安車。
争先尚逐逐,致逺貴徐徐。
勿言一尉卑,千户繫慘舒。
外矜固不足,内樂則有餘。
子游與季路,作邑寧欷歔。
五斗對萬鍾,所問道何如。

依韻和襄陽王源叔龍圖見寄[编辑]

髙車赴南峴,敝郊主東道。
風采喜一見,布素情相好。
屈指四十秋,于今嵗寒保。
我起為君夀,善頌復善禱。
願盡杯中物,薄言理可到。
君子貴有終,功名非必早。
朝端卿大夫,所尚賢而老。
世慮久乃周,聖門深已造。
與君誓許國,無忝於祖考。
潔如鳯食竹,樂若魚在藻。
安得長相親,時時一絶倒。
不忘平生期,明月滿懷抱。

依韻答賈黯監丞賀雪[编辑]

今之刺史古諸侯,孰敢不分天子憂。
自秋徂冬渇雨雪,旬奏空文慙轉郵。
得非郡國政未洽,刺史閉閤當自尤。
上賴天子仁且聖,神龍奔走不俟求。
同雲千里結雪意,一夕密下誠如羞。(俗有雪羞多夜落之語)
曉來賞心江海上,東望不見三神丘。
渾祛厲氣發和氣,明年黍稷須盈疇。
烟郊空闊獵者健,酒市暖熱沽人稠。
光精璨璨奪劍戟,清寒拂拂生衣裘。
鈴齋賀客有喜色,飲酣歌作擊前籌。
常願帝力及南畝,盡使風俗如東鄒。
誰言吾子青春者,意在生民先發謳。

依韻答提刑張太博嘗新醖[编辑]

南陽本佳處,偶得作守臣。
地與汝墳近,古來風化純。
當官一無術,易易復循循。
長使下情達,窮民奚不伸。
此外更何事,優游欵嘉賔。
時得一笑會,恨無千日醇。
客有多聞者,密法為我陳。
自言此靈物,盡心妙始臻。
非徒水泉潔,大要麴糵均。
暄涼體四時,日月周數旬。
其氣芳以烈,厥味和而辛。
涓涓滴小槽,清光能照人。
固可奉宗廟,宜能格天神。
我姑酌金罍,駐此席上珍。
况有百花洲,水木長時新。
煙姿藏碧塢,栁杪見朱闉。
兩兩鳬鴈侣,依依江海瀕。
晩光倒晩影,一川無一塵。
悠悠乘畫舸,坦坦解朝紳。
綠陰承作蓋,芳草就為茵。
引此杯中物,獻酬交錯頻。
禮俗重三爵,今乃不記巡。
大言出物表,本性還天真。
或落孟嘉帽,或抛陶令巾。
吾非葛天氏,誰為劉伯倫。
大使達觀者,與予日相親。
作詩美嘉會,調髙繼無因。
但願天下樂,一若樽前身。
長戴堯舜主,盡作羲黄民。
耕田與鑿井,熈熈千萬春。

寄題峴山羊公祠堂[编辑]

休哉羊叔子,輔晉功勲大。
化行江漢間,恩被疆埸外。
中國倚而安,治為天下最。
開府多英僚,置酒每髙會。
徘徊臨峴首,興言何慷慨。
此山自古有,游者千萬輩。
堙滅皆無聞,空悲嵗月邁。
公乎仁澤深,風采獨不昧。
于今墮淚碑,觀之益欽戴。
卓有王源叔,文學偉當代。
借麾來襄陽,髙懷極恬退。
山姿列雲端,江響拂天籟。
行樂何逍遥,覽古忽感概。
不見叔子祠,蕪沒民疇内。
千金贖故基,廟貌重營繪。
襄人復其祀,水旱有攸賴。
太守一興善,比戶皆歡快。
源叔政可歌,又留千載愛。

送河東提刑張太博[编辑]

憶守姑蘇日,見君已驚人。
翩翩幕中畫,落落席上珍。
强記及敏力,一一精如神。
洎余領西帥,密與羌夏隣。
君來貳邊郡,表裏還相親。
有如得四支,周旋衞其身。
予始按萬渠,兵行百物陳。
而君主其事,進退皆有倫。
羌酋八九百,醉歌喜齗齗。
傳告以號令,再拜罔不馴。
作城大順川,扼敵來路津。
漢軍始屯集,敵騎俄紛綸。
諸將稍畏怯,偶語辭艱辛。
君躍匹馬去,入險將死濵。
持檛畫禍福,虎校靡不遵。
呼兵就畚鍤,悦使咸忻忻。
晝夜戰且役,城成未踰旬。
敵乃急攻我,萬衆生煙塵。
蒼惶被矢石,遁走無逡巡。
君馳奏闕下,感慨動中宸。
是秋懷敏敗,敵勢侵涇原。
天地正愁慘,闗輔將迸奔。
腹心苟不守,皮膚安得存。
予召蕃漢兵,趨邠當北門。
諸將切切議,謂宜守塞垣。
惟君力贊我,咸鎬為本根。
全師遂鼓進,連城息驚喧。
果釋天子憂,奬詔垂明恩。
予貳機衡重,君掌食貨繁。
豈敢懈夙夜,未嘗攄笑言。
今叨領南陽,會君乘使軒。
擕手百花洲,無時不開樽。
語論極今古,情契及子孫。
氣同若蘭芝,聲應如篪塤。
浩歌忘物我,劇飲無涼暄。
自問平生心,此樂曽幾番。
一旦改使節,悤悤指并汾。
惜别固不忍,贈行當有云。
從來宿兵地,北與敵境分。
長河出紫塞,太行入青雲。
天然作雄屏,覽者懷忠勲。
行府在平陽,山川秀氤氳。
堯民擊壤歌,千古猶得聞。
君有經濟心,潤以金石文。
攬轡問風俗,坐堂精典墳。
此道日益大,行行思致君。

依韻和提刑太博嘉雪[编辑]

南陽風俗常苦耕,太守憂民敢不誠。
今秋與冬數月旱,二麥無望愁編氓。
龍遁雲藏不肯起,荒祠巫鼓徒轟轟。
昨宵天意驟囘復,繁陰一布飄寒英。
裁成片片盡六出,化工造物何其精。
散亂狂飛若倚勢,徘徊緩舞如含情。
千門競掃明月色,萬木都拆寒梅英。
天上風流忽爾在,人間險阻無不平。
因松偶作琴瑟調,過竹徐聞環珮聲。
江天鳴鴈畏相失,龍庭奔馬豪如驚。
丞相沙隄初踏練,將軍紫髯渾綴瓔。
巖前饑殺嘯風虎,海上凍死吞舟鯨。
我有髙樓擘雲上,雙瞳一開千里明。
羣閻逐去疫癘逺,長逵壓下塵埃清。
當知有年可坐致,東臯父老休營營。
因招大使賞天瑞,醉把羲黄向上評。
窮通得喪了無事,莊老器宇何難并。
君起作歌我作和,天地和氣須充盈。
當年此樂不可得,與雪對舞攄平生。
共君學取雪好處,平施萬物如權衡。

送謝景初廷評宰餘姚[编辑]

世徳踐甲科,先賔客(先紫微俱登甲科廷評今又繼之)青紫信可拾。
故鄉特榮輝,髙門復樹立。
餘姚二山下,東南最名邑。
煙水萬人家,熈熈自翔集。
又得賢大夫,坐堂恩信敷。
春風為君來,綠波滿平湖。
乘興訪隠淪,今逢賀老無。
文藻凌雲處,定喜江山助。
未能同仙舟,離樽少留駐。
行行道不孤,明月相隨去。

閲古堂詩[编辑]

中山天下重,韓公兹鎮臨。
堂上繢昔賢,閲古以儆今。
牧師六十人,冠劍竦若林。
既瞻古人像,必求古人心。
彼或所存逺,我將所得深。
仁與智可尚,忠與義可欽。
吾愛古賢守,馨徳神祗歆。
典法曽弗泥,勸沮良自斟。
躋民在春臺,熈熈樂不淫。
耕夫與樵子,飽暖相謳吟。
王道自此始,然後張薫琴。
吾愛古名將,毅若武庫森。
其重如山安,其静如淵沉。
有令凛如霜,有謀密如陰。
敵城一朝拔,戎首萬里擒。
虎豹巻韜畧,鯨鯢投釡鬵。
皇威徹西海,天馬來駸駸。
留侯武侯者,將相俱能任。
決勝神所啟,受託天所諶。
披開日月光,振起雷霆音。
九闗支一柱,萬宇覆重衾。
前人何赫赫,後人豈愔愔。
所以作此堂,公意同堅金。
僕思寳元初,叛羌弄千鐔。
王師生太平,苦戰誠未禁。
赤子餵犬彘,塞翁淚涔涔。
中原固為辱,天子動宸襟。
乃命公與僕,聨使禦外侵。
歴歴革前弊,拳拳掃妖祲。
二十四萬兵,撫之若青衿。
惟以人占天,不問昴與參。
相彼形勝地,指掌而蹄涔。
復我横山疆,限爾長河潯。
此得喉可扼,彼宜肉就椹。
上前同定策,奸謀俄獻琛。
梟巢不忍覆,異日生凶禽。
僕已白髪翁,量力欲投簮。
公方青春期,抱道當作霖。
四夷氣須奪,百代病可鍼。
河湟議始行,漢唐功必尋。
復令千載下,景仰如髙岑。
因賦閲古篇,為公廊廟箴。

南康軍江中落星寺[编辑]

長江萬里來,古寺中流起。
如何天上星,汩汩波濤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時李相公迪在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