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正公集 (四部叢刊本)/鄱陽遺事錄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鄱陽遺事錄碑 范文正公集 鄱陽遺事錄卷第一
宋 范仲淹 撰 宋 樓鑰 撰年譜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翻元天曆本
鄱陽遺事錄卷第二

褒賢祠記卷之一

    淄州長山縣建范文正公祠堂記

古之治天下所謂不賞而民勸者非謂絕而不賞之也

賞一善而百善進也何哉自京師至於郡縣郡縣至於

鄕黨其間有德行節義可稱者取而旌之爵於朝廷死

表其門閭如此風俗莫不勉勵也漢唐之間雖不及於

三代而以號爲治者此道素行也且今之天下何異乎

古之天下然而風俗未厚於古者得非此道之廢歟故

文正公范希文之于於陵也豈特德行節義而巳矣夫

公家世姑蘇幼而孤弱無父所怙而後隨其母氏來居

兹土留而不出遂爲邑人及其長也卓有所立郷人竒

之嘗廬於長白日自諷誦雖刻苦不睱每患其寡友一

日超然遐舉四走方外求老師巨儒以成就其業不數

歳間大通六籍聲名傾動當世祥符中㑹明天子詔天

下舉賢者能者公素擅鄉閭之譽爲卿大夫之所賔興

一上而中殊科㝷𥙷軄任驟歷臺諫丕功碩惠加乎生

民鯁議讜言許於當國天下之人無賢不肖不謀而同

辭曰范公如登輔相太平可期及乎領邊郡握兵權談

笑樽爼之間折衝方靣之難威聲逺布坐鎭獷俗以致

疆塲塵清投烽釋警虜不敢犯邊盗不敢入㓂天子𠋣

之如金湯視之如腹心何患乎西戎何憂乎北狄時以

海内旣安邦國無事乃擢貳樞府叅預機務天下之人

驩然相語曰范公用矣但翹首跋足以俟太平爾公自

負上重責以謂其功不可亟成也必待馴致故其所

爲志在遠大移風易俗𨤲革頽𡚁下輯臣儀上禆衮聀

欲行之以人而兾効於後也大易稱漸以正邦公寔用

之矣惜乎其不能終之而薨設使而終之則周召伊傅

曷以加此嗚呼天之生公將以輔世功未及宣何速寡

之詩云彼蒼者天殱我良人此之謂也公没之後邑里

無傳焉噫古之人有德行節義取而旌之猶能以厲其

風俗况有功扵天下者乎治平中澤出宰是邑訪公之

跡得公之實因謂邑中諸君子曰范公爵位如此其逹

功烈如此其顯豈非兹邑之勝事耶何久而不爲之祠

諸君從容而語曰今日之議𠃔符夙昔之願盖邑素有

是心而患在位者未嘗注意旣聞澤言翕然樂從爰飭

SKchar人構堂宇命繪工圗儀形一之日二之日經始三之

四之日告成財歛餘羡用不漁民旣而修虔誠謁偉像

洋洋乎如在使夫十室之民朝夕耳傾而目属自非嵬

𤨏之𩔖得無聲激薄者敦懦者立如是何患風俗不及

古也故曰不賞而民勸謂此矣愚之所以建公祠者非

止爲乎公也爲民也非止爲乎民也爲天下也澤竊邑

兹乆慙無異政聊𫐠其美以傳之後公之能事大叅歐

陽公褒賢之碑詳矣此不覼縷舉其梗槩而已治平二

年三月四日記尚書虞部貟外郎知縣事上𮪍都尉賜

緋魚袋韓澤𫐠將仕郎守縣尉兼主簿事劉𪔂三班奉

職監酒稅徐士安宣奉郎守殿中丞知縣事兼兵馬都

𬐱郭槩同立石郷貢進士王特篆額郊社齋郎韓郭仁

書丹刋者董選

    范公泉記

洪範五行一曰水混混然利物源泉爲本飬老愈病醴

泉爲上昔宋皇祐中范文正公常帥青社有德於人而

州之乾方洋溪醴泉出焉後人目之曰范公泉其與戴

公山嚴公瀬邵伯塘鄭公渠埒美儷踪矣以經兵革遂

致湮絶鞠爲園𬞞踰五十載𦒿老過之靡不興嘆廼者

連帥完顔公思欲發前賢之跡慰青人之意乃按圗誌

詢故老得其故處畚鍤清泉復出方池流溝作亭蓻木

巨壑層城映帶左右屈曲靖深蕭然如屏蒼岩翠阜間

又且築臺開軒西崖缺處招引西山秀色可𭣄朝烟夕

霏四時有之物外勝絶紛綸坌集邦人萃止神明還觀

滋液甘寒宜藥宜茶嗚呼物有否而泰物有塞而通醴

泉之瑞感而應地不愛寶是造物之無盡蔵也范公以

善政致之于前今公復以善政致之于後前後相望如

蹈一軌可謂異世同流者矣他日芝封趣公歸朝後人

思之亦如思范公也古者思其人愛其樹僕於斯泉云

■城王■譔南麓任詢書營丘王樞篆大定辛丑十一

月朔輔國上將軍山東統軍使

    范文正公書堂記

傍鄒邑山也黌山處其東長白峙其南聖王諸山連峯

委㑹於其西聖王之南有山曰㑹仙其峰壁立特起蒼

翠可愛其中有堂故基曰書堂世傅以爲文正范公之

别墅也公復有上書堂在㑹仙之南黌堂山之上黌堂

之得名者亦以公嘗讀書於其上故也因爲之嘆曰自

開闢以來不知其幾千萬年矣而山之名由公而得自

公而殁又幾三百年矣聞公之名其猶如生其果何似

而然哉嘗試推公之出處矣憶昔公之始來居是山也

非爲棲身遁迹之舉必也讀天下書窮天下事以爲天

下之用耳其出也非爲肥身榮家之計必也幼而學壯

而行以伸平日之藴耳惟公有是心也故能一旦立於

朝廷之上忠犯天顔恩流海内巋然爲一代宗臣及其

歿也復使斯人聞風而作興慕義而感動者然歟此公

之德所以盛也仲元忝爲邑人求㳺堂下慨然有感於

中乃爲之歌曰鄒邑之陽𠔃聳列群山㑹仙特起𠔃秀

色可飡有峰𠔃峨峨有水𠔃潺潺松風𠔃蕭颯白雲𠔃

徃還公之㳺𠔃水曲公之居𠔃山顛公之誦𠔃林下公

之歌𠔃雲間瞬千古𠔃易徃仰高風𠔃莫攀德巍巍𠔃

山之高心休休𠔃雲之間凛𠔃孤松之操淵𠔃巨浸之

瀾誰復⿰糹⿱𢆶匹此遐踪𠔃躋斯民於夀域之安金國翰林學

士劉仲元記

    池州范文正公祠堂記

文正范公以勁飾大志盛德壯烈卓然爲宋名臣凡䆠

㳺人懷其惠莫不有祠池陽雖非公所仕之地而亦祠

之學宫盖以其少長於長山朱氏也國史本傅及歐陽

公撰神道碑俱云公生二歳而孤母貧無依改適長山

朱氏然人漫不知長山爲何地朱氏爲何人而公之寓

於其家幾何時也天台丁君木宰池之青陽政成暇日

討究先賢遺事慨然慕之長山去縣僅十五里朱之族

故在遂訪求其家得公之續譜遺墨及公與母謝夫人

之畫像又從好古博雅之士根㩀其本末源流旣畢委

故人程君爚過黼而言曰將爲祠堂願有𫐠焉黼謝不

敢其請益堅有不得辞凡公之立言立功具載方冊不

必贅叙獨以其在長山之事言之謹稽諸記録公之父

墉從吳越錢氏入朝歷成德成信武寜軍掌書記以卒

元妃陳氏繼室以謝氏其卒于徐也歸塟於吳中之天

平山陳氏祔焉謝氏無以爲生改適朱君文翰公生于

端拱二年猶在襁褓而鞠於母朱氏云族有在應天府

者故公以及冠辭母絶江逾淮學於應天盖景德之末

祥符之初也閱五六歲登進士第則在祥符之八年欲

便親飬授廣德軍司理叅軍迎母以徃攝集慶軍節度

推官辟泰州西谿塩稅再辟興化縣令徙楚州糧料院

母終于楚天聖五年公復如應天府晏元獻公知之表

掌府學服除乃歸宗易名越明年晏公再薦召試爲祕

閣校理始克請于朝追贈父母遷奉母䘮塟于河南尹

樊里萬安山下叅考歳月公之從朱姓幾四十年登科

記用今氏名後人改之耳朱氏之譜則文翰以景德初

嘗任淄州長史後以公贈興得太常博士公之手帖與

博士之孫延之在明道二年乃改郡至丹陽時猶稱延

之爲秀才而待以子姪禮又一帖在慶曆五年者則稱

之爲官人盖巳受公奏補而帖中頗及延之兄之子求

異姓恩澤事由此觀之公留止徃來長山歷時最久其

親愛顧念朱氏情義最篤皆以母故也公之䆠㳺遠者

三四歲近者一二歳猶皆立祠長山獨無祠可乎此丁

令君所以拳拳不能巳也放禮諏經法施於民以死勤

事以勞定國能禦大灾能捍大患皆所宜祀公於數者

殆無愧焉其神氣精爽如五行麗天芒寒色正不可晦

蝕中國夷狄所共瞻仰豈特其平生經歷之處宜奉祠

事而猶區區於是邑之長山者盖祀國之大節邦政之

所成可以興起人心可以扶持教化此不特爲公設也

祠堂擇地之爽塏且與朱氏附近爲屋十楹有室以奉

遺像有堂以嚴祭享有東西廂以居守祠者憩待祠者

固以門扄繚以周垣夹道以松杉而直逹于通衢䂓模

䆳潔不侈不陋費從官給役不民勞委學聀王震董其

成朱氏近族守其祀是亦可矣令君又云去長山數里

滕子京待制墓公與滕爲同年進士生嘗薦諸朝死

嘗銘其竁欲以配祀黼嘗聞公之守嚴修子陵祠而以

唐𨼆士方干配况滕旣竒才而公與之同時共事情好

欵宻以配公祠爲宜遂并書以賛其决且諗來者勿廢

紹定二年九月二十有二日朝請大夫丁黼記

    增修范文正公祠記  長白張臨撰

  太中大夫叅議中書省事張飬浩題額

  奉訓大夫僉燕南河北道㢘訪司事劉從禮書

古今仕其貴同何古人聲震天下事業巍巍而後世不

能也吁能者未必得爲得爲者未必能者也雖然能者

不難其人得爲者毎難其峙文正公先生范公事業魏

魏者屢進屢黜卒之擯斥難其時如此使先生終爲之

事業巍巍爲何如嗚呼俗因五季之後㢘耻道䘮士昧

出處賢不肖澷漶先生以剛大毅决之資抜出衆人之

中進退超邁委靡之世爲變尊王黜霸明義去利凛然

有洙泗之風其後真儒軰出聖學復明如發洙泗之堙

先生實指其處其可不謂之有功於聖門乎事業巍巍

者不足爲先生道長山視先生情北桑SKchar治平二年

邑人韓澤知縣事首率邑中祠祀先生石刻無恙金亡

祠燬至元巳卯邑士故江南河北道㢘訪簽事韓居仁

兄居貞唱邑中新之滛祠猖熾祈氓悉徃先生祀爲之

𡨜然今膠州同知歷下莫侯文淵尹縣始舉祀典居貞

洎今富寜庫同提舉王居敬偕邑中十餘鉅姓助牲醴

費距今三十餘年不輟朱氏頼先生庇猶奉洒掃居其

傍縣爲之蠲泛賦延祐六年寜夏子俊順昌監縣濟陽

楊侯僖爲尹滕陽左侯俌勾稽俱慕先生者也深以祠

廢不治縣甚耻一日同謁祠下覩陊剥俱曰盍葺之各

捐 --捐俸金(⿱艹石)于邑士皆以楮鏹助忽楊侯遷西臺御史去

子俊亦𤓰代次年秋左侯偕⿰糹⿱𢆶匹政燕山蒙古忽台汴梁

梁侯至始鳩匠腐者易之缺者補之危者崇之象服非

者更之增内門三楹厨二楹東西陬木悉植柏左侯詣

余曰先生記之惟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孟子所謂樂以天下憂以天下先生志也士大夫居相

君之位視天下赤子之樂不以人理待吮剥之困苦之

乃曰吾能爲君實倉廪充府庫聞先生之志如何故讀

岳陽樓記至此未嘗不三復莊誦久爲之感慨承左侯

之命余雖老不覺壯心如昔是以不讓樂爲之書云至

治元年八月己巳日記

    高郵軍興化縣重建濯纓亭記

天聖間文正范公爲是邦作濯纓亭於南谿之上賦詩

曰笑解塵纓處滄浪無限清公之意豈特挹滄浪之清

以滌我塵垢而巳邪君子目擊而道存矣中更兵燹蕩

爲莾區後有重建於稅務之南者㝷亦圯廢𦒿老云郷

校前廼故址也余旣甃適學之路即故址爲亭而扁之

以舊名亭並谿當邑東西之中眼界軒豁荷汀蘋渚鷗

鷺翔集風帆露檝朝夕徃來最物互變而俱宜草色際

天緑液瀰漫則於春宜氷輪浮空商灝沆碭則於秋宜

宜酷暑南薰徐來夐無鬲閡京徹肌骨宜隆寒黄蘆旅

鴈粧㸃雪意如展𦘕啚凡是諸景昔也散漫而不属今

皆萃列於斯亭之上足以廣吾胸中之雲夢而助筆下

之波瀾夫名所以詔是實也斯名也其義則夫子取之

孟子屈子發明之而文正范公昭掲之青青子衿蔵修

之暇於是而逰息焉對景而自得因名而心㑹吾知是

邦人物自今未易量矣紹興癸丑良月承直郎知高郵

軍興化事苕谿吳華記并書冬至日修軄郎主簿眉山

孫之竒立石

    高郵軍興化縣滄浪清風記

文正范公先生吾道之元氣也盖夫子之道不行於春

秌戰國而爲萬世師公之道際運文明措之華夏而爲

萬世法興化最幸涵濡於相業問津之始嘉定十七年

垓旣建學以祠明年築城立四門門祠縣望南白馬將

軍北金吾將軍東得勝龍母西昭陽君隂陽家之說龍

角宜伉即城爲樓樓獨軒偉公端冕學宫從夫子以詔

多士矣想其晝日垂簾琴之清堯舜之曲也野渡橫舟

纓之潔莘渭之志也清風徐來吟情夷猶滄浪之歌童

舞冠詠瞻之仰之斯道如存其敢生一忽心乎敬像公

燕㳺書淸風鳴琴馴鷗三詩于壁而以滄浪清風名之

垓之城化雜費取於酒蠧役先於湖嚙尺三㭖而杵千

堵萬甎而匠百其能築斯城而祠公與羣望於門也亦

公與神隂賜垓不敢忘永矢堅珉後之𣙜酤於斯譏征

於斯栖旅於斯携妓於斯不畏神寕不畏公神之不予

禍止一時公之不子愧垂千古滄浪不足以洗其愆清

風不足以掃其鄙可不戒哉鑰于學以嚴唘閉徑于學

以杜㳺邑士民與來者尚恪守之於是賦迎享送神

之章SKchar以斯文而刻焉詞曰學以用世何幽明星斗千

載炯所臨我文正公世典刑滄浪之水天與清水哉水

哉濯吾纓衮衣赤舄同此心堯舜之曲宓子琴絃歌㪅

入清風吟冠童風雩詠至今民懐吏聳神顧歆後二百

年築斯城城高水濶峙孔庭侑公舎奠春秌丁公相我

民金湯成四墉之望中𦒿英穹樓龍角甘棠隂芒寒色

正欄更横羣祠翼從森效靈鷗翔南溪怳逢迎月明滄

州冉雲乘秋菊寒泉酹德馨儼如侍公敢不欽歌圍旅

榻酤與征環而殛之咨尔神二三子𠔃同鑰扄嚴以公

道折未萌公亦福汝邑里寕峨冠曵履龍崢嶸三山陳

垓撰

    高郵軍興化縣重建縣學記

詔天下州縣皆立學仁宗朝叅知政事范公仲淹請也

然國初文治巳盛如周黨遂有賢守今學校必興按泰

州圖經曽易占建如皐縣學錢魯望記之實祥符八年

時公爲西溪塩⿰糹⿱𢆶匹令興化興化如皐均泰邑也要終而

原其始即彼而得於此正使學不待公而剏非公所作

成者耶垓後公二百載當嘉定十六年九月辛丑朏以

祗事𠮷夫子一殿巋然與重門峙立於水天莽蒼中諸

生謂垓令鄭簿章以公濯纓滄浪二亭故址爲學學未

備者十七八先生尙嗣成之垓謝不敏意此學之興必

仁宗皇帝𥘉政公試民事之日也文明之運輔宰所臨

學重於天下而士得師矣垓雖愚敢不力請無煩民無

擾士以令始至供堂緍五百佐是役新第吳君應酉辱

主學裒門殿餘緡千縣累酤羡數月緡二萬有竒合三

者鳩材庀工十七年春爲崇化堂五間軒三挾二右官

位左學軄東西廊二十二前列從祀若土祠若祭器若

書籍(⿱艹石)錢榖皆有所後分四齋曰博文曰敏行曰貫忠

曰篤信齋有爐亭殿加兩挾周以陛楯植扉中門列㦸

十二東祠范公屋三鑿方池亭其對復濯纓名益東伉

便門祠亦廡二緫公厨湢溷剏屋五十合門殿共六十

區堂之崇二十尺袤一百三十尺翬棟沈沈他率稱是

門納湖光城築 之閣道連複清淑扶輿之氣萃焉明

年夏五月以成増田架僦月割酒量銭十四𥙷弟子貟

食日三十歳元正長至縣載酒三行闔耋艾與縣官序

拜崇化堂㝎爲比於是吳君率諸生請記之石垓嘗謂

講學師友之軄也興學守令之軄也幸不乏事何記然

垓嘗爲學官永嘉昔語人者不敢不以告夫子曰十室

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不如丘之好學也孟子曰學則

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倫也學非外求也教非外立也

忠信夫人之天姿人倫夫人之天性諸君以爲外乎内

乎上以學明之下以學成之而天之所以予我我之所

以日用常行者豈能越於忠信忠信又豈能越於君臣

父子兄弟夫婦朋友之間哉我國家學以明人倫旣同

符於三代文正公忠信而好學又一本於夫子垓謂諸

君得師者此也公刻苦而學成以忠信大節受知仁宗

自西溪議海堰請邑興化以成之與京口之麥舟吳郡

之義莊信也爭郭后抗吕相主西事而夏人欵塞登政

路而身任太平忠也諸君拜公於鄉校得公於詠㳺不

以公自期得乎垓濫宰於斯勉焉不近築城浚河振貸

扞禦修堤岸立義阡必頼諸君講行之詎無意哉詩曰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必以范公之學爲學斯無負國家

教飬天下之至恩允蹈孔孟垂世立訓之格言云寳慶

元年七月甲子承議郎知高郵軍興化縣主管勸農營

田公事賜緋魚袋三山陳垓謹記

    高郵軍興化縣重建范文正公祠堂記

盛德必百世祀文正范公天聖間嘗宰興化遺德在民

永久弗忘寳慶乙酉邑令三山漫翁陳君垓始創祠堂

附于學之左歳久𡚁漏凛𠔃欲壓淮東總管高沙陸君

元齡攝令年餘慨然捐 --捐錢市木甓撒而新之以舊祠在

太成殿東兩廟並峙未當於禮乃徙堂基與齋堂並郡

太守姜公聞而嘉之亦遣木材相其成凢爲屋三楹前

序稱是䂓模視昔頗高敞立棟於良月旦日之乙未工

三旬而畢堊飾俱備邑庠士友舉酒慶成大發時以簿

軄領學事諗于衆曰昔文正公爲士時巳有澤民之志

每謂士當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𥘉仕𠧧

溪鎭官即請于朝築捍海堰爲承楚泰三州民田無窮

之利作小官時志慮力量已如此異時勲名滿宇宙皆

自此發之觀大節必於細事觀立朝必於平日前軰謂

士自一命以上苟存心於澤物皆可有濟吾儕學古入

官當志文正公之志彼囊帛匱金笑與秩終身寵而載

高位家肥而食厚禄止自爲温飽計念不及吾民者盍

少愧哉維陸君蹔爲攝承又當邊事孔𣗥之時象弭魚

服靡不日戒而能景慕先賢載立祠宇爲前治邑者之

所不暇爲是可尚矣今特取文正公滄浪三詠濯纓亭

兩詩刋諸石兼以漫翁祀公詩列寘堂之東西以𥙷闕

典用成陸君之美使後之登斯堂者景先哲之高風以

勵壯志激滄浪之清波以滌塵襟鼓金玉之遺音以發

幽趣㢘貪立懦則五詩昭掲庶亦少補於世敎云峕景

定庚申長至日九華葉大發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