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川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新刊外集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刊外集卷第一 荊川先生文集 新刊外集卷第二
明 唐順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新刊外集卷第三

新刋荆川先生外集卷之二

 奏

  告病䟽

 翰林院編脩臣唐某謹奏為乆病乞恩放㱕調理

 以圖𥙷報事臣聞人主度能而官人人臣量力而

 任職是故上無虚授而下無曠事臣某本樗櫟粗

材過蒙

陛下甄録使得待罪翰林此寵榮之至極而臣子所

 宜悉意委身以效報稱之日也不幸臣有狗馬之

 疾徃年秋冬之交觸冐霜露始自皮毛轉客臓胃

 浸滛閼欝壅而不散痰火怔忡眴瞀諸證時時有

 之此時臣方奉隆㫖與従史舘讐校之後故不敢

遽以病為解廼不意沉痼日甚漸不自支臣嘗䆒

醫家之說大率言人身惟精氣神為主心動極則

神馳神馳則精揺精揺則氣耗損廼至客邪于𨻶

 而入之百病作矣故云上醫醫未病若臣所坐病

根抵深矣居嘗自念恐一旦顛隕上負

聖朝奨養㧞擢厚德故敢以㣲軀乞于 陛下如蒙

敕下吏部憐臣病状容臣㱕家稍就醫藥萬一仰

徼天恩復得齒于完人則臣固當再覲清光竭奔

走之力以効㳙涘之報如遂廢不可復用臣亦得

没齒隴畆死無所恨臣冐瀆

天威死罪死罪臣不勝欵欵願望之至為此具本

 請 皇太子受朝䟽

 臣聞古者豫建太子所以重宗社也太子既立則

有臨蒞之位有朝㑹之儀所以萃人心昭𮜿度也

伏惟

陛下聖謨獨運深惟 宗社根本之重早正 東宫

儲二之位以繫宇内之心者貳載扵兹矣𭧽以

 儲躬 冲㓜務存謙抑凢遇歳時 令節及 千

秋慶 賀暫令進 箋内庭此盖禮出従𫞐時将

有待今 皇天廸保 睿筭日昌雖 龍德尚韜

而 麟姿益茂至扵來歳首春又當天下百官述

職多士賔興衣冠咸萃扵 天都𭭕欣交通扵萬

國咸思望 元良濬哲岐嶷之光以思報 陛下

曲成範圍之大德者其心寕有窮極哉而 文華

受朝之儀缺而未講臣民稽首之敬抑而未伸非

所以彰 主噐之殊尊荅群心之属望也臣愚伏

陛下俯鍳萬物作覩之誠大昭育震重暉之盛特

 敕各該衙門凢 東宫朝㑹一應儀注早為詳訂

 鑾輿麾伏一應法物早為完繕所貴周慎豊美以

 飾采章而聳𮗚𦗟其 青宫内外侍從禁衛一應

 職属早為擇𥙷務求忠謹端亮以專羽翼而資保

 護儀物既修官聮既俻及兹正陽履端之辰蒼龍

 應律之候群臣詣 奉天殿朝 賀禮成即詣

 文華殿朝賀

皇太子則 離明之照盛扵兩作前星之曜憎輝紫

 極而内外官僚之衆四夷朝貢之臣咸扵快覩争

 覲之餘興起其愛戴趨附之忱各思恪共乃職以

 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聖天子詒謀燕翼之休命者必自兹益篤矣臣愚不

勝惓惓祈望之至

 覆勘薊鎮𫟪務首䟽

陛下洞鑒𫟪臣玩弛之弊欲𥙷兵練兵為𫟪境乆長

 之計甚盛舉也臣愚昩踈闊不足以備使令夙夜

 祗懼不敢自寕臣謹㑹同山海𨵿廵𨵿御史王漸

 從石塘嶺起東至古北口墻子嶺馬蘭谷又東過

 灤河至於太平寨燕河營盡石門寨而止凡為區

者柒查得原額兵共七萬六百零四名見在四萬

 六千零三十七名逃亡二萬四千五百六十七名

 又㑹同居庸𨵿廵𨵿御史蕭九峯從黄花鎮起西

 至於居庸𨵿盡鎮𫟪城而止凡為區者叄查得原

 額兵共二萬三千二十五名逃亡一萬零一百九

 十五名總兩𨵿十區之兵原額共九萬三千八百

 二十四名見在五萬九千六十二名逃亡三萬四

 千七百六十二名此外又有天津河間等衛春秋

 兩班官軍二萬二千二百八十二貟名又有大水

 谷白羊口曹家寨遊兵三枝共九千名其各區原

 額見在逃亡老弱花名細數容臣等造冊 奏繳

外臣竊惟致弊之端兵之缺額之故易以見而兵

之不練之故難以㝷至於救弊之䇿𥙷兵猶易而

練兵則難故臣竊以兵之不練與練兵顚末為

陛下陳之臣嘗讀史漢光武以漁陽突𮪍定天下以

至於唐藩鎮專兵而盧龍一道常虎視河北唐人

所謂其人慷慨勇悍而沉鷙者也薊兵稱雄其來

乆矣比臣等至鎮則見其人物𤨏愞筋骨綿緩靡

靡然有暮氣之惰而無朝氣之銳就而閱之力士

徤馬什纔二三鈍戈弱弓徃徃而是其於方圎牡

牝五陣分合之變既所不講劍盾槍箭五兵短長

 之用亦不能習老羸未汰紀律又踈守尚不及戰

則豈堪其間伉壮可選者惟各𨵿寨夜不𭣣千餘

人及三屯建昌兩營古北燕河兩區廵撫標下民

兵射手數百人而已嘗竊恠之所謂漁陽突𮪍慷

 慨而沉鷙者今又安在也自 國家定都燕京而

薊鎮在甸服之内百餘年來雖熟夷時有小警無

大兵革荷戈之夫含哺垂白故豢養偷惰之習日

 以成而激烈蹈厲之氣日以銷逮庚戌年間北虜

諸酋合謀入寇又仰賴

聖明主㫁

廟堂贊議深惟北門管鑰之地

山陵

宫闕至慎至重不欲以𭔃於疲夫懦卒之手遂乃近

檄宣遼逺徴延固十萬之師雲擁輻輳先聲所震

 醜虜喙息雖則甲胄蟣虱於道途杼軸匱竭於轉

輸亦其時之不得不然也邇年寛佃流河之寇遼

 兵禦之猶不能遏其鋒竟至深入徃年土墻之寇

 賴延綏之兵極力抵塞虜纔遯去若以鎮兵當之

誠不知其𫝑之所至矣然而事出從宜本非經制

練主减客

聖諭乆頒不謂自是之後𫟪兵徴𤼵歳以為常而督

撫諸臣因循襲玩遂使鎮兵置而不理其居常秪

 以充運灰 -- 灰 搬石築墻之役而未嘗教之坐作擊刺

 之節其有急秪以供守墩坐寨擺𫟪之用而未嘗

 責之臨陣禦敵之事八九年間為督撫者亦幾何

 人中間以練兵為說謂不在增兵而在練兵者僅

見總督楊博一䟽而已然則兵之積弱已非一日

 之故而兵之不練弊亦乆矣所謂專倚𫟪兵不練

 土兵者誠如

明㫖不敢飾虚竊以為目今𫞐時之宜且可責鎮兵

 以為守量調客兵幾枝以為戰待鎮兵練得一枝

精銳然後將客兵再减一枝至於舉軍盡練得精

銳士爭抵掌人賈餘勇一旦遇虜必不退懾屹然

足為北門𠋣重然後更議免調之期則望實不失

而經𫞐兩得也軍額之曠缺既如彼練法之踈闊

又如此副叅遊擊𡊮正等至千總提調以下俱合

有罪但人之來去不常任之乆近不一合無

勅下兵部備查前後諸臣在任日月分别輕重具奏

至於督撫總兵諸臣職在總領𨵿係尤重自嘉靖

 三十年以後曾奉

明㫖者俱屬誤事其去任諸臣合

勅兵部查奏竊照今任總督王忬總兵歐陽安廵撫

 馬佩等既承

明㫖𨚫昩壮猷但知番戍逺調足辨目前不思蒐乗

 詰兵用圖乆計一卒不練

聖鑒甚明三萬缺籍典守安在遂使徴兵給餉役費

 無已勞師匱帑誰任其咎以上諸臣歴任則有淺

 深誤事俱屬有罪但近奉

明㫖今防秋巳近責限王忬歐陽安等刻期嚴督操

練防禦惟復防秋之後

聖明自有定奪臣不敢擅議縁係遵舊規

請明調遣以重防秋事理未敢擅便謹題請

  條陳薊鎮𥙷兵足食事宜

 臣竊惟𥙷兵如𥙷敝衣敝壊則易而𥙷綴則難故

 叙𥙷兵之說凡五條兵之與食喫𦂳相𨵿故附以

築墻工食及𫟪粮之說凡三條伏𫎇

聖諭令臣悉心區畫來聞臣不敢不竭其愚伏惟

聖明裁擇

 一清弊源以𭣣逃卒臣閱軍薊鎮究軍所以多逃

 亡之故皆曰𫟪墻之工卒歳不休轉石顛崖伐𣗳

 深澗力辦不及貸錢賠貱加之各𨵿夷人乞討無

 時旬撫月賞悉出窮軍将官侵尅毛𨤲剥削文吏

 盤㸃畨増漁擾窮軍生計止是月粮斗割升除而

 月粮得入軍腹者幾何矣至如召募之軍多非土

 著不縁身迫窮窘誰肯自同罪謫衣粮既不滿望

 工作又盡其力𫝑如鳥徙亦何足恠兼以石塘古

 北本號苦寒地旣虜衝土尤磽确哨守之勞已甚

 資生之計盡無原與逸肥之軍一切衣粮不異是

 以募軍之逃尤甚於他軍而石塘古北之逃又甚

 於他處也竊惟 國家恩爪士以冀死力豈欲縮

 其口食以饜餓豕之私求而又奪其生計以佐設

 險之公費乎且國家歳出築𫟪銀數十萬兩而又

 令窮軍賠貱歳給撫夷銀三萬兩而又以累窮軍

 臣不知其說也今欲抽軍操練則一身不能兩役

墻工自須别議至於撫夷之費合令督撫諸臣仔

 細計算如 國家歳給彀用則巳不彀則請於

朝廷别為區處一毫不以累窮軍其将官文吏貪饕

 之軰重法禁治但使窮軍全得一石月粮長孤

妻自然不走至於苦寒之軰縁軍士衣粮普天同

 例縱欲加厚其道無由臣思得一說𫟪折銀給

 軍皆是六錢五分薊鎮獨是四錢五分始者盖因

 本鎮米賤𫞐為節减原非經制且夫糴之貴賤因

 地膄SKchar假如腹𥚃糴價五錢六錢則窮𫟪㫁是八

 錢九錢柰何使苦寒與逸肥一様同折非稱物平

 施之義也合令户部量地均筭自薊鎮苦寒米貴

 之處照例給與折色銀六錢五分在 國計則本

 分之外毫末不加在窮𫟪則同軰之中已稍優厚

 其逸肥米賤去處自不得援此為例(⿱艹石)謂銀不可

 増則如前時總制楊博所題鎮𫟪横嶺事例每年

 十二箇月悉與本色亦無不可如此百方體悉庶

 足繫屬其心不然雖終日攖以徽纆猶難保其不

 掊鎻而夜走也

 一專責任以嚴勾𥙷照得薊鎮之兵自内地衛所

 抽徃𫟪𨵿譬之泉貨衛所乃其出産而𫟪𨵿是其

 轉輸處其逃𫟪𨵿而潜囘衛所則衛所實淵藪之

 區轉輸有缺責之出産逋逃不𫉬問之淵藪然而

 逃軍徃徃不𥙷者盖是營衛互相推調營官則曰

 衛所窩逃軍納月錢而不肯解也衛官則曰營官

 剥削軍士以致之逃而我無柰何也營衛本為一

體而矛盾若此則無官以兼制之之故也該鎮得

兼制營衛者惟督撫而督撫大臣專理兵機𫝑不

得親細事其下惟有兵備道合無請

勅一道以𥙷軍責之兵備其營官之剥削與衛官之

窩逃者兵備皆得重法治之營官以逃軍多少而

輕重其罪衛官以𥙷軍多少而輕重其罪併論衛

官𥙷軍之多少與營官逃軍之多少又以爲兵備

功罪責任既專缺額自足其𥙷軍之法逃軍先儘

本身故軍先儘子孫不足則均之同伍均之同隊

 以至通一衛之餘丁而𥙷之又不足則取之城操

 正軍於勾𥙷之中寓垜充之法大率務如原額而

 止然缺之於數十年而𥙷之於一旦太急則人情

 不堪合令督撫與兵備計議量其缺軍分數一年

 可𥙷完幾分年終如其分數而責之其亦可也

 一定班戍以便人情照得古北石塘一帶𭧽縁旁

 近州衛𬒳虜殘破因而垜募逺軍當時垜者迫於

 令而不敢不行募者貪於利而不顧其後及至戍

 所營房亦無⿱目兆錯云人情非有匹偶不能乆居其

 所此軰徃徃身𭔃窮𫟪家懸千里采薇之遣既乆

 及𤓰之代無期齎送屢空衣鞋莫⿰糹⿱𢆶匹始於潜返馴

 致乆逃揆之人情殊非得巳是以日逃日解隨解

 隨逃逃解相仍徒滋煩擾近者督撫開移逺就近

 之例臣亦有首逃區處之文因而首者紛然益可

 見其情矣臣以為不與區處則無以囘逃者之路

 (⿱艹石)與改編則又恐揺居者之心酌中二者頗得一

 說但係六百里之外或分為兩班一班備春一班

 備秋或并為一班半年城操半年秋戍其在官則

 向之終身逃竄孰與得半軍之用其在軍則向之

 終歳浮𭔃孰與得半鄉之閒既可稍近人情又不

 改移原戍詢諸逃卒亦儘稱宜且戍軍在其鄉則

 食减支六斗在𫟪則食行粮四斗五升則是一軍

 止食半軍之米在𫟪扣其餘米亦足顧募半軍待

 本處募軍足彀原數然後将逺軍更議改編其五

 百里之内及舊額之軍不係以後垜募者自𥙷原

 戍處所絶不得援此為例

 一處民兵臣聞長民者貴因事以為功則民不困

 而事易成今薊鎮民力亦巳竭矣不可以加矣而

 薊鎮之兵與馬方患其不足也查得永平府志書

 所載本府原無民壮正統末胡虜冦𫟪僉設民壮

 二千五百名可見畿甸民兵原為𬒳虜而設也即

 以本府備虜之設還為本𫟪備虜之用閒時則州

 縣駐操有警則就近守𫟪度永順二府可得民兵

 六千人分為二枝每枝統以一逰擊督之兵備而

 𨽾於廵撫閒時止用原設工食守𫟪則給行粮而

 巳此為官不增粮民不増賦而坐得兵六千人也

 又查得山東有馬民兵三千名原為薊鎮而設今

 暫用之南征事巳則湏仍還薊鎮若使不用其人

 而徴其功食以為本鎮就近顧募之用則山東民

 兵每名歳該工食銀三十餘兩三千名歳徴銀九

 萬餘兩就近可顧募歩兵七八千人又查得薊鎮

 事例歳該取腹裏减存民壯工食以爲本鎮募兵

 之用今此銀不知積之何所但得銀三萬兩足顧

 募三千人此亦爲粮不増於官帑賦不加於薊民

 而坐得兵萬餘人也又查得薊鎮缺馬多從兵部

 兊給合永平一府歳該解備用馬九百餘匹(⿱艹石)

 兩年該解之馬又貼以遵化等縣寄養馬一千餘

 匹以給薊鎮民兵足成馬兵三千人且京師之馬

 不必給薊薊鎮之馬免於解京互相抵兊兩爲便

 益其兩年之後自照例解京如故此所謂民不困

 而事易成者也

 一處班兵竊聞聚兵者先料其食薊鎮主兵若足

 原額将及十萬即使月粮一半折銀亦湏本色米

 六十萬石歳歳轉漕胡以辦此則是舊額不足正

 苦少兵舊額(⿱艹石)足又苦少米矣今𥙷主兵以免客

 兵也免客兵以省費也臣嘗計之客兵每歳防秋

 四月該支行粮一石八斗主兵一人每歳該支月

 粮十二石出戍百里行粮又在其外主兵一人之

 費足抵客兵七人之費而有餘主客之馬費亦如

 之然則調客兵代主兵計各處則爲增費在薊鎮

 則爲省費也𥙷主兵代客兵計各處則爲省費在

 薊鎮則為增費也今欲米不增於薊鎮兵不煩於

 逺調惟是班軍可以經乆查得薊鎮天津河間等

 衛春秋兩班官軍已有二萬二千八百八十二貟

 名或於京班中再撥一枝兩枝或於班軍原衛抽

 補餘丁一枝兩枝足成三萬人以充該鎮主兵之

 數而以逰擊十人分統之閒時則於原衛駐操防

 秋則於該鎮上班駐操則本處兵備監督上班則

 該鎮兵備監督其原衛官聴該管逰擊節制班軍

 如有老弱逃亡原衛即與僉𥙷此其粮不增而兵

 足所謂經乆之道也

 一築𫟪工費自來𫟪墻皆是軍民兼築今欲抽軍

 操練所謂墻工自湏别議其原編順天等八府民

 夫逺則徴銀顧募近則沠夫上工若以𣲖夫計之

 每夫一名一月該盤纒銀二兩百名該銀二百兩

 每夫百名一月止築墻二丈每墻二丈又該官給

 塩菜銀十兩則是二百十兩之費止彀築墻二丈

 若以顧募計之每墻一丈該銀十五兩則是銀二

 百十兩該築墻十四丈矣顧募十四丈之費止抵

 𣲖夫二丈之費是差却七倍來徃(⿱艹石)一築徴銀顧

 募則官得七倍之贏民免去家之擾墻𫉬早完徴

 𤼵亦息只是夫與價互換之間而其利如此

 一復本色以存乆計照得薊州倉粮遮洋總二十

 四萬石百餘年來元運本色並無升斗折色至正

 德末年始議折十萬石嘉靖十二年又議折四萬

 石彼時建議之臣偶見本鎮米賤糴價不上四五

 錢以爲九錢一石徴銀而以六錢一石給軍則國

 與軍皆有贏羡又省造船漕卒之費是以輕議變

 法曾不慮及歳有豐歉糴無常賤今年灤東饑饉

 一石折色不足以糴四斗本色諸軍坐困菜色至

 今况自古轉餉以人𫞐米以米𫞐銀必三相稱乃

 無偏重彼時薊鎮原無大虜聚兵甚少故减米增

 銀猶謂時宜今聚兵至十餘萬歳費主客銀七八

 十萬而米不及十四五萬一旦窘急無處糴買不

 得巳則穵運京師脚價轉多騷擾尤甚非得計也

 故臣以復本色為便又諸𫟪皆是陸運故致米為

 難薊州一路水運故致米則易至於造船漕卒諸

 費但取昔年未變折色以前之舊法即是今日欲

 復本色以後之定規故牘尚在無俟他求縦不能

 盡復本色亦可先復一半七萬石使該鎮每年給

 軍之外餘粮常有二十萬石在倉然後更議减本

 加折盖嘗覽史記貨殖傳載諸富家多積金帛而

 任氏獨窖倉粟遇歳饑諸富家金帛盡折而入於

 任氏趙充國亦言湟中糴米三十萬斛諸羗不敢

 動矣諺曰小可喻大田舎翁作家與老将籌𫟪

 嘗不以多積粟為先務慮至深也

 一處轉般以便支給照得灤東一帶軍士原在永

 平山海等倉支粮後海運既罷始移在薊州倉薊

 州去灤東逺者五百餘里自來未有徃返千里而

 負粮者甚至一石之米不足以償盤剥之費窮軍

 毒苦不能盡言前年虜酋入犯馬蘭谷止因墻軍

 逺出支粮嘹援不及竟至深入破堡殺将其為𫟪

 境之害深矣𫟪境之害既如此窮軍之苦又如彼

 而卒莫有為之處者户部重惜脚價也臣竊計之

 灤東之運一歳湏米三萬石自薊州倉運至永平

 急則驢駝人負度用脚價八九千兩緩則車載脚

 價可六千餘兩而足 國家歳為薊鎮費銀百餘

 萬兩乃靳此百分之一至使軍苦無訴又使虜得

 乗𨻶則是所惜至小所損甚大合無置一戸部分

 司於永平使與薊州郎中相首尾歳增脚價六千

 兩其本色三萬石與折色銀數萬兩悉運至彼處

支給軍無逺支𫟪不缺戍計亦甚便又臣所謂脚

價者非必歳歳而用之也訪得灤東等處大率十

歳而九収豐収之年不必運米但取銀於薊州而

糴米三萬於永平本處則脚價亦自不用即以减

存脚價亦作糴米本銀六千兩銀可得米萬四五

千石(⿱艹石)十歳豐收則米當至十四五萬石即以此

脚價所積之米賤則糴貴則糶收其羡利還充脚

價而本米常在則十年之後所謂歳増脚價出於

戸部者亦不必用矣此亦富𫟪之一䇿也則是

國家所損至小所利甚大特在立法之𥘉户部擇一

有心計司官經畫之而巳

  條陳薊鎮練兵事宜

 臣竊惟兵之精不精係薊𫟪安危薊𫟪安危係畿

甸利害非可容易且夫薊鎮猶之家也以兵為墻

 垣而以屬夷為藩籬猶之身也以兵為爪牙而以

屬夷為耳目故以夷情附練兵之後共九條臣欽

敕令臣悉心區畫來聞臣迂闊書生軍旅未學豈足

 仰承

聖意亦效愚者之一慮而巳伏惟

聖明裁擇

 一責大帥以主練夫軍旅之事非可以人人而能

 也至於變疲卒為強兵卒能以積弱之餘雄冠一

時者自古以來其人亦僅僅可數何者其規模闊

大必有廓犖驅駕之氣其工夫精細必有沉鷙縝

密之慮所謂精神折衝者而後可以語此耳薊鎮

 之兵積疲乆矣自庚戍虜寇以來所恃者𫟪兵而

 巳鎮兵止以充擺牆守垜之數如偶人之持挺耳

陛下責鎮臣曰練兵鎮臣亦唯唯曰練兵倘或異時

𫟪兵既散虜患卒至而後知鎮兵之僨事也亦巳

晚矣是則今日𫟪臣易以任其責而異時彊圉誰

與同其患雖重罪𫟪臣其何益之有與其懲既徃

 之躭誤孰若慎将來之責成請

陛下聖明洞視督撫諸臣與

廟堂再三斟酌其人必足以任此而後以付之使其

 人亦自以先資之言陳於

上曰幾年而後鎮兵可精幾年而後𫟪兵可罷而

陛下因以考其成則所謂勞神於選才端拱於委任

 者也

 一定區帥以分練夫官以乆任成功而彊圉之臣

 尤更不可數易臣至薊鎮問某叅将則曰到任纔

 數日也問某逰擊則曰到任𦆵一月也是時已逼

 防秋竊以為将官朝來暮去(⿱艹石)此萬一虜入得無

 僨事難矣况欲練兵為長乆計乎請以防秋之後

 督撫諸臣遍閱叅遊等官區别具 奏其不才者

 而黜之其宜於内地者調而徙之悉取各𫟪将官

 結髪慣與虜戰有威名而識陣𫝑者一缺具三四

 人以聞而内地選愞未嘗見虜之輩與油猾鑚刺

 之人一不得與其間

陛下下之兵部而每區各定叅逰一人以為區帥是

謂以𫟪将練鎮兵縦不得𫟪兵但得𫟪将庶幾練

鎮兵為𫟪兵也其人既定約以三年為率不許陞

 調非有大罪不得輙易小罪則戴罪供職大罪亦

 即於本處立功不得復還原衛三年大計其功罪

 而賞罰之下至提調𨵿寨等官亦准此為例如此

則将官自知責無所諉而不敢不盡心於練士其

士卒亦知将有常屬而不敢不督率鼓舞以從其

令矣其與朝來而暮去者功相百也

 一明賞罰以勵士夫肅隊而趨挺矛而舞非以為

 戯也将責之以臨陣禦敵之實用也責之臨陣禦

 敵之實用而不以臨陣禦敵之賞罸施之則亦戯

 而已矣史傳所記子玉治兵鞭七人貫三人耳孫

 武以婦女試陣法而戮其女隊長二人然後鼓之

 而無不如志然則古之治兵者大畧可見也請於

 常廪之外多儲金錢以賞其用命者以作其投石

 超距之氣其不用命者縦不能盡如臨陣之刑而

 軍令所謂鞭抶貫耳等𩔖許将官督操亦時一行

 之以示威或聮爲伍法罸及同伍紀律既明人心

 自肅至其臨陣庶幾畏我而不畏敵矣

 一雜𫟪兵以同技臣惟練鎮兵以代𫟪兵也将以

 代𫟪兵而不教之以𫟪兵之法是織而不問婢者

 也今諸𫟪之兵後雖以漸减調而延綏逰兵則𫝑

 未能遽罷虜人所憚惟綏兵耳宜及綏兵之未罷

 雜之薊兵間而教之每薊兵百人雜綏兵二三十

 人授之以綏兵之長技而試之以綏兵下營走陣

 遇虜鏖戰之法至於號衣語言無一不效之而與

 之同又以其暇時使綏兵談說虜人之情状與對

 敵勝敗之故事以熟習薊人之心而使之不懾則

 異時𫟪兵雖去鎮兵猶𫟪兵也且夫虜人憚綏兵

 而易薊兵也乆矣薊兵長枝號衣語言無一不與

 綏兵同使布滿薊𫟪者皆為綏兵一旦奪其所易

 而讋之以其所憚此亦攻心之一竒也

 一備選鋒夫諸軍雖是一般教練而力有勇怯心

 有靈蠢不能一律而強同故必有軼材異能為衆

 所服者兵家亦有輕足疾走翹𨵿負重者聚為一

 卒㧞距伸鈎洞逺貫堅聚為一卒詞辦機巧能移

 人意者聚為一卒等𩔖其能既為衆所服人自不

 敢望與之同而将官亦每厚遇之粮廩之外時有

 給賞解衣推食亦不自惜乎居則以倡率同軰踴

 躍赴功臨戰則以先登䧟陣出竒破敵此軍中鼓

舞駕馭之術也昔李徳𥙿為劍南節度使建籌𫟪

樓選異能之士取弓人於河中取弩手於宣潤一

弓弩之技不憚數千里而致之此又在帥臣識量

何如

 一練火噐虜所最畏於 中國者火噐也 國𥘉

 止有神機火槍一種天助

聖明除兇滅虜而佛朗機子母砲快槍鳥嘴銳皆出

嘉靖間鳥嘴銳最後出而最猛利以銅鐡為管木

槖承之中貯鉛彈所擊人馬洞穿其㸃放之法一

 如弩牙𤼵機兩手握管手不動而藥線已燃其管

背施雌雄二臬以目對臬以臬對所欲擊之人三

 相直而後𤼵擬人眉鼻無不著者捷於神槍而准

於快槍火技至此而極是倭夷用以肆機巧於

中國而 中國習之者也徃年京師亦嘗造數百

管其鋉鑄既苦惡而又無能用之者是以遂為虚

器請令東南軍門取其精者數十管而與善㸃

者數人至京師

陛下令大臣閱試之使知有此器而不用以保全虜

人之腰領其亦可惜也

 一申閱法夫營寨官練成營寨兵而閱之區帥區

帥練成區兵而閱之督撫其亦可矣乎未也臣竊

𮗚

高皇帝以武功定天下深慮承平之後武備寖弛以

啓戎心而定為

御前閱試之法千萬里外亦分番迭上躬自校閱而

 嚴賞罸之載於㑹典者可考也薊鎮近在 輂糓

 下耳請於塞垣無事之時抽調鎮兵一枝兩枝至

京師 令大臣於教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閱視其果練與否而

明詔嚴賞罸之其機𤼵於堂陛之間而風震於塞垣

 之外其帥臣常如

天威臨之而不敢不盡力於教練其士卒常如

天威臨之而不敢不盡力於演習無有敢肆欺於

聖鑒之所不及而虚應故事者矣此所謂執一實以

御百虚之道也

 一調戍𫟪以試練夫以𫟪将蒞之以𫟪兵雜而教

 之其亦可以為𫟪兵矣雖然猶未嘗見虜也見虜

安知其不怯而却也宣遼二鎮與薊本相唇齒薊

鎮有事則宣遼自宜戍薊異日薊鎮無事而宣遼

有事請抽調灤東兵一枝兩枝戍遼灤西兵一枝

 兩枝戍宣居常則以經阻險而耐辛苦猝有虜患

 亦雜之戰兵之間而與為犄角既嘗搏虎不畏負

 隅後與虜遇自然習慣且夫昔以𫟪兵戍薊今以

薊兵戍𫟪是練兵之成也

 一薊鎮夷情照得三衛夷人與諸𫟪異諸𫟪之夷

必闘之賊也三衛夷人則不然竊𮗚

文皇帝出塞皆用三衛為前鋒所謂以夷攻夷是以

所向如意而

文皇帝亦豐金帛厚犒之至於

累朝亦儘為不侵不叛之臣每盗北虜之馬以獻而

時時為 中國隂詗北虜

累朝亦豐金帛厚犒之後來𫟪臣與之力争一馬一

 紵之利以失其心是以寇盗竊𤼵至於攻城堡殺

叅将而𫟪臣又不分逆順徃徃撲殺誘殺之是以

激而導北虜殘 中國皆𫟪臣不知大計不識

祖宗羈縻畜養之深意激之變生以馴至此極也由

此言之北虜得三衛則足以蔽 中國之耳目而

資其鄉導以窺 中國中國得三衛則足以奪北

虜之鄉導而更為 中國隂詗北虜蠢兹小醜宜

無足論而𫟪境安危之機亦畧可見矣

陛下於貢馬常賜之外歳𤼵銀三萬兩與薊鎮為撫

夷費此

聖明并包夷夏

神謨英畧同符

成祖者也今三衛雖資北虜結婚之𫝑而亦戀

 中國歳賚之利雖或𬒳脇而鄉導北虜以攻為蝥

 賊亦每效順而送哨 中國以私求貨賄雖或利

 北虜之内侵而拾其棄餘亦殊苦北虜之經過而

 殘其聚落所謂赤子蝪蛇𫝑未有定且我之𫟪

 三衛纎悉必知而北虜信使無日不至三衛每夜

 不𭣣到三衛酋帳中無一次不見北虜使在其間

 此其事誠不可不深長思也誠使督撫諸臣震兵

 威以奪其心損財帛以結其心時用秘計以𢹂其

 交縦不能使之以夷攻夷亦可使必為我耳目而

 不為賊鄉導此在𫟪臣知大計者方畧何如耳御

 得其道狙詐作使此之謂也又臣竊見始者北虜

 寇秋今寇春以至無時不寇徃年之寛佃谷三月

 則寇前年之黒谷𨵿正月則寇昨年之河流口三

 月則又寇嘗竊恠之以為北虜在沙漠之外又春

 月馬弱之時縦是疾馳不應至此及至薊鎮始得

 其說盖把都兒打來孫二虜自嘉靖二十九年

 後𭣣屬東夷而居其地遂巢穴遼薊間馬路不八

 九日而至牆下而屬夷一二不逞者又為之偵候

 鄉導是以遼之前屯薊之灤東其患日尋而不息

 也夫 中國之與夷狄譬如大家與盗賊為隣不

 慮其強而慮其近近則我之防備無休而彼之抵

 𨻶又便河流寛佃之失可鑑也合令督撫諸臣詳

 議何計可以㫁屬夷北虜之交何計可以隔逺北

 虜使不得非時入寇務求長筭母辨目前庶𫟪

 有金城之安而免於無時不備之困矣

  條陳水運事宜

 一通水運以便轉漕照得水運之費比陸運六分

 而减五 國𥘉運道自登萊逹於遼東自直沽逹

 於山海永平薊州一運至五六十萬石今永平西

 門之外濵於灤河寔通漕舟故蹟猶在而舊倉亦

 多後因遼薊本處米賤而轉漕一石之費足糴本

 處三四石是以本色徃徃為折色變本色為折色

 是以海運遂無所用而罷不盡縁畏風波之故也

 然海運雖罷而民間之泛海輸貨於豐閏諸縣者

 則未嘗絶本稱小海不係大洋今歳夏間

聖明念遼人之飢弛海禁運米賑之

恩徳甚厚遼東海運既通則薊鎮已包在内永平故

運之復寔惟其時但薊遼之人素不習海一遇蹉

跌遂徴創請以厚直募東南海濵之人與直沽乆

 慣海商造為海船人慣船牢自然利渉又薊鎮東

 西無處不有巨川上通𨵿寨下流通海而未嘗有

 一葉之舟問之土人則曰淺灘峻石怒水𭧂漲盖

 臣嘗徃閩浙見閩浙人舟行石鏬間屈曲無碍或

拖舟碎石之上亦不畏淺也至於水之漲緩有時

水漲停運水緩通漕亦何不可前人未暇經理者

 特以地在窮荒不欲費財力於無用而已非果不

 可行舟之故也今密雲古北喜峯諸口皆屯重兵

 則聚粮不得不多聚粮多則咽喉不得不利河運

 之通亦惟其時縦不能通潮河於古北通灤河於

 喜峯而潮河可通密雲省陸運五十里則先時總

 制楊博䟽稿具存經理亦密灤河自永平可通灤

 陽營省陸運一百五十里則户部郎中羅廷紳嘗

 謂臣言之且水運一歩亦省陸運一歩脚價即以

 異日脚價所省扣為今日䟽鑿所費募閩浙之人

 造閩浙之船以教其土人河功一成盖有四利𫟪

城積粟豐凶有備士嬉馬騰此一利也官漕既通

商舟亦集昔時荒野遂成賈區此二利也穿渠溉

 田磽瘠之地淤為沃壌此三利也渠澮滿野因成

水匱制限胡𮪍不得突越此四利也不然則鄴水

在旁而不知引此西門豹之所以為笑於史起也

 閱視軍情首䟽

 題為議處倭冦懇乞

天恩差官共圖安攘以保萬世治安事臣於嘉靖三

十七年十月二十五日欽奉

敕該兵部題稱浙江舟山餘冦未靖皆因文武職官

 水陸兵将不肯協心効力以致日乆財費欲要差

 官閱視催督進兵兹特命爾前去㑹同總督胡宗

 憲及嚴督總副叅將海道兵備守廵等官将見在

 餘冦尅期蕩平各該文武職官敢有偏拗怠玩阻

 撓軍務不行一心平賊者爾即指名具實叅奏治

 罪其有内逆與賊交通接濟者著宗憲多方訪拏

 斬首梟示進剿機宜及軍門粮賞缺乏聴爾與宗

 憲相度措處便宜而行将來海防一應合行事務

 爾有所知見查照兵部原題條奏以聞朝廷以爾

 素負才名諳練兵事特兹簡用爾宜益竭忠猷以

 禆東南安攘大計庶副委任爾其欽哉欽此臣受

命驚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不敢自寕星馳前徃於本年十一月二十八

 日至浙江省城㑹同總督胡宗憲行據總督軍門

 中軍署都指揮僉事戴冲霄呈報於十一月十四

 日官軍攻逼賊巢各賊畏懼棄巢奔舟倉皇潜遯

 去訖巢中巳無一賊等因到臣除攻巢節次及賊

 遯蹤跡該總督總兵諸臣自行

 奏報外其用兵以來文武職官功罪容臣查勘的

 實及一應海防事宜容臣遵奉

勅書嚴督總副叅将兵備等官詳細區畫俱另行具

 題外為此今将到浙日期并前項縁由理合具本

 題知

  三沙報捷䟽

 題為仰伏

天威官軍出海邀賊鏖戰克𫉬奇功事臣原奉

敕書㑹同總督胡宗憲督剿舟山餘孽及本部題奉

欽依一體㑹同江北江南廵撫經畧海防臣至浙江

舟山賊以先遯謹具

題知外及數月以來身歴江海一應經畧亦漸知

要領正欲起程復

命間忽得海上警報南洋北洋盡是賊船臣即趨嘉

 興㑹同總督胡宗憲面議方畧又趨吳淞所㑹同

 廵撫陳錠亦面議方畧以為非禦之於海則不能

 制其衝突又以東南賴

皇上恩徳海波平静閭閻休息二年有餘深恐人心

 玩愒賊鋒方銳非有出格賞罰則官兵未必用命

 謹遵

勅書嚴督副總兵官盧鏜逰兵把總楊尚英邵應

 等(⿱艹石)容一賊登岸定以失機叅奏從重治罪及與

 督撫兩軍門議定賞格有能打破賊船一𨾏連人

 船拏𫉬者當即賞銀五百兩内衝鋒船加賞其斬

 𫉬首級數多或一船至三十顆以上真正倭賊首

 級者另行給賞将官打破賊船至三𨾏以上當以

 竒功論薦賞格既定又以非有監臨文官下海督

 戰猶恐諸将士畏避潮險賊銳不肯出洋邀擊適

 報有賊船二𨾏泊崇明營前沙諸将擁兵𮗚望賊

 得逸去徃江北登岸臣知事急即從吳淞江口泛

 海至崇明縣爛沙洪時廵撫陳錠即遣主簿郝㙠

 齎懸賞銀二千兩随臣至海船開匣拆封徧示諸

 官軍諸官軍色動鼓舞踴躍思奮未幾總督軍門

貼𦔳賞功銀一千兩亦解至而廵按御史朱綱廵

江御史江北亦𢯱刷𧷢罸𦔳軍兵備僉事熊桴解

到月粮火藥方船而至諸官軍則益踴躍正料理

間江北連報海賊登岸前後積至七八千人廵撫

李遂告急之書亦一日數至臣原奉

欽依㑹同江北廵撫聞報驚惕懼負委任遂以海事

付托諸将嚴督盧鏜泊爛沙洪楊尚英泊三沙洪

 以候賊至不許退入港門一歩臣即馳徃杭州㑹

同宗憲前後計𤼵援兵一萬八千餘人臣亦從後

馳徃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督戰行至崇德地方得盧鏜報照得本

 職親統逰兵都司楊尚英等兵船出哨北洋四月

 𥘉九日哨至三爿沙適遇新到大倭船二十餘𨾏

 并随帶小船俱収本沙約賊二千餘衆随該本職

 分布各哨官兵船𨾏四路埋伏𥘉十日早各船奮

 勇齊進舉放佛狼機鳥銃噴筒火箭併力攻打犁

 翻賊船三𨾏打破四𨾏生擒真倭一名共斬真倭

 首級一百一十三顆倭噐倭衣共三百四十六件

 溺水死者不計其數餘賊荒張随潮沿灘収入三

 沙地方見今兵船圍剿等因臣竊照此二十餘船

 之賊若是不上南岸必上北岸若上南岸則江南

 方幸無賊豈堪此賊殘破若上比岸則陸賊巳将

 及萬又添此賊合夥如熾火加薪𫝑将何止今聚

 而殱之海中雖云捍禦於江南實以分殺賊𫝑於

 江北海賊旣殱陸賊自然破膽且自來海中𫉬功

 止擊歸賊不擊來賊歸則賊氣已惰賊貲又滿人

 既樂擊擊之又易來則賊氣方銳賊船又空人不

 樂擊擊之又難擊賊之歸如虎㗖人而人殺虎虎

 斃而人巳殘擊賊之來如虎未㗖人而人殺虎人

 不傷而虎斃然自有倭患十餘年其間擊賊之來

 者僅徃年朱家尖之捷與今日三爿沙之捷而巳

 此實

聖明玄威廣運

廟堂成筭本兵調度督撫協謀諸将用命之所致也

 臣誤𫎇任使適會成功

皇上命臣為視軍情官理合題

知上寛

聖慮其有功官貟總兵官盧鏜僉事熊桴都司楊尚

 英把總邵應魁楚𤅀陳文麟指揮濮大有鎮撫包

 守正等容臣㑹同督撫諸臣查實功次另行具

奏外又前此打破賊船不分賊來賊去同是一様賞

 格人不知𭄿伏望

勑下兵部㑹議擊賊之來委與擊賊之去難易不同

 另立竒功賞格鼓舞士氣此為伐謀之上䇿再照

 江北賊情十分𦂳急職奉

勑徃視計非激賞則亦不能成功况應援之兵四靣

 輳集平時㑹計原不及此若是軍門粮賞果係缺

 乏容臣遵照

勑書查有漕運衙門積下輕齎銀兩廵塩衙門積下

 餘塩銀兩及各衙門無碍銀兩㑹同廵撫李遂便

 宜而行一靣借支數萬兩應急一靣具本題

知外縁係仰伏

天威官軍出海邀賊鏖戰克𫉬竒功事理爲此具本

謹題請

 海賊分道侵突䟽

 題爲海賊分道侵突一枝斬𫉬幾盡一枝盤據未

 散事照得江北賊𫝑奔突始由狼山副總兵鄧城

 等不能嚴督兵船逺哨防禦以致登岸既而鄧城

 及守備楊縉等又不能設䇿剿捕致賊屯聚散刼

 及逰擊丘陞等斬𫉬堵截俱經總督及撫按諸臣

節次具

 題外臣連得警報從崇明海上趨徃浙江省城㑹

 同總督胡宗憲計議深惟畿甸重地

陵寝密邇星馳赴援不敢寜居前後計𤼵援兵萬餘

先是宗憲㑹同臣題奉

欽依用銀一萬兩分遣都司何本源把總指揮邢鎮

募山東兵三千名防守江南及是尤恐江北事急

援兵未到宗憲與臣各行文書将前兵截駐江北

聴廵撫李遂調遣殺賊四月十四日臣督𤼵援兵

 至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得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叅将曹克新報本月十四日奉提

 督軍門李都御史鈞票内開大夥倭賊已過塩城

 必趨廟灣仰職前赴聴調㑹同各路兵馬夾攻等

 因扵十八日行至地名姚家蕩與賊相近劄營十

 九日辰時大夥倭賊約二千餘突衝前來本職帶

 領弓箭家丁親身首先衝鋒迎敵奮勇齊進對陳

 斬殺賊首二百零三顆指揮倪鎮梅三錫部下共

 斬首級一百零八顆等因又據把總指揮邢鎮報

 𫎇總督胡軍門鈞牌及本部鈞票着令暫駐江北

 聴調殺賊行至淮安適㑹賊至𫎇李軍門調充左

 哨盡力夾攻部兵斬𫉬首級八十五顆等因又據

原差募兵都司何本源報𫎇總督胡軍門鈞牌及

本部鈞票着令暫駐江北聴調殺賊行至淮安適

㑹賊至𫎇李軍門調充右哨盡力夾攻部兵斬𫉬

首級五十七顆等因臣竊照廟灣之捷由都御史

李遂分布得宜成此駿功擐甲臨戎盡敵而返至

於左右兩哨官兵實由總督胡宗憲移江南之募

 以應江北之急先期𤼵機㝠合符節此實

皇上玄威廣運

廟堂成筭本兵調度督撫同心協力之所致也又據

 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兵備副使劉景韶報四月十六日如臯縣報

 續到倭冦三十餘船十六日早已到白蒲鎮約冦

 二千有餘竊照今歳倭冦先到者尚未剿盡後來

 者又復深入且賊𫝑更大官兵俱困等因又據劉

 景韶報續到倭冦十九日辰時毛兵交戰不利殺

 傷官兵百餘陣亡趙千户𬒳賊越過海安銳意西

 向鋒不可當本道見得事𫝑危迫督令逰擊丘陞

 把總賈勇夾攻毛兵止許劄營不得浪戰去後續

 據報稱各營從間道復又繞出賊前大戰數合斬

 𫉬首級四顆賊復退囘海安屯聚等因臣竊照江

 北之賊北路散入廟灣者殺戮幾盡南路流刼海

安者屯聚未散其先時失事及近日𫉬功官軍容

 臣查䆒的實及未散餘賊方在併力㑹剿另行具

 題外縁係海賊分道侵突一枝斬𫉬幾盡一枝盤

據未散事理為此具本謹其題

  三沙賊遯䟽

 題為巢賊遯走将官失誤防禦事照得三沙軍情

自本年六月十三日以前巳經廵撫都御史陳錠

 題外臣於七月𥘉九日自崇明縣起身𠇷太倉州

 打𤼵湖廣土兵三枝囘還間十七日據整飭蘓松

 兵備僉事熊桴呈據逰兵都司楊尚英報三沙殘

 賊圍困窮逼於十六日四更時分風雨大作乗潮

 由三沙北靣跚(⿰足冊)港地方徃北洋遯走去訖等因到

 臣臣即星馳前徃江北體勘賊情行至鎮江府據

 鎮江衛報據𤓰州鎮廵檢司報准吕四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報本月

 十七日餘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方七星港西南江有小倭船四

 十餘𨾏登岸燒刼約倭七百餘人徃西近通州地

 方去訖隨報備倭把總張大義防禦外等因據此

 查得先據守備盧相呈抄𫎇狼山副總兵官曹克

 新紙牌奉提督李軍門鈞牌備仰副總兵官督同

 卑職相度各兵船損壊撤囘營前沙停泊修理仍

 分撥小船逺哨等因遵将各船於本月十五日駕

 囘營前沙停候副總兵官估計修理以防𦂳急之

 用其北岸信守已該兵備熊僉事将邵把總部下

 兵船分有堵截外卑職仍選便利沙槳等船十餘

 𨾏親督在西沙觜一帶協守等因據此則三沙北

 靣跚(⿰足冊)港地方原係盧相邵應魁𣲖管信地臣又查

 得先據盧鏜劉顯等禀稱賊已用居民車箱板造

 有小船數十𨾏𫝑将衝突各将官明知衝突理須

 嚴備及臣訪得賊已上岸放火江南水将𦂯知賊

 走江北陸将亦𦂯知賊到縱稱風雨晦霧不應

 然至此當時若使江南能禦之於海則賊不得走

 江北能禦之於岸則賊不得上叅照總兵官盧鏜

 副總兵官劉顯逰兵都司楊尚英把總邵應魁守

 備盧相等既不能奮勇攻堅蕩平巢穴以𭣣一鼓

 之功又不能水陸協力晝夜嚴備以固四靣之守

 臣屢有牌行月黒潮滿風雨晦霧是賊突走之時

 而乃不遵約束畏避風汛掣船入港賊出巢不能

 知賊登岸不能躡致使匣中之虎復出噬人江北

 之民再罹荼毒三月防守於江南雖不無保障之

 勞一旦潰決於江北則方為貽禍之始鄰國為壑

 雖非本心罪坐所由亦将何諉再照江北諸港逼

 近三沙海路不及百里于鄰之震不為不切又方

 鑒鄧城失事之罪懲創不為不深既非猝然之冦

 且屬先事之防而狼山副總兵官曹克新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将丘陞及備倭把總等官坐擁重兵全不設備海

 賊焚舟登岸照舊深入畧無攔阻人亦有言巢賊

 渡海如出無人之境海賊上岸如入無人之境則

 謂江南北将帥兩無人焉不亦可乎縱賊出與縱

賊入之罪同臣職同總督官視軍情江北江南乃

其兼總三沙之役臣與兵備熊桴日夜波潮中者

月餘自擐甲臨陣中者凡二親叩賊巢者凡一亦

欲以身激將士敵愾之氣㓕此朝食以報

聖明而各總兵等官以怯賊爲故態以縱賊爲常套

 臣才不足以料敵制勝力不足以督勵諸将有負

委任罪合首坐伏惟

聖明矜察臣於二十一日星馳至𤓰洲㑹同廵撫都

御史李遂嚴督曹克新丘陞進兵剿賊及催督劉

 顯楊尚英過江截殺外其總兵官盧鏜劉顯曹克

 新等乞

敕該部論擬罪名從重處治惟復

聖明俯念尚在𦂳急用人之際令其戴罪殺賊待江

北事寕一併論

奏内邵應魁盧相失事重大容臣㑹同總督胡宗

 憲先行拏問以警其餘縁係巢賊遯走将官失誤

 防禦事理未敢擅便為此具本謹題請

 條陳海防經畧事䟽

 題為條陳海防經畧事臣前任兵部職方清吏司

 署𭅺中事主事奉

命差徃浙直地方視軍情官嘉靖三十七年十月二

 十五日節該欽奉

勅書内開将來海防一應合行事務爾有所知見查

 照兵部原題條奏以聞欽此欽遵行事外

嘉靖三十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准吏部照會該本

部題奉

聖㫖是唐順之陞右通政著㑹同胡宗憲經畫兵務

欽此備照到臣本年七月二十五日又節奉

敕書内開如逸賊奔散地方稍寕更宜訓練土著之

兵以免征調之擾将來海防一應合行事務爾有

 所知見查照兵部原題條奏以聞欽此欽遵外臣

 兩奉

敕書令臣條奏臣原籍常州府人也自待罪編民目

 擊倭賊之害海上事情亦頗得其大畧而未敢自

 信也奉

命以來經歴海洋䟦履行陣老卒退校亦徧咨訪以

 所聞所見㑹同督撫胡宗憲等叅酌議論至如臣

 近奉

敕書訓練土兵臣已行文各兵備有司令其著實舉

行又如葺城堡繕噐械等項係督撫之臣從宜自

為者今皆不敢𤨏𤨏謹據所知見條為九事以答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休命之萬一今歳東南賴

皇上威德

廟堂賛議督撫運謀帥臣戮力醜𩔖盡殱惟福建尚

有賊蟠據外至於浙直沿海數千里水陸之間已

無一賊巢穴盡空海民晏卧盖十數年所未有然

來歳春汛之防不可不預經乆之計不可不圖伏

聖明矜臣之愚亮其心之不敢不盡而恕其詞之不

能逹意臣不勝懇切願望之至縁係條陳海防經

畧事理爲此具本專差舎人孫山親齎謹題請

計開

 一禦海洋照得禦倭上䇿自來無人不言禦之於

 海而竟罕有能禦之於海者何也文臣無下海者

則将領畏避潮險不肯出洋将領不肯出洋而責

 之小校水卒則亦躱泊近港不肯逺哨是以賊惟

 不來來則登岸登岸殘破地方則陸将重罪而水

 将旁𮗚矣臣竊𮗚崇明諸沙舟山諸山各相聮絡

 是造物者特設此險以迂海賊入冦之路以蔽呉

 淞江定海内地港口也 國𥘉設縣置衛最有深

 意而沈家門分哨之制至今可考合無春汛𦂳急

 時月蘇松兵備暫駐崇明寕紹兵備或海道内推

 擇一人暫駐舟山而總兵副總兵常居海中嚴督

 各總分定海靣南北㑹哨晝夜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㠶環轉不絕其

 逺哨必至洋山馬蹟賊(⿱艹石)從某處海靣深入登岸

 者該總首先坐之論其登岸多少以次罪及總兵

 又罪及兵備海道而止至於海中擊賊𥘉至将領

以竒功論巳有事例惟軍士首級之賞尚未别白

 臣先具 題擊來船與擊㱕船不同擊㱕船真倭

首級一顆給銀十五兩自合如故擊來船真倭首

 級一顆合無量增銀十兩比陸戰首級尚少銀五

 兩巳足使水卒感恩懐利盡死擊賊再照臣𫎇

聖恩遣視軍情臣雖不肖而此官之設切中機宜臣

徃來海中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國威諸将不敢退縮近港旋有

 三爿之捷今臣雖轉任伏乞

敕下吏兵二部詳議此官續設與否在京師諸官中

差此一貟官不足多少在海上加此一貟官則甚

有𨵿係伏乞

聖裁

 一固海岸照得賊至不能禦之於海則海岸之守

為𦂳𨵿第二義賊新至飢疲巢穴未成擊之猶易

延入内地縱盡殱之所損多矣然自來沿海戍守

莫不以擁城𮗚望幸賊空過謂可免罪而不顧内

地之殘破内地戍守亦幸賊所不到而不肯䇿應

沿海今却不然宜分定沿海保護内地内地䇿應

沿海地方沿海力戰損兵折将宜坐内地不能䇿

應之罪内地殘破沿海幸完宜坐沿海縱賊之罪

又如密同是一様沿海地方賊由寕紹登岸寕紹

却不殘破而殘破温台賊由温台登岸温台却不

殘破而殘破寕紹自來只坐地方殘破者之罪今

却不然宜并坐賊所從入其沿海文武将吏有能

連次鏖戰抵遏賊鋒阻賊下船不得登岸深入者

雖無首級以竒功論一准平倭事例如此則人知

謹於海岸之守不敢幸賊空過以覬免門户常扄

堂奥自安矣伏乞

聖裁

 一圖海外臣所謂圖海外者如招 赦逋逃 宣

諭日本二事既屢奉

明㫖平倭事例亦巳開載矣而臣復申之逋逃不特

如王𨫼李華山洪迪珍等有名賊首力能搆倭爲

亂者而巳以臣所親見三沙千餘倭子起自𤓰洲

 一𬒳虜人馮三嗾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取寳遂至閧然逺來馮

三之在 中國不啻一蟣虱及在島中却作此一

番風浪雖旋就誅殛而流毒巳多矣然則逋逃不

㱕東南誠未可以息肩也至於 宣諭日本則浙

江軍門亦嘗請 命遣使矣竟不能盡得其要領

使者坐罪而其事遂罷嘗考平倭畧所載洪武永

 樂間 遣使日本者不一而足

高皇帝又嘗與劉基議以倭國重佛 特遣僧徃諭

古之玉者於四夷之不貢不臣則有威譲之令文

 告之辭兵交使在其間以深得敵情而處之切中

其機也然自葉宗滿之坐重罪而逋逃欲自㱕者

 不免自疑自蒋洲之得罪而人以使絶域為諱或

 宜减宗滿之罪以示信於逋逃之徒寛蒋洲之獄

 以留使絶域詗敵情之一路臣又據總兵官盧鏜

 手本内一欵撫處夷情以尊 國體開稱

祖宗以來給與日本金印勘合十年一 貢船不得

 過三𨾏人不得過百名既申逺夷慕義之情逺夷

 亦得交易 中國之貨以為利而 中國亦以羈

 縻逺夷使常馴服不為冦賊百餘年來自嘉靖二

 年宗設宋素卿等爭 貢讐殺貽害地方因而絶

 貢至嘉靖十八年正使碩𪔂等齎 獻貢物并進

表文伏罪荷𫎇

皇上擴天地之仁雖非 貢期復 准入貢嘉靖二

 十六年正使周良等坐船四𨾏復 貢議者計方

 九年之期有違事例徑自阻囘從此 貢路不通

 倭夷素性貪詐利我 中國之貨既不與 貢則

 無復望矣因此遂𬒳姦徒勾引同利為冦不止則

 以偶蹉一年 貢期阻囘之故也為今之計乞題

聖裁行令各衙門遵照今後夷人復來求 貢果有

真正 表印勘合别無詐偽姑不計其限例就與

請起送赴京譯審來冦之端

敕彼國王令其查治惡逆歛戢屬夷使不敢再犯則

 倭夷知有 貢路之可通而詭計自銷黨𩔖自𢹂

 勾引之徒亦可暫縛矣鏜老将也三十餘年在海

 上熟暁夷情其言當不甚妄乞

敕該部查議可行與否臣又聞先時陜西總制王瓊

論西夷事以謂能絶其入 貢之路不能絶其入

 冦之路今亦可借以爲喻也伏乞

聖裁

 一定軍制自倭患以來東南軍制最爲不定盖以

濟變未慮經乆梟猾之徒方應募於江北忽應

於浙東方以得募價而留忽以滿募限而去譬如

借倩之人主人不得而羈之安得而練之至於逺

方無頼託名土兵報効希圖鹵掠羣然麋至在此

 不由軍門之徴調在彼不由督撫之遣𤼵坐費粮

 餉騷擾地方是以人人争言調募不便而以練土

 兵為說夫土兵之練誠是也然土兵之數不足安

 得不募募兵不足以當賊鋒之銳安得不調如前

 時王江涇數千倭子乗勝西上非永保之兵力挫

 其鋒則何所矣為今之計合以練兵為實事以

 募兵為𫞐宜以調兵為竒道募兵則逺募不如近

 募調兵則多調不如少調募兵先儘本地方驍銳

 若浙江處兵江南沙兵之𩔖其逺方驍銳應募者

 亦湏土人保任優其募價什伍聮束而歳番上之

不得自去自來如徃時則募兵亦土兵也總督軍

門歳調麻兵立為定額直𨽾幾千浙江幾千專為

衝鋒之用聴川湖軍門精選𤼵遣以憲司一貟監

督前來有不能衝鋒及騷擾地方者罪及監督則

調兵可以制其毒而得其用也俟土兵訓練有成

然後募調俱罷伏乞

聖裁

 一足軍食照得東南水陸兵粮徃徃有缺至三四

月不給者軍士萬里捐 --捐生日望數升之米而已而

又不時給之生心讟語亦何足恠此有故矣浙江

 軍餉銀四十七萬兩江南五十餘萬兩江北一十

 六萬兩其𥘉皆算兵而賦民原無嬴餘若民間拖

 欠十數兩則缺却一軍之食萬軍不能一軍空腹

 而萬兩不能銖兩無欠加之民賦有災傷减免而

 軍餉無贏餘處𥙷宜其不能時給而生怨讟也古

 者軍興之費不盡仰於民多取之山澤鼓鑄筦搉

 商賈之利故前史稱不加賦而用足今民間摉括

 巳盡無可處補而軍門亦無所謂山澤筦搉之利

 稍可處者惟有鹽法而已試舉一端如前時浙江

 廵鹽御史鄢懋卿小票事例歳亦可得銀數萬兩

 此皆不取之 國與商而坐収贏利者也合無

勅下户部轉行督撫等官㑹同淮浙廵塩御史委曲

 計議多方區處但使江北江南浙江每處得七八

萬兩民賦若足則别儲之一有蠲欠即以處補此

亦 國民兩便之䇿也又各衙門原為

大工𦂳急觧進𧷢罸多寡不等㐲惟

聖明軫念東南兵荒相⿰糹⿱𢆶匹萬状艱苦

勅下工部查得

大工銀兩漸彀乞暫将嘉靖三十九年浙直兩處贓

 罰照數觧與各軍門聴其處補軍餉以後年分自

行觧京如故此外山澤筦搉之利有可興者合聴

軍門從宜區處再照供給軍餉係有司職掌有司

自以不與軍事之罰徃徃視為不干已事始則催

徴不力⿰糹⿱𢆶匹則給發不時失誤軍機多由扵此此後

(⿱艹石)有仍前怠玩者自布政總司管粮道及知府以

 下聴督撫諸臣從重叅劾治罪庶幾有司各知于

 已不敢誤事伏乞

聖裁

 一鼓軍氣臣聞戰陣之所以精明與 中國之所

 以勝四夷者氣也而非甲兵之謂也 國家承平

 日乆文吏游談而飬尊武臣恬保而寳身閒雅雍

 容之習成而慷慨果銳之氣亦寖銷矣南倭北虜

 倐然内侵殆若昔人所謂氣𦦨以取之者賴

皇上天縱

神武赫然一怒誅遂偷惰㧞用英竒文臣督帥皆躬

自臨戎有兎𦊨﨣﨣之氣自此倭虜不敢深入則

氣之勝也以臣占於行陣之間猶有未盡然者臣

 視師東南備𮗚怯将情状一聞賊戰如澆冷水顔

色可憐縱不便走股巳先慄雖亦未必盡然而然

者固多矣至於倭賊渡洋談笑飲食若履平地而

 我将棲泊近岸日遇海風則頭掉目眩夜聞海潮

 則耳讋心惕且夫倭賊有過藐我将之氣而我将

 無必吞倭賊之氣則是未戰而索然矣如此而望

 長驅海島掃清大懟臣猶以為難也此氣在宇宙

 間磨礲而時用之則鮮明置之不用則黯無精光

 謂宜文臣督帥時御戎服出入軍中𤼵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蹈厲以

 作武将之氣武臣大将遇有賊戰戎服出入陣中

 以作偏禆小校之氣偏禆小校遇有賊戰戎服先

 登以作士卒之氣而督帥武将臨陣督戰間取潰

 校逃卒遵奉 旗牌事例百萬軍中忽然斬却一

 二人以變士卒之耳目使我之氣日益精明則賊

 之氣自然銷沮此其言若迂闊而實勝敵之要機

 也李光弼蒞軍而旌旗變色每戰必勝氣之謂也

伏乞

聖裁

 一復

舊制照得 國𥘉防海規畫至為精密百年以來海

 烽乆熄人情怠玩因而隳廢 國𥘉海島便近去

處皆設水寨以據險伺敵後來将士憚於過海水

寨之名雖在而皆自海島移置海岸聞老将言𩀱

 嶼烈港峿嶼諸島近時海賊據以爲巢者皆是

國𥘉水寨故處向使我常據之賊安得而巢之今宜

 查出 國𥘉水寨所在一一脩復及查沿海衛所

 原設出哨海船額數係軍三民七成造者照舊徴

 價貼𦔳打造福船之用此一事與臣所謂禦海洋

 者相𨵿

舊制之當復者一也 國𥘉沿海建設衛所聮絡險

 要今軍伍空缺有一衛不滿千餘一所不滿百餘

 者宜備查缺額之故而補足之其運粮班操等項

 原因海上無事撥借别用者可悉還之原衛所使

 自為守衛所之兵常足則他兵亦可不用此一事

 與臣所謂定軍制者相𨵿

舊制之當復者二也 國𥘉沿海衛所皆有屯田今

 埋没過半而圖冊故在宜按圖照冊儘數查出辦

納屯粮及金塘玉環諸山膏膄幾萬頃皆是古來

 居民置郷之處今可墾為屯田設所戍守一以據

險一以因粮此一事與臣所謂足軍食者相𨵿

舊制之當復者三也 國𥘉浙福廣三省設三市舶

 司在浙江者專為日本入 貢帶有貨物許其交

 易在廣東者則西洋番船之輳許其交易而抽分

 之若福建既不通貢又不通舶而 國𥘉設立市

 舶之意漫不可考矣舶之為利也譬之礦然封閉

 礦洞驅斥礦徒是為上䇿度不能閉則 國収其

 利𫞐而自操之是為中䇿不閉不𭣣利孔洩漏以

 資奸萌嘯聚其人斯無䇿矣今海賊據峿嶼南㠗

 諸島公然擅番舶之利而中土之民交通接濟殺

 之而不能止則利𫞐之在也宜備查 國𥘉設立

 市舶之意母洩利孔使奸人得乗其便此一事與

 臣所謂圖海外者相𨵿古制之當復者四也因舊

 時之寨因舊時之兵因舊時之粮因舊時之市舶

 一切紛紛之議可以省矣然其事重大壊之已甚

復之則難若能復之則經乆之䇿也乞

勅該部詳議轉行督撫諸臣選差有才力憲司一貟

專管四事數年之後必有成功伏乞

聖裁

 一别人才臣聞為政以人才為先至於兵事尤急

 人才臣視軍情一年其於官吏賢否非臣職事所

 𨵿不敢濫及外訪得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海防兵備副使劉景韶

英敏多謀臨機立㫁運籌足以破鬼夷之筭賈勇

 足以汗懦将之顔今歳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殺賊二千餘多頼其

 力巳與臣同推廵撫不敢更舉外又訪得浙江廵

 視海道副使譚綸雄姿勁氣法令必行賊與我軍

 見聞寒膽今歳浙東殺賊千餘多頼其力蘓松兵

 備僉事熊桴自倭事始起以至今日無一歳不在

 兵間忠實練事沉毅内明出入海潮艱危不避此

 二臣者皆宜乆其官而不易其任以待資望可為

 廵撫即以授之者也杭州府同知唐尭臣留心武

 備訓練有方紹興府通判吳成噐素識兵𫝑屢立

 軍功待尭臣歴任年乆成噐再立新功皆可當沿

 海兵備之選者也台州倭冦屢入兵凶相⿰糹⿱𢆶匹民瘠

 巳甚全在良有司撫循而知府黄大節貪黷有跡

 昏眊無能政成黠吏賄滿私槖所宜亟為罷黜者

 也又訪得浙直總兵官盧鏜老練善謀副總兵官

 劉顯驍雄善戰臣甞以三沙賊走劾其失事畢竟

 東南将官無過此二臣者所宜乆任責其立功者

 也然盧鏜善謀而怯於臨敵劉顯善戰而果於自

 用則其偏也若以使過之義則革任寕紹叅将戚

 ⿰糹⿱𢆶匹光先登敢勇立有新功見監原任通㤗叅将黒

 孟陽遭蹶悔過尚餘勇氣皆堪策勵立功贖罪者

 也狼山第一𦂳要海口總兵第一江淮重任如狼

 山提督副總兵官曹克新偶因際㑹𫉬冐功陞臣

 見其人酖溺酒色常如昏睡謀勇俱無精氣已銷

 設有警急慿何决戰前任鄧城見以失機拏解克

 新異日誤事必不减於鄧城所當亟投閑散以全

 其功者也又訪得境内人才臣得三人焉原任僉

事終養徐九皋老成練事熟諳夷情原任刑部主

 事為民唐樞經術優長才猷老練原任知府致仕

嚴中警敏足智暁暢兵機皆可充異日兵備之用

者也乞

敕下吏兵二部再加查訪分别用舎則舉錯明而海

備飭矣伏乞

聖裁

 一定 廟謨自海賊入寇以來十餘年矣東南雖

苦其毒而賊之𬒳殺者亦積至幾萬矣今年寇江

 北冦浙東者且萬餘而寇福建者傳聞不下二三

萬則是殺者不可勝紀而寇者不為少止夫南倭

與北虜異口外砂礫之地從古以來原有韃子腹

裏膏SKchar之地二十年前原無倭子今口外尚有一

年兩年無寇而倭子却無一歳不來如此不巳非

止外患将為内虞古云兵乆則變生近者呉淞定

海之間水卒呼粮扶官縳吏則兵變之漸矣蘓城

 人素怯弱而游冶子弟懷毒蓄機日伺倭來裏外

 合應幸早發之猶尚焼官寺刼獄囚閧然一逞則

 民變之漸矣此其萌芽也誠不可不深圖而熟慮

 之(⿱艹石)謂倭寇之來一歳支却一歳一番殺却一番

 便自了事則臣不敢知其所終也伏惟

聖明敕下禮兵二部備講

祖宗以來招懐撫諭之畧防海固圉之機及

敕督撫諸臣徧訪倭情集議長䇿二十年前何以絶

 無倭患十年之間何以倭患(⿱艹石)此年年禦倭何時

 是了如何可以永㫁倭寇之路以復東南之舊苟

 可以利 國不必爲身家顧慮苟可以便今不必

 以成說拘牽外内臣工方畧畢上然後

聖明與廟堂大臣從中主㫁而力行之期於三年四

 年㫁却此賊臣猶以爲遲也不然一歳一來一來

 一勝臣猶以爲浪戰伏乞

聖裁

  乞留餘塩䟽

 題爲懇乞

聖恩給發餘塩銀兩以備賑濟以𥙷軍餉事近准戸

部咨該廵撫都御史李遂廵按御史陳志各題稱

廬鳯淮揚四府徐滁和三州各所屬州縣旱災乞

 行勘實分數蠲免錢粮及将兊軍漕粮改折積年

拖欠等項暫且停徴及災傷極重及𬒳倭地方給

𤼵 内帑

欽遣大臣給賑該本部覆議即今銀庫十分匱竭無

從給𤼵而各該廵撫本係大臣任重責專尤得便

宜行事(⿱艹石)復再遣大臣秪恐滋擾無益合行各該

撫按行令各府州掌印正官備查在倉預備粮米

及庫貯無礙官銀𠉀冬春之時如果飢饉難存即

 行勘實酌量銀米選委廉能正官分投相兼賑濟

 如或不敷多方區處務使窮户均霑實惠等因題

 奉

欽依備咨到臣照得今歳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等處災傷委的十分

 重大百姓委的飢饉難存已經先任廵撫都御史

李遂廵按御史陳志詳細具 題伏𫎇

聖恩既免租稅又 賜賑濟臣不敢𤨏𤨏

瀆陳外但李遂原請

欽遣大臣給𤼵 内帑該户部題奉

欽依 内帑匱乏無從給𤼵該臣備查各府州倉内

積榖及庫内無礙官銀備賑縁自連年倭患以來

窘急摉括倉庫處處空虚今 内帑既不敢望而

倉庫之積又極不彀賑濟委實難處臣又照得淮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軍餉更無别途止靠民間田畆稅粮内帶徴銀

 十二萬兩儘數徴足尚且不彀給𤼵今各處稅粮

聖恩巳在照數蠲免之例則地方軍餉必無盡數取

盈之理查得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府庫軍餉銀止有萬兩臣到已

 𤼵三千餘兩見在庫内纔彀年終支用近時李遂

請給餘塩銀四萬五千兩𥙷還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府借用銀二萬

 四千六百二十四兩零及𥙷還淮安府借用銀一

萬兩給與首級銀一萬三百七十五兩零支銷巳

盡亦無餘剰(⿱艹石)是來歳春汛将動各處官軍一齊

 上班民間催徴不前軍士皇皇待哺更覺兩難臣

𫎇

聖明㧞擢任使撫綏凋瘵料理軍機敢不夙夜竭盡

犬馬之力少圖報效至於錢粮實是窘迫無處伏

聖恩憫念江淮重地賑飢餉軍皆是極𦂳要事

敕下户部從長議處将餘塩銀十萬兩

特𤼵濟急其七萬兩以𥙷軍餉之不足其三萬兩以

 備賑濟之用則溝中之瘠𫉬更生之望荷戈之士

奮敵愾之氣江淮闔鎮軍民皆歌舞

聖徳於無窮矣縁係懇乞

聖恩給發餘塩銀兩以備賑濟以𥙷軍餉事理未敢

擅便為此具本謹題請

  鳯陽等處灾傷䟽

 題為地方災傷重大懇乞

聖恩留米備賑事據海防兵備副使劉景韶呈稱照

 得江北地方今歳既遭重大倭患復罹異常旱災

 以致逺近農畆失収到處米價騰貴即今飢窘之

 民充斥道路嗷嗷望賑查得近𫎇撫按具

 題欲行請𤼵 内帑

欽遣大臣前來賑濟該户部以銀庫匱竭無從給𤼵

若遣大臣恐滋勞擾議行本處廵撫賑濟除候勘

 合至日嚴督有司查審及将應行事宜另行條議

詳報外及照江北今歳災傷十分重大各處飢民

 無慮數萬前在秋末尚有草子木實可頼充飢今

 值隆冬雖草木亦無可食強壮者則相聚爲盗老

 弱者則棄賣妻孥有司無日無盗刼之申地方無

 處無離散之苦溝壑莩屍遇目成悲道路啼號觸

 耳可慘言及於斯稍有人心者鮮不惻愴况爲民

 上者哉揆度事𫝑将來(⿱艹石)非通行博賑恐江北赤

 子不免悉化爲溝渠之鬼潢池之盗矣查得嘉靖

 二年江北災荒該撫按衙門 奏行戸部議留漕

 粮二十萬石以賑四府飢民嘉靖三十三年又復

 截留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等府起運漕粮數萬以賑淮北是時江

 淮之民實頼存活今當兵戈擾攘災傷異常尤宜

 比例設處伏望本院再加裁酌如果可行仍乞早

 爲具 題将起運粮米比照嘉靖二年事例截留

十數萬石委官分投賑濟其虧欠額運之數於臨

徳二倉兊支運納如此庶𩚑民有更生之望重地

無意外之虞矣等因到臣據此臣查得舊卷嘉靖

三十三年截留漕粮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二府共是三萬七千八

百石三十六年截留漕粮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二府共是六萬五

百九十餘石零彼時止縁軍乏粮餉非𨵿歳有凶

飢况今兵荒相⿰糹⿱𢆶匹民命不堪流莩滿路傷心怵目

溝壑既所不忍嘯聚不無可虞誠有如副使劉景

韶之所云者臣前

請餘塩銀十萬兩内七萬兩以補軍餉三萬兩以備

 賑濟儻𫎇

聖恩盡數給𤼵竊計𬒳災廣闊三萬兩銀子不彀四

府三州飢民一月之賑且江北人家素無積蓄今

歳原是子粒不収起運京粮多從逺處糴買致之

甚艱(⿱艹石)不得十數萬石米留貯地方不惟飢民無

 路求活加以來年春汛官軍一齊上班米價必太

 騰貴軍士日持二三分銀子亦不能勾糴米度日

 深為不便是以劉景韶不得已有截留漕粮之說

 臣又查得舊卷嘉靖三年江淮大飢

欽遣侍郎席書賑濟稅粮不拘起存盡數蠲免給與

内帑銀二十萬兩彼時府縣倉庫尚多儲蓄而又

多𤼵 内帑席書因得大為展布極貧䰞粥次貧

給與銀米凡所全活二十餘萬人江淮至今歌舞

聖徳今歳凶災頗不减於彼時又連年用兵倉庫在

在空虚今 内帑既不敢望而起運錢粮又升合

分毫不敢丐免惟有截留漕粮係是近年事例然

今方在 國儲缺乏之時臣亦何敢容易開口伏

勅下户部俯念民艱從長計議或照嘉靖三十三年

三十六年事例截留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運米七八萬石或五六

萬石又恐以為虧損 國儲則乞照折兊事例江

北原額運米三十二萬餘石近巳𫎇

恩折銀十五萬石其餘運米或盡與折銀或量折一

半九萬餘石則銀㱕 内帑不失原額米留地方

足支艱窘又恐以為折兊巳定不得再折則臣不

敢言留亦不敢言折但容臣暫借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漕米五六

萬石待臣防過春汛半年之後収拾餘銀多方糴

 買運還京倉此只遲五六萬石半年之運臣必不

敢虧誤凡此數說臣之

請乞則愈下而愈少臣之用心則益苦而益切蓋上

念 國儲之重不敢輕易有

請下念民窮之甚不敢隱蔽不

請孟軻氏所謂有司莫以告是上慢而殘下也臣備

貟撫臣近又奉

命賑濟臣(⿱艹石)不言是不惟上負

聖明矜憫元元之深意而溝中之瘠真自臣推而納

之矣臣不勝激切願望之至縁係地方災傷重大

 懇乞

聖恩留米備賑事理未敢擅便為此具本謹題請

 請逰兵䟽

題爲遵照舊規催

請遊兵以防春汛以保重地事據海防兵備副使劉

景韶呈稱查得嘉靖三十六年五月内該兵部題

欽依調山西遊擊丘陞領兵三千名跟隨提督軍務

 侍郎江東前到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方剿倭至九月内掣兵囘

 京該侍郎江東題該本部覆議

准𤼵山西𫟪兵一千名保河民兵二千名彼處照例

 給與安家衣装銀兩并盔甲噐械於嘉靖三十七

年前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防過春汛回還訖又該前任廵撫都

御史李遂題

准亦調山西𫟪兵一千名保河民兵一千名於嘉靖

 三十八年前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又行防過春汛囘還訖接連

 三年依期赴調外照得江北海防形𫝑固為險要

地利多堪𮪍戰其土著之兵雖經選練頗精但用

之設伏出竒邀擊擣巢馳逐於沮洳葭葦之地固

其所長若平原廣野摧鋒䧟陣挫折其𥘉至方張

之銳非西北馬兵無以取利故江北今歳収功克

陵寝免於震驚運道不致梗阻倭奴輒為䘮膽者寔

 賴此一枝兵前驅折衝之力即今冬令巳深漸去

 春汛不逺所據前項兵馬雖奉

欽依議定專官統領征倭之數但恐攝屬隔别挑選

 間非勁銳託言窵逺在途稍有遲緩則重地所恃

 者虚矣應合預先催調如期前來防守及查𫟪

 一千名内止三百六十貟名彼處原給有馬其餘

 俱係歩卒故今歳破賊雖見成效然各兵長技猶

未盡展必湏𫟪兵一千之内得給𫟪馬六百匹前

來待敵當益著偉績等因具呈到臣據此卷查先

准兵部咨該山西廵撫都御史葛縉題内一欵免

 征調以備重鎮該本部覆議看得本官欲将入援

薊鎮民兵三千征倭遊兵一千俱免征調存留本

 鎮防守似宜悉從所

請但薊鎮之兵𥙷練未成東南之倭警報未息前項

 各兵遽難輕議合候

命下移咨各該總督官在薊鎮者候主兵練成即将

 山西民兵先行减調在浙直者候海防寕謐将山

 西遊兵即爲掣放囘還本鎮等因題奉

欽依備咨前來又准兵部咨爲缺官事該本部查得

 山西征倭遊擊貟缺推舉署都指揮僉事申紹祖

 堪任題奉

欽依行令本官前來統領遊擊丘陞原領𫟪民兵二

 千名在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等處戰守至八月中旬風汛巳過

前兵掣囘外今據前因照得江北自有倭患以來

徃徃深入地方殘破先該提督侍郎江東建議

請𤼵老營堡𫟪兵及保河兵一枝前來充作征倭遊

兵至今調用巳經三徧連年鏖戰所向成功倭賊

見之䘮膽我兵𠋣之增氣此實

聖明軫念

陵寝畿甸之重

廟堂大臣及本兵處置得宜之所致也近該兵部題

覆山西廵撫之奏特留此一枝兵聴𠉀海上消息

 必待海防寕謐而掣免不得以倭警未息而輕議

 又推補統領遊兵專官使之及春汛而來罷春汛

而去該部所處已為曲盡無容再議即今倭冦警

 報尚爾未息春汛之期轉眼便是賊(⿱艹石)登岸全在

 打頭一戰誠恐前兵雖來緩不及事乞

敕該部查照前議早為題覆

命下之後即便馬上差人齎文星馳付山西保定二

 廵撫處令其挑選精銳多給馬匹仍照例給與各

兵安家衣装銀兩并盔甲SKchar械差委的當官貟押

 督前來庶不誤事再照今歳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方災傷重大

 深恐盗賊生𤼵兼臣所管宿亳等處切近河南地

 方白蓮賊黨驅散未盡風聲氣習易相鼓扇(⿱艹石)

此一枝勁兵前來駐劄誠足鎮壓盗賊暗銷不逞

 之心縱有竊𤼵撲㓕不難又所謂制變於無形者

 也縁係遵照舊規催

請遊兵以防春汛以保重地事理未敢擅便為此具

 本謹題請

 爲擒𫉬潰兵及奸細事

 竊照東南之兵平素不知紀律至如盧相所管鳥

 銃一枝徃年曾用銃打死南京兵部所遣川兵十

 餘人盧相巳𬒳叅劾一次今之各兵偶以争銀縱

 酒之故遂至持刀斫傷總甲脇衆鼓行搶船下海

江北許多兵船㫁其東奔之路賊知路窮束手就

 縳臣以反仄未安人心𮗚望謹遂奉敕書許行軍

 法及處决叛軍律條斬其首惡二人蘓清林三以

肅軍政而定衆志餘黨憐其𬒳脇既已投䧏悉從

 輕典理合

題知再照海上之患起扵中國奸民以倭賊為爪牙

 倭賊以奸民為耳目合為一體醸成古今未有之

 變至扵倭賊所使中國之人為奸細者結成死黨

 牢不可破寕負中國不肯負倭夷伏惟

聖明洞燭此弊臣前奉

命丹山為視軍情官

敕書内開載其有内逆與賊交通着宗憲多方訪拏

 斬首示衆今廣先等奸兇特甚(⿱艹石)不速誅無以示

 警且恐生變而臣今奉

敕書内開載未明臣不敢專擅伏乞

敕下該部查照臣先奉

敕書着宗憲事理其有通賊及為向導奸細者令臣

多方訪拏斬首示衆庶幾㫁絶禍本倭賊失却耳

 目之助自然不敢深入再照盧相鈐束不嚴本合

 有罪旋就擒䧏亦合准贖至如投䧏人汪林本係

 倭賊所使一夥奸細乃能渙其黨𩔖挺身自首更

 為中國擒賊(⿱艹石)不量加旌賞無以為効順之𭄿伏

 乞一并 敕下該部議處臣不勝 云

新刋荆川先生外集卷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