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國志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 華陽國志 卷第十上
晉 常璩 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明錢叔寶寫本
卷第十中

華陽國志卷苐十上

     先賢士女揔讚

含和誕氣人倫資生必有賢彦爲人經紀宣德逹教

博化篤俗故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品物煥

炳𢑴倫攸叙也益梁爰在前代則夏勲配天而彭祖

體地及至周世韓服将命𦽦子忠堅然顕者猶鮮豈

國史簡𮤑亦将分以秦楚希預華同自漢興以來迄

乎魏晉多士克生髦俊盖丗愷元之疇感于帝思扵

是璽書交馳扵斜谷之南束帛戔戔于梁益之鄊或

迺龍飛紫閣𠃔陟璿璣亦有磐桓利居經綸皓素其

躭懐道術服膺六藝 車之招旃旌之命徴名聘德

忠臣孝子烈士賢女高劭足以振玄風貞㳤可以方蘋

蘩者奕丗載美是以四方述作來丗志士莫不仰髙

軌以咨詠憲洪猷而儀則擅名八區爲世師表矣故

𦒿舊之篇較義史漢而今志州部區别未可揔而言

之用敢撰約其善爲述讚因自注解甄其洪伐尋事

𥼶義畧可以知其前言徃行矣

蜀郡士女

嚴平恬泊皓然沉冥 嚴遵字君平成都人也雅性

 澹泊學業加妙専精大易躭扵老莊常卜筮於市

 假蓍龜以教與人子卜教以孝與人弟卜教以悌

 與人臣卜教以忠扵是風移俗易上下慈和日閱

 得百錢則閉肆下簾授老莊著指歸爲道書之宗

 揚雄少師之稱其德杜陵李強爲益州刺史謂雄

 曰吾眞得君平矣雄曰君但可見不能屈也強以

 爲不然至州脩禮交遵遵見之強服其清高而不

 敢屈也歎曰揚子雲眞知人也年九十卒雄稱之

 曰不慕夷則由矣不作苟見不治苟得久幽而不

 改其操雖隨和何以加諸

仲元抑抑邦家儀形 李弘字仲元成都人少讀五

 經不爲章句処陋巷淬勵金石之志威儀容止邦

 家師之以德行爲郡功曺一月而去子贅以見辱

 殺人太守曰賢者之子必不殺人放之贅自以枉

 語家人弘遣亡命太守怒讓弘弘對曰贅爲殺人

 之賊朙府私𢎞枉法君子不誘而誅也石碏殺厚

 春秋譏之孔子稱父子相𨼆直在其中弘實遣贅

 太守無以詰也州命從事常以公正諌爭爲志揚

 子雲稱之曰李仲元爲人也不屈其志不累其身

 不夷不恵可否之間見其貌者肅如也觀其行者

 穆如也聞其言者愀如也非正不言非正不行非

 正不聽吾先師之𠩄畏

子雲玄逹煥乎弘聖 揚雄字子雲成都人也少貧

 好道家無擔石之儲十金之費晏如也好學不爲

 章句初慕司馬相如綺麗之文多作詞賦車𮪍将

 軍王音成帝𠦑舅也召爲門下史薦待詔上甘泉

 羽獵賦遷侍郎給事黄門雄旣升秘閣以爲詞賦

 可尚則賈誼升堂相如入室武帝讀大人賦飄飄

 然有凌雲之志不足以諷諌乃輟其業以經莫大

 扵易故則而作太玄𫝊莫大扵論語故作法言史

 莫善扵蒼頡故作訓纂賦莫弘扵離騷故反屈原

 而廣之典莫正扵爾雅故作方言初與劉歆王莾

 董賢同官竝至三公雄歷三帝獨不易官年七十

 一卒自劉向父子桓譚等深敬服之其𤣥源淵懿

 後世大儒張衡崔子玉宋仲子王子雍皆為注解

 吳郡陸公紀尤善扵玄稱雄聖人雄子神童烏七

 歲預雄玄文年九歳而卒

林生清𡨜莫得而名 林閭字公孺臨邛人也善古

 學古者天子有輶車之使自漢興以來劉向之徒

 但聞其官不詳其職惟閭與嚴君平知之曰此使

 考八方之風雅通九州之異同主海内之音韻使

 人主居高堂知天下風俗也揚雄聞而師之因此

 作方言閭隠遯丗莫聞也

泛鄊忠貞社稷是經進賢爲國稽攷典刑𢜤莫助之

身殞朝傾 何武字君公郫人也初以對䇿甲科為

 郎歴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兖州刺史司𨽻校尉京兆尹清河楚沛太

 守廷尉御史大夫成帝初具三公拜大司空封泛

 鄊侯爲人忠厚公正推賢進士在楚致兩龔在沛

 厚兩唐臨司⿰𥘈籴致茂陵何竝居公位進辛慶忌皆

 丗名賢臨州郡雖無赫赫之名及去民思之才雖

 不及丞相薛宣翟方進而正直𬨨之哀帝即位㠯

 朱博趙玄爲公卿用事免官諌大夫鮑子都亟言

 訟之丞相王嘉亦以爲慨帝復徵武爲御史大夫

 徙前將軍時大司馬新都侯王莾避帝外家丁傅

 氏遜位亦以列侯見徵哀帝詔博舉太常莾從武

 求舉武以莾姧人之雄不許哀帝崩王太皇太后

 莾姑也即日引莾入收大司馬董賢印綬詔舉大

 司馬丞相孔光等逼王氏皆舉莾武與左将軍公

 孫禄謀曰莾五父丗朝權傾人主必危劉氏乃舉

 禄禄亦舉武太后不從用莾爲大司馬莾諷有司

 劾奏皆免武就國後莾寖盛遂爲宰衡安漢公欲

 圗簒漢憚武與其叔紅陽侯王立不從元始三年

 因吕寛吳章事檻車徴武武自殺衆咸寃之莾欲

 厭衆心謚武曰剌侯子况嗣平帝崩莾因居攝後

 僭王位

𠦑文播教變風爲雅道洽化遷我寔西魯 張寛字

 𠦑文成都人也蜀承秦後質文刻野太守文翁遣

 寛詣博士東受七經還以教授扵是蜀學比於齊

 魯巴漢亦化之景帝嘉之命天下郡國皆立文學

 由翁唱其教蜀爲之始也寛從武帝郊甘泉泰畤

 過橋見一女子躶浴川中乳長七尺曰知我者帝

 後七車適得寛車對曰天有星主祠祀不齊㓗則

 作女令見帝感寤以爲揚州刺史復别虵莾之妖

 世稱云七車張作春秋章句十五萬言

長卿彬彬文爲丗矩 司馬相如字長卿成都人也

 逰京師善属文著子虚賦而不自名武帝見善之

 曰吾獨不與此人同丗楊得意對曰臣邑子司馬

 相如𠩄作也召見相如相如又作上林賦帝悓以

 爲郎又上大人賦以風諌制封禪書爲漢詞宗官

 至中郎将丗之作詞賦者自揚雄之徒咸則之

王淵𧰟麗蔚若華國 王襃字子淵資中人也以高

 才文藻侍宣帝初爲王襄作樂賦中和頌宣帝時

 又上甘泉洞簫賦帝善之令宫人誦之爲諌大夫卒

子山翰藻遺篇有厚 楊終字子山成都人也年十

 三已能作雷賦通屈原七諌章後坐太守徙邊作

 孤憤詩朙帝時與班固賈逵竝爲校書郎刪太史

 公書爲十餘萬言作生民詩又上符瑞詩十五章

 制封禪書著外傳十二卷章句十五萬言皆傳於

 丗者

少遷猛毅垂勲三邦 陳立字少遷臨邛人也成帝

 時牂柯有亂将軍王鳯薦立爲太守克平𥚽亂徙

 守巴郡秩中二千石治有尤異又徙天水太守為

 天下最天子賜黄金四十觔入為左衛護軍

世公賦政祥瑞來同 王阜字世公成都人也太守

 苐五倫察舉孝㢘為重泉令有鸞鳥集於文學十

 餘日遷益州太守神馬出滇池河甘露降白烏見

 民懐之如父母

猗欤文父叡𤼵㓜童德澹㑹稽道崇辟雍 張覇字

 伯饒謚曰文父成都人也年數嵗以知禮義諸生

 孫林劉固段著等宗之移家其宇下啓母求就師

 學母憐其稚對曰饒能故字伯饒也爲㑹稽太守

 撥亂興治立文學學徒以千數風教大行道路但

 聞誦聲百姓SKchar詠之𦤺逹名士顧奉公孫松畢海

 胡毋官萬虞先王演李根皆至大位在郡十年以

 有道徵拜議郎遷侍中遂授覇五更尊禮於文學

 年老卒葬於河南

少府委遲作卿作師 趙典字仲經成都人也太尉

 戒孫也與潁川李膺等竝號八俊三爲侍中自樂

 禄俸施貧方授國師未拜病卒

何楊研神貫奥入微 何英字𠦑俊郫人也 楊由

 字哀侯成都人也二子學通經緯英著漢徳春秋

 十五卷孫汶字景由亦深學初徵上日食盗賊起

 有効為謁者京師旱請雨即澍遷犍為屬國著世

 務論三十篇卒楊由爲太守㢘范文學范稱能治

 由言當有賊發頃之廣柔羗反冦殺長姚超鄊人

 冷豐齎酒𠉀之值客未内由爲知其多少又言人

 當𦤺果其色赤黄果有送甘橘者大將軍竇憲從

 太守索雲氣圗由諌莫與尋憲受誅其眀如此著

 書十篇而卒

司農朙𠃔國憲是維 任昉字文始成都人也初爲

 葉令治姧賊七十餘人遷梁相尚書令清身撿下

 大將軍梁冀憚之出爲魏郡徙平原歳出租稅百

 萬冀誅復入爲尚書令司𨽻校尉遷大司農卒弟

 愷徐州刺史亦有治名昉父循字伯度爲長沙太

 守得其父時爲五官事在精通也

翁君美秀牧後寤機 何覇字翁君司空武兄也爲

 郡户曺刺史王尊将之官移諸郡不得遣迎太守

 唯覇白宐徃太守遣覇尊大怒覇對曰太守遣覇

 非脩敬也以去京師久遲知朝廷起居耳尊遽下

 車持節對之因竒覇容止辟爲别駕舉秀才爲属

 國中郎将弟潁川太守兄弟五人皆有名

伯騫推賢求善如飢 柳宗字伯騫成都人也初結

 九友共學號九子及爲州郡右職務在進賢㧞致

 求次方張𠦑遼王仲曽殷智孫等終至牧守州里

 爲諺曰得黄金一笥不如爲伯騫𠩄議舉茂才為

 陽夏太守

文侯顒卬極位台衡 文侯趙戒字志伯少府典祖

 也父定以遊俠稱戒順桓帝之丗歷司徒太尉登

 特進屢居公輔免憂患無妄之丗告歸于蜀薨

太尉頡頑志振頽綱 趙謙字彦信戒孫也歴位卿

 尹初平元年爲太尉時董卓秉政欲遷天子長安

 謙與司空苟爽固諫卓不𦗟以爲車𮪍將軍奉大

 駕西幸封洛亭侯拜司⿰𥘈籴校尉忤卓指免討白波

 賊有功封侯進司徒免拜尚書令大㒒三年薨謚

 曰忠侯

司徒繼踵僶俛權横 趙温字子柔謙弟以侍中與

 同輦西遷封江南亭侯兄亡初平四年拜司空未

 期進司徒當丗榮之時車𮪍将軍李傕與董承張

 濟等爭權數遷移天子温以書切責扵傕天子聞

 寒心尋曺公入徙天子都許政出諸侯禮待温居

 公位十五年建安十三年

猶操道柄董李是讓 讓責也董卓李傕凶擅謙温

 干之初文侯與李固胡廣議立清河王蒜而冀欲

 立蠡吾趙戒脅而從之使李固枉SKchar君子以爲卓

 傕之惡甚扵梁冀謙摩卓之牙温弄傕之爪雖逼

 權勢以道陳訓賢其祖逺矣

侍中授命分節亦章 常洽字茂尼江原人也自荆

 州刺史遷京兆尹侍中長水校尉以兵衞大駕西幸

 傕等作難常侍衞天子左右爲傕𠩄煞

蠻夷猾擾倡亂南疆子恭要𫝊醜穢于攘 楊竦字

 子恭成都人也永初中越嶲永昌夷反SKchar破郡縣

 衆十萬餘刺史張喬以竦勇猛授從事任平南中

 竦先以詔書告喻不服乃加誅殺虜三萬餘人𫉬

 生口千五百人財物四千萬降夷三十六種舉正

 姧濁長吏九十人黄綬六十人南中清平㑹被傷

 卒喬舉州弔贈列画東觀

伯春孟元厈正時君 張充字伯春 李幾字孟元

 江源人也充爲治中從事時刺史恃豪每見從事

 布席地坐已自安高牀上充入閤不肯進刺史寤

 乃更禮從事刺史辟公孫特大姓犍爲李威橋稚

 充曺闕事節時有水災倫受刺史指以漢中升平不

 足表聞幾固爭之後刺史至與倫不平求郡短劾

 倫不言水災幾對以詔書上災異不得由州倫遷

 司空辟幾掾 幾居希切説文㣲也始出 幾古字今作㡬

楊羅爲小遺𢜤在民 楊班字仲桓成都人也 羅

 衡字仲伯郫縣人也俱師徴士何初山班爲不韋

 茂陵令治化浹洽徙西城閬中令號時名宰衡爲

 萬年令路不拾遺人家牛馬皆繫道𫟪曰屬羅公

 三府爭辟拜廣漢長二縣皆爲立祠

小伯温恭預圗息紛 陳湛字小伯成都人也歴數

 縣令民皆懐之州辟治中從事廣漢太守遣子詣

 州脩歡交使君欲納湛諌不可失羔羊義使君從

 之後有言州郡私交者考之無得乃朙也

孟由至孝遐葉晞風 禽堅字孟由成都人也父信

 爲縣史越嶲爲夷𠩄得傳賣歷十一種去時堅方

 姙六月生母更嫁堅壮乃知父湮沒鬻力傭賃求

 碧珠以求父一至漢中三出徼外周旋萬里經六

 年四月突瘴毒狼虎乃至夷中得父父相見悲感

 夷徼哀之即将父歸迎母𦤺飬州郡嘉其孝召功

 曺辟從事列上東觀太守王啇追贈孝㢘令李苾

 爲立碑銘迄今祠之

仲圼勉師 仲圼成都人也少受學扵嚴季后季后

 爲汶江尉呼仲圼仲圼許十月徃㑹反斷道仲圼

 期扵徃經渡六千㡬SKchar數年卒得至汶江爲季后

 陳䇿俱得免難逺近歎之

𠦑本慕仁 任末字𠦑本繁人也與董奉德俱學京

 師奉德病𣦸推𢉖車送其喪師亡身病齎棺赴之

 道𣦸遺令敕子載䘮至師門叙平生之志也

伯禽證将 朱普字伯禽廣都人也爲郡功曺太守

 與刺史王冀有隟枉見劾普詣新都獄掠笞連月

 肌肉腐臭惡同𣦸人證太守無事敕其子曰我𣦸

 載喪詣闕使天子知我心事得情理普以烈聞

文寺代君 李磬字文寺嚴道人也爲長章表主簿

 旄牛夷叛入攻縣表倉卒走鋒刅交至磬傾身捍

 表謂虜曰乞殺我活我君虜乃殺之表得免太守

 嘉之圗象府𨓍

在三義敦終始可稱人生扵三事若一君父師也言

 人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普磬可謂能終始也

炎光中微巨述僭亂 炎火光也漢以火德王自高

 祖至平帝十二丗國嗣三絶平帝早崩安漢公王

 莾字巨君遂簒天子位稱新室皇帝而茂陵公孫

 述字子陽爲莾導江卒正遂僭號于蜀

章王刎首 章眀字公孺新繁人也 王皓字子離

 江原人也朙爲太中大夫莾簒位歎曰不以一身

 事二主遂自殺皓爲美陽令去莾歸蜀公孫僣號

 使使聘之皓乃自刎以頭付使者述慚怒誅其妻子

侯剛哭漢 剛字直孟新繁人也爲郎見莾篡位佯

 狂負木升守闕號哭莾使人問之對曰漢祚無窮

 吾寧𣦸之不忍事非主也莾追殺之

公卿絶脰亦蹈節貫 王嘉字公卿江原人也爲郎

 去莾還留蜀公孫述先閉其妻子使人徴之嘉聞

 王皓𣦸歎曰吾後之㢤亦自殺述慙貰其妻子

羅生美至思濟艱難述方遂非SKchar彼貞幹 羅衍字

 伯紀成都人也爲述郎說述尚書解文卿鄭文伯

 使諌述降漢爲子孫福解鄭從之述怒閉二子扵

 薄室六年二子守志不回遂幽SKchar卒衍察孝㢘徵

 博士

劉主割據資我英俊鴻臚淵通與道推運 何宗字

 彦英郫縣人也通經緯天官推步圗䜟知劉備應

 漢九丗之運讚立先主爲鴻臚方授公輔㑹䘚

君肅矯矯頴𩔖倬群 何祗字君肅宗族人也初犍

 爲楊洪爲太守李嚴功曺去郡數年以爲蜀郡嚴

 在官祗爲洪門下書佐去郡數年以爲廣漢洪猶

 在官是以西土咸服諸葛亮之能𭣄㧞秀異也祗

 徙犍爲太守卒

輔漢朗捷服時之懃 張裔字君嗣成都人也汝南

 許文休稱其才鍾元常輩也爲輔漢将軍丞相長

 史丞相北征居府統事足食足兵

太常清宻𮟏逺鈎深 杜瓊字伯瑜成都人也師事任

 安粗通經緯術藝爲太常沉黙愼宻稱諸生之淳

休休衆彦SKchar途同臻金聲玉振蜀之球琳 休休美

 也衆彦言此四十三人也易曰SKchar塗同歸百行齊

 𦤺貴扵流光顕稱揚名垂丗此四十三人者雖立

 行不同俱以垂美如金玉之音器爲丗名寳

述蜀郡人士

敬司穆穆暢始𤣥終 敬司馬氏女五更張伯饒妻

 也覇前妻有三男一女敬司産一男撫教五子㤙

 𢜤若一覇卒葬河南敬司與諸子還蜀疾病遺令

 告諸子曰舜葬蒼梧二妃不從汝父在梁吾自在

 蜀亦各其志勿違敕也遂葬蜀子光超樂母教爲

 聘士也

叔紀婉娩十媛仰風 𠦑紀覇女孫也適廣漢王尊

 至有賢訓事姑以禮生子啇海内名士廣漢周幹

 古朴彭勰漢中祝龜爲作頌曰少則爲家之孝女

 長則爲家之賢婦老則爲子之慈親終 温且惠

 秉心塞淵宐謚曰化朙恵母

公乘氏張兩髦義崇 公乗㑹妻廣都張氏女也夫

 早亡無子姑及兄弟欲改嫁之張誓不許而言之

 不止乃断髮割耳飬㑹族子事姑終身

助陳撫孩節篤分充 助陳臨邛陳氏女犍爲揚鳳

 珪妻也鳳珪亡飬遺生子守節兄弟必欲改嫁乃

 引刀割咽宗族駭之㡬𣦸遂全其義

二常焭焭頽搆再隆 元常靡常江原人也元常廣

 都令常良女適廣漢便敬賔早亡元常無子飬賓

 族子父母欲嫁乃祝刀誓志而𣦸靡常仲山女適

 成都殷仲孫家遭疫氣𣦸亡惟靡常在十八収葬

 諸喪飬遺生子立美成家

紀常哀哀精感昭融 紀常常侍常洽女趙侯夫人

 也父遇害在長安一兄皆先殁遣父門生瞿登張

 順迎䘮時冦賊蜂起晝夜悲哀順登得將䘮無恙

 還時人皆以紀常精誠𠩄感

貢羅誓志 貢羅郫羅倩女景奇妻也竒早亡無子

 父愍其年壮以許同郡何詩貢羅白晝誓父不還

 家父使詩乃白州州告縣逼遣之羅乃訴州刺史

 髙而許之

玹何忘生 玹何郫何氏女成都趙憲妻也憲早亡

 無子父母欲改嫁何恚憤自幽乃不食旬日而𣦸

 郡縣爲立石表

昭儀殉身 昭儀新繁張氏女廣漢朱𠦑賢妻也賢

 爲郡SKchar建安十九年劉主圍劉璋扵成都賢坐

 謀外降璋以昭儀配兵將見逼昭儀自殺三軍莫

 不哀歎

三姚見靈 廣柔長郫姚超二女姚妣饒未許嫁隨

 父在官值九種夷反殺超𫉬二女欲使牧羊二女

 誓不辱乃以衣連腰自沈水中𣦸見夢告兄慰曰

 姉妹之䘮以某日至漑下慰寤哀愕如夢日得䘮

 郡縣圗象府廷

峨峨㳤媛表圗銘旌 㳤善媛婉娩也言此十二女

 皆圗像列𫝊

述蜀郡列女

右蜀郡士女讚苐一 凡五十五人四十三人士十二人女









華陽國志卷苐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