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國志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上 華陽國志 卷第十中
晉 常璩 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明錢叔寶寫本
卷第十下

華陽國志卷十中 廣漢士女

講學沖𮟏洙泗是稀㣧帝紹聖庻熈疇咨 楊宣字

 君緯什邡人也少受學扵楚國王子張天文圖緯

 扵河内鄭子侯師事楊翁𠦑能暢鳥言長於災異

 教授弟子以百數成帝徵拜諌大夫帝無嗣宣上

 封事勸宐以定陶恭王子爲太子帝從之出宣爲

 交州牧太子即位為哀帝拜河内太守徵太倉令

 上宐封周公孔子後帝從之封周公孫相如爲襃

 魯侯孔子後孔均爲襃成侯又薦遼東王綱瑯琊

 徐吉太原郭越楚國龔勝等宐贊隆時雍平帝時

 命持節爲講學大夫與劉歆共校書居攝中卒門

 生河南李吉廣漢嚴象趙翹等皆作大儒

長伯撫遐聲暢中畿祈虎命邦綽有餘徽 鄭純字

 長伯郪人也爲益州西部都尉処地金銀琥珀犀

 象翠羽出作此官者皆冨及十丗純獨清廉毫毛

 不犯夷漢歌歎表聞三司及京師貴重多薦美之

 朙帝嘉之乃改西部爲永昌郡以純爲太守在官

 十年卒列画頌東觀

三老泱泱實作父師 楊綂字仲通新都人也事華

 里先生炎高高戒綂曰漢九丗王出圖書與卿適

 應之建武初天下求通内䜟二卷者不得永平中

 刺史張志舉統方正司徒魯恭辟掾與恭共定音

 律上家法章句及二卷解說遷侍中光禄大夫以

 年老道深飬扵辟雍授几杖爲三老卒内䜟二卷

 竟未詳

平仲涉道殆乎庻㡬 王祐字平仲郪人也少與雒

 高士張浮齊名不應州郡之命司𨽻校尉陳紀山

 名知人稱祐天下之高年四十二卒弟𫉬志其遺

 言撰王子五篇東觀郎李勝文章士也作誄方之

 顏子列画學宫𫉬一作灌

文父朙洞探賾索微 楊序字仲桓統仲子也道業

 侔父三司及公車連徵辭拜侍中上言四方及荆

 交州當兵起人民疫蝗洛陽大水宫殿當災三府

 當免近戚謀變皆効驗大將軍梁冀秉權自退去

 授門徒三千人本初元年及建和中特徴聘不行

 年八十三卒天子痛惜詔謚曰文父弟子雒昭約

 節宰綿竹寇懽文儀蜀郡何萇㓜正俟祈升伯巴

 郡周舒𠦑布及任安董扶等皆徴聘辟舉馳名當

 世

元章玄泊韜光匿耀 段翳字元章新都人也明經

 術妙占未來常告大渡津口曰某日當有諸生二

 人荷擔問翳舍処者幸爲吿之後竟如其言又有

 人從兾州來學積年自以精䆒翳術辭去翳爲筒

 作書封頭與之告曰有急發之至葭⿱⺾眀爭津吏撾

 從者頭諸生發筒筒中有書曰到葭⿱⺾眀爭津破頭

 以膏褁之生乃喟然知不及翳還更精學翳常隱

 匿不使人知門人皆號夫子

稚子奕奕古之畏𢜤 王渙字稚子郪人也初爲河

 内温令路不拾遺臥不閉門民SKchar之曰王稚子丗

 未有平徭役百姓喜遷兖州刺史部中肅清徴拜

 侍御史洛陽令聦朙恵斷公平㢘正抑強扶弱化

 行不犯發姧擿伏思若有神京華宻静權豪畏敬

 元興元年卒百姓痛哭二縣弔祭行人商旅莫不

 祭之賈胡左威遭其清理制服三年洛陽弦SKchar

 爲立祠天子悼惜每下詔書德令必賜後嗣與卓

 茂等爲伍

敬伯愷悌𣗳德播恵 王堂字敬伯郪人也初臨巴

 郡進賢逹士舉孝子嚴永𨼆士黄錯及張璊陳髦

 民爲立祠徙任左扶風政教嚴眀帝舅車𮪍将軍

 閻顯大將軍竇憲中常侍江京等嘱託輒拒之白

 𢉖見象不以爲祥徙魯相又徙汝南守舉陳蕃爲

 功曺應嗣司𨽻校尉號知人之鑑

𠦑宰濟濟以禮進退 馮顥字𠦑宰郪人也少師事

 楊仲桓及蜀郡張光超後又事東平虞𠦑雅初爲

 謁者威儀濟濟爲成都令遷越嶲太守𠩄在著稱

 爲梁冀𠩄不善冀風州追之𨼆居作易章句及刺

 奢說修黄老恬然終日

大匠竒暢妙監玄察盡言丗䂓秪以隕越 翟酺字

 子超雒人也少師事段翳以朙天官爲侍中尚書

 常見太史令孫懿𭭔欷涕泣曰圖書有賊臣孫登

 將以才智爲黄門開路君表相應之是以悽愴後

 爲京兆尹光禄大夫將作大匠上言漢四百年當

 有弱主閉門聽政數在三百年之間薦故太尉龎

 參故司徒李郃眀通三才忠正可以輔丗𠩄言每

 指利疾權貴誣酺及尚書令高堂芝交構免𣦸著

 援神𢍆經説卒家

司𨽻聦敏奮名後葉 郭賀字喬卿雒人也初爲太

 守黄幸戸曺幸有事與漢中太守李榮俱被徵賀

 勸幸星行詣詔獄自歸得免榮稽㽞詔殺之由是

 顕名太守蔡茂命爲主簿茂夢坐太極殿上得嘉

 禾三穗以問賀對曰朙府位當至三公旬月茂遷

 司徒表賀朙律令稍遷侍中尚書僕射司𨽻校尉

 荆州刺史朙帝南巡狩善其治徵河南尹卒天子

 痛惜賜錢三十萬

鐔恭翩翩交友惟賢 鐔顕字子誦郪人也 蔡弓

 字子騫雒人也俱攜手共學冬則侍親春行受業

 與張覇李郃張皓陳禪爲友共師司徒魯恭顕又

 與王稚子同見察孝扵太守陳司空歷豫州刺史

 光禄大夫侍中衞尉弓爲廬江太守徵拜郎而覇

 郃皓禪皆至公㑡

兩李麗采文藻可觀 李尤字伯仁李勝字茂通雒

 人也侍中賈逵薦尤有相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之才朙帝召作

 東觀辟雍德陽諸觀賦銘懷戎頌百二十銘著政

 事論七篇帝善之拜諌大夫樂安相後與劉珍共

 撰漢記孫𠑽有文才勝爲東觀郎著賦諌論頌數

 十篇

憲父懸車 王稚字𠦑起堂㓜子也屡拒孝㢘公府

 十五辟公車徵及授二千石徵以太常終不詣年

 八十一卒門人録其本幸謚曰憲父癸未詔書以

 安車聘請會已亡

徵君肥遯 馮信字季誠郪人也郡三察孝㢘州舉

 茂才公府十辟公車再徵不詣公孫述時託目𤯝

 盲傅婢奸其前陽不覺述卒以年不之出

董任循志束帛戔戔 董扶字茂安任安字定祖綿

 竹人也家居教授弟子自逺而至扶初應賢良方

 正詣京師宰府十辟公車三徵再舉有道爲侍中

 觀漢将亂求爲屬國還蜀安察孝㢘及茂才公府

 辟公車徴皆不詣卒布衣弟子杜微何宗杜瓊皆

 名士至卿佐

文表汜博提攜士彦 王啇字文表廣漢人也博學

 多聞州牧劉璋辟爲治中試守蜀郡太守荆州牧

 劉表大儒南陽宋仲子逺慕其名皆與交好許文

 休稱啇中夏王景興軰也啇勸璋𭣄竒枝雋甚善

 厈捄薦𦤺名士安漢趙韙及陳實盛先墊江龔揚

 趙敏𥠖景閬中王澹江州孟彪皆至州右職郡守

 又爲嚴李主祠正諸祀典在官一十年而卒

超𩔖㧞萃寔惟世信 劉寵字世信綿竹人也出自

 孤微以朙公芊春秋上計闕下見除成都令政教

 朙肅時諸縣多難治乃換寵爲郫令又換郪安漢

 皆垂績還在成都遷牂柯太守初乘一馬之官布

 衣𬞞食儉以爲教居郡九年乘之而還吏人爲之

 立銘王啇陳實當世貴士皆與爲友

節英亢烈仰訢鼎臣 段恭字節英雒人也少周流

 七十餘郡求師受學經三十年凡事馮翊駱異孫

 泰山彦之章渤海紀𠦑陽遂眀天文二卷東平虞

 𠦑雅學絕高當丗遂逰扵蜀恭以朋友禮待之後

 爲上計掾爲有司劾太尉龎參兼舉茂才孝㢘參

 性忠正亮直爲貴戚𠩄擯以恚發病逺近稱寃恭

 不能耐其狂亢䟽表參忠直不當以讒佞傷毁忠

 正帝悟即日召西曺掾問疾尋 羊酒慰勞參忠

士㳺孝湻感物悟神 姜詩字士㳺雒人也事母至

 孝母欲江水及鯉魚膾又不能獨食須隣母共之

 詩嘗供備子汲江溺𣦸秘言遣學不使母知扵是

 有涌泉出於舍側有江水之香朝朝出鯉魚二頭

 供二母之膳其泉灌田六頃施及比隣公孫述平

 後東精爲賊掠害不敢入詩里時大𮎰餓精𦤺米

 肉與詩詩埋之永平二年察孝㢘朙帝詔曰大學

 入朝孝㢘一切皆平之除江陽符長𠩄居鄉皆爲

 之立祠

少林隂德陽報是甄 王忳字少林新都人也遊學

 京師見客舍有一書生困病忳𨼆視奄忽便絕有

 金十斤忳以一斤買棺木九斤還腰下葬埋之後

 爲大度亭長大馬一匹來入亭中又有繡被一領

 飛墮其前人莫識者郡縣畀忳後乘馬到雒縣馬

 牽忳入他舍主人問忳𠩄由得馬忳具說其状并

 及繡被主人悵然曰卿何陰德而𦤺此忳說昔埋

 書生事主人驚曰是我子也姓金名彦卿乃葬之

 不報天彰郷德辟舉茂才除郿令宿漦亭中數有

 人爲鬼𠩄殺忳上樓夜半有女子稱寃曰妾涪令

 妻也當之官宿此枉爲亭長𠩄殺大小二十口埋

 在樓下奪取財物忳曰汝何故恒殺人女子曰妾

 不得白日惟依夜愬人眠不肯應恚故殺之初來

 時言無衣忳以衣衣之言訖投衣而去旦召逰徼

 詰問具服即收同謀十餘人殺之送涪令䘮還郡

 里當丗稱之

仲魚謙沖 芉朞字仲魚郪人也父爲交州刺史卒

 官朞迎喪不敢取官舍一物郡三察孝㢘公府辟

 州别駕皆不應太守尹奉棄刑名行禮樂請爲功

 曺刺史必欲借朞自佐不得已爲别駕後爲太守

 孫寶蔡茂祋諷功曺常欲渡津津吏滯停車待之

 三日將宿亭中有縣吏引車避之爲野王令

雲卿安貧 朱倉字雲卿什邡人也受學扵蜀郡張

 寧飱豆飲水以諷誦同業憐其貧資給米肉終不

 受著河洛解家貧以步行爲郡功曺每察孝㢘羞

 碌碌詣公府試不就州辟治中從事以諷詠自終

伯式玄照 折像字伯式雒人也其先張江爲武威

 太守封南陽折侯因氏焉父國爲鬱林太守家資

 二億故奴姫八百人盡𣪚以施宗族䘏贍親舊

 𣦸弔䘮事東平虞𠦑雅以道教授門人朋友自逺

 而至時人爲諺曰折氏客誰朱雲卿段節英中有

 佃子趙仲平但説天文論五經

孟宗當仁味道好施清風邁倫 讚仲魚已下也杜

 眞字孟宗綿竹人誦書百万言兄事翟酺酺免後

 尚書令與司𨽻校尉枉劾之復徵詣獄眞上章救

 之受掠笞六百獄中朙酺無事京師壯之以漢道

 微散財施宗族不應公州辟命及辭長吏候迎每

 交扵門乃斷髪以自絕

漢儒請雨精感慶雲 諒輔字漢儒新都人爲郡五

 官掾時天大旱請雨不降輔出禱祈乃積薪祝神

 曰不雨則欲自焚爲貪叨吏謝罪百姓言終㬥雨

韓揆義烈 韓揆字伯彦綿竹人也爲令錡裒主簿

 値黄巾賊入界扶裒走入草中裒遣求𨼆翳処未

 還裒爲賊𠩄得見害揆殯殮葬埋訖詣從事賈龍

 求兵討賊賊破曰本報令君而苟自活非忠乃自殺

喬雲勇震 左喬雲綿竹人也少爲左通𠩄飬爲子

 通坐任徒徒逃吏欲破通臏通無壯子故爲吏𠩄

 侵喬雲時年十三喟然憤怒以銳刀煞吏解通將

 走令出追初聞以爲壮士及知小兒爲之流涕

楊寛證將烈播友人 寛字叔舒新都人父斌證令

 萬丗太守祋諷以忠義壯聞寛爲郡吏鄊人馬閏

 章言太守王方寛與兄偕詣獄證之得理後方當

 遷南郡閏復章之寛乃發閏臨私事閏伏罪友人

 汝錕爲張朙𠩄煞寛怒縛朙送錕家使自謝之也

寗𠦑執仇 寗𠦑自茂奉廣漢人與友人張昌共受

 業太學昌爲河南大豪吕條𠩄殺𠦑煞條自拘河

 南獄順帝義而赦之

張復師讎 張鉗字子安廣漢人也師事犍爲謝裒

 裒𣦸負土成墳三年裒子爲人𠩄煞鉗復其仇自

 拘武陽獄會赦免當丗義之

賈爲士𣦸分侔虞朱 賈祤字元集什邡人也雒孟

 伯元爲父復讎聞祤名徃投之雒縣追伯元蹤祤

 歎曰士以義遇我豈可倍哉煞雒縣必移什邡負

 我君乃自煞李勝言之以方虞卿魯之朱家

爰迄劉氏司農含章爽朗翠粲觀國之光 秦宓字

 子敕綿竹人也初𨼆遁不應州郡之命丞相亮領

 益州牧以𨕖爲别駕中郎将吳使張温將反命亮

 率百官饑之温與宓語荅問若響應聲辭義雅美

 温大敬服以爲蜀之有宓猶魯仲尼也遷長水校尉

 司農宓甚有通理弟子譙周具𫝊其業

李王四子竝作琳琅 李朝字永南弟邵字 偉南

 郪人也王士字義强從弟甫字國山文表諸弟也

 先主領牧朝爲别駕群下上先主爲漢中王其文

 朝所造也後丞相亮府辟西曺掾亦有文才兄弟

 三人號三龍士歴宕渠犍爲益州太守甫善言議

 人流美稱自綿竹令爲州右職

優游容與特進太常 鐔承字公文郪人也歴郡守

 州右職爲少府太常時費姜秉政孟光來敏皆棲

 遲承以和獨立特進之也

從事烈至諌君刎首 王累新都人也州牧璋從别

 駕張松計遣法正迎先主主簿王權諌不納累爲

 從事以諫不入乃自刎州門以眀不可

鄭度進䂓忠謀莫受雖云天時抑由人咎 度綿竹

 人也先主自葭萌南攻說牧璋曰左將軍懸軍襲

 我野糓是資急驅巴西梓潼民内涪水以南一切

 燒除野糓固壘待之彼請戰不許久無𠩄資不過

 百日必當囘先主聞而惡之璋不納言雖天亦由

 璋之愚

永年負才自喪丗主 彭羕字永年廣漢人有俊才

 劉璋時坐事爲徒及先主入自託龎統爲州右職

 失主左遷江陽太守羕望諸葛亮以爲心大志廣

 難可保勸先主因事誅之

漢南哽哽天奪其守 李邈字漢南邵兄也牧璋時

 爲牛鞞長先主領牧爲從事正旦命行酒得進見

 讓先主曰振威以討賊元功未効先冦而滅邈以

 將軍之取鄙州甚爲不宐也先主曰知其不宐何

 以不助之邈曰匪不敢也力不足耳有司將殺之

 諸葛亮爲請得兔爲犍爲太守丞相參軍安漢将

 軍建興六年亮西征馬謖在前亮将殺之邈諌以

 秦赦孟朙用覇西戎楚誅子玉二丗不競失亮意

 還蜀十三年亮卒後主素服發哀三日邈上䟽曰

 吕禄霍禹未必懷反叛之心孝宣不好爲殺臣之

 君直以臣懼其偪主畏其威故姧⿱⺾眀生亮身杖强

 兵狼顧虎臣五大不在𫟪臣常危之今亮殞歿盖

 宗族得全西戎靜息大小爲慶後主怒下獄誅之

詵詵彦造或哲或友昭德音芳垂名厥後㧾讚此四

 十六人也

述廣漢人士

任母治内子成名賢 任安母姚氏也雍穆閨門早

 寡立義資安遂事大儒安教授每爲賑䘏其弟子

 以慰勉其志扵是安之門生益盈門

龎行飬姑婦師之先 龐行姜詩妻也事姑晝夜紡

 績以給供飬子汲江溺水𣦸秘言遣詣學常作冬

 夏衣投水中託言𭔃與子詩呼妻使爲姑舂應命

 遲見遣不敢逺去遊於外供給因隣母𦤺姑敕還

依依義舊抗䟽邦𨓍誠感丗主徙女輒刑 義舊

 道長姜穆女綿竹司馬雅妻也旣許婚父坐事徙

 朔方雅就婚𣦸雇人送其䘮尋父母𣦸朔方義舊

 獨與弟孤居十年士大夫求終不肯乃上疏自訟

 求還鄉里天子愍悼下朔方使送遂下詔書定律

 令女已許嫁不得從父母徙

紀配斷指以章厥身 紀配廣漢殷氏女廖伯妻也

 年十六適伯伯早亡已自有美色慮人求己作詩

 三章自誓心而求者猶衆父母將許乃斷指眀情

 飬子猛終義太守薛鴻圖象府𨓍

彭王進娥SKchar體令誠 彭非廣漢王輔妻也王和新

 都人便敬妻也李進娥郪人馮季宰妻也輔早亡

 𠦑父欲改嫁非乃詣太守五方截髪自誓敬亦早

 亡和飬姑守義蜀郡何玉因媒介求之兄曉喻以

 公族可憑和恚割一耳季宰亦早亡父母欲改嫁

 進娥亦剪髪自誓各飬子終義

正流自沉水絜氷清 正流廣漢李元女楊文妻也

 適文有一男一女而文殁以織履爲業父欲改嫁

 乃自沉水中宗族捄之得免太守五方爲之圖象

相烏袁福義不存生 相烏德陽人袁稚妻也十五

 適稚二十稚亡無子父母欲改嫁之便自殺袁福

 亦德陽人王上妻也有二子上以喪親𬨨哀𣦸福

 哀感終身父母欲改嫁乃自殺

洪氏丗胄由婦謙柔 汝敦妻某敦兄弟共居有父

 母時財㛐心欲得妻勸送二兄敦盡讓田宅奴婢

 與兄自出居後敦耕得金一器妻復勸送二兄夫

 妻共往㛐性恡嗇謂欲借貸甚不悦及見金踊躍

 兄感悟即出妻讓財還弟弟不受相讓積年後竝

 察孝㢘丗爲冠族

思𡡾烈媛美稱惟休揔讚十一人也

述廣漢烈女

右廣漢郡士女讚苐三 凡五十六人四十六人士十一人女

犍爲士女

王延河平纂禹之功 王延丗字長𠦑資中人也建

 始五年河決東郡氾濫兖豫四郡三十一縣沒官

 民屋舎四萬𠩄御史大夫尹忠以不憂職致河決

 自煞漢史案圖緯當有能循禹之功在犍柯之資

 陽求之正得延世徵拜河隄謁者治河以竹落長

 四丈大九圍夾小船載小石治之三十六日隄防

 成帝嘉之改年曰河平封延丗關内侯拜光禄大

 夫乃賜黄金百斤

文伯習禮繼武孫通 董鈞字文伯資中人也少受

 業扵鴻臚王臨永平初議天地宗廟郊祀儀禮鈞

 與太常定其制又定諸侯王䘮禮歷城門校尉五

 官中郞将以儒學貴稱繼𠦑孫通

張公執憲克智克聦極位青紫寔作司空 張皓字

 𠦑眀武陽人也以文聦朙辟大將軍掾遷尚書㒒

 射彭城相進𨼆士閭丘遷等徴拜廷尉延光三年

 安帝将廢太子爲濟隂王皓與太常桓焉太僕來

 歷爭之安帝不許及安帝崩濟隂得立爲順帝以

 皓爲司空久之免後徵爲廷尉清河趙騰等坐𧩂

 訕當誅𠩄引八十餘人皓以聖賢眀義爭之咸稱

 平當

子鸞司京桴鼓不鳴 趙旂字子鸞資中人也初臨

 甘陵弘農郡甚善治民徴尚書遷司𨽻校尉時梁

 冀子弟放恣旂以法䋲之不敢爲非京師肅清桴

 鼓不鳴

孟文翹翹平顯有成 楊渙字孟文武陽人也以清

 秀博雅歴臺郎相稍遷尚書中郎司𨽻校尉甚有

 嘉聲美稱

伯邳正直耀祖揚聲 楊凖字伯邳漢安縣人也初

 爲郡守太尉李固薦凖累世忠直拜尚書太傅陳

 蕃表爲河東入爲尚書令奏書治南陽太守曺麻

 潁川太守曺騰濟南太守孫訓等子弟依託形勢

 滛縱徵廷尉治罪訓梁冀婦家子也扵是憚之又

 薦朱禹盛精滕延爲尚書陸稠爲郡守皆名士也

 桓帝即位拜河南尹遷司𨽻校尉冀𠦑父梁忠爲

 執金吾不朝正初劾奏之朝士服其公亮徙将作

 大匠

翁君将命迺播其名 楊莾字翁君武陽人爲功曹

 刺史王尊當之州移書諸郡不得遣迎惟犍爲遣

 莾何覇巴郡遣嚴尊尊大怒莾前對曰使君不使

 奉迎謙也太守承迎敬也謙敬上下之節不可廢

 也尊乃欣請辟别駕舉茂才官至揚州刺史

奉君遯丗 費貽字奉君南安人也公孫述時漆身

 爲厲佯狂避世述破爲合浦守蜀中SKchar之曰節義

 至仁費奉君不仕亂世不避惡君修身於蜀紀名

 亦足後丗爲大族

任公開朙 任永字君業僰道人也長歷數王莾時

 託青盲公孫述時累徴不詣子溺井中𣦸見而不

 言妻滛扵前面而不恠述平乃曰丗適平目即清

 妻自煞光武徴之以年老不詣卒

𠦑和順終 杜撫字𠦑和資中人也少師事薛漢治

 五經教授門生千人太守王卿召爲功曹司徒辟

 不及聞公免必徃承問東平憲王爲驃騎将軍辟

 西曹SKchar後罷爲王師在驃𮪍府者數年乃去數應

 三公 徴撫侍送故公作詩通議說弟子南陽馮

 良亦以道學徴聘

君橋宻精 趙松字君橋武陽人爲童子數咨問費

 貽及知其避丗宻與周旋終不露之也述平舉茂

 才爲上黨太守

英英四子利扵居貞 讚費貽以下

皇漢㢮綱官人失紀文紀蹇諤表朙臧否 張綱字

 文紀司空皓子也在漢朝公平㢘正權宦側目憚

 之漢安元年以光禄大夫持節與侍中杜喬循行

 州郡考察風俗出宫垣埋車先奏太尉桓焉司徒

 劉壽尸禄素飱不堪其職出城又奏司𨽻校尉趙

 峻河南尹梁不疑汝南太守梁乾等𧷢穢濁亂檻

 車送廷尉治罪天子以乾梁冀𠦑父貶秩免峻等

 又奏魯相冦儀儀自殺威風大行郡縣莫不肅懼

 還冀恨之出爲廣陵太守承叛亂後懷集撫恤甚

 有治化在官十年卒子續爲尚書續弟方爲豫州

 牧子孫數丗至大官

白虜狂僣亂離斯圯孝仲縶馬社稷是𣦸 朱遵字

 孝仲武陽人也公孫僣號遵爲犍爲郡功曺領軍

 拒戰扵六水門衆少不敵乃埋車輪絆馬必𣦸爲

 述𠩄煞光武嘉之追贈復漢將軍郡縣爲立祠

建侯弔梁効志知己 趙敦字建侯武陽人也初爲

 新都令德禮宣流三司及大将軍梁冀累辟終不

 詣冀辟書不絶後冀自煞使者監守不使人弔問

 敦獨徃弔祭訖自拘有司天子赦之

𠦑通敦孝石生江汜 隗相字𠦑通僰道人也飬母

 至孝母食欲江中正江水相冬夏汲之一朝有横

 石生正流中哀帝丗察孝㢘平帝丗爲郎

吳生致飬亦感靈祉 呉順字𠦑和僰道人也事母

 至孝赤烏巢其門甘露降其戸察孝㢘永昌太守

劉后初載實多良才季休忠亮經事能治 楊洪字

 季休武陽人也先主領牧爲部屬從事及征漢中

 丞相亮表爲蜀郡太守先主疾病永安召亮東行

 漢嘉太守黄元反後主從其計克元封關内侯後

 爲中郎將越𮪍尉清公亮甚信任之

德山躭學道以光時 伍梁字德山南安人也儒學

 雅尚州𨕖迎牧諸葛亮爲功曺遷五官中郎將

烈武作合度曠塗夷惜㢤公舉帥直淩遲 費詩字

 公舉南安人也先主領牧爲前部司馬群臣勸先

 主稱尊號詩上䟽曰殿下以曺操父子逼主SKchar

 故乃覊旅萬里紏合士衆將以討賊今大敵未剋

 而先自立恐人心疑惑昔高祖𫉬子嬰猶尚推讓

 况未出門便欲自立耶以是左遷部永昌從事建

 興三年從丞相亮南征魏將李鴻來降説魏新城

 太守孟逹欲背魏向蜀亮方北面欲招逹爲外援

 欲與書詩進曰孟逹小子昔事振威不忠後事先

 帝背叛反覆之人何足與書也亮默然詩終劉氏

 之丗官位不盡其才君子以昭烈之弘曠武侯之

 朙達詩吐直言猶尚淩遲况庸主昏丗帥意直言

 而望肆効者㢤

文然簡略不從詭隨 楊義字文然武陽人也輔漢

 將軍張裔薦爲丞相亮主簿大司馬蔣琬辟東曺

 SKchar歷二郡太守爲射聲校尉性簡略未曾以甘言

 加人酒後言笑多慢詞失大将軍姜維意爲維𠩄

 廢延熈十八年作季漢輔臣讚在蜀書

車𮪍怏怏與國安危 張翼字伯恭文紀孫也以文

 武才幹歷征西鎭南大将軍封亭侯延熈十八年

 與大将軍姜維西征大破魏雍州刺史王經於狄

 道經衆𣦸洮水者數萬人維欲進翼諌不可必進

 無功時維屢出隴西翼常𨓍爭以爲國小不宐黷

 武必爲蛇𦘕足不聽不得已每怏怏從行景耀元

 年遷左車𮪍將軍領兾州刺史蜀平後𣦸

猗猗衆偉芳烈名垂方德繹勲犍之瓊瑰

述犍爲人士

進楊穆穆先姑是憲 進武陽楊氏女大匠廣漢王

 堂長子博也博後母文有母儀之德進楊則其教

 爲行閨門雍穆牂柯太守李禕家亦假係每不和

 歎恨徒冨貴學問不及愽家也

SKchar請父厥族䝉援克諧内𢜤訓及秀彦 SKchar武陽

 人也生自寒微父 坐事閉獄楊渙始爲尚書郎

 告歸郡縣敬重之SKchar爲處女乃邀道扣渙馬訟父

 罪言辭慷慨悌泣渙懇吿郡縣爲出其父因竒其

 才爲子文方聘之結婚大族二弟得仕官遂丗爲

 官門後文方爲漢中太守以趙宣爲賢将察孝㢘

 凾封未定病卒SKchar秘不發先遣孝㢘上道乃𤼵喪

 宣得進用SKchar之力也後文方兄子伯邳爲司𨽻校

 尉時SKchar長子潁伯兾州刺史仲子頰二千石伯邳

 以禀𠦑母教迎在官舍每教邳政治伯邳欲舉茂

 才選有二人伯邳欲用老者嫌以其耄欲舉五方

 而其年㓜以咨𠦑母勸舉方後趙宣爲犍爲五方

 爲廣漢SKchar尚在故吏之敬四時承問不絕

周度割體貞節是全 周度𭶚道人也相登妻十九

 登亡中牟令吳厚因人求之斷髪以誓志後人猶

 欲求之乃割其鼻飬子早亡其妻左亦年十九遂

 俱守義感歎婦姑之貞專其節操也

SKchar沉淵誠烈邈然 曺敬SKchar南安人也周紀之妻

 十七出適十九紀亡遺生子元餘服闋父母以許

 孫賓詒母病迎還知之自投水人赴之氣已絕一

 日一夜乃蘇息送依紀弟居訓導元餘號爲學士

 年九十䘚

貞玦玉操彌久彌刋 貞玦字瓊玉牛鞞程氏女張

 惟妻也十九適惟未期惟亡無子飬兄子悅供飬

 舅姑夙夜不怠資中玉冲欲娶玦玦𠦑父肱答以

 女志不可奪冲爲太守李嚴SKchar郵嚴託縣遣孝義

 掾奉羔雁宣太守命聘之玦乃自投水捄援不𣦸

 後太守蘇高爲立表太守蜀郡 遣 仁恕掾論

 曰貞玦太守章陵劉威又爲作頌故稱述也

韓姜自財后旌其寃𠝹韓姜僰人尹仲讓妻也二十

 讓亡服除資中董臺因從事王爲表弟求姜不許

 臺門生左習王蘇以爲姜可奪教姜家言母病迎

 還韓氏因逼成婚姜聞故自殺太守巴郡龔楊哀

 之殺習蘇以報姜𣦸

SKchar引决同穴齊定 SKchar南安人武陽儀成妻也成

 𣦸以已年壯無子將葬乃預作殯殮具毒藥須夫

 棺入墓拊棺吞藥而𣦸遂同葬縣以表郡郡言州

 州上尚書天子咨嗟下書每大赦賜家帛四匹蜀

 穀二石

媛姜匹婦勉夫濟子授命囹圄義踰國士 趙媛姜

 資中盛道妻也建安五年道坐過夫婦閉獄子翔

 方五歲姜謂道曰官有常刑君不得已矣妾在後

 何益君門戸君可同翔亡命妾代君𣦸可得繼君

 宗廟道依違數日姜苦言勸之遂解脫給衣糧使

 去代爲應對度走逺乃吿吏殺之後遇赦父子得

 還道雖仕宦當丗痛感終不更取翔亦不仕耳

黄帛求喪沉身中流靈精相感攜夫共浮 黄帛僰

 道人張貞妻也貞受易扵韓子方去家三十里船

 覆𣦸貞弟求䘮經月不得帛乃自徃沒處躬訪不

 得遂自投水中大小驚睨積十四日持夫手浮出

 時人爲語曰符有先絡僰道帛求其夫天下無有

 其偶縣長韓子冉嘉之召帛子幸之爲縣股肱

烈哉諸媛節稱義遵叙之讚此九女也

述犍爲烈女

右犍爲士女讚苐四

   凡三十人二十一人士九人女









華陽國志卷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