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瑩後漢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薛瑩後漢記
後漢記
 

本紀[编辑]

光武帝紀[编辑]

  光武征伐,嘗乘革車羸馬。公孫述破,益州送樂器、旅車〔01〕、乘輿,法物然後備〔02〕。──《書鈔》卷一三九

〔01〕 范書《光武帝紀》作「葆車」,是。

〔02〕 「法」原作「什」,據范書《光武帝紀》改。

  王莽之際,天下雲亂,英雄並發,其跨州據郡僭制者多矣!人皆有冀於非望,然考其聰明仁勇,自無光武儔也。加以寬容博納〔01〕,計慮如神,是以任光、竇融,望風景附;馬援一見,睹顏識奇。故能以十數年間,掃除群凶,清復海內,豈非天人之所輔贊哉?古者師不內御,而光武命將,皆授以方略,使奉圖而進,其有違失,無不折傷,意豈文史之過乎?不然,雖聖人其猶病諸〔02〕。(姚。汪。黃)──《類聚》卷一二 ● 《御覽》卷九○ 《初學記》卷九

〔01〕 原作「寬博容納」,據《初學記》卷九逕改。

〔02〕 按此引當系贊語。又姚之駰曰:「此篇簡括精悍,自是傑作。末段如神龍掉尾,使人不可捉摸,更佳。范論但敘光武符瑞,不及開創大略,失史體矣。」

明帝紀[编辑]

  贊曰〔01〕:明帝自在儲宮,而聰允之德著矣。及臨萬機,以身率禮〔02〕,恭奉遺業,一以貫之。雖夏啟周成,繼體持統,無以加焉。是以海內乂安,四夷賓服,斷獄希少,有治平之風,號曰顯宗,不亦宜乎!(姚。汪。黃)──《類聚》卷一二 ● 《御覽》卷九一 《書鈔》卷二二 又卷一五

〔01〕 「贊曰」,據《御覽》卷九一補。

〔02〕 《御覽》卷九一「以」作「約」。

章帝紀[编辑]

  贊曰:章帝以繼世承平,天下無事,敬奉神明,友于兄弟,息省徭賦,綏靜兆民,除苛法,蠲禁錮,抑有仁賢之風矣。是以陰陽協和而百姓安樂,眾瑞並集,不可勝載,考之圖籍,有徵云爾。(汪。黃)──《御覽》卷九一 ● 《書鈔》卷一五

  章帝北巡,下長平御池陽宮,東至高陵,造舟至于涇而還。(姚。汪。黃)──《初學記》卷六

安帝紀[编辑]

  贊曰:安帝之初,委政太后〔01〕,十有餘年。及親萬機,佞邪始進,閹宦用事,寵加私愛,阿母王聖,勢傾朝廷,遂樹姦黨,搖動儲副〔02〕,山陵未乾,蕭牆作難,兵交禁省,社稷殆危〔03〕。(汪。黃)──《御覽》卷九一

〔01〕 指和熹鄧太后。

〔02〕 延光三年,帝聽信中常侍江京等之讒言,廢皇太子保為濟陰王。

〔03〕 延光四年十一月,中黃門孫程等斬江京,迎立濟陰王保為順帝。車騎將軍閻顯兄弟率兵入北宮,尚書郭鎮斬閻景,帝復遣使收顯等下獄誅,天下始安。

桓帝紀[编辑]

  贊曰:漢德之衰,有自來矣。而桓帝繼之以淫暴,封殖宦豎,群妖滿側,姦黨彌興,賢良被辜,政荒民散,亡徵漸積。逮至靈帝,遂傾四海,豈不痛哉!《左傳》曰:「國於天地,有與立焉。不數世淫,不能斃也〔01〕。」信矣!(汪。黃)──《御覽》卷九二 ● 《書鈔》卷二一

〔01〕 「斃」原作「弊」,據《左傳》昭公元年傳文改。此乃秦后子答晉趙孟之語。

靈帝紀[编辑]

  靈帝熹平四年,詔正五經文字,刻石立于太學之前。──《書鈔》卷一六○

  靈帝光和元年,虹晝見御所居崇德後殿前庭中,色青赤。(姚。汪。黃)──《初學記》卷二

  靈帝光和五年,校獵廣成苑。(姚。汪。黃)──《初學記》卷二四

  靈帝光和六年冬,北海、東萊、琅邪井冰厚丈餘。(汪。黃)──《初學記》卷七 ● 《御覽》卷六八

  贊曰:漢世中興,至於延平而世業損矣〔01〕。沖、質短祚,孝桓無嗣。母后稱制,奸臣執政。孝靈以支庶而登至尊,由藩侯而紹皇統〔02〕,不恤宗緒,不祇天命,上虧三光之明,下傷億兆之望。于時爵服橫流,官以賄成,自公侯卿士,降於皂隸,遷官襲級,無不以貨〔03〕。刑戮無辜,摧仆忠賢,佞諛在側,直言不聞,是以賢智退而窮處,忠良擯於下位。遂至姦邪蜂起,法防墮壞,夷狄並侵,盜賊糜沸,小者帶城邑,大者連州郡,編戶騷動,人人思亂〔04〕。當斯之時,已無天子矣。會靈帝即世,則禍尋其後,宮室焚滅,郊社無主,危自上起,覃及華夏,使京室為墟,海內蕭條,豈不通哉!(汪。黃)──《御覽》卷九二 ● 《書鈔》卷四一

〔01〕 延平,殤帝年號。

〔02〕 靈帝,河間孝王開之後,襲封解瀆亭侯。

〔03〕 光和元帝,初開西邸賣官,自關內侯、虎賁、羽林,入錢各有差。私令左右賣公卿,公千萬,卿五百萬。事見范書《靈帝紀》。又李賢注引《山陽公載記》曰:「時賣官,二千石二千萬,四百石四百萬,其以德次應選半之,或三分之一,於西園立庫以貯之。」

〔04〕 《書鈔》卷四一引作「天下思亂」。

獻帝紀[编辑]

  黃巾郭泰等起於西河白波谷,時謂之「白波賊」〔01〕。(姚。汪。黃)──范書《獻帝紀》注

〔01〕 姚之駰曰:「是時董卓遣中郎將牛輔擊之,不能卻也。范略。」

列傳[编辑]

王霸傳[编辑]

  光武至薊上,王郎使者至〔01〕。上發薊,晨夜馳騖,至下曲陽滹沱河。導吏還言河流澌,無船不可渡。遣王霸往視實然。霸念恐驚眾,即還曰冰牢可渡。比至,冰可乘,帝遂得渡滹沱河。(姚。汪。黃)──《初學記》卷七 ● 《御覽》卷六八

〔01〕 「者」原作「兵」,據《御覽》卷六八改。

馬援傳子防[编辑]

  上以太常樂丞鮑鄴等上樂事,下車騎將車馬防。防奏言:「建初二年七月,鄴上言:『王者飲食必道,須四時五味,故有食舉之樂,所以順天地,養神明,求福應也。移風易俗,莫善於樂〔01〕。樂者,天地之和,不可久廢。今官樂但有太蔟,皆不應月律〔02〕。可作十二月均,各應其月氣,乃能順 天 地,和氣宜應。〔03〕明帝始令靈臺六律候,而未設其門。《樂經》曰十二月行之,所以宣氣豐物也。月開斗建之門,而奏歌其律。誠宜施行。願與待詔嚴崇及能作樂器者共作治,考工給所當。』詔下太常。太常上言:『作樂器,直錢百四十六萬,請太僕作成上。』奏寢。今明詔下臣防,臣輒問鄴及待詔知音律者,皆言聖人作樂,所以宣氣致和,順陰陽也。臣愚以為可順上天之明時〔04〕,因歲首令正,發太簇之律,奏雅頌之音,以立太平,以迎和氣。其條貫甚備。」詔書以防言下三公。(姚。汪。黃)──《續漢.律曆志》上注

〔01〕 出《孝經.廣要道章》。

〔02〕 「月」原作「日」,據點校本《續漢志校勘記》改。

〔03〕 《國語.周語》韋昭注:「律,謂六律、六呂也。陽為律,陰為呂。六律:黃鍾、太蔟、姑洗、蕤賓、夷則、無射也。六呂:林鍾、仲呂、夾鍾、大呂、應鍾、南呂也。均者,均鍾木,長七尺,有絃繫之以均鍾者,度鍾大小清濁也。漢大予樂官有之。」其所言六律、六呂,總稱十二律,以應十月二氣,太蔟應正月。

〔04〕 「時」原作「待」,據點校本《續漢志校勘記》改。

光武十王傳琅邪王京[编辑]

  琅邪王京好宮室,理殿館,壁帶飾以金銀〔01〕。──《初學記》卷二四

〔01〕 原引書名僅作《後漢紀》,許逸民《初學記》索引入薛瑩書,今從之。

李膺傳[编辑]

  李膺字元禮,潁川襄城人。抗志清妙,有文武俊才。遷司隸校尉,為黨事自殺。(姚。汪。黃)──《世說新語.德行》注 ● 《史略》卷二

  李膺、王暢、荀緄、朱宇、魏朗、劉祐、杜楷、趙典為八俊〔01〕。(姚。汪。黃)──《世說新語.品藻》注 ● 《史略》卷二

〔01〕 八俊亦見范書《黨錮列傳》序,「緄」作「翌」,「楷」作「密」。天游按:考楷,《東觀》諸史均無此人事跡;緄則畏憚宦者,方為子娶常侍唐衡之女,雖為一龍,豈得以俊目之。密故太僕,昱沛相,皆以黨事為有司奏捕,當以范書為是。

戴翼傳[编辑]

  桓帝時,沛國戴翼鉏園得黃金印〔01〕。──《初學記》卷二四

〔01〕 原引書名作《後漢紀》,許逸民《初學記》索引入薛瑩書,今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