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仙碑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蘇仙碑銘
作者:孫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62

惟前漢蘇耽者,長自郴邑,稟之秀異。幼則適野,初因牧牛桂陽之邱,每遊虞芮之畔,遂因有閒原之田,縣人王懷步田間,值群鶴。乃跪白其母潘氏曰: 「忝在仙籙,又逢真侶,迫以騏驥之便,切以庭闈之戀。咒橘井愈疾,為取給之資;藥苗蔬畦,為調膳之費。有闕就養,將昇上清。」遂留連堂戶,出涕如雨,聳身而去,莫知其所。揮城郭以謝世,乘羽翼於無際。且五雲之路,縹緲難追;而一郡之人,瞻望何及?皆相謂曰:「蘇公以金骨邁俗,瓊漿繕性,能養其正,不失其命。亦猶梅子真之去仙,非關市卒;成武丁之輕舉,元由鄉人。傳其盛名,布在方冊,蓋殊倫矣。及潘氏怛化之後,仙公全以孝行,棲於東山煙霧之中,號哭不絕,啼猿為之酸切,流水為之嗚咽。至若係白馬於樹,執慈母三年之喪,所以竭哀戚之情也;化赤龍為橋,感太守一吊之禮,所以重桑梓之敬也。當此之時,近睹之,難可得而見;遠察之,才可得而辨。豈不以貞氣有異,囂塵無雜也?且人之立身者,一善則紀之,一行則稱之,猶與美談,綽有餘裕,況列仙是紀,曠古莫儔。將歸紫府之中,相與赤松為交,向非餐霞契道,外物全真,其孰能至於此矣?巨唐開元二十九年也,特有明詔,追論偓佺,俾發揮聲華,嚴飾祠宅。皎潔遺像,似逢姑射之人;氛氳晚花,何異武陵之境?深院風灑,松聲為之淅瀝;古壇煙橫,苔色為之彬碧。邑中耆艾禺然曰:「仙公之舊宅,仙公之靈跡,華表猶在,空山相對。今荷皇恩遠及,祀典克明,請考盛事,皆願刊石。」時郴州太守樂安孫會,文房之士也,遂為之銘,其詞曰:

靈啟道融,降生仙公。無宗無上,冥感幽通。
至者不學,學者不至。莫知其然,蓄踐神異。
孝悌是惇,州壤是尊。自藏於畔,孰是其根?
襄城之野,仙公牧馬。桂陽之邱,仙公牧牛。
千古一致,比德同儔。上清有命,升元克日。
永言孝思,敬授靈術。
既超世而離人,復軫慕而哀親。
近賢者之喻夢,表斯道之通神。
獨蘊殊行,高標眾真。至哉仙公,邃古無倫。
符守故國,載思載慕。龍橋不留,馬嶺如故。
徘徊塵跡,仿佛雲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