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駐華代表加拉罕對報界的聲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對中華民國政府的宣言 蘇聯駐華代表加拉罕對報界的聲明
作者:加拉罕
1923年9月4日
1924年
又称《苏联政府第三次对华宣言》、《第三次对华宣言》。

苏俄对华政策,原已周知,且非为新近发生之问题。当俄国苏维埃政府成立之次,吾人即详细表示对华态度,一若表示对巫洲各国政策之原则无殊。一九一九及一九二〇年吾人业拟定对华原则,亦即吾人准备对中国及其国民建设友谊关系之原则。该两年所发表之对中国政府及国民宣言,料已遍知,此外无再可述者。余对此只能切实声明两次宣言之原则精神,依然为俄国对华关系之原则。至于中俄两大民族亲善之利益,更不待余详述。俄国在一九一九及一九二〇年,曾两次正式建议两国亲善;不幸当时皆未得中国答复。但中国国民与政府现已力谋促进中俄问题之解决,及两大民族友谊关系之建设矣。俄国对中弓所怀之旨趣甚大;但为免于误会起见,应切实声明目前新俄对华所怀之旨趣,与俄皇时代之旨趣与要求,绝对不同。俄皇时代之政策,乃欲收服毗连俄土之中国土地与人民。在其谋达此目的之前,毫无顾忌,且藉军事与经济之力,以实行其政策;各帝国主义与之共同进行,损害中国国民之主权,掠夺中国之财富。

俄国劳农革命,推倒俄皇政府,本完全尊重他国主权及完全抛弃侵略所得之土地与财产之基础,建设其对各国之新策。对中国之政策亦然。大中华民族具有其本民族之文化及和平、勤奋之精神,乃俄罗斯民族在亚洲最善之盟国。中俄亲善足以保障远东之和平,只须中国国民皆尊重中俄亲善之需要,则次无从而阻碍者。但中俄双方均有多数敌人,对中俄亲善甚为顾忌,且力为阻碍亲善之现实耳。帝国主义国邦,曾欲化俄国为其殖民地;俄国历经艰难困苦之挣扎,现已脱出危机。中国则仍在挣扎之中,在其挣扎之程度上,苏俄实为其惟一之友邦。

各国对中国政策有二:其一,惟苏俄采行;其次,除苏俄外各国皆采行。此两政策实施之结果,若具体加以说明,可引土耳其问题述之。

外交家在近东咸指土耳其为“近东之病夫”!各帝国主义国邦咸集中其旨趣于土耳其,一若其集中于中国无殊。欧洲各国为易于操纵土耳其起见,均欲土耳其无强健之政府,无有力之军队,经济不能发展,俾土耳其日趋衰弱。且用种种方法使土耳其不能为其障碍,在彼各国极欲土耳其病势日甚,直至不能抵抗各国之侵略。根据欧战终了时,土耳其国贼签订之《绥佛尔斯条约》已使土耳其成一徒拥空名之国邦;但土耳其之优良分子,反对是约,开始与帝国主义奋斗。俄国乃惟一赞助土耳其之国邦,当时,俄国虽自身陷于困难之中,仍予土耳其以协助;结果,土耳其地竟操胜券,与欧洲各国缔结梦想难得之平等条约。欧洲各国前次掠夺土国人之主权,至此,均迫于奉还土耳其。此中国国民已知之事实也。

中国之命运,与土耳其有相当之类似。惟中国较诸土耳其略为强大富庶,然各国对中国之侵略,则与对土者无殊也。彼各園咸欲中国四分五裂,内乱频仍,军力衰弱,成一不能抵抗侵凌之“病夫”!

全世界中惟有苏维埃共和国与俄国国民,愿中国日趋强盛,能以卫护其利益与主权。惟有俄国愿“病夫”健康恢复,挺然起力而已。

中国国民领袖咸已深悉统一之必要,国中优良分子,现方进行此种主张,此乃余所注意,且引为满意者。欲实现此种主张,前途殊多艰阻,就中列强之帝国主义政策,即其最甚者。

余知种种纠纷,皆为复杂阴谋及直接侵略所演成。其意乃在阻止统一,藉内乱以图彼各国之私利,此乃中国国民最不幸者也。

中国前途虽有种种艰阻,将来终有统一强盛之时。此时,俄国国民与苏维埃共和国将视为最可庆之日。吾人之愿望,不独以吾济革命者数十年来对俄皇政府奋斗原则为基础,且以俄国政治的旨趣为基础。

强大集中,足以抵抗外来势力之中国,对于苏俄将视为最诚信之友邦。盖中国对俄,决无侵略之目的。一若目前俄国毫无侵略中国国民主权与利益之旨趣也。惟有强盛之中国能采行光明磊落,不因外强之利益或压迫而损失及本国利益之真实的国家政策。俄国所望于中国者,亦即此独立的国家政策。盖在此种状况之下,中国将能以友爱之态度,对待俄罗斯民族也。数年以来中国政府与中国当局,每月有对俄施以非友谊的措置之事实,但吾人在莫斯科均知。凡此种种,皆非中国国民之真正民意,而为受压迫与嗾使之结果。有时,甚至系列强对俄仇视之直接侵略行动。今日余须声明者:乃外强势力对于俄国,现已减至最低限度。且无论其仍存在,无论苏俄仍受其敌视,中俄间恢复邦交亲善之良知,既如是之强,则他国亦不能从中阻碍矣。

同时,余愿指明者,乃俄国对中国之旨趣,既不损及中国国民之利权,则无论如何,俄国决不轻予屏弃。余深信中国国民了解吾人对中国之与中国利权极易平等调和的真实旨趣;且知必须予以承认。余尤深信在此办法之下,中俄间决不至发生若何困难问题。

现余尚未熟识中国国内复杂形情,余决不以为解决中俄问题前途将因复杂情形发生障碍。在余来京前,在哈尔滨与奉夭曾作逗留,每处对余皆为诚挚之欢迎。余曾与负责的中国政治家多人相晤,张作霖氏对余之接待,尤令余特别铭感。满洲方面及中国其他各地,已承认对俄亲善之必能,中国政界与各界皆热望早日建设对俄关系。余曾与张作霖相晤数次,在谈话中曾得良好之印象;虽偶有可疑问之点,经在奉逗留数日,已有相当之消除矣!当余抵京之际,国会代表、政府当局、各界团体对余之接待,尤以学生对余之欢迎,更使余从速解决中俄关系之希望增强。最近列强因临城事件之通牒,乃其对待中国国民态度之好例,中国对此前所未闻之苛求,无论任何派别,皆一致起而抵抗。余此时深为敬服。余深信健全的国家观念,将永远抵抗扰乱中国种种之诡计。余甚望中国有一强健之政府,使各国无一敢再以艦城通牒中所载者向中国政府提出;且深信统一之结果,将使中国有此种健强之政府。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根据2006年12月18日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230-FZ号法律第4章,本作品不是版权保护的对象

第1259条:版权保护的对象

5.版权不适用于思想、概念、原则、方法、过程、系统、手段、技术问题的解决办法、发现、事实、编程语言。

6.以下不得成为版权的对象:

1)国家政府机构和地方市政机构的正式文件,包括法律、其他法律文本、司法决定、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和司法性质的材料、国际组织的正式文件及其正式译文;
2)国家象征和标志(旗帜、标志、命令、钞票等)以及市政组织的符号和标志;
3)没有具体作者的民间艺术作品;
4)关于事件和事实的新闻报道,具有纯粹的信息性质(每日新闻报道、电视节目、交通安排等)。

法律全文:俄文英文


说明——根据各州及共和国之间的条约,俄罗斯联邦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法定继承人;因此本版权标签也可以用于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官方标志和正式文件(联邦级[*])。

注意——本版权标签不可以用于推荐的官方标志正式文件的草案,这可能会受到版权保护。


*——联邦级是指其他14个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官方标志和正式文件各自的法律主体的合法继承人。

Flag of Russia.svg
译文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义但非作者个人名义发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发表起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