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冠乘馬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衣冠乘馬義
作者:劉子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74

伏以古者,爰自大夫以上皆乘車,而以馬為騑服。魏晉以隆,迄於隋代,朝士又駕牛車。曆代經史,具有其事,不可一二而言也。至如李廣北征,解鞍憩息;馬援南伐,據鞍顧眄:斯則鞍馬之設,行於軍旅,戎服所乘,貴於便習者也。按江左官至尚書郎,而輒輕乘馬,則為御史所彈;又顏延之罷官後,好騎馬出入閭裏,當代稱其放誕:此則專車憑軾,可擐朝衣,單馬禦鞍,宜從褻服,求之近古,灼然之明驗也。自皇家撫運,沿革隨時,至如陵廟巡謁,王公冊命,則盛服冠履,乘彼路車,其士庶有衣冠親迎者,亦時以服箱充馭;在於他事,無複乘車,貴賤所行,通用鞍馬而已。臣伏見比者鸞輿出幸,法駕首途,左右侍臣,皆以朝服乘馬。夫冠履而出,止可配車而行,今乘車既停,而冠履不易可謂唯知其一,而未知其二也。何者?褒衣博帶,革履高冠,本非馬上所施,自是車中之服。必也韈而升鐙,跣以乘鞍,非惟不師古道,亦自取驚今俗,求諸折中,進退無準。且長裾廣袖,翼如襜如;鳴佩紆組,鏘鏘奕奕,馳驟於風塵之內,出入於旌棨之閒。儻馬有驚逸,人從顛墜,遂使屬車之右,遺履不收,清道之傍,絓驂相續,固以受嗤行路,有損威儀。

今議者皆云:秘閣有《梁武帝南郊圖》,多有衣冠乘馬者,此則近代故事,不得謂無其文。臣案此圖,是後人所為,非當時所撰。且觀民閒有古今圖畫者多矣,如張僧繇畫群公祖二疏,而兵士有著芒屩者;閻立本畫昭君入匈奴,而婦人有著帷帽者。夫芒屩出於水鄉,非京華所有;帷帽創於隋代,非漢宮所作:議者豈可徵此二畫,以為故實者乎?由斯而言,則梁氏南郊之圖,義同於此。又傳稱政宜因俗,禮貴緣情。殷輅周冕,規模不一;秦冠漢佩,用舍無恒。況我國家道軼百王,功高萬古,事有不便,理資變通,其乘馬衣冠,竊謂宜從省廢。臣懷此異議,其來自久。日不暇給,未及搉揚。今屬殿下親從齒胄,將臨國學,凡有衣冠乘馬,皆憚此行,所以輒進狂言,用申鄙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