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紅樓夢/第三十三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話說賈夫人同了黛玉來到絳珠宮住宿,黛玉那裡早有仙女們前來迎接。到了那裡,香菱、晴雯、金釧也都迎了出來,進了上房,大家坐下。黛玉問香菱道:「你可有和你們奶奶去談談心去沒有呢?」香菱笑道:「我一會著了他,就叫他奶奶,他臉上好不好意思的。後來警幻仙姑和妙師父來了,大家見禮。

  他就在那個空兒裡,私下拉了我去,悄悄兒的說道:『你千萬莫叫我奶奶,你只叫我姐姐,我叫你妹妹罷。等沒人的時候,我給你磕頭就是了。不然我這個臉放在那裡呢?那真就不能活了,你只當可憐我罷!我聽見他說的那麼樣苦,那裡還和他講什麼呢?」賈夫人笑道:「到底是這位薛大奶奶為人好,量大福大呢!」黛玉道:「香菱嫂子自來寬厚和平,要比起這位馮大奶奶來是真有天壤之分了呢!」賈夫人道:「這位馮大爺倒是個好的,薛大奶奶可還認得他麼?」香菱道:「就是從前見過,如今也記不得了。」黛玉道:「你們奶奶沒有別的好,這會子倒是給薛大哥解了冤孽的好了。」

  賈夫人笑道:「這卻也是的呢,如今這薛大爺不知他續了弦沒有呢?」香菱道:「聽見他如今要了鮑二續娶的多姑娘作妾,幾乎連性命又都送掉了呢!還是虧了柳二爺去救了他的。

  黛玉道:「柳二爺就是在地府回來的時候,就去救薛大哥的。

  後來仍回到大荒山去,又隔了兩年才到這裡來的。」賈夫人道:

  「這多姑娘原是多官的媳婦,因多官酒癆死了,才復嫁了鮑二的。如今多官現在我們那裡管廚,也跟著我們來了。那鮑二已經罰他轉世為驢去了,鮑二家的是跟了老太太到地府來的。這會子鮑二變了驢,就把多官配了鮑二家的了。」黛玉笑道:「這麼說,是鮑二續娶多官之妻為妻,多官又續娶鮑二之妻為妻了。」

  香菱道:「姑太太今兒也乏了,請早些歇息歇息罷。」賈夫人道:「也要睡了。」香菱送賈夫人到黛玉房中,道了安置,便過這邊房中來了。賈夫人和黛玉說了半夜的話,無非是生前死後,彼此兩地的事情。聽見自鳴鍾打了兩下,方才睡著。

  到了次早,梳洗才畢,只見鳳姐早走進來了,笑道:「姑太太好早啊,我來請姑太太的,請到那邊警幻宮中去坐罷。老太太他們都在那裡呢!」賈夫人道:「老太太倒到了那邊了麼,怎麼這麼早啊!」鳳姐道:「老太太那邊是鴛鴦姐姐去請的,我是來請姑太太的,這會子老太太他們也不過才到罷了。」於是,賈夫人、香菱、黛玉、晴雯、金釧、鳳姐一齊都起身出來,到了庭中又看了看絳珠仙草,然後走到警幻宮中。進了殿去,只見賈母、夏金桂、張金哥、智能與警幻仙姑、妙玉、尤氏姊妹、迎春、鴛鴦、可卿、瑞珠大家都在那裡坐著說話兒呢。賈母道:「我都來了半天了,你們這會子才來麼,想必是昨兒晚上談心睡遲了的原故。」賈夫人道:「昨兒晚上睡的也不大遲,就是在牀上總睡不著麼,聽著自鳴鍾打了兩下,才合了一合眼兒。及至醒來的時候,太陽都出來了,趕著梳洗就遲了。」鳳姐道:「怨不得姑太太,十幾年都沒見妹妹了,怎麼一時兒能夠說得清呢!」

  原來,這日是芙蓉城主備席款待,都請在警幻宮中。賈母在中間坐了一席,警幻仙姑、妙玉、鴛鴦相陪;東邊上首一席是賈夫人坐了,鳳姐、黛玉、香菱相陪;下首一席是夏金桂坐了,尤二姐、金釧相陪;西邊上首一席是張金哥坐了,迎春、尤三姐、晴雯相陪;下首一席是智能坐了,秦可卿、瑞珠相陪。

  席上大家談論,秦可卿問智能道:「我聽見說,那年二嬸娘、寶二叔和我兄弟都給我送殯去的,在饅頭庵住了一夜。那張金哥的事,也是那會子辦的;你和我兄弟兩個人,也是那會子起的。後來我兄弟就死了,你們到了地府裡,又是怎麼得在一塊兒的呢?」智能紅了臉道:「姑奶奶,你悄悄的說罷,不要當著人給我沒臉了。我到了地府裡,便在觀音庵還當姑子,後來就遇著了他,認做姑表兄弟,直等二嬸娘來了,我才留了頭髮還俗的。二嬸娘回來,也該告訴過姑奶奶的了。」可卿道:

  「二嬸娘回來,他講是講的,我因為還不知道的十分詳細,你今兒一說,我才明白了。」

  這日,賈珠、馮淵、崔子虛、秦锺是在花滿紅城殿上坐了兩席,湘蓮、寶玉相陪,大家猜拳行令,鬧了一日,至晚席散。

  賈母等在警幻宮中也散了,大家仍各回原處歸寢。

  到了次早,早有人報林如海已陛見回來。湘蓮、寶玉聽見,忙與賈珠等迎出芙蓉城外,讓如海進了南門,到石頭牌坊前下了轎、湘、寶等讓至花滿紅城殿上,大家參見施禮,方才坐下。

  賈夫人早帶了黛玉、迎春、鳳姐、尤三姐、鴛鴦等上來,行禮相見。黛玉上前哭拜父親,如海忙拉住他道:「我上年見了你的稟啟,知道你在此處很好。況我而今新任都城隍,不比在前,又很可時常相見的了,你又何必傷悲呢?」黛玉道:「女兒十幾年沒見父親,一旦相逢,不由的悲從中來不可斷絕呢。想諒父親不能在此多住,過一兩月女兒總要到都城隍衙門裡請安來的。」如海道:「這很使得,我此刻不能久留,就要前去赴任去了。」湘蓮、寶玉道:「既到此間,還請暫住一宵,明日起馬,也讓姪輩稍盡地主之誼。」林如海道:「不必如此,我因王程緊急不敢羈延,既承諄諄款留,我就先領一餐就道罷。老太太和他們還在此處再宿一宵,明早隨後再來也罷了。」

  說著,賈母也進來了,如海忙上前請安。賈母又問陛見之事,如海道:「小婿前兒進了南天門,為時已晚,不便陛見,便到麒麟閣去見老太爺請安。老太爺見了小婿,問問別後家中的事情,就留小婿在那裡住了。小婿就告訴老太爺一切事情,並現同老太太來芙蓉城之處,一一的談了半夜,老太爺甚是歡喜。昨兒陛見之後,因為山東衍聖公、江西正一張真人與西藏活佛三人都在那裡拜會,他們三教互相誇詐,以致爭論,在玉帝前來請旨的。在老太爺那裡大家會著,談了半天,故此遲了,還在老太爺那裡住了一宵。今兒五鼓動身回來的。」鳳姐道:

  「我們這些人都沒見過老太爺,就是見過的,那時總還小呢,如今也記不得了。」賈母道:「珠兒還該記得你爺爺的樣兒沒有?」賈珠道:「我見爺爺的時候還小,如今也記不清楚了。

  「黛玉又向如海道:「上年賈雨村師傅曾到這裡住過兩天,他如今也得了道了。」如海道:「他是宦情最重的人,是怎麼著也出了家呢?」黛玉道:「他為歷盡宦海風波,後來遇著甄士隱老先生,就醒悟入道的。」說著,早就殿上擺了兩桌。東邊一席請如海在上坐了,湘蓮、賈珠兩邊相陪,西邊一席請賈母、賈夫人坐了,黛玉、鳳姐相陪。馮淵等是寶玉陪到殿外去坐,金桂等是尤三姐陪到殿後去坐了。不一時,席上酒完飯罷,如海便起身告辭。大家都送至石頭牌坊跟前,看著上了大轎,潘又安拉了馬,在後跟著去了。

  眾人回來,大家又各處逛了一逛。至晚,便在花滿紅城殿上坐了四席,賈珠等在殿旁三間上房內坐了兩席。賈母道:「我們這一去,隔一兩個月便在那裡盼望你們了。你們明兒有幾個人去呢?」於是,大家齊道:「我們都要來給老太太、姑太太請安呢,都是要去的。」賈母道:「你們去到那裡,我是要留你們多住幾天的。我自從到地府裡見了你姑爹、姑媽,接著鳳丫頭、鴛鴦都來瞧我來了,寶玉也來了。今兒到了這裡,又給你們都會在一塊兒,明兒你們又都到我們那裡去。我明兒閒了,還要去家裡走走,瞧瞧他們。等姑老爺轉了天曹,我還打這裡經過,又還到這裡來呢。我們明兒起身去了,雖然是離別,卻又有不同。人說離別的苦,我看這離別不但不苦,倒反覺的可樂了。我活了八十多歲,福也享盡了,就是死了也就罷了,怎麼還這麼樣的骨肉團圓,大家相聚。我還有什麼不樂呢?」

  鳳姐道:「到底是老祖宗的福大,就是我們這些人,誰還不是托賴著老祖宗的福才這麼樣麼。老祖宗既然樂了,我來敬老祖宗一杯罷。」說著,便上去斟了一杯,雙手捧上。賈母道:「鳳丫頭,你也去敬姑太太一杯麼!你放著,我吃就是了。」鳳姐道:「我先敬了老祖宗,再來敬姑太太呢。老祖宗賞了臉,姑太太自然也要賞臉的。」賈母笑著,就鳳姐手裡,把酒喝了。

  鳳姐便過來又斟了一杯,敬與賈夫人。賈夫人見賈母很樂,便接來也喝了。大家又飲了一會,眾人都道:「酒也夠了,等明早祖餞再敬罷。」賈母聽見,忙道:「那餞行的禮,很可不必行了。為的是臨岐的光景,反倒不很舒服,又何必如此呢?」

  鳳姐道:「既然老祖宗吩咐了,就遵老祖宗的命,不行也罷了。」於是,又說了一會話,便仍各回原處歸寢。

  到了次日一早,賈母等先到元妃娘娘赤霞宮裡去辭了行,元妃要親自出宮來相送,賈母等再三不肯,元妃只送至宮門口,便回去了。警幻仙姑與迎春、黛玉、鳳姐等諸人並湘蓮、寶玉一齊都送至石頭牌坊之外,看著賈母等還上了原來的三輛大車。

  賈珠等帶了焦大,也都上了馬,一齊在馬上欠身,向眾人道:

  「列位都請回罷,恕我們放肆了。一月之後,在彼拱候。」說著,加鞭出芙蓉城去了。

  不言警幻仙姑與湘蓮、寶玉等諸人,各自回去。單表賈母、賈夫人、夏金桂、張金哥、智能帶領著司棋、鮑二家的仍然坐了三輛大車在前,賈珠、馮淵、崔子虛、秦锺帶領焦大、多官騎馬押著行李馱子在後。一路行來,走到下午時分,早已到了京城裡面。焦大認得,便上來回賈珠道:「這兒已是京城裡頭了,等奴才頭裡去到都城隍王爺府裡去,先報個信兒,好給他們也打發轎馬人夫來接的。」賈珠道:「很好,你就先去罷。

  焦大答應了,便撒開馬上前去了。賈珠便叫前頭車子且歇住著,等停一停再慢慢兒的走。因上前稟明了賈母緣故,賈母道:

  「既然都快到了,又何必歇著做什麼呢?就慢慢兒的走也罷了。

  「賈珠答應了,便在前頭引導,緩緩而行。看看離都城隍府前,不到兩里多路,只見焦大同了潘又安帶領執事、鑾駕、人役,兩乘綠衣大轎,三乘中轎,兩乘小轎並許多人夫迎了上來。賈珠便請賈母等下車上轎。賈珠、馮淵、崔子虛、秦锺騎馬在前,焦大、潘又安、多官騎馬在後,一路前呼後擁。

  不一時,進了王府,重門洞開,穿過大殿,進了宅門,直到內殿下轎。林如海躬身在轎口相迎,早有丫環上前扶了賈母下轎,接著賈夫人等都下了轎。走入殿後,進內宅門上了月台,兩邊丫環打起簾子,到了五間上房內坐下,丫環捧上茶來。那上房之外,左右兩邊皆有六間小小淨室,鋪設的十分精雅。如海便與馮淵、崔子虛、秦锺到那邊去坐。潘又安照應人役,搬抬行李馱子,直到吃過晚飯,內外方才收拾齊備。如海、賈夫人便住了正室五間上房。那後面另有五間上房,一樣月台、抄手游廊,便請賈母住了。因教賈珠也在內居住,以便照應。前上房之外,左右兩邊各有六間房屋,皆分前後兩層,一樣俱有游廊。左邊兩層是馮淵、夏金桂,秦锺、智能兩家分前後住了,右邊兩層是崔子虛、張金哥住了。後邊一層,其前邊一層作為簽押之所。擇日放告,每日各司員,俱來參見辦公,暫且不題。

  再說榮府,又早過了新年。賈桂芳已是十一歲了。原來,秋水亦生了一子名喚禧哥,已是六歲了,亦在家塾讀書。甄寶玉江西學差已滿,回京陛見後,升了禮部侍郎。賈政升了工部侍郎,賈蘭升了大理寺少卿,小周姑爺放了山東學差,薛蝌已升了戶部郎中。

  那時,瞬屆燈節。一日,王夫人向賈政道:「元宵佳節,自從祖老太太去世之後,就沒怎麼張燈賞玩。如今老太爺公孫都升了官,逢時遇節的,也該享享家庭之樂,熱鬧熱鬧才是。

  「賈政點頭道:「教他們預備些燈來點點就是了。倒是這些孩子們,也該弄些燈來給他們玩玩,瞧著倒有趣兒呢。」王夫人道:「可不是呢!」因叫了賈璉過來,吩咐各處多備花燈。賈璉答應了下來,便傳了賴大、林之孝進來,吩咐榮禧堂前搭蓋彩棚,各處滿懸花燈,到處預備紗糊聯匾,並煙火花炮等類,自十三日起,至十八日止,大放花燈,慶賞元宵佳節。大觀園裡也到處放燈。賈環無事,便在園中親自指點。李紈、寶釵也都興頭,會了秋芳與秋水在旁大家嘀議著,另出新裁,畫出圖樣教傳與外面去,照樣紮來懸掛。到了十二日,各處俱已料理齊備。王夫人又差人去接了史湘雲、邢岫煙、李紋、李綺、薛寶琴、探春、巧姐等都來賞燈。

  十三日早,眾人陸續都各帶了哥兒、姐兒、奶子、丫環、媳婦們一起一起的來了。邢夫人也帶了蔣氏,尤氏也帶了胡氏過來。又有小紅等也都來了。園裡早已紮下了許多龍燈、馬燈,預備哥兒、姐兒們玩的。賈璉預先派撥了家人三十名,在外面照應點燈、剪燭;榮禧堂後派撥了二十名家人媳婦,照應添換燈燭;大觀園裡派撥了四十名婆子、二十名家人媳婦、二十名粗使丫頭、二十名小廝,猶恐怕不夠使用,又把各家帶來的家人媳婦們添了二十名,共分作四方,單照應點燈剪蠟。又把學過吹打的女人,安在榮禧堂後,上燈時便吹打奏樂。

  到了這日晚上,賈政、賈蘭下了衙門回來,便在榮禧堂上擺了家宴。賈赦、賈政、賈珍、賈璉、賈環、賈琮、賈蓉、賈蘭、賈芸、賈薔、賈芹坐了四桌,上酒奏樂。榮禧堂前搭起彩棚,滿懸玻璃、羊角、建珠、料絲各樣花燈。外面牌坊紗糊聯匾,錦繡飄搖,輝煌豔麗。重門洞開,層層懸燈,連接不斷,望去猶如銀龍一般,照耀如同白晝。賈赦看了,便說道:「辦的很好。」賈璉便上來回道:「這還算不得什麼,園子裡辦的倒很有些意思,老太爺們用過了飯,都請到園子裡去看看。」

  賈政道:「今兒沒有外人,酒也夠了,咱們吃飯罷。」賈赦道:

  「酒是不喝了,早些吃了飯,到園子裡去看呢。」原來賈赦、賈政都稱老太爺,邢、王二夫人都稱老太太了,賈璉是璉二太爺,賈蘭是蘭大老爺了。當下擺上飯來,大家飯畢,漱口喝茶,賈赦等早站起身來。原來後面王夫人上房外,眾人也是四席,還在那裡喝酒,尚未吃飯。賈璉便請賈赦、賈政等都到大觀園來。要知大觀園中,燈景如何?且看下回,便知明白。 

 第三十二回 孫紹祖鼎烹轉輪府 賈元妃高會赤霞宮 ↑返回頂部 第三十四回 榆蔭堂前大放煙火 大觀樓上看鬧花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