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紅樓夢/第三十四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話說賈璉當下請賈赦、賈政等都到大觀園來,進得園中,只見萬點燈光,四方普遍,水邊山上,無處無燈。賈璉在前引著,先請上大觀樓一看,只見滿天星斗未足比其光華,極目花燈,四望渾無隙地,說什麼火樹銀花,星橋鐵鎖。賈赦哈哈大笑道:「這才叫個大觀呢,實在有趣。」賈政也笑道:「好固然好,到底未免太糜費了,將來不可為例。」賈璉道:「自老太太去世之後,從沒放燈。今年老爺太太特意吩咐了,故此格外加意辦的熱鬧。那裡年年以此為例呢?」賈赦笑道:「一之已甚,豈可再乎!我們且下樓去看。」於是,大家下了樓,一路看去,只見到處皆燈。

  那沁芳橋下,水中一帶,都是荷花蓮房各樣花燈,浮在水上;各橋邊皆是各色龍燈,也是浮在水面,頭在橋邊,身繞橋內;以後便是各樣魚燈、蝦、蟹、鱉、蚌、螺螄、青蛙等類各燈,皆浮水面。兩岸樹上,便是各色花燈,柳樹上有蟬燈,松樹上有松鼠燈、猴兒燈,枝頭掛印燈,樹根下有靈芝燈,各樹上有各種禽鳥燈,夾著各種花燈,又有蝴蝶、螳螂、蚱蜢、蜻蜒等樣各燈,飛舞枝上。山上便是各樣走獸,鶴、鹿、獅、象、虎、兔、獐、獾等類各燈。稻香村一帶,水中便是鵝、鴨之類各燈,岸上是雞、犬之類各燈,又有各種瓜、茄等燈,皆在地上。又有羊燈扮的三陽開泰;又有各色牛燈,牛身上皆有牧童,或吹短笛,或放風箏,俱是花燈。到處亭台樓閣周圍,燈俱掛滿。於燈少之處,添設了許多高竿,上安轆轤,將五色羊角燈扯上,連接到地,上入雲霄。各處牆上俱掛琴、棋、書、畫、扇面、博古瓶、爐各種花燈。其花牆、花籬芭皆點燈在內,牆頭之上有貓兒燈,雪洞之中有美人燈。正中牌坊加上紗糊聯匾,點燈在內,上面四個大字是「寶氣騰霄」,兩邊對聯上寫道是:

  不夜城中錦繡連天調玉燭,

  光明藏裡奇珍滿地湧金蓮。

  賈赦道:「這燈光把月光都蓋住了,說什麼『燈月交輝』呢?」賈珍道:「總是燈多了去的原故。這燈不但多,而且做的精巧,安排佈置的也十分妥貼。是誰的指點呢?」賈璉道:

  「園裡都是環三太爺經辦的,要單是他一個人,也辦的不能這麼樣。這都是珠大太太、寶二太太和蘭大奶奶他們幾個人商議出來的主意,都畫了圖兒去教外頭備辦了來的,還是他們自己看著安排擺設的呢!」賈珍道:「怪不得這麼樣呢!這幾位我久已知道,他們都是大有才幹,比眾不同的。」賈赦道:「很好,實在名不虛傳。」賈政道:「只是過於糜費了些。從前祖老太太在日,都還沒這麼樣的熱鬧呢。」

  於是,大家慢慢兒的走至榆蔭堂來,跟的家人們便把椅子都挪在滴水簷前,賈赦、賈政在中間坐了,兩旁雁翅都擺了椅子,一一挨次的坐下,面前都放了腳踏、茶几,兩邊獻上蓋碗茶船來,伺候的家人都黑壓壓的站在椅後。賈璉便教把煙火抬出來,在當中空處扯上去,一連放了二十餘架,俱各做的十分新巧,還留了二十多架,等老太太們來了再放。賈赦道:「我們到外頭去罷,好給老太太們同他小妯娌們進來看看的。」說著,便站起身來,大家一齊都出了園門,仍到榮禧堂上去坐去了。

  這裡邢、王二位老太太便同了眾人一起都到園子裡來,進了園子,一路看去。邢、王二位老太太道:「這裡的燈,比外頭強多了。不但燈多,而且新鮮有趣兒。」尤氏道:「實在有趣,連頭裡老祖太太在日,娘娘省親都沒有這麼樣的齊整巧妙。

  我猜這必定是寶二太太的主意,是不是呢?」平兒笑道:「大嫂子雖然猜的不錯,也不是他一個人,這是珠大太太、寶二太太、蘭大奶奶、秋水姑娘幾個人商議出來的主意呢!」史湘雲道:「我今兒來了,就看見了,說實在辦得好的了不得。這會子點起來,更外有趣了。」尤氏道:「在大觀樓上看去,只怕還好看呢!」邢、王二夫人道:「我們到樓上去看看去。」於是,大家一齊都上樓去。李紈便扯了探春不教上去,寶釵又扯了湘雲也不教上去,平兒、秋芳、巧姐、秋水都在樓下,沒有上去。其餘便都隨了邢、王二夫人,在大觀樓上去看去了。

  湘雲、探春道:「你們兩個留下我們不教上去,又是怎麼個道理呢?」李紈、寶釵笑道:「我們特留下你們兩個,在底下給我們幫忙呢!」因教丫頭、婆子們搬出許多馬燈來,又把這些各家的哥兒、姐兒都請了來。薛孝哥、賈桂芳、史遺哥、甄芝哥、賈蕙哥都是十一歲的,賈杜若是十歲的,周瑞哥、賈祥哥、薛順哥、梅春林都是八歲的,賈福哥、賈祺哥、周安哥都是七歲的,賈禧哥是六歲的,共是十四個哥兒,都穿的是各色箭袖小蟒袍,一色換了翠雲裘、鳧靨裘、元狐、洋貂、倭刀、火狐各色小馬褂,頭上都是貂帽紅頂大花翎,腳下粉底皂靴。

  大家與他拴紮起各色紗糊的馬燈來,腰裡弓箭、撒袋、腰刀之類,都是紗糊點燈,手裡執著鞭子。又挑了十六名都是十二三歲的小廝,也拴紮起各色馬燈來,在前的便執五色大旗引路,旗幟也是紗糊點燈;後面的或執鳥槍,或執殺虎槍、鋼叉之類,一手架鷹鷂,一手執馬鞭,其器械、鷹鷂也是紗糊點燈。李紈、平兒、湘雲、探春、寶釵、秋芳、巧姐、秋水帶領著紫雲、繡琴、素琴、紅梅、翠柳、翠雲、文鸞、彩鸞、春山、柳媚、花明諸人,七手八腳的忙了半天,才裝束停當。

  探春道:「這個玩意兒越發有趣,只是孩子們年紀小的,須要慢著些兒走,仔細跌了。這裡頭就是禧哥兒最小,雖然新年六歲,還只算得五歲呢。你們叔叔、哥哥們帶了他去,到了寬闊的地方,留下一個小廝跟他站著,不用動。你們大家只管兩邊各處串著走,也不用跑,或遠或近總給他不遠就是了。」

  於是,三十個孩子騎了三十匹馬燈,一起去了。從沿河一帶,繞至山坡,轉折行走,甚是好看。

  這裡李紈、寶釵、湘雲、探春等又把八個姐兒妝扮起來。

  那賈明珠、梅冠芳、薛宛蓉都是十一歲的,周照乘是八歲的,賈月英、甄素雲、陳淑蘭、賈綠綺都是七歲的。一色都穿的是箭袖團龍小皮袍,披上大紅猩猩氈的斗篷,頭上貂鼠昭君套,一個個粉妝玉琢。也都拴紮起各色紗糊的馬燈來,手裡執著馬鞭。又挑了十二名,都是十三四歲的小丫頭,也都妝扮齊整,拴紮起各色馬燈來。心裡的也是旗幟,後面也是弓箭、撒袋、鳥槍、馬鞭之類,也有幾個架著鷹鷂帶著槍刀。一共二十個女孩子,騎了二十匹馬燈,一起出去,也向沿河一帶,繞至山坡行走,分作兩隊。大觀樓下家人媳婦們打起鑼鼓來,兩隊馬燈四下交串,分外好看。

  邢、王二位老太太與眾人在大觀樓上,看見水中山上、亭台橋榭,飛禽走獸、鱗介、昆蟲、花卉各樣燈火,猶如萬點寒星,高低上下,遠近大小,一片晶熒,輝煌照耀甚是好看。大家正在喝采贊美,忽見沁芳橋上過去了一群孩子,騎著各色馬燈,又有旗幟、弓箭、槍刀,架鷹、鞭馬由沿河一帶,繞至山坡轉了過來。

  尤氏、馬氏等與岫煙、寶琴等笑道:「這更辦得有趣兒,想必這幾家的孩子們都在裡頭了。」寶琴、李綺道:「怪不得史大姐姐、三姐姐和寶姐姐他們都不見上來了呢,原來在底下給他們孩子們妝扮呢!」說著,只見沁芳橋上又過去了一群女孩子,也騎著各色馬燈,也是旗幟、弓箭、槍刀,一樣架鷹、鞭馬,也從沿河一帶繞至山坡,分作兩隊,從左到右,從右到左,兩下盤旋交串。大觀樓下又打起鑼鼓來,樓上看去,更外十分有趣。

  邢、王二夫人喜的哈哈大笑道:「可惜祖老太太沒見,要是今兒給他老人家看見了,也不知樂的怎麼樣呢?」尤氏道:

  「本來今兒與眾不同,實在辦的很好。他們真會出主意,也怨不得他,聰明人兒都在一塊兒了,怎麼辦的不精奇呢!」說著,只見那兩隊孩子,左來右往走得十分貫串。邢、王二位老太太在樓上叫道:「給他們孩子們歇歇兒罷,不要絆跌倒了,倒值了多的,我們都下來了。」說著,便一齊都下樓來。

  原來樓下打著鑼鼓,樓上說話都聽不見。邢、王二夫人下來便叫歇了鑼鼓,教人去「好好帶了他們回來,都歇歇兒罷,仔細跌碰了要緊」。焙茗家的便跑過橋去,說:「哥兒、姐兒們都過來歇歇兒罷。老太太吩咐了,說恐怕跌碰了,倒值了多的呢!」這些孩子們正玩的高興,那裡肯歇,都只顧四下串陣,反更跑得快了。邢、王二夫人看了,著急道:「教他們去帶了這些哥兒、姐兒們過來歇歇兒,怎麼倒反跑起來了呢?」

  寶釵忙教秋水、紫雲兩個親自過去,快帶了他們過來罷。

  二人答應,忙過了沁芳橋去,說道:「老太太教哥兒、姐兒們且過去歇歇兒再玩呢!」因一個上前拉了賈桂芳,一個上前拉了賈明珠,一面教領頭的小廝、丫頭都過橋回大觀樓下來。於是,兩隊五十個孩子,一群馬燈,都回到大觀樓下來了。邢、王二位老太太見了,笑道:「好,好!你們都辛苦了,快歇歇兒罷。你們快拿果子來,給這些哥兒、姐兒們吃,喝茶的喝茶。

  「平兒、湘雲、探春、秋芳等大家忙著都給他們解卸腰下掛的馬燈、弓箭之類。薛孝哥、桂芳、遺哥都道:「我們還要玩呢,怎麼又解下來做什麼?」平兒、湘雲道:「老太太說怕你們乏了,明兒再玩罷,橫豎還有幾天玩▉呢!」▉李紈叫把煙火抬出來放了罷。於是,把未放的煙火,二十餘架一起放了,又放了好些爆仗,賽月明、飛天、十響之類。

  這些孩子們又都搶著要放,李紈道:「不要鬧了,明兒再玩罷。

  「邢、王二夫人道:「天也不早了,我們都散了罷。」說著,便都出了園門,回到上房去了。邢夫人、蔣氏、尤氏、胡氏和小紅等,也都各自回去了。史湘雲、邢岫煙、薛寶琴三人便在寶釵處住了,李紋、李綺、探春三人便在李紈處住了,巧姐便在平兒處住了。

  寶釵等看著園中吹滅了燈火,回到怡紅院中,與湘雲、岫煙、寶琴大家談論。湘雲道:「想起從前咱們在一塊兒玩的時候,也不覺的怎麼樣,怎麼這會子倒都瞧著他們玩了。」薛孝哥、桂芳、遺哥、梅春林、薛順哥、薛宛蓉、梅冠芳都道:「我們今兒才玩的好好兒的,怎麼又都歇了呢?媽媽,明兒早些點燈罷,讓我們好多玩一會兒的。」寶釵道:「明兒不玩馬燈了。」桂芳道:「馬燈很好,怎麼倒不玩了呢?」寶釵道:「還紮了五條好龍燈呢,明兒玩龍燈罷,過一天再玩馬燈。」寶琴道:「姐姐,怎麼不弄個春燈謎兒玩玩,也給他們猜猜,倒不好麼?」湘雲道:「好啊,記得頭裡老祖太太興過春燈謎兒的,倒是弄幾個給他們猜猜,倒有趣兒。他們或是會做的,也給他們學做幾個,何等不好呢?」寶釵道:「明兒且玩一天龍燈。後兒十五上元佳節,另外做四盞燈兒,上頭單貼燈謎。你們大家都寫幾個在上頭,也不用過於深遠,倒是淺近些的給孩子們好猜。」岫煙道:「這很好,別的我不很會,這個你交給我就是了。」說著,就收拾歸寢。

  到了次日,傅秋芳梳洗已畢,來到櫳翠庵中,見了惜春,請安已畢。秋芳道:「昨兒晚上園中放燈,姑娘怎不出去看看熱鬧呢?」惜春道:「昨兒我聽見說放燈,在門外去看了一看,雖不十分明白,也略見一斑了。」秋芳道:「十八日才止,還有幾天熱鬧呢!燈不但多,而且新奇別緻,實在與眾不同。我特來請姑娘今兒晚上過去看看,橫豎不遠,總在園子裡頭。還有史姑太太、三姑太太、薛舅太太、梅姨太太、陳姨太太、甄姨太太、周姑奶奶這些人都在這裡,只怕他們過會子還要到這裡來呢!」惜春道:「你去向他們說,教他們不用到這兒來。

  我今兒點燈的時候,總到園子裡去,在那裡會罷。沒的又驚動他們到這兒來,做什麼呢?」

  秋芳答應了,出了庵來,回到沁芳亭上,只見眾人都在那裡看著整理橋邊、水面的各樣燈呢!秋芳道:「今兒晚上,四姑娘還過來看燈呢!」探春笑道:「這是大奶奶你去請的,要是別人,任是誰才請不動他呢!」李紈道:「我看四姑娘近來又隨和了好些,都不像那麼固執了。」秋芳道:「才剛兒他也說的,昨兒晚上聽見園裡放燈,他也在門外邊來望了一望的。

  故此我一請他,他就來了。他還說恐怕姑太太、姨太太們要到他那裡去,可不敢當,晚上總在這裡會就是了。」寶釵笑道:

  「這可越發溫厚和平的了不得了。」大家說笑了一會兒。

  到了晚上,各處點起燈來,惜春果然來了,與大家相見。

  大家又告訴他,昨兒是馬燈,今兒是龍燈,明兒上元佳節各燈俱有,還有春燈謎兒呢!惜春道:「各樣燈雖然好,倒不如燈謎兒有趣,也給孩子們長些聰明見識。這麼說,我明兒還要來呢!」寶釵道:「今兒沒有空兒,到明兒才能料理燈謎兒的事。

  我一個人也算不得什麼,還要大家來幫著弄幾個呢!」

  說著,邢、王二夫人並尤氏、蔣氏、胡氏、小紅等都進園來了。李紈、平兒、寶釵等便與湘雲、探春等把那些七歲、八歲的哥兒、姐兒們留下了十三個來,又把十二三歲的小廝們又挑了十三個上去,仍是五十個人,又教秋水、紫雲等都來幫著裝束停當,每十個人玩一條龍燈,共是五色五條紗龍燈。又挑了七名小廝,合著那七八歲的哥兒、姐兒共二十個人,各執五色雲燈,在四方圍繞。那五條龍燈,翻來覆去,左右上下,四處盤旋,或分或合,團團飛舞,首尾活動,旋轉自然,在那山坡之下空闊地方施展開了。鑼鼓齊鳴,果然比著馬燈更覺好看。

  邢、王二位老太太又與惜春等眾人,到大觀樓上去看,只見四方花燈遍滿,一片光輝映著一天明月。遠遠望去,只見那五條龍燈飛舞前去,直到那石頭牌坊跟前,由左而右,由右而左,俱穿中而過,總在牌坊三方出入,上下盤旋。那五色雲燈,便團團一轉圍住不動。又見四條龍燈,蟠住了石頭牌坊四柱,只一條龍燈從三門出入,穿插盤旋。一會兒這條龍燈,又蟠在柱上,那柱上的龍燈又換下一條來,一樣從三門出入,層層翻覆,滾滾旋繞,週而復始。那五條龍燈,直攪得人眼花撩亂。

  邢、王二夫人與大家看了一會兒,便都下樓來了,招呼李紈等教他們都歇著罷,寶釵便教秋水、紫雲前去知會。他們二人過了沁芳橋,直到牌坊之前,將那拿五盞珠燈的人一起叫回。

  只見那五盞寶珠燈高舉,一齊都到大觀樓下來了。那五條龍燈,見寶珠燈去了,便也都隨後跟著滾滾而來。那五色雲燈,後面擁著,一齊都到大觀樓下。大家忙與他們接下燈來,將衣服整理好了,丫頭們倒上茶來,大家都坐下喝茶。於是,邢、王二夫人與眾人等便都各自回去了。

  這裡惜春道:「明兒的春燈謎,你們也該早些料理了。」

  寶釵道:「今兒才糊了四盞紗燈來,燈謎兒只好明早再說罷。四妹妹若高興,明兒可以代作幾個兒,使得麼?」惜春笑道:

  「這個還可以,我明兒帶幾個來,就是了。我這會子,也回去了。」秋芳便教秋水送四姑娘回去。惜春道:「滿園子裡的燈,又有月亮,還要人送做什麼呢?」秋芳道:「紫鵑姐姐又沒來,姑娘一個人怎麼回去呢?」寶釵道:「秋水姑娘送了四妹妹去,他一個人也不好回來的。」因教紫雲同著送去,兩人便一起回來,也有伴兒。於是,秋水、紫雲二人送了惜春回去。

  這裡也便叫人吹了燈火,大家各自分頭而去。湘雲、岫煙、寶琴三人,回到怡紅院中坐下。湘雲道:「我想燈謎兒倒是雅俗共賞的好。頭裡琴妹妹做的十首懷古詩雖然好,未免太深了些,難猜呢!」岫煙道:「過於粗俗了,也不好。」寶釵道:

  「我們這會子,且先說兩個兒看看呢!」未知說的是幾個什麼燈謎,須看下回分解。 

 第三十三回 史太君聚會離恨天 林如海赴任都城隍 ↑返回頂部 第三十五回 春燈謎兒童清夜戲 鬧花燈閨閣賞元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