裨海紀遊/番境補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偽鄭逸事 裨海紀遊
番境補遺
海上紀略 

深山廣遠,平地遼闊,土番種類繁多,不能盡悉,惟記所知者。

玉山在萬山中,其山獨高,無遠不見;巉巖峭削,白色如銀,遠望如太白積雪。四面攢峰環繞,可望不可即,皆言此山渾然美玉。番人既不知寶,外人又畏野番,莫敢向邇。每遇晴霽,在郡城望之,不啻天上白雲也。

銀山有礦,產銀;又有積鏹,皆大錠,不知何代所藏。曾有兩人常入取之,資用不竭。前臺廈道王公(名效崇)命家人挽牛車,隨兩人行,既至,見積鏹如山,恣取滿車,迷不能出,盡棄之,乃得歸。明日,更率多人,薙草開徑而入,步步標識,方謂歸途無復迷理,乃竟失故道,尋之累日,不達而返。自此兩人者亦不能復入矣。

哆囉滿產金,淘沙出之,與雲南瓜子金相似;番人鎔成條,藏巨甓中,客至,每開甓自炫,然不知所用。近歲始有攜至雞籠、淡水易布者。

水沙廉雖在山中,實輸貢賦。其地四面高山,中為大湖;湖中復起一山,番人聚居山上,非舟莫即。番社形勝無出其右。自柴里社轉小徑,過斗六一門,崎嶇而入,阻大溪三重,水深險,無橋梁,老籐橫跨溪上,往來從籐上行;外人至,輒股慄不敢前,番人見慣,不怖也。其番善織罽毯,染五色,狗毛雜樹皮為之,陸離如錯錦,質亦細密;四方人多欲購之,常不可得。番婦亦白晰妍好,能勤稼穡,人皆饒裕。

斗尾龍岸番皆偉岸多力,既盡文身,復盡文面,窮奇極怪,狀同魔鬼。常出外焚掠殺人,土番聞其出,皆號哭遠避。鄭經親統三千眾往勦,既深入,不見一人;時亭午酷暑,將士皆渴,競取所植甘蔗啖之。劉國軒守半線,率數百人後至;見鄭經馬上啖蔗,大呼曰:『誰使主君至此?令後軍速退』。既而曰:『事急矣,退亦莫及,令三軍速刈草為營,亂動者斬』。言未畢,四面火發,文面五六百人奮勇跳戰,互有殺傷;余皆竄匿深山,竟不能滅,僅毀其巢而歸。至今崩山、大甲、半線諸社,慮其出擾,猶甚患之。

阿蘭番近斗尾龍岸,狀貌亦相似。

□□亦野番,惟稍馴,雖居深山,常與外通。其出入之路,有山中阻,樹木深蔚,不見天日;山中積敗葉,厚數尺,陰溼浥爛。遍生水蛭(即螞蝗),緣樹而上,處於葉間;人過,輒墜下如雨,落人頭項,盡入衣領;地上諸蛭,又緣脛附股而上,競吮人血,遍體皆滿,撲捉不暇;聞者膽慄肌粟,甚於談虎色變。曾有操火焚之之說者,奈南方冬暖,木葉不落,陰溼如故,火不能然;不知禹、益值此,更操何術,卒底平成?

葛雅藍近雞籠。

會稽社人不能欺。

金包里是淡水小社,亦產硫。人性巧智。

臺灣多荒土未闢,草深五六尺,一望千里。草中多藏巨蛇,人不能見。鄭經率兵剿斗尾龍岸,三軍方疾馳,忽見草中巨蛇,口啣生鹿,以鹿角礙吻,不得入咽,大揚其首,吞吐再三;荷戈三千人行其旁,人不敢近,蛇亦不畏。余乘車行茂草中二十余日,恆有戒心,幸不相值。既至淡水,臥榻之後,終夜聞閣閣聲甚厲,識者謂是蛇鳴;而庖人嚴采夜出廬外,遇大蛇如甕;社商張大謂草中甚多,不足怪也。

鹿以角紀年,凡角一歧為一年,猶馬之紀歲以齒也。番人世世射鹿為生,未見七歧以上者。向謂鹿仙獸多壽,又謂五百歲而白,千歲而玄,特妄言耳。竹塹番射得小鹿,通體純白,角纔兩歧,要不過偶然毛色之異耳,書固未足盡信也(鹿生三歲始角,角生一歲解,猶人之毀齒也;解後再角,即終身不復解,每歲止增一歧耳)。

牡鹿有角,善鳴。角以五月解,至八九月肥腯。鳴聲甚壯,為求牝也。出則成群,以數十百計。角者居前,牝隨之。相傳鹿為淫獸,所謂聚麀,未可得見。至十月則鳴聲漸殺,獵者不顧,以其淫極而瘠也。牝鹿以四月乳,未乳極肥;腹中胎鹿,皮毛鮮澤,文彩可愛。又牝鹿既乳,視小鹿長,則避之他山,慮小鹿之淫之也。獸之不亂倫者惟馬,壯馬誤烝則自死;牝鹿自遠以避烝,皆獸之具有人倫者。

熊之類不一,有豬熊、狗熊、馬熊、人熊之異,各肖其形。惟馬熊最大;而勇鷙獨推人熊,人立而走,捷於奔馬,其逐人無得脫者。余所見熊甚多,獨未見人熊。豬熊毛勁如鬣,又厚密,矢鏃不能入;蹄有利爪,能緣木升高,蹲於樹巔,或穴地而處。人以計取之,無生致者。腹中多脂,可啖。掌為八珍之一,膾炙人口,然不易熟,庖人取其汁,烹他物為羹,助其鮮美。一掌可供數十烹,若為屠門之嚼,則貽笑知味者。

凡獸之膝皆後曲,惟熊與猴前曲,故能升木;象亦前曲。

山豬,蓋野彘也,兩耳與尾略小,毛鬣蒼色,稍別。大者如牛,巨牙出唇外,擊木可斷,力能拒虎;怒則以牙傷人,輒折脅穿腹。行疾如風,獵者不敢射。又有豪豬,別是一種;箭如蝟毛,行則有聲,雖能射人,不出尋丈外。

蕭朗,硬木名也。大者數圍,性極堅重,入土千年不朽。然在深山中,野番盤踞,人不能取。頃為洪水漂出,鄭氏取以為棺,實美材也。

烏木、紫檀、花梨、鐵栗諸木,皆產海南諸國。近於淡水山中,見有黑色樹,察其質,與烏木無異,人多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