裨農最要 (光緒二十三年潼川刻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裨農最要 (光緒二十三年潼川刻本)
例言 
本作品收錄於:《裨農最要

禆農最要序

裨農最要三卷吾友宛溪陳君之所作也君家世淸貧力

於農事耕耘之暇兼及蠶桑十餘年來舍硯田鋭志於斯

頗收其效蓋駸駸乎偁小康矣里人相與慕之知必非鹵

莽從事者時進而叩所以君既不憚詳說而益慨然思有

以公之於人於是舉生平所心得而行之獲效者酎古凖

今條分縷晰殫嵗月之力輯爲是編其用意甚勤其宅心

甚厚其立法平正而周愼其持論剴切而明通今年秋出

以示予予受而卒讀之乃不禁重有感也士君子不得志

於時偃蹇窮廬舉世莫知上下既寡所交教養又非所事

緃抱杜陵廣廈之願亦每以儒生坐論無禆生靈而君顧

軫念民艱欲溥其利惟恐不能家諭戸曉不得己筆之於

書其諸立人達人有翕於聖門求仁之旨與抑先天下之

憂而憂若范文正公爲秀才時卽以天下爲己任者與矧

今世路艱虞民財告匱戸乏餘三之積人思緩二之征使

非亟求善策廣營生計是自困也其在詩曰十畝之間桑

者閑閑十畝之外桑者泄泄說者曰賢者不樂仕於朝而

思與其友歸於農圃以吾觀之爲是詩者豈第高蹈遠引

儉德避難己哉蓋亦自食其力以長育子孫世世爲奉公

循理之良民伐檀詩人之流亞也予與陳君生既同鄉性


復相近讀其書不禁怦怦心動焉南山之南北山之北有

先人之敝廬在行當辭塵離滓呼黄犢招白雲以樹以畜

以耕以稼饘粥岀其中 王税岀其中使鄉鄰有識者曰

此清白吏子孫數傳而後猶有勤耕桑者亦云幸矣則陳

君是編予當終身佩之且令子若孫世寶之時

光緒丁酉孟冬三臺星日鄕人王龍勳蟄庵甫識於潼川

草堂書院

 

 

 

禆農最要序

丁酉秋子與宛溪棘戰同北宛溪復亹亹以著書爲事旋

岀所著禆農最要一書示予參閲讀畢適有客問曰宛溪

少穎敏壯授生徒今閲世益深宜肆力書史作爲文發揮

天地古今之奇以効用 國家整頓當今時務斯乃士之

本願區區蠶桑奚爲者予曰蠶桑乃時務之最方今稼穡

維艱財力虛耗非植桑育蠶以補其闕閭里安恃試觀外

洋諸國囊括中國之利幾欲一網打盡所頼稍稍收囘利

權者絲爲尙絲可忽乎哉况吾輩讀書當以治生爲急不

幸墮落窮途一氊羈絆覓館索脩艱苦萬狀誠不如宛溪

别開蹊徑進退綽綽不忮不求何樂如之客曰如子言蠶

桑善矣奈世之育蠶者往往不盛何予曰蠶不盛非蠶之

皆人之育之者不善用其法之咎宛溪善用其法獲厚利

者厯有年其所取用皆手試目驗而有心得故收效獨神

彼鹵莽滅裂安能也客日蠶桑諸法古皆有書宛溪亦讀

古書可也奚別著爲予曰不然我輩作文不能不取古人

之說運古人之說而加以陶鑄使人志其爲古人之説斯

爲善矣宛溪之書有會萃古人處有參酌古人處有古人

巳發而疏通變換處有曲體情理因時制宜處要皆厯試

厯驗獨出手眼並無自誤誤人之弊且勸善惜物别具深

心古書固有未盡言者顧謂宛溪爲勦襲陳言可乎客曰

宛溪既獲利有年曷不袐厥傳以授子孫是編岀使人皆

效法後其利將分奈何予日宛溪之爲人也素坦直未嘗

較錙銖此書之刻意亦在公其利而不欲私耳藴利生孼

是編已明白言之今苟傅其法於一鄉一邑遠及天下俾

人人羨慕倣傚行見從前虛耗羸弱之氣一舉而變爲富

强世運維持端在於此非僅一身一家之計巳也客唯唯

退子因次第是語以弁諸首

光緒二十三年孟冬月同學弟趙用賓鼇山甫撰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