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書事/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八 下一卷→


景德元年春正月,保吉卒。

保吉創勢日增,自度孤危,囑德明曰:「爾當傾心內屬,一表不聽則再請,雖累百表,不得請勿止也」。又謂張浦曰:「公等並起等夷,誼同兄弟,孺子幼長兵間,備嘗艱苦,今俾以靈、夏之眾,雖不能與南北爭衡,公等戮力輔之,識時審務,或能負荷舊業,為前人光,吾無憾矣!」言訖卒。時月之二日也。年四十一。

按:《綱目》去官書「卒」,多貶詞。保吉去官,明其不得為宋臣也。不得為宋臣,曷不遵盜賊酋帥例書「死」而書「卒」,何則?以保吉為西夏之祖,傳祚繼世,要非隗囂、公孫述等無成者比也,故以僭國創業例書。

 論曰:繼遷生而英奇,長而剽悍。方其任司蕃落,地據銀州,當繼捧入覲之初,鮮引義力爭之舉,蓋懟其兄也素矣。迨詔使護送諸父昆弟連袂歸朝,方始奮其雄才,策其群力,激羌戎以先烈,約契丹為強援。遂使關右震驚,中朝旰食。控弦靈武,扼平夏之要衝;驅馬涼州,成河西之右臂。於是五州盡復,諸族懾從,逆者攻以兵,順者役其眾。卒之暴戾速亡,驕盈致敗,不死於天討而死於流矢,「佳兵不祥」,理固然耶!然夏、綏傾覆,沙磧流離,田少一成,卒無一旅,終能恢萬里之基,創累世之業,亦可謂「有誌者事竟成」也。

子德明嗣。

德明,保吉妻野利氏生,深沉有器度,多權謀。時年二十三,嗣位於保吉柩前,稱定難軍留後。以左都押牙張浦兼行軍左司馬,綏州刺史趙保寧兼右司馬,指揮使賀承珍兼左都押牙,劉仁勖為右都押牙,破醜重遇貴為都知蕃落使,白文壽、賀守文為都知兵馬使,何憲、白文讚為孔目官,郝貴、王旻等為牙校;復以李繼瑗為夏州防禦使,李延信為銀州防禦使,其餘升賞有差。

二月,告哀於契丹。契丹主贈保吉尚書令,遣西上閤門使丁振吊慰。

三月,麟府兵襲神堆,禦之,失利。

夏州蕃部寇洪德寨,閤門祗候段守倫率兵拒之,力戰三日,擒獲甚眾。事聞,真宗諭緣邊部署鈐轄,乘保吉死,速圖攻取之策。於是,麟府路出兵攻神堆,夏兵戰不勝,營柵盡破。

始遣使如鄜延。

鄜延鈐轄張崇貴移書德明,諭以朝廷恩信。德明遣使報稱:未葬難發表章,請俟釋服稟命。崇貴請遣使吊問,令大臣至邊,召其親信張浦等議之。

夏四月,夏州蕃部指揮使都尾走降於洪德寨。

環慶邊臣皆以德明初立,乞行招撫。知鎮戎軍曹瑋言:「繼遷擅河南地二十年,兵不解甲,使中國有西顧之憂。今其國危子弱,部族離心,不即乘此捕滅,後更強盛,不可制矣。願假臣輕兵,出其不意,擒德明送闕下,復河南為郡縣,此其時也。」真宗欲以恩致之,詔德明審圖去就。並諭蕃族萬山、萬遇、龐羅逝安、鹽州李文信、萬子都虞候及都軍吳守正、馬尾等,能率部下歸順者,授團練使,銀萬兩、絹萬匹、錢五萬緡、茶五千斤;其有亡命叛去者,皆釋罪甄錄。諸蕃以保吉殘暴,久不聊生,聞詔書招撫,爭觀之,無不泣下。於是,夏州蕃部指揮使都尾率屬入降。張溥曰:「西事自靈州之陷,夏乃日逞;迨繼遷死,德明初立,斯時國危子弱。真宗不從曹瑋之請恢復河南,至元昊習兵,而宋重困矣。但慕春秋不伐喪,而不知「臥榻鼾睡」,太祖有明戒也。譏宋亡者云:聲容盛而武備衰,議論多而成功少。於夏事已見之矣。

五月,子元昊生。

德明三娶:一衛慕氏,次咩米氏,次訛藏屈懷氏。衛慕氏,銀州大族,嘗與德明遊賀蘭山,夜夢白龍繞體,遂有妊,懷十二月,至是月五日生,啼聲英異,兩目奕奕有青光。德明愛之,字為嵬埋。國語謂「惜」為「嵬」,「富貴」為「埋」也。

涼州亂,遣兵攻之,不克。

西涼自保吉死,與蘭州、龕谷、宗哥、覓諾諸族謀拒夏州。德明遣兵攻掠,朔方節度潘羅支率蕃眾禦之,夏兵不勝而還。趙保忠死。

保忠狀貌雄毅,居環列,奉朝請,常怏怏不自得。咸平中,丁內艱,以本官起復,遷金吾衛上將軍,判岳州,移復州。至是病劇,上言有子永奇凶惡,不受教訓,乞配隸春、梅州。真宗以戎人獷悍,且病語不實,授以永州別駕,使監軍察之。保忠尋卒,贈威塞軍節度使。天禧中,錄其孫從吉為三班奉職。

按保忠臣於宋,歿於宋,何以書於夏編?終其入朝獻地事也。去官書「死」何?惡反覆也。反覆,雖王侯之貴,與蠻夷盜賊同書,所以誅奸頑於身後而立名教之防也。

六月,發兵攻者龍族,殺朔方節度使潘羅支。

初,保吉死,潘羅支使其甥廝陀完獻捷。已,遣兄邦逋入奏,欲更舉部族及回鶻精兵直抵賀蘭山討除殘孽,請發大兵援助。真宗詔涇源部署陳興鼓眾赴石門策應。兵未發,保吉故黨迷般囑及日逋吉羅丹二族亡歸者龍,共圖羅支以報仇。者龍凡十三族,其六族附迷般等。迷般陰請德明遣兵攻者龍,羅支率百餘騎赴援。議事間,二族猝起戕羅支於帳下。事聞,贈羅支武威郡王。

復取涼州。

潘羅支死,西涼大亂,六谷諸酋共推羅支弟廝鐸督為首領。德明乘人心未定,率兵復攻西涼,取之。

秋七月,葬保吉於賀蘭山。在山西南麓。寶元中,元昊稱帝,號為裕陵。

八月,萬子軍主以兵寇永寧寨。

萬子軍主與萬山、萬遇等族同附保吉,數為中國患。鄜延鈐轄張崇貴築臺於保安軍北,召戎人所親信者與定盟約,歸順者日眾。萬子軍主不應,率屬犯永寧寨。知鎮戎軍曹瑋與河西藥令族合蘇合擊,敗之,斬首百餘級。於是蕃官茄羅、兀贓、成王等皆獻馬贖罪,請內附。

九月,使如契丹謝吊贈。並以保吉遺物獻。

冬十月,銀州屬蕃侵麟州。

銀州蕃族乘潘羅支身亡,聚眾攻麟州。西京作坊使李繼周率兵會永寧軍主李繼福擊退之。

十二月,孔目官何憲走降於邠州。

憲,靈州人,保吉破州城時得之,愛其才,使掌兵數事。德明立,授孔目官。嘗勸德明勿殺潘羅支,以為後日納款計,不聽,乃挈家乘間走邠州請降,部署以聞,真宗詔令乘傳赴闕。

景德二年春正月,德明遣趙保寧如契丹請封。

德明嗣職期年,未膺封冊,蕃族多懷觀望。行軍司馬趙保寧言:「國家疆宇雖廓,自西涼擾亂,先王被害,蕃眾驚疑。若不假北朝威令懾之,恐人心未易靖也。」德明遂遣保寧獻方物契丹,以請封冊。契丹主曰:「此吾甥也,封冊當時至。」待保寧加禮,遣回。

二月,以下青城告契丹。

契丹自澶州之敗,雖與中國講和,其戎心未嘗一日忘故,許德明封冊,以為臂使之需。德明欲臣中國,慮其見疑,乃以兵下青城告。

按:青城之役,宋遼二史不載,亦偽詞也。德明嗣位未幾,詐偽一如乃父,洵亂世奸雄哉!出兵寇環州,破旺家族,執首領都子。

蕃部累奏德明迫脅攻劫狀,真宗命安撫使向敏中諭之。敏中言:「掠去蕃口,勢不能給還,惟令自作要約以絕後犯。」德明不聽,舉兵入環州境,攻熟戶旺家族,執都子等去,都子所部亦獲德明軍主慶吉以獻。

附:《宋史·吐蕃傳》:景德二年,廝鐸督遣甥阿昔來貢,且上與德明戰功狀,並言蕃帳周斯那支有智勇,請授六谷都巡檢使,上從之。考李氏《長編》載此事於是年二月。其戰在何時,《真宗紀》及《夏國傳》皆不書。

夏六月,遣牙將王旻入貢請降。

德明聞石隰部署耿全斌率兵入伏洛關招誘蕃族諸部內附者數千人,禁之不能止。謀之,張浦曰:「先王遺命,應即表聞,緣降之太易,彼將輕我。今兵復西涼,國威已振,請之,此其時矣。」乃遣王旻以保吉遺言奉表入獻,略曰「同軌同文,王者大車書於一統;至神至聖,遠人瞻天日於無疆。臣父承閫邊陲,蒙恩優渥。方且心乎王室,拱北極而抒誠;靡意難起同袍,糾西蕃而生事。遂致鞠躬盡瘁,齎恨莫伸。然而戀闕深情,平時懇切;作忠遺教,垂沒叮嚀。臣賦性顓蒙,素懷恭順。向居苦塊,欲進表而無由;今屬禫除,敢請臣之或後。恭維皇帝陛下,德超邃古,道建大中。海不擇乎細流,朝宗者必納;山豈遺乎土壤,環向者咸依。伏望俯鑒孤忠,得盡小心翼翼;垂憐微末,克遵先訓諄諄。存沒銜恩,子孫感德」云云。真宗見表,賜旻錦袍、銀帶,遣侍禁夏居厚持詔答之,賞給甚厚。已,遣閤門通事舍人焦守節諭張崇貴:以保吉昔時變遷之狀,今當使德明自為誓約,納靈州土疆止居平夏,遣子弟入宿衛,盡散蕃漢兵,送還掠去官吏及質口,封境之上有侵擾者稟命朝廷令旨,凡七事;則許德明以定難節度,予歲賜,給內地節度俸,聽回圖往來及放行青鹽,凡五事。崇貴等呼旻示之,如能順命即降恩旨。繼而德明使張浦詣崇貴面議,但多邀求,不肯自為誓約也。

秋七月,契丹冊為西平王。

契丹主使北院樞密副使蕭承德持節封德明西平王,復姓李氏,賜車、旗、衣、幣等物。

九月,都知兵馬使白文壽入貢。

真宗以德明誓約未定,命樞密使向敏中自永興軍赴鄜延經略之。敏中使人招諭,德明乃遣文壽入貢。

冬十月,趙保寧如契丹謝封冊。

義成公主無所出。契丹冊德明時,諭以善事公主,克光先烈。德明遣保寧往謝,且曰:「恪遵諭詔,未敢有違也。」十二月,教練使郝貴入貢。

中國答賜甚厚。博州防禦使李克文卒。

克文在鎮,恭謹守法,保吉之亂,口不言兵。卒,贈岳州防禦使。大中祥符中,子繼元為閤門祗候,上表言已於繼遷本五從兄弟,名同上字,心甚恥之,願改名守元。真宗詔從之,擢供備庫副使,厚其廩給。

按:具官書「卒」,錄賢也,克文實啟夏州之禍,然非其意料所及,況入朝以後,頗稱恭順,即博州之置,亦不聞稍有怨悱。較之保忠,可謂李氏賢裔矣,故仍得書於夏編。

景德三年夏四月,德明妙娥等族走降於鎮戎軍。

夏州妙娥、熟嵬數大族,見德明孤弱,以蕃書移鎮戎軍,請拔帳自歸,諸將猶豫不敢應。知軍曹瑋曰:「德明野心,不折其翮,後必飛揚。」即日將兵出石門,薄天都山,受降者內徙,諸小族皆望風納質,德明不敢拒。

遣使貢馬,表乞恩命。

德明先遣左都押牙賀承珍獻馬。已,遣兵馬使賀守文入貢。先是,向敏中、張崇貴屢與德明書,議立誓約。德明遷延其辭,於七事未肯承也。表文但云「乞先賜恩命,餘徐議之」。

六月,周伯星見,遣使入賀。德明聞中國司天奏周伯星見,復遣賀承珍入賀。

秋七月,獻馬謝賜。

德明獻馬五十匹,謝連次賜答之物,真宗復賜襲衣、金帶、器幣,並諭自今答賜,忽復謝恩。熟戶葉市、潘、保、薛等內投,表請誅之,不得。

保吉曾掠延州蕃部葉市、潘、保、薛四族安置綏州。已而,挈族內奔,鎮戎軍鈐轄秦翰出兵應之。德明訴於朝,願舉刑章。翰言四族本延州熟戶,茲還舊居,非新有招納也。真宗詔張崇貴移報德明,自今勿復侵預境外。

八月,謀侵麟州。

河東蕃落諸將因德明信約未定,皆訓練士馬,科率器械以待。德明謂其圖己,點集諸族戎人,謀入河東掠麟、府諸州內屬蕃戶。偵知以報,向敏中請命帥臣鎮之。已而,德明兵不出。

按:謀侵,未侵也。何以書?誅其心也。於是抄掠之計,集議已定,特因事機泄露,聞有備中止耳。書以罪之。斬渭州叛卒於境上。

渭州戍卒十餘人叛入夏州,德明納之。偵者以告都鈐轄曹瑋,瑋方與客奕,佯怒曰:「我固遣之,汝顯言之,何也?」德明聞,即斬叛者,投其首於境上。

九月,遣使進誓表。

先是,真宗詔許德明毋納靈州,止遣子弟入宿衛,及毋得攻劫西路進奉蕃部,縱有爭競,並取朝廷和約,他約悉除之,然猶不聽回圖往來,禁放青鹽。至是,河西諸羌多請內附,真宗因德明歸順,下詔諭止,令其各守疆場。德明感恩,遣右都押牙劉仁勖奉誓表請藏盟府,且言父有遺命,永無貳心。又言所乞回圖及放青鹽禁,雖宣命未許,然誓立功效,冀為後日賞典也。

按:此西夏進誓表之始。行牒索降蕃於鄜延。

景德初,綏州蕃部指揮麻結內附,真宗命給府州地居之。德明行牒鄜延,請還本道。朝議以麻結降在進誓表前,諭止之。

按:此西夏行牒之始。

冬十月,復受定難軍節度使,爵西平王。

真宗嘉德明降,授特進、檢校太師兼待中、持節都督夏州諸軍事、行夏州刺史、上柱國,充定難軍節度、夏銀綏宥靜等州管內觀察處置押蕃落等使,爵西平王,食邑六千戶,實封三千戶,又賜推忠保順翊戴亮節功臣號。遣內侍左右班都知張崇貴、太常博士趙湘充旌節官告使,賜襲衣、錦帶、銀鞍勒馬、銀萬兩、絹萬匹、錢三萬貫、茶二萬斤。劉平曰:「趙德明僻守一隅,畏王師問罪,數馳驛奏,願備藩臣。於時朝廷若止棄銀、夏、綏、靜四州,限山為界,則德明遠居漠北,可無後日患矣。乃以靈、宥兩州及山界人戶並授之,山界蕃、漢勁勇善戰,使德明得畜甲治兵,漸滋邊患,此鄜延、環慶、涇原、秦隴諸州終不能弛備也。」

按:此李氏復王爵之始。責子弟入質,不遣。

詔使數責子弟入質,德明以入質非先世故事,不肯遣。惟獻御馬二十五匹。散馬七百匹、橐駝三百頭謝恩。

十一月,使請俸賜。

德明使至京師,特請俸予,因市禁物,隱關算為奸利,朝議聽之,自是歲以為常。

十二月,環州降酋蘇尚娘叛,執之。

西界蕃部奔投內地者,德明輒入境追逐,久之不止。乃表言:「臣所管蕃族,近日多投鎮戎軍,蓋曹瑋等招納不已也。今臣已受朝命,乞賜曉諭。」真宗以表示邊臣止之。環州酋蘇尚娘曾禦保吉有勞,屢告夏州機事,授臨州刺史。已,叛投德明。至是,復求內附,部署以聞,廷議以尚娘反復無信,特恐狙詐以誤邊吏,又使德明緣此為辭,不可納也。德明聞,遣兵執尚娘歸。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