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書事/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十 下一卷→


大中祥符八年春三月,德明表請市鹽,復責入質,不遣。

德明以西鹽不通,蕃部困敝,遣牙內指揮白守貴詣京師陳請。朝議德明必欲通鹽禁,惟子弟入質方許,蓋以必不肯從之事絕之也。德明果不肯遣,於是禁鹽如初。

夏四月,蕃部浪密囊等叛投環州。

德明蕃部指揮浪密囊、麻孟桑二人投環州,真宗以前有熟戶逃亡曾為西界所納,可移牒追取,俟其遣還,乃以浪密囊等付之。

五月,遣使入獻。

夏國進奉使入邊,輒鬻其所乘馬,邊人以價值賤,爭市之。於是使者帶馬日多,疆吏以聞,真宗詔嚴其禁。

秋八月,西蕃唃廝羅攻夏州,拒卻之。

唃廝羅,吐蕃讚普裔。初居宗哥城,與論逋李立遵不協,徙居邈川,有勝兵六、七萬。自西涼破,潘羅支舊部聳昌廝均等悉歸唃廝羅,回鶻降者復數萬,由是富強。時以兵攻夏州,德明禦卻之。唃廝羅希朝廷賜予,請聚舉國之眾助討夏州。真宗以其累次侵邊,或有變詐,命周文質監涇原軍,曹瑋知秦州備之。

冬十一月,築堡石州,建榷場。

初,延、慶二州熟戶,其親族在西界,輒私致音問,潛相貿易,夏人因以為利。中國察其奸,不許。德明乃於石州之濁輪谷築堡建榷場,以誘致商旅。真宗詔緣邊安撫使禁止之。

大中祥符九年夏五月,德明使蕃騎寇慶州。

德明數請市鹽,私置榷場不得,在國點閱兵馬,陰謀侵掠兀泥族。大首領名崖,其從父盛佶,先為保吉所虜,授白池軍主,密遣使告名崖。名崖以聞,真宗命邊臣謹備之。至是,有夏州蕃騎千五百人寇慶州,為內屬蕃部邀擊,敗還。

按:《宋史·真宗紀》:五月,夏州蕃騎千五百人寇慶州,不言「德明使」,茲特書之。蓋德明以市鹽建場不遂其欲,糾集兵騎,陰謀內擾。慶州之寇,不謂「德明使」,不得也。

追上保吉尊號。

德明既僭帝制,令官屬建議祀典。劉仁勖曰:「先王創造大業,中道崩殂。今徽號未加,非報本追崇之意。德明用其言,上保吉尊號曰「應運法天神智仁聖至道廣德光孝皇帝」,廟號「武宗」,群臣上表賀。

按:史言德明稱帝國中,然猶外順宋命,未有明據。觀於追上父號,僭越顯然矣。

秋七月,夏州甘露降。德明大赦國中。

按:德明嗣位十餘年,一書夏州旱,再書恒星晝見,皆災異也。因其時圖伐甘州,戾氣致變,天道人事原相應耳!茲書「甘露降」,豈夏州朔漠有善政足以致之?抑中朝之受天書,迎聖祖,草木雲霧,無不稱祥,上有好而下有甚者乎?然德明自是而後,並甘、涼,降瓜州,兵威日熾,是適以滋其悍也!

冬十月,遣使入貢,請詔約邊臣。

德明數苦邊境,鄜延鈐轄張繼能削竹為簽,署其上云「以備記將士殺獲功狀」。德明聞之懼,遣大校劉仁勖貢馬二十匹,上言:「蕃漢部落,戎寇雜居,劫掠是常,逋亡不一。臣自景德中來進誓表,朝廷亦降詔書,應兩地逃民,緣邊雜戶不令停舍,皆俾交還。從茲謹守翰垣,頗成倫理。自向敏中歸闕,張崇貴云亡,後來邊臣,罕守舊制,各務邀功,不虞生事,遂致延、綏、涇原等界,擅舉甲兵,入臣境土。其有叛亡部族,劫掠生財,去者百無一回。臣之邊吏,亦務蔽藏,俱失奏論,漸乖盟約。臣今欲將所部應有南界背來蕃族人戶,乞朝廷差到使臣,就界上交付。所有臣本道自進納誓表後走投南界蕃戶,亦望下詔逐處發遣歸回,未賜俞允。即望敦諭邊臣悉遵詔約,肅清往來之奸寇,止絕南北之逋逃。俾臣得內守國藩,外清戎落,豈敢違盟負約,有始無終,虛享爵封,取誚天下?但恐朝廷不委茲事,詔未察本心,須至剖陳,上幹天聽。」真宗答詔曰:「卿世濟勳庸,任隆屏翰,翊忠規而奉上,正師律以守藩。布露懇誠,條陳章疏,載加閱覽,備悉傾輸。且國家奄宅中區,統臨四海,咸推覆育,豈限邇遐。凡命將帥之臣,惟存備禦之戒,所有文字往來,辭說異同,部族貪殘,輾轉仇報,掠過生口,彼此交還。其如不見端倪,互相誣執;或因緣攘竊,增飾邀求。朝廷固不細知,邊壘亦為常事。及詳來奏,深究弊源,難悉難窮,當申約束。已令鄜延、涇原、環慶、麟府等路部署鈐轄司,今後約勒蕃部,不得輒相劫奪,擅興甲兵,凡稍涉交爭,須盡公措理。其有廣占阡陌,隱庇逃亡,畫時勘窮,押送所管。卿本道亦宜嚴戒部下,不得更有藏匿,各遵紀律,共守封疆,嘉歎之懷,不忘寤寐。」

涼州守將蘇守信死。

十一月,甘州回鶻攻破之。

德明使守信守涼州,有兵七千餘,馬五千匹。諸蕃畏其強,不敢動,回鶻貢路悉為阻絕。守信死,其子羅麻自領府事,部眾不服。甘州可汗夜落隔遣兵攻破之,擄其族帳百餘,斬級三百,奪馬匹甚眾,羅麻棄城走,於是涼州屬於回鶻。

天禧元年春二月,德明加太傅。

德明聞中國有大典禮,必遣使入賀。是時,真宗改元,詣玉清昭應宮,上玉皇大天尊寶冊、袞冕,謝天地於南郊,大郝,中外官並加恩。會夏州使至,詔加德明守太傅,食邑千戶,實封四百戶。

夏六月,有龍見於溫泉山。山在懷遠鎮北。德明以為瑞,遣官祀之,於是有遷都之意。

秋八月,羅麻請取涼州,不克。

羅麻走入沙漠,潛遣人至涼州,約舊時蕃卒內應,請德明出兵赴援。回鶻結六谷諸部拒之,卒不能克。

天禧二年春三月,德明掠甘州貢奉使。

德明攻西涼不得志,輒與甘州構難,偵知其貢使安信等入京,遣蕃部從間道掠之。會正使先發,僅得餘騎而還。

秋七月,吐蕃遣使假道,不許。

吐蕃別種可汗並裏尊以朝貢契丹,道紆不能猝達,契丹主諭以假道夏州,並裏尊遣使來請,德明不許。

天禧三年春二月,德明繼立母卒。

德明遣使告哀,真宗以屯田員外郎上官佖充吊贈兼起復官告使,閤門祗候常希古為致祭使。

按:書「卒」不書「氏」,史闕也。

三月,攻慶州,敗官軍於柔遠寨。

德明部落委乞、骨咩、大門諸族由柔遠寨寇慶州,巡檢楊承吉與戰,不利。真宗曰:「德明向順朝命,邇何頻次侵擾,豈邊將失於撫綏耶?」命曹瑋為副都總管、環慶秦州緣邊巡檢使備禦之。瑋至慶州,骨咩、大門等族爭內降。

冬十一月,加「崇仁功臣」號。崇仁,賜親王、重臣者。時真宗郊祀,受尊號,故覃恩。

天禧四年春正月,德明屬羌寇延州。

德明數受中國恩禮,志氣驕盈,不復謹約蕃部。宥州羌臘兒率眾劫延州熟戶門嵬族,金明監押李士彬率兵擊之,斬臘兒,奪馬三百匹。真宗詔鄜延部署司以其事報德明。

夏四月,兩月並出。見西南方。

五月,契丹兵攻涼甸,擊走之。

並裏尊以假道不許,不復朝契丹。契丹主歸罪德明,親將兵五十萬,佯言出獵,直攻涼甸。德明率眾逆拒,敗之。

附:李氏《長編》:天禧四年六月辛丑,鄜延鈐轄周文質言,趙德明繼遣人騎寇掠熟戶,望多發兵馬於慶州界,破蕩族帳,以遏侵擾。

按:「德明繼遣」屬在何時,《宋史》無考。

冬十一月,城懷遠鎮為興州,定都之。

靈州懷遠縣,始於後周,宋初廢為鎮。保吉取靈州時,盡逐居民城外,遂皆徙依懷遠。德明以龍見之祥,思都其地,謀之於眾,僉曰:「西平土俗淳厚,然地居四塞,我可以往,彼可以來。不若懷遠,西北有賀蘭之固,黃河繞其東南,西平為其障蔽,形勢利便,洵萬世之業也。況屢現休征,神人允協,急宜卜築新都,以承天命。」德明善之,遣賀承珍督役夫,北渡河城之,構門闕、宮殿及宗社、籍田,號為興州,遂定都焉。

 史臣曰:「河自南來,入青銅峽,與西夏群山相會,出峽口,北流三百餘里,直接賀蘭,興、靈包絡其中,可渭四塞險固矣。西夏據此二百餘年,後以韓、範經營,亦不能恢復,雖元昊、諒詐輩梟雄難制,亦其憑恃者險也。」

按:此西夏定都之始。

天禧五年夏五月,德明終喪,入內都知藍繼宗來賜起復。德明與繼宗較射,繼宗每發必中,德明驚服,遺以所乘名馬。

按:凡賜起復,無故可不書。此書,美繼宗也。德明自張崇貴卒,輕視中國,日肆鴟張。今繼宗較射多中,使知中朝材武,即宦寺中,且不乏人也。

秋七月,契丹暨夏平,封德明大夏國王。

德明既卻契丹兵,謹封堠,嚴點集為備。契丹主見進奉使不至,恐為邊患,諭意講和。德明亦請臣貢如初。契丹主遣金吾衛上將軍蕭孝誠齎冊授德明為尚書令,晉大夏國王。

按:西夏自繼遷跳梁,德明款附,雖有逆順之分,然其心總易視中國,畏視契丹,非惟資其援助,抑亦憚其兵威也。契丹知其然,一切不稍假借,故其勢常尊。今一戰不勝而願與之平,且稱為大夏,是其不競直與宋同。《春秋》例,和而不盟曰平。暨者,不得已也。書以譏之。

冬十一月,使如契丹謝。德明謝契丹封冊。獻良馬二十匹、凡馬百匹。

乾興元年春正月,德明加「純誠功臣」號。

德明自歸順以來,每歲旦、聖節、冬至皆遣牙校進獻,朝廷恩錫官告,每以襲衣五,金荔支帶、金花銀匣副之,又銀沙鑼、盆、合千兩,錦彩千匹,金塗銀鞍勒馬一匹,副以纓,遣內臣就賜之。

夏五月,表請大食國貢使取道夏州。

大食,波斯別種,其入貢路由沙州,涉夏境,抵秦州。德明思掠其進奉物,上表請敕使者道其國中。時仁宗新立,知其詐,不許。詔大食:自今入貢取海路由廣州入京師。

秋七月,納洪德寨蕃官慶香降。

環州洪德寨蕃族巡檢慶香,與屬戶者龍等十八人詣供奉官胡寧,紿稱夏兵入邊,諸族危迫,寧信之,率眾赴援,至歸德川,伏發戰死。慶香率本族三百餘帳亡入夏界,德明納之。環州部署招之,還者幾二百,香等百餘戶不出。

八月,西蕃宗哥族侵夏州。

天禧初,宗哥族酋長馬波叱臘等與伏羌寨蕃部廝雞波連結為亂,知秦州曹瑋率神武軍破之野吳谷,餘眾遁走沙漠。至是,舉眾侵夏州,德明治兵相攻殺,西州貢路不通。

九月,契丹使賀生辰。德明生辰,契丹主使堂後官張克恭來賀。

宋仁宗天聖元年春正月,德明加尚書令。仁宗即位改元故。

二月,萬子軍主蘇渴嵬內附。中國授三班奉職,賜名「李文順」,居之陳州。

秋八月,掠平涼。

戎人飄忽多詐,出沒不時,德明部落屢肆侵掠,朝廷莫之問。時有眾萬人入渭州,直犯平涼、方渠等州,守將與軍候周美追擊破之,戎人從九井原、烏侖河遁。

冬十月,閤門祗候康德輿來賜冬服。

德輿父讚元,雍熙中為作坊使,嘗從曹光實襲地斤澤。夏人謂德輿曰:「前戰靈武康將軍,非先世耶?」德輿懼復仇,紿曰:「非也。」

按:上犯平涼,此賜時服,賞之愈濫,感之愈微。德明之肆,宋實啟之。

天聖二年春二月,德明作省嵬城於定州。

定州省嵬山,在懷遠西北百餘里,土地膏腴,向為蕃族樵牧地。德明於山之西南麓築城,以馭諸蕃。

夏四月,綏州蕃寇保安軍。蕃族軍主罔列等擊敗之,鄜延路以聞,仁宗令以其事報德明。

六月,遣使入謝。

德明使至中國,私市禁物,隱關稅為奸利。戶部郎中薛奎知延州,請留蜀道縑帛於關中,轉致給之,弊遂絕。

冬十月,月犯井鉞。鉞一星附東井前。

天聖三年夏五月,太白犯辰星。在東井十三度。西羌亂。

六月,遣使來假兵,不許。

環、原州屬羌撒逋渴等擁眾數萬,圍柳泉鎮、鵓鴣泉寨,環慶都監趙士隆、都指揮杜澄戰死。洪德寨主趙振引諸將援之,抵平遠,力戰七日破其圍,斬首數千級。羌勢大衰,使人渡河求助,德明守境不應,羌眾不支,請降。

按:德明洵有功於宋矣。是時,羌眾雖敗,猶冀夏州之援,以圖再舉。自德明拒之,始望絕而降矣。書以予之。

秋七月,中國遣使來諭。

羌人之亂,仁宗以德明為疑,遣使詔諭德明據實以聞。

冬十一月,貢於契丹。契丹主以德明勢日強盛,厚賜使者,遣還。

十二月,月犯東井。

按:《宋史·天文志》:自是年十二月至六年七月,共月犯東井七。

天聖四年春二月,德明請與並、代二州和市。時陝西已有榷場二,德明復請於並代路置場和市,仁宗許之。

夏六月,遣兵助契丹,攻甘州。

甘州回鶻阿薩蘭部叛契丹,契丹主遣魏國公蕭惠征諸路兵討之,德明點集蕃眾遣之西出。蕭惠攻甘州三日不克,部下阻卜諸酋復叛,急引歸,德明兵亦還。

秋八月,熒惑入東井。十餘日始去。

附:《遼史·聖宗紀》:太平六年冬十月,遣使問夏國五月與宋交戰之事。考《宋史·仁宗紀》,是年五月無夏人構兵事。

天聖五年春二月,德明入貢。

德明遣都知兵馬使白文美入貢方物,且告其東南蕃部多有叛入漢界者,乞賜還。仁宗詔鄜延部署司據數遣之。

夏四月,歸中國逃戶。

初,中國沿邊軍民之逃者,必為熟戶畜牧,或以遺遠羌易羊、馬,故常沒者數百人;間有自歸者,中道輒為夏人所得。是時,仁宗聞落蕃戶口日多,命夏州護送境上,德明遵詔還之。

附:《五朝史》:五月壬寅,以延州金明縣都監李士彬為供備庫副使。初,西人寇金明,士彬與弟士均率兵擊敗之,斬首千餘級。據《長編考異》云:西人或是趙德明,或是屬羌。未考。

秋九月,有星沒東井。出於北河,沒於東井。

按:德明自仁宗登極,西州尚屬相安。而恒星列曜,垂異分野,史不勝書。蓋是時元昊年長,雄圖漸啟,戎馬生郊,戰爭方始,天文預兆,未始無因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