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书事/1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西夏书事
◀上一卷 卷十 下一卷▶


大中祥符八年春三月,德明表请市盐,复责入质,不遣。

德明以西盐不通,蕃部困敝,遣牙内指挥白守贵诣京师陈请。朝议德明必欲通盐禁,惟子弟入质方许,盖以必不肯从之事绝之也。德明果不肯遣,于是禁盐如初。

夏四月,蕃部浪密囊等叛投环州。

德明蕃部指挥浪密囊、麻孟桑二人投环州,真宗以前有熟户逃亡曾为西界所纳,可移牒追取,俟其遣还,乃以浪密囊等付之。

五月,遣使入献。

夏国进奉使入边,辄鬻其所乘马,边人以价值贱,争市之。于是使者带马日多,疆吏以闻,真宗诏严其禁。

秋八月,西蕃唃厮罗攻夏州,拒却之。

唃厮罗,吐蕃赞普裔。初居宗哥城,与论逋李立遵不协,徙居邈川,有胜兵六、七万。自西凉破,潘罗支旧部耸昌厮均等悉归唃厮罗,回鹘降者复数万,由是富强。时以兵攻夏州,德明御却之。唃厮罗希朝廷赐予,请聚举国之众助讨夏州。真宗以其累次侵边,或有变诈,命周文质监泾原军,曹玮知秦州备之。

冬十一月,筑堡石州,建榷场。

初,延、庆二州熟户,其亲族在西界,辄私致音问,潜相贸易,夏人因以为利。中国察其奸,不许。德明乃于石州之浊轮谷筑堡建榷场,以诱致商旅。真宗诏缘边安抚使禁止之。

大中祥符九年夏五月,德明使蕃骑寇庆州。

德明数请市盐,私置榷场不得,在国点阅兵马,阴谋侵掠兀泥族。大首领名崖,其从父盛佶,先为保吉所虏,授白池军主,密遣使告名崖。名崖以闻,真宗命边臣谨备之。至是,有夏州蕃骑千五百人寇庆州,为内属蕃部邀击,败还。

按:《宋史·真宗纪》:五月,夏州蕃骑千五百人寇庆州,不言“德明使”,兹特书之。盖德明以市盐建场不遂其欲,纠集兵骑,阴谋内扰。庆州之寇,不谓“德明使”,不得也。

追上保吉尊号。

德明既僭帝制,令官属建议祀典。刘仁勖曰:“先王创造大业,中道崩殂。今徽号未加,非报本追崇之意。德明用其言,上保吉尊号曰“应运法天神智仁圣至道广德光孝皇帝”,庙号“武宗”,群臣上表贺。

按:史言德明称帝国中,然犹外顺宋命,未有明据。观于追上父号,僭越显然矣。

秋七月,夏州甘露降。德明大赦国中。

按:德明嗣位十馀年,一书夏州旱,再书恒星昼见,皆灾异也。因其时图伐甘州,戾气致变,天道人事原相应耳!兹书“甘露降”,岂夏州朔漠有善政足以致之?抑中朝之受天书,迎圣祖,草木云雾,无不称祥,上有好而下有甚者乎?然德明自是而后,并甘、凉,降瓜州,兵威日炽,是适以滋其悍也!

冬十月,遣使入贡,请诏约边臣。

德明数苦边境,鄜延钤辖张继能削竹为签,署其上云“以备记将士杀获功状”。德明闻之惧,遣大校刘仁勖贡马二十匹,上言:“蕃汉部落,戎寇杂居,劫掠是常,逋亡不一。臣自景德中来进誓表,朝廷亦降诏书,应两地逃民,缘边杂户不令停舍,皆俾交还。从兹谨守翰垣,颇成伦理。自向敏中归阙,张崇贵云亡,后来边臣,罕守旧制,各务邀功,不虞生事,遂致延、绥、泾原等界,擅举甲兵,入臣境土。其有叛亡部族,劫掠生财,去者百无一回。臣之边吏,亦务蔽藏,俱失奏论,渐乖盟约。臣今欲将所部应有南界背来蕃族人户,乞朝廷差到使臣,就界上交付。所有臣本道自进纳誓表后走投南界蕃户,亦望下诏逐处发遣归回,未赐俞允。即望敦谕边臣悉遵诏约,肃清往来之奸寇,止绝南北之逋逃。俾臣得内守国藩,外清戎落,岂敢违盟负约,有始无终,虚享爵封,取诮天下?但恐朝廷不委兹事,诏未察本心,须至剖陈,上干天听。”真宗答诏曰:“卿世济勋庸,任隆屏翰,翊忠规而奉上,正师律以守藩。布露恳诚,条陈章疏,载加阅览,备悉倾输。且国家奄宅中区,统临四海,咸推覆育,岂限迩遐。凡命将帅之臣,惟存备御之戒,所有文字往来,辞说异同,部族贪残,辗转仇报,掠过生口,彼此交还。其如不见端倪,互相诬执;或因缘攘窃,增饰邀求。朝廷固不细知,边垒亦为常事。及详来奏,深究弊源,难悉难穷,当申约束。已令鄜延、泾原、环庆、麟府等路部署钤辖司,今后约勒蕃部,不得辄相劫夺,擅兴甲兵,凡稍涉交争,须尽公措理。其有广占阡陌,隐庇逃亡,画时勘穷,押送所管。卿本道亦宜严戒部下,不得更有藏匿,各遵纪律,共守封疆,嘉叹之怀,不忘寤寐。”

凉州守将苏守信死。

十一月,甘州回鹘攻破之。

德明使守信守凉州,有兵七千馀,马五千匹。诸蕃畏其强,不敢动,回鹘贡路悉为阻绝。守信死,其子罗麻自领府事,部众不服。甘州可汗夜落隔遣兵攻破之,掳其族帐百馀,斩级三百,夺马匹甚众,罗麻弃城走,于是凉州属于回鹘。

天禧元年春二月,德明加太傅。

德明闻中国有大典礼,必遣使入贺。是时,真宗改元,诣玉清昭应宫,上玉皇大天尊宝册、衮冕,谢天地于南郊,大郝,中外官并加恩。会夏州使至,诏加德明守太傅,食邑千户,实封四百户。

夏六月,有龙见于温泉山。山在怀远镇北。德明以为瑞,遣官祀之,于是有迁都之意。

秋八月,罗麻请取凉州,不克。

罗麻走入沙漠,潜遣人至凉州,约旧时蕃卒内应,请德明出兵赴援。回鹘结六谷诸部拒之,卒不能克。

天禧二年春三月,德明掠甘州贡奉使。

德明攻西凉不得志,辄与甘州构难,侦知其贡使安信等入京,遣蕃部从间道掠之。会正使先发,仅得馀骑而还。

秋七月,吐蕃遣使假道,不许。

吐蕃别种可汗并里尊以朝贡契丹,道纡不能猝达,契丹主谕以假道夏州,并里尊遣使来请,德明不许。

天禧三年春二月,德明继立母卒。

德明遣使告哀,真宗以屯田员外郎上官佖充吊赠兼起复官告使,阁门祗候常希古为致祭使。

按:书“卒”不书“氏”,史阙也。

三月,攻庆州,败官军于柔远寨。

德明部落委乞、骨咩、大门诸族由柔远寨寇庆州,巡检杨承吉与战,不利。真宗曰:“德明向顺朝命,迩何频次侵扰,岂边将失于抚绥耶?”命曹玮为副都总管、环庆秦州缘边巡检使备御之。玮至庆州,骨咩、大门等族争内降。

冬十一月,加“崇仁功臣”号。崇仁,赐亲王、重臣者。时真宗郊祀,受尊号,故覃恩。

天禧四年春正月,德明属羌寇延州。

德明数受中国恩礼,志气骄盈,不复谨约蕃部。宥州羌腊儿率众劫延州熟户门嵬族,金明监押李士彬率兵击之,斩腊儿,夺马三百匹。真宗诏鄜延部署司以其事报德明。

夏四月,两月并出。见西南方。

五月,契丹兵攻凉甸,击走之。

并里尊以假道不许,不复朝契丹。契丹主归罪德明,亲将兵五十万,佯言出猎,直攻凉甸。德明率众逆拒,败之。

附:李氏《长编》:天禧四年六月辛丑,鄜延钤辖周文质言,赵德明继遣人骑寇掠熟户,望多发兵马于庆州界,破荡族帐,以遏侵扰。

按:“德明继遣”属在何时,《宋史》无考。

冬十一月,城怀远镇为兴州,定都之。

灵州怀远县,始于后周,宋初废为镇。保吉取灵州时,尽逐居民城外,遂皆徙依怀远。德明以龙见之祥,思都其地,谋之于众,佥曰:“西平土俗淳厚,然地居四塞,我可以往,彼可以来。不若怀远,西北有贺兰之固,黄河绕其东南,西平为其障蔽,形势利便,洵万世之业也。况屡现休征,神人允协,急宜卜筑新都,以承天命。”德明善之,遣贺承珍督役夫,北渡河城之,构门阙、宫殿及宗社、籍田,号为兴州,遂定都焉。

 史臣曰:“河自南来,入青铜峡,与西夏群山相会,出峡口,北流三百馀里,直接贺兰,兴、灵包络其中,可渭四塞险固矣。西夏据此二百馀年,后以韩、范经营,亦不能恢复,虽元昊、谅诈辈枭雄难制,亦其凭恃者险也。”

按:此西夏定都之始。

天禧五年夏五月,德明终丧,入内都知蓝继宗来赐起复。德明与继宗较射,继宗每发必中,德明惊服,遗以所乘名马。

按:凡赐起复,无故可不书。此书,美继宗也。德明自张崇贵卒,轻视中国,日肆鸱张。今继宗较射多中,使知中朝材武,即宦寺中,且不乏人也。

秋七月,契丹暨夏平,封德明大夏国王。

德明既却契丹兵,谨封堠,严点集为备。契丹主见进奉使不至,恐为边患,谕意讲和。德明亦请臣贡如初。契丹主遣金吾卫上将军萧孝诚赍册授德明为尚书令,晋大夏国王。

按:西夏自继迁跳梁,德明款附,虽有逆顺之分,然其心总易视中国,畏视契丹,非惟资其援助,抑亦惮其兵威也。契丹知其然,一切不稍假借,故其势常尊。今一战不胜而愿与之平,且称为大夏,是其不竞直与宋同。《春秋》例,和而不盟曰平。暨者,不得已也。书以讥之。

冬十一月,使如契丹谢。德明谢契丹封册。献良马二十匹、凡马百匹。

乾兴元年春正月,德明加“纯诚功臣”号。

德明自归顺以来,每岁旦、圣节、冬至皆遣牙校进献,朝廷恩锡官告,每以袭衣五,金荔支带、金花银匣副之,又银沙锣、盆、合千两,锦彩千匹,金涂银鞍勒马一匹,副以缨,遣内臣就赐之。

夏五月,表请大食国贡使取道夏州。

大食,波斯别种,其入贡路由沙州,涉夏境,抵秦州。德明思掠其进奉物,上表请敕使者道其国中。时仁宗新立,知其诈,不许。诏大食:自今入贡取海路由广州入京师。

秋七月,纳洪德寨蕃官庆香降。

环州洪德寨蕃族巡检庆香,与属户者龙等十八人诣供奉官胡宁,绐称夏兵入边,诸族危迫,宁信之,率众赴援,至归德川,伏发战死。庆香率本族三百馀帐亡入夏界,德明纳之。环州部署招之,还者几二百,香等百馀户不出。

八月,西蕃宗哥族侵夏州。

天禧初,宗哥族酋长马波叱腊等与伏羌寨蕃部厮鸡波连结为乱,知秦州曹玮率神武军破之野吴谷,馀众遁走沙漠。至是,举众侵夏州,德明治兵相攻杀,西州贡路不通。

九月,契丹使贺生辰。德明生辰,契丹主使堂后官张克恭来贺。

宋仁宗天圣元年春正月,德明加尚书令。仁宗即位改元故。

二月,万子军主苏渴嵬内附。中国授三班奉职,赐名“李文顺”,居之陈州。

秋八月,掠平凉。

戎人飘忽多诈,出没不时,德明部落屡肆侵掠,朝廷莫之问。时有众万人入渭州,直犯平凉、方渠等州,守将与军候周美追击破之,戎人从九井原、乌仑河遁。

冬十月,阁门祗候康德舆来赐冬服。

德舆父赞元,雍熙中为作坊使,尝从曹光实袭地斤泽。夏人谓德舆曰:“前战灵武康将军,非先世耶?”德舆惧复仇,绐曰:“非也。”

按:上犯平凉,此赐时服,赏之愈滥,感之愈微。德明之肆,宋实启之。

天圣二年春二月,德明作省嵬城于定州。

定州省嵬山,在怀远西北百馀里,土地膏腴,向为蕃族樵牧地。德明于山之西南麓筑城,以驭诸蕃。

夏四月,绥州蕃寇保安军。蕃族军主罔列等击败之,鄜延路以闻,仁宗令以其事报德明。

六月,遣使入谢。

德明使至中国,私市禁物,隐关税为奸利。户部郎中薛奎知延州,请留蜀道缣帛于关中,转致给之,弊遂绝。

冬十月,月犯井钺。钺一星附东井前。

天圣三年夏五月,太白犯辰星。在东井十三度。西羌乱。

六月,遣使来假兵,不许。

环、原州属羌撒逋渴等拥众数万,围柳泉镇、鹁鸪泉寨,环庆都监赵士隆、都指挥杜澄战死。洪德寨主赵振引诸将援之,抵平远,力战七日破其围,斩首数千级。羌势大衰,使人渡河求助,德明守境不应,羌众不支,请降。

按:德明洵有功于宋矣。是时,羌众虽败,犹冀夏州之援,以图再举。自德明拒之,始望绝而降矣。书以予之。

秋七月,中国遣使来谕。

羌人之乱,仁宗以德明为疑,遣使诏谕德明据实以闻。

冬十一月,贡于契丹。契丹主以德明势日强盛,厚赐使者,遣还。

十二月,月犯东井。

按:《宋史·天文志》:自是年十二月至六年七月,共月犯东井七。

天圣四年春二月,德明请与并、代二州和市。时陕西已有榷场二,德明复请于并代路置场和市,仁宗许之。

夏六月,遣兵助契丹,攻甘州。

甘州回鹘阿萨兰部叛契丹,契丹主遣魏国公萧惠征诸路兵讨之,德明点集蕃众遣之西出。萧惠攻甘州三日不克,部下阻卜诸酋复叛,急引归,德明兵亦还。

秋八月,荧惑入东井。十馀日始去。

附:《辽史·圣宗纪》:太平六年冬十月,遣使问夏国五月与宋交战之事。考《宋史·仁宗纪》,是年五月无夏人构兵事。

天圣五年春二月,德明入贡。

德明遣都知兵马使白文美入贡方物,且告其东南蕃部多有叛入汉界者,乞赐还。仁宗诏鄜延部署司据数遣之。

夏四月,归中国逃户。

初,中国沿边军民之逃者,必为熟户畜牧,或以遗远羌易羊、马,故常没者数百人;间有自归者,中道辄为夏人所得。是时,仁宗闻落蕃户口日多,命夏州护送境上,德明遵诏还之。

附:《五朝史》:五月壬寅,以延州金明县都监李士彬为供备库副使。初,西人寇金明,士彬与弟士均率兵击败之,斩首千馀级。据《长编考异》云:西人或是赵德明,或是属羌。未考。

秋九月,有星没东井。出于北河,没于东井。

按:德明自仁宗登极,西州尚属相安。而恒星列曜,垂异分野,史不胜书。盖是时元昊年长,雄图渐启,戎马生郊,战争方始,天文预兆,未始无因也。

◀上一卷 下一卷▶
西夏书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