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書事/3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三十七 下一卷→


宋孝宗隆興元年、夏天盛十五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使人為武功大夫芭裏昌祖、宣德郎楊彥敬。昌祖後官至殿前太尉,彥敬由翰林學士進參知政事,二人皆為夏國名臣。

按:昔夫子作《春秋》,無事必書首時;朱子作《綱目》,無事必書年數,所以備遺也。西夏自宋南渡後,記注闕佚。惟《金史》交聘一表,略存歲時朝聘梗概,而所誌職官姓氏可補散亡。故備錄之。

三月,使賀金萬春節。使人為武功大夫訛留元智、宣德郎程公濟。

夏五月,禁奢侈。

夏俗習功利,尚忠勇,地處沙磧,不事耕織。國多世祿之家,悉以奢侈相高,故仁孝下令禁之。

按:是時,夏政益可觀矣!夫雕文刻鏤、錦繡纂組,非獨傷農事、害女紅,而民俗之澆淳、國用之虛實亦因之。故漢文示敦樸,而家給人足;隋文崇儉約,而統一兵強,自古然也。仁孝奢侈之禁,或有見於此。噫,弗可及已!

秋七月,金使來市馬。金主遣使至榷場市馬,仁孝不敢拒。

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宿直將軍仆散習尼。

冬十月,始使謝金橫賜。先是,金宿直將軍阿勒根和衍來橫賜。仁孝使金吾衛上將軍蘇執禮、匭匣使李子美往謝。

按:《金史·交聘表》,熙宗皇統五年書「橫賜夏國」,海陵正隆元年又書;而夏之報謝使至是始見。知史文遺佚正多也。

隆興二年、夏天盛十六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金制:宋使朝辭,庭賜禮物;夏使就賜於會同館。時武功大夫嵬𠼪執信、宣德郎李師白禮對嫻雅,金主嘉之,特賜衣各三對;人從衣各二對;使副幣帛百四十段,金鍍銀束帶三,金塗銀鬧裝鞍轡三,金塗銀渾裹書匣、間金塗銀裝釘黑油詔匣及包書詔匣袱各一;復賜人從銀二百三十五兩,絹二百三十五匹。其後遂為定制。

二月,以翰林學士焦景顏兼樞密都承旨。

景顏性嚴毅,守正不阿。嘗與副都承旨任純忠論事,純忠恃得敬勢強辨不肯下,景顏面斥其奸。仁孝知純忠理屈,諭解之,擢景顏職。

三月,使賀金萬春節。

使人為武功大夫紐臥文忠、宣德郎陳師古。

秋八月,贈野利仁榮為廣惠王。褒其製蕃字功也。

九月,金使來賀生日。

使臣為宿直將軍完顏烏裏雅。

冬十一月,遣使如金乞免索人口。

先是,金邊吏奏,夏人雖歸城寨,而掠去人口財畜未歸,因索之。仁孝遣殿前太尉梁惟忠等奏告曰:「眾軍破蕩之時,幸而免者十無一二,繼以凍餒死亡,其存幾何?兼夏國與宋兵交,人畜被俘戮者亦多,連歲勤動,士卒暴露,勢皆朘削。又為宋人牽制,使忠誠之節無由自達,中外咸知,願止理索,不勝下國之幸!」金主不許。

乾道元年、夏天盛十七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使人為武功大夫訛羅世、宣德郎高嶽。嶽官至樞密直學士,歷世通顯,至孫良惠為夏國相。

二月,莊浪族隴逋、龐拜二門,從西蕃首領結什角叛降於金。

莊浪族屬祈安城,其族有四,曰吹折門、密臧門、隴逋門、龐拜門。雖屬夏國,叛服不常。結什角者,西蕃董氈後,氈子巴氈角歸宋,賜姓名趙順忠,子永吉,孫世昌,皆受宋官,襲把羊族長。金人定陝西,授世昌忠翊校尉。已,為鬼蘆族長京臧所殺,金人誅京臧,以世昌子鐵哥為把羊族都管。

大定四年,宋兵破洮州,鐵哥弟結什角與母走喬家族避之,喬家族首領播逋與木波、隴逋、龐拜、丙離四族耆老大僧等共立結什角為木波四族長,號曰王子。其地北接洮州積石軍,其南隴逋族南限大山,八百餘里不通人行,東南與疊州羌接,其西丙離族與盧甘羌接,其北龐拜族與夏國容魯族連界。結什角念金為父報仇,常欲歸附。會金臨洮尹移刺成使人招諭,結什角率木波、丙離及隴逋、龐拜等族舉地降於金。

三月,使賀金萬春節。時中國復與金和,遣禮部尚書洪適等賀節,夏使同入見。

夏五月,任得敬營西平府。

得敬誌篡夏國,欲以仁孝處瓜、沙,己據靈、夏。於是役民夫十萬大築靈州城,以翔慶軍監軍司所為宮殿。盛夏溽暑,役者糜爛,怨聲四起。

秋八月,遣使如金。

賀金主受尊號。

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宿直將軍術虎蒲查。

冬十一月,後罔氏卒。

罔氏內教謹嚴,宮中莫敢犯;仁孝諸善政,多所讚成。至是疾卒,遺言以優禮大臣、勤治國事為囑。

按:罔氏讚成諸善政,為西夏賢後。後卒,而夏之善政不復見矣。惜哉!

乾道二年、夏天盛十八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金主御大安殿受朝賀,使人武功大夫高遵義、宣德郎安世隨皇太子、百官入賀。及賜宴,侍坐者皆有定員,為制。

二月,任得敬以莊浪族亂告於金,請兵滅之,不許。

得敬以隴逋等族叛,遣人諭,不從。乃以莊浪族違命作亂欲興兵翦除告。金主不知隴逋、龐拜二門舊屬夏國,報以將檢會其地所屬,毋擅出兵。

三月,使賀金萬春節。

賀節使武功大夫曹公達、宣德郎孟德達、押進知中興府趙衍至金。金主詔:「使人初見、朝辭,命於左掖門出入;朝賀、賜宴,由應天門東偏門出入。」示禮敬也。

復乞金免索人口。

仁孝遣御史中丞李克勤、樞密都承旨焦景顏奉表復請。金主方許之。

夏四月,金使來橫賜。使臣為宿直將軍斜卯摑刺。仁孝遣使謝。

秋七月,以賀義忠為御史中丞。

義忠以精敏稱。初授監察御史,行部所至,吏民肅然。仁孝知其賢,進中丞。

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翰林待制移刺熙載。

冬十月,任得敬以兵攻莊浪族吹折、密臧二門,滅之。

隴逋、龐拜二族歸金,請每年進馬、駝百匹。金主嘉其慕義,時遣能吏撫綏,賞賜加厚。二族因誘吹折、密臧二門潛附。得敬遣殿前太尉任得聰將兵二萬襲吹折二族,破之,悉擄其資財、人、畜。

乾道三年、夏天盛十九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使人為武功大夫劉誌真、宣德郎李師白。師白兩使金國,盡得其民風土俗,著《奉使日記》三卷。

三月,立羅氏爲后。羅氏本中國人,陷沒於夏,入宮已數年,仁孝幸之,遂以爲后。

按:書「立羅氏」,誌禍始也。羅氏失德,史無明文,然觀《金史》所載,異日純佑之廢,羅氏有力焉。故誌之。使賀金萬春節。

使人為武功大夫任得仁、宣德郎李澄。得仁,得敬族弟。得敬攻破莊浪族,使得仁為賀節使,以覘金主喜怒。

夏六月,莊浪族隴浦、龐拜二門走依結什角。

吹折二門為得敬破滅,隴逋二門聞之懼,挈其族帳走入把羊族,依結什角以居。

秋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宿直將軍唐括鶻魯。

冬十二月,任得敬疾,遣使請醫於金。

仁孝遣殿前太尉芭裏昌祖、樞密都承旨趙衍至金,請醫治得敬疾。金主許之。

乾道四年、夏天盛二十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使人為武功大夫利守信、宣德郎李穆。

二月,任得敬附表如金謝。金主不納。

初,金主使保全郎王師道治得敬疾,曰:「如病勢不可療,則勿治。如可治,期一月還。」已,得敬疾瘳,師道歸。仁孝遣謝恩使左金吾衛正將軍任得聰至金,得敬亦附表進禮物。金主曰:「得敬自有定分,豈宜紊越。」卻不受。

按:得敬之附表謝,益明蓄異謀,先為嘗試什也。金主燭其奸而不受,足以褫奸雄之魄矣!三月,使賀金萬春節。

使人為武功大夫咩布師道、宣德郎嚴立本。立本言動有準繩,官至樞密直學士,進吏部尚書。

夏五月,任得敬遣使入四川,約出兵攻西蕃。

得敬專政二十餘年,廣植私黨。遣間使至四川,請發兵夾攻西蕃以為己助。宣撫使虞允文以蠟書報之。

秋七月,獲任得敬帛書,獻於金。

得敬再以帛書約四川出兵,至廣寧為邏者所獲。仁孝疑其有異,密獻於金。

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引進使高希甫。

乾道五年、夏天盛二十一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使人為武功大夫莊浪義顯、宣德郎劉裕。

二月,罷御史中丞熱辣公濟。

公濟骨鯁有風裁,見得敬專恣日甚,抗疏言:「得敬為國懿親,擅權寵,作威福,陰利國家有事以重己功,豈休戚與共之誼?請賜罷斥。」得敬怒甚,欲因事誅之。仁孝恐為所害,令致仕歸。得敬奸讒,舉朝多為折挫,敢與相是非詞氣不撓者,惟公濟與焦景顏、斡道衝而已。

三月,使賀金萬春節。使人為武功大夫渾進忠、宣德郎王德昌。

夏四月,任得敬殺喬家族首領結什角於莊浪族,執其母以歸。

結什角母向居莊浪族,得敬伺其省母至,發兵圍之。招降不從,率所部力戰,潰圍走,夏兵斷其臂。遂擄其母,結什角以創死。

秋九月,金使來賀生日。

使臣為宿直將軍仆散守忠。

冬十月,任得敬築祈安城。

得敬既殺結什角,發兵四萬,役夫三萬,修築祈安城,增廣其制,三月畢工。

十二月,金遣使按視。

金陝西邊吏奏,結什角死,夏國築祈安城。金主遣大理卿李昌圖、左司員外郎粘割斡特刺按視。得敬遣人答云:「祈安本積石舊壤,城址久廢。邊臣請設戍兵,鎮撫莊浪族以備盜,非有他也。結什角稱兵入境,故殺之,不知為喬家族首領也。」昌圖等不能詰。

乾道六年、夏乾祐元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使人為武功大夫劉誌直、宣德郎韓德容。誌直,誌真弟,官翰林學士,工書法。西北有黃羊,誌直取其尾豪為筆,國中效之,遂以為法。

二月,任得敬圖喬家族,金增兵備熙秦。

初,結什角死,遺言請金另立首領,金以結什角侄趙師古為隴逋等四族都鈐轄。得敬遣諜約中國圖之。金主命於熙秦迫近宋、夏處添戍為備。

三月,使賀金萬春節。

使人武功大夫張兼善、宣德郎李師白與宋使翰林學士趙雄、泉州觀察趙伯驌同入賀。金主命護衛中善射者押賜諸使射弓宴,雄等中五十,金押宴者才中七,金主下詔諭止。兼善等遂與高麗使先退。

夏四月,太后任氏卒。

得敬恃權,行多不法。太后屢戒不聽,日以盛滿為憂。至是卒,仁孝葬之如禮。

五月,任得敬脅主分國請封於金。金主不許。

得敬邪謀日甚,淩轢宗親,誅鋤異己。仁孝不能制,分國之西南路及靈州羅龐嶺與得敬自為國,遣左樞密使浪訛進忠、翰林學士焦景顏如金,為得敬求封冊。景顏抗疏求罷行,仁孝不許。金主以問,尚書令李石曰:「事係彼國,我何預焉,不如許之。」金主曰:「有國之王,豈肯無故分國與人,此必權臣迫奪,非夏王本意。況夏國稱藩已久,一旦迫於賊臣,朕為四海主,寧容此耶?若彼不能自正,則當以兵誅之,不可許也。」卻其貢物,賜仁孝詔曰:「自我國家戡定中原,懷柔西土,始則畫疆於乃父,繼則賜命於爾躬,恩厚一方,年垂三紀,藩臣之禮既務踐修,先業所傳亦當固守。今茲請命,事頗靡常,未知措意之由來,續當遣使以詢爾。所有貢物,已令發回。」

按:嗚呼!世風日下,事變愈繁。昔韓、趙、魏三分晉國,請命於周,君子病之,為其專也。降至後世,以強臣逼天子則美之曰「禪讓」,以偏裨逐主帥則假之曰「樂推」。上下相蒙,不知紀極。今得敬擅權,至敢分國,凶悖極矣!仁孝力不能制,為之表請。倘金主聽李石之言,許頒封冊,則始而分,終而並,晉之俱酒非其證歟?世宗賜詔,禁之邪謀,為之頓阻。書「脅主」,罪得敬之專;書「不許」,嘉金主之正也!

秋七月,旦暮日色赤。

金主以問左丞相紇石烈良弼,對曰:「旦而赤,應在東,高麗當之;暮而赤,應在西,夏國當之。」未幾,夏國有任得敬之死,高麗有趙位寵之難。

按:仁孝之篇,令德美政相望於冊。而前書彗星見,此書日色赤,誌異也。乾象莫大於「七政」,日色旦暮皆赤,異亦甚矣!不一月而夏國、高麗兩國俱亂,變不虛生,信哉!

八月,誅任得敬。

得敬求封不得,始有懼心,與弟南院宣徽使任得仁、殿前太尉任得聰等將為變。仁孝恃金為助,密謀誅之,遂於月之晦日,討殺得敬,盡誅其族黨。

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尚書戶部郎中夾古阿裏補。

冬十一月,遣使如金謝。

仁孝遣殿前太尉芭裏昌祖、樞密直學士高嶽奉表謝金,曰:「得敬初受分土之後,曾遣使赴大朝代求封建,蒙詔書不為俞納,此朝廷憐愛之恩,夏國不勝感戴。夏國妄煩朝廷,冒請賊臣封爵,深虧禮節。今賊臣誅訖,大朝可無事使問。其所分之地與大朝熙秦路接境,恐自分地以來別有生事,已根勘禁約,乞朝廷亦行約束。」

乾道七年、夏乾祐二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使人為武功大夫煞執直、宣德郎馬子才。

二月,西蕃克烈別部菊兒來投。

克烈部長汪罕殺僇昆弟,帥兵攻其叔菊兒,蒙古部長也速該將兵助之。菊兒兵敗,走投夏國。仁孝憫其窮蹙,使居於西偏。

三月,使賀金萬春節。

故事:夏使如金,報至行省,金主遣接伴使與書表人迓於境上。入界,則先具驛程腰宿之須。始至京兆行省,翌日賜宴,至河南行省亦然。將至京,有內侍一人以油絹袱韜三銀盒,貯湯藥二十六品,逆於近境尉氏縣。時春雨泥濘,馬駝多病,金主命使人駐燕賓館,令獸醫護視,然後入。

夏五月,以斡道衝為中書令。

道衝剛介直言,侃侃不撓,任得敬惡之,沉淪幾二十年,道衝處之淡然。仁孝重其節概,至是擢中書令,百僚師式之。未幾,任為相。

秋九月,金使來賀生日。

使臣為近侍局使劉充。

冬十一月,任純忠伏誅。

初,隴逋四族都鈐轄趙師古頻掠祈安城,為結什角復仇。任得敬遣純忠率兵三萬鎮祈安,已,聞得敬死,一夕亡去,匿於金之北境。邏者執以送隴逋族,師古得之,殺以祭結什角焉。

按:純忠死於隴逋族,書「伏誅」,正賊臣之罪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