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書事/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三十六 下一卷→


紹興十五年、夏人慶二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金主如東京,夏使與宋使、高麗使同至行在賀。

夏四月,金使來橫賜。

自乾順與王阿海等爭相見禮,金使未嘗至夏。是時,使右衛將軍撒海、兵部郎中耶律福來橫賜。

按:金使橫賜始此。六月朔,日食於井。

仁孝下詔求直言。

秋七月,初立太學,國主親視之。立大漢太學,仁孝親釋奠,賜予有差。

按:昔董子言:「養士莫大於太學。」太學者,人材之係,教化之原也。故興太學,置明師,以養天下士,數考問以盡其材,則英俊可得矣。仁孝生長西蕃,先立學校以教於國;復設小學以化於宮;又慕大漢休風,特起太學,親臨釋奠,雖古賢主何以加!茲書「初立」,誌其始也;書「親視」,表其誠也。

紹興十六年、夏人慶三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金以邊地賜。

夏國累世開拓,河之內外凡得州郡二十有二。河南之州九:曰靈,曰洪,曰宥,曰銀,曰夏,曰石,曰鹽,曰會,曰南威;河西之州九:曰興,曰定,曰懷,曰永,曰涼,曰甘,曰肅,曰沙,曰瓜;熙、秦、河外之州四:曰西寧,曰樂,曰廓,曰積石。餘有靜州,勝州,龍州,韋州,伊州。乾順又得遼西北諸州及陝西北鄙,其地益廣。時仁孝又使人至金乞地,金主以德威城、定邊軍等沿邊地賜之。

三月,尊孔子為文宣帝。令州郡悉立廟祀,殿庭宏敞,並如帝制。

按:仁孝僻處偏隅,而能尊禮先師,為世教振頹風,以聖學維國本,乃偏霸中罕覯者,書以予之。紹興十七年、夏人慶四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

仁孝盡收德威等城沿邊地,設官置守。至是因賀正上表謝。

夏五月,西平公任得敬表請入朝。

得敬在鎮日事誅殺,僚佐有諫者勿聽,自以有大功,冀與國政,使人上表請入覲。仁孝欲許之,御史大夫熱辣公濟言:「竊見戚臣任得敬上表請朝,其心蓋為幹政地也。從古外戚擅權,國無不亂。得敬雖屬懿親,非我族類,能保其心之不異乎?惟陛下察之。」濮王仁忠亦言其不可,遂止。

秋八月,策舉人。立唱名法,復設童子科。於是,取士日甚。

按:此西夏設科目之始。惜其制史闕之矣。

冬十月,賜李崇德中書舍人。

崇德,宗室士。仁孝愛其才,特賜之。紹興十八年、夏人慶五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沿途雨雪,賀正使至已後期,乃與賀節使同入見。

二月,金使來橫賜。

使臣為葛波古等。

三月,建內學。

仁孝親選名儒主之。

 史臣曰:「自乾順建國學,設弟子員三百,立養賢務;仁孝增至三千人,尊孔子以帝號,設科取士,又置太學、內學,選名儒訓導。觀其立綱陳紀,傳曰:「不有君子,其能國乎!」

夏五月,新律成。

西夏音樂,經元昊更張,久非唐末遺音。仁孝使樂宮李元儒采中國樂書,參本國制度,曆三年始成,賜名「新律」,進元儒等官。

冬十一月,中書令濮王仁忠卒。

仁忠長身美髯須,立朝侃侃,動中禮法。弟舒王仁禮監軍韋州,私受吏民錢,遺書責之,勉以官箴,仁禮輒還所受。已卒,家無擔石儲。仁忠悉以廩俸給之,己與家人日食粗糲而已。任得敬謀內召,潛令任太后授意朝臣,太后憚仁忠嚴,數年不敢泄於外。至是卒,贈吳王,諡恭顯。

紹興十九年、夏天盛元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

金右丞相完顏亮陰蓄篡謀,恩結群下。夏使與宋、高麗使入賀,亮請厚賚之。

秋七月,召西平公任得敬為尚書令。

得敬聞濮王卒,以金珠賂晉王察哥言於仁孝,請召得敬。仁教令得敬入為尚書令。得敬諂事察哥,兩人頗相得。

冬十二月,賀正使如金,至廣寧,聞金亂而還。

使人至廣寧,聞金右丞相完顏亮弑熙宗自立,國中大亂,乃持儀物而回。

按:使還何書?嘉不辱命也。金使來告哀,不納。

亮既自立,使來告哀,並諭廢立事。仁孝使人止之境上,詰曰:「聖德皇帝何以見廢?」不納。

按:金亮篡謀久蓄,一旦顯行弑逆,宋之君臣苟能聲罪致討,直搗黃龍,誅斬逆羯,雪二帝蒙塵之恥,立千秋討賊之經,豈不韙哉!夫何中國不能討,而夏人詰之境上,數語義正詞嚴?賊亮聞之,應亦索然氣沮也。

紹興二十年、夏天盛二年春三月,金復遣使來諭,遂受其使。

金主以夏不納告哀使,復遣侍衛親軍步軍都指揮使完顏思恭、萬戶完顏撒改來諭,且以名諱告。仁孝受之。

秋七月,遣使如金賀。

仁孝遣御史中丞熱辣公濟等表賀即位,開封尹蘇執義等賀受尊號。

按:上書受使,茲書使賀,仁孝可謂守義不固矣。

冬十月,進任得敬中書令。

得敬日尊寵用事,仁孝任以中書令。得敬佯表辭,不許。紹興二十一年、夏天盛三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

按:海陵聖節,《金史》不書,非無義也。

秋九月,奉表如金。金主以上年冬十二月癸卯白虹貫日,詔去尊號。仁孝表請上之。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經武將軍修起居注蕭彭哥。

按:金使賀生日始此。

冬十二月,以斡道衝為蕃、漢教授。

道衝,先世靈州人,祖從德明遷興州,世掌夏國史職。道衝年五歲以《尚書》中童子舉,長通《五經》,譯《論語注》,作《別義》三十卷,又作《周易卜筮斷》,以國字書之,行於國中。

紹興二十二年、夏天盛四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夏使與宋使、高麗使同賜宴。

秋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吏部郎中蕭中立。

紹興二十三年、夏天盛五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金主以皇弟兗卒,輟朝,命有司受獻;生辰乃受賀。

夏五月,畏吾兒國來獻。畏吾兒居伊州外,見夏國日盛,遣使獻方物。

秋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翰林待制謀良虎。紹興二十四年、夏天盛六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金主不豫,不視朝,賜使人就館燕;生辰方受賀。

三月,使賀金遷都。金主自中京遷都於燕,改燕京為中都府。仁孝使王公佐往賀。

秋九月,請市儒、釋書於金。仁孝遣使請市儒、釋諸書。金主許之。

按:市書,美舉也。而兼及於釋,則未免惑於異端矣。紹興二十五年、夏天盛七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

金主淫暴日甚。仁孝使賀,特遣樞密使、御史大夫等官為使,以示敬禮。夏五月朔,日有食之。越日,大風雨,雷電震壞宮殿鴟尾。仁孝以天變肆赦國中。

附:《金史·交聘表》:貞元三年夏五月,夏遣使謝恩。考是時金無事於夏,不知所謝何恩,《紀》、《傳》不載。

秋九月,賜尚食官阿華銀幣。

仁孝獵於賀蘭原,有駿馬損足,命執治道者戮之。阿華侍側,諫曰:「田獵非人主所宜。今為馬多殺,貴畜賤人,豈可聞於四境乎?」仁孝訝而止。還,以語罔後。後賜銀幣獎之,以愧從臣之不言者。

紹興二十六年、夏天盛八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

金主自九月廢朝,數月不出。是月庚戌,始復視朝。夏使賀正不得見,生辰使乃得與宋、高麗使同入賀。

夏四月,晉王察哥卒。

察哥為將貪,雖多戰功,時論鄙之。晚年貨賄公行,威福自用。仁孝以其尊,行勿之問。卒年已七十餘,猶姬妾充下陳。有園宅數處,皆攘之民間者,仁孝令悉還其主。

秋七月,彗星見。丙午出東井,約長一丈,光芒竟尺;癸丑又犯五諸侯。

九月,以任得敬為國相。

晉王察哥在朝,得敬猶知顧忌;及察哥卒,益易仁孝,勢日專橫,政由己出,舉朝側目。紹興二十七年、夏天盛九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金主以大房山山陵禮成,遍賜百官。諸國賀正使至,亦厚賚之。

夏四月,金使來橫賜。

金主遣宿直將軍溫敦斡喝來橫賜,仁孝使樞密都丞旨梁元輔、中書舍人趙衍為館伴。元輔有口才,議論風生,斡喝不能難。使回,稱夏國多才,較昔為盛。

六月,任得敬以弟任得聰為殿前太尉、任得恭為興慶尹。二人倚勢弄權,請謁賄賂輻湊其門。秘書監王舉劾之,罷官去。

秋九月,金使來賀生日。

使臣為宿直將軍仆散烏裏黑。紹興二十八年、夏天盛十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

附:《金史·交聘表》:「正隆三年正月,夏奏告使還,命宣徽使敬嗣暉諭之」,云云。考《海陵紀》及《嗣暉傳》,所諭何事,並不詳。

夏五月,立通濟監鑄錢。

自茶山鐵冶入於中國,國中乏鐵,常以青白鹽易陝西大鐵錢為用。及金人據關右,置蘭州等處榷場,若以中國錢貿易,價輒倍增,商人苦之。仁孝乃立通濟監,命監察御史梁惟忠掌之,鑄「天盛永寶」錢,與金「正隆元寶」錢並用。金主禁之,仁孝再表請,乃許通行。

秋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宿直將軍阿魯保。紹興二十九年、夏天盛十一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

夏使與宋諸國使同宴,高麗使臣知樞密院金淳夫與夏使問難,折以禮,乃屈。

三月,金人侵分地。

金人遣兵部尚書蕭恭經畫邊界,頗占夏國分地,爭之,不得。歸宋官李宗閏知之,上書高宗言:「夏人怨金人背盟,奪其分地。誠遣辨士往說之,夏必出兵為我聲援,可藉以圖恢復。」不報。

秋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昭毅大將軍、宿直將軍加古撻懶。紹興三十年、夏天盛十二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金主謀伐宋,夏使入見,命修戰守備為應。

三月,任得敬進爵楚王。出入儀從,幾與國主等。御史中丞熱辣公濟上疏劾之,不報。

按:《綱目》進爵之辭二:進某爵為王,上進之也;某進爵為王,自進之也。得敬獨相夏國,進爵自由。後日之脅主分國,已兆於此。

冬十月,任得敬請廢學校。

得敬淩虐朝士,見仁孝尊崇儒學,深惡之。上言:「經國在乎節儉,化俗貴有權衡。我國介在戎夷,地瘠民貧,耕獲甚少。今設多士以任其濫竽,縻廩祿以恣其冗食,所費何資乎?蓋此中國之法難以行於我國者,望陛下一切罷之。」仁孝不報。

紹興三十一年、夏天盛十三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生辰。

時金主禁朝官飲酒,犯者死;三國人使燕飲者罪。不成享禮而還。立翰林學士院。以王僉、焦景顏等為學士。

夏五月,令史臣修《實錄》。

仁孝命王僉等掌史事,纂修《李氏實錄》。

按:西夏曆國三百餘年,其行事不少概見。竊以為羌俗少文史職,固失傳耶!及考《金史》,有夏臣羅世昌曾敘夏國世係;元托克托作《宋史》,亦得《夏國樞要》等書,資其采拾。然在當時已與正史稍牴牾,況夫世遠年湮,並此殘編不得見耶!今觀仁孝之修《實錄》,非不有誌修明。奈其泥用蕃書,後之人欲征遣事,苦於文義難明,方策雖存,亦具文而已。噫!

秋九月,金使來賀生日。

時金主議平宋之後,以兵由陝西定夏國,遣太常博士蕭誼忠賀夏主生日。仁孝以興慶尹趙良、中書舍人芭裏昌明伴宴。誼忠探問虛實,二人以「任相功大,舉國歸心」為言。誼中聞之默然。

以任純忠為樞密副都承旨。純忠,得敬侄也。

冬十月,四川宣撫使吳璘使來征兵,不報。

先,金主亮分兵攻四川,扼大散關。璘遣使檄夏國合兵討之。仁孝報以書曰:「仰維钜宋之興,咸托群心之輔,列聖承休於洪祚,深仁克浹於寰區。繄我小邦,賴為盟主,二百年講修於信息,億萬姓陶冶於淳濃。嗟夫!弗率之女真,不自安於微分,鼠竊一隅之地,狼貪萬乘之畿,天地所不容,神明為咸憤,故此用兵薄伐,尚敢肆誌不庭,毀先廟以示戰士之威,殺君母而杜諫臣之口。似此盈科之罪,難逃負櫬之誅。幸使命之來臨,快輿情之奮厲,共切驅羊公忿,敢辭汗馬勤勞?布告庶邦,遐邇傒來蘇之後,奮揚師旅,鼓行解倒懸之民。以至仁伐不仁,因多助攻寡助。請同李廣,勿令一騎生還;毋效丁公,遽聽片言返旆。此上天之假手,宜壯士之同心,允穆師言,恭行天討。爾眾士既造於南土,我小國當應於西偏。前衝而九野生歡,左顧而千軍振色,從茲歃血,動有餘威,誓將滅其眾而犁其庭,相與寢其皮而食其肉,成大功於不日,守中夏於曆年。不取必有天殃,今其時矣;一征當自葛始,君其念之。餘需報捷之臨,別候獻琛之賀,使還勉報,旨不及酬」。然聞金兵勢盛,兵不敢出。

紹興三十二年、夏天盛十四年春正月,遣兵犯麟州,及境而還。

仁孝乘金兵大入,以兵二千入蔡園川及馬家巉、禿頭嶺,將攻麟州。吳璘命鈐轄秦弼諭之,乃還。

三月,取金會川城。四川兵入境大掠。

金主雍新立,人心未定。仁孝知其內亂,以兵襲取其蕩羌、通峽、九羊、會川諸城寨。興元都統制姚仲亦破金鎮戎軍,乘勝入夏境,掠累勝等寨。

夏四月,使賀金即位及萬春節,因請互市。

先是,夏使至金,使副及參議各一,謂之使。都管三。上節、中節各五,下節二十四,謂之三節人從。時仁孝使金吾衛上將軍梁元輔、翰林學士焦景顏等賀登極,武功大夫賀義忠、宣德郎高慎言賀萬春節。萬春節,金主雍誕也。金主宴使人於貞元殿,三節人從皆賜食廡下。金主察食不精腆,杖掌膳官六十。已而,使人辭朝,請賜互市,金主從之。

六月,犒金兵於界上。

金移剌窩斡叛,兵敗西奔。御史大夫白彥敬在西北招討司市馬,防其走入西夏,以兵屯兩國界上截之。仁孝遣使犒焉。

秋八月,使賀金尊號。

仁孝聞金主受尊號,使左金吾衛上將軍蘇執禮、匭匣使王琪、押進御史中丞趙良往賀。

九月,金使來賀生日。使臣為尚書左司員外郎完顏正臣。並以平移剌窩斡告。

冬十月,移中書、樞密院於內門外。便顧問也。

按:自古君臣一德,無殊家人父子。自叔孫定朝儀,冠履之分嚴,堂陛之情隔,於是朝有數,見有時。延及後世,遂有不御朝、不見臣下之弊矣。今仁孝勵精圖治,恐見聞未及,將中書、樞密院移置內門外,以便顧問,則上無勿知之隱,下無不達之情,夏政之善可知矣!

十二月,歸金侵地,乞兵入寇。

仁孝怨蜀兵入境,以所得蕩羌、會川等城寨歸金,乞兵復宋侵地。金主遣尚書吏部郎中完顏達吉體究陝西利害以報。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