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書事/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三十五 下一卷→


紹興七年金天會十五年、夏大德三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金主朝太皇太后於明德宮,夏使與高麗使同入賀。降蕃趙繼忠內奔。

繼忠,吐蕃瞎氈子,初名董穀。神宗時,與兄木徵以洮河降,賜姓名,授六宅副使、西蕃三十八族大首領。梁乙逋與中國構難,遣兵脅降之,遂為役屬。至是,因西川宣撫使請內附,夏國遂失右臂。

三月,歲星逆行入輿鬼。犯積屍氣。

夏四月,太白入東井。與熒惑合。

知西安州任得敬納其女為妃。

得敬,本西安州判,夏兵取西安,率兵民出降,乾順命權知州事。有女年十七,使其弟德聰飾之以獻,乾順納為妃,賞賚甚厚,擢得敬為靜州防禦使。

秋九月,遣使乞地於金,金與以河外三州地。

乾順既得西寧,與金積石等州鄰逼,遣使以厚幣如金,表乞河外諸州。金主以積石、樂、廓三州與之。時秦人在三州者數千,皆願歸金,金主請約之。權樞密院事劉筈曰:「三小州不足為輕重,恐失兩國大信。」遂以其地來歸。

紹興八年、夏大德四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請通互市。

時齊國已廢,金盡收陝西地。乾順使請於綏德諸州互市,金主以陝西新定不許。

夏五月,更積石州為祈安城。

積石蕃族強悍,乾順以兵威脅之,諸部皆服,因更其城名「祈安」。

秋八月,立任氏為皇后。

任氏莊重寡言,御下有恩意,與曹氏並居妃位,相得甚歡。得敬欲後其女,常以貨賄饋朝貴及宗室執政權者。於是御史大夫芭裏祖仁言:「古者天子娶後,藩國來媵,諸侯一娶九女,蓋奉宗廟,廣繼嗣,陰教之職不可缺,中宮之位不可虛也。伏見陛下兩妃並立,位號相夷,而無嫡以統之,則勢必近爭情,且生妒,豈所以防淫慝塞禍亂乎?今宜擇簪紱名家,勳庸世族,素優才行,配合坤儀,庶幾上協神祗之心,下副臣民之望。」乾順詢之群臣,咸謂門第、才德無過任妃。乾順遂使芭裏祖仁持冊立為皇后,授得敬靜州都統軍。

冬十月,鄜延故將李世輔來奔。

世輔,青澗人,世為蘇尾九族巡檢。金人陷延安,與父永奇同被執,授承宣使、知同州。世輔計執金帥撒離喝,挈家歸朝。行至洛河,不得渡,追兵及,永奇與家屬二百口悉遇害,世輔棄撒離喝,以二十六人奔夏。見乾順,泣言父母妻子之亡,願得二十萬人生擒撒離喝,取陝西五路地歸夏國,世輔亦得報不共之仇。乾順許之,授靜難軍承宣使、鄜延岐雍等路經略安撫使。

紹興九年、夏大德五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時高麗貢使未回,金主賜燕,夏使與高麗三使並會。太白、熒惑合於井。可天謂不利用兵,乾順不聽。

二月,李世輔討叛酋,克之。遂使樞密使王樞、大將𠼪訛同出兵取陝西。

世輔日請兵報仇,乾順曰:「爾能為國立功,則不靳借兵。」時有別部酋豪「青面夜叉」為邊患,令世輔圖之。世輔以三千騎疾馳至其帳,擒之以歸。乾順大悅,將妻以女,世輔以父喪辭。乃出二十萬騎,以王樞、𠼪訛為陝西招撫使,世輔為延安招撫使,鼓行而東,時月之十四日也。

金慕洧請降,復納之,以為山訛首領。

洧入金,仕為熙河經略使。及金人與中國議和,歸陝西、河南地,洧以官守隨例當留關中。洧懼誅,謀潛師襲取關陝,涇原路經略使張中彥與環慶趙彬合兵聲討,洧兵敗,亡入夏國。乾順納之,授以官。

按:昔尹氏謂「有國家者不患土地之不廣,而患信義之不立」。自晚近互相傾奪,輒以招降納叛為能,然終無益成敗之數,特負不義之名而已。慕洧反覆性成,前車可鑒。於其復至,數其屢叛之罪,執而戮之可也。乃復延納授官,幾成養虎之患。乾順真無識哉!

三月,攻府州,取之。

建炎中,府州守將折可求以城降金,撒離喝許廢劉豫立之。及豫廢,和議成,割河南、陝西歸中國,府州在陝西屬中。撒離喝恐可求失望生變,假會飲鴆殺之。乾順知府州無主,遣兵乘間取其城。

夏四月,靈芝生。

在堂後官高守忠家。百官表賀,乾順作《靈芝歌》,中書相王仁忠等和之,勒石誌瑞。

按:靈芝,瑞草也。生不兩月,而乾順卒。瑞乎,非瑞乎?書以為喜言「嘉祥」者戒!五月,李世輔執王樞,𠼪訛兵潰,走還。

世輔兵抵延安,知金人議和,陝西復歸中國,購得害父母弟侄者殺之。率舊部八百騎赴王樞、𠼪訛營,諭之曰:「世輔已入延安,見講和詔書招撫,可以本部軍歸國。」𠼪訛不從,曰:「初,經略乞兵來取陝西,今既到此,乃令歸耶?」世輔知勢不可,抽刀斫𠼪訛,不及,擒王樞縛之。𠼪訛縱鐵鷂軍來,世輔以所部拒,揮雙刀馳逐,所向披靡。夏兵大潰,殺死蹂踐者萬人,失馬四百餘區。世輔遂以三千人歸朝。

六月,國主乾順卒,子仁孝立。

月之四日也,年五十六。在位五十四年,改元八,諡曰聖文皇帝,廟號崇宗,墓號顯陵。長子仁孝立,時年十六。中國以其屬於金,遂廢冊命,夏亦不使告哀。

 論曰:「乾順當紹聖乖方,靖康厄運。始則謀生豕突,繼則利享漁人,不特義合、葭蘆侵疆盡復,而西寧、湟、鄯亦入版圖。蓋摧堅者難為功,拉朽者易為力也。然受遼國百餘年卵覆之恩,宜水一敗,遽爾反顏。則前之問起居,請臨幸,誠耶?偽耶?當是時,地界扼陰山以北,馬足遍關陝之西。方謂藉茲新盟,大啟爾宇,而難生天德,兵聚雲中。向之臣宋、臣遼,惟吾披猖者;至金而故技莫施焉。四川之使,悔亦晚矣!惟是元昊製蕃書,立蕃學,久絕華風;乾順建國學,置養賢務。他時仁教重聖親賢,貽謀有自。亶然乎?」

秋九月,遣使如金告哀。

按:此西夏告哀金國之始。

冬十月,王樞還。

初,樞被擒入中國境,即望闕遙拜,言:「夏國主感聖恩,將遣使入貢。」宣諭使周聿遣人護送行在,樞密院樓照言:「陝西新復,正與夏國為鄰,留之無益,還之可使知恩。」乃引見,行燕犒禮,並其俘百九十人皆遣還,命人伴送至界上。

十一月,尊母任氏、曹氏為太后。任氏年少於曹。仁孝兩母並尊,奉養禮秩如一。歸鄜延諸路陷國軍民。宋邊吏招納,仁孝因王樞還,悉縱遣之。

紹興十年、夏大慶元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

金制:夏使入見,金主即御座,嗚鞭,報時畢,臣僚行小起居禮。至是,改為大起居。

二月,立後罔氏。

罔氏,西夏大族。後聰慧知書,愛行漢禮。仁孝先納之,見其賢,立爲后,頗愛敬焉。

按:西夏立後不悉書,此書,賢罔氏也。氏好禮知書,異時仁孝建學諸善政,後有勞焉。

三月,川陝宣撫使胡世將遣使來諭入貢,不報。

乾順臣金後,不復貢中國。高宗因金人議和,畫界已定,命鄜延、秦鳳、熙河諸路招納陷沒夏國人民,並命世將遣使至國,議入貢禮。仁孝不應。

夏四月,夏州統軍李合達據城叛。

合達,本蕭姓,為遼國撻馬,扈成安公主至夏,有口才,驍勇長騎射。乾順留之,始授文思使,轉右侍禁,嘗從征討有勞,升副都統,賜國姓。統安之役,諸將畏劉法勇,莫敢當其鋒;合達奮擊敗之,率死士數百人追至蓋朱危,得法首還,以功擢都統,鎮夏州。繼乾順臣金,上書切諫,不聽;及公主卒,益怏怏不自適。聞耶律大石在西域,遣間使訪之,不得要領而返。是時,因仁孝新立,自恃宿將有功,謀作亂。都押牙劉洪裕不從,削髮逃去。合達盡散家財給軍士,據州城叛,遣兵四出俶擾。

五月,金使冊仁孝為夏國王。

金主遣尚輦局使完顏衷齎封冊至,命仁孝為夏國王,加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

六月,合達圍西平府。

合達遣使至陰山,結乙室耶刺舊部,議立遼後,共約恢復。於是,河東八館、山金司、南北王府前置北鄙諸契丹蜂起應之,合眾數萬,圍靈州。監軍司使罔存禮拒戰,數敗。

秋七月,合達分兵陷鹽州。

合達分遣契丹諸部襲鹽州,州城低陋,半夜破之。據鹽池,發倉庫,盡掠諸州所牧地,遊騎直逼賀蘭,興州大震。

八月,靜州統軍任得敬請兵討夏州。

合達遣使以重幣約河南諸州同叛,或拒之不納,或執使以獻。獨得敬善待使人,探問賊中機事,盡得其實。乃上表言:「賊素無謀,眾皆烏合,所恃者契丹餘部,以戚裏連謀,然其勢易離也。陛下誠下令安撫,赦其已住,許其自新,約還舊部,給以資糧,當必有響應者。又賊頓兵靈武,已逾兩月,今新破鹽州,士氣驕甚。夏州距靈州五百餘里,定然無備,臣請以州兵合諸將襲之,可獲全勝。」仁孝遂命得敬出師。

九月,謝金賻贈及封冊。獻馬、駝各二百匹。

冬十月,任得敬復夏州。

得敬聞命,陰為部署,外示閑暇。一日晨起,選精卒三百往夏州,盡縛其守烽卒,繼以驍騎五千疾馳入城,賊眾倉皇接戰,皆潰走,盡獲合達妻孥,撫諭兵民,開倉賑給,夏州遂定。

進攻鹽州,擊蕭合達,大破之。合達走死。

合達聞夏州已失,急解靈州圍回救,部眾散亡者甚夥,諸契丹亦走回本部。至鹽州與得敬遇,得敬揮眾擊之。合達兵敗,策馬北奔,至黃河口不得渡,從人斬首來獻。

十二月,以任得敬為翔慶軍都統軍,封西平公。

得敬獻捷,仁孝欲擢內職,濮王仁忠言:「得敬兵威震懾河南,今大亂甫平,遽解兵柄,非所以靖反側也。宜崇其爵秩,以係軍民之望。」仁孝授以都統軍,封西平公,賞賚甚厚。

紹興十一年、夏大慶二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請上尊號。

使者隨金群臣請上尊號,凡三請,始允。金主賜二品以上官宴,夏使與高麗使與焉。賀金萬壽節,請置榷場。金主許置於蘭州、保安、綏德三處。

夏四月,慕洧取新泉,進寇會州。

為守將朱勇所敗,洧忿將益師入侵。川陝宣撫使胡世將遺書勉以忠義,洧愧而止。

六月,慕洧與弟濬謀叛,伏誅。

濬仕夏為樞密使。時金人渝盟,復取陝西地。濬思歸金,與洧謀挈族走,遣使求金策應,過靈州,邏者獲之。統軍任得敬以聞,仁孝遣兵殺洧、濬,夷其族。

按:於時叛夏者濬也,主以洧何?屬罪於長,且懲反覆也。慕洧去就輕忽,至是兄弟族誅,可謂正其罪矣。

秋七月,金使來詰。仁孝以誅慕洧故表聞於金。金主詰其專擅,仁孝報使謝之。

八月,受尊號。群臣上仁孝尊號曰:「制義去邪」。

按:尊號之上,事本非古。仁孝立甫逾年,未有功德斯民,而顏受之。不二年而饑饉薦臻,泉湧地裂,豈非天示之警耶!冬十二月,賀金受尊號。

金主亶受群臣尊號,初御袞冕。紹興十二年、夏大慶三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

金制以宋使列三品班,夏與高麗使列五品班。至是,金主重定臣使辭見,班品如舊,殿前班及臣僚復用小起居禮。

夏六月,金晉寧軍守折彥文侵府州。

河東折氏世守麟、府以抗夏。及可求降金死,乾順襲據府州,夷折氏墳隴,戮其屍,折氏怨之入骨。已,金使可求子彥文守晉寧,欲挑隙,遣兵入府州境大掠,據寧邊寨,州兵逐之,不退。

秋八月,攻金晉寧軍。

仁孝聞折氏報怨,遣兵攻晉寧。彥文不出戰,拒守二十日,夏兵不能克,取通秦堡而還。

九月,饑。民間升米百錢。

冬十月,金使來歸侵地。

折彥文以夏兵掠地罪聞,金主命太原尹張奕按視之。奕言:「折氏與夏國世仇,故開邊隙以報之耳。請徙折氏他郡,則夏自安。」金主命彥文移守青州,遣使諭夏國,令各歸侵土,謹守疆場。仁孝從之。

紹興十三年、夏大慶四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金主以太子濟安薨,不御正殿。使人止詣皇極殿遙賀,萬壽節亦如之。

三月,地震。有聲如雷,逾月不止,壞官私廬舍、城壁,人畜死者萬數。

夏四月,夏州地裂泉湧。

出黑沙,阜高數丈,廣若長堤,林木皆沒,陷民居數千。御史大夫蘇執義言:「自王畿地震,人畜災傷。今夏州又見變異,是天之所以示警於陛下也!不可不察。」於是仁孝下令曰:「二州人民遭地震地陷死者,二人免租稅三年,一人免租稅二年,傷者免租稅一年;其廬舍、城壁摧塌者,令有司修復之。」

秋七月,大饑,諸州盜起。

諸部無食,群起為盜。威州大斌、靜州埋慶、定州竾浪、富兒等族,多者萬人,少者五、六千,四行劫掠,直犯州城。州將出兵擊之,不克。

八月,行賑法。

郡縣連章告急,諸臣請兵討擊。樞密承旨蘇執禮言:「此本良民,因饑生事,非盜賊比也。今宜救其凍餒,計其身家,則死者可生,聚者自散,所謂救荒之術即靖亂之方。若徒恃兵威,誅殺無辜,豈所以培養國脈乎?」仁孝善之,命諸州按視災荒輕重,廣立井裏賑恤。執禮,執義弟也。

冬十月,西平都統軍任得敬討諸州盜,平之。

得敬遣官撫諭諸盜,宥其首惡,解散餘黨,諸亂漸平,惟定州竾浪、富兒二族,恃險拒守。得敬夜發兵襲其寨,擒首領哆訛誅之,餘眾泥首降。

紹興十四年、夏人慶元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時中國復與金和,遣賀使至,夏使與高麗使同班其後。

夏五月,遣使入賀天申節。

夏國賀使不至中國者近二十年,仁孝心慕正朔,遣間使入賀,獻珠一囊、金帶一、衣七對、綾羅紗五百匹、馬百匹。

接:夏自靖康以後,為金人阻隔,朝貢之儀久不復見。仁壽遣使賀節,可謂知禮矣。

六月,令州縣各立學校。國中增弟子員至三千人。

按:此西夏立學校之始。復立小學於禁中。

凡宗室子孫七歲到十五歲皆得入學。設教授,仁孝與後罔氏亦時為條教訓導之。

秋九月,彗星見,改元。

星見坤宮,五十餘日而滅,占其分野在夏國。群臣上言:「彗者,除舊布新之象,宜改元應之。」遂以大慶五年為人慶元年。

按:彗有五色:蒼則王侯破,天子苦兵;赤則賊盜冗,強國恣;黃則女害色權,奪后妃;白則將軍逆,二年兵大作;黑則水精賊,江湖決,處處賊起。總之妖星足以致災,長大見久則災深,短小見不久則災狹。誠齋楊氏曰:「惟天愛君,惟聖畏天,天之於君,厭之則驕以嘉祥,愛之則譴以變異,絕之則侈以強盛,念之則懼以災祲。」今仁孝善政聿新,有光前烈。彗星之見,其在愛之、念之之列耶?抑杜預所謂「彗有除舊布新之象」乎?然終仁孝世無大禍害,意其尊師重學,節用愛人,有以弭其患也。

冬十二月,遣使入賀正旦。

獻金酒器六事,色綾羅紗縠三百匹。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