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書事/3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三十四 下一卷→


宋欽宗靖康元年、夏元德八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金主始朝日,禮畢,方命各國使人入賀。

二月,圍杏子堡。

賀正使回,乾順知金人圍汴益急,乘隙圍杏子堡。堡在延州平戎寨北,兩山對峙,形勢險厄。鄜延副總管劉光世據險拒守,夏兵力攻不克。

三月,攻天德、雲內、武州及河東八館地,取之。

先是,金將粘沒喝遣撒離母許割天德、雲內、金肅、河清四軍,河東八館及宋武州之地,約攻麟府以牽制河東兵勢。於是,乾順遣兵萬人由金肅、河清渡河,盡取所約地。

夏四月,掠河外諸寨,破震威城,殺知州事朱昭。

政和中,童貫於鐵爐骨堆築震威城,距府州三百里,最為孤絕。乾順因金兵內侵,知戍邊士卒入援,乘虛掠河外諸寨,徑攻震威,多設木鷙衝梯臨城,飛矢雨射,晝夜不息。昭率城中老幼數百,登陴拒守。乾順令酋領悟兒思齊介胄衷氈,以盾自蔽,說昭降,且數宋朝失信,曰:「大金約吾共攻京師,為城下之盟,畫河為界。太原旦暮且下,麟、府諸城悉歸於吾,公何恃而不降?」昭披襟厲聲叱之。思齊知不可奪,以利啖守兵,得登城。昭盡殺妻、子,納屍於井,勒眾搏戰,中矢死。

太白入東井。犯東扇北第一星。金人襲取天德諸城,遣使請和,不許。

乾順既取天德諸城,金帥兀术以數萬騎陽為出獵,掩至諸誠,逐出守令,悉取之。惟金肅、河清二軍在大河西,尚為夏有。乾順懼,請和,金人執其使。

按:宋之約金攻遼也,初議山前、山後十七州,金人止歸燕京、涿、易、順、檀、景、薊諸地;再請,復與武、朔二州。而於夏則以拓跋雲中故地二千餘里遣之,何重復輕宋若此?蓋宋藉其力以復幽、燕,夏則出師赴難,志在恤鄰,故餌之不得不厚耳。迨乾順進誓輸誠,更禮受詔,夏之不競,已被金人窺破。於是索戶口,掠邊境,掩取天德,羈執使人,非金之無情,乃夏之自取也。

金劫麟、府、豐三州地來歸。

秋七月,知晉寧軍徐徽言復取之。

宋同知樞密事聶昌奉使出河東,金人劫之,使割三州隸夏國,乾順已設官置守。三州與晉寧近,晉寧軍民大恐,訴於徽言曰:「棄三州,晉寧豈能存?」徽言曰:「此使人矯詔耳。三州在河西,夏豈能據?」率兵攻之,乾順不能救,守令皆降。

八月,寇涇原。

統制李庠聚兵柏林堡拒之,夏兵分番迭進,庠兵潰。涇原第三將曲端力戰,乃卻。

九月,取西安州。

元符中,以南牟會新城建為西安州,在蘭州西北,逼鄰夏境,乾順襲取之。

冬十月,使賀金天清節。賀節使奏告謝罪,請還所執人使,金主遣之。

故遼將小鞠䩮來奔,助以兵,使圍麟州建寧寨,破之。

小鞠䩮,党項族,仕遼為西南面招討使。遼亡,嘗集雜羌十餘萬破豐州,轉攻麟州,兵敗,父母妻子盡失,遂奔夏國。乾順助以兵,使圍麟州之建寧寨,越旬破之,殺守將楊震。

十一月,破懷德軍。

大觀中,展平夏城作懷德軍,與西安、鎮戎相犄角,應接蕭關。乾順曾以三千騎攻之,為涇原第十將吳玠所敗。乃西安破,懷德失援,復遣太子某將兵攻之。知軍事劉銓、通叛杜翊世拒守。夏兵亙數十里困之。翊世閤室自焚死;銓被執,太子素聞銓名,置之別室,欲授以官,銓大罵,殺之。

十二月,攻蘭州,入通川、圓子諸堡,大掠。

蘭州恃河為固,每歲河冰合,必嚴兵以備,士不釋甲者累月。元符中,蘭州錄事參軍張叔夜築寨天都山,夏兵不敢窺境。自西安、懷德失守,乾順遣兵攻天都,圍蘭州,力攻五日,大俘二堡人畜而還。

靖康二年、夏正德元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金主以宋帝誓書地圖示使人,使人稽首稱賀。

三月,復受割地於金。改元。

先是,金奪天德諸城,乾順屢以書責其背盟。金主命畫陝西分界,自麟府路洛陽溝距黃河西岸,西曆暖泉堡;鄜延路米脂谷至累勝寨;環慶路威邊寨逾九星原,至委布谷口;涇原路威川寨略古蕭關,北至谷川;秦鳳路通懷堡至古會州,距黃河,依見流,盡熙河路西邊,以定封域。其地有懸邈者,亦相地勢從便分畫。復分陝西北鄙以償天德、雲內,抵河為界。於是群臣上表賀,乾順肆赦國中,改元德九年為正德元年。

夏五月,取威戎軍。

乾順遣將軍李遇兵取威戎城,金將婆盧火先取之。軍於城東。遇前鋒將與戰不利。遇到,軍城北,遺書婁室曰:「夏國以天德、雲內歸大國,大國許我陝西北鄙之地,是以至此。」婁室命婆盧火撤兵退。

秋九月,出師從金人入寇。

金帥兀术回雲中,遣保靜軍節度楊天吉至夏,約寇陝西。乾順許之,出師屯於境上。宇文懋昭曰:「粘罕已嘗渝盟於夏,而夏人又從之,何哉?蓋夏人非不知和好不可久也。是時金國方強,脅而從之,亦欲因而擄掠耳。」

冬十月,使賀金天清節。使臣奏請師期,金主命俟副元帥宗弼檄至。

十一月,金人為求侵地。

宋通問使、宣義郎傅雱見金左監軍完顏希尹於雲中,希尹以國書授雱,為夏國請熙寧以來侵地。蓋因前奪夏地,欲責償於宋以報也。宋高宗建炎二年、夏正德二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金主問夏國事宜,使者以歲饑告,命發西南邊粟市之。陝西撫諭使謝亮來議和。

乾順屢從金兵入邊,高宗以主客員外郎謝亮為陝西撫諭使、從事郎何洋為太學博士,持詔諭乾順約和。陝西制置使王庶遺亮書言:「夏國為患小而緩,金人為患大而急。況夏國秋稼不登,饑餓困敝,庶可保其無他。閣下曷不持節督諸路兵,先其急而後其緩。」亮不聽。慶曆後,中國使者常止宥州,有偶至國中者,與國主以賓禮見。亮至,乾順倨坐見之,亮不敢爭。

三月,連金兵破鳳翔、西京,以檄索鄜延。

乾順遣兵會金將婁室陷鳳翔、長安,隴石大震。諜知關陝無備,命宥州監軍司移檄延安言:「大金以鄜延割隸本國,理當索取,若敢違拒,當行誅討。」帥臣王庶報曰:「金人初犯本朝,嘗以金肅、河清畀汝,今誰與守?國家以奸臣貪得,不恤鄰好,遂至於此。貪利之臣,何國無之,豈意夏國躬蹈覆轍!比聞金人欲自涇原直搗興、靈,方切寒心,不圖尚欲乘人之急。幕府雖士卒單寡,類皆節制之師,左支右吾,尚堪一戰。果能辦此,何用多言!」乾順得檄不報。

秋九月,遣謝亮還,以兵取定邊軍。

乾順留亮數月,偽與約和,遣歸。亮既行,潛以兵躡其後,由多移嶺襲破定邊,悉取其諸堡寨。

冬十月,使賀金天清節。金徙徽、欽二帝於韓州,使人隨君臣表賀。

十一月,黜將軍李遇。

遇自取威戎,欲盡收關陝,頻以兵擾鄜延。王庶患其強,遣諜入夏間之,乾順心疑,黜遇而收其兵。

建炎三年、夏正德三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金諸將兵破陝西諸郡,蕃、漢由綏德城逃入夏界者甚眾。使人入見,金主諭謹守邊備,勿納流民。

二月,金使約兵入寇,勿應。

金婁室久圍晉寧軍不克,遣使約夏國夾攻。乾順恐晉寧破,金兵日逼,不應。

秋七月,取德靜寨。

鄜延戎馬倥傯,其東皆金兵,西北即夏境,屬中國者惟鎮安一軍、德靜一寨。乾順攻德靜,破之,權帥耿友諒僅以身免。

冬十月,使賀金天清節。

金蒲察、婁室悉取鄜、坊二州,地與夏境接壤。乾順懼其兵威,遣使先期至,金主命仍隨高麗使同見。

建炎四年、夏正德四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宋兵敗於高橋,高宗航海。金將阿裏、蒲盧渾狀聞,金主出示高麗、夏二國使人,以誇其強。太常卿謝亮復奉使來,不納。

開封尹宗澤疏請北伐,乞使辨士西說夏國出兵為助;知樞密張浚宣撫川、陝,亦奏請國書連夏。高宗復以亮為太常卿、權宣府參議官,再使夏國。乾順聞其至,拒不許入。亮不得要領而還。

冬十月,使賀金天清節。

金人立劉豫為齊帝,豫遣使謝封冊並賀天清節,夏使遂班於齊使、高麗使之下。環慶統制慕洧自慶陽來降。

張浚富平之敗,斬環慶經略使趙哲。哲將統制官慕洧為環州豪族,遂自慶陽叛附夏國,乾順納之。

十二月,熙河副總管劉惟輔請附,不納。

金人寇熙河,與惟輔戰,不勝。一日,乘其出焚積聚,襲敗之。惟輔與親信數百匿山寺中,遣人求附,共扼金兵,乾順畏金,不納。已而,金人執惟輔,死之。

紹興元年、夏正德五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乾順表內以不納熙河劉總管告,金主賜賚甚厚。

夏四月,金使來索遼臣耶律大石。

大石,遼太祖八世孫,仕遼為都統林牙。金兵入居庸關,大石迎戰被執,後乘間脫歸。及遼亡,大石率其部眾西行萬餘里,歸者數國。至起兒漫,群臣冊立為帝,稱西遼,改元延慶。金遣降將耶律餘睹等至兀納水,不得濟,還報曰:「聞大石已駐兵和州之域,必與夏國合勢。」金主遣使索之,乾順報曰:「小國與和州地非接壤,且不知大石所在也。」

冬十月,使賀金天清節。

和州回鶻執耶律大石之黨撒瓜、迪裏、突迭獻於金,金主知夏國不與大石合,使人入見,諭慰之。慕洧叛降於金。

金將撒離喝攻慶陽,破之。慕洧乘勢取環州,見金兵強,遣使以城降。

十一月,川陝宣撫副使吳玠使以書來,不報。

川陝地金已十得其四,時玠敗金將兀术於和尚原,西路稍通,乃貽書夏國,使背擊金人。乾順不應。

紹興二年、夏正德六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

時金以陝西地賜劉豫。乾順遣使賀正旦,請環、慶二州,金主不許。停行中國曆。

故事:每於上年孟冬受中國賜曆。時高宗以乾順附金久,不復頒賜。自是不行中國曆。

秋八月,與金惡,始遣使如川陝請通好。

金主立陝西元帥府,不欲以北鄙地與夏,粘沒喝聚兵雲中,將取川陝。乾順恐其圖己,舉國屯境上備之,並遣使至吳玠、關師古軍中,請通好。

按:書「請通好」,與之乎?譏之也。宋嘗兩使夏國,乾順未嘗一應。茲以金人圖己,始使入請,是畏金,非懷宋也。直書「與金惡」,以著其非誠。

九月,金降人耶律餘睹來奔,不納。

餘睹,遼宗室,叛遼歸金,為西軍大監軍。嘗將兵攻耶律大石於曷董城,失其金牌,粘沒喝疑其與大石通,拘質其妻、子,餘睹遂有叛心,潛約燕京統軍槁裏謀誅女真之在官在軍者。天德知軍以告,兀术自雲中來,聞而未信。已,獲餘睹使人,得其與槁裏交通狀,即馳至燕京,計殺槁裏。餘睹父子假遊獵名遁走夏國。乾順遣官問「有兵幾何」,以二、三百對,遂不納。走塔坦,被殺。

按:餘睹為遼宗室,舉眾投金,覆滅宗社,梟獍之惡,無以喻此!是時乾順見惡金源,方謀自固,而能拒叛不納,俾即誅夷,使殘遼稍伸餘恨,亦義舉也。

冬十月,使賀金天清節。金主知乾順不納餘睹,待使人益加禮。

十二月,納契丹降戶,立監軍司統之。

餘睹既死,兀术分捕餘黨,令諸路盡殺契丹降人。於是,河東八館五百戶、山金司乙室王府、南北王府、四部族衙諸契丹相溫酋首率眾蜂起亡入夏國。乾順處之北鄙,別立監軍司統之。

紹興三年、夏正德七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金主以納契丹叛人詰責,使人頓首謝罪。

秋八月,攻偽齊懷德軍,不克。

靖康中,夏兵破懷德,設兵戍之。及金人以陝西地畀劉豫,命夏國割懷德與之,乾順心怏怏。時豫寇伊陽,知其無備,以五萬眾攻之。知軍事龐迪開門以待,夏兵疑不敢入。迪以數千騎分門突出,夏眾驚潰,失軍資、牛羊甚夥。

冬十月,使賀金天清節。使人與齊使同入見,齊使以攻懷德告,金主令持詔還諭責之。

紹興四年、夏正德八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乾順命使人奏告,請於陝西互市。金主不許。

夏四月,金人復徵兵寇四川。不應。

金將兀术攻仙人關,與宣撫使吳玠戰於殺金平,大敗,遣使征兵,乾順不應。時金人銳誌入蜀,自撒離喝以下皆盡室行。夏兵不至,乃還鳳翔。

按:征者,役使之辭也。乾順拒之不從,自是稍能自立矣。

冬十月,使賀金天清節。金主有疾,不視朝,命使人就館燕。

十一月,遣使知川陝請伐金。

金主從劉豫請,將使窩裏哩撻賴等南侵陝西,都統粘沒罕以前兩次征兵不應,請先弱夏,然後取宋。乾順聞之,遣使至四川言:「感朝廷德意,願助兵伐金。」吳玠以聞。

紹興五年、夏大德元年春正月,金使來告哀及報即位。太宗薨,熙宗立。乾順遣使吊並賀。

夏五月,歸孝子程俊母邵氏。

俊,會州人。幼時父母陷於夏國,常號泣自毀。迨長,捐家財數十萬往贖,未至,北向號泣,寢食俱廢。夏人感動,還其母邵氏。俊日夕承順,奉養備至,鄉里稱為至孝。

按:西夏風氣廣莫,民俗強梗敢戰,然能尚氣節,重然諾,故忠孝之事,亦時取焉。觀於前葬孟氏,茲歸邵氏,旌善之心,出於至公。惜乎典籍鮮存,不能數覯也。

秋九月,以濮王仁忠為中書令。

仁忠性謹嚴,持法峻,人不敢幹以私。晉王察哥廣起第宅,橫征多誅求,蕃、漢苦之。仁忠上疏劾,察哥為之罷役,朝野肅然。乾順嘉其風力,使由左樞密進中書令。察哥陰間之,不得。

紹興六年、夏大德二年春正月,使賀金正旦及萬壽節。萬壽節,熙宗誕也。

夏六月,金人以主名來報。

偽齊劉豫表請金主以御名音切及同音字號降示。金主從禮臣議,並報夏、高麗二國。

秋七月,取樂州,復取西寧州。

夏國乳酪河與二州相近。乾順遣兵襲取樂州,進攻西寧,保塞、綏邊諸寨俱潰,守將棄城遁。

冬十月,遣兵越金界,取亡馬於塔坦。

乾順遣兵由河清渡河,自雲中府路天德軍界追取所亡馬,於塔坦得之而回。往返皆不假道於金,金人亦不問。宇文懋昭曰:「昔粘罕嘗假道夏國以攻川、陝,夏人拒之;今乃擅越金界以取亡馬。蓋是時粘罕、兀术皆罷軍事,撒離喝為陝西經略使,夏人知其無能為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