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二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三十三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三十四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第三十三

 說

  潭州示學者說

予旣新其郡之學又為之續廪士之費俾誦絃

於斯者㣲一日之輟焉教授陳君瑞甫過余而

請曰公之於士也有以安其居又有以足其食

顧亡一言以淑之可乎余謝曰此師儒之事也

予何言雖然昔嘗聞之孔氏矣豈不曰古之學

者為巳乎自漢以經術求士士為青紫而明經

唐以辭藝取士士為科目而業文其去聖人之

意逺矣今之學者其果爲巳而學歟其亦猶漢

唐之士有所利而學也如果爲巳而學則理不

可以不窮性不可以不盡不至乎聖賢之域弗

止也(⿱艹石)其有所利而學則苟能觚吮墨媒爵

秩而貿軒裳斯𠯁矣駔賈其心弗顧也夷虜其

行弗耻也此學者邪正之𡵨途也請以是淑吾

士可乎端甫曰敬聞命矣抑後世之言學者其

有得於孔氏之指歟曰後世之言學者其不繆

於聖人鮮矣獨嘗於唐之陽子近世之石子尹

子有取焉陽子曰學者學爲忠孝也石子曰學

者學爲仁義也尹子曰學者學爲人也是三言

者庶幾聖門之遺意乎方唐之世士習之陋甚

矣陽子一旦倡斯言於太學如天球之音威鳯

之鳴學者竦然洗心而易聽歸覲其親者踵相

躡焉理義之感人如此然則石子之言其有異

於陽子歟曰亡以異也仁者孝之源義者忠之

𠏉曰仁義則忠孝在其中矣然則尹子之言其

有異於二子歟曰亡以異也夫人與天地並而

爲三才者也必也兼五常備萬善然後人之道

立焉其警世之深爲人之切又進乎二子矣敢

問所以學為人者柰何曰耳目膚體人之形也

仁義禮智信人之性也君臣父子昆弟夫婦朋

友人之職也必循其性而不悖必盡其職而無

愧然後其形可踐也孟子曰人之異乎禽獸者

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又曰無惻𨼆之心非

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遜之心非人也

無是非之心非人也夫天之生斯人也與物亦

甚異矣而孟子以為幾希何㢤盖所貴乎人者

以其有是心也是心不存則人之形雖具而人

之理已亡矣人之理亡則其與物何別㢤故均

是人也盡其道之極者聖人所以參天地也違

其理之常者凢民之所以為禽犢也聖愚之分

其端甚㣲而其末甚逺豈不大可懼耶予故曰

尹子之言其警世之深為人之切又進乎二子

也吾黨之士苟無意於聖賢之學則巳儻有志

焉則反躬内省於人道之當然者有一毫之未

至必将皇皇然如渇之欲飲餒之欲食也凛凛

焉如負鍼芒而蹈茨𣗥也吾子幸以為然則願

以告夫同志者俾知太守之期乎士不在於徼

人爵取世資而在乎敬身而成徳也端甫瞿然

曰公之淑吾士者厚矣瑢請掲其言於學以為

士之則

  楊⿰糹⿱𢆶匹祖字說

大雅云無念爾祖聿脩厥徳無念者念也如不

顯惟徳即顯也詩人命詞大抵𩔖此盖言為人

子孫當以乃祖為念而述脩其徳也徳者何仁

義禮智信是也惟能自脩其徳然後能継𫐠其

祖之徳表姪楊継祖求字於余為本大雅之義

字之曰子脩云

  檮雨說

雲蒸雨䧏雖自於天其實従一念中流出故禱

析未效不可怠怠則不誠矣旣效不可矜矜則

不誠矣不效不可愠愠則不誠尤甚焉未效但

當省巳之未至曰此吾之誠淺也徳薄也於神

乎奚尤旣效則感且懼曰我何以得此也不效

則省巳當彌甚曰神将辠我矣吾其能容身覆

載間乎盖天之水旱猶父母之譴怒也爲人子

者見其親聲色一旦異常戒儆畏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盍如何邪

方其未復當如大舜號泣于旻天時如伯竒履

霜中野時幸而復則喜而不敢忘敬而不敢弛

惴惴焉𢙢親之復我怒也故曰仁人之事親如

事天事天如事親紹定巳丑中元前一日禱雨

于仙㳺山書此自警且以告親友之同致禱者

  志道字說

吾子志道舊名正則字誠之𡻕甲申易今名因

以仁夫更其字而告之曰汝知吾所以命爾之

指乎夫志者心之用也心無不正而其用則有

正邪之分不可不察也昔者夫子以天縦之聖

猶必十五而志于學盖志者進徳之基(⿱艹石)(⿱艹石)

賢莫不發軔乎此志之所趨亡逺不逹窮山鉅

海不能限也志之所郷亡堅不入銳兵精甲不

能禦也然則汝之志将焉従而可耶盖吾聞之

善悪二塗維道與利而巳志乎道則理義為之

主而物欲不能移志乎利則物欲為之主而理

義不能入此堯桀舜蹠之所繇以異也可不謹

乎茲吾所以名汝之意也夫道之與仁非有二

致然聖人之教既曰志於道矣又必曰依於仁

也曰脩身以道矣又必曰脩道以仁也盖道者

衆理之緫名而仁者一心之全徳志乎道而弗

它可謂知所嚮矣仁則其歸𪧐之地而用功之

親切處也思昔聖賢言仁何莫非要至於仁者

人也仁人心也則直舉其全體以示人學者尤

當深味也夫人之所以為人者以其有是仁也

有是仁而後命之曰人不然則非人矣此孔氏

言仁之要也仁者心之生理人而不仁則䘮其

所以為心猶果榖焉生意不存枵然死物爾此

孟氏言仁之至要也盍亦反諸身而求之方其

人欲未萌天理完具方寸之間盎然如春此即

汝本心之全體也推是心以徃其事親必敬其

事長必順以䖏閨門則睦以交朋交則信當是

時也豈有不仁者㢤惟夫𥝠意横生理蔽於欲

然後流而不仁爾然則求仁之方其孰有先於

克巳者乎盖巳者有我之𥝠而害仁之蟊賊也

蟊賊除則嘉榖茂𥝠欲凈盡則本心之徳全亦

在乎克之而巳矣克者何戰勝攻取之謂也𥝠

意方萌本心未泯則理與欲對正兩軍交綏劘

壘之時也直者勝則曲者負矣理為主則欲為

客矣兵㐫戰危夫人而知之𥝠欲之害惨於鏌

邪而烈於燎原之火非知道者不能察也是則

志道必貴於求仁而求仁莫先乎克巳茲吾之

所以字汝之意也汝其有志於是否歟嗟夫汝

之有是形也天實賦之汝之有是性也天實予

之必盡性而後形可踐也不然則形雖人斯實

則物只豈不甚可耻乎昔頴濵蘇公有言凢人

之所不以告它人者必以告其子此天理人情

之極致非𥝠之也旣以語志道又爲之說使與

同志者切磋焉

  楊端義字說

予婦氏之弟楊君本名宗猷今爲易之曰宗道

従而請字焉余謂子伯氏以端仁爲字矣欲

以端義命子如何易曰立人之道曰仁與義二

者人之所以爲人而異乎物者也今伯之字曰

仁而季之字曰義其名美矣盍亦勉修其實以

負命字之指乎楊君曰謹聞教矣抑道之與

義果何别耶曰道者五常百行之緫名而義者

當然之正理也人之求道何所自入惟於理之

當然者由之而無所悖焉則道在是矣程子曰

在物爲理處物爲義理之所當然即義也道以

體言義以用言用無不盡則體在其中非二致

也然聖賢言義必以利對盖義固所以爲利也

為義則無不利徇利則賊乎義矣毫𨤲之差而

舜蹠以異豈不甚可畏㢤孔子曰放於利而行

多怨吾子誡諸又曰見利思義吾子勉焉

  詹宗楚字說

詹甥名何而字功父曰吾将以法蕭何也予謂

學者當求道而不計功今吾子方學古之道而

惟功是求豈聖賢教人之意耶聞昔楚有𨼆者

與子之氏名同其答楚荘王洽國之問有曰臣

明於治身而不明於治國也臣未聞身治而國

亂又未聞身亂而國治者也斯言也蓋聖門之

遺指豈春秋列國之士所能道㢤子其更字曰

宗楚而取其治身之言而服膺之則推之以及

於家(⿱艹石)國斯舉而措之耳其梘汲汲於事功之

求而遺其本者烏可同日而語㢤子其勉之

  楊實之字說

韜仲之子其名曰文華予謂昔人二名蓋有與

父同其一字者(⿱艹石)王羲之獻之是也然之特語

助云爾雖同未害今韜仲昆弟之名其上皆曰

文子復同之可乎去文而獨名華斯得之矣華

曰謹如教然華之年且冠願求所以字之者余

聞楊子有云實無華則野華無實則史今以實

之爲子字如何夫言語文章者飾身之華道徳

仁義者脩身之實二者盖不容一闕然孔門之

教必曰行有餘力則以學文故游夏之文學不

可先淵騫之徳行其序固如此也然則所謂實

者将SKchar従而用力耶孟子曰仁之實事親是也

義之實従兄是也子誠有意於爲巳之學則當

自夫二者始不然則非余所敢知也故爲之說

以授之俾知勉焉

  蔡仲𮗜名字說

仲𮗜之㓜也文公先生命之曰模及其長也又

訓之以伊尹之𮗜先生之㣲指果焉在耶某嘗

聞先生有言為學當識大要程夫子發出敬之

一字為學者言欲人以此收歛身心置在模範

中旣不赱作然後随事随物究窮其理則心地

自然光明嗚呼此先生教人之要㫖也其所以

名仲𮗜與所以訓仲𮗜者其皆以是與盖為學

之大本敬與致知而巳矣伊洛君子旣以此開

示後學使知表裏交進之方文公先生推明其

說不一而𠯁傳中庸也旣曰非存心無以致知

而存心者又不可以不致知其釋大學又欲學

者存此心於端荘静一之中以為窮理之地窮

衆理於學問思辨之際以致盡心之功凢此皆

學者所共聞至於親筆以命其名援古以勉其

學則惟仲𮗜得之而它人不與也然則仲𮗜将

何以稱此㢤必也主敬以立其本歛然不踰於

法度之中窮理以致其知超然有得於見聞之

表旣以自𮗜又以𮗜人庶乎不負先生付授之

意矣仲覺之諸父皆以明道自任者也歸而求

之當有以啓子之未悟者顧某何𠯁以辱姑誦

所聞以塞其請云

  吕敬伯敬仲字說

永豐吕氏之二子過予於粤山精舎相與講學

焉将告歸合辭以請曰某之昆弟名中與仁者

吾親之命也中之字曰仲仁之字曰山而各配

以甫者友朋之教也吾親之命某等當終身佩

(⿱艹石)交朋之所以教則有未之悉者且中與仁

之義果(⿱艹石)何而區别耶先生為講明之而更有

以字之則幸甚予謝不敏而其請益厪則告之

曰昔者聖賢言道之極致其目有三而巳堯舜

禹之授受則曰中孔門師弟子之問答則曰仁

而子思孟子之立教則曰誠是三者果一乎果

二乎竊嘗思之誠也者以其天理之實而無偽

妄之雜也中也者以其天理之正而無偏𠋣之

失也仁也者以其天理之公而無𥝠欲之蔽也

是三者皆道之全體也虞書言中而不及仁論

語言仁而不及誠夫豈偏於一㢤盖中則無不

仁仁則無不誠矣今吾子伯仲之名或以中或

以仁其亦假之以善稱謂耶抑眞有意於求道

也夫苟有求道之心不可以不知入道之要昔

者子程子嘗言之矣曰敬不可謂中敬而無失

即所以中也敬之中有仁不敬則𥝠欲萬端害

於仁也吁子程子其可謂為人之切歟夫中者

性之徳也仁者心之徳也性無不中嫚易以賊

之斯有時而不中矣心無不仁物欲以汨之斯

有時而不仁矣古之君子惟察乎此故喜恕哀

樂之未發必敬以養之如對神明如臨師保所

以全其本然之中也視聽言動之非禮必敬以

克之如殄㓂讐如去蟊賊所以全其本然之仁

也動静相㴠表裏交進則天理渾然人欲熄㓕

自内逹外無往而非中由體之用無適而非仁

矣盖曰中曰仁萬善之所由出而敬也者又中

與仁之所自立也請以敬之一言而易伯仲之

字可乎嗚呼一念之放逸非敬也一言之矜肆

非敬也一動之躁輕非敬也實未至而𧰟於名

中無本而役於外凢此皆非敬也子歸思其所

以名又思其所以字反躬以求之格物以精之

謹之於方寸之㣲而体之以踐履之實(⿱艹石)是庶

不辱吾字矣若曰假之以善其稱謂而巳是豈

予之所望也㢤

  李自脩祝詞

予友果齋李君公晦之子治年十有五鋭志于

學過予粤山之麓請字焉為本大學之義字之

曰自脩而祝之以辭曰於惟李氏世有徳人懿

㢤澹翁鄉黨稱仁果齋承之志慕聖閾探討服

行是究是力巍巍紫陽百代宗師英材雲従

嗣泗沂君居其間寔曰髙弟得諸心傳親切超

詣廼㒛鼎田廼官儒宮藹然徳聲日大以崇厥

志未醻奄忽飈逝匪君是懐實憫斯世青氊之

託頼此佳兒曰考克承式慰我思維乃先君以

治命子欲稱是名可昧厥指稽諸字書義取攻

治盍即斯言繹之味之昔在曽子猶日三省矧

是𥘉學可忘肅警子質雖敏必重以持勿儇勿

浮廼徳之基至珍且良結緑垂𣗥孰知其功它

山之石爰酌古訓字以自脩𤥨之磨之至善是

求欲身之脩其必由學玩意遺經景行先𮗜有

道是師勝巳是朋擇善固執謹思篤行庶幾果

齋典刑有⿰糹⿱𢆶匹服膺斯言罔或失墜

  劉誠伯字說

予友劉君夣先始名應則字定甫𡻕作噩夣有

以先登告者遂易今名是年秋果以易學冠卿

選或謂君盍更其字君以屬余余惟周官六夣

之占獨所謂正夣者不縁感而得餘雖所因不

同大抵皆感也感者何中有動焉之謂也其動

也有眞有妄夣亦随之雖昔聖賢不能無夣惟

其𥝠欲銷泯天理昭融兆朕所形亦莫非實髙

宗之得說武王之克啇皆是物也(⿱艹石)夫常人則

不然方寸之靈莫適為主欲動情勝擾擾萬端

故厭勞慕佚則徒歩而夣輿馬矣惡餒思飫則

藿食而夣粱SKchar(⿱艹石)是者皆妄也至於因夣而

𫉬(⿱艹石)主父苕榮之歌叔孫竪牛之兆似有其實

矣而卒以基莫大之禍夣其果可慿耶非夣之

不可憑也感之妄故夣亦妄也予觀中庸論前

知之妙而㫁之曰至誠如神夫誠者無妄之名

也天下雷行物與無妄有生之𩔖其孰無之而

舉世滔滔率流於妄者以人賊天之𤽮也故先

儒之傳易曰動以天則無妄矣嗚呼一動之㣲

而天理存亡於是焉決豈不甚可畏㢤今請以

誠伯易子之字如何夫以誠伯之材得於天旣

甚異而疇昔之夣孰不以科第爵秩相期而予

獨惓惓於是者彼之所期者外予之所期者内

也然則誠何所自入曰自敬入敬奚所自始曰

自戒謹𢙢懼始昔之君子晝參諸言行以質其

學之進與否也夜考諸夣𥧌以卜其所得之淺

與深也吾子誠能汲汲於斯㴠泳優繇日進弗

止則将動静一致也夣𮗜一如也夫然後為敬

立誠存之驗然予亦知之而未能至者斯言也

非獨以勵吾子且因以自勵云

  陳平甫三子字說

陳平甫之三子曰琰曰瓉而一未名間謁余使

字二子而名其季焉予謂周官祼圭有瓉用之

於廟𣏌者也(⿱艹石)琬與琰致命於諸侯者也三者

之用各有所宜然其質則皆玉也夫𥙊祀聘問

征伐皆國之大事其器必用玉焉盖物之備五

常者惟王為然故君子貴之也夫物猶以備徳

為貴而况人乎故欲名其季曰琬而字琰曰徳

元瓉曰徳仲琬曰徳季庶幾三子者思其名之

貴則知所以自貴思其字之美則各自勵以全

其美不亦可乎平甫曰然遂書以贈

  詹㬌辰字說

㣲月堕西嶺燦然衆星光明河斜未落斗柄低

復昻感此南北極樞軸遥相當太一有常居仰

瞻獨煌煌中天照四國三辰環侍旁人心要如

此寂感無邉方

  友人詹兄名樞求字字以景辰盖北辰者

  天之樞也天之轉運無窮而樞常不動心

  之應物無方而所以為感者實有似乎此

  故以㬌辰命之詹兄其有以㬌乎此也今

  以文公先生所作感興中一篇貽之云嘉

  定庚辰孟秋下弦日淵書

心者人之北辰漢儒釋孟子巳有是言矣至文

公先生感興詩發明此理尤極其妙盖衆星皆

動而辰常静故能為二十八舎之主百体皆動

而心常静故能為一身之主然所謂静者豈兀

然枯槁之謂㢤寂然不動者此心之体感而遂

通者此心之用顧其所以動者如何爾以理而

動是謂道心以欲而動則為人心道心之發純

乎天理酬酢萬變其主自(⿱艹石)則雖動而未嘗不

静理為主而欲聽命湛然清明物不能撓則雖

人而未嘗不天矣節齋之所以屬吾㬌辰者意

或在此故某也敢申言之

  詹㬌辰四子名字說

詹㬌辰有子四人謁名於余予為命其長曰然

次曰煇又其次曰炎㓜曰炤㬌辰曰四子之名

敬聞命矣字雖旣冠之事然願豫有以教之俟

異時体而祝之也予謝不𫉬廼為之言曰夫火

之始然其光熒熒沃之則㓕煽之則盈火有盈實義見

揚雄觧嘲其在於人善端𥘉發廣而充之斯暢以逹

然之字宜曰充輝光之發積盛乃致釭以膏明

鼎以薪佛蓄徳之義篤實為先由美而大其序

亦然煇之字宜曰實兩火相儷其執孔炎陽亢

而極秪以為愆必嫓以水斯曰旣濟剛柔相資

繄徳之貴炎宜字之以濟赫赫大明旁燭萬理

爝火之㣲其照能幾惟公則溥惟𥝠則偏以公

㓕𥝠廼識其全炤宜字之以公予聞古之祝辭

曰弃爾㓜志順爾成徳今我斯言維古是式爾

齡雖穉其豫戒之勉女問學敬女威儀因言思

義即名求實遹觀厥成期之異日

  王去非字說

始予與九江王君為僚于金陵相好也君名遂

而字頴叔予疑焉鍾山之別余従容語曰子之

學以顔曽自期者也而其字則有取於戰國䇿

士之談抑何名實之戾邪君曰此朋友之命而

非吾先人之意也其盍為我更之予謂因名以

制字因字以自儆則去非為宜盖遂之為言将

成而不可巳之謂也故曰遂事不諫然善焉而

遂之可也不善焉而亦遂之是耻過而作非也

予故曰去非為宜雖然是是非非之決豈必巳

形而後為趨舎㢤復之𥘉九曰不逺復無祗悔

元吉吾先聖以顔氏子為庻幾以其有不善未

嘗不知知之未嘗復行也異時因哀公之問又

以不貳過予之夫顔子之所謂不善豈有可指

之疵而所謂過者亦豈有可名之失毫芒之㣲

有動于中即渙焉氷釋矣此顔氏子所以幾於

聖與又嘗思之幾者動之㣲吉之先見者也是

則萌動之𥘉有吉而巳而先儒乃曰幾善惡何

㢤盖九物之始未有不善者也始焉弗察則反

善而為惡直一嘘吸間爾故君子之學必於其

幾而用力焉幾之未形敬以養之及其将形敬

以察之其惻𨼆邪其羞惡辭遜與是非邪此道

心之萌而易之所謂吉也推而逹之唯𢙢弗至

其可不遂之邪反是則為人心之動善之與惡

於是焉分是則遂其善者而去其不善者此正

吾用力之機也吾子以謂如何君曰然去是十

有五年而後能筆之於牘為字王去非說

  吴仲本字說

予之鄉友吳君少開豁有大志眎世俗迫隘(⿱艹石)

不𠯁巳容則慨然曰天地間物之最鉅者莫海

(⿱艹石)也遂以自名而舉于有司旣得之又屬余為

之字余曰子将以海自居乎抑将學而至于海

乎由前之說則子旣以大自𠯁矣予尚奚言由

後之說則子方務進而不巳也請以孟子源泉

混混之義為子告可乎吁水之能流而不息以

至于海者以其有本也易曰山下出泉蒙夫山

者泉之本所積者厚則其流不窮不然則溝澮

之集其涸可立待爾故字子曰仲本子其循名

思義顓脩其所謂本者則於大也可幾矣不然

則好大而不為大予不為子願焉

  俞深父字說

嚴陵俞氏子奫謁余更其名予曰是不必更也

昔人云奫泫澄深是則奫之為義可識矣今請

仍子之名而字之曰深父夫學者之於道非淺

易輕浮之可得也史稱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雲黙而好深湛之

思余取以為法焉故亦以字吾子

  孫子陽字說

旴江孫君南謁字於予予語之曰四方一也而

古者聖人獨惟南之鄉豈非以至陽之所在乎

夫陽生於北盛於東至南而極矣陽不極不為

乾善不極不為君子易於陽之将進則引而伸

之於隂之将萌則距而塞之善治身者亦然改

過而遷善克巳而復禮皆進陽消隂之事也子

誠有意乎則願以子陽為子字嗚呼子陽其思

所以用力乎㢤子之鄉有南豐先生嘗字其學

者而警之曰子毋徒善其稱謂而巳僕請借以

為子規

  陳子公字說

永嘉陳侯均以尊君之誼易今名且告于西山

傁眞某曰盍為之字予按字書均者平也等也

徧也周禮一書言均民均國者非一詩之刺尹

氏曰秉國之均不平謂何而吾先聖亦曰不患

寡而患不均也然則斯名之義大矣夫䖏物之

平視物之一及物之周三者天下之至善也雖

㣲聖賢疇不樂諸然世之人訖莫之能者有以

賊之也賊之者何曰𥝠而巳爾是物也其萌財

鍼芒其害溢穹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氏為我一毛弗捐 --捐白圭壑

鄰千里成淵職是故也昔之君子自事其心惟

日三省一或有是則猶去食根之蟊迸伏垣之

盜疾起而赴之不敢或後者以是物也穴吾靈

臺則欲勝而䘮仁利滋而毁義嶮𡾟横出焉得

而平町畦角立安得而一愛惡多𡵨又SKchar従

周徧邪故𥝠者衆慝之源而以公去𥝠者萬善

之本也吾子敏學而好脩且有志於及物者請

以子公為子字如何侯竦然曰此一字箴也願

幸而筆之於牘以為吾終身規予曰唯唯

  𥙿說

大易三陳九卦而曰益徳之𥙿也夫益之所以

𥙿者何㢤見善則遷而衆善皆歸焉有過則改

而纎惡不存焉優游天理之中而無人欲之危

迫夫焉得不𥙿然聖人又言益長𥙿而不設譬

之苗稼然浸灌滋培日加益而不自知是之謂

長𥙿(⿱艹石)有設張造作之心則是揠苗而助長矣

何𥙿之云馬君伯華問𥙿說於𡊮子𡊮子語之

盡教之至而復以問予予謂伯華而能充此心

夫焉往不𥙿故以所聞告之

  劉嗣忠命名說

建陽劉君純以儒家子慨然有當世之志方盗

起汀樵全閩皆震動建陽宻接昭武人情尤憂

危君獨傾貲募壮士為扞衛鄉井計嘗一再與

賊戰剉其鋒昭武守王侯遂請于朝改宣教郎

知邵武縣時王師在汀劍諸盜次第平獨下瞿

負固不服有司數諭之無降意君不欲累王師

徑提所将兵擣賊巢㧞柵欲入㑹日且暮衆寡

弗敵死之招捕使以其事聞詔予一子官嗚呼

君雖死其義凛烈然猶生也世之異議者顧従

而訾之謂其輕身以挑賊夫使當世之有官守

者人人能重國事而輕其身人人能不畏賊而

敢與之角區區蛇豕之群安能長驅深入所至

如蹈空虚之境乎莫難於死而猶忍交喙以議

之其不與人爲善亦甚矣頼 朝廷清明崇奨

忠義録其子以官於是君之大節昭然𭧂白於

世君之子年雖㓜而風骨不凢盖必能保其家

故為名之曰嗣忠使知勉焉紹定五年十一月

癸丑同郡眞某書

 箴

  思誠箴為陳(⿱艹石)虚作

誠者天道本乎自然誠之者人以人合天曰天

與人其本則一云胡差殊盖累於物心為物誘

性逐情移天理之眞其存幾希豈惟與天邈不

相似形雖人斯實則物只皇皇上帝命我以人

我顧物之抑何弗仁維子思子深憫斯世指其

本源祛俗之蔽學問辨行統之以思擇善固執

惟日孜孜狂聖本同其忍自棄人十巳千弗至

弗巳雲披霧卷太虚湛然塵掃鏡空清光自全

曰人與天旣判復合渾焉一眞諸妄弗作孟氏

⿰糹⿱𢆶匹之命曰思誠更兩鉅賢其指益明大㢤思乎

作聖之本歸而求諸實近非逺

  勿齋箴

箕子陳洪範五事曰貌言視聽思顔淵問仁夫

子旣告之以克己復禮為仁至問其目則又告

之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而思不與焉何㢤某嘗聞之勿之為言禁止之

謂也耳目口躰因物而動非心為之主宰其孰

能止之然則勿云者正指心而言也特學者弗

之察陳無競以勿名齋某請推演其義而為之

箴箴曰 天命之性得之者人人之有心其孰

不仁人而不仁曰為物役耳蕩於聲目眩於色

以言則肆以動則輕人欲放紛天理晦𡨋於焉

有道禮以為凖惟禮是繇匪禮勿徇曰禮伊何

理之當然不雜以人一循乎天勿之為言如防

止水孰其尸之曰心而巳聖言十六一字其機

機牙旣斡鈞石必随我乘我車駟馬交驟孰範

其驅維轡在手是以君子必正其心翼翼兢兢

不顯亦臨萬夫之屯一将之令霆鍧飈馳孰敢

奸命衆形役役統于心官外止弗流内守愈安

其道伊何所主者敬表裏相維動静俱正莠盡

苗長醅化醴醇方寸盎然無物不春惟勿一言

萬善自出念茲在茲其永無斁

  夜氣箴

子盍觀夫冬之爲氣乎木歸其根蟄坯其封凝

然寂然不見兆朕而造化發育之妙實胚胎乎

其中蓋闔者闢之基正者元之本而艮所以為

物之始終夫一晝夜者三百六旬之積故冬為

四時之夜而夜乃一日之冬天壤之間羣動俱

閴窈乎如未判之鴻濛維人之身嚮晦宴息亦

當以造物而為宗必齋其心必肅其躬不敢弛

然自放於牀第之上使慢易非辟得以賊吾之

𠂻雖終日乾乾靡容一息之間㫁而昬㝠易忽

之際尤當致謹戒之功盖安其身所以為朝聽

晝訪之地而夜氣深厚則仁義之心亦浩乎其

不窮本旣立矣而又致察於事物周旋之頃敬

義夾持動静交養則人欲無𨻶之可入天理皦

乎其昭融然知及之而仁弗能守之亦空言其

奚庸爰作葴以自砭常凛凛乎瘝恫

 頌

  潭州復稅酒頌

嘉定十六年五月戊辰有 詔復潭州稅酒灋

某拜手作頌以紀其實俾邦人父老咏歌

於無窮其詞曰

  洞庭之南  衡嶽之麓  盤盤大都

  維楚舊服  𡻕在元(⿰黑戈)  帝命下臣

  錫爾麾符  恵鮮我民   予闢四門

  視聽無鬲  一夫傷嗟   (⿱艹石)在朕側

  臣拜稽首  帝仁其天   奔赱奉承

  敢或弗䖍  來說于郊   訪爾父老

  女欲女言   女慼女告   昔豐且SKchar

  曰維樂都  今瘠而瘁   曷其致諸

  父老曰嗟   民瘼孔庻  (⿱艹石)時𣙜酤

  斯患之鉅   為法穽民   莫如糟丘

  欲措于安  維舊之由  廼案圖書

  廼諏掾史  廼奏廼陳   請復其始

   昔在中興   舎榷而征   民既胥樂

   官維省刑   有臣棄疾   易征而𣙜

   正論盈𨓍   爭折其角   皇皇孝宗

   有詔赫然  曽是藩臣   廢置可顓

   藩臣為誰   前恭後丙   維利是漁

   罔顧君命  科調紛紜   徧于属州

   禁如牛毛   犯者愈稠   維帝命臣

   邦本是殖   臣不以聞   其辠當殛

   天子曰嘻   念彼逺人   其可爾奏

   往敷吾民   臣旣承命   斟酌損益

   爾俗所安  無改於昔   爾賦所入

   則惟其輕  維以便民  匪曰取𫎣

   爾有父母   孝養宜厚   𡻕時奉觴

   以介爾親夀 爾有宗族  (⿱艹石)(⿱艹石)

   獻酬交歡  愛敬斯存   爾飲于郷

   少長是序  銷其争心   復爾淳古

   維以成禮  勿⿰糹⿱𢆶匹滛   苟湎且滛

   則匪太守之心 咏歌太和  沐浴膏澤

   於斯萬年  毋忘我    天子之徳

   作此頌詩  碣于通逵  維後牧臣

  勿替引之

 銘

  西齋銘

心誠求之父母之保赤子不忿不疾聖賢之待

頑民大慈平等佛菩薩之憫衆生深心惻怛大

醫王之救病者爲政者以是存心庶乎亡負

人之𭔃矣

  虚舟銘

   余嘗喜誦荘子虚舟語長沙郡齋有小

   室名方舟欲易之未暇也𩀱井黄子廼

   以為名余忻然為作四言

萬斛之舟不楫不維浟浟長川縦其所之云誰

有舡適與之觸舟本何心奚怨奚讟徳人天逰

其中休休我無愛僧物自春秋雨露零零孰知

其徳雪霜凝凝豈曰予刻伯氏無尤季平見思

懐㢤兩賢心事可師紛紛小夫欲蔽𥝠窒森然

戈矛動與物敵涪翁有言吾誰踈親子令自名

豈其後人世塗漫漫濤激浪洶往安子行萬變

勿動

  䝉齋銘并序

   桂陽史君張侯某以蒙名齋西山傁眞

   某取果行育徳之義為之銘其辭曰

物盈兩間有萬其數天理流行無一弗具維象

之顯理寓乎中反而求之皆切吾躬觀天之行

其敢遑息察地之𫝑亦厚於徳天人一體物我

一源驗之羲經厥指昭然卦之有𫎇内險外止

止莫如山險莫如水SKchar不曰水而謂之泉濫觴

之𥘉其流㳙㳙其出之㣲(⿱艹石)未易逹其行之果

則不可遏有崇茲山潤澤所鍾維静而止出乃

不窮始焉一勺終則萬里問奚以然有本如是

是以君子取法于斯維義所在必勇于爲維行

有本繄徳焉出是滋是培其躰乃立静而養源

澄然一心動而敏行萬善畢陳厚化川流𥘉豈

二致溥愽淵泉其用弗匱於惟簡肅賚有此孫

揭名齋扉目擊道存養正於蒙奚必童穉終身

由之作聖之地

  楮衾銘示子志道

楮君之先滕同厥宗麻源湛盧豈其分封粤有

智者創之爲𥿄傳聖賢心衣𬒳萬世巧者述之

製爲斯衾覆冐生人厥功亦深𦍤風怒號大雪

如席晝且難勝况於永夕豈無纎纊衣以厚繒

擁之髙眠可當嚴凝井地不行民俗多窶終𡻕

之厪弗給布絮一衾萬錢得之昌繇不有此君

凍者成丘我嘗評君蓋具四徳盎兮春温皜𠔃

雪白廉於自鬻樂於燠貧誰其似之君子之仁

我方窮時惟子與處豈如弁髦而忍棄女不㰱

而盟偕之終身且将傳之于萬子孫咨爾小子

惟素可寳敝緼是慚豈曰志道奢不可縦欲不

可窮去華務實前哲所同以侈致䘮何羡乎季

倫之錦障以徳見欽何陋乎温公之布衾忲心

一開其流SKchar巳獸攫狼吞寔自兹始故曰儉者

廉之本廉者行之先吁嗟汝曹可不勉旃

  絅齋銘為東巖王次㸃

衣錦絅衣裳錦褧裳有美于中而弗自章云胡

昔人(⿱艹石)是其晦為巳之功無與乎外懔焉戒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于𨼆于㣲我欲亡愧匪蘄人知充實光輝其積

莫揜而我之心惟一韜歛細人有善汲汲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敝緼中閟文錦外張孰知聖門回愚參魯樸兮

(⿱艹石)無至美森具中庸之末凢八引詩聲臭泯然

繇此其基淵乎㫖㢤聖學之妙入徳之門曰惟

至要猗歟王子日䖏此齋益深益㣲古人與偕

  敬義齋銘

惟坤六二其徳直方君子體之為道有常内而

立心曰直是貴惟敬則直不偏以陂外而制事

曰方是宜惟義則方各當其施曰敬伊何惟主

乎一凛然自持神明在側曰義伊何惟理是循

利害之𥝠罔汩其真静而存養中則有主動而

酬酢莫不中矩大㢤敬乎一心之坊至㢤義乎

萬事之綱敬義夾持不二不忒表裏洞然上逹

天徳昔有哲王師保是詢丹書有訓西靣以陳

敬與怠分義與欲對一長一消禍福斯在怠心

之萌闒焉沈昏欲心之熾蕩兮狂奔推此二端

敗徳之賊必壮乃猶如敵斯克怠欲旣泯敬義

斯存直方以大恊徳于坤一念少差眡此齋扁

嚴師在前永詔無倦

 賛

  自賛

莫𥬇頺顔蹙額只堪短棹扁舟明月一輪如水

問君還觧傳不

  𡊮廣㣲眞賛

傳絜齋心得慈胡髓方寸虚明燭千里是為鄮

山子𡊮子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第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