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一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二十二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二十三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二十二

翰林詞草

  答詔

   賜金紫光禄大夫右丞相史彌逺辭免

   進呈安奉 三祖下第七世仙源𩔗譜

   髙宗皇帝寳訓 今上皇帝玉牒 今

   上皇帝㑹要禮畢三局提舉官并進呈

   安奉玉牒禮儀使各特與轉兩官依例

   加恩令學士院降詔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日卿總領諸儒以四書  祲容縟典

視昔有加或謂一時文物之盛 巳孰知其深

助朕徳而有裨治功㢤蓋檻宗支之籍則思睦

族不可忘讀典謨之訓則思成憲不可失若朕

凉菲雖㣲足書然行一政令而史牒紀之講一

典禮而㑹要傳之使予惕然益知爲君之難者

亦書之力也卿以鴻儒提鉅筆又以元宰贊盛

儀懋賞之行其SKchar可後徃恭朕命母復㢲詞所

辭冝不允

  賜正議大夫知樞宻院事兼參知政事兼

  太子賓客雷孝友再上奏劄子乞歸休田

  里不允不得再有陳請詔

勑具悉朕内修經國之摹外講安邊之畫念端

委廟堂而共政惟二三臣苟折衝尊爼之有人

賢十萬衆卿以魁壘之器雄剛之材正色立朝

真後凋之松柏同心輔政有相濟之鹽梅當夙

宵圖乂之秋正上下交修之日眷時邇列稀若

晨星獨我老成屹如砥柱俾朕躬之有頼諒天

意之使然與其志在丘園冀𥝠情之適孰若心

存社稷合大義之公徃佩予言勉綏爾位所請

冝不允不得再有陳請

  賜正奉大夫守吏部尚書兼太子詹事兼

  修國史兼實錄院同修𢰅汪逵辭免除顯

  謨閣學士提舉佑神觀依舊兼太子詹事

  兼修國史實錄院同修𢰅仍令赴曰參恩

  命不𠃔詔

勑具悉朕以尊用老成爲重挽之唯恐弗留卿

以保全名節爲髙去之唯恐不力故於二者思

擇其中釋銓筦而侍真祠所以示閔勞之意列

清廂而輔儲禁所以示貪賢之心卿猶固辭其

𧨏安在所辤冝不允

  賜寳謨閣直學士中大夫新知潼川府劉

  光祖乞提舉宫觀一次不允詔

勑具悉昔在 先朝有臣趙抃立朝則忠於君

治郡則仁於民朕緬懷遺風謂不復見求之當

世廼得其人卿以剛毅正直之資兼慈祥樂易

之徳曩司言責誠節貫于天淵比典藩維惠澤

流于江漢揆諸前哲異世同心維時梓潼繄乃

舊服徒得君重慰吾父老子弟之思政雖家居

何以過此奉祠之請非所欲聞所請冝不允

  賜正議大夫守兵部尚書兼詳定勑令官

  兼權吏部尚書李大性辭免除吏部尚書

  兼軄依舊日下供軄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朕惟銓綜之𭔃古今所難雖一定若權

衡蓋自有不欺之法非至明如水鏡豈䏻勝無

窮之姦故法非人而莫行官以人而後重而况

軄亞近輔位尊文昌必得耆舊之臣乃當𨕖用

之意卿蚤列灋従為時名流愽貫群書扵典章

尤所該洽周行萬里扵情僞靡不照知必能

鑒裁之公收平允之譽徃共乃軄稱朕志焉𠩄

辤冝不允

  賜通奉大夫權刑部尚書兼太子右庶子

  兼同修國史實錄院同修撰兼給事中兼

  直學士院曾從龍辤免除禮部尚書兼軄

  並依舊日下供軄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昔虞書之論天秩實在天討之先周官

之設邦𠛬列於邦禮之後蓋法令特輔治之具

而敎化有範民之功朕方修明舊章蒐舉墜典

自非當世豪英之士孰識古人制作之源卿學

足以致知才足以大受廣廷待問首陳𭛌勉力

行之言状歳躋荣巳著老成重徳之望惟時宗

伯政待鴻儒與其嬰簿書獄訟之勞孰若付爼

豆禮文之事庶因稽古之暇罙盡告猷之忠徃

悉乃心庸稱朕志所辭冝不允

  賜通奉大夫新除禮部尚書兼太子右庶

  子兼同修國史實錄院同修撰兼給事中

  兼直學士院曾從龍辭免兼實錄院修撰

  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朕𮗚 咸平之世去 太祖太宗未

逺也而我 章聖皇帝喟然深念亟命纂修正

史於是各臣楊億輩寔膺是選越五載而書用

成筆削得人其效如此於惟中興 三聖授受

功徳盛矣而汗青之典猶未就緒朕甚恧焉卿

文紹卿雲學冨班馬必䏻以大手筆成一家言

徃㢤勿辭副朕所望所辭冝不允

  賜資政殿大學士正議大夫知興元軍府

  事兼管内勸農管田使充利州路安撫使

  馬歩軍都總管四川制置大使安丙辭免

  除同知樞宻院事兼太子賓客日下起發

  赴院治事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昔在 阜𨹧之盛緬懐蜀道之難選任

惟精率取一時之傑功庸旣懋必躋兩地之嚴

仰窺宏墓厥有深㫖卿以魁壘之器雄剛之材

忠義貫乎神明威名震乎戎落百年彛鼎丕昭

曠世之勲萬里岷峨坐復承平之觀念宣勞之

浸乆豈圖任之可忘渇聞話言想見風采肆擢

陪於右府併參護於春宫顧南渡中興以來餘

八十載(⿱艹石)西州與政之彦凡六七人皆甞服采

于朝始拜登庸之寵維卿殊遇眡昔尠儔冝追

聞命引道之風庸副側席待賢之意所辞冝不

  賜顯謨閣直學士太中大夫知潼川軍府

  事兼管内勸農使兼提舉潼川府界渠州

  懐安等軍兵廵撿盗賊公事劉甲辭免除

  寳謨閣學士知興元府兼本路安撫使塡

  見闕兼節制本路屯戍軍馬就送還人限

  一日起發之任候任滿前来奏事時暫兼

  權四川制置司軄事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朕顧詹南鄭屏蔽西陲鄰境多虞政保

邉之當急元戎新易念謀帥之孔艱非威名素

著不足以慹敵心非恩信乆孚不足以尉民望

愽參于衆未有如卿故擢專帥閫之雄仍暫領

制垣之重庶㡬麾幟弗改而氣自精明鈇龯未

施而人自畏服此朕仰成之本意亦卿夙負之

壮猶胡爲抗章未即引道夫勞法從以劇煩之

𭔃屈高年於扞禦之衝顧朕至懐良非獲巳諒

以急病遜夷之素必無辭難就佚之私亟拜恩

徽寛吾憂顧所辭冝不允

  賜資政殿學士通議大夫知潭州軍州事

  兼管内勸農營田使充荆湖南路安撫使

  馬歩軍都緫管衛涇辤免除資政殿大學

  士知隆興府江西安撫使填見闕恩命不

  允詔

勑具悉朕惟尊方鎭之𫞐所以衛王室優大臣

之礼所以重朝廷卿夙負軼材蔚爲偉器參國

枋於萬化更新之日有彌縫輔贊之功建帥旄

於一方甫定之餘有鎮靜綏懐之畧顧方深於

嘉頼廼婁丐於歸休爲爾相攸莫如自近大江

西南綿數千里昔稱㑹府之雄中興牧伯餘四

十人半用政𡍼之舊申加𨺚委就陟寵名使周

邦喜良翰之臨知朕志軫斯民之厚尚體玆意

母為固辤所辤冝不允

  賜朝議大夫試尚書禮部侍郎兼中書舎

  人兼修玉牒官兼侍讀范之柔辭免𫞐刑

  部尚書日下供軄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維我 皇祖肇開邦圖首除五季之滛

刑㓎復成周之中典俾天下元元之蕃庶各保

其生而國家世世之康寜皆基于此顧朕凉菲

敢忘纘承肆擇儒英進司邦禁庶闡洽徳好生

之化以爲析天永命之原卿剛毅而𥙿和清明

而簡重愽參于衆冝在此官昔文正議仲約之

刑不欲開人主以殺戮之漸忠宣爭新州之獄

獨思爲朝廷存長厚之風諒惟世臣深識此意

亟其抵服副朕𨕖掄所辭冝不允

  賜資政殿學士通議大夫知潭州衛涇上

  表再辭免除資政殿大學士知隆興府江

  西安撫使恩命不允不得再有陳請詔

勑具悉日者豫章郡以𡙇牧聞朕腃焉西顧曰

此 孝宗皇帝龍濳之舊服也𬓛江而帯湖物

衆而地大非吾股肱舊人功在王室而澤在生

民莫宜居之顧咨近臣咸以卿對朕於是有五

月乙亥之詔焉詩不云虖在彼無惡在此無斁

夫䏻使政孚于湖南而不䏻使化行於江右者

非所聞也亟脂而車庸答民望所辭冝不允不

得再有陳

  賜資政殿大學士正議大夫安丙辭免除

  𮗚文殿大學士知潭州兼荆湖南路安撫

  使填見闕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朕以卿威名夙著冝入贊機廷卿廼以

疢疾自言願退休祠館将必行朕命則非所以

示閔劳之心若遽聴卿歸又非所以盡貪賢之

𧨏深求其當冝適厥中維紫宸於近軄爲獨髙

維星沙於外藩爲SKchar佚寵名赫奕實均廊廟之

瞻嘯諾優䌛仍遂湖山之樂其體相攸之意母

形知止之言所辭冝不允

  賜金紫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

  子少師魯國公史彌逺辭免以 皇太子

  講毛詩終篇特與轉行一官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朕遹觀前代之隆莫重元良之敎出則

有師入則有保旣皆𨕖用於正人邇之事父逺

之事君欲使深明於大義惟六詩之當究在三

善以尤先卿蔚以鴻儒乆陪鶴禁周旋羽翼獨

高園綺之功導迪性情匪顓毛鄭之學屬檻終

篇之奏徧推横帙之褒矧吾元臣可後寵秩其

祗予命益旣廼心所辭冝不允

  賜禮部尚書兼太子詹事兼給事中兼直

  學士院曾從龍華文閣學士兼太子詹事

  戴溪刑部侍郎兼太子左諭徳劉爚辭免

  以 皇太子講毛詩終篇各特與轉行一

  官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朕惟求多聞乃有獲實哲王永世之規

不學詩無以言蓋聖門敎子之灋肆疇端士俾

翼元良必先六義之陳以禆三善之懿卿心傳

洙泗學陋毛韓其於従容諷誦之間居多涵泳

性情之益旣終厥帙冝奨爾劳其亟佩於寵光

尚益廑於輔導所辭冝不允

  賜資政殿大學士正議大夫安丙上表再

  辭免除𮗚文殿學士知潭州兼荆湖南路

  安撫使填見闕恩命不允不得再有陳請

  詔

勑具悉廼者念卿乆勞于外擢贊本兵之任冀

聞告后之猷疊檻來章具陳至意謂方脫瞿唐

之嶮願少休荆渚之間義雖急於親賢恩尤

於從欲故待以宰臣之禮而付之連帥之權蓋

徇忱辭匪縁他故而卿乃惟多言之是畏思勇

退以自謀聞之憮然慮亦過矣朕方推誠耆哲

務全終始之恩卿其戮力國家勿以中外爲間

所辭冝不允

  賜金紫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

  子少師魯國公史彌逺辭免爲進呈安奉

  髙宗皇帝中興經武要略了畢提舉官就

  差禮儀使各特與轉兩官依例加恩令學

  士院降制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朕惟我 烈祖以天授之資再造鴻業

雖神機妙筭不可迹窺至於整戎經武之方安

邊制勝之畫布在方筞煥如日星其在菲SKchar

忘取法肆命纂輯裁為一書歷年于茲廼克登

奉提綱領使卿實顓之稽諸舊章其可不賞昔

下武之詩爲⿰糹⿱𢆶匹文而作也卿其輔朕懋建長筞

以明昭于前人光時乃朕志區區品秩何足以

辞所辭冝不允

  賜寳謨閣直學士朝議大夫前知成都府

  路安撫使黃疇若辭免除兵部尚書兼太

  子右庶子恩命不允詔

勑具悉維蜀萬里在天一方自昔 祖 宗之

時巳𨺚牧守之𭔃當其臨遣必有以寵其行越

旣勞還必有以旌其SKchar卿曩繇邇列出撫逺民

其威名立㫁有張詠之風其簡易弗苛如趙抃

之政使蠶叢魚鳬之舊俗咸厎樂生雖白狼槃

木之諸夷亦皆効順旣寛西顧爰命東歸間闊

六年喜風神之尚壯諄勤三䟽偉論議之可𮗚

冝登夏官常伯之聮併領春宫中護之職其思

羙報母事謙辭所辭宜不𠃔

  賜朝議大夫新除㩲兵部尚書兼太子右

  庶子黄疇若乞𢌿祠禄不允詔

勑具悉朕以卿去國六年守藩萬里念不見賈

生之乆故式遄山甫之歸置之大司馬之聮寵

以中庶子之軄方將屢趣燕閒之對俾罄所懐

庶㡬力陳鯁諤之規有禆予聴偶茲移疾遽欲

節安旣非盡瘁事國之素心亦豈側席待賢之

本志其思加嗇亟厎有瘳茍未遂於造朝政何

嫌於予告所請冝不允

 批答

  賜起復正議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

  子少師史彌逺再上表辭免 皇大子𠕋

  寳推恩轉行一官恩命不允仍断来章批

  答

省表具之朕聞子奪不同惟功是眡辭受何常

惟義之歸當予而刓印非所以勸功冝受而循

墻非所以合義若昔聖賢之論尤嚴取舍之間

苟有其名則兼金之重孟子弗以爲非不由其

道則五两之㣲楊雄猶以爲泰今卿輔成儲貳

之徳於朕蓋有社稷之勲祇進一官顧形三請

夫贊龍樓之禮豈如衛翼之誠深伸虎拜之㳟

孰若師承之道重况循常典非出異恩冝悉眷

懐母煩詞費所辭冝不允來奏云以疾不及贊龍樓之禮伸虎拜之

恭故

  賜嗣秀王師揆辭免除少保依前皇伯奉

  國軍節度使充萬夀觀使加食邑食實封

  恩命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三孤之官在周爲寅亮天地之軄今

雖名存實異然命數禮秩蓋與丞相等朕未甞

輕於授人也卿以温良易直之資耆明醇茂之

識爲宗室𥙊酒視儀三事亦旣有年肆予考之

𢑱章登拜亞保非獨侈鉅典之成而已亦俾振

振麟趾之族知有徳如卿然後足以當此位其

爲勸勵不旣多乎亟其祗欽母遏朕命所辭冝

不允

  賜嗣濮王不儔上表再辭免特授檢校少

  保依前昭慶軍節度使提舉佑神觀嗣濮

  王加食邑食實封恩命不允仍斷來章批

  答

省表具之夫建元子以奉粢盛褒同姓以壯藩

翰其事雖殊其爲尊祖重本一也孟子曰古之

人所以大過人者無他善推其所爲而巳矣今

朕因父子之親而施恩宗族非善推所爲之𧨏

虖方將以是勵風俗厚人倫以敎天下之愛卿

言雖力不得而従所辭冝不允仍㫁来章

  賜嗣秀王師揆再上表辭免除少保依前

  皇伯奉國軍節度使充萬夀觀使加食邑

  食實封恩命不允仍㫁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讀詩至大雅曰懷徳維寜宗子維

城未嘗不置書三歎也於虖有國家者其可不

寵綏同姓以爲藩垣之𦔳㢤𦕈予小子嗣守丕

緒惟修徳以固宗子者未嘗一日忘庶㡬行葦

忠厚之風興於今日而况予一人伯父之尊

三朝屬籍之老褒崇之典其庸可後虖升華三

孤亦旣晚矣卿而不冝尚誰冝之趣祗朕恩母

或多遜所辭冝不允仍㫁来章

  賜正議大夫史彌逺再上表辭免特授光

  禄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子少師奉

  化縣開國公加食邑食實封恩命不允仍

  㫁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聞諸孟子曰所謂故國者非謂有

喬木之謂也有世臣之謂也蓋惟世臣與國同

體故當以安社稷爲恱不當以辭爵位爲髙卿

忠正勤勞素明斯𧨏廼者纍然在疚尚䏻體眷

𠋣之重勉服厥位以圖經綸之功况今祥禫旣

終禮制無闕是固悉心輔政之日也甲寅制書

誕告有位羣工庶正僉曰允㢤卿其祗服訓言

迪朕不逮君臣同心克享上帝以迓續無疆之

休卿亦與有無窮之聞豈不賢於辟寵之煩乎

所辭宜不允仍㫁来章

  賜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子少

  師史彌遠再上表辭免 皇太子講授春

  秋終篇特與轉行一官恩命不允仍㫁来

  章批答

省表具之昔漢明帝之爲太子也䏻辨南陽之

牘光武嘉之或謂其天資之美實然抑不知帝

以十歳而通春秋揆事應物之權未有不繇學

出者然以察爲明而昧君人之體殆當時輔導

者之責虖睠吾元子蚤SKchar春宫而䏻建至筞以

安朝廷舉宏綱以尊君父非深窮春秋之大義

者疇克知之夫非學無以通經非師無以明理

磨礲浸灌日就厥徳卿之力爲多豈以訓迪之

勞而忘褒陟之寵忱辭雖切匪朕欲聞所辭冝

不允

  賜太中大夫知樞宻院事雷孝友正奉大

  夫參知政事樓鑰太中大夫同知樞密院

  事章良䏻端明殿學士通奉大夫簽書樞

  密院事宇文紹節兼太子賓客再上表辭

  免 皇太子講授春秋終篇各特與轉行

  一官恩命不允仍斷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三代之敎太子必使明孝仁禮

義之經六㙯之有春秋所以著父子君臣之道

愽求鴻碩敷闡精微卿以股肱之良參羽翼之

重雖靡勞於誦說實深頼於儀刑越旣終篇所

冝論賞夫學爲王者事匪專多訊之勤而習與

正人居自有不言之益云胡抗奏自托罔功明

兩作離當勉禆於令徳日三成魄母徒貢於謙

言所辭冝不允仍㫁来章

  賜文武百寮宰臣史彌逺等上表奏請皇

  帝御殿復膳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朕以𦕈身獲承宗廟常懼弗稱以累

付託之明屬者風霆之警厥證甚異惟徳菲薄

晻于政理故天動威以顯朕郵在易有之洊雷

震君子以恐懼修省是用惕然貶食避殿蓋不

若是無以見朕畏威罪巳之誠惟卿等恊同一

心飭正庶事以輔子不逮廼所望也若夫抗章

所陳蘄復常度顧朕寡昧方念弗足以御九筵

之峻享四海之珍省愆未皇其敢議此尚體斯

意母重有云所請冝不允

  賜文武百寮宰臣史彌逺等上表再奏請

  皇帝御殿復膳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天人之應有若合符言行之㣲

皆足致異比以烈風雷雨之警惕若上帝 祖

宗之臨遇災何止於側身方食殆㡬於失匕亟

虚正宁仍郤珍羞雖盡行挹損之文尚恐非感

通之實而未逾信𪧐遽復故常雖衆志之願然

在𦕈躬其安敢况屬郊禋之邇正蘄神聴之歆

當益懋於寅威庶遄臻於昭假朕固有待卿母

重陳所請冝不允

  賜史丞相彌逺再辭免 皇太子讀 三

  朝寳訓終篇轉行一官恩命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治效之隆替原於家法之廢興

使夏之嗣王常遵大禹之戒而周之奕世弗墜

文王之謨永平故事與漢以俱存正觀元龜終

唐而克鑒則其享國之有永詎止如今之所觀

肆惟𦕈躬祗蹈先訓寳若珪璧銘之槃扜旣以

是而飭身復用之而敎子庶一道之相⿰糹⿱𢆶匹視百

王而有光卿以元愷之才居綺園之任陪輔SKchar

乆講明獨深俾重暉之徳愈新而盤石之基益

壯此而弗賞何以懋功陳義固辭豈朕所望所

辭冝不允

  賜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摳宻使兼太子少

  師永國公史彌逺上表再辭免勑令所修

  進吏部條法總𩔖及百司吏軄𥙷授法了

  畢特轉兩官依例加恩仍進封魯國公令

  學士院降制恩命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卿以經世之學佐王之謩自登翼於

萬機首整齊於百度群材彚進蔚有 慶暦

元祐之風公道砥平浸還 乾道 淳熈之舊

復以餘力裁成信書近酌唐銓别薦紳之流品

逺參漢律旌刀筆之勞䏻坦然甚明来者可考

如權衡之設輕重不得而𥝠若涇渭之分清濁

靡容其混迄底章程之定允資筆削之嚴渙汗

甫須謙辭巳上知卿盛徳居存避寵之心顧國

舊章難廢懋功之典徃欽詔諭亟服恩徽所辭

宜不允

  賜呉琰上表再辭免除檢校少保加食邑

  食實封恩命不允仍㫁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愽觀圖史之傳歷考后妃之徳苟

内助之賢嘗有功於社稷則外家之福必流及

於子孫故周之任姒世爲諸侯而漢之馬鄧門

多賢者天道非逺較然可知維我 國家壷儀

最盛是生 聖后光輔中興保佑 三朝與定

大筞功徳之懿有光前聞肆卿一門寵榮舄奕

將旄公衮先後相望而自比年以来老成凋落

環顧近屬惟卿獨存慨然興懐思𠩄以褒異者

久矣郊㮒大慶中外所同揚于大廷俾眡孤保

所以報層闈之恩而爲内里之勸也朕志有在

卿其勿辭所辭冝不允仍㫁来章

  賜通奉大夫參知政事兼太子賓客章良

  䏻上表再辭免 今上皇帝㑹要禮畢轉

  官恩命不允仍㫁來章批答

省表具之昔魯邦之寢敵謀在䏻秉於周禮世

柤之恢皇業由復用於漢儀則知典法之廢興

實繫國家之𨺚替於惟我 宋近酌有唐勒成

㑹稡之書具紀施行之實使後世由之而稽决

有司即是而討論豈曰空文厥惟鉅典而卿蔚

以使領相予禮容旣登奉之告成豈褒崇之敢

後徃祗渙命勉抑謙詞𠩄辭冝不允仍㫁来章

  賜通奉大夫知樞宻院事無參知政事無

  太子賓客雷孝友上表再辭免進呈安奉

 高宗皇帝寳訓禮畢轉官恩命不允仍㫁

  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惟治道之隆替原於家法之廢興使

夏之嗣王常遵大禹之戒而周之奕世弗墜文

王之謨則其饗國之甚長何止如今之所睹𬗟

惟 髙廟載造我家凡其一話一言莫匪大經

大法念旣服行於平日更將詒示於後人肆命

纂修式嚴豋進而卿蔚以近弼相時盛儀可無

便藩恩命之加以示欽承祖訓之重尚體兹意

勿復有陳所辭冝不允仍㫁来章

  賜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子少

  師魯國公史彌逺再上表辭免三𡱈進書

  轉官恩命不允仍斷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卿以研測聖㡬之學鋪張王度之文

獨秉政鈞兼持史筆叙 列聖億萬斯年之世

繫粲焉金技玉葉之輝裒中興三十六載之叡

謨重於洪壁赤刀之寳舉嘉㤗 開禧之行

事倣李衢蘇冕以成書並詒悠久之傳帥自總

提之力夫制作國之大典朕不敢輕爵賞君之

大權朕不敢廢勉祇渙渥母守謙辭所辭冝不

允仍㫁來章

  賜朝奉大夫試左諫議大夫兼侍讀鄭昭

  先辭免除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宻院事兼

  權參知政事兼太子賓客恩命不允仍㫁

  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求當世之彦相與建當世之功有

大臣之材莫如有大臣之度蓋心平乃可揆物

非量愽不䏻受人故甞即其議論之間因以觀

其平昔之緼卿性資龢𥙿徳宇靚深探厥淵源

一本聖門之正學望其容貌知爲天下之偉人

自陟朝行徧居言責無偏無陂務持公道之衡

不激不隨雅得爭臣之體僉諧旣允圖任何疑

繇七諌而擢機廷雖 先朝之或有不六年而

參國論蓋近比之所無其思恩遇之隆益展謀

猷之𦔳兹爲美報焉用謙辭所辭冝不允仍㫁

来章

  賜正議大夫知樞宻院事兼參知政事兼

  太子賓客雷孝友上表再辭免以 皇太

  子講毛詩終篇轉一官恩命不凢仍㫁来

  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聞六經皆聖人作而洙泗之間啓

告學者獨於詩尤詳焉蓋可興可群之未究無

以知事君父之方周南召南之不爲必有正墻

面之慮夫學者猶爾况於承祧貳極之重者虖

今吾元子刻意是經優而柔之徳器日茂朝夕

輔導師賓之力爲多進秩㫝功厥惟常典卿其

母辭所辭冝不允仍㫁來章

  賜金紫光祿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

  子少師史彌逺上表再辭免進呈安奉

  髙宗皇帝中興經武要略了畢轉官恩命

  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周漢再造之君孰若宣光甚盛

之烈然詩人歌詠僅存赫赫業業之累章史氏

形容不過﨣﨣明明之數語未有萃三紀張皇

之畧爲一編㑹稡之書言其震疊則不測如雷

霆窺其變化則無窮如天地俾予小子𫉬監

之益繄吾元臣專典領之功越進崇階豈云濫

受徃祗茂渥母或固辭所辭冝不允

  賜金紫光禒大夫右丞相兼樞宻使兼太

  子少師史彌逺再上表辭免進呈安奉

  髙宗皇帝中興經武要略了畢轉官恩命

  不允仍㫁來批答

省表具之人主之孝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祖烈爲先國家之事

以飭戎昭爲急比勒成於鉅典悉登載於明謨

俾中興攘夷復古之功垂于永人而今日經武

整軍之略有所据依於朕豈小𥙷㢤非卿誰䏻

辦此冝膺懋賞勿復終辭所辭冝不允仍㫁来

  賜正議大夫知樞宻院事兼参知政事兼

  太子賓客雷孝友上表再辭免進呈安奉

  高宗皇帝中興經武要略了畢同提舉官

  特與轉兩官依例加恩恩命不允仍㫁来

  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 皇家復古之勲偉 髙廟平

戎之略雖勉遵時晦不欲黷武以病生靈而申

𫟪虞未始恃和而忘守僃迨至玁狁整居之

𭧂迄𭣣佛狸送死之功睠是宏規布于方𠕋俾

鑒觀而有補繇典領之得人豈以成勞而忘信

賞與其傴僂再命堅卿辭寵之心孰若張皇六

師助予經武之烈所辭冝不允仍斷来章

 生日詔

  賜史丞相生日詔

勑彌逺東方曰春萃乃乾坤之瑞西平有子爲

吾社稷之臣千齡符夣弼之占再世决和戎之

議勲庸甚偉夷夏具瞻揆𥘉度於孟陬允恊靈

均之賦保睂壽於魯國方賡鳬繹之詩重申臺

餽之朌式侈門弧之慶

  賜少𫝊呉SKchar生日詔

勑呉SKchar漢都馬鄧之賢首推𦒿徳周嶽甫申之

降屬在兹辰方自適扵燕頥冝永綏於夀嘏特

伸頒式庸示眷懐

  賜参知政事樓鑰生日詔

勑樓鑰月臨冬仲天祐 皇家當剥爛復反之

適陽盛隂微之始生吾元老爲國正人方参

秉於事樞冝寵加扵賜式益綏夀嘏庸副民瞻

  賜右丞相史彌逺生日詔

勑彌逺千戴風雲之㑹式𢍆休期四明仙聖之

區實鍾英氣屬此㤗通之月生吾𪔂輔之臣世

秉機衡功施社稷往致便藩之錫用迎𦒿文之

  賜嗣秀王師揆生日詔

勑師揆乃睠贒王惟時𦒿哲清心寡欲味黄老

之格言迪徳秉彛蹈間平之雅躅屬當初度爰

錫多儀祝卿鮐背之年壯我犬牙之勢

  賜右丞相史彌逺生日詔

勑彌逺帝賚說以正四方商邦嘉靖天生晟而

爲萬姓唐室中興睠予社稷之宗臣時乃乾坤

之英氣歌降神於駿嶽旣賡周雅之詩紀初度

於孟陬更恊楚騷之賦其加蕃錫以介修齡

  賜少傅呉SKchar生日詔

勑呉SKchar思齊大任仰徽音之如在不𩔰申伯偉

𦒿徳之獨存屬此仲春時維初度其加異渥以

介龎禧

 奬諭詔

  賜畢再遇蕩平淮㓂𩔰有勞効奬諭詔

勑再遇比者淮楚之郊姦民嘯聚毒流縣鄙害

及蒸𥠖朕意其本心或出詿誤姑從柖諭許以

自新廼負固以罔悛至弄兵而未巳卿忠勇票

銳爲國爪牙布宣王靈指授將略卒蕩平於羣

醜以綏靖於一方捷奏踵聞威聲大振緬惟盡

瘁良極歎嘉今氛祲旣淸式寛予顧瘡痍未復

尤惻我心卿其𭣣輯散亡拊循凋瘵盡解犢牛

之帶佩亟安鴻鴈之哀鳴時乃之休惟朕以懌

故兹奨諭想冝知悉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