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一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 卷第二十二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图书馆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二十三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二十二

翰林词草

  答诏

   赐金紫光禄大夫右丞相史弥逺辞免

   进呈安奉 三祖下第七世仙源𩔗谱

   髙宗皇帝宝训 今上皇帝玉牒 今

   上皇帝㑹要礼毕三局提举官并进呈

   安奉玉牒礼仪使各特与转两官依例

   加恩令学士院降诏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日卿总领诸儒以四书  祲容缛典

视昔有加或谓一时文物之盛 巳孰知其深

助朕徳而有裨治功㢤盖槛宗支之籍则思睦

族不可忘读典谟之训则思成宪不可失若朕

凉菲虽㣲足书然行一政令而史牒纪之讲一

典礼而㑹要传之使予惕然益知为君之难者

亦书之力也卿以鸿儒提巨笔又以元宰赞盛

仪懋赏之行其SKchar可后往恭朕命母复㢲词所

辞冝不允

  赐正议大夫知枢宻院事兼参知政事兼

  太子宾客雷孝友再上奏札子乞归休田

  里不允不得再有陈请诏

敕具悉朕内修经国之摹外讲安边之画念端

委庙堂而共政惟二三臣苟折冲尊爼之有人

贤十万众卿以魁垒之器雄刚之材正色立朝

真后凋之松柏同心辅政有相济之盐梅当夙

宵图乂之秋正上下交修之日眷时迩列稀若

晨星独我老成屹如砥柱俾朕躬之有赖谅天

意之使然与其志在丘园冀𥝠情之适孰若心

存社稷合大义之公往佩予言勉绥尔位所请

冝不允不得再有陈请

  赐正奉大夫守吏部尚书兼太子詹事兼

  修国史兼实录院同修𢰅汪逵辞免除显

  谟阁学士提举佑神观依旧兼太子詹事

  兼修国史实录院同修𢰅仍令赴曰参恩

  命不𠃔诏

敕具悉朕以尊用老成为重挽之唯恐弗留卿

以保全名节为髙去之唯恐不力故于二者思

择其中释铨筦而侍真祠所以示闵劳之意列

清厢而辅储禁所以示贪贤之心卿犹固辞其

𧨏安在所辞冝不允

  赐宝谟阁直学士中大夫新知潼川府刘

  光祖乞提举宫观一次不允诏

敕具悉昔在 先朝有臣赵抃立朝则忠于君

治郡则仁于民朕缅怀遗风谓不复见求之当

世迺得其人卿以刚毅正直之资兼慈祥乐易

之徳曩司言责诚节贯于天渊比典藩维惠泽

流于江汉揆诸前哲异世同心维时梓潼繄乃

旧服徒得君重慰吾父老子弟之思政虽家居

何以过此奉祠之请非所欲闻所请冝不允

  赐正议大夫守兵部尚书兼详定敕令官

  兼权吏部尚书李大性辞免除吏部尚书

  兼軄依旧日下供軄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朕惟铨综之𭔃古今所难虽一定若权

衡盖自有不欺之法非至明如水镜岂䏻胜无

穷之奸故法非人而莫行官以人而后重而况

軄亚近辅位尊文昌必得耆旧之臣乃当𨕖用

之意卿蚤列法従为时名流博贯群书扵典章

尤所该洽周行万里扵情伪靡不照知必能

鉴裁之公收平允之誉往共乃軄称朕志焉𠩄

辞冝不允

  赐通奉大夫权刑部尚书兼太子右庶子

  兼同修国史实录院同修撰兼给事中兼

  直学士院曾从龙辞免除礼部尚书兼軄

  并依旧日下供軄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昔虞书之论天秩实在天讨之先周官

之设邦𠛬列于邦礼之后盖法令特辅治之具

而教化有范民之功朕方修明旧章蒐举坠典

自非当世豪英之士孰识古人制作之源卿学

足以致知才足以大受广廷待问首陈𭛌勉力

行之言状歳跻荣巳著老成重徳之望惟时宗

伯政待鸿儒与其婴簿书狱讼之劳孰若付爼

豆礼文之事庶因稽古之暇罙尽告猷之忠往

悉乃心庸称朕志所辞冝不允

  赐通奉大夫新除礼部尚书兼太子右庶

  子兼同修国史实录院同修撰兼给事中

  兼直学士院曾从龙辞免兼实录院修撰

  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朕𮗚 咸平之世去 太祖太宗未

逺也而我 章圣皇帝喟然深念亟命纂修正

史于是各臣杨亿辈寔膺是选越五载而书用

成笔削得人其效如此于惟中兴 三圣授受

功徳盛矣而汗青之典犹未就绪朕甚恧焉卿

文绍卿云学冨班马必䏻以大手笔成一家言

往㢤勿辞副朕所望所辞冝不允

  赐资政殿大学士正议大夫知兴元军府

  事兼管内劝农管田使充利州路安抚使

  马歩军都总管四川制置大使安丙辞免

  除同知枢宻院事兼太子宾客日下起发

  赴院治事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昔在 阜𨹧之盛缅懐蜀道之难选任

惟精率取一时之杰功庸既懋必跻两地之严

仰窥宏墓厥有深㫖卿以魁垒之器雄刚之材

忠义贯乎神明威名震乎戎落百年彛鼎丕昭

旷世之勲万里岷峨坐复承平之观念宣劳之

浸乆岂图任之可忘渇闻话言想见风采肆擢

陪于右府并参护于春宫顾南渡中兴以来馀

八十载(⿱艹石)西州与政之彦凡六七人皆尝服采

于朝始拜登庸之宠维卿殊遇视昔鲜俦冝追

闻命引道之风庸副侧席待贤之意所辞冝不

  赐显谟阁直学士太中大夫知潼川军府

  事兼管内劝农使兼提举潼川府界渠州

  懐安等军兵巡捡盗贼公事刘甲辞免除

  宝谟阁学士知兴元府兼本路安抚使填

  见阙兼节制本路屯戍军马就送还人限

  一日起发之任候任满前来奏事时暂兼

  权四川制置司軄事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朕顾詹南郑屏蔽西陲邻境多虞政保

邉之当急元戎新易念谋帅之孔艰非威名素

著不足以慹敌心非恩信乆孚不足以尉民望

博参于众未有如卿故擢专帅阃之雄仍暂领

制垣之重庶㡬麾帜弗改而气自精明𫓧𨱆未

施而人自畏服此朕仰成之本意亦卿夙负之

壮犹胡为抗章未即引道夫劳法从以剧烦之

𭔃屈高年于捍御之冲顾朕至懐良非获巳谅

以急病逊夷之素必无辞难就佚之私亟拜恩

徽寛吾忧顾所辞冝不允

  赐资政殿学士通议大夫知潭州军州事

  兼管内劝农营田使充荆湖南路安抚使

  马歩军都緫管卫泾辞免除资政殿大学

  士知隆兴府江西安抚使填见阙恩命不

  允诏

敕具悉朕惟尊方镇之𫞐所以卫王室优大臣

之礼所以重朝廷卿夙负轶材蔚为伟器参国

枋于万化更新之日有弥缝辅赞之功建帅旄

于一方甫定之馀有镇静绥懐之略顾方深于

嘉赖迺娄丐于归休为尔相攸莫如自近大江

西南绵数千里昔称㑹府之雄中兴牧伯馀四

十人半用政𡍼之旧申加𨺚委就陟宠名使周

邦喜良翰之临知朕志轸斯民之厚尚体玆意

母为固辞所辞冝不允

  赐朝议大夫试尚书礼部侍郎兼中书舎

  人兼修玉牒官兼侍读范之柔辞免𫞐刑

  部尚书日下供軄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维我 皇祖肇开邦图首除五季之淫

刑㓎复成周之中典俾天下元元之蕃庶各保

其生而国家世世之康寜皆基于此顾朕凉菲

敢忘缵承肆择儒英进司邦禁庶阐洽徳好生

之化以为析天永命之原卿刚毅而𥙿和清明

而简重博参于众冝在此官昔文正议仲约之

刑不欲开人主以杀戮之渐忠宣争新州之狱

独思为朝廷存长厚之风谅惟世臣深识此意

亟其抵服副朕𨕖抡所辞冝不允

  赐资政殿学士通议大夫知潭州卫泾上

  表再辞免除资政殿大学士知隆兴府江

  西安抚使恩命不允不得再有陈请诏

敕具悉日者豫章郡以𡙇牧闻朕腃焉西顾曰

此 孝宗皇帝龙濳之旧服也𬓛江而帯湖物

众而地大非吾股肱旧人功在王室而泽在生

民莫宜居之顾咨近臣咸以卿对朕于是有五

月乙亥之诏焉诗不云呼在彼无恶在此无斁

夫䏻使政孚于湖南而不䏻使化行于江右者

非所闻也亟脂而车庸答民望所辞冝不允不

得再有陈

  赐资政殿大学士正议大夫安丙辞免除

  𮗚文殿大学士知潭州兼荆湖南路安抚

  使填见阙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朕以卿威名夙著冝入赞机廷卿迺以

疢疾自言愿退休祠馆将必行朕命则非所以

示闵劳之心若遽聴卿归又非所以尽贪贤之

𧨏深求其当冝适厥中维紫宸于近軄为独髙

维星沙于外藩为SKchar佚宠名赫奕实均廊庙之

瞻啸诺优䌛仍遂湖山之乐其体相攸之意母

形知止之言所辞冝不允

  赐金紫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宻使兼太

  子少师鲁国公史弥逺辞免以 皇太子

  讲毛诗终篇特与转行一官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朕遹观前代之隆莫重元良之教出则

有师入则有保既皆𨕖用于正人迩之事父逺

之事君欲使深明于大义惟六诗之当究在三

善以尤先卿蔚以鸿儒乆陪鹤禁周旋羽翼独

高园绮之功导迪性情匪颛毛郑之学属槛终

篇之奏遍推横帙之褒矧吾元臣可后宠秩其

祗予命益既迺心所辞冝不允

  赐礼部尚书兼太子詹事兼给事中兼直

  学士院曾从龙华文阁学士兼太子詹事

  戴溪刑部侍郎兼太子左谕徳刘爚辞免

  以 皇太子讲毛诗终篇各特与转行一

  官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朕惟求多闻乃有获实哲王永世之规

不学诗无以言盖圣门教子之法肆畴端士俾

翼元良必先六义之陈以禆三善之懿卿心传

洙泗学陋毛韩其于従容讽诵之间居多涵泳

性情之益既终厥帙冝奖尔劳其亟佩于宠光

尚益廑于辅导所辞冝不允

  赐资政殿大学士正议大夫安丙上表再

  辞免除𮗚文殿学士知潭州兼荆湖南路

  安抚使填见阙恩命不允不得再有陈请

  诏

敕具悉迺者念卿乆劳于外擢赞本兵之任冀

闻告后之猷叠槛来章具陈至意谓方脱瞿唐

之崄愿少休荆渚之间义虽急于亲贤恩尤

于从欲故待以宰臣之礼而付之连帅之权盖

徇忱辞匪縁他故而卿乃惟多言之是畏思勇

退以自谋闻之怃然虑亦过矣朕方推诚耆哲

务全终始之恩卿其戮力国家勿以中外为间

所辞冝不允

  赐金紫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宻使兼太

  子少师鲁国公史弥逺辞免为进呈安奉

  髙宗皇帝中兴经武要略了毕提举官就

  差礼仪使各特与转两官依例加恩令学

  士院降制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朕惟我 烈祖以天授之资再造鸿业

虽神机妙算不可迹窥至于整戎经武之方安

边制胜之画布在方策焕如日星其在菲SKchar

忘取法肆命纂辑裁为一书历年于兹迺克登

奉提纲领使卿实颛之稽诸旧章其可不赏昔

下武之诗为⿰纟⿱𢆶匹文而作也卿其辅朕懋建长策

以明昭于前人光时乃朕志区区品秩何足以

辞所辞冝不允

  赐宝谟阁直学士朝议大夫前知成都府

  路安抚使黄畴若辞免除兵部尚书兼太

  子右庶子恩命不允诏

敕具悉维蜀万里在天一方自昔 祖 宗之

时巳𨺚牧守之𭔃当其临遣必有以宠其行越

既劳还必有以旌其SKchar卿曩繇迩列出抚逺民

其威名立㫁有张咏之风其简易弗苛如赵抃

之政使蚕丛鱼凫之旧俗咸厎乐生虽白狼盘

木之诸夷亦皆效顺既寛西顾爰命东归间阔

六年喜风神之尚壮谆勤三䟽伟论议之可𮗚

冝登夏官常伯之聮并领春宫中护之职其思

羙报母事谦辞所辞宜不𠃔

  赐朝议大夫新除㩲兵部尚书兼太子右

  庶子黄畴若乞𢌿祠禄不允诏

敕具悉朕以卿去国六年守藩万里念不见贾

生之乆故式遄山甫之归置之大司马之聮宠

以中庶子之軄方将屡趣燕闲之对俾罄所懐

庶㡬力陈鲠谔之规有禆予聴偶兹移疾遽欲

节安既非尽瘁事国之素心亦岂侧席待贤之

本志其思加啬亟厎有瘳茍未遂于造朝政何

嫌于予告所请冝不允

 批答

  赐起复正议大夫右丞相兼枢宻使兼太

  子少师史弥逺再上表辞免 皇大子𠕋

  宝推恩转行一官恩命不允仍断来章批

  答

省表具之朕闻子夺不同惟功是视辞受何常

惟义之归当予而刓印非所以劝功冝受而循

墙非所以合义若昔圣贤之论尤严取舍之间

苟有其名则兼金之重孟子弗以为非不由其

道则五两之㣲杨雄犹以为泰今卿辅成储贰

之徳于朕盖有社稷之勲祇进一官顾形三请

夫赞龙楼之礼岂如卫翼之诚深伸虎拜之㳟

孰若师承之道重况循常典非出异恩冝悉眷

懐母烦词费所辞冝不允来奏云以疾不及赞龙楼之礼伸虎拜之

恭故

  赐嗣秀王师揆辞免除少保依前皇伯奉

  国军节度使充万寿观使加食邑食实封

  恩命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三孤之官在周为寅亮天地之軄今

虽名存实异然命数礼秩盖与丞相等朕未尝

轻于授人也卿以温良易直之资耆明醇茂之

识为宗室𥙊酒视仪三事亦既有年肆予考之

𢑱章登拜亚保非独侈巨典之成而已亦俾振

振麟趾之族知有徳如卿然后足以当此位其

为劝励不既多乎亟其祗钦母遏朕命所辞冝

不允

  赐嗣濮王不俦上表再辞免特授检校少

  保依前昭庆军节度使提举佑神观嗣濮

  王加食邑食实封恩命不允仍断来章批

  答

省表具之夫建元子以奉粢盛褒同姓以壮藩

翰其事虽殊其为尊祖重本一也孟子曰古之

人所以大过人者无他善推其所为而巳矣今

朕因父子之亲而施恩宗族非善推所为之𧨏

呼方将以是励风俗厚人伦以教天下之爱卿

言虽力不得而従所辞冝不允仍㫁来章

  赐嗣秀王师揆再上表辞免除少保依前

  皇伯奉国军节度使充万寿观使加食邑

  食实封恩命不允仍㫁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读诗至大雅曰怀徳维寜宗子维

城未尝不置书三叹也于呼有国家者其可不

宠绥同姓以为藩垣之𦔳㢤眇予小子嗣守丕

绪惟修徳以固宗子者未尝一日忘庶㡬行苇

忠厚之风兴于今日而况予一人伯父之尊

三朝属籍之老褒崇之典其庸可后呼升华三

孤亦既晚矣卿而不冝尚谁冝之趣祗朕恩母

或多逊所辞冝不允仍㫁来章

  赐正议大夫史弥逺再上表辞免特授光

  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宻使兼太子少师奉

  化县开国公加食邑食实封恩命不允仍

  㫁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闻诸孟子曰所谓故国者非谓有

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盖惟世臣与国同

体故当以安社稷为恱不当以辞爵位为髙卿

忠正勤劳素明斯𧨏迺者累然在疚尚䏻体眷

𠋣之重勉服厥位以图经纶之功况今祥禫既

终礼制无阙是固悉心辅政之日也甲寅制书

诞告有位群工庶正佥曰允㢤卿其祗服训言

迪朕不逮君臣同心克享上帝以迓续无疆之

休卿亦与有无穷之闻岂不贤于辟宠之烦乎

所辞宜不允仍㫁来章

  赐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宻使兼太子少

  师史弥远再上表辞免 皇太子讲授春

  秋终篇特与转行一官恩命不允仍㫁来

  章批答

省表具之昔汉明帝之为太子也䏻辨南阳之

牍光武嘉之或谓其天资之美实然抑不知帝

以十歳而通春秋揆事应物之权未有不繇学

出者然以察为明而昧君人之体殆当时辅导

者之责呼眷吾元子蚤SKchar春宫而䏻建至策以

安朝廷举宏纲以尊君父非深穷春秋之大义

者畴克知之夫非学无以通经非师无以明理

磨礲浸灌日就厥徳卿之力为多岂以训迪之

劳而忘褒陟之宠忱辞虽切匪朕欲闻所辞冝

不允

  赐太中大夫知枢宻院事雷孝友正奉大

  夫参知政事楼钥太中大夫同知枢密院

  事章良䏻端明殿学士通奉大夫签书枢

  密院事宇文绍节兼太子宾客再上表辞

  免 皇太子讲授春秋终篇各特与转行

  一官恩命不允仍断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三代之教太子必使明孝仁礼

义之经六㙯之有春秋所以著父子君臣之道

博求鸿硕敷阐精微卿以股肱之良参羽翼之

重虽靡劳于诵说实深赖于仪刑越既终篇所

冝论赏夫学为王者事匪专多讯之勤而习与

正人居自有不言之益云胡抗奏自托罔功明

两作离当勉禆于令徳日三成魄母徒贡于谦

言所辞冝不允仍㫁来章

  赐文武百寮宰臣史弥逺等上表奏请皇

  帝御殿复膳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朕以眇身获承宗庙常惧弗称以累

付托之明属者风霆之警厥证甚异惟徳菲薄

晻于政理故天动威以显朕邮在易有之洊雷

震君子以恐惧修省是用惕然贬食避殿盖不

若是无以见朕畏威罪巳之诚惟卿等恊同一

心饬正庶事以辅子不逮迺所望也若夫抗章

所陈蕲复常度顾朕寡昧方念弗足以御九筵

之峻享四海之珍省愆未皇其敢议此尚体斯

意母重有云所请冝不允

  赐文武百寮宰臣史弥逺等上表再奏请

  皇帝御殿复膳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天人之应有若合符言行之㣲

皆足致异比以烈风雷雨之警惕若上帝 祖

宗之临遇灾何止于侧身方食殆㡬于失匕亟

虚正宁仍郤珍羞虽尽行挹损之文尚恐非感

通之实而未逾信𪧐遽复故常虽众志之愿然

在眇躬其安敢况属郊禋之迩正蕲神聴之歆

当益懋于寅威庶遄臻于昭假朕固有待卿母

重陈所请冝不允

  赐史丞相弥逺再辞免 皇太子读 三

  朝宝训终篇转行一官恩命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治效之隆替原于家法之废兴

使夏之嗣王常遵大禹之戒而周之奕世弗坠

文王之谟永平故事与汉以俱存正观元龟终

唐而克鉴则其享国之有永讵止如今之所观

肆惟眇躬祗蹈先训宝若圭璧铭之盘扜既以

是而饬身复用之而教子庶一道之相⿰纟⿱𢆶匹视百

王而有光卿以元恺之才居绮园之任陪辅SKchar

乆讲明独深俾重晖之徳愈新而盘石之基益

壮此而弗赏何以懋功陈义固辞岂朕所望所

辞冝不允

  赐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抠宻使兼太子少

  师永国公史弥逺上表再辞免敕令所修

  进吏部条法总𩔖及百司吏軄𥙷授法了

  毕特转两官依例加恩仍进封鲁国公令

  学士院降制恩命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卿以经世之学佐王之谟自登翼于

万机首整齐于百度群材彚进蔚有 庆暦

元祐之风公道砥平浸还 乾道 淳熙之旧

复以馀力裁成信书近酌唐铨别荐绅之流品

逺参汉律旌刀笔之劳䏻坦然甚明来者可考

如权衡之设轻重不得而𥝠若泾渭之分清浊

靡容其混迄底章程之定允资笔削之严涣汗

甫须谦辞巳上知卿盛徳居存避宠之心顾国

旧章难废懋功之典往钦诏谕亟服恩徽所辞

宜不允

  赐呉琰上表再辞免除检校少保加食邑

  食实封恩命不允仍㫁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博观图史之传历考后妃之徳苟

内助之贤尝有功于社稷则外家之福必流及

于子孙故周之任姒世为诸侯而汉之马邓门

多贤者天道非逺较然可知维我 国家壷仪

最盛是生 圣后光辅中兴保佑 三朝与定

大策功徳之懿有光前闻肆卿一门宠荣舄奕

将旄公衮先后相望而自比年以来老成凋落

环顾近属惟卿独存慨然兴懐思𠩄以褒异者

久矣郊㮒大庆中外所同扬于大廷俾视孤保

所以报层闱之恩而为内里之劝也朕志有在

卿其勿辞所辞冝不允仍㫁来章

  赐通奉大夫参知政事兼太子宾客章良

  䏻上表再辞免 今上皇帝㑹要礼毕转

  官恩命不允仍㫁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昔鲁邦之寝敌谋在䏻秉于周礼世

柤之恢皇业由复用于汉仪则知典法之废兴

实系国家之𨺚替于惟我 宋近酌有唐勒成

㑹稡之书具纪施行之实使后世由之而稽决

有司即是而讨论岂曰空文厥惟巨典而卿蔚

以使领相予礼容既登奉之告成岂褒崇之敢

后往祗涣命勉抑谦词𠩄辞冝不允仍㫁来章

  赐通奉大夫知枢宻院事无参知政事无

  太子宾客雷孝友上表再辞免进呈安奉

 高宗皇帝宝训礼毕转官恩命不允仍㫁

  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惟治道之隆替原于家法之废兴使

夏之嗣王常遵大禹之戒而周之奕世弗坠文

王之谟则其飨国之甚长何止如今之所睹𬗟

惟 髙庙载造我家凡其一话一言莫匪大经

大法念既服行于平日更将诒示于后人肆命

纂修式严豋进而卿蔚以近弼相时盛仪可无

便藩恩命之加以示钦承祖训之重尚体兹意

勿复有陈所辞冝不允仍㫁来章

  赐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宻使兼太子少

  师鲁国公史弥逺再上表辞免三𡱈进书

  转官恩命不允仍断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卿以研测圣㡬之学铺张王度之文

独秉政钧兼持史笔叙 列圣亿万斯年之世

系粲焉金技玉叶之辉裒中兴三十六载之睿

谟重于洪壁赤刀之宝举嘉㤗 开禧之行

事仿李衢苏冕以成书并诒悠久之传帅自总

提之力夫制作国之大典朕不敢轻爵赏君之

大权朕不敢废勉祇涣渥母守谦辞所辞冝不

允仍㫁来章

  赐朝奉大夫试左谏议大夫兼侍读郑昭

  先辞免除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宻院事兼

  权参知政事兼太子宾客恩命不允仍㫁

  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求当世之彦相与建当世之功有

大臣之材莫如有大臣之度盖心平乃可揆物

非量博不䏻受人故尝即其议论之间因以观

其平昔之缊卿性资和𥙿徳宇靓深探厥渊源

一本圣门之正学望其容貌知为天下之伟人

自陟朝行遍居言责无偏无陂务持公道之衡

不激不随雅得争臣之体佥谐既允图任何疑

繇七諌而擢机廷虽 先朝之或有不六年而

参国论盖近比之所无其思恩遇之隆益展谋

猷之𦔳兹为美报焉用谦辞所辞冝不允仍㫁

来章

  赐正议大夫知枢宻院事兼参知政事兼

  太子宾客雷孝友上表再辞免以 皇太

  子讲毛诗终篇转一官恩命不凡仍㫁来

  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闻六经皆圣人作而洙泗之间启

告学者独于诗尤详焉盖可兴可群之未究无

以知事君父之方周南召南之不为必有正墙

面之虑夫学者犹尔况于承祧贰极之重者呼

今吾元子刻意是经优而柔之徳器日茂朝夕

辅导师宾之力为多进秩㫝功厥惟常典卿其

母辞所辞冝不允仍㫁来章

  赐金紫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宻使兼太

  子少师史弥逺上表再辞免进呈安奉

  髙宗皇帝中兴经武要略了毕转官恩命

  不允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周汉再造之君孰若宣光甚盛

之烈然诗人歌咏仅存赫赫业业之累章史氏

形容不过﨣﨣明明之数语未有萃三纪张皇

之略为一编㑹稡之书言其震叠则不测如雷

霆窥其变化则无穷如天地俾予小子𫉬监

之益繄吾元臣专典领之功越进崇阶岂云滥

受往祗茂渥母或固辞所辞冝不允

  赐金紫光禒大夫右丞相兼枢宻使兼太

  子少师史弥逺再上表辞免进呈安奉

  髙宗皇帝中兴经武要略了毕转官恩命

  不允仍㫁来批答

省表具之人主之孝以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祖烈为先国家之事

以饬戎昭为急比勒成于巨典悉登载于明谟

俾中兴攘夷复古之功垂于永人而今日经武

整军之略有所据依于朕岂小𥙷㢤非卿谁䏻

办此冝膺懋赏勿复终辞所辞冝不允仍㫁来

  赐正议大夫知枢宻院事兼参知政事兼

  太子宾客雷孝友上表再辞免进呈安奉

  高宗皇帝中兴经武要略了毕同提举官

  特与转两官依例加恩恩命不允仍㫁来

  章批答

省表具之朕惟 皇家复古之勲伟 髙庙平

戎之略虽勉遵时晦不欲黩武以病生灵而申

𫟪虞未始恃和而忘守僃迨至𤞤狁整居之

𭧂迄𭣣佛狸送死之功眷是宏规布于方𠕋俾

鉴观而有补繇典领之得人岂以成劳而忘信

赏与其伛偻再命坚卿辞宠之心孰若张皇六

师助予经武之烈所辞冝不允仍断来章

 生日诏

  赐史丞相生日诏

敕弥逺东方曰春萃乃乾坤之瑞西平有子为

吾社稷之臣千龄符夣弼之占再世决和戎之

议勲庸甚伟夷夏具瞻揆𥘉度于孟陬允恊灵

均之赋保睂寿于鲁国方赓凫绎之诗重申台

馈之朌式侈门弧之庆

  赐少𫝊呉SKchar生日诏

敕呉SKchar汉都马邓之贤首推𦒿徳周岳甫申之

降属在兹辰方自适扵燕頥冝永绥于寿嘏特

伸颁式庸示眷懐

  赐参知政事楼钥生日诏

敕楼钥月临冬仲天祐 皇家当剥烂复反之

适阳盛阴微之始生吾元老为国正人方参

秉于事枢冝宠加扵赐式益绥寿嘏庸副民瞻

  赐右丞相史弥逺生日诏

敕弥逺千戴风云之㑹式𢍆休期四明仙圣之

区实锺英气属此㤗通之月生吾𪔂辅之臣世

秉机衡功施社稷往致便藩之锡用迎𦒿文之

  赐嗣秀王师揆生日诏

敕师揆乃眷贒王惟时𦒿哲清心寡欲味黄老

之格言迪徳秉彛蹈间平之雅躅属当初度爰

锡多仪祝卿鲐背之年壮我犬牙之势

  赐右丞相史弥逺生日诏

敕弥逺帝赉说以正四方商邦嘉靖天生晟而

为万姓唐室中兴眷予社稷之宗臣时乃乾坤

之英气歌降神于骏岳既赓周雅之诗纪初度

于孟陬更恊楚骚之赋其加蕃锡以介修龄

  赐少傅呉SKchar生日诏

敕呉SKchar思齐大任仰徽音之如在不𩔰申伯伟

𦒿徳之独存属此仲春时维初度其加异渥以

介庞禧

 奖谕诏

  赐毕再遇荡平淮寇𩔰有劳效奖谕诏

敕再遇比者淮楚之郊奸民啸聚毒流县鄙害

及蒸𥠖朕意其本心或出诖误姑从柖谕许以

自新迺负固以罔悛至弄兵而未巳卿忠勇票

锐为国爪牙布宣王灵指授将略卒荡平于群

丑以绥靖于一方捷奏踵闻威声大振缅惟尽

瘁良极叹嘉今氛祲既淸式寛予顾疮痍未复

尤恻我心卿其𭣣辑散亡拊循凋瘵尽解犊牛

之带佩亟安鸿雁之哀鸣时乃之休惟朕以怿

故兹奖谕想冝知悉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