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九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五十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五十一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第五十

 祝文

  諸先賢祠祝文

某昨叨守符慚無善狀兹由間館𬒳命復来惟

公徳愛在民如古循吏緬懐遺範可效可師朝

夕恪㳟庻㡬萬一

 韓忠獻惟公以有宋元臣寔生此𡈽

 趙丞相惟公以中興元臣寔生此𡈽

 游御史惟公道盛徳尊嘗居元幙

  社稷祝文

惟神五行之主百物所生邦之群祀莫此為重

維春之戊祗薦吉蠲𡻕稔民安繄神是頼謹以

后𡈽勾龍配

  稷神祝文

惟神寔生百糓育我群黎爰以仲春恪修常祀

田功方舉𡈽脉夫膏澤治𡻕豐願埀嘉應謹以

后稷氏配

  后𡈽勾龍氏

惟神平易九州功埀萬古其在郡國典祀有常

敬共以陳豈云故事併祈靈貺膏潤下民

  后稷氏

惟神播種百榖粒我烝民配天之功振古無匹

恪共修𣏌敢曰故常俾𡻕大豐于神是望

  北山祝文

按𥙊法凢山林川澤能興雲雨者謂之神有崇

北山實應斯典某昔叨假守凢有禱請未嘗不

先焉曰雨曰䁑殆猶響答今自首春以来雨不

(⿱艹石)者㡬四旬浹矣田事方興而膏潤未洽某

日夜念此如惔如焚惟神屹然尊雄為一州之

鎮歕雲泄霧嘘吸雷雨直反掌間耳是用修舉

舊典以有謁予神願矜其誠亟賜嘉澤使耕稼

以時而豐穰可望豈獨邦人逭溝壑之厄某亦

𬒳丘山之恩謹告

  祠山祝文

昔某之在江左也値王誕彌之日必致敬焉今

者再守温陵祗事之初盖嘗遣官代謁于祠下

矣而未果躬造也仲春上弦時維陽中毓聖𨹓

神實在此日庭訟方殷展謁未皇敬以辦香肅

将誠意農方望雨王其念之俾清明之前膏澤

霑洽于SKchar2舉趾得以及時某當㳙日以拜王之

賜其敢不䖍謹告

  春祈諸廟祝文

古者祈報之禮社稷而巳後世徧及於山川百

神之祠盖有功于民固不容畧也惟神廟食兹

𡈽亦旣有年方春致祈專為農事甲申之夕雷

雨作解固足慰三農之望矣自今以徃曰雨曰

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必以其時然後豊穰之慶可卜惟神其幸惠

之不腆醪羞具将誠意

  社稷神祝文

古者諸侯之𥙊惟社稷而巳盖稷非土無以生

民非稷無以農重社稷所以重民某叨恩来守

禮當祗謁其敢弗恪尚惟嘿相俾大有年

  風師

某入郡之初嘗謁于社稷矣而未知風師之有

壇也立春之後方修祀事而國有䘏典不及躬

陳與獻而以官僚代之毎廪然不自安也謹㳙

糓旦按視壇壝且庀工徒稍加繕修惟神當此

春和扇温厚之仁以成生育之化吉蠲之報其

敢弗䖍謹告

  雨師

某入郡之初嘗謁于社稷矣而未知雨師之有

壇也玆㳙糓旦躬修按視之禮且命僚屬稍加

繕治惟今農事方興而嘉澤未應某竊懼焉願

神賜以霡沭⿰糹⿱𢆶匹以優渥且霑足焉俾𡻕大豐而

民有生意則吉蠲之報其敢弗䖍謹告

  雷師

某入郡之𥘉嘗謁于社稷矣而未知雷師之有

壇也兹㳙糓旦躬修按視之禮且命僚屬稍加

繕治惟今啓蟄旣乆而霆聲未發某𥨸懼焉惟

神當此大壯之月誕推作解之仁俾百果草木

無不𡚒張而泉源之竇流通衍溢耕稼以時迄

成豐𡻕則吉蠲之報其敢弗䖍謹告

  聖妃宫祝文

某猥以非材再守兹𡈽實惟神芘是依今者凶

狡之徒方舟南下所至剽SKchar重為民旅之害某

旣調兵以逐捕矣於惟聖靈丕赫振耀凢航海

之人仰恃以為司命是用祗遣官僚敬伸忱禱

昔者戊寅之役盖嘗頼神以有濟今舟師追賊

行且相及正仰資聖力之時惟神縶之維之使

不得遁王師大捷一網弗遺鯨波晏清如行枕

席之上皆神之大惠也某之報謝其敢弗䖍謹

  海神通逺王靈著王祝文

大海之神比者温明之宼来自北洋所至剽奪

重為民旅之害舟師致討稍挫其𨦟而餘孽尚

蕃也儻弗即撲除則其縦横海道未有窮巳某

旣大集官民之兵俾徃迹捕然鯨波浩𣺌實為

危道非神力𦔳順豈能必濟是用一誠遥祝且

委官僚致少牢之薦以乞靈于大神伏惟擠狂

宼扵立敗之途導王師以必勝之機使一網盡

𫉬庻㡬萬舶安行群生嘉頼某之所以圖報扵

神者其敢弗䖍

  通逺王  靈著王

 但改委官僚一句云且委邑令致禱于祠下

 伏惟云云

  社神 稷神 后𡈽勾龍氏  后稷氏

  風雨師   雷神祝文

社稷糓雨之雨閱日㡬何髙田巳乾良苗将瘁

是用震懼奔告于神瀕海之邦土脉剛燥一雨

十日𩃎然溢流滲之漉之庶克有濟造化之妙

咄嗟可能神其哀恫是拯是救謹告

  諸廟祝文

田之甚畏者莫如旱而旱之可畏者尤莫如春

葢播殖之功於是乎始雨不以時則種不得入

豈非甚可畏者乎泉爲瀕海之邦厥𡈽剛燥五

日不雨則髙田告病十日不雨則雖膏SKchar之壤

亦索然矣今自榖雨以至于今霽色彌旬田之

告旱冝也某濫尸郡紱無善政以和隂陽致此

災沴然罪在守而不在民守誠有罪不敢辭罰

若春種弗入一𡻕之功扵是乎巳生靈之命将

委溝壑是豈明神之所忍㢤吁嗟以祈㳟俟嘉

應謹告

  惠安縣管下聖妃宫祈雨祝文

乃者糓雨以来嘉澤弗⿰糹⿱𢆶匹某旣徧祈郡望矣雨

意屢作而未即霈然惠邑之士有言龍官之山

聖妃之祠靈響甚著郷人父老方奉九座真如

之像就致禱焉以郡守閔雨之誠儻致辨香為

民有請無不𫉬者是用控露忱辭遥伸貇欵且

委邑尉代謁于祠下夫以聖妃之神靈濟而以

佛菩薩之慈悲其視生靈之急必将如拯焚溺

願不惜嘘吸之力使一雨十日髙原下隰無不

𬒳優渥之施闔郡七邑俱為豐年則某之所以

圖報者其SKchar敢懈謹告

  北山神祝文

間者庚申以閔雨有祈于神⿰糹⿱𢆶匹是日登北墉之

樓望名山而控貇焉荷神之慈賜答如響乙丑

之脯霑然而洽平疇頼以滋溢良苗為之奮興

然謂之霑洽則未也是用再詣半山稽首致祈

願先小滿而潤澤豐不待芒種而播蓻畢庻幾

一稔可期而民免流莩戴神之徳其敢弭忘謹

  惠安縣龍宮山聖妃祠等再祈雨祝文

某間者以閔雨修祠遣邑尉代禱祠下而某拜

于庭以送之郷之士有馳報者謂祝祠甫至而

甘䨙随霈不疾而速有如此者某不勝興敬維

瀕海之邦厥壤剛燥比雖得雨而風日炎燦潤

澤易竭種蓻猶艱一或失時後雖甘霖相續亦

無及扵事矣十萬生靈之命安危存亡决於朝

夕豈細故㢤是用命邑宰敬致菲儀就属郷士

再伸忱禱伏惟英烈之神靈正覺之慈悲實亟

圖之一雨十日俾𡈽之SKchar者肥而苗之萎者茂

環地千里俱為豐年則某之所以謝靈貺者其

敢或後謹告

  東順正 西明烈 明徳王祝文

城隍之有神州郡之有守幽𩔰雖不同其食扵

民則一也夫旣食民之食則當憂民之憂此某

扵今兹之旱所以惶懼怵迫而有求扵神也守

之憂民如此神之憂民其可巳乎然守能憂之

而不能救之能憂而又能救者神也今旱𫝑極

矣神扵是焉而不救則苗将枯槁以死民旣乏

食必将飢餓流離以死神其忍之乎夫人與天

未能無間者也某之愚猶欲籲天以捄之神與

天本無間神爲有請于天而賜之雨顧不甚易

乎以神之靈之仁必能哀恫斯民而思所以捄

之者用敢頓首以請謹告

  龍湖祝文

龍湖之神迺者季春以来雨弗時(⿱艹石)幾扵靡神

不舉矣雖𫎇響答纔數刻而止田疇之槁猶自

(⿱艹石)也謹按圖志𣈆邑之南龍湖在焉淵渟莹徹

周數十里盖有神物宅乎其中湖上有祠靈應

夙著某以城鑰之守弗克躬造而命邑尉往致

祈焉謹拜于庭遥致忱悃伏願油然而雲興霈

然而雨注以震耀龍君之威靈俾𡻕有秋而人

弗告病則某之所以圖報者其SKchar敢忘謹告

  龍潭

龍潭之神謹按圖志常逮之里龍潭在焉赤

虬之異著自疇昔某以城鑰之守餘同

  朋山廟祝文

眀山感寧王謹按圖志朋山清源實爲此𡈽

之望天降時雨則雲氣必起扵二山之顚属兹

旱暵冝控忱請某以城鑰之守弗克躬造而命

邑官徃焉謹拜于庭遥致悃愊伏願油然而雲

興霈然而雨注以彰爾神之威靈俾𡻕有秋而

人弗告病㢤某之𠩄以圖報者其SKchar敢忘謹告

  紫㡌山

紫㡌山威靈𩔰應王謹按圖志紫㡌之山實

為此邦之望而神食其地靈應夙聞属兹旱暵

冝控帎請某以城鑰之守

  飛陽廟

飛陽廟𩔰應王謹按圖志飛陽之廟靈響夙

聞屬兹旱暵冝控忱請某以城鑰之守同前

  同安縣昭應廟祝文

勑封善澤侯善濟侯 善貺侯善利侯

善惠侯 善祐侯 廼者季春以来雨弗時(⿱艹石)

㡬扵靡神不舉謹按圖志昭應之廟神龍宅焉

洞穴深沉杳不可測昔者命書之始至也乘雲

拏空衆共覩焉属兹旱䁧冝控忱請某以城鑰

之守同前伏願油然而雲興霈然而雨注以彰

我龍君之神靈俾嵗有秋而人弗告病則

所以圖報者其SKchar敢忘謹告

  南峯潭祝文

峯龍潭之神同前謹按圖志南峯有潭神龍

宅焉昔在淳熈有令甞禱雨于是随𫉬甘霔灵

響著聞屬茲旱暵冝控忱請某以城鑰之守

伏願油然而雲興霈然而雨注以將我龍君之

神靈俾𡻕有秋而人弗告病則某之所以圖報

者其SKchar敢忘謹告

  龍潭祠之神

同前謹按圖志佛嶺有祠下瞰龍潭靈應彰灼

属兹旱暵冝控忱請某以城鑰之守同前伏願

油然而雲興霈然而雨注以震耀尔神之威靈

俾𡻕有秋同前

  石皷神祠

石皷神之祠同前謹按圖志石皷之祠靈應彰

灼屬兹旱暵冝控忱請某以城鑰之守同前

  白馬仙祠

白馬仙之祠同前謹按圖志白馬之祠靈應彰

灼屬兹旱暵冝控忱請某以城鑰之守同前

  古潭五龍廟

古潭五龍廟之神同前謹按圖志古潭之側故

有神祠實曰五龍靈應彰灼属兹旱暵冝控忱

請某以城鑰之守同前後同南峯

  龍湖廟

龍湖廟之神同前謹按圖志䴡碧之山龍湖在

焉白雲覆顚則雨立至属兹旱暵冝控忱請某

以城鑰之守同前

  佐溪潭

佐溪潭之神同前謹按圖志佐溪之潭石寳窈

深神龍伩宅属兹旱暵冝控忱請某以城鑰之

同前

  福逺廟祝文

福逺廟諸位龍王乃季春以来雨不時(⿱艹石)㡬扵

靡神弗舉矣而旱氣彌烈竊意廟貌之靈有當

躬禱而未及者矣考按圖志惟神之居於方為

東所主者生扵位爲辰其象為龍 紹興中守

臣因旱以請又有變化飛騰之異某皆在 嘉

定亦嘗致禱而有𫉬焉昨者僅命官僚而未果

親謁此某之罪也是用㳙日之良頓首庭下顧

廟雖有號而封爵未崇願神昭示威靈随禱立

應霈然大雨盡起欲稿之苗轉㐫為豐活我𥠖

庶則某當顯白于朝衮服命圭以為神之報兹

言弗爽天日實臨謹告

  祠山祝文

正佑昭𩔰威徳聖烈王同前考按圖志惟王聖

德神功被于逺邇四方郡邑莫不有祠而泉之

尤閎且䴡民之恃王為命也乆矣間者僅命

官僚而未克親謁此某之辠也是用㳙日之良

頓首庭下惟王哀憫斯民而亟救之俾無餓莩

流離之厄則吏與民均荷王之賜其敢有忘

  廣佑廟祝文

明應威信廣佑福善王同前惟王嘗守兹土遺

愛在人雖大振厥靈于樵川然惓惓此邦必有

不容釋者僅命官僚餘同祠山

  北山神

某自仲春之六日以閔雨有祈于神信𪧐之間

賜答如響及季春以来貇祈者再而賜答乃若

少緩焉然所謂當小滿而潤澤豐未芒種而播

藝畢則亦未當不如所禱也荷神之休拯此民

命謹再拜以謝且將相攸吉壤以麗壇壝之奉

焉惟神益彰厥靈俾梅雨時至載優載渥載活

載足使髙原下隰無不稔之田則某之所以敬

事神者其SKchar敢有巳謹告

  社稷四位 三城隍謝雨祝文

間者以旱暵有禱于神越翼日遂雨又彌旬而

雨大摯遂告足焉種藝之事得以及時是用俯

伏壇壝以謝神之貺惟閩之俗以梅雨多寡而

占𡻕之豐儉願神哀矜斯人而幸賜之俾芃芃

之苗頼以䕃養方苞頴栗迄于有成神之惠也

民之福也某之大幸也其SKchar敢忘報謹告

  諸廟謝雨祝文

比以旱暵有禱于神曾未逾旬雨遂告足種藝

之事得以及時是用柢遣SKchar属敬伸謁謝之禮

梅黃而雨玆惟厥時願神之仁錫以終惠俾大

田之稼迄𫉬有秋報事有常其敢不恪謹告

  祠山 廣佑王 福逺廟謝雨祝文

間者以旱暵有禱于王是夕之雨霡沭逹旦又

彌旬而雨大摰遂告足焉下同城隍祝文

 福逺廟改云神之惠也封爵之請其敢或渝

  外縣諸廟及龍潭祝文

比以旱暵有禱于神下同諸廟祝文内改SKchar属作邑僚

  祈風文

惟泉為州所恃以足公私之用者蕃舶也舶之

至時與不時者風也而能使風之従律而不愆

者神也是以國有典祀俾守𡈽之臣一𡻕而再

禱焉嗚呼郡計之殫至此極矣民力之耗亦旣

甚矣引領南望日需其至以寛倒垂之急者唯

此而矣神其大彰厥靈俾波濤晏清舳艫安行

順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颿一日千里畢至而無梗焉是則吏與

民之大願也謹頓首以請

  聖妃祝文

天下之至嶮者莫如海道而至不仁者莫如盗

賊以至不仁之徒而憑至嶮之地其為生靈之

害可勝計㢤某𠕅沗郡符方将與民相安扵無

事而自春徂夏㓂至𠕅焉前者自北而南僅能

小挫其𨦟今復自南而北儻不大懲艾之則方

来之患未有窮已是用紏合熊虎之旅俾徃殄

鯨鯢之群惟聖妃神靈烜赫凢航海之人頼以

為司命是用有謁焉導王師以必勝之機而擠

狂宼扵必敗之𡍼如前日之所禱者非聖妃其

誰望敢俯伏以請謹告

  社稷神風雨雷師壇祈雨祝文

六月之雨春秋書之于𠕋盖喜之也以六月之

雨爲可喜則其不雨之可憂明矣比自甲寅以

来雨之弗⿰糹⿱𢆶匹者兼旬于此芃芃之苗無以膏潤

其憂顧不大矣乎既以𥸤干天又将愬于神而

泂酌未伸嘉澤巳霈盖爲之喜而不寐明發夙

興敬拜于壇壝之下爲民而謝且爲民而禱焉

淅玉炊薌數日以俟惟神終此大惠俾吾民均

遂一飽之樂豈不休㢤謹告

  社稷神風雨雷師城隍諸廟祝文

春秋之交雨以時至此豐年之祥也然適中則

為羙過度則為災矧早稼在田刈穫方興而霖

滛弗止豈不妨良農之功而損嘉糓之實乎是

用祗命官僚赴愬于神㐲惟賜以兼旬之霽使

畢收成之事而後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以嘉澤焉某之望也邦

之幸也敢頓首以請謹告

  北山神祈晴祝文

昔者稻方播而雨不時屢以愬于神神不以為

瀆而賜之雨矣今者稻方收而雨過度舎神其

誰愬乎是用冐霖滛而陟嵯峨為民有禱焉惟

  之靈開闔隂陽卷舒雲雨直嘘吸間爾伏

惟察其爲民之誠而即賜之霽非惟大田免淪

沒之患而斯民亦逭昏墊之虞荷神之施豈有

涯㢤俯伏以請謹告

  社稷神風雨雷師城隍諸廟祈晴祝文

廼者隂霖不止岌岌乎害稼之憂頼神之靈随

禱而霽是神有大造于斯人也⿰糹⿱𢆶匹自今願終其

賜焉訖處暑而晴入白露而雨晴不過扵亢雨

弗至於滛則大有之年指日可待(⿱艹石)時秋報其

敢不䖍謹告

  北山神祝文

間者禱霽于神遄𫎇響應今兹又闕雨矣捨神

其安愬乎片雲𣡸興霈澤千里神之所易易者

敢頓首以請謹告

  秋賽諸廟祝文

𡻕事告登民𫉬一飽嘿回造化繄神之功報祝

以時不敢不恪尚蘄全護俾成厥終

  慈濟廟

自春以来民鮮疾癘導龢去沴繄神之功下同諸廟

  惠安成應寜濟廟祝文

惟神正直聦明黙佑一邑 聖朝嘉奨申錫賛

書威靈益章遐邇𫎇福某假守于此宻藉神庥

敢薦菲儀具昭誠意

  謁姜相公墓祝文

嗚呼建中貞元之相埀二十人而以清名直道

標表百代者公與陸宣公而巳公謫于泉陸謫

于忠皆不果召而沒天豈無意於忠臣乎何其

厄窮至是也嗟夫靈均弗遷瓌辭孰傳曲江既

死勁節愈偉是則天之厄公也乃所以榮公也

歟嶷嶷姜公巉巉東峰𡶶以姜名千古並崇我

再来思而𠕅謁公酹以一巵懷㢤清風

  倪尚書祠堂安奉祝文

嗚呼維此桐城寔公桐郷民奉嘗之沒世弗忘

畢方何知乃煽其毒曽是仁人而不遺以數楹

之屋鞠為廢壤過者嚬呻迨其旣復小大欣欣

盖可燔者屋而不可燔者斯民愛公之心歴吉

妥靈官僚儼列式瞻徳容共挹馨烈追惟平生

猥辱𭰹知而於公心粗察其㣲盖嘗竊謂其清

如水而澄之不巳其直如矢而端之不止昔者

范公以頌温國吁嗟惟公有此二徳徳如温公

而不大施施之此邦九牛一𣯛棟宇告新薌火

載設為民者如復奉其教條為士者當有以師

其風節我行天下落落少同顧獨仰公屹如山

崇盖不惟懷子産之愛且深慕汲直之忠舉觴

嘅然為三太息百𡻕之後儻或有知尚願配秋

菊寒泉之食尚饗

  北山祝文

北山之神間者仲春之辛巳以閔雨有禱于神

壬午遂雨而雷亦發聲自是之後連日皆雨而

丁亥之旦迅雷驟雨尤極霶霈辛𫑗又雨丙申

以至戍戍如丁亥焉至是而一犂始足霽色逾

旬農方跂望糓雨之旦又如丙申嗚呼非吾北

山之靈大芘兹𡈽顧何以𫉬兹敬卜休澣之辰

再拜以謝⿰糹⿱𢆶匹今有望扵神者非一日神之始終

芘民者亦嘗如一日焉是則某區區之願也謹

  又

詩以龜𫎇為魯邦所瞻惟時泉山亦此方之龜

𫎇也某兩叨假守毎旱溢輙禱于神無不響答

前後四年𡻕皆告豐是神有功于民且有造于

某也壇壝将新而某遂去惜不暏其成即日登

涂回瞻巍峩不忘起敬出為雲雨潤澤千里俾

𡻕以屢熟某尚有望焉

  福州謁先聖祝文

惟孔門髙第(⿱艹石)由之果求之藝聖師固嘗許之

従政矣而求之所願者方六七十如五六十

里而巳由以千乘自許則夫子哂之盖地廣則

難治也民衆則難安也自子路之賢猶未易勝

此况於一介之未學而遽叨一道七八州之𭔃

豈不甚可懼㢤惟修巳以敬之一言乃先聖示

人之要指某也其敢不朝夕恪共以期無負

大訓有臨在止其SKchar敢渝

  謁先賢堂祝文

惟閩邈在南服而詩書文物之盛軼于中州者

以有牧守為之作興郷賢為之表倡故也兹堂

所祠為位十有八或以符竹或以枌榆要皆有

功扵士𩔖者也其間經術之淵邃徳行之超卓

名節之巍峩者尤使人瞻慕而起敬焉某叨恩

来守緬懷前哲釋菜訖事祗謁于庭髙山仰止

庻㡬萬一

  濂溪伊川明道三先生祝文

濂溪先生周元公明道先生程純公伊川先生

程正公惟三先生之道寔嗣鄒魯不傳之統凢

今學者知尊經術知慕聖賢知天理人欲之分

知吾道異端之辨其功有自来矣某叨恩来守

敢祗謁于祠庭髙山仰止凛然興敬

  晦翁先生祝文

晦翁先生朱文公比歳以来先生之祠徧于㝢

内某麾符所至必敬謁焉假守三山實沗師帥

之責方将推崇先生之道以興起士風而采諸

衆言以爲勉齋黄公續承師訓以淑其徒當侑

食焉㳙辰奉安不敢不告

  勉齋祝文

勉齋先生黃公惟公之在考亭猶顔曽之在洙

泗發幽闡㣲旣有𥙷扵學者⿰糹⿱𢆶匹志嗣事又有功

於師門采諸衆言奉以侑食英靈未泯必樂於

  諸廟祝文

㳟惟明 天子躬𭣄大柄誕降詔書一洗積年

貪濁之弊選用牧守分涖庻邦而某不材首叨

親擢付以全閩當端平之元始和之令肇領厥

事其敢不朝夕競競精白一心無負選任之意

然正身以率下節用以愛人在某所當自勉(⿱艹石)

夫時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弭菑沴則惟明神是頼非不肖所能

及焉是用祗謁于廟SKchar控此忱禱惟神其幸惠

察之

  南臺廟祝文

惟王之功徳顯於漢而祠立扵唐凢閩之人尸

祝而社稷之者也某昔守泉山猶展敬廷下以

乞靈於王况今叨鎭于此覆護而扶持之将惟

王是頼用不敢委諸僚屬而必親拜謁焉今之

所祈於王者大畧有二旱溢頻年人匱於食徕

千艘而平市估時𠂀雨而兆豐年此其一也江

右之盗未平而泉建之師逺戍戎功早捷而振

旅以歸此其二也(⿱艹石)夫區區一心所欲為郷鄙

之民興悠長之利者亦惟王有以相之使志得

以行而事得以冝使後之人曰以閩人為閩帥

而不孤閩人之望者某也是王不獨有大惠於

某而且有大造於閩豈不休㢤敢再拜以請

  東嶽祝文

古者諸侯𥙊其境内之山川而巳巍巍岱宗邈

在東夏而今之郡國莫不致祠毋乃與古異乎

盖其位在東其徳為仁所以佐天地之發育者

也覆冐群生其功大矣故雖不在封城亦得祀

焉閩山有祠靈響夙著臣奉 詔作牧敬謁于

庭布宣 上恩臣之責也(⿱艹石)夫時雨腸弭菑患

使一道元元各有生生之樂則惟帝是頼非臣

能及也用敢再拜以請

  炳靈王祝文

惟王佐岱宗以芘方夏猶六子佐天地以生萬

物也某旣朝于帝因以謁王願推仁恩均𬒳

道則區區之至望焉

  諸䖏祈晴祝文

維南山之詩有曰旣優旣渥旣沾旣足生我百

糓盖雨之生物也惟足是求旣足而過多焉適

足以為物之病此某之所以危懼怵迫而有祈

神王也夫苗方穉而窘於寒麥将實而病於

濕皆至切之憂願神王之仁以一嘘吸之力拯

而救之開麗象之清明掃積隂之沈滯俾穉者

以長而實者以成某與斯民戴神王之恩其何

有極

  春祈慈濟廟祝文

惟神之與春祈自某焉始今兹再叨假守思所

以爲民蠲除苛癢匪神疇依是用以不腆殽𬞞

將此誠意自春徂秋寒暑風雨晦明或過其度

則疾癘生焉惟神哀痌斯民有以潜弭扵未病

之先俾皆躋于仁夀之域則其有功於生靈大

矣某之所以圖報者其SKchar敢忘

  辭先聖祝文

某仰惟先聖嘗言㫷月而巳可也三年有成夫

以神聖功化之妙猶必遲之三年之乆況某之

末學乎故自涖事以来孜孜汲汲日惟民隠是

求嘗白于朝願乆其任而 上恩錫召弗容固

辭凢所欲為一一有媿𥘉心多矣然洙泗格言

則佩服惟謹旣不𫉬盡施以及民則當恪守以

事君勿欺而犯其敢不勉

  辭濂溪先生以下祝文

某自少伏讀諸先生之書亦欲見之行事三

山郷部也方朝夕區區勤求民瘼如理家事未

能毫髮及人而以予環去矣然諸先生所以教

人事君者甚備謹當佩服不敢弭忘願畢此身

不渝素節

   焚黄祝文

某月日某謹以清酌庻羞之奠幷贈告二軸使

弟某昭告于 先考某人之墓曰嗟維先君無

何蚤世積善之慶其延後人肆某不才兩塵科

目遂玷朝行歳在己巳夫子有事於明堂某以

攝太常卿立樂埀下越𡻕壬申天子有事于南

郊某以攝吏部侍郎奉匏爵六年之間兩遇大

慶旣叨膰之賜又推恩以及其親於是我之先

君始贈為承奉郎𠕅贈為宣教郎漏泉之澤光

賁存殁豈曰小子實能之盖我先君種徳𫉬報

之明驗也自頃以来屢祈郡𥿈冀𫉬一酌墳𡈽

躬展燎黄之儀旣未賜俞且叨柱史之擢乆稽

𥙊告晨夕歉然南望松楸心始飛斾謹令某代

伸敬于墓下明靈未泯尚鍳右之

  又

嘉定十年歳次丁丑三月戊寅朔二十三日

庚子嗣子具位謹以清酌庻羞之奠昭告于先

考奉義府君墓前日者天子有事于合宫𥙊澤

之頒覃及中外某以将漕陪部弗𫉬預駿奔走

之列而湛恩下逮不以踈逖而獨遺肆我先君

由通籍而有陞朝之贈所以發潜徳之光而爲

敬忠之勸也被命南泉遂有過家上冡之幸謹

以詔黄燎于隧道惟明不泯膺受命祉葢蕃衍

其慶以庇于後之人謹告

  又

年月日具位敢昭告于先考二十五朝奉之墓

者歳在戊寅聖天子有事于明堂湛恩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先考實有朝奉郎之賜今五載矣迨今乃始𫉬

燎黄于墓下併修拜掃之禮焉惟靈益埀庇佑

使我後人浸以光𩔰則告策之恩将極其寵榮

而後巳追想慈範不勝愴然謹以清酌庻羞㳟

伸薦享

  家𥙊祝文

仲夏之𥙊以日至禮也某以趨召之迫不𫉬巳

先期而舉焉且因展告而辭之禮伏惟尊靈隂

相此行俾上有益於國而下不辱其身則某之

幸也

  告先考妣加封祝文

某比者國有禋祀覃慶萬方我先考自即位進

三等而為大夫先妣亦有碩人之命其品數益

崇而寵光益盛矣迫於召㫖未克燎黄于墓下

始即家廟而致告焉伏惟尊靈膺此愍𠕋益昌

厥後以迓無𭛌之休謹告

  崇興祝文

嗣皇帝御極覃慶多方我先室由其冝家之名

進令善之號可謂羙矣惜其早同扵艱難不及

𬒳榮寵此告命之詞所以嘆其窮達之不一

也兹叨召擢入簉従班告謁来歸用燎黄于墓

下伏惟祗膺新渥益佑于後之人褒封之典方

畓来而未巳敬陳菲奠以寓厥誠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弟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