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八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四十九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五十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第四十九

 祝文

  潭州謁先聖癸未正月

昔某之治泉也惟節用愛人之訓是服是行其

去之日不𫉬辠於泉人頼此而巳今者叨蒙上

恩作屏南楚委𭔃之重又非泉比将何以免責

㢤惟於所謂節用愛人者益勉其所未至焉某

始祗謁于庭炯焉丹誠尚冀昭鍳

  先賢祠

濓溪先生周元公明道先生程純公伊川先生

程正公武夷先生胡文定公五峯先生胡公南

軒先生張宣公晦庵先生朱文公聖學不明千

有餘載數先生相⿰糹⿱𢆶匹而出遂續孔孟不𫝊之統

可謂盛矣惟時湖湘淵源最正盖濓溪之生實

在㫪陵而文定父子又以所聞於伊洛者設教

於衡嶽之下張朱二先生接迹于此講明論著

斯道益以光大然則天之生數公也所以幸天

下與来世而湖湘之幸抑又多焉頖宮有祠其

来尚矣某雖不敏然於數先生之學盖甞用其

力者而庸駑之質欲進未能叨恩假守用敬謁

干祠下緬懐遺風當益自勵冀於斯道或有聞

焉施之有政庻乎寡過惟先生其相之幸甚

 漢髙帝

漢太祖髙皇帝太宗文皇帝惟漢之興緜祀四

百深仁厚澤肇於髙祖而成於太宗威神在天

實相下土(⿱艹石)時楚服廟貌在焉惟二帝之心今

之嘉惠湘民者亦無異於昔之愛漢赤子也某

叨恩假守敢不告䖍尚惟嘿佑俾克用乂

  漢長沙文王 長沙定王 長沙陶公

傳曰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樂其樂而利

其利是以沒世不忘也夫為政而使民沒世不

忘斯亦難矣王之受命國于茲土盖千有餘祀

而民奉嘗之如一日也嗚呼此豈可以智力求

㢤某叨恩假守敢不告䖍尚惟嘿佑俾克用乂

  三閭大夫忠潔侯屈公

某之後先生也蓋千有餘祀而於離騷九章一

讀一興嘆焉甚㢤先生之忠於國也世䧏俗末

媚佞成風過其祠者可以泚厥顙矣某雖無似

願師其人於千載之上視事之始敢不告䖍履

潔含忠益當自勉

  賈太傅

某之後先生也盖千有餘載而於太息流涕之

書一讀一興歎甚㢤先生之忠於國也下同忠潔

  端潔譚公

譚端潔公昔新莾氏欺天誣衆盗有神器時則

龔大夫凛然抗節不食而死著在青史至今猶

有生氣靖康之難古昔所無而在廷之臣甘心

SKchar於偽楚之庭者不可勝數惟公秉志之死

靡渝横流滔天中屹砥柱易名曰潔與龔同稱

某叨領守符偶在公里顧瞻頖水祠像在焉清

𥫄人千古不泯酹以巵酒嘅其永懐

  忠節十位

昔者王厚之難晋氏危(⿱艹石)綴旒惟時賢王實刺

此州慨然倡義志殱兇逆群英恊輔共圖厥勛

事雖蹉跌而一時臣子知有逆順之理卒以㓕

賊其功豈不偉㢤爰曁本朝間関南渡蠢兹孽

虜蹂我湖湘卓㢤四君寧死無辱明綸誕布錫

以嘉名與晋諸賢實同廟祀激勸之指厥惟深

㢤某朅来殿藩𫉬瞻祠像酹以巵酒嘅其永懐

  春𥙊諸廟祝文

春之有祈豈惟故事民之望𡻕盖出至情矧以

非材甫茲假守慨念長沙之故國也非樂𡈽之

舊風将蘄庻俗之均安豈宜一糓之不稔肆陳

菲饌用敬靈聦曰雨曰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願恊四時之叙多𮮐

多稌迄臻百室之盈

  𥙊太守禮部朱公山長監簿周君安撫忠

  肅劉公岳麓書院

五閏搶攘六經掃地人文尚閟學校闕如美㢤

朱公来守茲土以經術導民而書院之教以興

賢㢤周君⿰糹⿱𢆶匹長是山以德行見褒而書院之名

以著中更圯廢亦旣有年維忠肅公丕振厥緒

自堂而序輪奐一新教養之際於焉大備三君

子相去二百餘年而尊經勸學之心前後如一

祠像並設豈不宜㢤某以非材繆塵分閫顧惟

涼徳何以長民教化所先敢不加意肅容祗謁

如拜下風勉紹前規庻幾弗墜謹告

  𥙊胡給事墓

故武夷先生文定胡公之墓自 熈寧以還新

學孔熾春秋一王之法闇而弗章公聞道伊洛

慨然以尊君討賊自任著為訓傳大義炳然使

洙泗之道復明而荆舒之禍以熄其有功世教

可謂盛矣某自少讀公書考觀行事髙山景行

仰慕何窮九原不作竊用興嘆玆叨 上命来

鎭三湘惟公生於武夷而老於衡嶽旣鄉閭之

先哲又道徳之宗師有墳其丘實在寓里屬拘

印韍謁拜無従爰遣祠官敬陳菲薦仍禁止其

樵牧且訪問其後人興起士風庻其在是英靈

未泯尚鍳此心尚饗

  𥙊胡侍𭅺

昭告于故致堂先生侍𭅺胡公之墓惟公早侍

家庭實聞至道壮登侍従屢進昌言正章蔡弄

權之誅斥汪黃誤國之辠英風勁氣獨立不回

旋觸權臣逺擯嶺海方且心潜魯語之大訓臆

誦温公之遺編著爲二書垂耀千古某以晩出

幸同鄉邦顧瞻丘瑩適在郡境往致一酹慰其

子孫殁而不忘鍳此誠意尚饗

  祠部

故祠部𭅺中胡公之墓公以賢哲之嗣得家庭

之傳著通㫖一書亦旣有功於聖筆對權臣數

語尤足深拆其姦心興言髙風仰止惟舊往陳

一奠用表寸誠尚饗

  五峯

故五峯先生胡公之墓昔者洙泗之門髙弟甚

衆獨曾子傳之子思而子思傳之孟子為得其

真自餘源逺末分散為異端其亦多矣某嘗竊

謂子思之功在聖門為SKchar盛蓋上能大其師學

而下能授之英賢卒昌斯文孰與之匹維兩程

氏講道河南曰謝與楊得其要㫖文定早歳俱

従之㳺旣誠其身復以敎子公之生也氣禀特

殊玩心神明不舎晝夜優㳺自得抱道以終友

𢌿其徒曰子張子斯文有託誰之力焉仰視子

思庻㡬無媿某以晚學𬗟懐遺風敬遣官僚徃

致一奠尚惟嘿相於道有聞尚饗

  祈晴諸廟祝文

東作方興惟雨是仰此豈禱晴之時也㢤蓋氣

數乗除SKchar為可畏嬴於今則SKchar縮於後此守臣

之𠩄甚懼也今溝瀆川源在在充溢譬之飲食

屬饜而巳一SKchar過度則反為菑此又守臣之𠩄

甚憂也况積涝則麥為之傷食濕則蠶為之病

休戚所関皆非細事是用齋心潔慮禱于有神

埽除隂霾丕煥霽景在神直易爾以神之所易

解吏之𠩄憂惟慈仁其亟念之幸甚謹告

  嶽麓湘江祝文

𥙊法有之山川丘陵能出雲爲風雨曰神又曰

非此族也不在祀典嶽麓湘江之爲山川可謂

能出雲爲風雨者矣而春秋之祀顧弗之及非

曠典與屬兹霖澇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然興懐方念即爽塏之地

以望而祈焉熈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逮升天宇清霽矣是用易祈

爲謝且⿰糹⿱𢆶匹今以始與祈報之禮焉郡計少紓又

當立之壇壝永爲嚴事之地神其大芘兹土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之有年俾人知山川之功章灼不可誣如此豈

不休㢤謹告

  社稷祝文

凡禱祈之事必先社稷禮也屬者霖雨過度㡬

於靡神不請矣而獨未及於土穡之神此某不

知禮之辠也媿懼之念方惕然于中而雲隂劃

開霽景呈露矣是用躬拜壇壝之下旣以為響

答之謝顧自今至于秋成其爲日尚逺而所望

於神者益深惟時其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無過與不及俾年爲

有年則土爲樂土其敢忘神之大惠也㢤謹告

  諸廟謝晴祝文

廼季春以来雨澤過度輙抒誠悃禱于有神朝

夕嚴恭以俟嘉命果蒙響答(⿱艹石)皷應桴甲子之

朝垂霡沭矣清風旣發群隂劃開𪧐麥將登庻

㡬有望穉苗日茂枊又可期嘉與斯民共拜靈

貺尚惟矜憫迄𢌿有年謹告

  諸廟祈雨祝文

俗以仲夏再挾爲分龍之日曰雨曰霽歳之豐

歉於是而占焉儲粟之家亦必俟是日之雨然

後肯泄其所藏以惠閭里其利害豈它日比㢤

載念湖湘實爲凋俗歳雖告稔民食尚囏一有

不登立見擠壑是用先期三日以奔告于有神

惟神愛民之心不减於守土之吏幸哀而憐之

賜以滂沛之澤則一稔可卜百憂以寛拜神之

賜寧有紀極謹告

  諸廟謝雨祝文

比以龍㑹之辰膏澤是望輙殫忱悃禱于有神

荷神之靈甘䨙隨降有禱有謝惟禮之常爰𩛙

有司肆嚴昭答然壬戌欲雨而遽晴甲子欲晴

而小雨繇秕政之多有且愚誠之未孚退自省

循敢不祗懼尚蘄矜宥變沴爲龢迄俾有年庻

全民命尚饗

  諸廟祝文

六月之雨聖人筆于麟經其不厭数也明矣惟

潭之爲郡實瀕大江雨未彌旬則怒濤歕薄下

田之稼凛乎其可憂况益水之陽潙山之源以

汎溢告而湘隂人以澇聞矣則某之所以奔告

致祈者其庸敢後乎惟神至仁早賜開霽庻全

一稔以恵我民謹告

  諸廟祝文

乃者分龍之望雨神旣幸惠之矣雨足而慮溢

又惟霽之望焉求之於人且厭其数况神而可

瀆乎然區區之誠方動於中而杲杲之日巳赫

乎其在上矣嗚呼神之格思不可度之如此繼

自今其敢不愈敬之㢤尊酒告䖍匪以爲報尚

  祈雨祝文

七八月之間旱従古以来病之蓋良苗之将穟

猶嬰皃之欲長膏澤之弗⿰糹⿱𢆶匹猶乳哺之失時命

之存亡於是焉在其忍安視而弗以告乎惟神

不愛須㬰之勞以林其垂絶之命使民𫉬有年

之賜則吏其敢忌神之功謹告

  祈雨諸廟祝文

昔者吕氏之書以秋行夏令爲舛漢人論兊離

之治亦各有其時焉自履素啇月有半矣而藴

隆之虐方熾膏潤之澤甚㣲誰謂九秋乃如三

伏隂陽失叙莫甚於斯䃾政干和敢不自省惟

神赦吏之辠憫民之菑油然而雨伯非特洗歊

煩之氣抑以全豐稔之功稽首投誠立俟嘉應

謹告

  祈晴祝文

乃者榖方華而旱某以爲請而神𢌿之雨矣今

糓旣成而雨某又以爲請神其可無意乎蓋

前日之旱猶嬰皃之失乳今兹之雨猶飽而將

疾二者俱危道也然吏知其危而憂之而巳(⿱艹石)

夫憂之而人能梂之非神其孰望乎今事𫝑亟

矣一日之雨則禾有一日之傷如極溺然不可

緩也惟神母愛湏㬰之勞而賜以旬日之霽使

民不失終歳之望神亦無廢前日之功謹告

  謝晴祝文

秋大熟未穫方興銍艾之功雨三日爲霖懼失

豊穰之望爰㓗齋而有請荷慈憫之亟従開靈

麓之嶷雲煥扶桑之䴡景霽逄甲子𫉬寛傷稼

之憂時近孟冬行畢滌場之𭛠敢申祗謝仰答

殊恩尚蘄彌月之晴迄保有年之慶臣某無任

激切感荷之至謹告

  祈雪祝文

考諸傳記雪爲五糓之精故SKchar尺之瑞可占豊

年非苟然也比者㳙選剛辰将有祈於祠下而

誠意甫啓嘉應遽形王霙繽紛疇不欣覩是用

易祈而謝因謝而祈願於臘前錫以三白拜神

之惠其SKchar敢忘

  祈晴祝文

廼自李春以来霖雨過度頗聞田里之間糓

播而厄扵寒蠺方育而病於濕二者皆民之大

事一SKchar失望将何恃以爲生况穀價未平物情

正欝而隂霖弗止憔悴可知此某所以憂愧𪫟

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有祈於神也惟神之威靈捄此冝無難者

囬淑氣扵暮春闓新晴於甲子使憔悴者頓釋

而憂愧者亦以少紓其敢忘神之大賜謹告

  祈雨祝文

詩曰芃芃黍苗隂雨膏之言苗之方盛非雨無

以滋之也况仲夏之月其節曰芒種其候曰分

龍必潤澤以時則豐穰可卜農夀之占厥有常

驗此某之所以奔告於神而不敢後也自春以

来民困貴糴今數月矣吏雖百方以救之未能

大有濟也惟入梅之後與分龍之日膏澤應期

而至則民之盖藏者盡出糴賈不抑而自平此

在神一舉手之功爾矜民生之久困察吏術之

巳窮惟明神其埀意焉幸甚謹告

  謝雨祝文

比以農書之占曰芒種曰分龍於望雨爲尤

用敬禱于有神廼丁未遂雨甲寅之後三日之

間又連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以雨鉅室之藏於是乎稍出而豐年

之應於是乎可期荷神之施腆矣維嘉糓之方

苗猶穉児之仰乳願神不倦于賜而有以終之

使久困之民早遂一飽之樂則吏之所以圖報

者其SKchar敢有忘尚饗

  仰山祝文

惟山之威靈徳澤肇於太江之西而延及於重

湖之南有衆恃之以爲司命屬者征行厄於風

雪過𡊮之日有謁于王霽景遄開遂以善逹惟

時湘土離宮在焉頼神之休自此焉始鞠躬拜

謁其敢不䖍

  眞武殿祝文

於皇上聖威神在天誕降福澤于民俾有寜宇

某之祗事為日乆矣叨恩分閫而靈宮在焉眎

事之初敬伸謁欵江湖之間沴氣易作尚惟慈

憫弭於未然區區之誠仰蘄昭鑒

  祈晴祝文

比以霖雨過期煖氣弗効用祗謁于明神荷神

之仁不以爲瀆煥晴光於甲子囬淑氣於暮春

凢某所求厥應如響顧何以得此於神㢤惟時

細民方苦貴糴併蘄矜憫宻運化機俾氣序之

不愆則盖藏之畢出惟神其終念之

  諸龍潭祈雨祝文

廼者甲寅以後之雨距今甫半月耳炎風烈日

相爲煽薄故雖下田之水亦有竭告者况髙卬

之地乎吏有従田間来者以爲數日不雨則多

稼可虞自聞斯言膺肺如灼盖民之窘於貴糴

于兹半載矣盻盻焉惟早稼登埸是望以紓其

困以捄其急者非常𡻕比也今嘉糓方苗而膏

澤弗⿰糹⿱𢆶匹SKchar失望其將柰何此某之所以痛心

疾首而有檮于龍君之靈也郡𥿈所縻不克躬

詣而遣官以前惟龍君之神變迅速興雲雨以

澤萬物直一嘘吸間耳以一嘘吸之勞而可以

救數十萬生靈之命龍君其肯靳乎敢𠕅拜以

  上封雷池祝文

廼者尉SKchar之行巳控忱詞請命於龍君矣區區

悃誠尚慮未徹謹洊遣簿正以前盖信𪧐以来

旱氣爞爞益甚前日大田多稼凛然可虞龍君

而不亟捄之則後雖賜雨將無所及矣幸哀而

憐之不惜一嘘吸之勞而全數十萬生靈之命

龍君之功之徳所以簡於上帝者又將如何㢤

敬再拜以俟

  請水祝文

間以旱𫝑可憂遣官致禱于靈湫矣小州日祠所

旱氣日熾其爲可憂又甚於前念非躬禱不可

印綬所縻願莫之遂是用㳟迎靈湫之水安奉

于郡庭中洲曰㳟迎神位伏願章示威神使油雲𣡸興

隂風慘變従車盖而来崇朝之頃霈為大雨則

龍君之有大造于兹土也其可以限量計㢤某

謹帥吏民敬共以俟

  零陵王廟祈雨祝文

惟王之威靈著于湘𡈽某知所敬仰乆矣𡻕時

禱祀諉諸有司而不以身親焉則某之辠也今

旱勢甚酷群情嗸嗸學校之士以爲王於旱潦

之求無不響答特未嘗顓有請而巳某是用矍

然爲愧且懼俯伏祠下控誠而拜禱焉幸哀斯

民亟賜以雨使嵗事𫉬全而人無流莩其所以

圖報於王者其SKchar敢有忘

  西濟王後殿祈雨祝文

維聖母有池靈變甚異見於崇寧間守臣李

閌之記屬兹亢旱群情皇皇而此邦之民乃有

以刻文来告者某甚恨知之不蚤也謹命幙僚

㳟伸禱請伏惟慈仁亟彰嘉應使膏澤随霈嘉

糓𫉬全則某所以答靈休而侈神貺者其SKchar

不䖍敢𠕅拜以請

  南嶽火徳星君祝文

比因亢旱䖍致禱祈㳟遇南方火徳執法星君

正臨軫宿下照長沙臣巳卜日躬修醮謝冀𫎇

福佑潜弭旱災而臣適有瘡瘍之疾未敢祗謁

髙眞謹令儒林郎武安軍節度推官趙希㦂先

詣殿庭代陳忱悃伏望聖慈俯賜矜憫推旱魃

於熾張之際霈甘霖於愆亢之餘俾嵗事𫉬全

民命可續嘉與闔境王靈共拜更生之恩謹俟

疾平亟酬忱願仰祈聖察

  社稷風雨雷神祈雨祝文

天乆不雨良苗将稿嗸嗸下民大命近止肆陳

菲薦力請于神膏澤沛然㳟俟嘉應

  岳麓湘江祈雨祝文

諸侯之職當祀山川岳麓云靈麓巍巍江湘云湘江洋洋此𡈽之

望肇新壇壝亦旣訖工屬玆亢賜敬伸禱請雲

興膚寸澤洽一方願彰厥靈以拯民命

  諸廟祝文

在詩有之旱旣太甚藴隆蟲蟲又曰旱魃爲虐

如惔如焚昔盖聞之今乃親見咎由牧守民焉

辜以神之仁非無意於濟物者而懇祈屢矣

迄未之應毋乃夫數流行有非神𠩄得專者乎

采諸衆言惟碧王之醮功力最大巳㳙良日祗

按冲科螻蟻之誠懼難上逹願神哀此下𡈽凾

控請于昊穹庻㡬回眷佑之仁而膺潤澤之賜

使大田多稼不至甚損而生靈之命尚或可全

所以圖報於神者其SKchar敢有巳

  祠山忠靖祝文

威靈盖巳受命穹昊為百神之宗其於捄

旱乾致雨澤非難事也迎奉以来㡬兩旬浹嘉

應屢 而膏施尚屯意者公庭煩渫之地非神

之所安是用還于靈祠就伸禱請

  諸廟祝文

自龍君之来境内之雨者屢矣然潤澤則有之

而霑洽則未也或謂龍之為神動則升霄漢静

則安江潭公庭之煩渫非所樂也是用還于靈

五龍安濟云靈祠就伸禱請今旱勢極矣蚤稼之傷

者巳不可復全而下田晚稻苟得一雨霈然充

溢則尚庻㡬中熟之望龍君亦何靳一嘘吸之

勞而不以捄千萬人於溝壑乎菲薦肅陳以寓

誠意尚惟歆饗亟副所期

  洞陽 眧潭祝文

間者旱暵為虐旣靡神不舉矣采之衆論乃白

威靈之章灼莫洞陽昭潭(⿱艹石)顧来嘗致請焉此某不

敏之辠也是用諏僚屬以徃拜于庭而遣之區

區此心盖巳飛馳於靈湫之上矣今旱氣如焚

耗斁巳極而奔霆走電大霈甘雨在龍君之力

為無難願以一嘘吸之勞而救千萬人溝壑之

難非惟斯人蒙澤吏亦與受賜焉圖報之典不

敢忘也謹再拜以俟

  社稷以下祝文城隍山川同

間者將用道家法致禱于紫㣲太乙之尊念蜲

蟻之誠未易上逹也則有謁于神願為請命昊

穹凾賜之雨越孟秋戊戌隂雲鬱興膏澤宻布

實維明神隂相之力然旱乾旣乆滲漉未深雖

槁苗少蘇而溝塍之水則涸竭猶昔也立秋之

期近在旦暮事勢亟矣及今而雨足則早稼之

未損者猶可全一或少遲則晚苗之方茂者亦

告病矣危機交急莫甚斯時是用不避瀆煩復

伸貇請以神之仁必不忍為賜之不竟也敢跼

蹐以俟

  五處龍王 上封雷池祝文

比繇舛政召致旱災有謁於龍君之靈龍君数

不以爲瀆曰是知過而能自儆者也入秋以来

屢賜之雨雖早稼或𧇊而晚苗甚茂儻白露之

前更賜一再之雨則𡻕功畢矣謹命僚屬且謝

且祈龍君之仁其尚念之

  𥙊龍壇祝文

比以時澤未浹古之雩祀有所謂象龍致雨可

考盖三代之禮也乃立壇壝將徧象五方之龍

而致禱焉自北而東雨巳随之嗚呼其亦可謂

靈也巳肆命邑長祗謝于神白露之前更蘄甘

䨙迄為有年則某將廟而祀之不敢忘龍君之

徳也

  諸廟謝雨祝文

比以亢旱有禱于神入秋以来屢霈甘澤雖蚤

稼少損而晚禾勃興神之為賜大矣不腆菲薦

于以告䖍尚惟終惠迄遂中熟

  諸廟祈雨祝文

乃者蚤稼將登旣厄于夏旱矣今晩苗方盛而

雨復不時是猶尫嬴之人一疾未瘉而再疾隨

之也嗚呼此豈明神之所忍邪甘霖沛然一洗

枯槁在神特指顧之力而民免溝壑之憂再拜

以祈上俟嘉應

  諸廟謝雨祝文

比以嘉穀將登雨弗時至用有謁于明神

甫殫孚答如響霈然膏澤髙下均霑神之為賜

盛矣今距收刈之期尚隔旬月惟無暴風無滛

雨則晚稼有十全之功斯民遂一飽之樂神其

終惠之幸甚

  佑聖祝文

欽惟佑聖芘此一方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祈遄應如響一新

殿宇庸答霖庥工役方興不無震動惟神宻相

迄用有成

  保安赦𥙊諸廟祝文

聖皇臨御餘三十年翼小心對越無媿玆愆

調豫率𡈽驚欽憂奉𥙊書禱于靈嶽諸庙云灵于

言𨹓監諸庙云降格宻佑聖躬即遂清寧以福方夏

  𧺫夣筆書堂告𡈽地祝文

某惟此山得名自江憲公始先正楊文莊又嘗

讀書于玆某也不材敢望前哲屬以屏居窮巷

思得山林閒矌之地以爲藏修息遊之所而僧

以是告捐 --捐田數畆質而為草堂揆日之良肇庀

工𭛠朽材腐瓦苟以集事惟神黙相亟臻厥成

謹告

  𥙊大仙祈雨祝文

嗚呼嘘風霆噴雨霧變化倐忽莫如南臺百丈

之山而普照靈澤寔以帝念典司其間夫以佛

道之尊仙道之大固萬靈之所聽命而巖洞之

幽邃湫淵之深窈又神龍之所蟠冝其百數十

年以旱致禱者莫不猶響之斯答未嘗有如今

日之艱豈佛與仙之仁無意於捄此𡈽之厄乎

抑天時之當尔而天意之未還嗚呼昔𡻕之饑

民病極矣雖去冬一稔曾未蘇其痍瘢儻或再

歉則顚連於溝壑歗呼於山谷殆將何所不有

豈容一日之少安然則今玆之豐㐫乃民命存

亡之决而賜雨之淹速則又豐㓙之所関此某

之所以望雲霓而涕泗瞻原野而辛酸也吾佛

與仙之仁於此而不亟捄則是寘斯人於度外

而坐視其𡍼炭昊穹至仁必不忍以萬物為芻

狗吾佛與仙儻為斯人而力請則天意一囬北

驕陽而為霖雨殆猶反掌之非難嗚呼事𫝑迫

矣民望極矣吾佛與仙眞之捄不可不亟矣是

用冩哀誠而嘑愬敢罄竭其肺肝興玄雲之靉

靆沛大雨之瀰漫起禾稼之将枯洗瘡痍而復

完則某将大書深刻于巖石之上昭聖功之不

刋嗚呼謹告

  再𥙊大仙祈雨祝文

嗚呼旱𫝑酷矣三日不雨則髙下之田蚤晚之

稼皆無遺育矣方来之禍將無䇿以捄而生民

之命不可以復續夫以普照靈澤之仁寧顧恝

然于此今翠𡶶龍君之来衆聖咸集豈不能

囬造化而為一方生民之福敢殫誠以致祈冀

響應之遄速也謹告

  三廟祝文

某奉祠竊粟無𥙷秋毫玆叨誤恩復臨舊郡控

免弗𫉬㳙吉問涂惟神黙相此行俾長㓜均安

道路無虞到郡之日舉措適冝利澤及物前有

粗立之效郷閭寜謐災沴不生後無郤顧之憂

則拜神之賜大矣不腆酒殽具将誠意

  武濟廟祝文

昔者漢室龍興王實舉百粤之師佐寛仁之主

㓕強暴之敵措天下于大安功烈偉矣廟食閩

中垂二千祀而護國之忠庇民之惠益有加焉

比歳盗起汀樵一道震駭盪除兇孽雖王師致

討之力而黙扶隂佑頼神之賜為多駿𮪍騰山

紺𧊵螫賊靈應彰灼有不可誣者某猥以非材

分符舊服維泉為郡實王綂臨之下是用䖍脩

謁欵控露寸𠂻尚惟慈仁宻垂鴻覆俾封域晏

寧菑害寝息或有為民禱請者當北郷祠庭而

扣貇焉一念之誠當𫎇昭答不腆牲醴維以薦

  五龍堂祝文

五龍之祠於祀典為最重某之至也嘗命官僚

分謁而未克躬拜于庭屬以霖雨過度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然不

敢寜訊之幙屬謂王神靈變化莫測所當先禱

焉用敢齊心有請願王以一嘘吸之間豁開陽

明屏除隂沴留此嘉澤以時施焉庻㡬穉苗𫉬

全豐𡻕可望某與邦人将戴施於無窮其SKchar

忘報

  洛陽橋祝文

某𫎇恩分符再涖南𡈽適當凋瘵之極未知振

起之方唯當誠意正心克巳勵行拯民如飢溺

遠利如垢汙期以朞年盡銷愁嘆儻或有渝斯

志不敢復度此橋

  又

某之始至嘗有矢言在官朞年刻勵唯謹雖煩

苛粗省而惠利未周回省初心媿負多矣叨恩

有行未離本道苟可以芘吾民者不敢不力惟

神其終相之

  西峽江祝文

某携家之鎭宵濟于江(⿱艹石)時之春風濤方壯惟

神嘿相如席之平不腆醪羞将此誠意

  盖竹廟祝文

某叨恩出守舊郡是臨道于靈祠敢陳菲薦惟

王嘿佑俾征涂之間災疾弗作到郡之後舉措

適冝民俗妥安舊觀以復庻無負朝家起廢之

意異時代還謹當俯僂以謝靈貺

  南劒州判官㕔𡈽地祝文

某少遊幕府寔藉神麻由此登朝浸叨華貰十

有六年之間兩守泉南皆謁欵於神示不忘本

也不腆牲酒于以告䖍神其聽之介以景福

  水口鎭廟祝文

某柢戍泉山道出祠下将就舟楫以逹于大義

之津惟神威德𬒳于逺迩願垂洪覆俾順風安

流無有驚阻則𫎇施大矣不腆牲酒于以告䖍

明威赫然尚其顧享

  泉州謁先聖祝文

某昔歳守泉慚無善狀兹由間散𬒳命復来或

謂舊政則易孚舊民則易治嗚呼聖門之教一

曰敬二曰敬况以千里提封之廣萬民宅生之

重而可以易眡之乎先儒有謂近世之臨舊鎭

者政聲率不逮前由其有易心也矧某之愚其

敢少忽競競朝夕(⿱艹石)履春水庻㡬萬一或免于

戾於皇元聖尚式教之

  東嶽祝文

某昔者守泉首末三年年榖洊登冠攘寝息公

𥝠少事逺近晏然豈某之智力䏻致是㢤寔神

大芘斯民而錫之福也今復被命此来惟㢘惟

仁惟公惟勤所以自勉者不敢不用其至(⿱艹石)

人力所不及神其嘿佑之俾二氣均調百嘉咸

遂田野安妥𡣳塵不驚豈惟某之踈拙𫉬免厥

愆斯民實𬒳如天之施

  朱文公祠祝文

某不佞自少讀先生之書知理之與事同出一

源而明徳者固新民之本也二十年間存更麾

節亦知勉乎此矣然窮理未精故應事多舛明

徳之功未至而求民之新得乎𬒳命重来益深

祗懼尚思自勉庻有進焉

  忠孝祠祝文

某昔者試郡立二公之祠于此慕而效之盖将

終身焉去之朞年而執親䘮不敢忘致哀之𧨏

入踐近班兼陪經幄亦思盡責難之益忠孝大

端粗知自勉揆之前修可魏寔多𬒳命復来式

曕遺像髙山景行有慨于中酹以一巵凛然興

  蔡忠惠公祝文

惟公兩牧是邦徳政在民至今未冺某寔何人

亦叨再至緬懐遺跡可效可師朝夕恪㳟庻㡬

萬一

  王忠文公祝文

公之守泉才閲𡻕爾而徳政在人有百年之思

間者祠宇之修某為之記盖嘗妄論一二矣兹

由間舘再玷守符𬗟懐清風益加敬慕九原可

作非公誰歸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弟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