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七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四十八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四十九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第四十八

 祝文

  鎭江廟祝文

廼者吾鎭秀民𡻕以上春良日相帥柢薦于神

因飲福焉所以答鴻休而迓靈貺也某以持節

過蒙𫉬與斯㑹敢陳菲奠因控悃忱吁自慶元

龍飛以来南宫捷音不聞於鎭人之耳者盖十

四年于今矣豈神無意於此邦之士其寥寥而

弗嗣也明天子将復下求士之詔惟神其大芘

茲𡈽俾濯纓天池𩦪首霄漢者⿰糹⿱𢆶匹踵而起豈非

神之大賜乎仰翳明靈監此誠禱

  廣惠廟祝文乙亥建康

嗚呼江東之民困敝最甚者莫如桐汭旱蝗之

烖酷烈最甚者又莫如今𡻕夫以甚困敝之民

而遇甚酷烈之烖幾何其不化而為餒鬼流而

為餓𨽻此某之所以朝夕憂危思所以拯救者

如其躬之疾癘然而賙䘏賑濟凢人力之所可

為者有司固不敢辭其責至於均調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銷弭

烖沴凢人力之所不到者非神其SKchar有濟維王

自 廟食于茲土凢幾百載矣民恃王以為父

母有水旱而必𥙊今嗷嗷之氓有甚於赤子之

待乳哺神之仁亦豈忍坐視其将斃䖍命幙僚

展謁柌下所以赴愬於王者如此惟哀恫斯民

而亟救之更千百年其敢忘神之大惠

  中元水府廟祝文

某自春徂冬三至采石而三謁王顧豈有𥝠禱

㢤以王之威神歘硅震燿能相上帝而澤下民

故也今民病矣若冬又無雪則無麥春又無

雨則無禾哀我人斯将隕溝壑王其忍聞之乎

廼者飛霰之祥效于日至矣惟神終此大惠使

一臘三白以祛沴氣而兆豐年若乃田事旣興

膏澤時至茲尤農人之所⿰𧾷攴望者王其哀痌斯

民民亦世世事王無怠

  廣惠廟祝文廣德相廟

於虖王之神功聖徳衣𬒳天下而靈響震發寔

肇乎此邦猶日升嵎夷而燭萬國江出昆侖而

吞百川也某自行西方遇王之祠未嘗不肅然

起敬况於巍巍炳炳衆廟之所祖虖揆日之良

    若其區區爲民致請者則敬心以禱

    又敶茲誠皦然可貫白日

 廣惠廟祝文

世以仲春 日爲王始生四方士女大㑹于祠

下是非有無盖不可攷矣然於此乃見人心歸

戴之切焉夫民視王爲父母而謂王不以子視

斯民者愚不信也今江東之民艱食方甚亡異

於赤子之夫乳惟王以父母之心哀之救之以

全其生而塞其望幸甚

  范忠宣公祝文

維 嘉定九年𡻕次丙子二月甲申𦍤𥘉四日

丁亥故丞相忠宣范公祠堂成具位眞某謹率

僚属以羊一豕一告祠于公曰嗚呼治平之元

公自畿縣来漕江東曽未數月入為御史故其

行事不少槪見獨其所賦籌思堂之詩刻石猶

在誠通造化念其群生有徳之言随寓發見兹

非為政者所當矜式乎是用闢堂之東楹敬祀

遺像以寓髙山仰止之意若夫立朝之大節行

巳之大方誓以沒齒惟公是則明靈不泯實監

此心

  廣惠廟祝文

    之為郡介乎浙右而隷乎江東然厥

     甚瘠則夐異乎江浙之風以下下

     上之賦雖粒米狼戾且糞其田而

不𠯁况於逢𡻕之艱㐫旣前驅以旱魃之虐𦦨

𠔃又後⿰糹⿱𢆶匹以妖蝗之銛鋒環千里皆赤地𠔃况

望其SKchar比與崇墉赤子嗷嗷而誰愬𠔃分捐 --捐瘠

於溝中嗟人力其奚施𠔃頼神明之哀恫雪霏

霏其三白𠔃又零雨之濛𪷟旣SKchar渥而霑𠯁𠔃

𫉬及時而趨工顧某之何知𠔃屢干瀆乎靈聦

盖随扣而随應芳噌𫩜之鴻鍾豈某之愚𠯁以

動神聽𠔃盖神之愛人故頫鍳乎㣲𠂻瞻麳麰

𬒳野森雲濤之飜空苟兼旬之明霽即坐收

其全功神旣加惠於其𥘉𠔃顧豈惜委呪於其

終冀燥濕之孔時俾𮮐禾之偕豐易枯藁而昉

潤轉愁惨而春融某将大書特書以紀神之休

應𠔃期焜燿於無窮

  諸廟禳蝗祝文

在詩有之去其⿰虫𡨋𧑞及其蟊賊毋害我田穉夫

此人事也乃以屬諸田祖之神何㢤盖禦菑弭

患在神爲之則易而在人爲之則難日者本道

郡邑以蝝生聞天子有詔俾長吏禱于山川百

神之周是亦周先王意也惟王廟食𡻕乆隂威

赫然霆奔風馳山嶽可撼况區區䖝蝗之孽乎

驅之攘之以升炎火是直噫欠間耳䖍共致祈

立俟嘉應

  廣惠廟祝文

某間者伏謁祠下敬以三事有祈于王威靈赫

然随荅如響綸音誕頒錫以廪(“㐭”換為“面”)粟為萬石

仰哺之民頼以無饑又聞𡻕除至於人日嘉雪

頻仍𪧐麥𮐃潤非王之慈仁宻賜覆露其何以

底兹某與二邑十有四鄉之人同深抃蹈惟是

溪湖之流尚梗舟楫之運猶難一雨霈然使千

艘浮動此尤朝夕之所企望者惟王其終惠之

  奉安范忠宣公祠堂祝文

故丞相忠宣髙平范公廼者仲春即籌思堂東

楹以妥公像雖有以見區區尊賢尚徳之心然

其規橅簡陋氣象卑狹毎欿然為之不滿也夏

田告登振廪(“㐭”換為“面”)訖事旣新貢宇遂建斯堂撰日之

良載嚴登奉冠劍山立徳容穆然熈寧立朝之

英風元祐當軸之盛烈澟乎其在目也九泉可

作吾誰與歸秋菊寒泉薦此芳潔兹誠炯炯公

其鍳之

  辭夫子廟建康

昔者先聖之門果如由藝如求然後許以従

某也器凢而學陋曽未及二子之彷彿而叨恩

出使⿺辶䖏𭔃以一道生靈休戚之命宜其不𠯁以

稱塞也然節用愛人之訓拳拳服膺者未始一

日而不敬奉詔守泉遂将去此誓當益尊所聞

而行所知以終無負聖門之律令尚饗

  明道祠堂

明道先生其年未弱冠巳知誦夫子之遺書雖

一命之士當存心於愛物况於乗使者之車然

學力未充其愧於民者多矣叨恩假守誓當服

膺訓言益求所以用力者庻幾有以贖今日之

過乎尚饗

  東南嶽廟等䖏

某書生為吏無以瘉人惟有不欺皎如星日頼

神之賜訖遂終更詰朝有行不敢不告尚饗

  范忠宣公

故丞相忠宣髙平范公廼者建公之祠於治舎

    瞻仰而取則焉今雖去此然櫝有遺

    書殆亡異奉香火於左右也以責人

之心責巳恕巳之心恕人誓畢此身毋忘明訓

尚饗

  劉忠肅公

嗚呼公生於建水而沒於金陵光明秀傑之氣

當巳融而為喬嶽燦而為列星至於論議之崇

谹事業之雋偉播在簡冊者又将垂千載之儀

刑某以鄉閭晩岀雖不及執經於堂下然讀公

之書友公之子猶彷彿其平生朅来江左属𡻕

饑饉鮐背黃髮之叟誦乙未捄菑之績往往欷

歔而涕零某之視公無能為役獨於遺訓之炳

然者毎拳拳而服膺其於惠孤恤鰥之政旣嘗

竊取其一二復刋梓以布之海内庻幾傳此方

挾此藥者皆𠯁以起沈瘵而蘇醒被命守泉謹

拜謁祠下而去繼自今强學力行益當思所以

自厲者上以無忘於師訓下以不辱於鄉評尚

  鎭安廟祝文

某不  恩列位于朝者凢八年莫邃於禁林

    史莫重於稽古禮文之事而某也𫉬

     有所復玷使指可謂幸矣非神之

靈潜  佑其何以逺茲懐𥿈過家敬謁祠下

惟神推所以福某升而均福於一方俾珪組蟬

聮嗣是愈盛豈非衆心之大願乎不腆酒殽具

将誠意

  辭廣惠廟祝文

某将指二年無補於民乃若民瘼以告而遄應

親疾以愬而旋愈則皆有頼乎神神之有大造

於某也盖與覆燾而惟均𬒳命守泉敬謁祠下

而去若夫繕營之需則巳付諸幕属豈𠯁仰報

於靈休姑以少酬其風心云爾

  梨山廟祝文

惟神以唐名賢膺宋祀典封爵之崇極于二等

威徳之盛𬒳于一方冨沙之民飲食必𥙊盖無

異子之於父母也某承詔守泉道岀鄉郡誼當

躬謁祠下而迫於午役遂不克前敬馳辦香恭

布誠悃維今此行属當大夏髙堂有母華髮颯

然赱陸浮川衝暑履濕人子之心不無憂虞伏

惟聖靈宻賜擁佑俾起居飲食無異平時夀禄

康寧益受多祉是神有大造於某也期以代還

躬伸報謝茲誠炯炯玉其鑑之

  梨山廟

某復有㣲悃干冐聖威仰惟靈佑善應廣濟昭

惠王在唐之季来守建安實有惠政故自𮪍雲

帝鄉之後邦人懐之廟于梨山以祀以享著于

唐史事迹可稽此學占之士所共知也惟是詩

篇遺文藏在三館學者無自而見焉某願以𥝠

錢刋于廟中庻永其傳且俾奉祠祝者鬻之以

為薌火之助惟神其幸聽之

  梅山廟

五顯王惟神封爵之崇極干二等咸徳之盛𬒳

于四方睠是仙山有嚴廟食邦人欽戴奉祀尤

䖍某承詔守泉以下並同梨山

  又状

某復有㣲悃干冐聖威某昨在奉常𫉬見徽饒

二州所奏加封五顯王本未皆謂神姓曰蕭伯

仲五人今考之建安誌神之姓氏伯仲皆與徽

饒廟同巳封至六字王梅仙之祠乃尚仍五通

     𥨸所未安某與郡人同請于漕臺

     綸告與婺源徳興二廟封爵一體

     顯聖靈聿新觀聽惟神其幸聽之

  謁先聖廟文泉文

不佞㓜讀先聖之書至於道千乘之國敬事

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未嘗不喟然三嘆

以為苟得千里之地而為之則為斯言也眞藥

石之良規槃杅之至誠也今天子不以為愚且

陋擢守南土兹非推行所學之日乎夫一事之

不謹不可以言敬一令之非誠不可以言信錙

銖濫費不得為節用毫髮横取不得為愛人一

役之妄興則非時使之義顧雖不敏敢違𥘉心

惟不得罪於此邦之民然後為無負先聖之訓

神靈如在尚監此心

  社稷

𬒳恩除假守茲土載惟社稷民命所依祗

若故常按行封壝用嚴國典式對神休謹告

  諸廟

惟上帝以好生為心肆命諸神以真方域聖天

子以憂民為心故環千里付之守焉幽明雖殊

其所以為民則一而巳某猥以非材承乏茲土

凢其聀之所當為與力之所可任者不敢不盡

其方若夫均調雨暘銷弭菑害則非神乎孰頼

尚惟隂相以康斯人豈惟民荷寵靈某亦與受

無窮之賜

  東嶽

五方有嶽𥙊秩畧同而岱宗之祠獨周徧于天

下者以其居平秩之方而主生育之事故也某

猥以非材来守兹壌凢可以致力於民者不敢

不盡其方下同

  趙忠簡

惟公以忠正徳文為中興名相第一某髙山仰

止于茲有年𬒳命此来𫉬踵公武於八十年之

後緬懐遺烈凛然若存何以薦誠惟此巵酒

  韓中令

惟公以景徳丁未来守此邦盛徳格天寔生人

傑是宜父子並祠至今載瞻儀刑敢不起敬

  王詹事

睠是泉山為一都㑹牧守相望多時名臣惟梅

溪公遺愛尤盛盖其所以脩身治人者一岀於

      愈乆不替某自少小即嘗誦公

     詩仰止髙山于兹有日敢圖僥倖

     四十七年之間方将朝夕勉焉以

     兹誠炯炯公其鍳之

  蔡端明

惟公以忠言惠政著于中外至和之世實自㡬

甸来守此邦以便親輿之奉流風善政人到于

今稱之某之視公無能為役然間者九重假寵

之意明著訓詞實用 仁祖命公故事顧惟不

佞将何以堪之惟當仰止髙風以庻幾其萬一

英靈如在尚聞斯言

  顔尚書 徐都承 程尚書祝文

惟公以法従名臣嘗鎮兹土實有遺愛在其邦

人户而祝之迨今未泯某祗事云始謁見惟勤

載瞻儀刑肅然𧺫敬

  姜相公祝文泉州南安縣

嗚呼公以鯁亮之資盡言於猜忌之主一斥不

復沒于遐陬然清風直節千載而下猶凛凛有

生氣彼脂韋輭美寵竊一時而遺奥無極者未

知孰為得失也茲因祠事庸欵幽宫酹以一卮

喟然三嘆

  開溝告諸廟祝文

地之有溝渠猶身之有血脉也血脉宣暢則體

安而氣和一或底滯則疾疢生矣某𬒳命来此

考按圖志則知郡縣之溝堙閼𡻕乆盖自林侯

祈之後未有再議開濬者淤泥惡水停蓄弗流

春秋之交蒸為癘疫州人病之匪一日矣顧念

庸拙涖事方新懼於煩民未敢輕議而寓公同

僚交相勸勉謂将興悠乆之利不可憚信𪧐之

愽参輿言亦以為便乃㳙良日命庀工徒維

城與隍神職是主威靈赫然尚克顯相使畚鋤

之下如掃浮埃役者不勞而功以克𭕒此州人

之幸也某之願也

  到任謁韓魏王祝文

我 宋盛時莫如嘉祐伊誰輔相曰韓與曽惟

宣靖公固為泉人若忠獻王則又生于泉者也

山川之靈鍾此人傑顧不偉與郡圃有祠寔惟

育徳孕賢之地髙冠大劍儼如生存某祗役云

𥘉敬伸欵謁若夫法公之所以治相治魏者而

治泉顧雖無庸其敢不勉英靈未泯實聞斯言

  開湖祝文

郡東有湖其来尚矣在慶元中守臣劉公頴實

命開濬平疇萬𤱔灌漑所資其利一也以固風

氣以壮形𫝑其利二也廣仁聖好生之徳寓臣

子報上之恭其利三也而二十年間有司因循

浸不訾省枯涸浸甚某甚惧焉捐 --捐庫緡以募工

當農𨻶而舉事庻幾民蒙其利而不知勞仰繄

明靈尚克隂相功以亟𭕒則報其敢也

  修城告諸廟

郡之有城以藩衛也比𡻕守臣嘗一新之矣曽

數載復以圯聞某自玷州符即屬意乎此而

重用民力不敢輒舉以至于今茲因農隙稍加

繕治力所未及者則以竢後之人仰翳明靈尚

克顯相俾即數旬之近而成百雉之功某之願

邦人之幸也

  土神祝文

守臣之職實曰捍城城圯不修咎将誰任三農

之𨻶以漸繕完惟神其相之幸甚謹告

  春祈𥙊諸祠

謹以清酌脯脩之奠𥙊于云云古者春秋祈報

之禮惟施於社稷載芟良耜之詩是也今併及

於廟貌之神盖以水旱蟲⿰虫𡨋之禱於是乎在有

不可得而廢者若夫先賢之祠特以寓邦人去

思之意而非為祈禳設也考諸舊儀有未安者

不量其愚輒用𨤲正自今以始釋奠于先聖之

明日則遣官以祠而繄析報之禮庻幾於義為

得惟神其幸鍳之

  諸廟

春之有祈故事也而某勤勤為民之心則不敢

以故事視也前者𥙊饌之菲旣改而用牲矣此

復申戒攸司益䖍厥事凢所以盡内心之誠而

冀神之或饗也然豈有他求㢤雨暘以時疫癘

不作使民有為生之樂而無戚嗟愁恨之聲吏

之所望於神者惟此而巳洋洋如在實聞斯言

仰翳明靈賜以饗荅

  慈濟廟

維古之制捍患禦灾有功於民始在祀典神之

生也以和扁之技妙起死之功飊遊旣升靈嚮

益著此邦之民不幸有疾求救於神者如子之

愬其親神亦随其所苦救而療之如親之愛其

子嗚呼其可謂捍患禦灾有功於民者巳矣𡻕

時當祀乃未及與非闕典歟載念此邦宻邇南

𡈽    疫癘易生春夏之交多以病告㫁

以今始著為定例一𡻕兩祠于神仰惟英靈監

此誠悃俾民無疾痛之苦則吏亦免休迫之憂

将千萬年承事無斁

  慈濟廟祝文四月二日

某以踈庸繆膺郡𭔃眡民之疾猶巳𨼆憂今春

以来二氣均調札瘥不作繄神之庇朝夕不敢

忘乃者閭巷郊野之間漫有以病告者與其旣

甚然後有祈于神豈若及其尚㣲亟控斯禱惟

神哀恫庻俗亦願有以捄之於其𥘉庻幾民之

𫉬全者多而神之用力也易吏旣𫉬免其責而

民亦事神益欽豈不美㢤

  為民患痢告慈濟廟文

傳曰父母惟其疾之憂言親之於子惟𢙢其有

疾也郡之有守所以父母斯民也民有疾而守

不加恤可乎今閭巷之間以痢下為苦者衆守

能閔之而不能救之旣有愧於民矣神能救之

而守不以告其罪當何如㢤肆命元幙致祈于

神神其救之使病者有瘳而未病者𫉬免豈惟

     亦将謂神之徳於無窮

 東山南北岸兩渡祝文

間者以渡舟之多溺也深惟長利欲聮百艘而

橋之盖嘗以諗于神矣而議者不以為便夫見

其可而圖之與慮其不可而遂止凢皆為民而

巳然新路改築舎迂而近其鉅舟更創去危即

安亦不可謂非悠乆之利也惟神嘿有以相之

俾無風波衝盪之虞無魚龍噬齧之患行者濟

者各適其所安民亦永永戴神之賜

  北山清鿌洞祈雨祝文

嘉澤乆曠麳麰将萎共惟守土之臣寔掌劭農

之政雖冬而禱雨盖往昔之未聞然志切念民

豈故常之可狥用殫忱悃仰扣眞祠山改名山願及

斯時亟䧏蘇枯之澤庻幾嗣𡻕免貽艱食之憂

  北山謝雨祝文

間以旱暵有禱于神雲興雨濡旋荷嘉應芃芃

之苗将槁復茂神之爲賜大矣然自今至于秋

成無非望雨之日惟神終此大賜使膏澤時至

卒𡻕豐年實邦人之慶也亦守𡈽者之幸也

  諸廟謝雨祝文

比以甘澤乆曠懇禱未孚夙夜以思不勝震惧

維神血食此方與守土之吏同任其責令兹一

雨沛然萬物吐氣不惟為吏者得以少寛其憂

而神亦為不失職矣然而焦枯雖觧渗漉未深

能大赫厥靈使滂沱之澤飽𠯁民望則拜神

之賜有加無巳祗答嘉貺輙𥝠布之

  忠孝祠堂奉安祝文

真位眞某謹率僚属以清酌之奠昭告于旌表

義闕林公司空忠勇蘇公某不佞奉天子之命

来綰虎符視事之𥘉考按圖志則知此邦前哲

有如林公之純孝至行蘇公之精忠大節光明

卓絶標凖百世旣祠于郡學使為士者知所勸

又祠于通衢使凢居是邦與徃来之人皆有所

瞻仰嗚呼世䧏俗末為人子而不⿱苑土其親與⿱苑土

而不以禮者有矣視林公之躬自陶甓負土成

墳者何如㢤為人臣而欺其君與臨小利害而

選愞畏避者有矣視蘇公之舍生取義以死償

節者何如㢤祠像告新敬伸欵謁清風如在嘆

仰不忘

  諸廟祈雨祝文

聖經所載惟麥與禾今禾旣登塲所至告稔拜

神之賜渥矣乃季秋以来雨不時至髙田之麥

欲種而無水以耕下田之麥巳種而無水以漑

此農人之所甚憂况夫風髙氣燥則居者用虞

泉枯井竭則汲者告病惟神幸哀斯民而賜之

嘉澤使憂者以愉虞者以安病者以息是一舉

手而三患弭也神其可無意乎

  諸廟謝雨祝文

廼季秋以来雨弗時至嘗以三患有謁于神荷

神之靈賜以響荅將萎之麥蓊然勃興旣涸之

泉坋然充溢而燥炎之氣又化為潤澤眞所謂

一舉手而三患弭也不腆巵酒持酹于神維以

薦誠匪敢言報

  張大帝廟祝文

𭧽在江東適罹𡻕旱凡所禱請惟神是依今

在泉南復值冬旱躬赱祠下爲民致祈信𪧐之

間甘澤随注将萎之麥蓊然勃興旣涸之泉坌

然充溢其拜賜也渥矣不䑂巵酒持酹于神維

以薦誠匪敢言報

  張大帝 通逺廟祝文

古者春秋祈報非大神不與盖農重事必其威

靈震赫𠯁以闔闢隂陽召呼雷雨者然後可望

以豐稔之施惟功參造化澤𬒳生靈為日乆

矣屬此中春䖍修時祀惟王鍳其念民之切而

𠕅賜以上熟豈獨為吏者知徳於王民亦永永

事王無怠

  諸廟謝晴䟽文

比者洪濤山涌之日雨復甚至其𫝑盖廪(“㐭”換為“面”)廪(“㐭”換為“面”)

使開霽少遲則平疇萬頃皆将卷為巨浸矣幸

神靈加惠茲土使雨随止而川不溢芃芃之苗

頼以𫉬全厥施豈淺淺㢤不腆樽酒于以告䖍

尚惟相之迄俾有𡻕

  辭先聖祝文

昔者祗謁云𥘉嘗以服膺洙泗之訓自列於先

聖之前雖在官三年恪守惟謹然其可愧亦多

矣盖學有所未充則政有所未善固其宜也易

鎮江西責任彌重将何以稱塞惟當益尊所聞

庻幾萬一之進於皇元聖尚迪其𠂻

  諸祠

假守是邦于今三載材踈政拙有愧前脩獨惟

此心庻幾脗合叨恩易鎮敢不告行

  忠孝祠

祠二公以範風俗自某焉始叨恩易鎭遂将去

此惟當監勵忠孝之節以無忝於二公皎然此

心尚蘄昭鍳

  遊仙山頂祈雨祝文

昔者眞人之始封也綸告誕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固有愛利及物

之褒矣今境内之旱前所未睹風日炎煬良苗

將萎此正眞人推行愛利之時也夫雨暘之數

雖岀於天然上穹至仁易以感格山川百神儻

䏻為民致請未有不能回造物之意者况眞人

列名仙籍𨽾職紫清又非山川百神之比何惜

不為一方赤子致其更生之請乎今旱𫝑極矣

民命危矣於此時而不亟救之後将無復可望

者矣敢以誠告尚其念之

  周眞人祝文

謹以素饌昭告于 𠡠封冲應眞人靖惠夫人

曰有崇斯山作鎭南浦眞仙宅焉多歴年所庥

吾一邦厥施甚普寳軸綸書光賁琳宇實帝令

之俾職兹𡈽維時常祀曠典是惧峩峩儒纓相

帥作古有飶斯馨有清斯酤俶聞其端日𡻕壬

午維仙之飲玉液淋露維仙之饔豹胎麟脯豈

伊區區可薦尊爼物雖甚㣲誠意攸寓睠是賔

興敷詔萬寓得拔其尤貢于天府凢兹士類志

在軒翥維吾眞仙各傅以羽如鵬之運如鵠之

舉 如蛟龍得𬒳風雨逢辰效竒立功至主豈

人寔能維仙黙助若甄之陶若冶之鑄洋洋文

風視彼鄒魯英英人才嫓昔伊吕于郷有光于

國有𥙷兹願甚宏非仙疇予尚惟至赦仁此覼

  北山祈雨祝文

維年月日具位謹以清酌之奠昭告于北山之

神傳稱名山大川能興雲出雨者始在祀典温

陵爲郡以泉得名有崇北山實州之鎭神仙所

宅霧雨所藏一方仰庇惟日乆長今歴旬不雨

多稼将枯群情嗸嗸若隕川谷願以靈源一勺

之水𣪚爲闔郡三日之霖使稿苗復興民命𫉬

濟此神之職也亦邦人之望也謹告

  社神

維社有神寔主我民曰社與民厥重惟鈞𡻕旱

民饑亦神之疚願於未然畢力以救

  勾龍氏

於我惟神于祀配食有功于民故莫䏻易雨不

以時民且告瘁神其捄之反掌之易

  稷神

維稷有神所主惟榖雨暘以時嘉榖乃熟芃芃

者苗頼雨以濟尚哀斯民俾克有𡻕

  后稷氏

惟神之生百榖是殖更千百年祀以為稷今糓

方茂而雨不時哀而救之匪神孰尸

  風師

在易有之雨潤風散其於生物功則一貫雲氣

凝合雨乃滂注所求於神願霽斯怒

  雨師

瀕海之邦𡈽瘠易稿潤澤不時則以旱告一雨

通宵巳拜神賜願更滂沱俾卒有𡻕

  雷神

鼓動萬物惟雷之功有神司之𨼆𨼆隆降惟霆

之轟雨乃大至敬共有祈日夜以冀

  北山祝文

古者諸侯有國凡境内之山川必有祀焉後世

祠廟旣興而山川之祀遂廢徒知像設儼然而

謂神明在是而不思興雲雨以澤百物者寔山

川之功顧𥨊(“爿”換為“丬”)而不祀可乎某蒞事云𥘉適以旱

告徧赱群望而北山獨先焉豈非以其巍峩尊

雄上與天接雲氣所自出故歟頃者一雨通宵

巳拜神賜矣邇日以来旱氣彌烈神能賜之而

能終之殆非某之所以奔赱乞靈之意也敬

持瓣香載控忱悃興膚寸之雲以雨四境使人

知山川之功不在祠廟下豈不休㢤

  清源洞祝文

乃者中夏以来農𤱔告旱比雖得雨而(⿰氵閠)澤未

周    将復𭕒槁群情嗸然如墜𩰿炭仰

惟至人起岀世表與造物游召呼神龍嘘吸雷

電惟無意斯民則巳倘誠有意則為一方赤子

以請命于天興膚寸之雲以膏潤四境直反掌

間耳惟仁慈其終念之

  東嶽諸廟

自玷守符居慚喜最惟三載極憂民之念而

一毫無營巳之𥝠質諸明神庶幾無媿叨恩易

鎭敢不告行奉親在涂尚蘄隂相

  辭清源祝文

假守三年蔑焉聲績惟於斯民念軫晨夕十

日不雨以旱為憂五日之雨又虞橫流區區此

心實貫天日銷變召和則媿無術有崇北山眞

仙宅焉駕風鞭霆妙用無邊某以誠求仙以誠

答有如皷鍾應手鏜百榖穣穣群甿熈熈維

仙之功豈人之為旣列于朝加以顯號又鋟于

梓愆逺是 今雖去矣忍忘泉人願言䕃佑終

古常新山茗澗泉薦此芳潔神交窈SKchar則未嘗

别謹告

  仙遊山頂祈雨祝文辛巳五月時憂居

𥨸聞之天以雨暘之柄付之山川百靈猶人君

以刑政之事付之牧伯守宰也民有戚嗟愁歎

之未伸牧伯守宰不得而專者當同心以請于

朝廷然後民瘼可蠲𡻕有旱乾水溢之不時山

川百靈不得而專者當同心以請于上穹然後

灾變可息盖推行天地之仁者山川百靈之職

也推行朝廷之仁者牧伯守宰之任也顧焉有

幽明之間㢤夫雨暘之數雖出於天然上穹至

仁易以誠格今境内之旱可謂酷矣囬造物之

意而救生靈之灾正此斯民有望於山川百靈

之物也伏惟慈仁母以㝎數不移諉諸天而以

為民請命者任諸巳使甘澤蚤沛而嘉糓獲全

神旣有辭于民民亦永永事神無斁謹告

  鰲峰靈澤殿祈雨祝文

勑封靈澤夫人大仙惟大仙之靈肇於百丈一

方之人所共瞻仰于茲有年矣間者靈澤之封

實㝎于某之手夫豈謟大仙者㢤有是實故有

是名大仙之所不辭亦某之所不得𥝠也廼者

聞諸道涂大仙復将震燿威靈於鰲峰之上其

事甚異其詞甚夸人皆信之某獨疑之何㢤盖

澹然無作而雨暘菑疾之求各以其𩔖應此正

直之神所為也以禍福動愚民而要其不正之

享此滛昏之SKchar所為也孰謂大仙之正直而肻

要人以奉巳乎此某之不得不疑也及抵西山

及有以其親覿告者眞若可信而無疑矣某之

愚猶恐其出於依托也盖大仙之所以信服於

邦人者亡它惟仁而已今不恤其民之有亡必

欲其差次出錢以廣宮室豈大仙之心乎若某

不審其事之眞偽而竭蹷聽命焉非惟見SKchar

士論且将𫉬𤽮於大仙矣是以未敢即任勸率

之責而願有謁焉厥今髙下之田方以旱告大

仙誠䏻大庇斯民而亟賜以雨使糓之将收者

無秕而不實之患而欲槁之苗蓊然以興則環

數鄉之民将奔赱稱謝之不暇某於是時慨

任勸率之責亦為有辭矣敢布腹心惟大仙實

圖之

  南嶽行宮

之為學也以不欺為本雖未䏻至而竊有意

焉屋漏之𨼆如對神明不敢忽也况今作𡱝乎

茲巍巍靈嶽雄峙天表顧盻在目雖欲自欺得

乎惟㢘惟仁惟公惟勤朝夕競競期於無愧尚

惟䧏鍳迄用有成

  社稷

維社稷有神民命𠩄司涖事之始職當按視鞠

躬拜謁不敢不䖍農事将興尚期隂相雨暘以

叙俾克有秋

  城隍

城隍之有神猶郡國之有守幽明雖殊其職於

民則一而巳某叻蒙上恩来鎮此土𭰹惟責任

之重凢躬行之當勉與民瘼之當紓朝夕競競

不敢自忽至於蠲除菑沴丕䧏福祥則神之職

也尚惟加意俾寜厥居民亦永永事神無忘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弟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