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八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九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八

 對越甲藁

  奏申

   申户部定㫁池州人户争沙田事狀

照對喬廷臣江從龍互争畢家沙産事自嘉定

戊辰至今凡九年更卓編修俞監簿莊大著胡

判院孟侍郎章即中胡總領至某凡八任予此

奪彼不勝其異說省部行下不知凡㡬符以某

觀之事有簡徑明白而官司一時施行之誤遂

至於紛然淆亂者此𩔖是也盖上項沙産元係

吕仲富胡彦文承佃歳入租錢一千七百貫有

竒其後提舉常平司以各人拖欠數多遂下本

州主管官召人剗佃於貴池縣稅户喬廷臣乞

增為二千七十餘貫且先納半租入官本州主

管官申取提舉司指揮㝷蒙行下估計喬廷臣

抵産給據為業此開禧二年也自時厥後喬廷

臣管佃凡三載其所輸納𥘉無分文之逋而青

陽人户江諮者意在SKchar奪遂於嘉定元年以後

詭易姓名或稱李必勝謂有理而必勝也稱劉先斍

或用其父江捴名或用其第江從龍更訟送愬

謂喬廷臣當來不合用明訟請佃乞别召無礙

人實封投買夫明狀請佃謂非違法不可然其

失在官司而不在佃户何也蓋提舉司元行下

召人實封投買而喬廷臣乃以明狀自陳官司

勿許焉可也而提舉司僉聴旣以爲可本州主

管官又以爲可遽從而給佃焉此官司不守條

令之過而非喬廷臣之罪也及喬廷臣承佃數

年江諮始愬其違法前任俞監簿深不以爲然

既給㫁由付喬廷臣又欲科江諮詭名投牒之

罪盖以喬廷臣輸租如故無可奪之條而江諮

設謀傾奪有不可啓之漸故也使有司守法據

正皆如俞監簿自足以杜两家無窮之争柰何

官司利於增錢故江諮得售其計嘉定二年

月提舉司下池州将上項沙産出榜召人實封

請佃江諮之弟從龍頓增租錢為三千四百貫

官司為其所啖復給據以予之施行之誤實自

此始喬廷臣不甘其攘奪也亦乞增租如江從

龍之數两詞互起經渉數年至程郎中内始下

法官指定以從龍為無理而喬廷臣三科無欠

不虧國課合許其增租仍佃此說頗為公當然

喬廷臣一時陳乞增價初非本情特以不平江

從龍攘奪之故遂爲此請其後萌悔意經部陳

愬謂出於州吏之抑勒且其産比元佃時有坍

損去處乞行下打量察其用意不過欲得止依

元額輸錢而巳省部以其前後反覆遂下本司

責狀如不願依江從龍所著之價即仰日下退

産給付江從龍如願依此價即不許陳乞打量

喬廷臣既不肯增錢遂行情願退産及本州喚

上江従龍取問本人父子亦自稱無力不願請

佃又𠕂追喬廷臣審責堅乞吐退還官竊詳上

項沙産初無增减始則两家争之如金玉後則

棄之如弃髪其故非他盖前日租課之額輕而

後日租課之額重故也江從龍元初於舊額之

上陡增一千三百餘貫者原其本情自知無法

可以SKchar奪唯有增租一說可以中官司之欲故

髙其價以啖有司未暇計後來輸納之難易及

喬廷臣旣退佃然後顧慮乆長之利害却乞給

與元佃之家姦𭶑之情於此畢露今蒙省符令

本司更切究實仍追喬廷臣取問畨悔玩弄情

罪某親行審訂𥨸謂喬廷臣畨悔其情尤可察

江從龍之畨悔其情爲可誅盖喬廷臣承佃官

産首尾數年公家租賦輸納無缺自江從龍興

詞攪SKchar非唯喬廷臣家實𬒳其害而官司物産

亦成擔閣及喬廷臣旣行吐退夲人便合抱佃

乃敢飾詞推托使官産两無所歸正是郷曲強

便之徒初欲SKchar佃他人田𡈽遂詣主家約多償

租稻家旣如其言逐去舊客而其人遽背元約

不肯承當主家田土未免蕪廢即此言之江從

龍之罪甚於喬廷臣明矣兼江從龍之増錢出

於情願喬廷臣之増錢迫於不𫉬巳不𫉬巳増

錢而畨悔者可恕情願増錢而畨悔者難原况

省符内明言如喬廷臣不肯依價即令日下退

業今本人不願増錢而願退業正應上項指揮

今若加以玩悔官司之罪則彼有辭矣且其事

業又有甚不可者先聖有言民無信不立大易

之論理財必曰正辭國家立租課之法明言三

料有欠然後許人剗佃至紹興勑又復展一季

之限今若開争奪之門雖三料無欠而他人有

能増立髙價者亦聽其剗佃一則其名不正二

則失信於民自今以後國家法令誰敢信慿官

司田産誰敢請射其扵大體関繫非輕近者青

陽縣有沙田一所人無佃者遂裁减租額以誘

人陳請甫及數年驟令依租額輸納輸納不足

遽籍其家某因陳詞遂與批判謂果如所陳是

官司以沙田爲穽誘而䧟之也即行下改正而

還其貲大抵今之州縣有司鮮知理財正辭去

食存信之𧨏故其施行𩔖多如此遂使官民相

疑有如讎敵良非細故其區區之見以爲上項

沙産若令喬廷臣依舊價接續承佃以示官司

守法存信而不貪小利上也併二人皆不予而

下本州召人情願實封次也至於二人畨悔情

罪皆以經赦欲姑行原免本司除已帖縣將喬

廷臣着家知在外更合申取指揮施行仍乞檢

照舊法行下約束本路州縣應租佃官産之人

若非三料有欠并出季不納官司母得許人剗

奪元以低價召人承佃後來不許增𣸸租額庻

㡬官民相孚争訟𥨊息謹具申行在尚書户部

伏𠉀㫖揮㝷行下從申

  泉州申樞宻院乞推海盗賞狀

照對温艚賊徒自四月二十九日侵犯郡境本

州亟牒左翼軍遣發官兵及勸諭晋江同安管

下諸澚民船與官軍會合前去收捕公移親筆

再三勉勵如能捕𫉬賊首及其徒黨除優支賞

犒外更與保明具申 朝廷補授官資用是人

情翕然莫不思𡚒至五月十三日左翼軍統制

薄䖏厚躬率守闕進義副尉權正將備將丘仝

進勇副尉充撥發官陳聰効用充撥發官廖庚

降守闕進勇副尉訓練官呉世榮前進武校尉

權本州潛火官商佐等乘駕甲乙丙大戰船并

船共五𨾏計水軍四百一十八人烈嶼守領

方知剛林枋等紏集民船三十六𨾏計郷兵四

百六十二人岭兠總首王行巳船四𨾏計郷兵

六十人其賊船一十四𨾏望風奔遁至漳州沙

淘洋爲官民船趕上獲到賊首趙希郤林𣸸二

陳百五蔡郎四名賊徒林從五等一百一十七

人又左翼軍捉到賊探鄭九七髙彦二名晋江

縣尉捉到賊探朱十四一名惠安縣捉到賊探

林慶郎一名又漳州統領楊修武續捉到被擄

人樊十等一十一名總計一百三十六人并賘

仗等分送州司理院及左翼軍勘院根問各據

招節次在海行刼及上岸放火殺人等罪犯於

當月二十四日照㫁處㫁及將被擄人釋放巳

具申樞宻院外切念叨居郡𭔃平時素無威

望可以震懾姦心致使賊徒乘間侵軼仰頼朝

廷威徳所按將士民兵相與恊力雖未能盡行

勦絶然賊首趙希郤素與王子清敵體林𣸸二

陳百五蔡郎等亦皆王子清腹心旣遭擒戮賊

𫝑縁此遂孤其氣亦沮目今竄入北洋泉漳一

帶盗賊屏息畨舶通行所有統制薄處厚等委

有勞効合保明具申下項一武經郎殿司左翼

軍統制泉州駐劄薄處厚㢘謹持身善撫士卒

到官數月脩飭軍政漸有條理舟船器甲整治

一新及賊徒及境遂能𡚒不顧身統率將士衝

冐風濤之險於五月初九日至晋江縣管下水

澚海心捕𫉬強盗王子玉等四十八人十二日

至同安縣管下料羅海心捕𫉬強盗史𣸸四等

三十一人解赴本州根勘各曽在海節次行刼

巳申安撫司酌情豦㫁外至當月十三日至漳

州沙淘遂捕𫉬賊首趙希郤等旬月之間海道

頓清欲望 朝廷特賜奨擢以爲兵將官之勸

一左翼軍將副合干人林賜廖彦通丘仝陳聦

廖庚呉世榮及本州潜火官商佐等並係在海

親𫉬𠒋盗之人欲乞 朝廷特賜指揮各與陞

轉内丘仝一名人材事藝頗岀諸校之左曽於

去年十一月内帶領兵船到漳州海界沙濤洲

親𫉬強盗徐十一等一十五名今年三月到潮

州海界蛇州洋親𫉬強盗陳十五等一十四名

解赴本州送獄根勘各節次在海行刼賘滿其

徐十一等巳具申安撫司陳十五等從本州便

宜處㫁外及五月十三日沙淘洋之捷丘仝用

尤多如蒙 朝廷推賞即乞稍賜優異使將

挍有所激勸又呉世榮一名元係進勇副尉權

法石寨因去年六月内福州客人陳八太在本

港捕賊行刼有失收捕具申 朝廷蒙行下

鐫降一資責以自効其刼陳八太船賊人續被

温州樂清縣尉捉𫉬外其呉世榮能以勤補過

於去年十一月内將帶人船到本州海界圍頭

洋親𫉬強盗謝三一十一名解赴本州送獄根

勘申安撫司處㫁訖至今年三月内又於潮州

海界蛇州洋同丘仝𫉬到陳十五等一十四名

至五月十三日沙淘洋之捷呉世榮宣力亦多

欲望 朝廷特賜㫖揮叙復先來所降一資外

更與陞轉施行又商佐一名係故商榮之子昨

因隨父於大奚山立功授進武校尉後縁其父

海州失利怨𬽦乗之遂肆誣奸致遭追奪居常

以門户衰落毎有爲國効命一洗前耻之意提

舉市舶趙某以其父啇榮曾出其先丞相之門

帶到本州權監藥局某因差部押濳火衙兵統

制薄處厚以知其人熟於海道遂令随船前去

捕賊啇佐首登賊舟俘𫉬𠒋黨其勇敢趫捷實

有可嘉兼昨來所犯巳婁經赦宥欲乞 朝廷

特賜叙復於令參選庻免終棄於無用之地併

乞㫖揮

一本州同安縣管下烈嶼首領方知剛林枋等

各係士流頗能以信義服衆本縣𥙷充首領提

防盗賊昨王子清等在漳州海界浯嶼放火殺

人去烈嶼止一望間方知剛等即團結丁壯排

布矢石控扼海岸未㡬賊船果到本嶼見其有

傋不敢輙犯一境生靈頼以獲全某𥘉無賊報

愽訪寓公士人以討捕之䇿衆論翕然以爲温

艚賊徒素與烈嶼爲𬽦而本嶼民兵便習舟楫

可爲官軍之𦔳某遂禮請鄉官前徃勸諭其方

知剛林枋果能効力率到人船與左翼官兵㑹

合賊徒𥘉欲抵敵以官民兵𫝑盛恐懼䘮膽遂

束手就禽竊照慶元格諸色人等親𫉬𠒋惡強

盗三人下班祗應五人進武校尉七人承信郎

今方知剛林枋係同左翼軍兵𫉬到賊首趙希

郤等四名賊徒林從五等一百一十餘人又非

僅𫉬五七人之比伏望 朝廷特賜詳酌推賞

施行

一本州晋江縣管下岭兜總首王行巳將帶人

船自備粮食器械隨隊左翼軍下海會合𫉬到

賊徒鍾宋三等七名亦合照條推賞併乞指揮

右件如前伏乞指揮施行申聞者八月三日奉聖㫖薄處厚

特與轉一官林賜廖彦通陳聦各特與轉一資丘仝特與轉一資仍特陞差本軍𫞐副將廖庚

特與補一資呉世榮特與叙復元資商佐特與叔復元資於令參選方知剛林枋各特與𥙷下

班祗應王行巳特與𥙷隹勇副尉今劄付泉州関牒施行准此

  申樞宻院乞優恤王大夀

竊惟見危授命士之所難今有厠跡戎行綴名

小校而能捐 --捐軀狥義凛然有烈士之風其在今

尤爲難得某旣親暏其事豈容不以上聞比

者海盗披猖侵軼郡境某亟牒右翼軍分兵防

遏是時群賊泊舟圍頭澚距州城百餘里官軍

星夜疾馳至辰已間猝與賊遇賊徒椎牛大嚼

而官軍猶未朝食衆寡勞逸既皆不侔故自將

官邵俊以下俱有觀望蓄縮之意獨撥發官進

勇副尉王大夀者忠勇𡚒發控弦直進賊徒中

箭而斃者凢十餘人群𠒋爲之奪氣邵俊等旣

引軍稍退大夀猶挺立不移立罵俊等曰趙官

家平日飬着好人見賊便走其時惟隊將秦淮

軍兵朱先陳捷呉慶尹政李從六人隨大夀及

秦淮等死之李從以两奪賊𤞚𫉬免海瀕居民

登髙山望見者莫不失聲嘆息爲之泣下某旣

爲文遣官以𥙊且厚恤其家及𭣣刺其子弟士

卒聞者於是競勸未㡬遂有沙淘洋之捷俘𫉬

賊首林𣸸二等適皆下手殺害官兵之人行刑

之際設大夀位于旁令其子剖心以𥙊雖足以

慰英魂而攄衆憤然惟清眀之朝方崇奬忠義

以勵風俗今大夀以軍中一挍之㣲家有垂白

之母一旦遇賊寧殞其身而不忍負國寧死於

王事而不暇顧其親其志節卓犖如此儻以其

人㣲之故泯嘿不掦殆非所以爲忠義者之𭄿

伏乞詳酌將故撥發官王大夀優與贈䘏仍將

其長男効用王凱夫補授官資所有秦淮等五

人併乞優䘏施行伏𠉀㫖揮

 小貼子稱所有准備將邵俊等縁不進前救

 援致王大夀等戰死本軍統制薄處厚巳將

 俊等㫁遣降充長行去訖更合取自指揮申

 聞事

 十二月二十五日奉 聖㫖王大夀特賜保義郎王凱夫特𥙷進勇副尉秦淮朱先陳捷

 呉慶尹政伍名各特贈承信郎仍令本州具邵俊等官資職位姓名申樞宻院今劄付泉

 州関牒施行准此

  申樞宻院措置㳂海事冝狀戊寅十一月

照對泉之爲州控臨大海實閩陬要會之地

國家南渡之初盗賊屡作上勤憂顧置兵立戍

所以爲海道不虞之備者至詳且宻𨳩禧軍興

之後戍卒生還者鮮舟楫蕩不復存於是武備

空虚軍政廢壊有識之士所共寒心近者温明

群盗窺見單弱輙萌侵軼之志仰頼 聖朝威

徳廣被亟遂肅清儻幸目前之警粗平因循茍

簡不復少加經理安知其亡後日之患其不揆

迂愚竊思所以爲乆安之計者近選委本州觀

察推官李方子知晋江縣徐叔用同左翼軍副

將丘仝等徧行海濱審梘形𫝑今據逐官申竊

見㳂海列戍要在控扼得所布置得冝士卒精

練器械整齊舟楫便利而又習熟風濤然後緩

急可用令來左翼水軍三寨曰寳林曰法石曰

永寧本州㳂海四寨其𦂳切者二在晋江曰石

湖在惠安曰小兠大畧雖巳得控扼之數然寳

林取城甚近距海殊逺其𫝑稍緩而廼有新舊

两寨至圍頭去州一百二十餘里正闞大海南

北洋舟船徃來必泊之地旁有友港可逹石井

其𫝑甚要而前此未嘗措置此控扼之未盡得

其所也寳林所屯水軍三百其數爲多法石雖

有一百二十餘人然正爲防海要衝之地其數

尚少永寧歩軍之數倍於水軍誠爲倒置此布

置之未盡得其冝也諸寨軍兵雜以老弱法石

軍器總於大軍遇事関請未免稽遟大軍戰艦

僅可足用自餘諸寨船𨾏俱無徒有舟師之名

𥘉無其實至於營房倒塌器械闕少亡具尤

(⿱艹石)不及今逐一整備臨時必至誤事今條具合

行措置事件下項湏至申聞者

一寳林新舊两寨在城南一里許初因紹興間

統制陳敏申謀自福州延祥寨發到水軍暫住

寳林寺其後就寺傍建寨因以寳林爲名據其

地𫝑不過捍城外子河左翼大軍旣屯城東緩

急自可爲用水軍重屯深居内地未合事冝今

欲於見屯三百人内撥出二百人以七十人添

屯法石以五十人易屯永寧以八十人新屯圍

頭其寳林空閒寨屋却撥歩軍居住以翼城南

亦不失爲捍城之備某竊詳所申委屬𠃔當蓋

水軍正爲防海而設某頃在金陵見两司水軍

皆於龍湾左近屯駐俯瞰大江未有以水軍爲

名而深䖏内寨者今若移寳林水軍𣸸屯法石

永寧两䖏及於圍頭置戍粮廪(“㐭”換為“面”)衣賜𥘉無所增

而軍人列居海頻習熟風濤之險與安居内地

養成驕脆者不同子孫生長其間未免以漁採

爲業他時招行招刺無非慣便舟揖之人實爲

永利欲乞 朝廷剳付左翼軍照應施行一法

石寨去城一十五里水面廣闊寨臨其上内足

以捍州城外足以扼海道合重屯以壯形𫝑稍

加葺理使成家計而人數尚少諸事苟簡今合

行之事大畧有五一曰增𣸸人數照得見屯止

一百二十六人合於寳林两寨撥出壯健軍兵

七十人及招收稍工碇手共湊作二百人庻㡬

聲𫝑稍張可以鎮壓二曰改𣸸寨宇照對本寨

𥘉因寓屯彌陀院傍逐旋展創規摹簡略元管

軍房一百二十九間除西廊并佛殿後横廊共

一十九間皆彌陀舊屋損甚合折外見存一百

一十間今欲𣸸屯作二百人尚欠寨屋九十間

合行𣸸造又寨之山𫝑其東稍厚西多空闊合

移寨就東仍依後山爲將官㕔别遷寨門以對

前山却存留彌陀舊殿以𥙷西𫟪之闕庻㡬士

卒得以安居又今敎塲去寨㡬二里許傍臨官

道毎遇敎閱發箭有妨徃來之人欲移就寨前

空地以便閱習三曰預備舟船照對左翼軍甲

乙丙大戰船三𨾏係是𪔂新創造木植堅壯所

費不貲近者一出便𫉬勝捷目今見泊近城水

次今欲移就法石港安頓責付正將差官㸔𬋩

毎月遇潮長日分草校一次本州差職曹官同

將官閱相舊例春秋各大校一次後縁無船遂

不復講欲自日下爲始仍舊舉行庻㡬舟船在

水逐時運動旣免杇腐人船相習亦免生踈餘

時即用蓬蓆遮覆以避雨淋日炙之患四曰預

関軍噐照對本寨軍器總於左翼軍其在寨者

止有軍人隨身木弓弩皮頭鎗可備演習而不

可攻戰遇有緩急施行関請委属非便合量関

兵噐𭣣頓本寨庫眼責付將官交𬋩遇有急緩

便可給付軍兵使用不致後時五曰預樁錢粮

照對倉卒或有賊船合行粘蹤追捕多以𠉀借

請遂至緩不及事合將本寨軍兵錢粮預行支

椿一月專一凖備出海捕盗使用竊詳法石

寨正係咽喉之地日前屯兵旣少止差准備將

訓練官弹壓其正副將却深居寳林寨海道倉

卒有警徃來咨禀旋發官兵旋雇舟船旋関軍

噐三者旣備又湏申州借請未免遲廽累日賊

徒巳竄逸乆矣今若𣸸展寨宇屯水軍二百人

就立正將𪠘舎有舟船有器械有錢粮氣𫝑自

然雄盛萬一賊徒在海作過爲正將者即可遣

兵收𥙷無文移徃復之勞無倉卒迫遽之患委

属利便除巳牒左翼軍一面措置外欲乞 朝

廷劄下本軍疾速照應施行

一永寧寨地名水湾去法石七十里𥘉乾道間毗舎

耶國入冦殺害居民遂置寨于此其地闞臨大

海直望東洋一日一夜可至彭湖彭湖之人遇

夜不敢舉煙以爲流求國望見必來作過以此

言之置寨誠得其地但沿海列戍當以水軍爲

主今來僅存五十人而又雜以老弱歩軍却有

百人實無所用合於寳林寨撥出壮健軍兵五

十人𣸸作水軍一百人而以歩軍五十餘發回

寳林拄替外存留歩軍五十人通以一百五十

人為額其寨屋元係郷民恊力架造今見存軍

房一百五十間淺隘太甚火道又狹軍人自言

家口稍多者難以安存春夏之交多苦疾病近

日上户復為𣸸造二十間稍堪居止其舊軍房

舎量行展拓毎三間併作二間庶㡬地歩稍寛

可以存活老少計今所存舊軍房一百五十間

可併作一百間通新造二十間爲一百二十間

尚欠三十間兼将官有𠫊廊而無房舎環視寨

外儘有餘地而西北地𫝑頗厚欲展向西北两

面𣸸造将官房舎及寨屋四十間仍将火道窄

狹去豦斟酌除拆以通閉塞爲利便所有本寨

軍器却稍足備但水軍所需者𥿄甲今本寨乃

有鐡甲百副今當存留其半而以五十副就本

軍換易𥿄甲其錢粮併照法石體例椿辦一月

竊詳永寧寨委係海澚要害去䖏合行展拓

寨宇𣸸屯水軍除巳牒左翼軍一面措置外欲

乞 朝廷併賜指揮施行

一圍頭去永寧五十里視諸湾澚爲大徃來舟

船可以乆泊訪之土人賊船到此多與居民交

通因而爲盗况自南洋海道入州界烈嶼首爲

控扼之所圍頭次之烈嶼旣有土豪郷兵可恃

圍頭合行措置今欲創立小寨約以百人爲額

上可接永寧下可接烈嶼前可以照應料羅呉

嶼等䖏内可以控捍石井一帶港口實爲衝要

略計置寨之利有五本州海道門户得以捍蔽

一也設有緩急動息易知無倉卒奄至之患二

也士卒習熟地利易於捍禦三也坐而需賊以

逸待勞四也地𫝑如常山之蛇首尾可以相應

五也以此言之合行創置今相視到两䖏其一

髙廣山下闞臨大海一目皆盡但地稍狹露東

厚西薄可以暫駐而不可乆居(⿱艹石)欲爲經乆之

計則當在髙廣山後其地平廣藏風乞牒左翼

軍差諳曉立寨人審定某竊詳圍頭置寨事属

創始與前两䖏止是𣸸展事體不同費用旣多

尤當加審遂愽訪𭔃居侍從等官及土居土人

郷豪澚長之習熟地利者皆謂圍頭置寨委合

事冝盖㝷常客船賊船自南北洋經過者無不

於此梢泊蓋其湾澚深閣可以避風一也海中

水鹹不可飲食必湏於此上山取水二也當䖏

居民亦多與賊徒交通貿易酒食店肆色色有

之三也居常客船賊船同泊于此不測間多被

賊徒刼擄而去徑入深洋不見蹤跡今(⿱艹石)於本

䖏置一小寨屯兵百人預備舟船預関軍器預

椿銭粮悉照法石寨永寕體例委足以機察盗

賊保護民旅某巳牒夲軍一面差人標定寨基

計料剏置外欲乞 朝廷詳酌速賜指揮施行

一諸寨水軍務要人人可用近所閱視勇怯未

免相半契勘左翼水軍闕額頗多合量行招刺

外仍牒本軍将在寨水歩人通共揀選應水軍

内有不堪出海之人撥入歩軍隊伍歩軍内有

稍諳船水及雖未諳而少壯勇健堪以演習之

人却撥作水軍使喚又寳林两塞附城與大軍

宻邇稍有老弱尚可存𭻍惟自法石以徃並湏

精銳不可以老弱充𢾗某竊詳所申委係要切

今取會本軍要見水軍有無闕額據申見闕七

十五人最是梢工碇手全然闕少梢碇乃船人

司命與水手事體不同若刺軍兵恐無肯就之

人乞備申 朝廷行下本軍且招梢碇四十人

仍與刺効用名目庻㡬海濱強壯輕捷習熟風

濤之人欣然就募欲乞 朝廷詳酌併賜指揮

施行

一廵綽海道合令諸寨分認地界自岱嶼以北

石湖小兠主之毎廵至興化軍寨蓼寨止自水

澚以南永寜圍頭主之毎廵至漳州中柵寨止

自岱嶼門内外直至東洋法石主之毎廵至永

寕止逐月一廵其所差將校軍兵姓名并下海

日分申州以慿考察某竊詳所申區畫地分巳

得其冝欲乞劄下左翼軍并本州照應常切遵

一左翼水軍三寨法石係是裏巷去城不逺永

寧圍頭正臨大海風沙簸掦将士到彼未必樂

居兼又責之逐月廵綽則時時在海暴露日多

欲牒左翼軍今後將官差在永寧圍頭者以二

年爲率理作重難除𫉬到賊徒别申 朝廷照

條格推賞外如止是廵綽有勞界内無盗賊作

過亦許本軍保明陞差一次其法石將官在寨

實及二年如能究心軍政肅清海道亦與申聞

朝廷别加酬奬竊照㝷常軍中陞差多出主

將𥝠意今(⿱艹石)明立定制必湏弹壓盗賊有勞之

人方許陞進又必以二年爲限則𬒳差將佐於

本職不敢苟簡實関激𭄿欲乞 朝廷詳酌劄

下本軍遵守施行

一石湖寨取城五十里舊名海口南鎮與北鎮

相對城下之水從此入海潮汐所通實爲本府

内門岱嶼一山屹立其中𡈽人稱爲岱嶼門乃

近城控扼至要之地寨基平廣居民頗多舊𬋩

額三百二十五人今除出戍二十四人外見𬋩

在寨土軍一十九人新招水軍三十八人委是

单弱欲增作一百人寨屋元𬋩一百二十間見

存三十二間餘皆倒墜今既増作一百人尚欠

軍房六十八間合行𣸸造所有軍器大叚欠闕

併乞委官計料製造施行

一小兠寨取城八十里海道自北洋入本州界

首爲控扼之所又爲海澚荒僻之䖏日前常有

賊徒公然到此刼船而去舊額三百一十人今

除出戍四十一人外見𬋩在寨土軍四十一人

水軍六十六人内新招二十九人皆頗壯勇(⿱艹石)

據此數加以訓練必得其用寨屋元𬋩一百間

今見存三十八間餘皆倒墜合行𣸸蓋所有軍

器併合委官計料製造竊照石湖小兠两寨

置立去䖏正係本州門户軍額闕少營房倒墜

舟船器械色色無有此本州所當任責者除巳

一面措置務令整備外伏乞鈞照

一諸寨分屯控捍海道有人無船與無人同近

來節次捕獲海冦收到船一十五𨾏除損敝不

堪外有尚堪乘駕者五𨾏合委官計料修整撥

付永寧圍頭石湖小兠寨使用除巳帖委水

軍副将丘仝計料修整發下諸寨仍督令逐時

敎習在船武藝務令慣熟外㐲乞鈞照

一今來左翼軍創置圍頭新寨添展法石永寧

两舊寨其費用巳不少兼軍人一畨移徙般絜

家屬置辦動使官司皆當與之區䖏令其所至

如歸通計不下萬餘緡又石湖小兠𣸸剏寨屋

製造軍器亦非數千緡不可目今郡計雖窘乏

至甚然石湖小兠乃本州所當自任其責巳極

力樽節一面措置外不敢上紊公朝所有左翼

軍闕乏尤甚更無寛剰可以那撥自非控告

朝廷無以集事告乞科降錢會𥨸恐重於施行

或上下殿司支撥又恐徒爲文具如近蒙劄下

支撥錢七千貫應付本軍製造軍器等用止據

撥到三千貫自餘皆是虚數巳别具申外今來

欲乞鈞慈不靳小費以爲海道悠乆之備特賜

撥降度牒一十五道發下本州交𬋩變轉責付

本軍所委將佐着實友用某謹當SKchar行督察所

造寨屋之屬務令一一如法不許分文虚費𠉀

畢開具帳狀供申伏乞指揮速賜支撥施行

十二年二月    樞宻院劄子  見第一至第四項    乞劄下殿前  泉州

左翼軍照所申事理疾速宻切措置具經乆利便保明申樞宻院不得稍有張皇外右劄付知

泉州  撰照應宻切措置催促施行准此第五項  巳劄下前司照應施行并劄泉州左

翼軍外右劄付知泉州真殿撰先次逐一從公㸃㨂老弱病患不堪執役官兵人數姓名申樞

宻院隹此第六項廵海巳劄下泉州左翼軍外右劄付泉州從所  理常切遵守施行不得

因循弛懈誤事具知禀申樞宻院佳此第七項將官巳劄下泉州左翼軍照所申事理如見得

委有勞効即仰次第保明申取 朝廷㫖揮具知禀申樞宻院并劄殿前司外右劄付泉州照

所申事理准此第八第九石湖右劄付泉州照所申事理切在豕 棤置施行無致緩急誤事

具知禀申樞宻院准此第十項諸察船𨾏巳劄下泉州左翼軍從所申事理常切    各

皆精熟先具知禀申樞宻院准此第十一項神 准二月二十九日尚書省劄子二月二十六

日奉 聖㫖令封椿庫於見椿度牒内攴降一十五道付泉州毎道作官㑹八百貫変賣將收

到價錢作料次支撥付左翼軍專充創置新寨𣸸展舊寨等使用仍督責本軍務要工役如法

堅壯毋得易簡烕裂其度牒仰本州差人前來請領𠉀畢工日開具收支細帳申尚書省

  申樞宻院乞節制左翼軍狀

竊見左翼一軍屯駐泉南垂七十載官兵月粮

衣賜大禮賞給及將校折酒等錢間遇出戍借

請悉𠋣辦於本州招刺効用軍兵亦例從本州

審驗若無一事不與州郡相関其實未嘗畧有

統攝故於軍政全不與聞兵籍之虚實舟楫之

有無器械之利鈍敎閱之勤隋陞差之當否本

州悉不知之夫以一軍數千人付之一統制官

殿司旣在行都本路帥司相去亦數百里軍政

修廢無由考察故自十數年來爲統制者得以

肆意掊尅歛怨行伍敎閱盡廢紀律蕩然州郡

雖知其詳然不敢問盖縁彼此素無統攝平居

無事未覩其害一旦有急如丁丑春尼院之灾

守臣親出救援将士偃然不肯用命必邀重賞

而後肯前今夏海冦陸梁本州措置收捕幸統

戍得人軍律粗整且與州郡同心恊力故得俘

𫉬群醜向使如前任賀清臣之愚愎其取敗也

必矣竊見比年以來海盗不時出沒米商舶賈

間遭刼掠今夏一警尤爲猖獗慿籍朝廷威

徳幸遂肅清近准帥憲司牒明台海界復有強

冦正是整飾軍政之時某見具措置事宜申取

朝廷指揮若本州與左翼軍不相統攝終恐别

生矛盾無由集事伏望鈞慈俯賜詳酌照殿歩

司出戍淮上體令令左翼軍聽本州守臣節制

庻㡬彼此一家平日有所施行可相評議緩急

或有調發不至乖違實悠乆之利伏𠉀指揮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