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十五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十六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十五

 對越乙藁

  奏申

   申左翼軍正將貝旺乞推賞

證得賊徒巳出福建界分深入廣東當即移文

知廣州曾經略疾速措置收捕外所有合陳請

事件數内

一進勇副尉左翼軍第四將正將貝旺元係淮

 西廬州強勇軍自嘉定十一年以後隨統制

 陳剛統領于公輔都統王辛王鑑夏友諒等

 在𫟪淮屡勦虜冦立到竒功喝轉官資紹定

 元年凖樞密院劄子從制置司保明差充雄

 𫟪軍准備將及汀邵冦作又隨總轄王祖忠

 前來福建收捕摧破賊巢禽獲渠魁招捕司

 以其係出等立功人先給今來資帖又申明

 朝廷得 㫖再轉两資今此料羅之戰旺以

 一船八十餘人而當賊之八船五百餘衆賊

 舟髙大如山旺船不及其半而能手挽強弓

 倡率諸卒飛箭如雨射殺賊两船㡬於凈盡

 某初據所申殺二百餘人尚疑有所增飾及

 將旺禽到賊首賊徒聚通判職官當𠫊引問

 賊徒皆言是日賊船兩𨾏各有七八十人皆

 爲弓箭所斃旺又跳過第三船殺死二三十

 人其中周旺一等五名皆是賊首部領某㝷

 親詣两獄子細盤問諸賊之詞一一如初可

 見旺爲人朴忠所申非妄竊見此賊在海洋

 行刼日乆所至官兵莫能禽戮而貝旺率先

 用命且勦且擒身被重傷㡬至殞命兼證旺

 人才奇偉武藝精熟年齒尚壯屡立戰功在

 今將佐之中實爲難得欲望 朝廷特與超

 轉官資陞加職任以爲用命勦賊者之勸某

 證得貝旺元係進勇副尉又得 㫖再轉兩

 資覃恩合轉兩資將下巳係進武校尉又旺

 凖宻院劄差充准備將巳經六年後蒙淮西

 制置司陞充正將福建招捕司差帳前統領

 今見充左翼軍第四將正將管幹資歴巳深

 又有勞効如蒙朝廷推賞即乞於進義校

 尉之上陞轉官資兼本軍見申殿前司及本

 州節制司乞爲SKchar申 朝廷正賜劄下補充

 正將亦巳具申樞密院外併乞檢會從申

施行

一左翼軍准備將呉寳乆充裨校暗曉軍事昨

統制齊敏差撥軍兵出海憫其年老欲令勿

行而寳毅然願岀死力及料羅之戰貝旺一

船爲賊圍掩同行兵船無敢進者獨呉寳直

前應援手刃數賊不幸重傷而死一時官兵

與具旺同船有戰死者乃同䧟患難義不容

 巳而寳乃以小船䇿應卒殞賊手尤可嘉尚

夲州巳支犒錢㑹及爲文以𥙊賙䘏其家見

行取㑹本軍如有子孫即與刺充効用及自

 餘戰沒官兵亦等第優䘏外證得嘉定十一

 年本州捕獲海冦其時撥發官王大夀亦死

 於賊某具申樞密院⿰糹⿱𢆶匹蒙指揮行下王大夀

 贈保義郎今來欲望 朝廷證王大夀例將

 呉寳特轉一官以爲來者之𭄿六月二十九日奉 聖㫖

 貝旺轉承信郎與陞充正將職事呉寳特贈承莭郎

  申樞密院乞修㳂海軍政

賊船南遁未盡就擒風濤瞬息來徃無時某昨

守本州自捕賊首趙SKchar郤等之後具申 朝廷

蒙發下度牒一十五道應副本州修整戰船創

立圍頭寳蓋及修葺法石永寧二寨𣸸屯水軍

增置石湖小兠水軍名額以至儲蓄軍糧葺理

器甲色色具備毎歳舉行水敎及立諸寨廵海

界分今再至見逐項事多廢弛軍船壊爛而不

修軍額死亡而不𥙷營房頽墜器甲損失自統

制齊敏到官方稍繕治尚未能就緒及至賊船

侵軼郡境倉猝和雇民船應副大軍之用故料

羅之戰雖有勇將精卒竟以船小不能成全功

及晋江同安民船稍集而賊徒亟遁事巳無及

今賊徒深入廣南正當舶囬之時必有遭其剽

刼者豈不虧失國課又福泉興化三郡全仰廣

米以贍軍民賊船在海米船不至軍民便巳乏

食糶價翔貴公𥝠病之其爲利害固巳不細况

其在海毎刼客船小則焚之大即取而爲巳之

船其人或與𨶜敵則殺之懦弱不堪用則縱放

之或沉之水中而擄其強壯能使船者爲巳之

用稍忤其意輙加殺害故𬒳擄之人只得爲出

死力其始出海不過三兩船俄即𣸸至二三十

𨾏始不過三五十人俄即𣸸爲數百以至千人

今諸賊在海人船巳多(⿱艹石)不及早殄除則日增

月益其害未有窮巳某見與統制齊敏商議整

齪水軍及𣸸剏大船葺理諸寨務爲先SKchar使賊

不敢犯但本州目今府庫赤立官俸軍粮尚且

不給而本軍見管典庫息錢亦自不多俟旦夕

見得合支用錢數或有久闕未免控告 朝廷

乞賜量行應副𠩄有福州延祥荻蘆寨廣州摧

鋒軍及漳潮州興化軍應有水軍去處欲望指

揮行下各處急速措置修剏船𨾏閱習事藝向

去南風賊船必回向北洋(⿱艹石)自廣至福𠩄過五

六州軍處處有備㑹合勦捕庻㡬可以殄㓕免

爲海道無窮之害乞賜指揮施行申聞事

 劄下福建安撫司提刑司漳州潮州興化軍

 各證所申事理日下嚴切措置將應管水軍

 及廵捕官司船𨾏湏管逐一㸃視損漏即行

 修𥙷實以甲士各持器仗乘風駕使閱習事

 藝以備緩急驅用不得視爲具文却致臨期

 生踈誤事仍先具知禀申樞宻院

  申尚書省乞措置收捕海盗

當州五月十五日承潮州公狀證㑹四月三十

日據水軍寨及小江廵檢司申賊船復在大坭

海刼掠漳州陳使頭過畨船貨擄去水手綱首

九十一人使囬深澚抛泊出沒行刼因依當具

申本路經略安撫使司及移文漳州乞發兵船

前來㑹合㳂海駐劄官軍船𨾏併力收捕至五

月初四日又據小江廵檢狀繳到東界新埭柘

林部長林四等狀稱四月二十四日早驀被賊

船一十餘𨾏乘載五六百人持鎗仗上岸刼掠

復使船到柘林澚擄去鹽綱船二𨾏目今見在

深澚抛泊出沒行刼及據水軍統領闗承信副

統轄髙進義申稱本軍發遣訓練官鍾明管押

先鋒船一𨾏前去東洋遇見漳州左翼軍先鋒

船一𨾏在彼同共擺探見得上件賊船有一十

二𨾏抛泊深澚本軍初四日使兵船出頼巫洋

探伺至洋心偶見一䑸船𨾏從東洋使入内二

𨾏迫近本軍兵船當開弓弩箭射射其大䑸賊

船前來圍褁本軍爲見軍寡賊衆恐失事機秖

得駕船使回把截本港目今賊船隨後趕來抛

泊呉田澚與本軍人船對望縁諸州兵船未到

事𫝑𦂳急申乞措置討捕本州竊見南風正時

𠩄有海賊船𨾏逓年徃來漳潮惠州界上衝要

海門刼掠地岸人家糧食需索羊酒專俟畨船

到來攔截行刧今來賊船已有一十二𨾏其徒

日繁於畨船實關利害除巳再帖水軍關承信

髙進義小江廵檢及㳂海隅總等人整齪器甲

人船嚴行把截仍申福建提舶司證會疾速區

處調遣兵船會合外申乞差發兵船前来本州

海次㑹合𭣣捕庶使海道肅清畨船無阻及承

漳州公文大意一同州司證得賊船見泊深澚

正屬廣東界分正南北咽喉之地其意欲刼米

船以豐其食刼畨船以厚其財擄丁壯擄舟船

以益張其𫝑用意叵測爲謀不臧此猾賊之所

爲非復㝷常小竊之比且自今年二月料羅之

敗只有五船今又𣸸至十二𨾏聞其賊衆巳近

千人若容養不除聲𫝑日熾未易剪㓕兼福興

漳泉四郡全靠廣米以給民食而福建提舶司

正仰畨船及海南船之来以供國課今爲賊船

所梗實切利害本州不敢以閩廣異路爲限即

欲與漳潮二郡恊力討捕而南風正時海道不

順兼賊𫝑頗盛所當審圖未敢輕舉巳移文潮

州請亟告廣東帥司多發摧鋒水軍前来勦捕

而本州亦發左翼水軍與之㑹合彼此恊力腹

皆交攻庶㡬必捷欲望 朝廷亟賜劄下廣東

帥司調發上項水軍使之順風直上徑襲其後

而本州合軍民船並進相爲掎角决可禽㓕賊

徒肅清海道除巳牒左翼軍差撥兵船及行下

晉江同安縣勸諭民船并㳂海廵尉差兵船前

去漳潮界首會合外右伏乞指揮劄下廣東帥

司調發摧鋒水軍與本州左翼軍及諸澚民船

㑹合掩捕仍乞行下福州興化軍各發水軍相

爲應援庶免誤事申聞

 劄下廣東經略安撫司證所申事理立便調

 遣摧鋒水軍官兵乘駕船𨾏多帶器仗審探

 賊徒所在與本州巳調軍民船尅期會合首

 尾援應併力擒討湏使賊舟竄逸無所日下

 盡數敗𫉬海道早獲肅清毋得玩縱滋長賊

 姦并劄福建安撫司

  論閩中弭寇事宜白劄子

竊見閩中一路自已丑庚寅群盗蠭起放兵四

出流毒甚廣頼 聖朝處畫得冝顓置招捕一

司于建劒實與汀邵聲𫝑相接而當事任者適

得其人調發淮師又皆一可當百故𠒋渠逆儔

⿰糹⿱𢆶匹剪㓕閩境肅清此皆廟謨宻運之効然汀

邵餘孽逸之四方又遁藏山澤者不爲無人其

間降伏之賊未必無飛揚之志而白水一峒近

在建劒邵武之境地嶮而酋黠徒畏招司之威

而末敢動耳今招捕旣徙洪都帳前之驍將勁

卒悉挈以俱招司旣罷而潭飛招賢下土筋竹

諸大賊巢去處建置寨柵皆未成就備豫闕然

萬一餘孽有相煽而動者尚費區處此上四州

之可慮也陳三愴諸冦據信豐山中爲巢穴而

出沒於廣惠循梅之間與漳泉相去甚邇(⿱艹石)

西難犯必趨廣東廣東有SKchar必窺漳泉此埶之

必至者也向者固嘗破龍嚴長泰而次及於永

春徳化乃經行巳熟之路漳泉有警則自莆至

福皆動摇矣此下四州之可慮也安撫使置司

三山一道藉其鎮壓第與汀邵聲埶不甚相接

雖名帥府其實無將無兵泉建雖分屯左翼而

士卒未練紀律未修諸郡守臣多文吏鮮或知

兵一且有急未見其深可恃者今建闕守愚謂

冝選廷臣之習兵戎有威望者付以郡符仍帶

四州兵甲盗賊之權蒐擇將士預爲之備整飭

戎政赫然精明使遺孽之伏而未動者知有所

憚此銷患未形之第一事也其次則諸郡之守

有智謀可倚仗者雖滿而當留不然則雖未滿

而當易其屯駐之兵與州郡尉寨之兵責自守

臣精加閱習而令帥憲督察之汀邵置寨之未

成者冝趣使就緒凢此亦皆豫防之當急者近

者戊申地震實爲下土不安之象而稽諸人事

其可慮者又復多端用敢條陳其略伏幸采擇

 小貼子鹽法一事乃致冦之源諸司雖嘗議

 論迄未聞大有更易今汀邵之人千百成群

 執持兵械般販于漳泉潮梅諸處者如故而

 縣道以計口敷鹽爲歳計者亦不少異於前

 禍亂之萌未杜誠可深慮愚謂冝從 朝廷

 專委監司之有識慮知大體者一員用 先

 朝更改茶法故事俾之咨訪討論立爲良法

 以白于 朝而施行之此弭亂之本也併乞

 裁酌

  申尚書省乞撥降度牒𣸸𦔳宗子請給

竊見本州通年以来公𥝠窘急上下煎熬雖其

積非一日其病非一㙐然其供億之難蠹耗之

甚則惟宗子錢米一事而巳考之故牘建炎置

司之初宗子僅三百四十有九人其後日以蕃

衍至慶元中則在院者一千三百餘人外居者

四百四十餘人矣至于今日則在院者一千四

百二十七人外居者八百八十七人比之慶元

中雖僅增五百餘人然自建炎至淳熈間則

朝廷運司應贍之數多而本州出備者少淳熈

以後至于今日則 朝廷運司應贍之數少而

本州出SKchar者多何以言之方置司之初令運司

與本州同共應副俸料錢以數百人之廪(“㐭”換為“面”)給其

費未爲夥也而漕司與州各任其半 朝廷巳

歳降度牒五十道以給本州蓋知州郡經賦有

限不令自任其責也其俸米則始科諸民至乾

道中前以守臣王十朋之請後以漕臣傳自得

之奏旣罷其科敷而今運司認錢一萬貫且給

度牒三十道以助𭣣糴以兩項度牒言之爲錢

己六萬四千貫矣而餘皆漕司應副故曰自建

炎至于淳熈間 朝廷運司應贍之數多而本

州出SKchar者少也自淳熈十二年漕臣林枅始以

三年之數酌中立額撥漳州與本州通判㕔合

發窠名錢本州都稅務𥙷稅錢通計四萬八千

三百餘貫以充宗子之俸於是始定立額後来

口數雖增運司一不復問而悉令本州自備矣

然漕司歳給糴米之萬緡猶自(⿱艹石)也 朝廷两

項所攽之度牒亦自若也本州雖有出備其數

尚少其後運司萬緡不復給而撥興化通判𠫊

錢七千五百貫比之舊例則十分而削其二分

半矣 朝廷兩項度牒亦不復給而止撥提舶

司錢二萬二千四百餘貫則比之舊例三分㡬

削其二矣又漕司所撥四萬八千三百餘貫其

實催到者三萬二千餘貫是於漕司元撥之數

四分僅得其三也比年以來屬籍日增以俸錢

言之毎歳支一十四萬五千餘貫而漕舶兩司

𠩄給之錢僅五萬四千四百貫而夲州出備者

九萬六百貫也以米言之毎歳支二萬二百餘

碩以中價計之毎碩爲錢三貫文計錢六萬六

百餘貫運司所撥興化軍通判𠫊㡬僅七千五

百貫而本州自備者五萬三千一百貫也合錢

米計之凡出備者一十四萬三千七百餘貫以

區區一州之力而獨當其費日深日重至於如

此而南外一司之官屬與有官宗子之養廉宗

學之養士歳爲錢一萬一千一百餘貫米一千

五百餘石又不與焉故曰淳熈以後至于今日

朝廷運司應贍之數少而本州出備者多也然

慶元之前未以爲難者是時本州田賦登足舶

貨充羙稱爲富州通融應副未覺其乏自三二

十年来寺院田産與官田公田多爲大家鉅室

之𠩄隠占而民間交易率减落産錢而後售日

朘月削至于今七縣産錢元計三萬四千七百

餘貫文今則失䧟一千六百餘貫經界未行版

籍難考不坍落者指爲坍落非迯亡者申爲迯

亡常賦所入大不如昔矣富商大賈積困誅求

之慘破蕩者多而發船者少漏泄於恩廣潮恵

間者多而回州者少嘉定間某在任日舶稅收

錢猶十餘萬貫及紹定四年𦆵收四萬餘貫五

年止𭣣五萬餘貫是課利𠩄入又大不如昔也

嘗賦不如昔而宗子之給乃倍多於昔雖有材

健之守亦無術可爲不過隂縱諸縣探借一二

年之稅重催巳納之錢而抑勒保司代輸迯閣

死絶之賦甚至無罪而估籍非理而科罰無所

不爲民之憔悴爲日巳乆某之至也講求利病

於前數者之害不容不力蠲除而一二大縣以

此籍口版帳之解遂不以時甚至有數月不解

分文者官俸兵粮巳苦不⿰糹⿱𢆶匹某守臣也到任六月而僅幇两月之

俸其他可知宗子廪(“㐭”換為“面”)給率常拖壓其年及當請與當

增請者不敢便行幇放宗婦之成親宗女之歸

宗者合有請給亦不敢便與起支哀愬于庭者

㡬無日不有其間繿𫃵憔悴之狀有令人惻然

舊例常以月半支錢毎當其時盡空諸庫𨶜

湊不上則借兊諸司之錢侵動交承之數猶苦

弗給至於俸米則出於州倉本州苗額不及江

浙一大縣又自前人輕改税法令下户專納價

錢米數縁此日减今逓年催到止四萬石有奇

廪(“㐭”換為“面”)給宗子之外率欠軍粮三數月又未免那移

官錢措置𭣣糴今當極𡚁之餘不惟無米可支

又復無㡬可糴諸卒月粮猶費措辦宗子之米

又何以供用是官吏皇皇相視無筞蓋常賦之

入旣不足用而横歛之事又不忍爲且不爲不

忍横歛而巳凡人户稅賦豫借至六年七年者

方此稽考與之理豁一歳之間白不見數萬緡

所以狼狽至此極也自惟一介庸繆本無能

之材又冐當不可爲之郡朝夕憂煩莫知所處

合即控吿 公朝丐從罷免别擇材能之守及

今整頓庻或可爲而謀之同僚皆謂 聖朝寛

大軫慮四方爲守臣者倘以利病之實上聞必

無不聴况求 朝廷之錢物養朝廷之宗室

尤必樂從用敢𤁋血𭠘誠仰告 君相伏望

朝廷特賜矜憫將即目歳支宗子錢十四萬五

千餘貫析而爲三 朝廷應副一分除歳撥舶

司錢外更就撥合解上供銀八千三百八十两

計價錢二萬九千餘貫以充其數運司應副一

分除歳撥實到錢三萬二千餘貫外更增撥一

萬六千貫以足其額此外一分四萬八千三百

餘貫則本州任之宗子米則折而爲二本州管

認一半一萬二百石 朝廷於前項上供銀撥

充一分宗子錢外猶剰三千餘貫更撥度牒三

十道付本州和糴以給如此則本州每歳猶出

錢四萬八千三百餘貫米一萬二百餘石而宗

司宗屬與飬廉養士之錢米復在其外其數亦

不爲少但比之前日粗𫉬少寛譬猶羸弱之夫

負百鈞减省一分亦受一分之賜如蒙造化

垂憐悉從今請在 朝廷所捐 --捐無㡬而本州頼

以少解煎熬宗子頼以少紓窮困諸縣之横歛

亦得以一切禁絶則 聖朝如天之仁所𬒳

矣不然則三數月間諸司之錢巳無可兊交承

之數亦無可侵宗子之給實無從出内外三千

餘口嗷嗷待哺其何以處雖鐫削罷斥何益

於事湏至申聞者

 小貼子𥨸見在院宗子請給雖優其間口

 累重大者亦自養贍不給貧困至多不能

 窮流爲猥賤甚至抵法冒禁色色有之今縁

 廪給不時之故其狼狽益甚於前 聖朝仁

 恩沾被草木必不忍皇枝 帝胄其窮至

 此伏願推行葦忠厚之仁廣葛藟本根之芘

 亟垂拯捄不勝大幸或恐議者謂西南二司

 本同一體若泉州有請福州亦必援例殊不

 知泉之事力在平時巳不敢望福之萬一况

 積年凋瘵之餘两邑焚燬之後瘡痍未復愁

 歎相聞視福之全盛何可同日語仰乞矜察

 小貼子某今来所乞就撥本州上供銀或恐

 版曹重難其事而漕司𣸸撥亦未必肯從文

 移徃復坐淹歳月當州家窮急之時委實無

 所從出宗子廪(“㐭”換為“面”)給愈見拖壓竊見 建炎

 乾道間皆是撥降度牒以助本州但彼時宗

 籍尚少故所撥止於八十道而又撥提舶司

 錢今則宗籍倍多於徃時提舶司錢之外非

 得度牒一百二十道不足以給欲望 朝廷

 矜憐屬籍之狼狽特賜 㫖揮除毎歳仍支

 提舶司錢外更賜撥降度牒一百二十道則

 上供銀不必就撥漕司錢不必𣸸撥而於宗

 室養贍之費粗足支吾在 朝廷所捐 --捐特其

 毫末而於 國家之公族所濟者不知其㡬

 人仰冀 恩慈特垂報可某豈勝䖍切俟

 命之至

  再申尚書省乞撥降度牒

證對某昨以南外一司宗室請俸仰給本州爲

數繁夥倉厙空竭支給不時輙敢控告 朝廷

乞毎歳撥降度牒一百二十道發下本州專一

貼𦔳養贍宗室之費今月十五日恭凖省劄八

月二日奉 聖㫖令封樁庫毎歳支撥度牒六

十道付泉州毎道作八百貫變賣充宗子請受

支遣仍下提領封樁所證應施行劄付本州者

仰見 聖朝念天族之困窮察州郡之空乏霈

然恩施降自九天闔郡官民内外宗姓莫不歡

呼鼓舞仰戴深仁第退與官僚同共筭計毎

歳宗子錢米除 朝廷及轉運司應副外本州

自備者一十四萬三千七百餘貫州家窮迫無

所從出詳細巳具前申不敢再瀆近者陳請度

牒一百二十道盡蒙撥降止計官㑹九萬六千

貫本州猶湏自出五萬餘貫錢會各半糴米之

數純用見錢凋郡之力尚未易辦今来給賜僅

及其半計官㑹四萬八千餘貫則本州猶湏自

備十餘萬貫公𥝠掃地之餘委是無所從出深

恐宗室請俸仍是未能及時而諸縣之急征横

歛亦未容一切盡革反復思念不免冐犯斧龯

再伸忱請伏望 朝廷檢證某前申毎歳給降

度牒一百二十道發下本州當專一令椿贍

給宗子不敢分文别用所蒙提領封椿所發

到六十道巳一面措置變賣將未支請給月分

逐旋補支仍將兊過諸司等錢撥還别具帳申

聞外所有未降度牒六十道伏乞速賜 㫖揮

施行

 得 㫖令封樁庫再撥度牒四十道通先降

 六十道毎歳共一百道付泉州充宗子請受

 支遣仍下封樁庫所照應施行

  申尚書省樞宻院乞置寨事

證得本州永春徳化两縣與汀漳南劒三州接

紹定三年汀冦旣破龍巖長泰遂由漳境徑

犯永春次犯徳化两縣遭其荼毒至今瘡痍未

瘳某自到任即據𭔃居士人陳述利害謂合於

永春縣衝要之地剏置一寨以左翼軍兵百餘

人屯戍庶可弭患未然某旋加訪問衆口一詞

稱利便見委官同本縣知縣陳珙相視形𫝑

及牒左翼軍統制齊敏預加擇選凖SKchar畨戍外

但剏造寨屋發遣官兵不無支費本州目今困

於宗子俸給委是無可那融契勘交承錢内有

修城官會四萬六千貫文擬欲權行兊用兼官

兵出戍例有生劵證得建寧府左翼軍出戍浦

城縣等處其生劵錢米係通判㕔於官錢内支

給合具申 朝廷劄下從某所申於永春縣置

寨一所差左翼官兵一百人更畨出戍仍許權

將椿管修城官㑹兊用别具細數申乞除豁及

劄下本州於通判㕔官錢内支給生劵錢米伏

乞指楎施行

  奏乞撥平江百萬倉米賑糶福建四州狀

臣所治福州去秋水澇下田薄收蠲减旣多軍

餉不足糴價日踊民食孔艱近嘗具申 朝廷

乞行下浙西少寛港禁容本州給據付商旅前

去收糴十萬石囬州散糶以活一郡十二縣百

萬生靈之命 仁聖在上必垂矜許邇日以來

非惟福州貴糴而上州建寧下州興泉貴糴尤

甚蓋建寧專仰土産它無來處去歳七縣所收

皆薄而建陽崇安尤薄二縣名爲出産之地旣

各不稔故府城米價㡬倍常年建陽唐石之民

相挺爲亂雖幸粗定終未帖然漕倉本府見行

賑䘏臣亦出本司社倉米以助之然所及無㡬

来日尚長福與興泉土産素薄雖當上熟僅及

半年專仰南北之商轉販以給自冬及春來者

絶少故其價直日益以昻臣昨所乞儻蒙朝

廷即賜施行但可少寛本州未能均及諸郡毎

聞建泉細民艱食之狀輙爲蹙然伏念臣嘉定

中將漕江左適丁旱蝗野無青草臣與諸司同

請于 朝蒙賜建康轉般倉平江百萬倉米合

五六十萬餘石以充糶濟而緡錢度牒又不與

焉一道生靈頼以全活今兹福建之歉固未如

徃歳江左之甚然冦攘甫定之餘所至民力彫

瘵而困於貴糴生理益艱若不亟圖拯捄則自

今以徃不惟糴價日增亦且無米可糴流離饑

莩近在日前臣與建守𡊮甫泉守李韶徃來計

議惟有控告 宸扆冀垂 天造行下平江府

百萬倉撥米一十五萬石應副四州軍賑糶容

臣計㑹舟船搬運分撥各將收到價錢徑自拘

催赴浙西提刑司交納𠉀秋成糴補其於 朝

廷儲㣥初無所損而四州數百萬之窮民𫉬免

溝壑仰戴 仁天之覆奚有終極湏至奏聞者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