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十六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十七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第十六

 對越乙藁

  表牋

   賀天基聖節表

月旅孟陬允恊書王之始星流華渚有開毓

聖之期 九廟尊安八荒凱懌㳟惟 皇帝陛

下道由生禀性本夙成河清社鳴應天地昇平

之會龍行虎歩有 祖宗英武之姿祥紀商禖

慶緜周暦臣頃綴六卿之列今陪萬夀之祠虎

拜萬年莫預簮紳之武堯封三祝第䖍薌火之

  又

伏以光流華渚次王春王日之期名玷清廂上

天子萬年之夀欣同薄海共贊昌辰某實歡

實抃頓首頓首㳟惟 皇帝陛下濬哲文明剛

健中正日新君徳巳銷外侮之虞天廣聖圖行

撫中興之運冝用休於申命衍過暦於卜年臣

身也奉祠心焉戀 闕在阿在槃澗方賡衛國

之詩使夀使多男請事封人之祝

  賀皇太后慶夀表

伏以奉𠕋東朝巳霈下天之澤稱觴南面今開

繞電之祥共贊與齡疇非戴后臣某實歡實抃

頓首頓首㳟惟夀明仁福慈睿皇太后陛下

宅心澹泊體道希夷好黄老之言巳躋民於仁

夀禀姜任之懿毎養志於慈明掩前聞而有光

與上古而不老臣遥班邇列近竊真祠金母長

生冝永享慈闈之奉玉巵爲夀願益增少廣之

  復官謝皇帝表

瞽言觸憲冝坐錮於終身慶澤流徽廼悉還於

故物幸逾始望恩出更生臣某實惶實懼頓首

頓首伏念臣昔綴周行嘗洿内直花甎晝景久

承 寧考之恩蒼梧莫雲忽灑茂陵之血屬際

飛龍之運首膺馳馹之招念非忘身何以報國

欲勉圖初政之助庶弗辱 先皇之知而臣學

泥古陳識乖時變無𡊮盎之忼慨有汲黯之戅

愚 聖君非不受言臣自踈於開導國人皆稱

有罪 上獨示於矜容弗貶潮陽之八千僅奪

駢邑之三百出晝如孟子肯懐悻悻之𥝠在畞

(⿱艹石)劉生徒抱惓惓之意雖欲磨鈆而自效終虞

復玷之孔艱遽攽紫誥之新盡澡丹書之舊

仍元士班眡邇臣間館珍臺媿苟媮於廪(“㐭”換為“面”)禄鈞

天廣樂恍如侍於威顔人皆謂榮臣獨知懼兹

蓋恭遇 皇帝陛下聦明天縱聖敬日躋方東

朝丕衍於修齡而南面躬修於曠典導民以孝

旣洽四海之驩與物爲春忍眡一隅之泣釋覊

魂於幽穸返逐客於四山爰及顓蒙亦叨牽𭛠

臣敢不淬磨𪧐志湔滌𭧽愆犬馬之養無施惟

篤愛君之義江湖之身雖逺敢忘存闕之心

  謝皇太后表

東朝奉王稱元日之上儀北闕掦綸肆敷天之

大𤯝不遺簮履之舊載攽命數之新七年之踦

一日而復臣某實惶實懼頓首頓首欽惟我

宋之極治世有大母之慈謨 元祐人材頼

宣仁之培植 紹興國論繇 聖獻之𨳩明用

能躋登太平光復舊物不圖至此寔親見之臣

曩際龍飛首饕馹召念昔受知於 寧考未酬

罔極之恩廼今𫉬事於 嗣皇當守勿欺之節

冀殫塵露少荅乾坤訖當五窮自貽三黜匪曲

垂於宏覆將坐錮於終身兹蓋㳟遇夀明慈

叡皇太后陛下巍然前古之姜任𠃔矣深官之

堯舜自 嘉定更張之後翼鴻化者二十春迨

初元擁立以來衍皇圖於千萬世諒當 聖子

鷄鳴之問必及 先皇燕翼之謀以信順收天

人之心以忠厚夀國家之脉旣竣盛典遂布寛

書放臣皆得以生還羈鬼亦歸其旅殯凡𬒳

公朝之厚澤悉由 慈極之至仁而臣竊禄有

慚報恩無所願SKchar長樂之徳與日月以並垂更

祝少廣之年後天地而不老

  再知泉州謝表

奉祠居里毎勤北極之瞻進職守藩復沗南州

之𭔃甫臨舊服恪布寛條臣某中謝臣聞天道

至仁風霆無竟日之怒聖君大度山林鮮終弃

之材韓安國起於徒中栁宗元用於貶所皆爲

長吏蓋値明時㣲臣乏漢唐二子之能 陛下

守 祖宗萬年之法昨者金華之入侍温然玉

色之下詢SKchar嘗因諌以罪人自媿格君之亡術

方秤彈交上獨亮狄山之愚迨霈宥一頒盡洗

元成之玷何嗇於議罰而樂於用恩庸見九重

之本心不忍一𤯝而弃物旣班次對又秩殊庭

沒齒飯䟽夫亦奚憾建牙作屏則匪所期敢圖

朱轓皂蓋之華仍涖紫㡌清源之境念昔 先

帝付臣此州玩愒三年不聞善SKchar侵㝷半世復

見遺民屬當公𥝠凋𡚁之餘不勝上下煎熬之

急七邑而二爲煨燼十室而九乏蓋藏禁旅雲

屯軍餉毎難於𪧐飽宗藩日茂俸緡半出於鑿

空自省迂踈若爲經理兹蓋㳟遇 皇帝陛下

道心淵靜徳性昭融不以䛕說爲愛君故略臣

疇昔嬰鱗之譴不以聚歛爲體國故取臣平時

求牧之長𢌿以舊封責其来效臣昔猶將母今

獨携孥禄弗逮於養親志唯顓於報上拊摩瘡

痏冀邦人生意之復還培漑本根爲 聖朝元

氣之一助

  謝軄名表

南服承流謬玷一麾之舊西清庀職躐陞三等

之華恪奉絲綸増輝符竹臣某中謝伏念臣猥

繇陋學蚤侍未光禹訓至明嘗䟽榮於帥閫堯

文有煥復假寵於祠官未酬天地之恩自速雷

霆之譴甫叨牽復旋被甄升名聮唐次對之班

地重古諸侯之寄維神祖十九年之制作垂

炎圖千萬祀之憲章䆳閣秘SKchar永儷羲娥之照

名儒典領儼分鵷鷺之行廼容孤外之逺臣而

參廣内之近列僥逾巳甚負任實難兹蓋㳟遇

皇帝陛下徳與日新仁同天覆雖萬里皆如畿

甸均在撫綏苟一夫或泣堂隅爲之慘怛肆命

從臣而作牧庻推徳意以及人臣敢不欽奉使

令勉思殫竭爲中郎於禁闥固所志之愛君安

赤子於海瀕是亦臣之報國

  知福州謝表

公道天開適際𭣄權之始全閩地重首叨分閫

之除顯服龍光私憂螡負中謝伏念臣孤忠自

信獨立無朋 先帝輟諸玉堂之廬俾司漕計

陛下滌其丹書之籍旋付藩條 两朝二紀之

遭逢一節四麾之赫奕重臨郡𭔃僅閱歳朞氷

檗自將粗謹酌泉之誓繭絲是戒少寛竭澤之

嗟方生意之𣹰還眡初心而猶慊幸値隂霾之

披豁恍瞻麗景之昭融𫉬於兹辰與在親擢西

廂職峻南服任𨺚侯度未修豈堪牧伯之命里

門在望實均父母之邦當上下通泰之期布

朝廷寛大之令慨屬部瘡痍之未復考比年俶

擾之所由政苟安恬寧有駭輿之馬吏無侵枉

誰為游釡之魚雖幸勝之所傷多矣猶𪧐疢甫

瘳之後正眞元當養之時躬為列郡之凖程大

作斯民之保障廼所職祗媿非材兹蓋㳟遇

皇帝陛下健配乾行明符晉出培千萬年立國

之本一用寛仁掃數十載征利之風大興廉耻

欽承 詔㫖思體 聖情志或得行詎有禁

闥淮陽之間職當自勵願惟頴川渤海之師

  謝除户部尚書表

十連𥨸寵媿藩閫之罔功一礼遄歸叨地官之

進長班躐陪於踐斗懼罙重於履氷中謝伏念

素守朴忠濫膺迪簡曩被初元之召首躋邇

服之榮自退屏於山林寖逖違於軒陛憂時之

髪益白帳去國之十年戀闕之心如丹敢忘君

於一飯屬蒙起廢再玷承流皁蓋分符氊復旣

還於舊物青SKchar授龯繡行仍沗於故郷曾坐席

之未温忽賜環之巳及方躬𭣄宏開於公道而

彚征必萃於群賢敢圖孤跡之漂流亦辱 清

朝之記録且民部周司徒之任豈惟稽户口於

版圖顧尚書古納言之官蓋實專喉舌之樞要

誤拜演綸之渥冐陞曵履之華退省駑疲SKchar

負兹蓋㳟遇 皇帝陛下乾剛天健蓄懿日

新親庶政以厲精大明黜陟臨百官而昭徳洞

别忠邪念臣嘗參紫橐之聮知臣粗厲素絲之

節輟還近綴俾侍清光臣敢不期稱𨺚𥝠勉堅

初志生財有道雖慚源流本末之知事君勿欺

願竭獻納論思之報

  進大學衍義表

伏以汗竹雖廑何補聖經之奥食芹欲獻誤蒙

天語之温以十年纂輯之餘欣一旦遭逢之幸

中謝惟大學設八條之敎爲人君立萬世之程

首之以格物致知示窮理乃正心之本推之於

齊家治國見修巳爲及物之原曾子之傳獨得

其宗程氏以来大明厥㫖迨師儒之⿰糹⿱𢆶匹出有章

句之昭垂少𠩄服膺晚而知趣謂淵源逺矣

實東魯敎人之㣲言而綱目粲然廼南面臨民

之要道𭧽叨侍從論思之列適當姦䛕蒙蔽之

時念將開廣於聦明惟有發揮於經術使吾君

之心炳如白日於天下之理洞(⿱艹石)秋豪雖共兜

雜進於堯朝豈魑魅能迯於禹𪔂不重菲薄欲

效編摩遽惟三至之䜛徒結九重之戀旣投間

而置散因極意以研精畎𤱔不忘君每惓惓於

報上藩牆皆置筆㡬矻矻以窮年首剟聖賢性

命道徳之言旁采古今治亂安危之迹必提其

要皆聚此書凡諸老先生之講明粗加該括於

君子小人之情狀尤極形容載曕海嶽之崇深

期效㳙埃之裨補兹蓋恭遇 皇帝陛下乾旋

坤轉日就月將於緝熈單厥心基命遹𨺚於成

后念終始典于學遜志克邁於商宗方將切磋

𤥨磨而篤於自脩定靜安慮而進於能得事欲

明於本末理期貫於精粗適稡成編冐塵清燕

止其所止願益加止善之功新以又新更推作

新民之化

  宣召口宣

 有勑學士之官久不真拜嘉卿閎雅召至翰

 林虚席以延亟其祗命

  謝宣召入院表十三

来從南服未宣民版之勞召寘北扉猥𬒳宸綸

之寵光生里巷榮動簮紳竊觀列聖之用人惟

待詞臣而加禮蓋於言語文章之外責其論思

獻納之忠或雖忤指而暫間終必棄瑕而復用

脩除翰苑在環滁出守之餘軾侍禁廷亦赤壁

歸来之後豈非加歳月則其文老渉憂患則其

慮長乃登䆳嚴以備顧問如臣者才華弗競戅

拙自將掌 先皇内制者六年毎慙越爼迨

陛下初元之再命竟許循牆以驅馳州縣之頻

且廢放山林之久見聞寖少藝業益荒結茅屋

於雲𫟪巳甘終老瞻玉堂於天上(⿱艹石)隔前生敢

云白首之重来誤辱清𠂻之妙簡𫉬玷久虚之

選㡬成三入之榮兹蓋㳟遇 皇帝陛下肆筆

成文解絃更化志孚群聽欲下山東之書念在

𫟪垂或訪河西之事必有端良之彦以充供奉

之班奚取臣愚俾承人乏臣敢不益堅晚節思

荅𨺚知賜宫錦而嘉草詔之能雖非敢望即金

鏡而擿任賢之要則所自期

  謝除翰林學士表

天子重儒臣方恢文治翰林逼華蓋遽冐恩光

兼陪勸誦之聮SKchar副掄材之意中謝睠唐室之

崇内命至𭈹𥝠人惟 聖朝之得臣修名真學

士豈獨文章掃五季之陋抑亦論諌首四賢之

稱凡厥封嚢具陳時病至於舉筆猶寓忠規懐

(⿱艹石)人𠃔矣名世伏念愛君有素典誥非長

曩自中祕書久攝承明之直晚繇太常伯躐升

供奉之班伏觀内史錫命之詞顓舉 至和得

賢之羙顧改元更始雖歳月之略同而爲官擇

人則材能之夐異一字之褒太寵千鈞之重難

勝茲蓋恭遇 皇帝陛下寅畏克對於天心恭

儉一如於 仁祖砥平諸夏式圖大競之勲畦

種羣賢將SKchar無窮之用故雖庸璅亦汗凝嚴

敢不刻意斯文勉肩所職變絺章繪句之習豈

薄技之能堪以救時行道爲賢尚前猷之可仰

  謝賜衣帶鞍馬表

翰院詞林方對渙恩之渥尚方天廐更驚晋錫

之蕃際遇何功服乘有耀中謝伏念臣少無縁

飾老益虺隤衣敝緼𫀆兾無慙於季路御欵叚

馬竊自慕於少游豈圖承乏於鑾坡猥𫉬分珍

於玉陛鵰錦之紋煥爛申以七環龍媒之骨權

奇華之六轡兹蓋㳟遇 皇帝陛下服惟命徳

爵以馭臣念其洿清切之班故俾冐輕肥之寵

舜裳五色慚㣲禆𥙷之能燕駿千金願廣招徕

之意

 請免

  辭免知福州安撫奏狀

伏以視邦𨕖侯無越帥藩之重臨人涖政莫如

鄉部之難兼此寵榮惕焉震懼伏念材非敏

銳學SKchar空踈两朝千載之逢荐洿華顯一莭四

麾之寄蔑著勞能自撫舊邦偶承極𡚁邑有積

年之豫借州無旬日之𪧐儲重以公姓寔蕃廪(“㐭”換為“面”)

禄弗⿰糹⿱𢆶匹内循薄技旣初亡鞭筭之長俯眡窮甿

寧忍用箕歛之術輙效求芻之義冐干行葦之

仁天憫皇宗歳頒僧牒𫉬少寛於憂窘方勉竭

於撫摩粗銷田里之歎愁即丐山林之閒散未

能厎績遽巳饕恩陞近職於文謨付中權於閩

服顧慙譾陋SKchar稱褒遷不稼取禾雖逭公言之

誚維桑與梓更虞本道之嫌敢𤁋忱辭冀回渙

  辭免除權户部尚書狀

文昌在從列爲SKchar髙版曹於國計爲甚重自仲

由之材聖門僅許以治千乗之賦况如之不

肖而使攝大司徒之職治天下之賦其爲不稱

亦巳明矣伏念臣𭧽負罪愆衆所指目保全覆

燾盡出聖君居間數歳而予之祠奉祠踰年而

𢌿之郡甫及下考遽帥全閩感激恩光磨礱朽

鈍毎思興悠久之利不敢狥苟且之謀私願

朝廷假以歳月庶㡬斯人受一分之賜少寛九

重不忘逺之憂區區寸忱可以對越實無一念

别覬寵榮豈圖到官俶爾四月絲綸之命忽降

甘天仰惟 陛下更化以来大明黜陟英髦濟

濟聚在闕庭於是時豈不願親近日月之光

簉跡鵷鴻之列而自量蹇劣莫副選掄冐昧而

前必致顛踣伏望 聖慈俯照忱悃𭣣回渙汗

用穆師言

  再辭免户部尚書狀

需章有請渙汗未回讀溫詔之丁寧重微𠂻之

感激伏念雖乏通明之識粗知去就之冝昔

政在𥝠門固合進難而退易今權㱕公室𠩄當

朝召而暮行矧惟去國之十年常切愛君之一

念毎愁無路可輸畎畞之忠詎意逢辰重瞻天

日之表身未離於閩嶠心巳騖於闕庭盍即敬

承敢云固避惟是天臺髙選地官劇曹位在納

言難踵䕫龍之武軄專治賦媿亡晏巽之才僣

瀆 睿聰冀還 宸渥或改司於間局或仍綴

於舊班庶㡬上無濫予之嫌器名增重下免僥

逾之媿廉耻𫉬全巳於六月一日起離福州

迤邐赴闕外所有權戸部尚書恩命合伸懇免

降詔不允

 朕自承大統倐踰十年謂藩閫之間雖以任

 師帥爲急而朝著之内尤以得賢傑爲先冝

 有千人之英来預六聮之長卿忠忱許國讜

 論昌時兒童知其姓名榗紳聞其出處每深

 簡記兹甫召除近臣盡規蓋有関於君徳司

 徒掌敎夫豈爲於民財式副詳延寧容辭避

 其祗前席之意毋徇循墻之謙所辭冝不𠃔

  辭免翰林學士知制誥兼侍讀狀

㳟聆二命有惕寸𠂻竊惟禁林置寓直以来學

士拜眞除者少繇 慶元迄 嘉定之末歳殆

㡬三紀之間考伯夀至樓鑰之舊題不過四人

而巳睿明繼作選用益嚴由其任職之難是以

虚席之久文章爾雅必有先秦西漢之風徳望

老成乃稱北扉東閣之選伏念譾焉孤學藐

爾百材昨事先皇𫉬洿内命旣求試於民事

遂積困於吏氛司空城旦之書㡬於習熟翰林

子墨之作久矣廢忘故洊用於初元竟牢辭而

得請於赫聖神之斷丕昭𭈹令之新冝屬鉅儒

俾當鴻筆庶海内讀懇切丁寧之詔知 聖上

有憂勤惻怛之心自顧如臣則非其任三十二

而攝直已愧能言五十七而爲眞敢尸誤寵廼

(⿱艹石)侍經之職尤髙勸誦之班旣巳試之無裨豈

重來之可勉仰蘄宸指併寝恩綸悃愊之𥝠SKchar

兢以俟所有恩命未敢祗受降詔不𠃔

 卿負一世重望前去國也士論共惜今還朝

 也民言交慶其何修得此於天下㦲直以愛

 君志念𢢽切論議侃侃一出于正耳然則代

 予言以詔四方舉堯舜之道以吿上是職正

 卿任也而得辭乎况國人所期朕意所屬有

 不止此者卿固不容避也

  再辭免狀

北扉建長西學侍言在儒者均謂至榮而

聖朝之所謹選其在駑劣皆非敢當然頃在

初元嘗陪經幄未殫忠益巳困煩言故當出晝

之時不勝戀闕之念乃今何幸復近威顔此區

區愚臣報效之秋也其敢以不能自解惟是學

士之官在本朝為甚重近世多虚而不除顧以

何人得以充數伏觀 朝廷更張以来兩制之

任必惟其人文章爾雅訓辭深厚殆數十年之

所未有臣以空踈之學骫骳之文一旦躐而為

之長得無愧乎用是踧踖不安湏至再塵天聽

伏望 聖慈將新除翰林學士知制誥恩命

特賜寝免改𢌿名流所有侍讀職事臣不敢洊

具控免

  辭免兼修史狀十一月未

㳟聆明詔有惕于中嘗聞先儒曾鞏有言以爲

唐虞有神明之性微妙之徳爲二典者不獨記

其事迹併與其深微之意而傳之蓋當時執簡

操筆者亦皆聖人之徒也㳟惟中興 三聖揖

遜相承無媿堯舜豐功大業震耀古今必有名

世之士知聖人之意者然後能掦洪烈彰緝熈

上嫓典謨之盛如臣者才識非長問學SKchar淺昨

在初元嘗與筆削莫措一辭今復何爲再叨妙

選况𡌴蜀之耆儒家擅史學承命修纂允謂得

人豈容末至躐處其上用敢頓首以請伏望

慈𭣣回渙渥顓命𦒿儒総領厥事庻㡬鉅典

不日崇成所有恩命臣未敢𥿄受降詔不𠃔

 卿引鞏語既知史之難其言𡌴家世又知史

 之長則卿史斈深矣兹朕所以命卿也惟我

 建炎中興迨今百有餘載 髙廟一朝大典

 猶末迄奏朕心忸焉寤寐不置比喜得𡌴今

 復詔卿蓋與 先朝分命修𥘉以作唐史同

 意欲趣千成耳其相與舉綱撮要共裁衆工

 使汗青有期垂信無極以稱朕章明祖烈之

志則予汝嘉仲叔之間何足為遜所辞宜不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弟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