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九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四十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四十一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四十

 文

  泉州科舉諭士文

治郡無堪巳叨易地尚兹需代遂及見秋闈

之盛舉顧念此邦英材輩出爲士者各知以禮

自將向來旁郡間有以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喧嚻而坐殿罰者

獨此邦素所未聞士習之羙於斯可見今某區

區猶欲少伸諭告者蓋以平時自愛之心推之

以及士友惟幸聽之無忽蓋聞四民之中莫貴

於士而士之所守莫先於禮是以聖經垂訓足

容欲重手容欲恭進退歩趨必中規矩非獨自

貴其身使人知所敬亦以氣之與志相爲主賓

未有氣安靜而志不寧氣勞SKchar而志不動者也

故曰志壹則動氣氣壹則動志今夫蹶者趨者

是氣也而反動其心此乃治心之格言修身之

至要學者平時間有講不及此涵飬之功旣無

其素一旦就試遂以勇士赴敵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自比而不知

戰𨷖所恃者勇力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所恃者心思戰雖尚氣

猶有𠕅衰三堨之懼况於文章者精神之所發

見者也和平其心清明其氣猶𢙢心手未能

應況於喧譁噭譟奔走頓撼之餘精神氣血交

擾於内非終日不能以定而欲下筆之際詞采

煥然義理條逹難矣尚憶某少時屢更較藝頗

知深自愛惜毎毎緩歩徐行於衆人之後旣坐

試席他人之𮌎喘膚汗者未能遽定而我巳安

坐凝神運筆締思矣𨓜勞靜擾十倍不同故雖

學力甚踈猶能連𭣣科目其效徃徃由此今願

七邑之士父兄友朋交相勸勉以靜重安徐爲

先以喧呼躁SKchar爲戒則發之於文必將大有可

觀者非特文字流傳四方學者皆以爲法而士

風之羙尤足以冠絶一時豈不偉㢤至於試院

之所措置無非深爲士友之地尚慮其間SKchar

相察輙煽浮言亦願老成有識之士開曉鐫諭

俾皆釋然無惑幸甚

  勸學文

竊惟方今學術源流之盛未有出湖湘之右者

盖前則有濂溪先生周元公生於舂陵以其心

悟獨得之學著爲通書太極圖昭示來世上承

孔孟之綂下啓河洛之傳中則有胡文定公以

所聞於程氏者設教衡嶽之下其所爲春秋傳

專以息邪說距波行扶皇極正人心為本自熈

寜後此學廢絶公書一出大義復明其子致堂

五峰二先生又以得於家庭者進則施諸用退

則淑其徒所著論語詳說讀史知言等書皆有

益於後學近則有南軒先生張宣公寓于兹𡈽

晦菴先生朱文公又甞臨鎮焉二先生之學源

流實出於一而其所以發明究極者又皆集諸

老之大成理義之秘至是無復餘藴此邦之士

登門墻承謦欬者甚衆故人材輩出有非它郡

國所可及今二先生雖逺所著之書具存皆學

者所當加意而南軒之論孟說晦菴之大學中

庸章句或問論孟集註則於學者爲尤切譬之

菽粟布帛不容以一日去者也頗聞邇来士子

急於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科舉之業徃徃視為迂緩置不復觀

殊不知二先生之書旁貫羣言愽綜世務猶高

山巨海瑰材秘寳隨取隨足得其大者固可以

窮天地萬物之理知治巳治人之方至於文章

之妙渾然天成亦非近世作者所能彷彿蓋其

本深末茂有不期然而然者學者誠能誦而習

之則於義理之精微既有所得發之於文亦必

意趣深長議論精確以之應舉直餘事爾若徒

諷咏膚淺之文掇拾陳腐之語見聞旣陋器識

可知雖使幸而𫉬選其不能大有所立必矣今

秋試之期尚逺羣居暇日正當培養義理之源

務求有用之實自今以始學挍庠塾之士冝先

刻意於二先生之書俟其浹治貫通然後愽

周程以来諸所論著次第熟復而温公之通鑑

與文公之綱目又當參考而並觀焉職敎導者

以時叩擊驗其進否上中二旬當課之日則於

所習之書擿爲問目俾之援引諸儒之說而以

巳意推明之末旬則仍以時文爲課如此則本

末兼舉器業日充上足以追續先賢之正脉次

足以爲當世之實用異時英髦接武追迹于前

聞人豈不盛㢤顧念迂踈濫塵師師之任新羙

士習蓋其責也輒不自揆敢𫐠其所聞惟同志

相與勉之

  譚州諭同官咨目

某猥以庸虛謬當閫𭔃朝夕怵惕思所以仰答

朝廷之恩俯慰士民之望惟頼官僚叶心同力

庻克有濟區區輙有所懐敢以布于左右蓋聞

爲政之本風化是先潭之爲俗素以淳古稱

者經其田里見其民朴且愿猶有近古氣象則

知昔人所稱良不爲過今欲因其本俗迪之於

善巳爲文諭告俾興孝悌之行而厚宗族鄰里

之恩不幸有過許之自新而母狃於故習若夫

推此意而逹之民則令佐之責也継今邑民以

事至官者願不憚其煩而諄曉之感之以至誠

持之以悠久必有油然而興起者若民間有孝

行純至友愛著聞與夫恊和親族賙濟郷閭爲

衆所推者請采訪其實以上于州當與優加褒

𭄿其詳見於荀文至於聽訟之際尤當以正名分厚風

俗爲主昔密學陳公㐮爲仙居宰教民以父義

母慈兄友弟㳟而人化服焉古今之民同一天

性豈有可行於昔而不可行於今惟母以薄待

其民民將不忍以薄自待矣此某之所望於同

僚者也然而正巳之道未至愛人之意不孚則

雖有敎告而民未必從故某願與同僚各以四

事自勉而爲民去其十害何謂四事曰律巳以

凡名士夫者萬分廉㓗止是小善一㸃貪訏便爲大惡不廉之吏如𫎇不㓗雖有他羙莫

能自贖故此以爲四事之首撫民以仁爲政者當体天地生萬物之心有一毫之

慘刻非仁也有一毫之忿疾亦非仁也存心以公傳曰公生明𥝠意一萌則是非

易位欲事之當理不可得也涖事以勤是也當官者一日不勤下必有受其

弊者古之聖賢猶且日昃不食坐以待旦况其餘乎今之世有勤於吏事者反以鄙俗目之而

詩酒遊宴則謂之風流𡢃雅此政之所以多庇民之所以受害也不可不戒何謂十

害曰㫁獄不公獄者民之大命豈可小有私曲聽訟不審訟有實有

虚聽之不審則實者反虚虚者反實矣其可茍㢤淹延囚繫一夫在囚舉室廢業

囹圄之苦度日如歳其可淹久乎慘酷用刑刑者不𫉬巳而用人之体膚即巳之

體膚也何忍以慘酷加之乎今爲吏者好以喜怒用刑甚者或以関節用刑殊不思刑者國之

興所以代天糾罪豈官吏逞忿行𥝠者乎不可不戒汎濫追呼一夫被追舉室皇SKchar

有待引之需有出官之費貧者不兑舉債甚者至於破家其可汎濫乎招引告訐

告訐乃敗俗乱化之原有犯者自當痛懲何可勾引今官司有受人實封伏與出榜召人告首

隂𥝠罪犯皆係非法不可爲也重疊催稅稅出於田一歳一𭣣可使一歳至𠕂稅乎

有稅而不輸此民户之罪也輸巳而復責以輸是誰之罪也今之州縣蓋有巳納而鈔不給或

鈔雖給而籍不銷𠕂追至官呈鈔乃免不勝其擾矣甚者有鈔不理必重納而後巳破家蕩産

鬻妻賣子徃徃由之有仁心者豈忍爲此科罰取財民間自二稅合輸之外一毫不

當妄取今縣道有行科罰之政與夫非法科歛者皆民之深害也不可不革縱吏下

郷村小民畏吏如虎縱吏下郷猶縱虎出柙也弓手士兵尤當禁戢自非捕盗皆不可差

低價買物是也物同則價同豈有公𥝠之異今州縣有所謂市令司者又

有所謂行户者毎官司敷買視市直率咸十之二三或不即還甚至白著民户何以堪此

之區區其於四事敢不加勉同僚之賢固有不

竢丁寧而素知自勉者矣然亦豈無當勉而未

能者乎傳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又曰誰謂徳

難厲其庻而賢不肖之分在乎勉與不勉而巳

異時舉刺之行當以是爲凖至若十害有無所

未詳知萬一有之當如拯溺救焚不竢終日母

狃於因循之習母牽於利害之私或事關州郡

當見告而商搉焉必期於去民之瘼而後巳此

又某之所望於同僚者也抑又有欲言者夫州

之與縣本同一家長吏僚屬亦均一體若長吏

偃然自尊不以情通于下僚屬退然自黙不以

情達乎上則上下痞塞是非莫聞政疵民隠何

從而理乎昔諸葛武侯開府作牧首以集衆思

廣忠益爲先某之視侯無䏻爲役然虚心無我

楽於聞善蓋平日之素志自今一道之利病某

之所當知者願以告焉某之所爲有不合於理

有不便於俗者亦願以告焉告而適當敢不敬

從如其未然不厭反復則湖湘九郡之民庶乎

䝉賜而某也亦庻乎其寡過矣敢以誠告尚其

亮之幸甚

  潭州諭俗文

太守叨蒙上恩擢守湘土深惟朝廷委𭔃之重

非特責以有司常務而巳布宣徳化導迪人心

實守臣之事顧此邦風俗𥘉未詳知今以天性

人倫之大者與夫遷善改過之方首爲爾民告

名之曰諭俗三事今具于后

 一古者敎民必以孝悌爲本其制刑亦以不

  孝不悌爲先蓋人之爲人異乎禽獸者以

  其有父子之恩長㓜之義也詩云父𠔃生

  我母𠔃鞠我継之曰欲報之徳昊天罔極

  此言父母之恩與天同大爲人子者雖竭

  其力未足以報也今乃有親在而别籍異

  財親老而供養多闕親疾而救療弗力親

  沒而安厝弗時不思此身從何而有罔極

  之報當如是乎至於兄弟天倫古人謂之

  手足言其本同一體也今乃有以唇舌細

  故而致爭錐刀小利而興訟長不䘏㓜卑

  或陵尊同氣之親何忍爲此潭湘舊俗素

  稱淳厚如前數者未必有之太守此來欲

  以義理訓民未免預陳勸戒巳行下州城

  及十二縣自今民間有孝行純至友愛著

  聞者采訪得實具申本州當與優加旌賞

  以爲風俗之勸或其間有昧於禮法之人

  爲不孝不悌之行鄉里父老其以太守之

  言曲加誨諭令其悛改昔後漢陳元爲母

  所訟亭長仇香親到其家敎以人倫大義

  遂爲孝子北史清河之民有兄弟爭財者

  郡守蘇瓊告以難得者兄弟易得者田宅

  遂感悟息訟同居如𥘉况此邦之人本来

  易化以理開曉必無不従若上違太守之

  訓言下拒父老之忠告則是敗常亂俗之

  民王法所加將有不容巳者一䧟刑戮終

  身不齒雖悔何及爾民其思之母忽

  一古人於宗族之恩百世不絶蓋服屬雖逺

  本同祖宗血脉相通豈容間隔至扵鄰里

  鄉黨雖比宗族爲踈然其有無相資緩急

  相𠋣患難相救疾病相扶情義所関亦爲

  甚重今人於此二者徃徃視以爲輕小有

  忿爭輙相陵犯詞愬一起便爲敵讎有一

  于斯皆非美事昔江州陳氏累世同居聚

   族至七百餘口前代常加旌表至今稱

  義門近者吉州孫進士以恵施一郷諸司

  列奏蒙恩特免文解士夫以爲美談江湖

  之閒境土相接豈有江西之人能爲義舉

  而此獨不䏻今請逐處老成賢徳之士交

  相勸率崇宗族之愛厚鄰里之歡時節徃

  来恩義浹洽小小乖忤務相涵容不必䡖

  啓訟端以致結成怨𨻶若能和恊親族賙

  濟里閭爲衆論所推亦當特加褒異如其

  不躰教訓妄起訟爭懲一戒百所不容巳

  爾民其勉之母忽

  一官之與民𧨏同一家休戚利害合相体恤

   爲有司者不當以非法擾民爲百姓者亦

   不當非理擾官太守平時以愛人利物爲

  心不啻飢渇視事之始切切講求巳轉牒

  州縣官各以四事自勉而爲民除其十害

  何謂四事律巳以廉撫民以仁存心以公

   涖事以勤是也何謂十害断獄不公聽訟

  不審淹延囚繫慘酷用刑泛濫追呼招引

  告訐重疊催稅科罰取財縦吏下鄉低價

  買物是也十者有無所未詳知萬一有之

  當如拯溺捄焚不俟終日務令田野安帖

  愁歎不生SKchar民間有公共利病太守所未

  及知許明白具狀前来陳述但不許匿名

  實封許人私過言而有理即當詳酌以次

  施行爾民亦冝體太守此心更相勸戒非

  法之事勿妄作如豪強𠒋横吞謀貧溺姦狡詐僞欺騙良舊教唆詞

  訟計屬公事聚衆闘毆開坊賤愽居停盗賊屠宰耕牛沽賣私酒興販禁物如此之

  𩔖皆係非 法無理之訟勿妄爲如事不干巳輙說行告訐撰裝詞𩔖

  夾帶虚實如此者皆是無理或日前所爲末免害義若

  能幡然悔悟去惡從善如湯沃雪舊迹都

  消人誰無過改之爲貴周處三害終爲名

  賢父老其以此意爲郷閭子弟反復解說

  必若敎之不悛則國家有法官司有刑太

  守雖欲従寛不可得爾民其幸聴之母忽

右諭俗三事開具在前太守之於爾民猶父兄

之於子弟爲父兄者只欲子弟之無過爲太守

者亦只欲爾民之無犯故於到任之𥘉以誠心

實意諄諄告諭其不識文義者郷曲善士當以

說爲衆開陳使之通曉庻㡬人人循理家家

畏法田里無追呼之跡公庭無鞭扑之聲民情

熈然化為樂衆豈不羙㢤故今㮄示各冝知悉

  勸立義廪(“㐭”換為“面”)

太守到任以来無一念不在斯民近因禱雨思

所以為邦人久逺之計在城則置惠民倉儲米

數萬石歳歳出糶在諸縣則廣置社倉儲糓

萬石歳歳出貸其爲慮悉矣又念社倉貸糓

及末等有田之人而細民無田者不得預也復

請于常平司以今歳義米附納社倉爲賑糶之

SKchar然義米有限而貧民至多豈能均及於是又

以居郷之日所爲義廩規約以勸有力之家盖

欲公𥝠叶力共濟斯民使無餓莩流離之害夫

人之貧冨雖有不同推其由來均是天地之子

先賢有言凡天下之疲癃殘疾惸獨鰥寡皆吾

兄弟之顛連而無告者也我之與彼本同一氣

我幸而富彼不幸而貧正當以我之有餘而濟

彼之不足自古及今能以恵䘏為念者其子孫

必賢其門戸必興蓋困窮之民人雖怱之天地

之心則未嘗不憫之也我能恵䘏困窮則是合

天地之心合天地之心則必獲天地之佑此以

理言者也若以利害計之無饑民則無盗賊無

盗賊則鄉井安是又富家之利也况義廪云者

非捐 --捐所有以與之特出所有以糶之而巳於冨

家初無損而於貧民實有益且毎歳勸分出於

官司豈能無擾今舉行義廪使上中之户自相

推排隨力出SKchar官司不計産強敷之也自置糶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自𭣣糶錢官司不遣吏監臨之也價直高下

視時稍損官司不抑令痛减也况常歳艱食悉

仰勸分今州郡旣立社倉又糶義米則與爾冨

民分任其責者爲不少矣其可不體官司羙意

相率而樂從㢤今去秋成不逺巳委諸縣官各

行勸諭期以十月終逐都結成規約申聞于縣

縣以聞于州其能率先爲倡者當加褒賞或謂

潭人未易告諭諸縣勸糶自有成式何以義廪

爲㢤爲是說者是以薄待吾民也十二邑之廣

豈無好義樂善之君子且兩歳勸分亦有欣然

出粟爲數頗多如長沙之賈熊𡊮簡湘隂之鄧

居中毛以大攸邑之武當世瀏陽之龍世永李

天覺羅廷圭安化之劉孝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陳洪範李嶢張奉

世湘郷之馮楷醴陵之曹應龍周霖丁大謙湘

潭之羅邦臣楊仁老向堯俞者州郡或借𥙷官

資或持立坊名或量與免役以旌異之矣又安

知無聞風欣慕者必若諭之而不從則勸糶舊

例蓋有不得而廢者特不若人自爲之則義風

興行羣情感恱其氣𧰼爲不同爾譬之役法然

爲義役則有輯睦之風行差役則有爭競之訟

廪(“㐭”換為“面”)猶義役也勸分猶差役也二者利害至爲

明白爾民其詳之

  諭賊文爲招司作

天地之間至貴者人人之有生當愛此身㣲罪

薄刑尚不可犯何况甘心爲叛爲亂天之愛民

如愛子然汝乃殺之豈不逆天天網恢恢踈而

不漏莫恃汝強敢與天闘白頭之賊自古所無

能抜山終亦誅鋤只觀近年湖海羅李自謂

豪雄人莫能與比橫行數縣十萬其徒一朝𬒳

擒如戮大猪妻兒併命財産掃地不知區區成

得何事汝曹㸔此賊豈可爲何如及早悔罪来

歸聖上至仁憐汝愚昧巳降黄㮄赦汝之罪但

能改過盡洗舊愆父母可保妻帑可全而况朝

廷務守恩信官資賞格㫁不汝吝旣免刑禍又

得顯榮何苦執迷不自求生昔年戚方官至大

尉見今卞整亦作遥刺江西都鈐友睦姓胡連

年進擢恩奨特殊若此數人𥘉亦失脚一旦飜

然盡改前錯名稱義士身𬒳異恩冨貴光華福

及子孫汝欲效之其力甚易殺賊来降便是知

義作賊爲逆殺賊爲忠反掌之間禍福不同不

能殺賊但只歸順恩賞亦加豈不安穏白水之

馮黃龍之丁𦆵能回心便得寵名錦袍金環見

者欣慕何以得之改過之故聖恩如天何負

曹汝若違之禍豈可迯汝曹本心亦識利害故

今諄諄汝訓汝誨王師旣集天討將行莫恃汝

力敢當雷霆浴爾父老爲我開諭迯汝死門入

此生路故兹曉諭各冝知悉

  浦城諭保甲文

古者於郷田同井之義甚重出入相友守望相

助疾病相扶持今之里社亦古之遺意然今人

少知此義鄰里相視徃徃皆如路人近因官司

舉行保甲某甚以爲喜蓋不惟可SKchar不虞之患

亦欲因此與里社相親漸還古意以諸隅區處

未定故未能行近者官司又𠕂催促而各隅之

人返生疑惑者𢙢其别有差使故也某嘗聞令

君與丞公之議矣大抵保甲之行止是隄防小

竊與遺漏而巳一家有盗不能自獲也鄰里畢

至則其獲必矣一家有火不能自滅也鄰里畢

至則其滅必矣若夫扞禦外盗近則有尉寨之

兵與招募之兵逺則有朝廷之大兵不以責之

保甲也一家一名特其大綱耳貧士之無僕者

單丁之老弱者不強之使出也五日一㸃欲見

其大數耳雖有拽隊廵警之說未必常行也此

皆縣官本意而外人未盡知故有疑論不知此

法之行實以䘏民而非擾民特疑之者過耳某

卜居于此倐巳六年闔邑之人皆吾鄰里郷黨

也思一聚㑹而未能今因此遍㑹吾同邑之人

而力有所不及將以此月中旬與同社百家修

祀于本坊之社牲牢酒醴皆一力自SKchar退而分

胙則百家之人皆預不以士農工啇爲間庻合

古人崇重鄉社之意其坐次則别有區處是日

當爲陳說鄰里鄉黨相親相睦之義及官司所

以團結保甲本意庻幾衆心曉然無復疑惑今

先浼隅官總首遍行告報仍爲此文掲之門首

庶鄰里通知焉

  再守泉州勸諭文

太守將至郡人歡迎自慚薄徳莫副民望視事

之始合有教條不憚諄諄爲爾開說凡爲人子

孝敬是先其次友愛恊和兄弟人非父母豈有

此身父母生兒多少艱辛妊娠將免九死一生

乳哺三年飲母膏血携持保𢫎日望長成如惜

金珠如護性命慈烏反哺猶知報恩人而不孝

烏雀不若兄弟之愛同氣連枝古来取喻名爲

手足人無兄弟如無四肢痛痒相関實同一體

長當撫㓜弟當敬兄SKchar値急難尢湏救𦔳其次

族屬雖有親踈論其源流皆是骨肉譬如大木

枝葉分披本同一根氣脉未逺豈冝相視便若

路人其次郷鄰情義亦重患難相扶疾病相救

恩義徃来亦不可闕以上四事人道大端凡爾

良民首當加勉家家孝友人人雍和息事省爭

安分循理得巳且巳莫妄興詞一到訟庭終身

𬽦敵更相報復無有休期壞産破家多由於此

語言喧競或不能無鄰里之間急宜勸止莫令

交手致有𨷖傷彼中汝拳汝受官棒本因小忿

近結深讎何似始𥘉便從忍耐觸来莫競心下

清涼市井經營雖圖利息亦湏賭是莫太虧瞞

秤斗稱量各務公當大入小出天理不容濕米

水肉太爲人害放債𭣣息量取爲冝分數太多

貧者受苦舉債營運如約早還莫待到官然後

償納飲酒無節少不生災賭愽不戒多至爲盗

游手浮浪乆必困窮勤謹服業終是得力太守

今此爲民復来有大不平當爲伸雪有大不便

當爲蠲除事若細微不必相撓於爾無益於我

徒勞違法犯刑最不可作舊来有過各許自新

敎而不從刑斯無赦有過能改即是善良耆艾

老成冝推此意誨爾子弟及其鄉人有違此言

衆共誚責凡此忉怛欲曉編民讀書為儒師慕

哲自知義理不待鄙言所望以身率先閭里

一方一所有一仁賢以善敎人人必感動去薄

從厚弭災召和其始自今永爲楽國

  泉州勸孝文

當職昨以三事諭民首及孝悌數月以来累据

諸廂申到如黃章取肝以救母劉祥取肝以救

父近又有承信郞周宗強者其母安人陳氏得

疾㡬危宗強割股救療母遂平復雖非聖經所

尚然其孝心誠切實有可嘉今忽据百姓呉拾

同妻阿林愬其子呉良聰不孝再三審問具言

其詳當職沗爲郡守不能以禮義訓人致使民

間有此悖逆日夕慙懼無地自容周承信除依

條支賞外特請赴州置酒三行以示賓禮之意

用旗幟鼓樂鞍馬繖扇送歸其家呉良聦罪該

極刑姑與從輕杖脊二十髠髪拘役一年仍就

市引㫁使人知孝於其親者有司所深敬不孝

其親者王法所必懲兼此邦之人本来易化只

縁官司不加訓勵故有無知而輕犯者今爲爾

民略陳大義昔者聖人作孝經一書敎人以事

親之道其紀孝行章曰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

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SKchar䘮則致其衰𥙊

則致其嚴五者僃矣然後能事親孝之始終無

出於此所謂居則致其敬者言子之事親常湏

㳟敬不得慢易蓋父母者子之天地也爲人而

慢天地必有雷霆之誅爲子而慢父母必有幽

明之譴昔太守侍郞王公見人禮塔呼而告之

曰汝有在家佛何不供養蓋謂人能奉親即是

奉佛若不能奉親雖焚香百拜佛亦不佑此理

明甚幸無疑焉所謂養則致其樂者言子之養

親當有以順適其意使之喜樂也大凡高年之

人心常歡恱則疾病必少中懐戚戚則易損天

年昔老莱子𩀱親年高常着綵衣爲兒童戯正

以此也今貧下之民固無羙衣珍膳以奉其親

但䏻隨力所有盡其誠心父母未食子不先嘗

父母尚寒子不獨煖父母有怒和顔開解父母

有命竭力奉承則尊者之心自然快樂閨門之

内盎然如春矣所謂病則致其SKchar者言父母有

疾當極其SKchar慮也昔人有母病三年夜不解帶

者親年旣高不能無疾人子當躬自侍奉藥必

先嘗若有名醫不惜涕泣懇告以求治療之法

不必剔肝刲股然後爲孝蓋身體髪膚受之父

母或不幸因而致疾未免反貽親SKchar若貧乏至

甚無力請醫許詣州自陳當爲遣醫診視藥粥

⿱㳄貝従官給至於喪𥙊二事皆當以盡誠爲

主不暇一一開陳獨有兩說願因而勸戒竊聞

民間不幸有喪冨者則侈費而傷於禮貧者則

火化而害於恩夫送終之禮稱家有無昔人所

謂必誠必信者惟棺槨衣衾至爲要切其它繁

文外飾皆不必爲至如佛家追薦之說固茫昧

難知然昔賢有言天堂無則巳有則君子登地

獄無則巳有則惡人入苟明此理則謟奉僧尼

廣修齋供其爲無益灼然可知又聞郷俗相承

親賓送葬或至刲宰羊豕酣醟杯觴當悲而樂

尤爲非禮至於貧窶之家委之火化積習歳久

視以爲常曾不思古者背叛惡逆之人乃有焚

骨楊灰 -- 灰 之戮今親肉未寒爲人子者何忍付之

烈熖使爲灰 -- 灰 燼乎言之猶可痛心况復忍爲其

事自今而後冨者則願其削世俗不正之禮省

虚華無益之費審欲爲親祈福豈若捐 --捐金糓以

濟饑貧有若施藥施棺無非羙事儻䏻行此福

報自臻何必索之𣺌茫妄希因果貧者則願其

勿以火化爲便苟稍可趂辦何惜辦㝷丈之地

以葬其親必不𫉬巳即仰陳乞於官地安厝但

深掘坑坎築土實封亦勝於焚屍之慘經曰孝

悌之至通於神明天下萬善孝爲之本若能

行孝道非惟郷人重之官司敬之天地鬼神亦

将佑之如其悖逆不孝非惟郷人賤之官司治

之天地鬼神亦將殛之此州素稱佛囯好善者

多今請郷黨鄰里之間更相勸勉其有不識文

義者老成賢徳之士當與解說使之通曉庻㡬

人人興起家家慕俲漸還淳古之俗顧不羙歟

  諭州縣官僚

昨者叨帥長沙嘗以四事諭勉同僚曰侓巳

以㢘撫民以仁存心以公涖事以勤而某區區

寔身率之以是二年之間爲潭人興利除患者

粗有可紀今者蒙恩起廢再撫是邦竊伏惟念

所以答上恩而慰民望者亦無出前之四事而

巳故願與同僚勉之蓋泉之爲州蠻舶萃焉犀

珠寳貨見者興羡而豪民鉅室有所訟愬志在

求勝不吝揮金苟非好修自爱之士未有不爲

所汙染者不思㢘者士之羙節汙者士之醜行

士而不廉猶女之不㓗不㓗之女雖功容絶人

不足自贖不廉之士縦有他羙何足道㢤昔人

有懐四知之畏而却暮夜之金者蓋隠㣲之際

最爲顯著聖賢之敎謹獨是先故願同僚力循

氷蘖之規各勵玉雪之操使士民是敬稱爲㢘

吏可珍可貴孰有踰此其所當勉者一也先儒

有云一命之士茍存心於愛物於人必有所濟

且以簿尉言之簿勤於勾稽使人無重疊追催

之害尉勤於警捕使人無穿窬攻刼之擾則其

所濟亦豈少㢤等而上之其位愈髙繫民之休

戚者愈大發一殘忍心斯民立遭荼毒之禍發

一掊刻心斯民立𬒳誅剥之殃盍亦反巳而思

之針芒刺手茨𣗥傷足舉體懔然爲之痛楚刑

威之慘百倍於此其可以喜怒施之乎虎豹在

前坑穽在後號呼求救唯恐不免獄犴之苦何

異於此其可使無辜者坐之乎巳欲安居則不

SKchar民之居巳欲豐財則不當朘民之財故曰

巳所不欲勿施於人其在聖門名之曰恕強勉

而行可以至仁矧當斯民憔悴之時撫摩愛育

尤不可緩故願同僚各以哀矜側怛爲心而以

殘忍掊克爲戒則此邦之人其有廖乎此所當

勉者二也公事在官是非有理輕重有法不可

以已𥝠而咈公理亦不可骫公法以狥人情諸

葛公有言吾心如秤不能爲人作輕重此有位

之士所當視以爲法也然人之情毎以𥝠勝公

者蓋殉貨賄則不䏻公任喜怒則不䏻公黨親

昵畏豪強顧禍福計利害則皆不䏻公殊不思

是非之不可易者天理也輕重之不可踰者國

法也以是爲非以非爲是則逆乎天理矣以輕

爲重以重爲輕則違乎國法矣居官臨民而逆

天理違國法於心安乎雷霆鬼神之誅金科玉

條之禁其可忽乎故願同僚以公心持公道而

不汨於𥝠情不撓於𥝠請庻㡬枉直適冝而無

𡨚抑不平之歎此所當勉者三也民生在勤勤

則不匱則爲民者不可以不勤業精于勤荒于

嬉則爲士者不可以不勤况爲命吏所受者朝

廷之爵位所享者下民之脂膏一㦯不勤則職

業隳弛豈不上孤朝𭔃而下負民望乎今之居

官者SKchar以酣詠遨放爲高以勤強敏恪爲俗此

前世衰弊之風也盛明之時豈冝有此陶威公

有言大禹聖者猶惜寸隂至於衆人當惜分隂

故賓佐有以蒱博廢事則取而投之於江今願

同僚共體此意職思其憂非休澣母聚飲非節

序母出游朝夕孳孳惟民事是力庶㡬政平訟

理田里得安其生此所當勉者四也某雖不敏

請以身先毫髮少渝望加規警前此官僚之間

或於四者未䏻無媿願自今始洗心自新在昔

聖賢許人改過故曰改而止儻猶玩視而不改

焉誠恐物議沸騰在某亦不容以苟止也涖事

之𥘉敢以誠告幸垂察焉

  福州諭俗文

當司以安撫一道爲職兵甲盗賊乃其專掌然

必吏良而後民安民安而後盗息盗息而後兵

偃四者相關皆當致察乃紹定六年十一月恭

奉詔書略曰比年以来民窮盗起皆激於姦貪

之吏大㢤王言可謂明見萬里之外又自聖上

親政之後登進賢俊屏斥憸佞懲治𧷢吏禁止

苞苴諸路監司太守皆以端方㢘絜者爲之每

一詔令之下無非爲民當司奉行其敢不恪自

到福州一意講求賦輸太重者首議蠲减科湏

病民者以次革除禁公人下郷之SKchar除保司代

納之害戒諭十二縣官屬母濫刑母横歛母徇

私母黷貨母通關節母任胥吏相與精白一心

負明詔丁寧之意今以申飭十二縣者行下

諸州各察其屬務去前六者之弊使斯民各安

於田里爾民幸遇清平之政冝知愛身寡過務

本著業母喜闘母健訟聖經有言一朝之忿亡

其身以及其親非惑歟言人一時忿怒不能耐生出事来䘮身害命

累及父母乃惑之人所爲也又曰訟終凶言健訟者終必凶也又曰好

勇闘狠以危父母此三者爾民所當戒也聖經

又言用天之道春勤於耕夏勤於耘秋勤收歛之𩔖是也因地之利

髙田冝麥低田冝禾之𩔖是也謹身節用以養父母謹身是不妄爲節用

是不妄費又曰身體髪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一毛髮一

皮膚皆是父母遺體不敢毀傷何況輕犯刑憲自害其身也此二者爾民所

當勉也當職以本路之人爲本路之帥其視八

州皆如鄉黨其待百姓一如子弟官吏貪殘者

當爲爾懲之豪強侵𭧂者當爲爾戢之盗賊剽

竊爲汝之害當爲剪除之爾旣安其生冝思自

保父母之身勿犯有司之法此㮄到日所在耆

老仁賢冝爲開說使之通曉冝爲勸勉使之興

起自今以徃家家禮義人人忠孝變七閩之俗

爲鄒魯之郷非惟當職所望於爾民是亦朝廷

所望於帥臣也其敬聽之母忽

  福州勸農文

仲春望日太守岀郊勸農延見父老而告之曰

福之爲州土狹人稠稠宻歳雖大熟食且不足

田或兩收號再有秋其實甚薄不如一穫凡爲

農人豈可不勤勤且多曠惰復何望勤於耕畬

土熟如酥勤於耘耔草根盡死勤修溝塍蓄水

必盈勤於糞壌苗稼倍長勤而不慵是為良農

良農雖苦可養父母父母怡怡妻子熈熈勤之

為功到此方知為農而惰不免飢餓一時嬉遊

終𡻕之憂我勸爾農惟勤一字若其害農則有

四事一曰耽酒二曰賭錢三曰喜爭四曰好閑

四者有一妨時廢日四者都有即是游手游手

之民必困以貧何如勤力家道豐殖更能為人

孝順二親内敬尊長外和郷鄰勤力之餘勤行

善事天必佑之何福不至不善之人是為逆天

天必罰之悔何及焉我生田間熟知田事深念

爾農年苦不易方圖多端恤汝使安凡今所言

盡見肺肝𪡌汝父老為我開諭興民善心還俗

淳古故兹勸諭各冝知悉

  泉州勸農文

仲春勸農耕郡國有常制越従近世来徃徃具

文視前驅擁旌旄後隊繁鼓吹官民情不孚感

動何由致勸諭雖有文古語𮦀竒字田夫莫能

讀况乃識其意我来分州待徳薄徒自愧唯存

愛物心端可質上帝苛嬈必蠲除疆梗必鋤洽

常愛堯舜仁一夫或不𬒳今當東作𥘉豈曰修

故事父老尔来前聴我傾腑肺嗟㢤瀕海邦

是墝埆地三時劳耕耘𭣣穫尚無㡬四体或不

勤将何活老稚頻年旱且潦生理殊匪易去秋

幸中熟我喜㡬不寐乃者驚蟄前𠂀澤屢𣶢沛

霆声應期發人謂豐稔瑞爾冝乗此時汲汲操

耒耜五榖隨其冝勿惜多種蒔陂塘謹修築預

作灌漑SKchar先民嘗有言惟勤則不匱必湏竭人

力乃可盡地利旋㸔翠浪飜忽作黄雲委家家

飽香粳在在拾滯穗雞豚享親賔酒醴供𥙊祀

此時三農家快樂誰與比功效在目前筋力非

徒費父老記我言歸語爾子弟及爾郷黨間各

各脩禮義事親與敬長必也孝且悌恩愛䔍宗

族歡好洽鄰里全此乃為人否則犬豕𩔖弟一

勿好飲好飲多招累顛冥觸罪𦊙太半縁酣醉

二則勿好愽愽為身祟但觀盗竊徒多起摴

蒲戯三則勿好闘遜順人所貴忘身及其親毎

毎因忿恚何如忍湏㬰事過心如水四則勿好

訟終凶聖所戒小則縻貲財大則遭縲繫何如

退跬歩終身免顚躓我昔𥘉下車諄諄嘗揭示

今復重丁寧爾民冝切記諭農因諭俗予心真

篤至不言而化行有愧古循吏

  勸農文

嘉定巳卯二月之望郡守眞某以勸農至東郊

召父老而告之曰嗟我農人旣艱且勤衝寒曉

耕觸𤍠晝耘我生田間習知稼穡身居黃堂心

在阡陌十日不雨則憂旱乾五日之雨又虞水

患朝夕惶惶眉顰弗舒一夫傷嗟如痛在膚幸

天憫民歳以上熟有𮮐有禾有麥有菽有粲斯

粒斗惟百錢民食旣飽我顔乃歡時不可常天

不可恃必殫人爲以迓厥施爾耒爾耜必舉以

時爾陂爾渠必勤以治惟根是培惟莠是㧞母

惰母偷母㓕母裂爰有二事爲農之殃𭛌𭧂侵

陵姦欺奪攘我旣戢之俾無爾苦爾其安居服

爾田畞亦有四事爲農之冦曰飲曰愽曰訟曰

闘我嘗諄諄戒爾勿爲冝置坐右永爲爾規善

不可違惡不可長天理昭然其應如響我愛泉

人人亦愛予今將去矣有懐畢攄父老来前勸

汝杯酒子禮雖㣲而情則厚歸語子弟母忘予

言来歳相望邈乎山川

  𨺚興勸農文

太守𬒳命来守此土两月于兹矣閭閻之利病

田里之疾苦朝夕訪問不敢一日忘今者春行

視農獲與爾父老周旋于郊外敢竭誠意與父

老言夫勸農故事也然知勸農而不知去其害

農者則亦文具而已矣蓋不時之科敷害農也

無故之追擾害農也夏秋租稅巳納重催害農

也近者約束十條亦旣禁止丁寧之矣目今以

徃賊盗之殃汝吾爲汝除之豪猾之侵汝吾爲

汝戢之一害尚存太守㫁不敢自安使爾農有

愁歎之苦汝農亦冝盡力以務本謹身以節用

與其怠惰而飢寒何如勤苦而温飽與其奢侈

而困窮何如儉約而豐足有子弟當敎之以孝

義有婦女當課之以蠶織兄弟宗族恩義至重

不可以小利致爭鄰里郷黨緩急相湏不可以

小忿興訟喜爭闘者殺身之本樂詞訟者破家

之基賭愽乃偷盗之媒耽酒是䘮生之漸凡此

數事為害至深有一于此必致禍敗父老其以

此意遍諭使更相勸勉庻田畞闢百榖豐家給

人足風俗近厚則爾農之利也亦太守之願也

  勸農文

嗟爾湘人爲生甚勤土瘠而墝俗窶且貧太守

之来兢兢朝夕惠利爲心可質天日雨䁑少愆

終夕弗怡是禱是求猶巳渴飢榖價稍騰當食

顰蹙唯恐斯民弗飽饘粥去臘之雪元日之晴

豐年可占予心載欣爾於斯時冝悉乃力于耒

于耜于溝于洫良農雖苦可冀有秋惰農雖逸

荒其田疇孰飽孰飢孰失孰得我勸爾民寧苦

母逸右勸勤力福生於儉禍生於奢影響相隨毫𨤲

弗差惟樸惟素冨足之具惟侈惟僣困竆之漸

廣用多求心勞且憂寡求省用其樂休休以約

失之其亦鮮矣我勸爾民寧儉母侈右勸儉約父慈

子孝和氣滿堂雍雍愉愉爲家之祥子悖其親

父虐其子傷恩敗敎皆由兹始有媪曰陳百歳

康強若皃若女鶴髮成行問其所𦤺曰慈曰孝

夫豈偶然天道之報陳民長少縣明道郷人今年百有二歳二男一女皆

近八十縁其母慈子孝所以天賜之高夀我勸爾民是則是傚古勸慈孝

貧冨相資今古同之冨而無貧誰耕誰耘貧而

無冨誰依誰怙田連阡陌禾滿囷倉冝念細民

朝無夕糧厚積深藏乗時邀價衆怨是叢天豈

汝赦厚徳長者幽明所扶一子克家萬金弗如

爲冨不仁鬼神所瞰累世之儲蕩於一旦我勸

爾民冝以爲鑒右勸卹貧天地之性SKchar貴者人況爲

父子所主者恩骨肉相殘世之大惡云何閭閻

有子不育貧而爲之巳謂至愚冨亦效尤尤

可誅人之有生衣食素定何必過憂乃絶其命

子多而賢家道愈𨺚若其不肖一子覆宗虎狼

雖𭧂弗食厥子人爲物靈胡忍爲此戕賊天性

泯絶民彛咨汝邦人其戒于兹右勸舉子健訟求勝

鮮不招敗帶刀自防適以生害我嘗諄諄爾若

不聞由我徳薄敢咎爾民歳終而儺所以逐厲

未聞成群爭耀凶器凡曰有神正直而聦非道

求福豈神所容巫覡興妖本以自利爾顧惑之

可謂不智禁汝毉藥以戕爾軀誘汝𥙊賽以空

爾廬甚至采牲以人爲畜䧟汝于刑殞身覆族

凢此數者菑害之基咨汝邦人其重戒之右勸省訟

息爭勿信師巫誰惑我示爾民休戚由巳期汝聴從何惜

詞費父老来前勸汝一觴歸語于家以及其鄉

守旣愛民民盍自愛返朴還淳遷善逺罪家給

人足復見古風豈予實能父老之功

  再守泉州勸農文

太守前任三年而去巳卯勸農文有曰來歳相

望邈乎山川蓋睠SKchar2泉民而不忍去之十四年

蒙恩復来又因勸農得舉盃酒以飲父老喜當

如何爾民之喜當亦如太守之喜也太守此來

精神氣力不及前時惟有真心愛民不减前時

今所望於父老者勸化鄉閭後生子弟各爲善

人各修本業而巳孝經庶人章曰用天之道因

地之利謹身節用以養父母此庶人之孝此經

乃至聖文宣王所作大聖語言應不誤人春宜

深耕夏宜數耘禾稻成熟冝卑𭣣歛豆麥𮮐粟

麻羊菜𬞞各冝及時用功布種陂塘溝港瀦蓄

水利各冝及時用功浚治此便是用天之道髙

田種早低田種晚燥處宜麥濕處冝禾田硬宜

豆山畬冝粟隨地所冝無不栽種此便是因地

之利旣能如此又湏謹身節用念我此身父母

所生冝自愛惜莫作罪過莫犯刑責得忍且忍

莫要闘毆得休且休莫生詞訟入孝出悌上和

下睦此便是謹身財物難得常湏愛惜食足充

口不湏貪味衣足蔽體不湏奢華莫喜飲酒飲

多失事莫喜賭愽好賭壞人莫習魔教莫信邪

師莫貪浪遊莫㸔百戱凡人皆因妄費無節生

出事端旣不妄費即不妄求自然安穏無諸災

難便是節用謹身則不憂惱父母節用則能

給父母䏻此二者即是謂孝故曰以養父母此

庻人之孝也父母雖亡保守遺礼勤修𥙊祀亦

與孝養一同孝經此章凡二十一字今鏤小本

煩爾父老散與鄉民勸其朝朝誦念字字奉行

如此則在鄉爲良民在家爲孝子明不犯王法

幽不遭天刑比之㳺惰廢業自取飢寒放蕩不

謹自招危辱者相去逺矣爾民既喜太守之復

來則當信従太守之敎令其敬聴之母忽

  百丈山靈澤殿迎送詞

仙居𠔃岧嶤絳闕𠔃丹霄霓爲旌𠔃霞愰頫人

世𠔃讙SKchar念我民兮良苦遟真仙兮下顧旱太

弓欲無年仙不来𠔃其誰愬鶴駕𠔃躚躚飛

龍𠔃翩翩紛千示𠔃走百SKchar風翛翛𠔃靁填風

翛翛𠔃隂威靁塡塡兮雨後隨不崇朝弓澤萬

里仙澹焉𠔃何營為挽輜軿𠔃小駐曰吾仙兮

民之母百丈之山弓龍湫之淵仙宫于兹兮不

知其㡬年仙母我厭𠔃欲我去民思報恩𠔃SKchar

輦而材或畚而土飾新官𠔃巖之隈儼侍衛兮

繪雲雷瀹棕魚𠔃脯穉筍冀仙靈𠔃長裴回别

館𠔃何許有鼇峰𠔃有白馬朝嬉遊𠔃百嚮夕

容與兮大姥仙之樂兮未央顧我民𠔃母SKchar

錫吾年弓大有俗欣欣𠔃樂康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之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