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漢年紀/卷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成帝[编辑]

元延元年[编辑]

長安章城門、函谷關次門牡皆自亡《五行志》

夏四月丁酉,天清晏然無雲,殷殷有有聲如雷,有流星長十餘丈,皎然赤白,從日下東南行,光耀耀而下,如雨自晡,至昏而止《本紀》、《天文志》、《荀紀》。時谷永爲北地太守,當之官,上使衛尉淳于長受永所欲言,永對曰:『臣永幸得以愚朽之材爲太中大夫,備拾遺之臣,從朝者之後。進不能盡思納忠,輔宣聖德;退無被堅執銳,討不義之功。猥蒙厚恩,乃遷至北地太守。絕命隕首,身膏野草,不足以報塞萬分。陛下聖德寬仁,不遺易忘之臣,垂周文之聽,下及芻蕘之愚,有詔使衛尉受臣永所欲言。臣聞事君之義,有言責者盡其忠,有官守者修其職。臣永幸得免於言責之辜,有官守之任,當畢力遵職,養綏百姓而已,不宜復關得失之辭。忠臣之於上,志在過厚,是故遠不違君,死不忘國。昔史魚既沒,餘忠未訖, 委柩後寢,以屍達誠;汲黯身外思内,發憤舒憂,遺言李息。《經》曰:「雖爾身在外,乃心無不在王室」。臣永幸得給事中出入三年,雖執干戈守邊垂,思慕之心常存於省闥,是以敢越郡吏之職,陳累年之憂。臣聞「天生蒸民,不能相治;為立王者以統理之。方制海内,非為天子;列土封疆,非為諸侯,皆以為民也」。垂三統,列三正,去無道,開有德,不私一姓,明天下廼天下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王者躬行道德,承順天地,博愛仁恕,恩及行葦,籍稅取民,不過常法;宫室車服,不踰制度;事節財足,黎庶和穆,則卦氣理效,五徵時序,百姓壽考,庶屮藩滋,符瑞並降,以昭保右讀曰“佑”。失道妄行,逆天暴物,窮奢極欲,湛湎荒淫,婦言是從,誅逐仁賢,離逖骨肉,羣小用事,峻刑重賦,百姓愁怨,則卦氣悖亂,咎徵著郵與“尤”同,上天震怒,灾異婁古“屢”字降,日月薄食,五星失行,山崩川潰,水泉踊出,妖孽並見,茀與“孛”同,步内反星耀光,饑饉荐臻,百姓短折,萬物夭傷,終不改寤,惡洽變備,不復譴告,更命有德。詩云:「乃眷西顧,此惟予宅」。夫去惡奪弱,遷命賢聖,天地之常,經百王之所同也。加以功德有厚薄,期質有修短,時世有中季,天道有盛衰。陛下承八世之功業,當陽數之標季,涉三七之節紀,遭無妄之卦運,直百六之灾阸。三難異科,雜焉同會。建始元年以來二十載間,羣灾大異,交錯鋒起,多於《春秋》所書;八世著記,久不塞除,重以今年正月己亥朔日有食之,三朝之會;四月丁酉,四方衆星,白晝流隕;七月辛未,彗星横天,乘三難之際會,畜衆多之灾異,因之以饑饉,接之以不贍。彗星,極異也,土精所生,流隕之應,出於饑變;之後,兵亂作矣。厥期不久,隆德積善,懼不克濟。内則為深宫後庭將有驕臣、悍妾醉酒狂悖卒起之敗,北宫苑囿、街巷之中、臣妾之家、幽間讀曰閑之處徵舒、崔杼之亂;外則為諸夏下土將有樊並、蘇令、陳勝、項梁奮臂之禍。内亂朝暮,日戒諸夏,舉兵以火角為期。安危之分界,宗廟之至憂,臣永所以破膽寒心,豫言之累年。下有其萌,然後變見於上,可不致慎!禍起細微,姦生所易。願陛下正君臣之義,無復與羣小媟黷燕飲;中黄門、後庭素驕慢不謹、嘗以醉酒失臣禮者,悉出勿留。勤三綱之嚴,修後宫之政,抑逺驕妬之寵,崇近婉順之行,加惠失志之人,懷柔怨恨之心。保至尊之重,秉帝王之威,朝覲法出而後駕,陳兵清道而後行,無復輕身獨出,飲食臣妾之家。三者既除,内亂之路塞矣。諸夏舉兵,萌在民饑饉而吏不䘏;興於百姓困而賦歛重,發於下怨離而上不知。《易》曰:「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傳》曰:「饑而不損兹為泰,厥灾水,厥咎亡。」《訞辭》曰:「關動牡飛,辟為無道,臣為非,厥咎亂臣謀簒。」王者遭衰難之世,有饑饉之灾,不損用而大自潤,故凶;百姓困貧無以共讀曰“供”求,愁悲怨恨,故水;城闗守國之固,固將去焉,故牡飛。往年郡國二十一傷於水災,禾黍不入。今年蠶麥咸惡,百川沸騰,江河溢决,大水泛濫郡國十五有餘。比年䘮稼,時過無宿麥,百姓失業流散,羣輩守闗。大異較炳如彼,水灾浩浩,黎庶窮困如此,宜損常稅小自潤之時,而有司奏請加賦,甚繆經義,逆於民心,布怨趨禍之道也。牡飛之狀,殆為此發。古者榖不登虧膳,灾婁至損服,凶年不塈許既反塗,明王之制也。《詩》云:「凡民有喪,扶服蒲北反捄之。」《論語》曰:「百姓不足,君孰予足?」臣願陛下勿許加賦之奏,益減大官、導官、中御府均官掌畜廩犧用度,止尚方織室、京師郡國工服,官發輸造作以助大司農,流恩廣施,振贍困乏,開闗梁内流民,恣所欲之以救其急。立春,遣使者循行風俗,宣布聖德,存䘏孤寡,問民所苦勞。二千石敕勸耕桑,毋奪農時,以慰綏元元之心,防塞大姦之隙,諸夏之亂,庶幾可息。臣聞上「主可與為善而不可與為惡,下主可與為惡而不可與為善」。陛下天然之性,疏通聰敏,上主之姿也,少省愚臣之言,感寤三難,深畏大異,定心為善,捐忘邪志,毋貳舊愆,厲精致政,至誠應天,則積異塞於上,禍亂伏於下,何憂患之有?竊恐陛下公志未專,私好頗存,尚愛羣小,不肯爲耳。』對奏,天子甚感其言《谷永傳》。中壘校尉劉向復上奏曰:『臣聞伯禹戒帝舜毋若丹朱傲周公戒成 王毋若殷王紂考異曰漢書向傳作帝舜戒伯禹此言非是今從劉貢父改定本詩曰 殷監不逺在夏后之世亦言湯以桀為戒也聖帝明王 常以敗亂自戒不諱廢興故臣敢極陳其愚唯陛下留 神察焉謹按春秋二百四十二年日蝕三十六襄公尤 數率三歲五月有奇居宜反而壹食漢興訖竟寧孝景帝 尤數率三歲一月而一食臣向前數言日當食今連三 年比食自建始以來二十歲間而八食率二歲六月而 一發古今罕有異有小大希稠占有舒疾緩急而聖人 所以斷疑也易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昔孔子對魯哀 公並言夏桀殷紂暴虐天下故歴失則攝提失方孟陬 子侯反又音鄒無紀此皆易姓之變也秦始皇之末至二世時 日月薄食山陵淪亡辰星出於四孟太白經天而行無 雲而雷枉矢夜光熒惑襲月㜸火燒宫野禽戯廷都門 内崩長人見臨洮石隕于東郡星孛大角大角以亡觀 孔子之言考暴秦之異天命信可畏也及項籍之敗亦 孛大角漢之入秦五星聚於東井得天下之象也孝惠 時有雨血日食於衝滅光星見之異孝昭時有泰山卧 石自立上林僵柳復起大星如月西行衆星隨之此為 特異孝宣興起之表天狗夾漢而西久陰不雨者二十 餘日昌邑不終之異也皆著於漢紀觀秦漢之易世覽 惠昭之無後察昌邑之不終視孝宣之紹起天之去就 豈不昭昭然哉髙宗成王亦有雊雉拔木之變能思其 故故髙宗有百年之福成王有復風之報神明之應應 若景嚮讀曰響世所同聞也臣幸得託末屬誠見陛下有 寛明之德冀銷大異而興髙宗成王之聲以崇劉氏故 豤豤音懇數奸音干死亡之誅今日食尤屢星孛東井攝提 炎弋贍反及紫宫有識長老莫不震動此變之大者也其 事難一一記故易曰書不盡言言不盡意是以設卦指 爻而復說義書曰伻來以圖天文難以相曉臣雖圖上 猶須口說然後可知願賜清燕之間讀曰“閑”,指圖陳狀上 輙入之然終不能用也《劉向傳》。京兆尹何武坐舉方正所 舉者召見盤辟音闢雅拜有司以為詭衆虚偽武坐左遷 楚内史遷沛郡太守武為楚内史厚龔勝龔舍在沛郡 厚唐林唐遵此人顯於世者何侯力也世以此多焉《何武傳》

冬十二月,大司馬衞將軍王商病,乞骸骨。上閔之。

乙未,以為大將軍,益封二千户,賜錢百萬。

辛亥,商薨,以根為大司馬票騎將軍《百官表》《元后孫寳傳》十考異曰荀紀作十一月本紀云 二月温公考異曰是歲十一月甲子朔無乙未辛亥荀紀誤今從通鑑特進安昌侯張禹請平 陵肥牛亭地上以賜禹詔令平陵徙亭它所曲陽侯根 聞而争之此地當平陵寢廟衣冠所出游道禹為師傅 不遵謙讓至求衣冠所游之道又徙壞舊亭重非所宜 孔子稱賜愛其羊我愛其禮宜更賜它地上不從卒以 賜禹根由是害禹寵數毁惡之天子愈益敬厚禹禹每 病輙以起居聞車駕自臨問之上親拜禹牀下禹頓首 謝恩歸誠禹四男而小子未有官禹數視其小子上即 禹牀下拜為黄門郎給事中禹雖家居以特進為天子 師國家每有大政必與定議時吏民多上書言灾異之 應譏切王氏專政所致上懼變異數見意頗然之未有 以明見廼車駕至禹第辟讀曰闢左右親問禹以天變因 用吏民所言王氏事示禹禹自見年老子孫弱又與曲 陽侯不平恐為所怨禹則謂上曰春秋二百四十二年 間日食三十餘地震五考異曰漢書本傳作地震五十六劉貢父謂春秋地震五耳十六字當是衍文今從之劉向傳亦言地震五或為諸侯相殺或夷狄侵中國 灾變之意深逺難見故聖人罕言命不語怪神性與天 道自子贛之屬不得聞何况淺見鄙儒之所言陛下宜 修政事以善應之與下同其福善此經義意也新學小 生亂道誤人宜無信用以經術斷之上雅信愛禹由是 不疑王氏禹傳是歲趙昭儀害後宫皇子本紀宫中學事史 曹宫按曹宫荀紀作曹才官下同御幸上有身生男於掖庭牛官令 舍按牛官令舍荀紀作才官令舍下同中黄門田客按田客荀紀作田閎下同持詔記 盛綠綈方底封御史中丞印予掖庭獄丞籍武曰取牛 官令舍婦人新産兒及婢六人盡置暴室獄毋問兒男 女誰兒也武迎置獄後三日客持詔記與武問兒死未 手書對牘背武即書對兒見在未死有頃客出曰上與 昭儀大怒奈何不殺武叩頭啼曰不殺兒自知當死殺 之亦死因即客奏封事曰陛下未有繼嗣子無貴賤唯 留意奏入客復持詔記予武曰今夜漏上五刻持兒與 中黄門王舜會東交掖門武因問客陛下得武書意何 如憆丑庚反也武以兒付舜舜受詔内兒殿中為擇乳母 告善養兒且有賞毋令漏泄舜擇張棄為乳母時兒生 八九日後三日詔賜宫藥令武自臨飲之宫曰果也欲 姊弟擅天下我兒男也額上有壯髪類孝元皇帝今兒 安在危殺之矣奈何令長信得聞之遂飲藥死婢六人 皆自殺棄所養兒十一日宫長李南以詔書取兒去不 知所置荀紀趙皇后傳通鑑議郎巴郡譙元上書曰臣聞王者承 天繼宗統極保業延祚莫急允嗣故易有幹蠱之義詩 詠衆多之福今陛下聖嗣未立天下屬望而不惟社稷 之計專念微行之事愛幸用於所惑曲意留於非正竊 聞後宫皇子産而不育臣聞之怛然痛心傷剝竊懷憂 國不忘須臾夫警衞不修則患生非常忽有醉酒狂夫 分争道路既無尊嚴之儀豈識上下之别此為胡狄起 於轂下而賊亂發於左右也願陛下念天下之至重愛 金玉之身均九女之施存無窮之福天下幸甚《後漢‧譙元傳》

《班固贊》曰:『秦漢以來山東出相山西出將秦時將

  軍白起郿人王翦頻陽人漢興郁郅王圍甘延壽   義渠公孫賀傅介子成紀李廣李蔡杜陵蘇建蘇   武上邽上官桀趙充國襄武亷褒狄道辛武賢慶   忌皆以勇武顯聞蘇辛父子著節此其可稱列者   也其餘不可勝數何則山西天水隴西安定北地   處埶廹近羗胡民俗修習戰備髙上勇力鞍馬騎   射故秦詩曰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皆行其風   聲氣俗自古而然今之歌謠慷慨風流猶存耳。』

匈奴搜諧若鞮單于朝二年發行未入塞病死弟且莫 車立為車牙若鞮單于遣子右於涂仇撣音纒王烏夷當 入侍以囊知牙斯為左賢王匈奴傳大司馬驃騎將軍王 根奇蜀郡揚雄文雅召以為門下史薦雄文似相如上 方郊祠甘泉泰畤汾陰后土以求繼嗣召雄待詔承明 之庭雄傳并贊下考異曰本傳賛以為王音奇其文雅召以為門 史按雄自序云上方郊祠甘泉泰畤召雄待詔承明之庭奏甘泉賦其十二月奏羽獵賦蓋今年事也時王音死已久當是王根胡旦遂誤以曲陽侯為安陽侯云甘按漢書成帝紀永始二年王音薨三年皇太后詔復 泉泰畤薦雄待詔者非王音無疑然据文選李善注引雄答劉歆書曰雄作成都城四隅銘蜀人有楊莊者為郎誦之於成帝以為似相如雄遂以此得見則似薦雄者又是楊莊今以為王根未免無據雄少從蜀嚴君平學君平 卜筮於成都市以為卜筮者賤業而可以惠衆人有邪 惡非正之問則依蓍龜為言利害與人子言依於孝與 人弟言依於順與人臣言依於忠各因勢導之以善從 吾言者已過半矣裁日閱數人得百錢足自養則閉肆 下簾而授老子博覽亡不通依老子莊周之指著書十 餘萬言及雄仕京師顯名數為朝廷在位賢者稱君平 德杜陵李彊素善雄久之為益州牧喜謂雄曰吾真得 嚴君平矣雄曰君備禮以待之彼人可見而不可得詘 也彊心以為不然及至蜀致禮與相見卒不敢言以為 從事乃歎曰揚子雲誠知人君平年九十餘遂以其業 終《王貢傳 序》

元延二年[编辑]

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本紀》。甘泉本因秦離 宫既奢泰而武帝復増通天髙光迎風遊觀屈奇瑰偉 且其為已久矣非帝所造揚雄欲諫則非時欲黙則不 能已還奏甘泉賦以風讀曰諷又是時趙昭儀大幸每上 甘泉常法從在屬車間豹尾中故雄盛言車騎之衆參 麗之駕非所以感動天地逆釐三神又言屏玉女郤虙 妃以微戒齋肅之事賦奏天子異焉《雄傳》三月上將祭后 土廼帥羣臣横大河湊汾陰既祭行遊介山回安邑顧 龍門覽鹽池登歴觀陟西岳以望八荒迹殷周之虚眇 然以思唐虞之風揚雄以為臨川羡魚不如歸而結罔 還上河東賦以勸《揚雄傳》夏四月立廣陵孝王子守為王 本紀下考異曰荀紀以為王子憲按漢書表廣陵王胥而 並無名憲者當是荀紀誤今從本紀本傳十 二月上羽獵揚雄從雄以為昔在二帝三王宫館臺榭 沼池苑囿林麓藪澤財足以奉郊廟御賔客充庖厨而 已不奪百姓膏腴榖土桑柘之地女有餘布男有餘粟 國家殷富上下交足故甘露零其庭醴泉流其唐鳯皇 巢其樹黄龍遊其沼麒麟臻其囿神爵棲其林昔者禹 任益虞而上下和屮木茂成湯好田而天下用足文王 囿百里民以為尚小齊宣王囿四十里民以為大裕民 之與奪民也武帝廣開上林南至宜春鼎胡御宿昆吾 旁南山而西至長楊五柞北繞黄山瀕頻賔二音渭而東周 袤音“茂”數百里穿昆明池象滇丁賢反河營建章鳯闕神明 馺先合反娑漸臺泰液象海水周流方丈瀛洲蓬萊游觀 侈靡窮妙極麗雖頗割其三垂以贍齊民然至羽獵田 車戎馬器械儲偫禁禦所營尚泰奢麗誇詡非堯舜成 湯文王三驅之意也又恐後世復修前好不折中㠯泉 臺故聊因校獵賦以風除為郎給事黄門與王莽劉歆 並雄傳並贊雄又作酒箴以諷諫帝其文為酒客難法度士 譬之於物曰子猶瓶矣觀瓶之居居井之眉處髙臨深 動常近危酒醪不入口臧水滿懷不得左右牽於纆徽 一旦專上絹反礙為瓽丁浪反所轠音雷身提徒計反黄泉骨肉 為泥自用如此不如鴟夷鴟夷滑稽音鷄腹如大壺盡日 盛酒人復借酤常為國器託於屬之欲反車出入两宫經 營公家繇是言之酒何過乎《陳遵傳》是歲許美人御幸生 男趙昭儀謂帝曰常紿我言從中宫來即從中宫來許 美人兒何從生中許氏竟當復立邪懟直類反以手自擣 以頭擊壁户柱從牀上自投地啼泣不肯食曰今當安 置我欲歸耳帝曰今故告之反怒為殊不可曉也帝亦 不食昭儀曰陛下自知是不食為何陛下常自言不負 汝今美人有子竟負約謂何黄門靳嚴從許美人取兒 去盛以葦篋置飾室簾南去帝與昭儀坐使御者與客 子解篋緘未已帝使客子及御者皆出自閉户獨與昭 儀在須臾開户嘑客子使緘封篋及詔記令中黄門吳 恭持以與掖庭獄丞籍武曰告武篋中有死兒埋屏處 勿令人知武穿獄樓垣下為坎埋其中故掖庭令吾邱 遵謂籍武曰掖庭丞吏以下皆與昭儀合通無可與語 者獨欲與武有所言我無子武有子是家輕族人得無 不敢乎掖庭中御幸生子者輙死又飲藥傷墮者無數 大臣票騎將軍貪耆讀曰“嗜”錢不足計事奈何令長信得 聞之《趙皇后傳‧通鑑》廷尉彭宣以王國人出為太原太守《彭宣傳》李奇曰:“初漢制,王國人不得仕京師。”初烏孫小昆彌安日為國民所殺諸 翖侯大亂詔徵故金城太守叚會宗為左曹中郎將光 祿大夫使安輯烏孫立安日弟末振將為小昆彌定其 國而還叚會宗傳傳考異曰烏孫傳以末振將為安日弟叚會宗 以為兄通鑑考異以為兄字誤

元延三年[编辑]

上將大誇胡人以多禽獸秋命右扶風發民 入南山西自褒斜弋奢反東至宏農南敺漢中張羅罔罝 罘捕熊羆豪豬虎豹狖弋授反音钁狐菟麋鹿載以檻車 輸長楊射熊館以罔為周阹音袪縱禽獸其中令胡人手 搏之自取其獲上親臨觀焉考異曰本紀載於元延二年按揚雄傳祀甘泉河東之歲十二月羽獵雄上校獵賦明年從至射熊館還上長楊賦然則從胡客校獵當在今年今從雄傳是 時農民不得收歛揚雄從至射熊館還上長楊賦以風 讀曰諷揚雄傳是歲廷尉朱博為後將軍《百官表》。沛郡太守何武 為廷尉九江太守王嘉按原本缺九江以下六字今補入為大鴻臚泰 山太守蕭育為右扶風百官表時鄠縣名賊梁子政阻山 為害久不伏辜育為右扶風數月盡誅子政等《蕭望之傳》

元延四年[编辑]

甘露降京師,賜長安民牛酒《本紀》

綏和元年[编辑]

辛未,有流星從東南入北斗長二十丈二刻 所息天文志諫大夫東海母將隆奏封事言古者選諸侯 入為公卿以褒功德宜徵定陶王使在國邸以填竹刄反 萬方母將隆傳上於是召丞相翟方進大司馬驃騎將軍王 根御史大夫孔光右將軍亷褒後將軍朱博皆引入禁 中議中山定陶王誰宜為嗣者方進根以為定陶王帝 弟之子禮曰昆弟之子猶子也為其後者為之子也定 陶王宜為嗣褒博皆如方進根議光獨以為禮立嗣以 親中山王先帝之子帝親弟也以尚書般庚殷之及王 為比中山王宜為嗣上以禮兄弟不相入廟又皇后昭 儀欲立定陶王。《孔光傳》

二月癸丑,詔曰朕承太祖鴻業奉 宗廟二十五年德不能綏理宇内百姓怨望者衆不蒙 天祐至今未有繼嗣天下無所係心觀于往古近事之 戒禍亂之萌皆由斯焉定陶王欣於朕為子慈仁孝順 可以承天序繼祭祀其立欣為皇太子《本紀》定陶王謝曰 臣幸得繼父守藩為諸侯王材質不足以假充太子之 宫陛下聖德寛仁敬承祖宗奉順神祗宜蒙福祐子孫 千億之報臣願且得留國邸旦夕奉起居俟有聖嗣歸 國守藩書奏天子報聞哀紀光以議不中意左遷廷尉以 廷尉何武為御史大夫《百官表》、《孔光傳》。史按原本無「孔光左遷」句,而御史大夫句注云《百官表》、《孔光傳》,當是脫誤,今補入。以趙元為太子太傅閻崇為太子少 傅《傅昭儀傳》平阿侯王譚子去疾及河内傅喜為太子庶子 喜傅太后從父弟少好學問有志行見傅喜董賢傳太子數遣 中盾讀曰允漢舊儀云秩四百石主徼廵宫中請問近臣黄門郎中常侍班 稺方直自守獨不敢答稺伯之弟也叙傳初故南昌尉梅 福以帝久亡繼嗣宜建三統封孔子之世以為殷後乃 上書曰臣聞存人所以自立也壅人所以自塞也善惡 之報各如其事昔者秦滅二周夷六國隱士不顯佚與“逸”同民不舉絶三統滅天道是以身危子殺厥孫不嗣所 謂壅人以自塞也故武王克殷未下車存五帝之後封 殷於宋紹夏於杞明著三統示不獨有也是以姬封半 天下遷廟之主流出於户所謂存人以自立者也今成 湯不祀殷人亡後陛下繼嗣久微殆為此也春秋經曰 宋殺其大夫榖梁傳曰其不稱名姓以其在祖位尊之 也此言孔子故殷後也雖不正統封其子孫以為殷後 禮亦宜之何者諸侯奪宗聖庶奪適傳曰賢者子孫宜 有土而况聖人又殷之後哉昔成王以諸侯禮葬周公 而皇天動烕雷風著災今仲尼之廟不出闕里孔氏子 孫不免編户以聖人而歆匹夫之祀非皇天之意也今 陛下誠能據仲尼之素功以封其子孫則國家必獲其 福又陛下之名與天亡極何者追聖人素功封其子孫 未有法也後聖必以為則不滅之名可不勉哉福孤逺 又譏切王氏故不納至是欲立二王後推迹古文以左 氏榖梁世本禮記相明福傳甲子恩澤侯表詔曰蓋聞王者必 存二王之後所以通三統也昔成湯受命列為三代而 祭祀廢絶考求其後莫正孔吉其封吉為殷紹嘉侯三 月進爵為公及周承休侯皆為公地各百里本紀行幸雍 祀五畤本紀初何武為九卿建言古者民樸事約國之輔 佐必得賢聖然猶則天三光備三公官各有分扶問反職 今末俗文弊政事煩多宰相之材不能及古而丞相獨 兼三公之事所以久廢而不治也宜建三公官定卿大 夫之任分職授政以考功效後上以問師安昌侯張禹 禹以為然

夏四月以大司馬驃騎將軍王根為大司馬 置官屬罷票騎將軍官以御史大夫何武為大司空封 列侯益大司馬大司空奉扶用反如丞相如淳曰律丞相大司馬大將軍奉錢月六萬御史大夫奉月四萬以備三公官焉本紀朱博傳又令䕶軍都 尉居大司馬府北司直百官表大司空何武與丞相方進 共奏言往者諸侯王斷獄治政内史典獄事相總綱紀 輔王中尉備盗賊今王不斷獄與讀曰預政中尉官罷職 并内史郡國守相委任所以壹統信安百姓也今内史 位卑而權重威職相踰不統尊者難以為治臣請相如 太守内史如都尉以順尊卑之序平輕重之權制曰可 以内史為中尉何武傳

秋八月庚戍中山孝王興薨本紀子 箕子嗣中山王傳大司馬王根乞骸骨

冬十月甲寅上益封 根五千户賜安車駟馬黄金五百斤罷就第《百官表》、《元后傳》淳 于長坐大逆誅長小妻廼始等六人皆以長事未發覺 時棄去或更嫁及長事發丞相方進大司空武議以為 犯法者各以法時律令論之明有所訖也長犯大逆時 廼始等見為長妻已有當坐之罪與身犯法無異後廼 棄去於法無以解請論廷尉孔光議以為大逆無道父 母妻子同産無少長皆棄市欲懲後犯法者也夫婦之 道有義則合無義則離長未自知當作大逆之法而棄 去廼始等或更嫁義已絶而欲以為長妻論殺之名不 正不當坐有詔光議是《孔光傳》以廷尉孔光為左將軍居 右將軍官職罷後將軍官《孔光傳》、《百官表》

十二月丞相方進大司空武奏言古選諸侯賢者以為州伯書曰咨十有二 牧所以廣聰明燭幽隱也今部刺吏居牧伯之位秉一 州之統選第大吏所薦位髙至九卿所惡立退任重職 大春秋之義用貴治賤不以卑臨尊刺史位下大夫而 臨二千石輕重不相凖失位次之序臣請罷刺史更置 州牧秩二千石以應古制奏可《朱博傳》、《本紀》。中壘校尉劉向 卒向每召見數言公族者國之枝葉枝葉落則本根無 所庇廕方今同姓疏逺母黨專政祿去公室權在外家 非所以彊漢宗卑私門保守社稷安固後嗣也卒時年 七十二後十三歲而王氏代漢《劉向傳》

綏和二年[编辑]

春二月熒惑守心丞相府議曹李尋奏記翟 方進曰應變之權君侯所自明往者數白三光垂象變 動見端山川水泉反理視患民人訛謠斥事感名三者 既效可為寒心今提揚眉矢貫中狼奮角弓且張金歴 庫土逆度輔湛讀曰沈沒火守舍萬歲之期近慎朝暮上 無惻怛濟世之功下無推讓避賢之效欲當大位為具 臣以全身難矣大責日加安得但保斥逐之戮闔府三 百餘人顔曰三百餘人謂丞相官屬唯君侯擇其中與盡節轉凶方 進憂之不知所出會郎賁音肥麗善為星言大臣宜當之 壬子上召見方進還歸未及引决上遂賜冊曰惟君登 位灾害並臻間者郡國榖雖頗孰百姓不足者尚衆前 去城郭未能盡還夙夜未嘗忘焉朕惟往時之用與今 一也百僚用度各有數君不量多少一聽羣下言用度 不足奏請一切增賦稅城郭堧人緣反及園田過更筭馬 牛羊增益鹽鐵變更無常朕既不明隨奏許可後議者 以為不便制詔下君君云賣酒醪後請止未盡月復奏 議令賣酒醪朕誠怪君何持容容之計無忠固意將何 以輔朕朕既已改君其自思强食慎職使尚書令賜君 上尊酒十石養牛一君審處焉方進即日自殺上秘之 遣九卿冊贈以丞相髙陵侯印綬賜乘輿秘器少府供 張柱檻皆衣素天子親臨弔者數至禮賜異於它相故 事翟方進傳入漢舊儀云丞相有疾皇帝法駕親至問疾從西門 即薨栘居第中車駕往弔賜棺歛具贈錢葬地葬日公卿已下會葬建平侯杜業上書言方進本與淳于長 深結厚更相稱薦長陷大惡獨得不坐茍欲鄣塞前過 不為陛下廣持平例又無恐懼之心反因時信讀曰伸其 邪辟讀曰僻報睚五懈反仕懈反怨故事大逆朋友坐免官 無歸故郡者今坐長者歸故郡已深一等紅陽侯立坐 子受長賄賂故就國耳非大逆也而方進復奏立黨友 朱博孫宏免官陳咸歸故郡刑罰無平在方進之筆端 衆庶莫不疑惑皆言孫宏不與紅陽侯相愛宏前為中 丞時方進為御史大夫舉掾隆可侍御史宏奏隆前奉 使欺謾不宜執法近侍方進以此怨宏又方進為京兆 尹時陳咸為少府在九卿髙第陛下所自知也方進素 與司直師丹相善臨御史大夫缺使丹奏咸為姦利請 案驗卒不能有所得而方進果自得御史大夫為丞相 即時詆欺奏免咸復因紅陽侯事歸咸故郡衆人皆言 國家假方進權太甚案師丹行能無異及光祿勲許商 被病殘人皆但以附從方進嘗獲尊官丹親薦邑子丞 相史能使巫下神為國求福幾讀曰冀獲大利幸賴陛下 至明遣使者毛莫如先考驗卒得其姦皆坐死假令丹 知而白之此誣罔罪也不知而白之是背經術惑左道 也二者皆在大辟重於朱博孫宏陳咸所坐方進終不 舉白專作威福阿黨所厚排擠子詣反英俊託公報私横 厲無所畏忌欲以熏轑讀曰“燎”天下天下莫不望風而靡 自尚書近臣皆結舌杜口骨肉親屬莫不股慄威權泰 盛而不忠信非所以安國家也今聞方進卒讀曰猝病死 不以尉示天下反復賞賜厚葬唯陛下深思往事以戒 來今《杜業傳》赦天下荀紀今考異曰漢書本紀無 據荀悅漢紀三月大水《五行志》、《荀紀》平襄有燕生雀哺食至大俱飛去《五行志》、《荀紀》太僕廐 馬生角在左耳前圍長一寸八分《荀紀》丙戍帝崩于未央 宫皇太后詔有司曰皇帝即位思順天心遵經義定郊 禮天下說讀曰悅憙懼未有皇孫故復甘泉泰畤汾陰后 土庶幾獲福皇帝恨難之卒未得其祐其復南北郊長 安如故以順皇帝之意《郊祀志》、《本紀》

夏四月己卯,葬延陵,上尊號曰『孝成皇帝』《本紀》未考異曰《成紀》作『三月丙戌,帝崩于未央宫;四月己卯,葬延陵。』《荀紀》作“三月丙午,崩;四月己卯,葬延陵。』按長歴,是年三月己巳朔,無丙午,當是《荀紀》誤,今從《漢書本紀》。


 西漢年紀卷二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